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铎

多铎
多铎
  多铎(1614-1649),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子,爱新觉罗氏。天命五年(1620年)为和硕额真,旋封贝勒,统正白旗。屡从出征,赐号“额尔克楚虎尔”。崇德元年(1636年)晋和硕豫亲王,摄礼部事。三年(1638年)因战败,降为多罗贝勒。六年(1641年),设伏截杀明松山溃兵,晋豫罗郡王。顺治元年(1644年),以定国大将军从多尔衮入关,击败李自成军。旋挥师破扬州,杀史可法。下江南,俘南明福王,晋和硕德豫亲王。三年为扬威大将军,平蒙古苏尼特部。次年晋“辅政叔德豫亲王”。顺治六年(1649年)卒,年36岁,谥号“通”。乾隆帝称其为“开国诸王战功之最”。乾隆对多铎备加推许,在昭雪多尔衮的同时,以多铎降封乃因受多尔衮诬狱株连,故令多铎仍复其原封为豫亲王,世袭罔替,配享太庙。

人物简介

大清风云·多铎
大清风云·多铎
  多铎(1614年—1649年),满族人,爱新觉罗氏,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第十五子,是太祖生前最宠爱的儿子,生于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二月二十四日,生母是时任大妃的阿巴亥,属嫡出幼子。虽然其两位胞兄阿济格多尔衮分别年长其9岁和两岁,但在后金国的礼仪活动中,多铎却总是位列于前,以示其地位之与众不同。后金天命五年(1620年)封为和硕额真,十三岁时,封贝勒,统正白旗,参与礼部和兵部政事。崇德元年(1636),封亲王。后因狂放不羁,风流好色,崇德三年(1638年)因军前私自携带妓女,降为多罗贝勒。崇德六年(1641年),参与松锦大战,获大捷,生俘洪承畴,晋多罗郡王。清世祖顺治元年(1644年)随清军入山海关,在山海关之战中大败李自成大顺军,入北京,晋亲王。十月下河南、入陕西,顺治二年一月攻入潼关、西安;二月攻南明,钱谦益出降;四月陷扬州,杀史可法,制造“扬州十日”屠城。五月入南京,俘南明弘光帝朱由嵩,六月占浙江,后班师回京,加封和硕德豫亲王。顺治三年(1646年),以扬威大将军征讨蒙古苏尼特部腾机思。乾隆帝称其为“开国诸王战功之最”。1647年(顺治四年)七月,又晋封多铎为辅政叔德豫亲王,取代郑亲王济尔哈朗,与多尔衮共听政务。
  1647年 - 九月,多尔衮出边至兀蓝诺尔地方亲自迎接多铎。 十月,多铎回京,世祖皇帝福临出安定门迎接慰劳。
  公元1649年4月29日(顺治六年三月十八日),多铎身患天花而病逝,时年仅三十六岁。多铎长子多尼承袭爵位。1652年(顺治九年)三月,由于睿亲王多尔衮被削爵除籍,郑亲王济尔哈朗等以多铎的罪状虽不显著,然与多尔衮是同胞兄弟,“一体无异”为名,追降为郡王。
  至公元1671年(清康熙十年)六月,追谥曰通,即豫通郡王。1778年(清乾隆四十三年)正月,高宗皇帝弘历在为多尔衮平反昭雪的同时,认为多铎降封为郡王,纯系因受睿亲王诬狱株连所致,所以特旨令多铎仍复封为豫亲王,世袭罔替,配享太庙。八月,人祀盛京贤王祠。

