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珩

王大珩
王大珩
  王大珩(Wang Daheng, 1915.2.26─2011.7.21.) ,男,1915年生,中国江苏省吴县人,中共党员。光学专家,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现代光学技术及光学工程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863”计划提出人之一,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2011年7月21日13时02分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96岁。

简介

王大珩
王大珩
  王大珩(Wang Daheng, 1915.2.26─) 男。中国科协副主席, 中国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院士,应用光学专家。 江苏苏州人。193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1938年赴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留学,专攻应用光子学,1940年获硕士学位。1942年被英国伯明翰昌斯公司聘为助理研究员。 1948年回国,后来到大连担任了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第一所工科大学——大连大学工学院(大连大学1949年4月建校,1950年7月撤销建制,大连大学工学院独立为大连工学院,现为大连理工大学)应用物理系主任,后在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担任了30多年所长。1958年作为主要创始人、第一任院长 (1958.8-1965.2),创办了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长春理工大学),现任名誉校长。还曾任哈尔滨科技大学(哈尔滨理工大学)校长,现任名誉校长,中国科学院仪器馆馆长,国防科委十五院副院长,中科院长春分院院长、电机所所长,吉林省第四届政协副主席,中国光学会、中国计量测试学会理事长,中国仪器仪表学会副理事长。 1955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委员。197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后曾任中科院科技部副主任、主任。1986年当选为中国科协第三届副主席。1993年5 月当选为中国尖端技术与产业管理研究会名誉会长,第二届中国退(离)休科技工作者团体联合会副会长。
  1994 年6 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主席团成员。1994 年12月任中国老科技工作者基金会会长。此外,还曾任中国光子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仪器仪表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名誉理事长、北京市科协主席。是中共十二大代表,第三至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三、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对中国技术光学、激光、光学计量、光学玻璃和光学工程等研究较深。指导研制成功多种光学观察设备。为中国应用光学、光学工程、光学精密机械、空间光学、激光科学和计量科学的创建和发展做出杰出贡献。六十年代以来,制成中国第一台激光器,第一台大型光测装备和许多国防光学仪器。七十年代主持制定了全国第一个遥感科学规划,领导了综合性的航空遥感试验。1986 年3 月和陈芳允、杨嘉墀、王淦昌等4 名科学家向中央提出“发展中国的战略性高技术”的建议,得到邓小平同志批准,由此国务院发出了“高技术发展计划纲要”的通知,这一“纲要” 被称为“863 计划”。
  1979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5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995年1 月获得1994年度“何梁何利基金优秀奖”。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授予他“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1996年受聘为哈尔滨理工大学名誉校长。

