户部巷

 
武汉户部巷
  武汉户部巷
  户部巷,是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一条著名的小吃一条街,位于武昌区自由路,长150米,有百年的历史,其繁华的早点摊群20年经久不衰。武汉人将吃早餐叫做“过早”,以“小吃”闻名的户部巷,就是武汉最有名的“早点一条巷”。  

简介 

 
热闹的户部巷
热闹的户部巷
  武昌户部巷,一条宽不过3米,长仅150米的狭窄小巷,清朝因其毗邻藩台衙门而得名。20多年来,这里有经久不衰的早点摊群,经营武汉人喜欢的热干面、鲜鱼糊汤粉、豆皮面窝、烧梅、糯米包油条、欢喜坨等30多个品种的汉味小吃。终年生意兴隆,常有万人到此过早小吃……  “过早”最初来自了清代的那首《汉口竹子枝词》,后来是武汉人用早餐的俗称。“南援三洲”,北集京都,上挖陇阪,下接江湖的地理位置成全了武汉的俗具五方,融汇南北的风情,而在别的城市被敷衍甚至忽略的早餐,却被武汉三镇穿梭往来的人们随意而隆重的提升“过年”般“过”的位置,于是以“小吃”闻名的户部巷,被过早人的脚步踩的热闹起来。  小巷入口处,铭刻着武汉市著名曲艺表演艺术家何祚欢写的小记:“汉味早点米当先,户部巷里快热鲜”,另一头的巷口两座石狮矗立,上方是著名书法家陈义经用泰山石刻风格题写的:“汉味早点第一巷”。  户部巷的铺面以家庭为单位铺陈开来,楼上是住家,楼下是赖以生存的食店。这里的早点够老,够味道。有石婆婆的热干面、徐嫂子的鲜鱼糊汤粉、陈家的牛肉面、高氏夫妇的稀饭和煎饼、万氏夫妇的米酒等30多种特色小吃,较好地保留了武汉饮食文化的特色。

历史

  
户部巷一角
   户部巷一角
20世纪40年代,肩挑小担沿街叫卖的谢氏面窝在户部巷安家落户,因其品种多、味道美,享誉三镇。解放初期,餐饮业进入合作化,谢氏面窝被国营餐馆“收编”,名声渐渐沉寂。  20世纪70年代,有人在户部巷做早点养家糊口,从而有了石婆婆热干面、陈氏红油牛肉面等众多名小吃。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华路临江一带是武汉多条公交车辆的起点站、终点站,客运轮渡码头集中,搭乘轮渡过江上班的市民多,户部巷逐渐成为这些上班族“过早”的聚集地。1990年,谢氏面窝传人重操旧业,恢复传统的制作方法和经营方式,重新在户部巷安家。  这是户部巷兴盛的起点。从此,全市乃至散居在外的老武汉,一有机会,隔江隔水也要来此“过早”,一条长不过150米、宽不过3米的小巷,每天有千把人光顾,终年生意兴隆。  2003年,武昌区政府将其打造成汉味早点第一巷,通过仿古改造,这里的建筑呈现现出一派明清风格。并在全街设立了一幅19米长、3米高的汉味早点文化墙。

发展

  
汉味早点第一街
  汉味早点第一街
户部巷作为地名,历史相当悠久,在明嘉靖年间的《湖广图经志》里有一幅地图,上面清楚地标注着这条狭窄的小巷,由此看来,这条小巷至少有400多年的历史了;历史上的户部巷,知名度很高,巷子虽小,名气却很响亮。此巷东临负责管理户籍钱粮、民事财政的藩署(直属京城的户部)而得名。 此巷古往今来,因地理原因(紧靠码头),舟车络绎,人气鼎沸。小巷人家勤劳巧作。汇江汉五粮、天下干鲜精烹细调,以鲜、香、快、热之汉味小吃惠及熙攘人群,名声鹊起,经久不衰。  作为“汉味小吃第一巷”这个品牌,已经有6个年头。2002年,武昌区政府决定实施“早点、健康、就业、防盗、互助”五大亲民工程,就选定了这条仅147米长,当时只有3米宽,就拥有12户小吃经营户的巷子作为了“汉味早点一条街”打造试点,由政府投资对原来破旧的小巷依户部巷明清古朴形制修葺,化古老于新韵,楚风蔚然,特色溢彰、声名远播;加上政府的关注、媒体舆论的引导和广大经营户的努力,历经三次阶段性改造,目前已经成为全国闻名的具有汉味小吃特色的知名品牌。  户部巷本部目前每天的接待人流量为1万人左右,周末时可达2.5万,黄金周和大型节日每天可接待3万人以上,如北京奥运火炬传递的当天,户部巷本部一天就接待了近4万人。  户部巷已经成为了“汉味小吃”的代名词,成为了汉味小吃的领军品牌,户部巷的经营模式和管理模式已经成为饮食行业(特别是小吃行业)“教科书”,形成了一张靓丽的武汉新名片。

