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

  芦苇一般指多年水生或湿生高大禾草的植物。有同名人物中国电影剧作家芦苇,还有作家孙犁所做文章《芦苇》。

芦苇(植物)

芦苇
芦苇
  芦苇,又称蒹葭,沙地人叫芦青,是沙地最普通的植物。禾木科。多年生草本。地下有粗壮匍匐的根状。叶片广披针形,排列成两行。夏秋开花,圆锥花序长10---40厘米,分枝稍伸展。生长于池沼,河岸,湖边,水渠,路旁。杆可作造纸和人造棉,人造丝原料,也供织席,帘等用。每一年八玄月间是芦苇的开花季节,花絮漫天飘舞,像蒙蒙的细雪,甚是好看。古代诗人曾有一首赞美芦花的诗:“苍茫沙嘴鹭鸶眠,片水无痕浸碧天。最爱芦花经雨后,一篷烟同伴渔船”。
 
  芦苇的植株高大,地下有发达的匍匐根状茎。茎秆直立,秆高1~3米,节下常生白粉。叶鞘圆筒形,无毛或有细毛。叶舌有毛,叶片长线形或长披针形,排列成两行。叶长15-45厘米,宽1-3.5厘米。圆锥花序分枝稠密,向斜伸展,花序长10一40cm,小穗有小花4-7朵;颖有3脉,一颖短小,二颖略长;第一小花多为雄性,余两性;第二外样先端长渐尖,基盘的长丝状柔毛长6-12mm;内稃长约4mm,脊上粗糙。具长、粗壮的匍匐根状茎,以根茎繁殖为主。

·生长习性

  芦苇生在浅水中或低湿地,新垦麦田或其他水田、旱田易受害。芦苇具有横走的根状茎,在自然生境中,以根状茎繁殖为主,根状茎纵横交错形成网状,甚至在水面上形成较厚的根状茎层,人、畜可以在上面行走。根状茎具有很强的生命力,能较长时间埋在地下,1米甚至1米以上的根状茎,一旦条件适宜,仍可发育成新枝。也能以种子繁殖,种子可随风传播。对水分的适应幅度很宽,从土壤湿润到长年积水,从水深几厘米至1米以上,都能形成芦苇群落。在水深20~50厘米,流速缓慢的河、湖,可形成高大的禾草群落,素有“禾草森林”之称。在华北平原白洋淀地区发芽期4月上旬,展叶期5月初,生长期4月上旬至7月下旬,孕穗期7月下旬至8月上旬,抽穗期8月上旬到下旬,开花期8月下旬至9月上旬,种子成熟期10月上旬,落叶期10月底以后。上海地区3月中、下旬从 地下根茎长出芽,4-5月大量发生,9-10月开花,11月结果。在黑龙江5-6月出苗,当年只进行营养生长,7-9月形成越冬芽,越冬芽于5-6月萌发,7-8月开花,8-9月成熟。

·芦苇用途

   1、可以取暖。为保土固堤植物。苇秆可作造纸和人造丝、人造棉原料,也供编织席、帘等用;嫩时含大量蛋白质和糖分,为优良饲料;嫩芽也可食用;花序可作扫帚;花絮可填枕头;芦苇有第二森林之称,用途广泛。芦苇是上佳环保材料。不仅是重要建筑用材料,可编织各种席、筐、篮、炊具、渔具和手提包等,并且可打成箔,刮编为宫灯、四扇屏、大屏风等。芦苇质地细腻,纤维丰富,竹性强,用途广泛,既是造纸的优质原料,又是建筑的优质用材,还可以代替塑料等制造饭盒、餐具等多种日用品,是“白色污染”的克星。
芦苇
芦苇
  2、芦苇的叶、花、茎、根都含有丰富的药理成分-戊聚糖、薏苡素、蛋白质、脂肪、碳水化物、D--葡萄糖、D--半乳糖和两种糖醛酸以及多量维生素B1、B2、C等十多种,因而受到医、药学界的重视。芦叶、芦花、芦茎、芦根、芦笋均可入药。《本草纲目》谓芦叶“治霍乱呕逆,痈疽”;《本经道源》记载它有“烧存性,治活衄诸血之功”;除芦叶为末,以葱、椒汤洗净,敷之,可治发背溃烂。芦花止血解毒,治鼻衄、血崩,上吐下泻。《本草图经》记载它“煮浓汁服,主鱼蟹之毒。”芦苇既是菜肴中佳晶,又能治热血口渴、淋病。《王揪药解》说它能“清肺止渴,利水通淋。”《本草纲目》记载它能“解诸肉毒”.芦茎、芦根更是中医治疗温病的要药,能清热生津,性寒、味甘,功能清胃火,除肺热。 有健胃、镇呕、利尿之功效。 除烦止呕,古代十四种药物书籍上都有详尽记载。颇为有名的“千金苇”茎,现在已远销海外。
  3、芦苇又是一种适应性广、抗逆性强。生物量高的优芦叶、芦花、芦茎、芦根、芦笋均可入药良牧草,饲用价值高。嫩茎、叶为各种家畜所喜食。目前大多数都作为放牧地利用,也有用作割草地或放牧与割草兼用,往往作为早春放牧地。芦苇草地有季节性积水或过湿,加之是高草地,适宜大畜放牧。芦苇地上部分植株高大,又有较强的再生力,以芦苇为主的草地,生物量也是牧草类较高的,在自然条件下,产鲜草3.9~-13.9吨/公顷。每年可刈割2~3次。除放牧利用外,可晒制干草和青贮。青贮后,草青色绿,香味浓,羊很喜食、牛马亦喜食。

