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九龄

陆九龄像
陆九龄像
  陆九龄(1132-1180年),南宋著名的理学家。字子寿,又被称复斋先生。江西抚州金溪人,是心学大师陆象山(陆九渊)的五兄。与弟九渊讲学鹅湖,互为师友,时称二陆。他学问精进,而又虚怀若谷,在学术上取得了很大成就,被时人誉为“海内儒宗”。他一生人品高洁,志向远大,治学重践履又能脚踏实地,勇于求道而力戒空谈。
  

人物介绍

  陆九龄(1132-1180)字子寿,金溪归政(今江西省金溪县陆坊乡)青田村人,人称复斋先生。乾道五年(1169)进士,宝庆二年特赠朝奉郎直秘阁,赐谥文达。与弟九渊相为师友,学者号“二陆”。学穷性命之原,其于字画未必屑屑求工,所书端稳深润有法度,临学之士或有所未及。乃知有德有言者,于区区字画亦不苟。卒年四十九。  

家世介绍

  陆九龄其六世祖陆德迁因避乱于五代末从江苏吴县迁居金溪县青田,为金溪陆氏之始祖。九渊之父陆贺,字道卿,悉心研究典籍,以学行受到乡里尊敬。其家几代同堂,家道整肃,著闻州里。陆贺先生有六子:陆九思、陆九叙、陆九皋、陆九韶、陆九龄和陆九渊,均学识渊博,号称“陆氏六杰”。九思,字子疆,中举后封从政郎,著有《家问》,为陆氏治家准则。九叙,字子仪,善于持家,以经营药铺为业,供全家各项费用,公正通敏,时人称为五九居士。九皋,字子昭,举进士,授修职郎,文行俱优,率诸弟讲学,学者称庸斋先生。九韶、九龄、九渊并称“三陆之学”,皆导源于九皋。  

个人经历

陆九龄与陆九渊
陆九龄与陆九渊
  陆九龄幼颖悟端重。稍长,补郡学弟子员,自诸子百家至阴阳、星历、五行、卜筮无所不涉。后入太学,司业汪应辰荐他为学录。时秦桧当国,不事礼法,遂归家,从父兄讲学,退休在临川的吏部员外郎许忻对陆九龄待之以宾。
  乾道五年(1169)中进士,本拟为桂阳军教授,以双亲年老道远,改兴国军,还未赴任,逢湖南茶民起义,他主持乡郡“义社”,率门生及乡人习武,防御起义军入境。及至兴国郡治(今湖北阳新),即整肃学规,劝士兴学,学风大振。后调全州教授,未赴任即病卒。宝庆二年(1226),特赠朝奉郎、直秘阁,赐谥“文达”。
  生活中的陆九龄也是个性情中人,据说是个全才。他习文之外,能武善治家,亦大受时人的赞誉。这与一般儒生有极大的区别,在中国古代的士子中极为罕见。陆九龄武艺超群,从他《与金溪宰》的一封信中可以看出他还具有杰出的军事才能。他读经之外,与子弟习射校场,讲明屯御方略。传说他有百步穿杨之能,而且在箭术上造诣颇深,实战与理论皆可观。他曾以自己的武艺胆略和军事才能保护了一乡的安全。治家方面,他根据实际情况加以编撰修明治家之法,使陆氏百余人聚族合灶为食,一门和睦,天下罕见。所以,至宋淳佑二年(1242年),理宗赵昀下诏旌表“金溪陆氏义门”。  

政治建树

  当然,陆九龄在政治上也颇有建树,称得上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他一生特别地强调力行,坚持反对学者沉溺在经典的训释传注中讨生活,这就是其实现政治抱负的坚实思想基础。虽然他一生仕途短暂,仅曾三任教授,其中只于兴国军任职还不足一年,在兴国军当教授才九个月,但在短暂时的兴国军学教授任上,他展现了突出的政治才能,做出了可观的政绩。
  乾道五年(1169年),陆九龄登进士第,授迪功郎、湖南桂阳军军学教授。当时他并未赴桂阳军军学教授一任,而以母老道远辞去该职,被改授兴国军军学教授。未及赴兴国军,逢湖南茶民起义,他主持乡郡“义社”,率门生及乡人习武,防御起义军入境。及至兴国军郡治(今阳新),他不以闲职自逸,即整肃学规,劝士兴学,很快使弟子发展到了十五人,兴国军军学学风顿时为之大振。《宋史》记载,复斋“及至兴国,地滨大江,俗俭啬而鲜知学。九龄不以职闲自佚,益严规矩,肃衣冠,如临大众,劝绥引翼,士类兴起”。正可谓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真正做到了君子正人,必先正己。关于其在兴国军学教授任上的其他事迹,其弟象山先生更有较详细的记录:复斋在任数月,就把荒废无可稽查的官府簿书整理清楚,“于是无文移之繁,无追督之扰,簿书以正,负者乐输,储禀充裕,士人至者日众”。复斋因“丁太孺人忧”,很快离职,而百姓们“莫不惋惜”。另从他《与汪漕》一文可知,陆九龄还曾与汪漕讨论过国家如何获得合理的赋税,同时又杜绝贪吏刁民的问题:“租赋利害,如买绢一项,吏廉则民之输帛易,而帛亦不至甚恶,吏贪而受常例,则虽甚疏恶者,亦不得不受。于是有浮巧之民,能为甚薄之帛,而加之药如甚厚者。揽子厚取其直于民,而薄其价买之以输于公,拣子不敢言,受领官不敢退。若必使民自输,而书人户与拣子之名于帛端,而毋得使揽子者输焉,则公私两利,而其弊革矣”。由处理的这些教育、薄书、赋税等项政事来看,陆九龄在政务上,同样不是迂腐的儒生,而是精明强干、有专业知识与水准的称职官吏。他在兴国军学教授任上,为兴国军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福祉。  