经典美食

·小张烤鱼

  
小张烤鱼
小张烤鱼
小张烤鱼是现杀木炭现烤新鲜活鱼的武汉特色菜品,品种有烤草鱼、烤鲶鱼、烤财鱼、烤鲫鱼、烤土鲢鱼、烤桂鱼等。该系列产品均采用新鲜活鱼制作,外焦内嫩,再配以独创秘方,煮之,满鼻盈香、沁人心脾、回味悠长。与之配套还有烤羊排、烤全鸡等系列产品。自一九九八年该产品问世以来,得到民众和官方肯定,并保持特色餐饮类市场领先地位,先后获得“中国名店”、“中国名菜”、“江城名菜”和“特色示范单位”等诸多荣誉。  主料:新鲜活鱼  配料:豆腐、千张、豆芽、野黄花、黑木耳海带丝等  调料:未公开的秘方

·面窝

  
面窝
     面窝
面窝是武汉人“过早”常用品之一。它是一种以米粉为原料,加上葱花和面窝。据说为清光绪年间汉正街烧饼小贩所创制。面窝油炸后两面金黄、外酥内软、窝中脆,深受武汉人喜爱。

·油条

  其实是我国各地普遍流行的一种传统食品,但这里的油条与众不同,其独到特点是色泽赤金黄,30余厘米长,立起不弯,松酥泡脆,爽口喷香。  如再将油条折断成三到四节,从锅中取出蒸熟的糯米摊到板布上搞平,撒上少许芝麻及白糖,再将折断的油条放到糯米上用力卷,内有油条外包糯米团,再撒点白糖,要上一碗清米酒或牛奶、豆浆,吃起来十分惬意,别有一番情意。

·热干面

  热干面是武汉人“过早”中特别喜爱的大众化食品,它便宜实惠,花上2块钱,就可以舒舒服服填饱肚子。
武汉小吃热干面
  武汉小吃热干面
  传统的武汉热干面,掸的面软绵爽口中透出一股嚼劲,既不沾牙也不夹生坚硬,用筷子挑面,芝麻酱滑爽而不缠,香气扑鼻。面条里面没有任何汤水,被烫过以后,就着热劲完全膨胀开来,还把酱完全吸了进去。涨开的热干面放在嘴里的感觉是糯糯,原汁原味的面香和酱里的芝麻香。尤其是芝麻磨碎了掺在酱里,特别诱人。三两口,没什么感觉一碗面就进到肚子里了。

·豆腐脑

  光吃面,会觉得有点太干,再来一碗豆腐脑(也叫豆腐花)就非常不错了。白白的是甜豆花,加了麻油、虾皮、香菜、葱花的是咸豆花,随客人的需要决定口味。  热干面和豆花,是早点的最佳组合。

·糊粉汤

  糊粉汤是一种用鱼骨熬成的汤加上劲道的米粉,不同于任何其他米粉,它非常的浓稠,并且加有足量的胡椒。油条和糊汤粉是早点不错的搭配选择。米粉的弹性,油条的清脆,糊粉汤的浓鲜,搭配起来,让人有畅快淋漓,欲罢不能之感。

·徐嫂子糊粉汤

  
糊粉汤
     糊粉汤
一间不大的小门点里,挤满津津有味吃糊汤粉的人。雪白的纸碗端上来,原料:微稠的糊汤、洁白的米粉、撒在上层的是绿的葱花红的辣萝卜;细长的米粉嚼起来有劲,浓浓的糊汁透出阵阵鱼的清淡鲜美,还有必不可少的胡椒的清冽辛辣;连吃法也同老武汉一样:一碗糊汤粉外加一根黄灿灿的油条。慢慢品尝着这熟悉的汉味小吃,仿佛糊汤粉独特的鲜味从遥远的天边悠悠荡来。  坐在门口的老板笑着提醒我说:“喝汤喝汤,这糊汤粉的精华都在汤汁中!”我便端起碗呼哧呼哧喝了个痛快!莫看这糊汤粉好吃,做起来麻烦得很。听说,卖糊汤粉的徐嫂凌晨4点钟起床,买回最新鲜的小喜头鱼,再一个个地剖开放进锅里熬制成糊。熬糊也蛮有讲究,放少了鱼,汤汁的鲜味就不够;鱼放多了,又有腥味。可徐嫂的粉,汤货真价实,熬到鱼肉都溶解在汤里了,甚至连鱼骨都快煨化了,特别是这里的胡椒,让我吃时够味、过瘾,二根油条,沾着汤汁一起下肚,呵,我就是神仙过的日子了!(神仙也吃糊汤粉的哦!

