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安文学

  建安,是东汉王朝最后一个皇帝汉献帝刘协的年号(公元196-220 年)。从政治上说,这是汉王朝岌岌可危分崩离析的动乱年代,但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却是一个光辉灿烂的新起点。从此,“文学的自觉时代”开始了。文学走上了独立发展的新阶段。曹氏三父子和建安七子等作家以他们辉映古今的文学成就,开创了一代崭新的文学风气,对后世文学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文学史上所称的建安文学的时限要比建安年号所表示的时间更广一些,大体指从汉献帝初平元年(190)至魏明帝太和六年(232)间,即汉末魏初以建安为中心的时期。这是一个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的混乱时期。这种“世积乱离,风衰俗乱”的时代特征,造就了这个时期独特的文学风貌。由于这一时期的主要作家大多活动在建安年间,因而后世把这一历史阶段的文学统称之为“建安文学”。  

建安文学繁荣的原因  

·时代背景

  全国长期分裂
  从汉末大乱到三国鼎立,而后由西晋实现了短暂的统一,但为时不过二、三十年,接着又是连年混战和南北大分裂,直到隋朝重新统一。在中国历史上,这是分裂时间最长的时代。
  政权更迭频繁
  整个魏晋南北朝,除了东晋和北魏存在的时间超过一百年外,其余的王朝寿命都不长。南方的宋、齐、梁、陈四代,最长的宋立国约六十年,最短的齐才二十多年。
  社会动乱
  各种力量为夺取统治权或扩大统治范围进行激斗;
  并立的政权之间互相征伐;
  新旧王朝的更代大多通过战争来实现;
  统治集团中的权力之争。
  民族矛盾尖锐
  汉魏以来,西部和北部的少数民族大量内迁,他们受到汉族统治者的压迫;
  “八王之乱”后,内迁的少数民族首领趁机把汉族政权赶到南方,反过来又对北方的汉族民众进行残酷压迫。
  士族门阀制度的确立  
        门阀制度的存在,加强了士族的地位和独立性。他们在客观上也给这个动乱的时代带来某种稳定因素。  

·社会文化思潮

  从社会思想来说,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时期。此时的社会思想显得自由活跃,各种学说同时并兴,某些异端思想也得以流行。人们思考了许多新的问题,在哲学本体论、思辨逻辑、社会伦理观、人与自然之关系等诸多方面,提出了重要的看法。这是继战国“百家争鸣”以后,我国历史上又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
  “越名教而任自然”的思潮
  针对秦、汉抑制思想自由,利用儒学从根本上削弱人的个体意识和创造精神的僵化局面,自东汉后期以来,对儒学感到厌倦的士人,利用老庄哲学标榜“自然”和“无为而治”等基本特色,将它改造发展为新的思想工具,以摆脱传统力量的束缚。进入魏晋时代,这一思潮在社会中更加深入和普遍。曹丕
  汉末仲长统公然打出“叛散五经,灭绝风雅”的旗号。
  曹操公然要求推举“不仁不孝”而有治国之术的人。
  魏晋士人蔑视礼法,行为放诞:阮籍不顾“礼”的规制,与嫂面别,为人所讥,阮曰:“礼岂为我辈设也?”(《世说新语·任诞》)桓温问殷浩:“卿何如我?”殷回答:“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 《世说新语·品藻》 )
  在魏晋时期以老庄思想为出发点的一些论着中,表现了十分强烈的批判精神与叛逆精神。如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对儒家道德的虚伪性加以尖刻的讽刺,甚至对儒家的“圣人”公然表示菲薄;阮籍的《大人先生传》和鲍君言的《无君论》,以传说中的上古社会为理想模式,对君权以及封建等级制度的合理性,从根本上提出了怀疑乃至否定。
  玄学思潮的兴盛
  玄学的核心是老庄学说,但糅合了儒家经义。
  玄学的基本特征在于它是一种抽象思辨的哲学。它始盛于曹魏末年,在两晋时成为思想界最为风行的学说。
  对文学艺术有直接影响的玄学命题:“自然”与“真”;“言意之辨”(参见教材P13)
  魏晋风流
  魏晋玄学改变了魏晋时期士大夫的人生追求、生活习尚和价值观念,他们追求一种符合人类本性的、返归自然的生活,追求一种富于魅力和影响力的人格美 。这种充满个性化、艺术化的人格风范,称之为魏晋风流 。  