《复斋文集》

  然而,陆九龄却不幸染病英年早逝。象山先生在《全州教授陆先生行状》中明确记载:“(淳熙七年,1180年)已亥四月”,陆九龄被朝廷任命为全州州学教授,未及到任,便患寒热之疾,“继以脾泄,屡止屡作”,终至不可治,于9月29日卒,享年49年。吕成公铭其墓,朱文公书其碑。理宗宝庆二年(1226年),特赠朝奉郎、直秘阁,诏谥“文达”。陆九龄去世后,其弟子门人编辑了《复斋文集》,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并未公开出版,只是成了陆氏家藏书或弟子们的私人藏书。直到三四十年后,才由抚州的地方官员刻印流传于世。又据《宋元学案·梭山复斋学案》中全祖望的案语可知,陆九龄之《集》一直到明万历中都保存在文渊阁内,大概至清初已散失不存。此实为南宋学术史之大不幸,尤其对于陆门之学、象山心学的研究可以说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思想理论

  陆九龄长期跟随父兄研讲理学,为学注重伦理道德的实践。认为“心”是一切事物的基础和出发点。自古以来圣人相传的“道统”即是“心”,离开“心”犹如“无址”而“成岑”。为学主张“治人先治己,自治莫大于气,气之不平,其病不一,而忿懥之害为尤大”,要使“身体心验,使吾身心与圣贤之言相应,择其最切己者勤而行之”。批评繁琐支离的治学方法,要求“尽废讲学而务践履,于践履中,要人提撕省察,悟得本心”,从而做到“习到临利害得失无惧心,平时胸中泰然无计较心”。反对“弃日用而论心,遗伦理而语道”。他对求学者循循善诱,启发这些人去自悟其道。
  他和陆九渊参加“鹅糊之会”,虽与朱熹观点不同,但友情不断。有“珍重友朋情切琢”的品格。晚年与张拭互相以书信论学。吕祖谦称其“所志者大,所据者实”。其著作有《复斋文集》。  

《宋史·陆九龄传》

  陆九龄,字子寿。八世祖希声,相唐昭宗。孙德迁,五代末,避乱居抚州之金溪。父贺,以学行为里人所宗,尝采司马氏冠昏丧祭仪行于家,生六子,九龄其第五子也。幼颖悟端重,十岁丧母,哀毁如成人。稍长,补郡学弟子员。
  时秦桧当国,无道程氏学者,九龄独尊其说。久之,闻新博士学黄、老,不事礼法,慨然叹曰:“此非吾所愿学也。”遂归家,从父兄讲学益力。是时,吏部员外郎许忻有名中朝,退居临川,少所宾接,一见九龄,与语大说,尽以当代文献告之。自是九龄益大肆力于学,翻阅百家,昼夜不倦,悉通阴阳、星历、五行、卜筮之说。
  性周谨,不肯苟简涉猎。入太学,司业汪应辰举为学录。登干道五年进士第。调桂阳军教授,以亲老道远改兴国军,未上,会湖南茶寇剽庐陵,声摇旁郡,人心震摄。旧有义社以备寇,郡从众请,以九龄主之,门人多不悦。九龄曰:“文事武备,一也。古者有征讨,公卿即为将帅,比闾之长,则五两之率也。士而耻此,则豪侠武断者专之矣。”遂领其事,调度屯御皆有法。寇虽不至,而郡县倚以为重。暇则与乡之子弟习射,曰:“是固男子之事也。”岁恶,有剽劫者过其门,必相戒曰:“是家射多命中,无自取死。”  及至兴国,地滨大江,俗俭啬而鲜知学。九龄不以职闲自佚,益严规矩,肃衣冠,如临大众,劝绥引翼,士类兴起。不满岁,以继母忧去。服除,调全州教授。未上,得疾。一日晨兴,坐床上与客语,犹以天下学术人才为念。至夕,整襟正卧而卒。年四十九。宝庆二年,特赠朝奉郎、直秘阁,赐谥文达。
  九龄尝继其父志,益修礼学,治家有法。阖门百口,男女以班各供其职,闺门之内严若朝廷。而忠敬乐易,乡人化之,皆逊弟焉。与弟九渊相为师友,和而不同,学者号“二陆”。有来问学者,九龄从容启告,人人自得。或未可与语,则不发。尝曰:“人之惑有难以口舌争者,言之激,适固其意;少需,未必不自悟也。”
  广汉张栻与九龄不相识,晚岁以书讲学,期以世道之重。吕祖谦常称之曰:“所志者大,所据者实。有肯綮之阻,虽积九仞之功不敢遂;有毫厘之偏,虽立万夫之表不敢安。公听并观,却立四顾,弗造于至平至粹之地,弗措也。”兄九韶。  

陆九龄诗作欣赏

  《道间示德甫德称》
  天地中间本自宽,何须特地起无端。  更宜顿扫从前事,相与携筇一笑欢。
  《鹅湖示同志》
  孩提知爱长知钦,古圣相传只此心。  大抵有基方筑室,未闻无址可成岑。  留情传注翻榛塞,着意精微转陆沉。  珍重友朋勤切琢,须知至乐在於今。
  《与僧净璋》
  自从相见白云间,离别尝多公聚难。  两度逢迎当汝水,数年隔阔是曹山。  客来濯足旁僧怪,病不烹茶侍者閒。  不是故人寻旧隐,只应终日闭禅关。
  《早过何郎》
  萧萧风雨晓篮舆,没胫泥深我仆痡。  却忆去年苗欲槁,任从行李且虚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