·欢喜坨

  是一种硕大无朋的空心麻元。优质的欢喜坨,有撒了黑芝麻的油衣,酥脆却一点也不油腻,内层软香的糯米包裹着甜甜的豆沙馅,让人吃了,真的很“欢喜”。

·糖糍粑

  由糯米精制而成,蒸熟了调味,煎成长条型,外焦内甜,非常可口。

·蛋花米酒

  生鸡蛋同热米酒冲出来的食品,味道甜美,香气恬人。

·万氏米酒

  万氏米酒店,小店仅10平方米,据说小店一天能卖米酒300多碗,耗掉鲜蛋10多斤,这还不包括可打包封口的豆浆,和微波炉内鲜热的牛奶。  万氏米酒都以优质糯米为原料,用传统的发酵剂,喝起来,醇香甜润而不酸涩。特别是这里用来泡米酒的蛋,全是个小味正的土鸡蛋,当场叩破鸡蛋,冲成蛋花米酒,黄白相同,甜润可口,或再吃个“欢喜坨”(芝麻糯米圆球),其感觉也另有一番奇妙的滋味。  这里米酒冲蛋,只要一元钱一碗,用万氏夫妇的话来说,真是薄利多销、好吃不贵!
三鲜豆皮
    三鲜豆皮

·三鲜豆皮

  豆皮也是武汉人“过早”的另一种主要食品。早年间老武汉们逢年过节时用绿豆、大米混合磨浆摊皮,包上糯米、肉丁,油煎后作为节日佳肴,现在早已成为寻常早点。户部巷的三鲜豆皮外脆内软、油而不腻。其馅中可是有真正的三鲜:鲜肉、鲜蛋、鲜虾。让你闻了就想吃,吃了还想吃。终于把煎制精细、油光闪亮的豆皮吃到口了,爽口、肉软,油重而不腻。真是馅心鲜香,满口油光啊。

·小鱼点心

  在户部巷有卖一种带馅点心的地方。那里有草莓、菠萝等等一些口味。在店铺外,我们可以看到做点心的机器,在机器上有一个像小鱼一样的模子,在里面浇上馅。待煎烤几分钟,就可以吃到像小鱼一样的点心了!味道十分鲜美!

相关评论

  雨中的户部巷,别有一番情趣。  
雨中户部巷
雨中户部巷
巷子口的铜雕塑,被雨水冲洗得发亮,那个胖胖的热干面大师傅,脸上挂满雨珠,正好像汗流满面。而铜雕灶台上的那口铜锅,早被雨水充盈,恰似一锅烧开的水,等待着热干面下锅。  经过雨水的冲刷,户部巷的石板路变得润泽而有些滑溜,但这并不能阻止南来北往的食客的脚步。在寻寻觅觅之间,伴随着汤灶、油锅上升腾而起的氤氲之气,人的食欲被内在而顽强地挑逗起来,把目光投射到金黄的面窝、糍白的发糕、黧色的热干面、枣红的糊汤米酒等食品之上。食客在边咽水之间,边估摸着自己的肚子容量,然后递去零碎的钞票,心满意足地从老板手里接过中意的“过早”。  雨水是调皮的,刚出锅的热面窝和油条,遇到雨滴呲呲作响,但雨水并不马上融入,而是浮在油条面窝的表面,成为晶莹的细碎装饰品。  户部巷的老板嗓门都很大,这也许是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做生意练出来的功夫。在雨幕之中,老板的招呼格外具有亲和力,因为雨水的原因,食客在巷子里逡行的时间更长,进哪一家门的迟疑也更明显,因此对老板的招呼热情程度也更敏感。惟此,老板的大嗓门招呼也更卖力。  武汉过早的老名牌“四季美”和新小吃名牌精武鸭脖子,都在户部巷开有店子,而且是大户。真正有高门大户和宽敞店堂的,就数这几家店。在下雨的日子里,食客们纷纷挑选大店“四季美”作为避雨就食的去处。坐横板凳、就竖桌子,比在巷子里边走边吃来得有不同的风味。虽是大户,但户部巷的生意邻里关系融洽,那些经营面窝、热干面的小户老板,也可以穿堂入室,把食客叫的“过早”送到“四季美”的桌子上。这样,一桌子上的各种小吃,也就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了。  因为下雨,惯常到户部巷过早的街坊邻居,比往常要来得晚些。倒是那些南来北往的游客,按捺不住大动的食指,一早就从下榻的宾馆出发,来到户部巷。所以,巷子里的京腔粤语、川话沪调交相融汇,与老板们的吆喝混合在一起,成为独特的口头人文之景,也与口腹民生繁茂的户部巷共生为招牌式的现象。  市井之风与口腹之欲,任何时候都是草根的根。植根于民生之上的文化,最有生命力,这些都在户部巷得到了体现。  雨水泼不熄户部巷灶头的火,雨水滋润了户部巷的灰墙头,洗绿了巷子深处的小树,在细密的雨雾之中,户部巷的生命力也在无声地延伸……  作者:江作苏(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社长,湖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中国新闻最高奖长江韬奋奖获得者、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