沙地芦苇

  芦苇适应性广,抗逆性强,最善于在江、河、湖、海岸淤滩等湿地环境中生长,更重要的是芦苇具有保土固堤作用。沙地先民人就充分利用芦苇这一特性,开沙、护沙、养沙,抵御自然灾害,进行土壤改良,使不毛荡田变成万顷沃土。不仅如此,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沙地人利用芦苇扎成芦苇柴排在沙地护岸治坍固堤上发挥了神奇作用。据《启东水利志》介绍,芦苇柴排须扎成正方形或矩形,排体面积控制在800平方米,需要芦柴1.5吨左右,成为丁坝的基础工程。此工艺还于1969年全国农业展览馆和非洲阿尔巴尼亚展出。
  从植物学角度看,沙地芦苇属于东部滨海苇区,是芦苇84个变种、6个变型中的佼佼者。它既不同于西北干旱苇区、西南山原苇区的芦苇,又有别于北方沼泽苇区、南方湖滨苇区的芦苇,“刚柔兼具”,以韧见长。善于表达的沙地人,赋予芦苇许多恰当的名称。芦苇的根就直截了当叫它“芦根”,芦苇破土出芽时沙地人亲昵地叫它“芦芽头” ,长成碧绿时统称为“芦青”,它的叶子自然就叫做“芦青叶子”, 至于“芦青”开的花毫无疑问就叫“芦花”。 “芦青”干枯收割当柴时被称为“芦柴”,成捆的芦苇就叫“芦柴个子”,去了枯叶待用的芦秆叫“芦头”。