·文学自觉

  对文学的重视和文学观的发展
  (1)帝王和士族普遍热心于文学创作,文学成为社会上层一种必备的素养。
  《宋书·臧焘传论》说:“自魏氏膺命,主爱雕虫,家弃章句,人重异术。”
  曹丕典论·论文》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
  (2)文学成为独立学科,文学批评空前繁荣。
  南朝宋文帝时,在国家学校中专设文学馆,与儒学、玄学、史学并立,成为文学独立分科的显着标志。宋代范晔著《后汉书》,首次立《文苑传》;梁代萧子显着《南齐书》,专设《文学传》,同样反映了文学在这时已独立成科的史实。
  文学与非文学的区别。“文”、“笔”之辨,《文心雕龙·总术》说:“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萧绎《金楼子·立言》说:“吟咏风谣,流连哀思者谓之文。……至若文者,惟须绮谷纷披,宫徵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
  文学集团的活跃
  (1)文学集团化对文学创作的作用
  文学集团的活跃和文学创作的兴盛互为因果。
  在集团性的文学活动中,通过相互影响、相互切磋研讨,容易出现一些新的文学现象并造成文学风气的改变。
  文学集团的活跃,容易造成文学风格的多样化,刺激文学理论的发展。
  (2)文学集团化的弊病
  题材只能局限于记述宴游及咏物之类,缺乏广阔的视野和穿透力;很多作品只是在辞采和构思上逞强竞巧,缺乏文学所必需的感染力。
  曹植《公宴》:“公子敬爱客,终宴不知疲。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参差。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潜鱼跃清波,好鸟鸣高枝。神飙接丹毂,轻辇随风移。飘摇放志意,千秋长若斯。”
  追求美的创造与追求“新变”
  (1)文论家普遍把“新变”作为文学理应追求的目标和衡量作品优劣的准绳。建安七子塑像
  刘勰《文心雕龙·通变》说:“文律运周,日新其业;变则其久,通则不乏。”
  萧子显《南齐书·文学传论》也说:“在乎文章,弥患凡旧,若无新变,不能代雄。”
  追求“新变”,就是不愿一味沿袭旧的形式、题材、风格,而力求创造具有新鲜特点和个性特征的美。
  (2)在题材的选择上注重强烈的抒情性
  钟嵘《诗品序》:“若乃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月暑雨,冬月祁寒,斯四侯之感诸诗者也。嘉会寄诗以亲,离群托诗以怨。至于楚臣去境,汉妾辞宫;或骨横朔野,魂逐飞蓬;或负戈外戍,杀气雄边;塞客衣单,孀闺泪尽;或士有解佩出朝,一去忘反;女有扬蛾入宠,再盼倾国。凡斯种种,感荡心灵,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聘其情? ”
  (3)在文学形式上不断革新变化,在文学语言上追求华美。
  五言诗的创作:五言诗的形式起源于民间歌谣,至班固的《咏史诗》始开文人五言体。建安时期,五言诗的创作达到空前的繁荣,成为魏晋南北朝三百年间诗歌的主要体裁。
  七言诗的创作:成熟的文人七言诗始于曹丕的《燕歌行》,此后从中演化出两大分支,一种以七言句为主,而参以其他句式,长短不齐,富于变化,适宜表现激烈动荡的感情,这出于宋代着名诗人鲍照的创造;另一种是齐言的,即每句都是七字,篇幅较长,按一定规律换韵,具有流荡的音乐感,适宜于铺写,这主要形成于梁代。
  “永明体”的产生:齐永明年间沈约等人提出“四声八病”说,由此产生了“永明体”,它是我国律诗的开端。
  追求修辞的华美,是魏晋南北朝文学的普遍风气。这始于曹丕、曹植、王粲等人,以后就愈来愈甚。藻饰、骈偶、声律、用典,逐渐成为普遍使用的手段。
  文学与哲理的结合
  文学与哲理的结合,使中国古代文学(主要是诗歌)摆脱了简单地、就事论事地反映现实生活和社会现象的传统,表现了作者更为深邃的心理活动,并把读者引入了一个更高层次的思考。诗歌的内涵,由此变得更加丰富和深沉。  