户部巷,汉味早点第一巷

  百年老巷焕新颜  户部巷整修一新重新开街的消息,让不少有段日子没去的人心生惦念。
汉味早点第一巷
  汉味早点第一巷
  沿着司门口一路逛街过去,走得累了,刚好有这样一条飘着鲜香气息的巷弄栖于路边,全天营业的户部巷成了许多人觅食休息的好去处。冲进去大快朵颐一番之余,可以懒洋洋地在巷子里逛逛,打量这条老巷穿梭百年时光走到你眼前的清晰身影。  经过近一年时间整修,其间近四个月的封巷改造后,找寻新妆的户部巷时,竟然从巷口路过了而不自知。回过头来,站定在门口,发现记忆里狭小入口已没了踪影,高大的入口处采用的是粉墙黛瓦的徽式风格建筑,宽敞得足够小车轻松进出。这里,已经找不出任何往昔的逼仄痕迹。  巷子里面的店家建筑也被整修成了与入门处相同的徽派风格,和地道的徽式略有不同的是这里紧紧相邻的店家之间没有高挑的马头墙相隔,显得十分的亲密。家家户户门口的招牌也不再像以往的万国旗般在巷子墙头间纷杂飘扬,黑底金字的新招牌成了这些店家统一的新形象,硕大而醒目。  巷子里的路面明显重新铺过,原来路边的下水道也被掩藏在了下面,“以前图方便,一些废水污水就顺手直接往路边的下水道里泼,现在都养成新习惯,去自家厨房泼了。”一店主对记者说。除了地面,空中那些牵拉的杂乱的电线也很破坏巷子的整体感觉,现在,它们也被改造清理了。  户部巷虽早已名声远扬,但之前的餐饮环境曾让不少慕名而来的食客失望。而现在,不仅天上地上都变得整洁漂亮,而且还将原来比较狭窄的巷子做了拓宽,在路的一段还新修了一长条崭新的休息亭,以后,歇脚的地方就不止那些店家的铺子了。  户部巷位于武昌自由路,东倚解放路,西临长江南岸,是一条长150米的百年老巷。从明代的地图上都可以清晰地看到户部巷的存在。清朝时候,这条百米小巷曾因毗邻藩台衙门而得名。明清两朝,武昌城内衙门云集,在如今的司门口附近,以前是中央布政司在武昌府的办事机构所在地,故称为“司门口”,而布政司主管钱粮户籍,民间称为“户部”。明清年间,户部巷东为藩库,是布政司存放钱粮的金库和粮库,户部巷西为粮库所在地,户部巷正好位于两个库房中间,因而得名。  上世纪70年代,有人在户部巷做早点养家糊口,慢慢做出了名气,聚集来此的店家逐渐越来越多,其繁华的早点摊群20年经久不衰,有了“汉味早点第一巷”之称。