芦苇编织

  在利用芦苇上,善于创造的沙地人可谓发挥到了极致。“芦柴”是沙地先民最早普遍使用的建筑材料。早期用“芦柴”编做栖身的“环洞舍”,美其名曰“滚龙厅”,用“芦头”充当房屋的墙,组成“芦笆墙”;用“芦头”编成床,叫“芦笆门床”; 用“芦头”推成房屋的门,叫“芦笆门”;用“芦花”编成御寒的鞋叫“芦花靴”,用“芦青叶子”包裹立夏过节的“芦叶粽子”,用芦青秆制作简易的乐器“呜呜”的整天嘹亮地响。而用“芦花”填充的被子称“芦花被”,用“芦头”编成房屋的顶面则叫做“芦编瓦匾”。至今沙地人还把房屋的“径深”用“五芦头”“七芦头”表示。
芦苇编织工艺品
芦苇编织工艺品
  在众多的芦苇编织法中,数推笆和做芦扉最富有代表性了。
  深秋初冬之时,正是芦苇收获的季节,白绒绒的芦花随风摇舞,枯槁的芦苇茎茎挺立。此时,沙地男人就开始卷起裤脚,操起镰刀,踩到沟沿河边开始艰苦的涉水劳动-- “斫芦柴”。待“芦柴”在沟河边初步凉干之后,沙民便把“芦柴”打捆成 “芦柴个子”,男女老少“哼唷哼唷”地将它扛到自家宅前屋后,成排或成推地码起来进一步“风凉”,开始做推笆和做芦扉的“先期”准备。
  一俟农闲,沙民便把成捆的“芦柴个子”斜斜地搁靠在用毛竹或树杆撑起的架子上,从中抽选长短相对整齐的芦苇,再用铡刀裁了根部和芦梢,剔弃压破弄折的芦头。这一过程,沙地人叫“刹芦柴”.芦柴刹好之后,凡做晒粮的芦扉和帘子、囤谷的缠条、扫场的簸箕、遮阳的芦扉帽等,要剥去芦壳,以求物品光滑;而用来推笆、搭瓜棚、竖篱笆的就不用这样讲究了。
  “笆” 实际上就是沙地用芦头替代木材或砖块或甍砖的重要建材。说起那形形色色的笆,真是名目繁多。从笆的结构来说,可分为一层头较稀的牛眼单笆和一层稀一层密的双层实笆;以笆的用途来划分,有床笆、墙笆、笆箯,有坑棚笆、棚笆、棚笆,有篱笆、篱笆门、隔床笆、隔柴笆等;从推笆的技艺而言,亦可分为右手笆、左手笆等。所谓右手笆,就是以右手抓起第一把芦苇开始操作,最终以右手结束。反之叫做左手笆。通常情况用的皆为右手笆。偶尔,床铺前面需要立块屏风笆,那就必须要采用左手笆图个吉利。
  沙地民间的推笆工艺,是一项很细致的活。笆匠先要就地将一把约十来支精选出来的芦头,摆成十字绞花,然后均匀地依次推着井字形“笆花”.倘若推错了一把,就会笆花失序,影响美观。推到预定尺寸时必须将笆花调整至对角线完全相等,然后才能扳边。扳边后穿好篾针,并以半爿头竹片为箍头。而扎紧箍头用的一般是铅丝或篾线,并按照“铅不三篾不四”扎箍诀窍操作。一块并不简单的“笆”就总算推成了。据说,数“山头笆”和“笆箯”最不容易推,非由经验老到的笆匠合作不可。因为山头笆和笆箯是高大的双层实笆,用作承受重力的房屋山墙和屋顶,篾针必须穿得密网,箍得牢实,所用的芦头都是精选的。在推笆过程中,忌讳说与火有关的不吉不祥之语,更禁止孩童从芦头上跨来跨去,在笆上跳上跳下。
  比起推笆来,做芦扉的工艺就简单轻松得多了,只是对芦头的选料更为讲究,要求根根笔直、粗壮,还要去了芦壳。做芦扉前,先要将选好的上等芦头剖成芦篾,然后席地将芦篾摆成十字,不断依次交叉加篾,用双手将芦篾推紧挤密。做芦扉最难的恐怕是“煞边”,沙地老话说“嘴巴扁扁,就怕芦扉煞边”.意思是说,做事动动嘴皮子说说很方便,遇到芦扉煞边可就犯难了。当芦扉做到为四角煞边时,要求既要保持芦扉的花纹走向,又要巧妙折边收口。
  推笆和做芦扉是两种非常吃苦的工艺。在推和做的过程中,双手常被芦篾丝片扎出鲜血。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沙地传统芦苇工艺似乎逐渐淡出沙地生活,但它蕴集的文化基因还在沙地汩汩流淌,因为芦青还在。

芦苇(作家)

  芦苇,中国电影剧作家。50年代出生于北京,在西安长大。1968年到农村下乡,种过地,当过民工。1971年进工厂当工人。一年后来离开工厂在家待业,开始学习画画。1976年入西安电影制片厂先当了两年炊事员,后改做绘景、美工。1987年改编《最后的疯狂》,此后陆续创作了《星塘阿芝--齐白石的故事》、《疯狂的代价》、《灯影春秋》、《九夏》、《黄河谣》、《黑风景》、《血筑》(即《秦颂》)、《桃花满天红》、《红樱桃》、《西夏路迢迢》等电影剧本,此外,还编导了电视专题片《无笔画家吴金狮》和《关中皮影》,将《永失我爱》、《一地鸡毛》、《霸王别姬》及《活着》改编成电影剧本。1995年,他执导了影片《西夏路迢迢》。

《芦苇》(孙犁)