基本特征  

·浓郁的写实色彩

  “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王粲《七哀》)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曹操《蒿里行》)  

·悲凉慷慨的情调

  忧时伤乱
  “步登北邙阪,遥望洛阳山。洛阳何寂寞,宫室尽烧焚。垣墙皆顿擗,荆棘上参天。不见旧耆老,但睹新少年。侧足无行径,荒畴不复田。游子久不归,不识陌与阡。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念我平常居,气结不能言。”(曹植《送应氏》)
  悲叹人生短暂
  “丁年难再遇,富贵不重来。良时忽一过,身体为土灰。冥冥九泉室,漫漫长夜台。”(阮瑀《七哀》)
  渴望不朽的功业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曹操《步出夏门行》)  

建安文学之曹操  

·生平简介

  曹操(155-220),字孟德,沛国谯(今安徽亳县)人。有《魏武帝集》。 曹操凭借家庭势力,年满二十即举孝廉为郎,步入官场。在汉末大乱中自聚兵马,建立了可以抗衡群雄的军事力量。建安元年,受封为丞相。继而于官渡之战击败北方最大的割据势力袁绍,逐步统一并实际统治了北部中国。曹丕代汉建立魏朝后,追尊他为魏武帝。  

·个性特征

  在政治上重视实效,蔑视繁琐的礼仪与虚饰的道德,崇尚刑名之学,以严刑峻法来保障自己统治措施的贯彻实行。
  在日常生活中为人随便。史书记载,曹操生性机警,为人通脱。他的文学创作,也同样反映了他的思想和性格。他是一个有勇气直接写自己的人。  

·乐府诗创作

  曹操在诗歌创作上的突出成就,是创造了充满时代生活气息的乐府歌辞。
  从音乐分类上说,曹操的乐府歌辞以《相和歌》为主,它主要产生于民间。可以说,在把作为民间文学形式的乐府诗改造为文人文学重要形式的过程中,曹操起了关键的作用。
  直接沿用民歌中常见的题材
  《苦寒行》:“北上太行山,观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东山》诗,悠悠令我哀。”
  直接反映汉末重大事件
  《薤露行》:“惟汉二十世,所任诚不良.沐猴而冠带,知小而谋疆。犹豫不敢断,因狩执君王。白虹为贯日,己亦先受殃。贼臣持国柄,杀主灭宇京。荡覆帝基业,宗庙以燔丧。播越西迁移,号泣而且行。瞻彼洛城郭,微子为哀伤。”
  借乐府歌辞抒写人生情感和政治抱负
  《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艺术特色:言志与抒情相结合;采用层递与复沓的抒情方式;语言简约而含蓄。
  《步出夏门行》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曹操
曹操
  水何澹澹,山岛耸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评价

  钟嵘《诗品》卷下:“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睿不如丕,亦称‘三祖’”。
  敖陶孙《诗评》:“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
建安七子塑像
建安七子塑像
  陈祚明评其诗 “跌宕悲凉,独致超绝”。(《采菽堂古诗选》卷五)
  冯班评其为“慷慨悲凉” 。(《钝吟杂录》 )
  敖陶孙《诗评》: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
  刘熙载《艺概·诗概》:“曹公诗气雄力坚,足以笼罩一切,建安诸子未有其匹也。”
  沈德潜《古诗源》:“借古乐写时事,始于曹公。”
  鲁迅《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的关系》:“在曹操本身,也是一个改造文章的祖师。”  

建安文学之曹丕  

·生平简介

  曹丕(187-226),字子桓,曹操次子。建安25年做了皇帝,国号魏。曹丕博学多识,勤于着述。其诗相当一部分沿用民歌题材,善写游子思乡、思妇怀远之情。语言亦明显带有民歌特点,通俗流畅,但比一般民歌略显精致。抒发感情,以委婉细致见长。  