人物生平

·少年多不贱,裘马自轻肥

爱新觉罗·多铎
爱新觉罗·多铎
  天命五年(1620)九月二十八日,太祖因初步确立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体制而盟誓。其时,多铎不过是个6岁的孩童,但已贵为八和硕贝勒之一,名列多尔衮之前。天命九年(1624)正月初一,在后金国新年元旦的朝贺典礼上,不满10周岁的多铎名列第七,实为第六,因为第二个向太祖行朝贺礼的是蒙古巴约特部的恩格德尔额驸,所以多铎仅排在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四大贝勒和阿济格之后,其他如阿巴泰、杜度、岳托、硕托等均排在其后,这说明多铎虽身无战功,又无政绩,但子以母贵,加上其又为守户之幼子,故此时已拥有了旗主贝勒的待遇,排在其身后的虽为执政贝勒,却只有太祖赐给的若干牛录而已。
  天命十一年(1626年),68岁的父汗病逝,相信被太祖爱如心肝的多铎一定悲痛万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更令多铎想不到的晴天霹雳在父汗离世的第二天再次降临在他的头上,身为国母的阿巴亥又被逼生殉与父汗同柩而殓。两个小时后,作为正白旗旗主贝勒的多铎还要面对逼死母亲的诸王们,在推举异母兄皇太极为新汗时点头称善,不知12岁的多铎是怎样熬过那段心如刀割又无可奈何的难挨时刻……
  也许是自幼备受太祖与母妃宠爱未免娇惯溺爱之故,又也许是受到父汗与母亲几乎同时离世特别母亲被逼殉葬的打击,当然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总之史料中,记载多铎年少轻狂、贪图享乐等诸多不良表现的实例不胜枚举。
  天聪二年(1628)三月,多铎欲娶国舅阿布泰之女。阿布泰为其母阿巴亥之兄,太祖时曾任固山额真与都堂一职,但太宗朝却连降4级仅为游击,因为其在太宗眼里是个“谗恶”之人,早已下令不许诸贝勒与之结亲,至于其如何进谗言与施恶行则史料无载。多铎欲以舅舅为岳父迎娶表妹之举,遭到太宗的强烈反对,胞兄阿济格因积极促成此事而被革去镶白旗旗主之位。多铎虽未受罚,可亲事却未做成。但5年后,多铎对自己的婚姻终于自主了一回。
  天聪七年(1633)五月初,因多铎坚决要娶蒙古科尔沁部大妃之女,太宗遂与大贝勒代善及诸贝勒商议。太宗说,对于多铎的要求,自己当初是不同意的,因为此女“非有出众才貌”。今国势日盛,联姻的决定权在后金一方,遂把此女召来让多铎相看,好让其死心。没想到事与愿违,多铎看后,“娶意欲坚”。思及多铎是汗父“所遗幼弟”,不忍“违其意”,太宗即答应了多铎的要求。对此,代善及诸贝勒的意见是,多铎“年幼志骄”,汗不要答应这门亲事。因为多铎要娶的是汗大福晋(孝端文皇后)的妹妹,婚后过得好,自然相安无事;一旦过得不好,那就伤害了“外戚之谊”,即从公论,会影响后金国与蒙古科尔沁的关系;从私论,汗与岳母的关系及夫妻关系都会受到影响。也许代善等人的话说得太到位了,太宗“愀然”,即神情严肃而且很不高兴地说,我怎么能因外戚而违逆年幼弟弟的心愿呢?如果娶过来后夫妻不和,我就秘密地送还给岳母好了。此事遂不要再议。
  于是,五月初八日,多铎“奉汗命”聘科尔沁大妃之女而举行隆重的定亲仪式。此时科尔沁大妃等正好在盛京,故太宗及诸贝勒同到大妃驻所,设盛宴。宴毕,多铎献甲胄雕鞍马匹,蟒缎数匹,镀金银鼓1个,茶桶1 个,银酒海3个作为聘礼。从此,多铎不仅与太宗是兄弟,而且还是“连襟”。
孝庄秘史—多铎
孝庄秘史—多铎
  天聪五年(1631)十一月,因多铎“服色奇异,流于般乐”即每日奇装异服,寻欢作乐,而对“新附蒙古汉人并不加意抚养”,使得太宗十分感慨,准备有闲时集众官对其加以训诫,以警效尤。当然,太宗私下里曾屡次对多铎进行过“训谕”,只是多铎充耳不闻,依然故我,行动上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改观。
  崇德三年(1638)九月,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率八旗左翼兵远程攻袭大明,连太宗都亲自出抚近门(今大东门)相送,但作为亲弟弟的多铎却托辞避痘,于府中与妓女们吹拉弹唱,甚至亲自“披优人之衣,学傅粉之态”,以唱戏玩票为乐——战士军前半生死,美人帐下犹歌舞。气得太宗大怒,质问说,“兄弟子侄往征敌国,豫亲王何故不送?”并因此禁止多铎不许再出府门一步。
  翌年五月,太宗御崇政殿,在诸王贝勒大臣等面前,命多铎“跪受戒谕”,历数多铎背谬行事之种种,即攻克扎鲁特部时阿济格看上了戴青之媳即善都之妻,但因作为丈夫的善都还健在,故太宗“不许”。多铎却支持阿济格,这哥俩不听汗命,一同来到额驸土谢图汗即奥巴(太祖抚女肫哲格格的丈夫)处要人,多铎还威胁说,不交人我就不活了。吓得奥巴急奏太宗,表示还是把人判给阿济格的好,如果因一妇人而致使其或逃或死,实在有失大体。后,太宗派代善出面,才将此事压了下去。征喀尔喀蒙古时,太宗决定在张家口与明朝互市并索要明廷每年赐给察哈尔的“旧例”,多铎却当众口出狂言说,明朝所给的东西,最多不过白银3000两,缎300匹而已,“岂可为此微物而驻兵?”即使明朝给了,我也不要我应得的那一份。太宗气愤地质问多铎,作为“朕之亲弟”怎能这样不维护汗的威信,如此急于还家,无非就是“以妓女为恋”。而征明时,多铎本来已攻克了大兴堡,却因疏忽大意而在中后所被祖大寿偷袭得手,使其率护军未发一矢即败回沈阳……于是,多铎身犯7条大罪,被议定革亲王爵,除多铎本人及妻子外,其余仆从及所属人员并一切家产悉入官。因太宗深知多铎并无反心,故只责其不送多尔衮出征之罪,命降多铎为多罗贝勒,罚银万两,将其所属满汉蒙牛录一分为三,三分之一的牛录、奴仆、牲畜等全给多尔衮,即将满洲10牛录、蒙古4牛录、汉人2牛录归入了镶白旗,而满汉蒙牛录及库中财物由阿济格与多尔衮均分。
  通过上述史实可知,多铎确实任性、风流、耽于享乐,但若以此就给多铎盖棺定论则太过片面,亦小瞧了多铎。有时造物弄人实在有趣,如此放荡不羁的多铎一旦上了战场,其表现那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仗剑洗日月,弯弓造乾坤