走进户部巷

  
走进户部巷
   走进户部巷
“早尝户部巷,夜吃吉庆街”,这是正宗纯粹的武汉人津津乐道的餐饮娱乐,也是来汉旅游的外地人所热衷的观光路径。假如说汉口吉庆街集中体现了武汉夜生活世俗繁荣的一面,那么武昌户部巷则更能代表武汉这座“市民化”城市里最常见的生活场景,其中蕴含着的平民饮食文化,历史之悠久、涉及芸芸众生之广泛,恐怕是其他文化景观所不能替代的。  遗憾的是,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武汉人,笔者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只闻其大名,却多次阴错阳差地与之擦肩而过,还不曾近距离地走近亲身领略和感受一番这“汉味早点第一巷”的风情。于是,走进户部巷居然成了一个梦想。一位外地同学返汉,让我陪同,这才有机会走进古巷。那是一个周末的清晨,晨光熹微时我们即动身,从汉口武汉关码头乘轮渡溯江而上,来到江南的中华路码头。  得名于官家、兴旺于地利  户部巷位于武昌司门口附近,是民主路上伸出去的一条支巷。  说起其得名,来头还真不小。明清两朝时,武昌城内衙门云集,以前中央布政使司衙门在武昌府的办事机构所在地,即为如今的“司门口”;而该司主管钱粮户籍的部门(民间称为“户部”),东边为“藩库”,西为“粮库”,户部巷正好在两个库房中间,因而得名。  但户部巷何以以早点着称,却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有关。也就是说,该地早点生意发达是与中华路临江一带公交车站林立、客运轮渡码头集中分不开的。乘客与市民大多在此中转,顺便“过早”,促成早点生意的兴旺。当然,户部巷由一条寂寂无闻的古老小巷,发展到现在风声水起,那还是近年来社会各界培植、扶持的结果。  古色古香,食文化氛围浓郁  
户部巷
    户部巷
行至解放路口,户部巷的独特文化气息已扑面而来——那气势不凡的编钟支架式过街牌楼、那墙壁上绘有古城十二美景、逾百种美食的《武昌揽胜图》,营造出古意盎然的景观。曾经陈旧晦暗的小巷,更是“旧貌换新颜”,呈现出一派古色古香的韵味。  穿过小巷入口那别致的半壁古城门,就可见铭记着江城最着名的“好吃佬”何祚欢先生撰写的“户部巷小记”,“汉味早点米当先,户部巷里快热鲜”一语道破汉味早点制作精髓和户部巷的饮食特色。  紧接着,一面黑色花岗岩砌成的“文化墙”映入眼帘,可谓一幅“汉味小吃长卷风俗画”,其上描绘着热干面、面窝等七种“重量级”的汉味早点,令人倍感亲切。  小巷的另一头气派更大,巷口高高矗立着两座石狮,带有泰山石刻风格的“汉味早点第一巷”牌匾赫然高悬。  巷子里仿古雨阳篷一溜万字格吊牌、参差分布的具有明清风格的城门、牌楼,则让人仿佛恍然置身于那久远的年代。  苦心经营的氛围,使得户部巷与武汉星罗棋布的早点摊群大相径庭,弥漫着浓郁的历史文化意蕴,彰显了市井文化的特质。  汉味早点“一网打尽”  当然,户部巷里最热闹的当属形形色色的早点摊和人头攒动的食客。
汉式早点油条
汉式早点油条
  尽管是清晨,别处恐怕还是安详宁静,而此地却早已人声鼎沸。一条宽仅3米、长不足150米的小巷,被人群挤得满满的,称之为“摩肩接踵”决不夸张。古朴幽深的青灰色巷道、仿古的桌椅和青砖灶台,因为众多食客的参与,就有了生气与活力。  谢氏面锅、石婆婆热干面、徐嫂子糊汤粉、万氏米酒……一个又一个知名的品种和近在咫尺的形貌与馨香,无不诱惑着鼻息、刺激着味蕾。有坐下来细细品尝的、端着方便碗筷边走边吃的、从一个摊点到另一个摊点往复穿梭的,武汉人过早的种种行状咸集于此。这里有三十多个特色早点和小吃品种,基本上将汉味早点“一网打尽”,足够到此一游的人大快朵颐。  附近的居民想来最有口福,即便天天过早,一个月下来也能天天不重样,思之令人悠然神往。  户部巷早点大多传承了传统工艺和特殊烹制技法,讲究质量和分量,加上选料精、做工好,虽然价格稍高,但滋味却比一般早点摊要强许多。因此,三镇不少好这一口的市民不辞路远,涉水渡江,甚至坐出租车前来,只为一尝其正宗的风味;而且,吃完了还要“兜着走”,我们就亲见有备而来的食客拎着一大袋面窝,或是一锅糊汤粉,喜滋滋地满载而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