  敌人从只有十五里远的仓库往返运输着炸弹,低飞轰炸,不久,就炸到这树林里来,把梨树炸翻。我跑出来,可是不见了我的伙伴。我匍匐在小麦地里往西爬,又立起来飞跑过一块没有遮掩的闲地,往西跑了一二里路,才看见一块坟地,里面的芦草很高,我就跑了进去。
  “呀!”
  有人惊叫一声。我才看见里面原来还藏着两个妇女,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她们不是因为我跳进来吃惊,倒是为我还没来得及换的白布西式衬衣吓了一跳。我离开她们一些坐下去,半天,那妇人才镇静下来说:“同志,你说这里藏得住吗?”
  我说等等看。我蹲在草里,把枪压在膝盖上,那妇人又说:“你和他们打吗?你一个人,他们不知道有多少。”
芦苇丛
芦苇丛
  我说,不能叫他们平白捉去。我两手交叉起来垫着头,靠在一个坟头上休息。妇人歪过头去望着那个姑娘,姑娘的脸还是那样惨白,可是很平静,就像我身边这片芦苇一样,四周八方是枪声,草叶子还是能安定自己。我问:“你们是一家吗?”
  “是,她是我的小姑。”妇人说着,然后又望一望她的小姑:“景,我们再去找一个别的地方吧,我看这里靠不住。”
  “上哪里去呢?”姑娘有些气恼,“你去找地方吧!”
  可是那妇人也没动,我想她是有些怕我连累了她们,就说:“你们嫌我在这里吗?我歇一歇就走。”
  “不是!”那姑娘赶紧抬起头来望着我说,“你在这里,给我们仗仗胆有什么不好的?”
  “咳!”妇人叹一口气,“你还要人家仗胆,你不是不怕死吗?”她就唠叨起来,我听出来这个姑娘很任性,逃难来还带着一把小刀子。“真是孩子气,”她说,“一把小刀子顶什么事哩?”
  姑娘没有说话,只是惨惨地笑了笑。我的心骤然跳了几下,很想看看她那把小刀子的模样。她坐在那里,用手拔着身边的草,什么表示也没有。
  忽然,近处的麦子地里有走动。那个妇人就向草深的地方爬,我把那姑娘推到坟的后面,自己卧倒在坟的后面,自己卧倒在坟的前面。有几个敌人走到坟地边来了,哇啦了几句,就冲着草里放枪,我立刻向他们还击,直等到外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了,才停下来。
  不久天也黑了,她们商量着回到村里去。姑娘问我怎么办,我说还要走远些,去打听打听白天在梨树园里遇到的那些伙伴的下落。她看看我的衣服:
  “你这件衣服不好。”再低头看看她那件深蓝色的褂子,“我可以换给你。先给我你那件。”
  我脱下我的来递给她,她走到草深的地方去。一会,她穿着我那件显得非常长大的白衬衫出来,把褂子扔给我:“有大襟,可是比你这件强多了,有机会,你还可以换。”说完,就追赶她的嫂子去了。
赏析
  炮火不断,枪声零落。一些人活动于贫瘠的土地上、破毁的乡野间。他们是抗战英雄、是善良的农家妇女。孙犁的许多优秀作品里常写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人物。《芦苇》是其中之一。
  文章看似简约,内中却聚结着十分强烈的矛盾冲突:凶残的敌寇与两个女人、“我”之间构成不可调和的民族矛盾;局促的隐蔽处由于“我”的进入,给两位女人带来新的危险,激发新的矛盾;姑嫂二人因“我”的出现而产生意见分歧,又生一重矛盾。几种矛盾的消长就在那生死攸关的时间和空间里进行着,而人物的个性和品性也在这方寸之地、顷刻之间展露着。
  这里细节依然是作者酝酿作品的拿手绝技。姑嫂二人的几句对话与表情动作,便传递出了态度上的分野;而紧张散去之后,姑娘以大襟褂调换“我”的白色西式衬衣的举动,又添点睛之笔。这样,人情、人性逐次展现,逐渐张扬,作品于是质地厚重而又透明透亮。

芦苇节

  芦苇节,又称芦苇舞节。是南部非洲内陆小国斯威士兰的传统节日。非洲国家斯威士兰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奉行绝对君权制的国家之一。每年8月,斯威士兰都要举行“芦苇节”,这一节日不仅是庆祝少女成人的盛会,更是国王姆斯瓦蒂三世一年一度的选妃盛典。参加节日的少女门下身着五彩短裙,上身赤裸,手持一束芦苇入场。

·相关诗词

蒹 葭 (出自诗经秦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江村即事
司空曙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
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江村晚眺
戴复古
江头落日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
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青溪主客歌
汪崇亮
野王手奏淮淝捷,门外归来有旌节。伸眉一笑紫髯秋,袖中犹挟柯亭月。山阴主人载雪舟,掀篷系缆青溪头。
平生耳热欠一识,若为牵挽行云留。一声横玉西风里,芦花不动鸥飞起。马蹄依旧入青山,柳梢浸月天如水。
酒泉子
潘阆
长忆西湖。
尽日凭阑楼上望。
三三两两钓鱼舟,岛屿正清秋。
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
  
咏芦苇
余亚飞
浅水之中潮湿地,婀娜芦苇一丛丛;
迎风摇曳多姿态,质朴无华野趣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