孝庄秘史—多铎
孝庄秘史—多铎
  天聪二年(1628),14岁的多铎第一次出征即因随太宗伐察哈尔多罗特部而立下战功,被赐“额尔克楚呼尔”的封号。“额尔克楚呼尔”汉译为“威武、雄壮”,足见多铎初生牛犊不怕虎之英姿。
  天聪三年(1629),多铎从太宗大举伐明。京城广渠门之役,多铎作为幼弟被太宗留在队伍后营,哪知还是遇到了明朝溃败下来的兵勇乘势来攻,情势亦十分险恶,多铎毫不怯阵,与莽古尔泰一道击退之。
  天聪五年(1631)的大凌河之战中,多铎随太宗一起“驰击”驻守在小凌河岸边的明军,明兵不敌败逃,多铎则穷追猛打一直追到锦州城下。不料光顾着跨马追杀了,一不小心多铎竟失足落马,其所乘之马凭惯性一下子冲进了明军阵营。没了坐骑如何打仗?急于作战的多铎顾不得许多,忙夺了军校的战马继续驰骋杀敌,“明军堕壕死者甚众”。
  天聪九年(1635),因多尔衮率军前去招抚察哈尔林丹汗嫡子额哲,为吸引明军的注意力,多铎奉命统精兵赴宁远、锦州袭扰明军以混淆视听。此时的多铎已成长为富有军事头脑的将才,其命旗下的固山额真阿山、石廷柱率兵400作为前驱而诱敌深入,自己则领大军在后面立营严阵以待。当明锦州总兵祖大寿集合锦州、松山守军3500人立脚于大凌河西观望时,多铎突率所部疾驰进击,祖大寿猝不及防而兵败如潮。多铎下令分道而追,阵斩明将刘应选,生擒游击曹得功等,“斩获无算”。大军还朝之日,太宗物出怀远门(今大西门)5里相迎,称赞多铎说,幼弟第一次做主帅出征就能出奇制胜,真是可喜可贺啊!特赐良马5匹、盔甲5副,以示嘉奖。
     崇德元年(1636)四月,太宗称帝,多铎因功受封为和硕豫亲王,掌礼部事。崇德四年(1639),又执掌兵部。终太宗一朝,多铎还参加了征朝鲜,困锦州,伐宁远等诸多战事,并在崇德六年(1641)至崇德七年(1642)的松锦战役中,表现十分突出。当其时也,洪承畴率13万明军增援锦州,多铎亦随太宗自盛京奔驰6日抵达松山与明决战。当日夜里,“明兵震怖,宵遁”,多铎奉命伏击于高桥大道,明总兵吴三桂、王朴等“自杏山奔宁远”,正好落入多铎的埋伏圈内,多铎率军奋勇阻击,杀得明军血流成河,只有吴三桂只身逃脱。此后,夜夺锦州外城、偷袭松山生擒洪承畴等后金国的战绩中,前者是多铎与阿济格合作,后者是其与豪格完成。至此,获罪降为贝勒的多铎因上述战功,又复进为豫郡王。
  顺治元年(1644)四月,多铎随胞兄摄政王多尔衮入关大破李自成农民军。当顺治帝迁都于北京并再行登基大典时,多铎即重新恢复了亲王之爵。同年十月,多铎被任命为定国大将军统兵出征。其一路克怀庆,入孟津,渡黄河而向潼关进发。十二月,多铎兵抵潼关。众所周知,潼关是西安的门户,而西安则是李自成建立大顺政权的地方。因此,多铎面对的是李自成亲率的主力。
  顺治二年(1645)正月,李自成亲率步骑迎战多铎。多铎率八旗铁骑先歼其步卒,后击溃其骑兵。农民军虽奋起抵抗,却屡战屡败。多铎令凿重壕,立坚壁,步步为营而战,并不时调兵遣将进行夹击,“屡破敌垒”。战场之上,“尸满壕堑”,械胄弥野,李自成的精锐之军在与多铎的对决中损失惨重。加上多铎调来红衣大炮轰城,李自成只得率军撤回西安。正月十二日,多铎攻陷了潼关。为此,多铎获赐嵌珠宝佩刀和镀金带。后,阿济格兵至,李自成弃西安退入河南。多铎遂乘胜踏上了进攻南明弘光政权的征程。
孝庄秘史—多铎
孝庄秘史—多铎
  明朝灭亡后,残明势力即拥戴福王朱由崧为帝,定都于南京,改年号为弘光,控制了淮河下游和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多铎离开西安后,先克河南归德,后入安徽渡淮河,即兵临扬州城下。史可法率军力战不敌,顺治二年 (1645)四月二十五日,多铎攻占扬州。扬州之役,清军损失上千人,多铎遂令屠城10日,数十万百姓死难,是为“扬州十日”。五月十四日,多铎兵至石头城,因忻城伯赵之龙等出城迎降,南京不战而克。朱由崧出逃,后于芜湖被擒。至此,建立仅1年的弘光政权彻底灭亡。多铎又乘势相继招抚杭州、湖州、嘉兴、绍兴及宁波等地——“江浙底定”,改南京为江南省,“疏请授江宁、安庆巡抚以下”官员,建立起有效的地方行政体系后,多铎奉诏还京。
  抵京之日,世祖特于“南苑行郊劳礼”,赐多铎黑狐皮朝冠、紫貂皮朝服褂、黄金5千两、白银5万两、玲珑鞍马和漆鞍马各1匹、空马8匹,并加封号称德豫亲王。
  顺治三年(1646)五月,多铎又被封为扬威大将军而前去征讨反叛清朝的蒙古苏尼特部腾机思、腾机特等。多铎挥师至盈阿尔察克山后,探知腾机思正在衮噶噜台地方,遂急行军3昼夜,大败腾机思于谔特克山。其后,渡图拉河追至布尔哈图山,阵斩腾机特的两个儿子、腾机思的3个孙子等。又于扎济布喇克地方,击溃前来增援腾机思的喀尔喀土谢图汗、硕雷车臣汗之兵5万人,斩敌数千,俘千余人,获驼、马、牛、羊20余万,有效地维护了蒙古的一方安定。
  捷报传来,多尔衮大喜,特出边迎多铎于乌兰诺尔。师抵燕京,顺治帝则出安定门相迎,特赐多铎鞍马1匹。
  顺治四年(1647),战功卓著的多铎被封为辅政叔德豫亲王,获赐黄金1千两、白银1万两、鞍马10匹,又于封王册文中增录其所立之新功——多铎从此成为清朝实际上的第二号人物。有清一代,多铎战功赫赫,被后世的乾隆帝评为“开国诸王战功之最”。
  顺治六年三月染天花疾亡,享年仅三十六岁。