·诗歌创作

  曹丕个性含蓄节制,表达感情的方式委婉和顺,不象其弟曹植那样完全发泄出来,其诗以“感”以“韵”取胜。
  曹丕具有非常敏锐的诗人的感觉,如《与吴质书》中写往日之游的文字:
  “白日既匿,继以朗月,同乘并载,以游后园。车轮徐动,参从无声,清风夜起,悲笳微吟。乐往哀来,凄然伤怀!”
  《燕歌行》其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清代文学评论家沈德潜评该诗:“和柔巽顺之意,读之油然相感。节奏之妙,不可思议。句句用韵,掩抑徘徊”。  

建安文学之曹植  

·生平简介

  曹植(192-232),字子建,曹丕弟。曾封为陈王,死后谥“思”,故世称陈思王。有《曹子建集》。他是建安作家中留存作品最多、对当时及后代文学影响最大、后人多数评价最高的一个。  

·诗歌创作

     与曹丕不同,曹植个性外露直率,比较缺乏节制、反省。其诗以“才”和“气”取胜。其生活和创作,可以公元220年曹丕称帝为界,分为两个时期。
  前期生活安逸舒适,备受父亲的宠爱和欣赏,诗歌更多地抒写个人的志趣与抱负,写得任纵飞扬,如《白马篇》。
  后期受到哥哥和侄子的管制,心情抑郁不平,诗多写感慨和牢骚,写得沉郁悲凉,如《赠白马王彪》、《七哀诗》。  

·创作特点

  乐府歌辞文人化
  (1)脱离乐府诗的音乐属性,大量乐府诗的创作不配乐演唱。
  (2)在沿用民歌题材、模仿民歌风格的诗中注入纯属于个人的思想感情。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朝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时俗薄朱颜,谁为发皓齿?俯仰岁将暮,荣耀难久恃。” (《杂诗》之四)
  结构精巧,“极工于起调”
曹植
曹植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 (《野田黄雀行》)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七哀》)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白马篇》)
  语言华美工整,刻画细致
  “凝霜依玉除,清风飘飞阁”(《赠丁仪》)
  “白日曜青春,时雨静飞尘”(《侍太子坐》)
  “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明月澄清影,列宿正参差。秋兰被长坂,朱华冒渌池。潜鱼跃清波,好鸟鸣高枝。神飚接丹毂,轻辇随风移。” (《公宴》)  

·代表作——《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胡瞄数迁移。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在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建安七子  

·何谓“建安七子”

  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评述当世文人,特别标举了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瑒、刘桢,称为“七子”。其中除孔融外,其余六人都依附于曹操。他们与曹丕、曹植兄弟有密切的文学交往,形成一个文学集团,在其他一些杰出作者的参与下,共同开创了建安文学的兴盛局面。  

·王粲——“七子之冠冕”

  王粲(177—217),字仲宣,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县西南)人。年轻时避乱荆州多年,后归曹操。出身世家,少有才名,锐意进取,然生当乱世,羁留他乡,故作品多感时伤事,自悲不遇。其诗文辞赋均有成就,前人常与曹植并称。 代表作:《七哀》、《登楼赋》。  

·孔融

  孔融(153—208),字文举,鲁国鲁县(今山东曲阜)人,孔子后裔,曾为北海相。有《孔北海集》。
  孔融出身高贵,才智过人,性格孤傲狂放、尖锐彰露,最终因挖苦嘲讽曹操而被害。
  曹丕评他的文章是“体气高妙”,“然不能持论,理不胜词,至杂以嘲戏”。  

·刘桢

  刘桢(?-217)字公干,东平宁阳(今属山东)人。在当时以五言诗着名,所作语言简洁,注重气势。钟嵘《诗品》称其诗“真骨凌霜,高风跨俗”。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
  冰霜正惨凄,终岁常端正。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木性。”(《赠从弟》三首之二 )  

·陈琳和阮瑀

  两人曾为曹操掌管书记,当时以军国书檄着称。其虽为应用文,却很讲究文采,多用排偶,句式整齐,喜广引史事。这标志着魏晋文章在汉代文章骈偶化的基础上,进一步向骈文方向发展。
  两人亦擅乐府诗。陈琳有《饮马长城窟行》,阮瑀有《驾出北郭门行》,两篇均模仿汉乐府民歌,语言也很朴素。这种故事性很强的乐府诗,在建安时代已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