史籍记载

多铎
多铎
  节选自《清史稿》卷二百十八·列传五·诸王四·太祖诸子三
  豫通亲王,爱新觉罗·多铎,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五子,生母为太祖大妃乌拉那拉氏,名阿巴亥。与阿济格、多尔衮同母。
  初封贝勒。天聪二年,从太宗伐多罗特部有功,赐号额尔克楚呼尔。三年,从上伐明,自龙井关入,偕莽古尔泰、多尔衮以偏师降汉儿庄城。会大军克遵化,薄明都。广渠门之役,多铎以幼留后,明溃兵来犯,击却之。师还,次蓟州,复击破明援兵。五年,从围大凌河城,为正白旗后应,克近城台堡。明兵出锦州,屯小凌河岸,上率二百骑驰击,明兵走。多铎逐之,薄锦州,坠马,马逸入敌阵,乃夺军校马乘以还。六年,从伐察哈尔,将右翼兵,俘其众千馀。
  七年,诏问征明及朝鲜、察哈尔三者何先,多铎言:“我军非怯於战斗,但止攻关外,岂可必得?夫攻山海关与攻燕京,等攻耳。臣以为宜直入关,庶餍士卒望,亦久远计也。且相机审时,古今同然。我军若弛而敌有备,何隙之可乘?吾何爱於明而必言和?亦念士卒劳苦,姑为委蛇。倘时可乘,何待再计。至察哈尔,且勿加兵;朝鲜已和,亦勿遽绝。当先图其大者。”八年,从上略宣府,自巴颜珠尔克进。寻攻龙门,未下,趋保安,克之。谒上应州。复略朔州,经五台山,还。败明兵大同。九年,上遣诸贝勒伐明,徇山西,命多铎率师入宁、锦缀明师。遂自广宁入,遣固山额真阿山、石廷柱率兵四百前驱。祖大寿合锦州、松山兵三千五百屯大凌河西,多铎率所部驰击之,大寿兵溃。命分道追击,一至锦州,一至松山,斩获无算。翌日,克台一,还驻广宁。师还,上出怀远门五里迎劳,赐良马五、甲五。上嘉之曰:“朕幼弟初专阃,即能制胜,是可嘉也!”
多铎
多铎
  崇德元年四月,封豫亲王,掌礼部事。从伐朝鲜,自沙河堡领兵千人继噶布什贤兵,至朝鲜都城。朝鲜全罗、忠清二道援兵至南汉山,多铎击败之,收其马千馀。扬古利为残兵所贼,捕得其人,斩以祭。三年,伐锦州,自蒙古紥衮博伦界分率巴牙喇及土默特兵入明境,克大兴堡,俘其居民,道遇明谍,擒之。诏与郑亲王济尔哈朗军会,经中后所,大寿以兵来袭,我军伤九人,亡马三十。多铎且战且走,夜达郑亲王所,合师薄中后所城。上统师至,敌不敢出。四年五月,上御崇政殿,召多铎戒谕之,数其罪,下诸王、贝勒、大臣议,削爵,夺所属入官。上命降贝勒,罚银万,夺其奴仆、牲畜三之一,予睿亲王多尔衮。寻命掌兵部。十月,伐宁远,击斩明总兵金国凤。
  五年三月,命与郑亲王济尔哈朗率师修义州城,驻兵屯田,并扰明山海关外,毋使得耕稼。五月,上临视。附明蒙古多罗特部苏班岱降,上命偕郑亲王以兵迎之,经锦州杏山,明兵来追,奋击败之,赐御厩良马一。围锦州,夜伏兵桑阿尔斋堡,旦,敌至,败之,追至塔山,斩八十馀级,获马二十。六年三月,复围锦州,环城立八营,凿壕以困之。大寿城守蒙古将诺木齐约降,师缒以入,击大寿,挈降者出,置之义州。明援兵自杏山至松山,多铎与郑亲王率两翼兵伏锦州南山西冈及松山北岭,纵噶布什贤兵诱敌,夹击,大败之。洪承畴以十三万援锦州,上自盛京驰六日抵松山,环城而营,明兵震怖,宵遁。多铎伏兵道旁,明总兵吴三桂、王朴自杏山奔宁远,我军追及於高桥,伏发,三桂等仅以身免。嗣与诸王更番围松山,屡破敌。七年二月,明松山副将夏承德遣人通款,以其子舒为质,约内应,夜半,我军梯而登,获承畴及巡抚邱民仰等。叙功,进豫郡王。复布屯宁远边外缀明师,俘获甚夥。
  顺治元年四月,从睿亲王多尔衮入关,破李自成,进亲王。命为定国大将军,南征,定怀庆。进次孟津,遣巴牙喇纛章京图赖率兵先渡,自成守将走,沿河十五寨堡皆降。再进次陕州,克灵宝。再进,距潼关二十里,自成兵据山列营,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努山及图赖、鄂硕等击破之。二年正月,自成亲率步骑迎战,师奋击,歼其步卒,骑卒奔溃。及夜,屡犯屡北,凿重壕,立坚壁。师进,发巨炮迭战,自成兵三百骑冲我师,贝勒尼堪、贝子尚善等跃马夹击,屡破敌垒,尸满壕堑,械胄弥山野,自成精锐略尽,遁归西安,其将马世尧率七千人降。入潼关,获世尧所遣致自成书,斩以徇。进次西安,自成先五日毁室庐,挈子女辎重,出蓝田口,窜商州,南走湖广。二月,诏以陕西贼付英亲王阿济格,趣多铎自河南趋淮、扬。师退徇南阳、开封,趋归德,诸州县悉降。所至设官吏,安集流亡。诏褒多铎功,赐嵌珠佩刀、金鞓带。四月,师进次泗州,渡淮趋扬州,遣兵部尚书汉岱等先驱,得舟三百馀,围七日,克之,杀明大学士史可法。五月,师再进,次扬子江北岸,明将郑鸿逵等以水师守瓜洲、仪真。师列营相持,造船二百馀,遣固山额真拜音图将水师薄南岸,复遣梅勒额真李率泰护诸军渡江。明福王由崧走太平。师再进,明忻城伯赵之龙等率文武将吏,籍马步兵二十三万有奇,使迎师。
多铎
多铎
  多铎至南京,承制受其降,抚辑遗民。遣贝勒尼堪、贝子屯齐徇太平,追击明福王。福王复走芜湖,图赖等邀之江口,击杀明将黄得功,获福王。捷闻,上遣侍臣慰劳。明潞王常淓守杭州,遣贝勒博洛率师讨之,潞王降。江、浙底定。多铎承制改南京为江南省,疏请授江宁、安庆巡抚以下官。别遣精奇尼哈番吴兆胜徇庐江、和州,并下。诏遣贝勒勒克德浑代镇江宁,召多铎还京师。上幸南苑行郊劳礼,进封德豫亲王,赐黑狐冠、紫貂朝服、金五千、银五万、马十、鞍二。三年,命为扬威大将军,偕承泽郡王硕塞讨苏尼特部腾机思、腾机特等。师至盈阿尔察克山,闻腾机思方在衮噶噜台,疾行三昼夜,败之於谔特克山,斩台吉茂海。渡图拉河,追至布尔哈图山,斩腾机特子二、腾机思孙三,尽获其孥。师次紥济布喇克,喀尔喀土谢图汗遣兵二万,硕雷车臣汗遣兵三万,迎战。我师奋击,逐北三十馀里,先后斩级数千,俘千馀,获驼千九百、马二万一千一百、牛万六千九百、羊十三万五千三百有奇。师还,上出安定门迎劳,加赐王鞍马一。四年,进封为辅政叔德豫亲王,赐金千、银万、鞍马二,封册增录功勋。六年三月,以痘薨,年三十六。九年三月,睿亲王既削爵,以同母弟追降郡王。康熙十年,追谥。乾隆四十三年正月,诏配享太庙。

人物年表

多铎入南京
多铎入南京
  天聪二年(1628年)从兄皇太极(为当时之后金汗)征察哈尔蒙古多罗等部,因功赐号额尔克楚虎尔。
  天聪三年(1629年)从兄皇太极攻明,进入长城,逼临北京。
  天聪九年(1635年)满州兵围大凌河,首次为帅。
  崇德元年(1636年)封和硕豫亲王,从兄皇太极攻朝鲜,於南汉山大败朝鲜援军。
  崇德三年(1638年)因军前私自携带妓女,降为多罗贝勒。
  崇德六年(1641年)松锦大战之中,先数次率兵筑城,围困锦州,最后决战中,又率伏兵截杀明松山溃军,继与肃亲王豪格等围困松山,俘蓟辽总督洪承畴,封为多罗豫郡王。
  顺治元年(1644年)从摄政王多尔衮入山海关,大败李自成的大顺军,占领北京,进封为亲王。旋授定国大将军,并率孔有德、耿仲明等满汉军两万余人,由河南入陜西追击大顺军。
  顺治二年(1645年)克潼关,占西安,接著又奉命南下,破扬州,杀史可法,然而,却屠城十日,史称“扬州十日”。续渡长江,占领南京,遣军生擒南明弘光帝朱由崧。继之,派兵平定江浙,最后,因功加封和硕德豫亲王。
  顺治三年(1646年)命为扬威大将军,率师征讨叛逃的蒙古苏尼特部腾机思。
  顺治四年(1647年)进封辅政叔德豫亲王,成为清廷实际上的第二号人物。
  顺治六年(1649年)三月染天花病卒。
  顺治九年(1652年)三月因多尔衮案,降为多罗郡王。
  康熙十年 (1671年) 复多铎豫亲王及封号。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正月配享太庙。

妻妾子嗣

·大福晋(正妃)

多铎福晋
多铎福晋
  嫡福晋,也称元妃,即元配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明安台吉之女。
  继福晋,也称继妃,即继室大福晋,名达哲,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达哲福晋为蒙古科尔沁和硕福妃之女。是多尔衮五娶福晋巴特玛的亲姐妹。子二,次子多尼,袭爵;第五子多尔博,过继多尔衮。 
  蒙古科尔沁和硕福妃,清人称之为科尔沁大妃,是孝端文皇后之母,孝庄文皇后和敏惠恭和元妃之祖母。其第一任丈夫是科尔沁部札日固齐(断事官)、贝勒莽古斯,是孝端文皇后之生父,孝庄文皇后和敏惠恭和元妃之祖父。莽古斯去世后,科尔沁大妃复嫁给莽古斯之第三子台吉索诺木。崇德二年,皇太极追封莽古斯为和硕福亲王,册封科尔沁大妃为和硕福妃。
  因此各方资料关于继福晋达哲的身份记述比较混乱,存在争议。国史档和实录里都只记此女是科尔沁大妃之女;她的死后册文和亲王家谱上记此女为莽古思之女;有些资料则记此女为索诺木之女。确实身份有待考证。多尔衮的五继福晋巴特玛,情况也相似。
  天聪七年五月所娶。据《内国史档》记载,此女的相貌非常丑陋。因为原档残缺,我们不太清楚多铎本人的确切态度(据说是不愿意),但是众贝勒及皇太极都认为他应该娶。贝勒们的理由是:“女虽丑,系大福晋内亲,且又富贵”(大福晋制孝端文皇后哲哲);皇太极的理由是:“女岂不可变胖发福乎?”。于是,在这些强大的理由之下,多铎只能乖乖地去科尔沁迎娶这位新福晋。
多铎的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多铎的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三继福晋,那拉氏,参领衍达尔汉之女。

·侧福晋(侧妃)

  侧福晋,佟佳氏,轻车都尉雅克秦之女。子二,第四子察尼;第七子洞鄂。
  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护军统领阿达海之女。
  * 《钦定八旗通志·烈女传》中有记载:
  辅政德豫亲王多铎次福晋。顺治六年三月丁丑,多铎薨,次福晋请以身殉。睿王再三慰解,请益力,遂许之。
  次福晋。应为侧福晋之意。多铎死后有一位侧福晋自请殉葬。

·庶福晋和妾(庶妃)

  庶福晋,佟佳氏,参领素达塞之女。 子一,第八子费扬古。
  庶福晋,那拉氏,费扬古之女。 子一,长子珠兰。
  庶福晋,瓜尔佳氏,甘楚汉之女。 子一,第三子巴克度。
  庶福晋,瓜尔佳氏,塔克泰之女。 子一,第六子扎克度。
  妾,那拉氏,法哈之女。
  妾,良氏,良国柱之女。

·子嗣

  多铎子八,有爵者四:多尼、董额、察尼、多尔博、费扬古。费扬古坐事夺爵。

·长子 珠兰

  长子,珠兰。天聪九年乙亥十月二十二日子时生。
  母庶福晋纳喇氏,费扬古之女。
  康熙四年乙巳二月二十八日巳时卒,年三十一。
  嫡福晋伊尔根觉罗氏,轻车都尉巴禄之女;继福晋舒穆禄氏,男阿音图之女。
  无子女。

·次子 多尼

  次子,多尼,和硕豫宣和亲王。崇德元年丙子十月十八日卯时生。
  母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索诺穆台吉之女。
  初封郡王;顺治六年(1649)袭豫亲王爵;八年,改封信亲王,次年降信郡王。
  顺治十五年,任安元靖寇大将军,偕平郡王罗科铎率军南下,与明将白文选、李定国等战于云南永昌、腾越,有军功。还师后不久病死。
  顺治十八年辛丑正月初四日辰时薨,年二十六。 谥宣和,即信宣和郡王。
  嫡福晋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和硕图谢图亲王巴都尔之女。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子塞赫伊之女;侧福晋王氏,王廷祚之女;庶福晋伊尔根觉罗氏,祜锡泰之女;妾济氏,萨禄之女;妾索绰络氏,喀尔布之女。
  子七人:长子鄂尼;次子追封和硕豫亲王鄂扎;三子鄂腊;四子奉国将军鄂明;五子鄂兴;六子鄂云;七子鄂林。

·三子 巴克度

  第三子,巴克度。崇德五年庚辰四月十四日辰时生。
  母庶福晋瓜尔佳氏,甘楚汉之女。
  康熙七年戊申三月初四日寅时卒,年三十九岁。
  嫡福晋温都氏,佐领土完整西尔太之女;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护军参领昂吉图之女;妾刘氏,刘二之女。
  子一人:度蟾。

·四子 察尼 辅国恪僖公

  第四子,察尼,奉恩辅国恪僖公。崇德六年辛巳三月初八日未时生。
  母侧福晋佟佳氏,轻车都尉雅克秦之女。
  顺治十三年初封贝勒。康熙七年,授左宗正。
  康熙十二年,吴三桂反,从顺承郡王勒尔锦南征,参赞军务。师次荆州,三桂已陷岳州。察尼偕将军尼雅翰舟师进,三桂将吴应麒引七万人自陆路来拒,击却之。师次七里山,发炮沈其舟十馀。方暑,还驻荆州。十四年,佩靖寇将军印,援谷城。时南漳、兴山已陷,敌逼彝陵,踞镇荆山,掘壕为寨。察尼至彝陵,议增舟师,断饷道。击敌牛皮丫口,进攻黄连坪,焚其积聚,取兴山。十五年,三桂移南漳、彝陵兵往长沙,勒尔锦令察尼还荆州,渡江趋石首,据虎渡口,击敌太平街,斩三百馀级。翌日再出,遇伏,败还荆州。诏责其无能。十七年八月,贝勒尚善薨於军,命察尼代为安远靖寇大将军,规岳州。疏言:“舟师入湖,贼饷将绝。宜於湖水涸后,围以木栰,立椿列炮,以小舟徼巡,为久困计。”上善其言,令副都统关保济师。寻破敌南津港,斩千级。都统叶储赫等进攻岳州,复破敌万馀人。屡疏请增调水陆军合围,上皆许之。十八年正月,三桂将王度冲、陈珀等以舟师降,应麒弃城遁,遂复岳州。降官吏六百馀、兵五千馀,获舟六十五、炮六百四十有奇。二月,安亲王岳乐自长沙进取衡州,察尼发绿旗兵济师,寻复湘阴、安乡。四月,命自常德征辰龙关,澧州以南诸军听调度。十九年三月,克辰龙关,复辰州。疏言:“途中霪雨泥泞,士马须休养。”诏暂屯沅州。六月,诏以贝子彰泰率师下云南,察尼劳苦久,率满洲兵还京师。吏议退缩罪,削爵职、籍其家、幽禁,上念克岳州功,命但削爵。二十四年,授奉天将军。
  康熙二十七年戊辰九月二十二日亥时卒,年四十八。赐祭葬视辅国公,谥恪僖。
  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布达锡希布台吉之女;继福晋赫舍里氏,辅政大臣、一等公索尼之女;妾伊尔根觉罗氏,副都统噶尔齐之女;妾纳喇氏,辛达礼之女;妾克伊克勒氏,拜祜之女;妾瓜尔佳氏,汉实惠祜之女;妾刘氏,刘绍德之女;妾戴氏,乌济马哈之女;妾韩氏,乃格之女;妾伊尔根觉罗氏,噶达浑之女;妾王氏,王凤之女;妾谢氏,编塞之女。
  子十一人:长子宗学总管、奉恩将军查达;次子查明;三子布尔赛;四子扎克都尔;五子已革奉恩将军德福;六子察纳;七子常国佐;八子已革侍卫德昌;九子已革侍卫常赫;十子瓦尔喀;十一子额耨赫。

·五子 多尔博(过继多尔衮)

  第五子,多尔博。崇德八年癸未正月初二日亥时生。
  生母为继福晋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蒙古科尔沁部索诺穆台吉之女,是孝端文皇后的亲侄孙女,孝庄文皇后的亲侄女,也是多尔衮五娶福晋的亲姐妹。
  过继给多尔衮为其嗣子。
  顺治七年袭多尔衮爵为睿亲王;八年被革归宗。
  顺治十四年封多罗贝勒。
  康熙十一年壬子十二月二十一日未时卒,年三十。
  乾隆四十三年,为多尔衮平反,复爵,多尔博及其后嗣亦被追封睿亲王。
  嫡福晋伊尔根觉罗氏,法喀之女; 庶福晋马氏,马喇之女;庶福晋刘氏,刘伯鲁之女;庶福晋王氏,辙格之女。
  子三人:长子鄂尔博;次子追封和硕睿亲王苏尔发;三子苏尔达。

·六子 扎克度

  第六子,扎克度。顺治元年甲申四月十九日子时生。
  母庶福晋瓜尔佳氏,塔克泰之女。
  康熙二十八年己巳二月初二日子时卒,年四十六。
  嫡福晋乌苏氏,前锋参领祜锡布之女;继福晋宜特墨氏,沃赫之女。
  子三人:长子扎海,次子扎穆,三子扎格。

·七子 董额

  第七子,董额,多罗信郡王。顺治四年丁亥正月初五日申时生。
  母侧福晋佟佳氏,轻车都尉雅克泰之女。
  康熙四十五年丙戌六月二十五日寅时薨,年六十。
  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内大臣额尔克岱清之女;庶福晋赤舍里氏,塞勒之女;庶福晋富察氏,富翰之女;妾王氏,王达玉之女;妾王氏,王迩之女;妾王氏,塞勒之女;妾赫舍里氏,安达礼之女;妾伊尔根觉罗氏,托穆布禄之女;妾宋氏,宋山之女;妾乌苏氏,桑格之女;妾宋氏,达赖之女;妾王氏,三格之女;妾赫舍里氏,雅古之女;妾瓜尔佳氏,索库之女;妾萨克罕氏,呼他之女。
  十八子人:长子奉国将军鄂齐礼;次子鄂奇;三子都礼;四子告退宗学副管绰木济;五子阿尔坦;六子得名;七子已革三等侍卫伊林;八子成珠,九子宗学副管扎录;十子扎勒明;十一子爱星阿;十二子查赖;十三子提督彰格;十四子扎克坦;十五子巴泰;十六子已革奉国将军查库齐;十七子务裕齐;十八子专齐。

·八子 费扬古

  第八子,费扬古,已革奉恩辅国公。
  顺治六年己丑二月初八日亥时生。
  母庶福晋佟佳氏,参领索达塞之女。
  自三等奉国将军进封辅国公,坐事,夺爵。
  雍正元年癸卯八月初十日未时卒,年七十五。
  嫡福晋兆佳氏,副都统公图之女;妾何氏,豪善之女;妾邓氏,邓云之女;妾王氏,王永之女;妾夏氏,夏二之女。
  子十三人:长子费雅傅哈;次子奉恩将军毕喇席;三子尼马喇;四子毕尔图;五子奉恩将军詹布;六子奉恩将军遥努;七子莽堪;八子望洪;九子吉禄;十子已革三等侍卫务尔浑;十一子蟾德宜;十二子昭拉诗;十三子玖诗。

“豫亲王”世袭表

  第一代:豫通亲王 爱新觉罗·多铎
大清风云—多铎
大清风云—多铎
  多铎,清太祖第十五子。封豫亲王,谥通,为豫通亲王。
  顺治九年三月,睿亲王多尔衮既削爵,其同母弟豫亲王多铎追降郡王。
  康熙十年,追谥通。
  乾隆四十三年正月,复封豫亲王,即豫通亲王,诏配享太庙。
  第二代:豫宣和亲王 爱新觉罗·多尼
  多尼,多铎次子。崇德元年丙子十月十八日卯时生。母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索诺穆台吉之女。
  初封郡王;顺治六年(1649)袭豫亲王爵;八年,改封信亲王;九年,降信郡王。
  顺治十五年,任安元靖寇大将军,偕平郡王罗科铎率军南下,与明将白文选、李定国等战于云南永昌、腾越,有军功。还师后不久病死。
  顺治十八年辛丑正月初四日辰时薨,年二十六。 谥宣和,为信宣和郡王。
  乾隆四十三年(1778),追封豫亲王,为豫宣和亲王。
  第三代:豫亲王 爱新觉罗·鄂紥
  鄂紥,多尼次子。袭信郡王。
  乾隆四十三年(1778),追封豫亲王。
  康熙十四年,命为抚远大将军,讨察哈尔布尔尼。师次岐尔哈台,诇知布尔尼屯达禄。鄂紥令留辎重,偕副将军图海及梅勒额真吴丹轻骑进。布尔尼设伏待,命分军搜山涧,伏发,师与土默特兵合击破之。布尔尼督兵列火器以拒,师奋击,布尔尼大败;复收溃卒再战,又击歼之,获马械无算。布尔尼以三十骑遁,中途为科尔沁部长沙津射死。察哈尔平,抚馀党一千三百馀户。师还,上迎劳南苑,诏褒功,赐金百、银五千。寻掌宗人府事。二十九年,副恭亲王常宁备噶尔丹。三十五年,从上北征,领正白旗营。三十八年,以惰,解宗人府。
  康熙四十一年卒。
  第四代:豫亲王 爱新觉罗·董额
  董额,多铎第七子。顺治四年丁亥正月初五日申时生。母侧福晋佟佳氏,轻车都尉雅克泰之女。
  初封贝勒。
  康熙十三年,命为定西大将军,讨叛将王辅臣。董额遣将梅勒额真赫业等守凤翔,而率师驻西安。诏令进驻兰州,董额未即行,上复命严守栈道。辅臣遣兵毁偏桥,断栈道。诏责董额迁延,仍趣攻下平凉、秦州诸路。董额进克秦州礼县,逐敌至西和,克清水、伏羌。复遣安西将军穆占取巩昌,兰州亦下。寻与将军毕力克图、阿密达会师攻平凉,久未下。
  康熙十五年,命大学士图海视师,改授董额固山额真,听图海节制。
  康熙十六年二月,削贝勒;三十一年,授正蓝旗固山额真;四十二年,袭信郡王。
  康熙四十五年丙戌六月二十五日寅时卒,年六十。仍坐前罪,不赐恤。
  乾隆四十三年(1778),追封豫亲王。
大清风云—多铎
大清风云—多铎
  第五代:豫悫亲王 爱新觉罗·德昭
  德昭,鄂紥第五子。
  康熙四十五年袭信郡王。
  雍正间,历左、右宗正。
  乾隆二十七年卒。谥悫,为信悫郡王。
  乾隆二十七年(1762)卒。谥悫,为信悫郡王。
  乾隆四十三年(1778),追封豫亲王,为豫悫亲王。
  乾隆二十七年德昭去世后,高宗让多铎的五世孙如松袭信郡王。如松,是多铎之第五子多尔博之次子苏尔发之长子塞勒之第五子功宜布之第三子。并追封其诸先祖多尔博、苏尔发、塞勒、功宜布为信郡王。乾隆乾隆三十五年,如松卒。谥恪。为信恪郡王。
  乾隆四十三年(1778),追封如松为睿亲王,即为睿恪亲王。并追封其诸先祖多尔博、苏尔发、塞勒、功宜布为睿亲王。并令如松第三子淳颖袭睿亲王。(详见睿亲王。)
  第六代:豫良亲王 爱新觉罗·修龄
  修龄,德昭第十五子。
大清风云—多铎
大清风云—多铎
  功宜布刚去世时,以修龄袭其爵为辅国公,授左宗正。
  乾隆四十三年(1778),复袭豫亲王。
  乾隆五十二年卒。谥良,为豫良亲王。
  第七代:革豫亲王 爱新觉罗·裕丰
  裕丰,修龄长子。
  乾隆五十二年袭豫亲王。
  嘉庆十八年,林清之变,所属有从乱者,坐夺爵。
  第八代:革豫亲王 爱新觉罗·裕兴
  裕兴,修龄次子。
  嘉庆十八年袭豫亲王。
  嘉庆二十五年,奸婢,婢自杀。仁宗谕曰:“国家法令,王公与庶民共之。裕兴不自爱惜,恣意干纪,且亲丧未满,国服未除,罪孰大焉!”坐夺爵,幽禁。三年后释之。
  第九代:豫厚亲王 爱新觉罗·裕全
  裕全,修龄第五子。
  嘉庆二十五年袭豫亲王。
  道光二十年卒。谥厚,为豫厚亲王。
  第十代:豫慎亲王 爱新觉罗·义道
  义道,裕全次子。
  道光二十年袭豫亲王。
  历内大臣、左宗正。
  同治七年卒。谥慎,为豫慎亲王。
  第十一代:豫诚亲王 爱新觉罗·本格
  本格,义道长子。
  同治七年袭豫亲王。
  亦历内大臣、左宗正。德宗大婚,赐四团正龙补服。
  光绪二十四年卒。谥诚,为豫诚亲王。
  第十二代:豫亲王 爱新觉罗·懋林,
  懋林,本格之嗣子。
  光绪二十四年袭豫亲王。

人物相关

  多铎后裔与史可法后裔欲结亲家
大清风云—多铎
大清风云—多铎
  2006年9月17日,扬州晚报报道了《史可法十世孙武汉现身》。
  多铎后裔毓喆与史可法后裔史旭老人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而且是前后两栋楼,是邻居。毓喆1924年3月29日出生于沈阳,原名爱新觉罗毓喆。现在他的姓氏是毓,单名喆。
  历史没有那么沉重。史旭老人还得出一个新发现,当年诛杀史可法并非是多铎所为,多铎一直是礼待史可法的。
  多铎(1614-1649),满族人,努尔哈赤十五子。后金天命五年封为和硕额真,13岁,封贝勒,掌正白旗。性格狂放不羁,风流好色,崇德三年因为军前私自携带妓女被降为多罗贝勒。崇德六年参加松锦大战,俘虏洪承畴,晋多罗郡王。顺治元年入关,参加山海关大战,如北京,晋亲王。十月下河南,陕西,顺治二年一月入潼关,西安。二月伐南明,钱谦益出降。四月陷扬州,杀史可法。五月入南京,俘虏弘光帝。六月占浙江,班师回京,晋豫亲王。一生戎马,乾隆赞其“开国诸王战功之最”。顺治六年三月染天花,终年36岁。
  褚国杰(毓喆夫人):我跟史老师家的夫人很好,后来听她说史老师研究他的祖先史可法,才知道彼此有这层历史关系。我们常就此事开玩笑,他夫人说:“你们老祖宗杀了我们老祖宗,我们现在住在一块,关系又好,这真有意是”。想想也的确是这样。难道非要有仇有怨吗,过去的事情我们不知道,只是从历史资料上看到一些。我们两家还商量着要把史家大孙女介绍给我女儿的孩子,想着结亲家呢。可惜他们都有自己认识喜欢的对象,我们也不好再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