人物经历

王大珩
王大珩
  王大珩193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1938年赴英国攻读应用光学。当时的中国,仅有一个只能制造简单望远镜和低倍显微镜的破旧工厂。 1948年,王大珩从英国回到尚未解放的上海。后来在其老师、科学家吴有训的邀请下,来到已经解放的大连,在大连大学任应用物理系主任,后来受命筹建中国科学院仪器馆,1952年,仪器馆在长春正式建成,之后改名为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他被任命为馆长、所长。那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家急需大量的科学仪器,可是,要制造精密科学仪器,必须得拿出制造它的材料——光学玻璃。于是他带领大家从制造自己的光学玻璃做起。1953年12月,是中国光学史上值得纪念的日子:长春仪器馆熔炼出了中国第一炉光 学玻璃,结束了中国没有光学玻璃的历史,也为新中国的光学事业揭开了发展的序幕。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国正处于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为了巩固国防,中国需要铸造自己的核盾牌。王大珩又一次在危难之际挑起集技术光学、机械与精密机械仪器制造、光学材料、导航、红外物理等众多学科于一身的重任。为研制试验原子弹,爆炸试验的测试工作必须跟上。王大珩利用长春光机所具有的技术优势,采用以高速摄影机和测量光冲量的途径,作为获取核爆炸后的部分性能信息的措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提交出了合格的光学测量仪器。1964年10月16 日,中国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王大珩和他的同事们研制的光学测试仪器在试验中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果。
  1970年4月24日,我国成功地发射了“东方红一号”人造地球卫星,迈开了发展宇宙空间技术的步伐,同时对光学设备的要求也就更高了,如返回式卫星装备的对地观测相机,既要能经得起发射时的震颤,还不能进行调整,要长期保持正常工作,这个重担又落在了王大珩和他同事们的肩上。经过努力,他们终于攻克了一道道难关,两种相机同时问世,伴着“东方红一号”卫星飞上天空。当卫星返回时,相机带回了地球村的全貌。
  1980年5月,我国向南太平洋发射远程运载火箭试验成功。“远望号”航天测量船出色地完成了火箭再入段的跟踪测量任务。而他们使用的先进“武器”之一,就是王大珩率领的长春光机所研制的光学设备。这是一个崭新的课题。王大珩和他的同事们承担起船用电影经纬仪和船体变形测量仪的研制任务。当时没有任何资料可循,一切靠中国人自己的创造性。总设计师王大珩指导研制人员多次出海进行光学设备的实验,特别在发射远程运载火箭中,长春光机所研制的激光、红外、电视、电影经纬仪及船体变形测量系统等项光学工程,出色地完成了火箭再入段的跟踪测量任务,独立解决了当今世界远洋航天测量的稳定跟踪、定位、标校和抗干扰等技术难题。
  由于王大珩在我国光学科研中作出的突出贡献,1980年,他获得了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5年,他研制的“现代国防试验中的动态光学观测及测量技术”,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人物年表

王大珩
王大珩
  1915年2月26日 出生于江苏省吴县。
  1932-1937年 在清华大学物理系学习,获理学士学位,研究院学习一年。
  1937-1938年 任兵工署弹道研究所技术员。
  1938-1940年 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物理系研究生。
  1941-1942年 英国雪菲尔大学玻璃制造系研究生。
  1942-1948年 任英国昌司玻璃公司研究部研究人员。
  1948-1949年 任上海耀华玻璃公司研究室主任。
  1949-1951年 任大连大学应用物理系教授兼系主任。
  1951-1956年 任中国科学院仪器馆馆长。
  1955年 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学部委员。
  1956-1967年 任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仪器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1967-1971年 任国防科委第十五研究院副主任。
  1971-1977年 任长春光机所革委会副主任。
  1979-1983年 任长春光机所所长。
  1981-1992年 任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副主任、主任。
  1986年 任中国科协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1991年起为中国科协荣誉委员。
  1992-迄今 任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局高级顾问。
  1986-992年 中国仪器仪表学会理事长、中国计量测试学会理事长、北京市科协主席。
  1994年 中国工程院院士。
  1994年 受聘为哈尔滨理工大学名誉校长。
  1999年9月 与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等共23人一起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个人成就

王大珩
王大珩
  有人说,20世纪是电子的世纪,而21世纪则是光学的世纪。
  新中国的光学事业从无到有,如今已走上了产业化的道路。在其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浸透了一位老人的心血。他就是我国现代国防光学技术及光学工程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王大珩
  “珩”字在词典上有这样两种解释:一是形状像古代乐器磬的玉佩上面的横玉;二是珩磨,一种精密仪器的光整加工方法。不论王大珩的父亲当初为儿子起名的主观意愿如何,“珩”字的这两种互不相关的含义已经自然而然地融入了王大珩的生命之中。
  摘自《中华英才》
  作者:余玮
  研发光学系统拍摄“蘑菇云”
  如今,我们能从影视资料里看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冲天而起的蘑菇云,就是得益于王大珩及其同事研制的光学仪器所拍摄的镜头。
  当时,西方国家签订《巴黎统筹条约》,对我国进行军事技术和仪器的封锁禁运。根据当时的国际形势,我国决定自力更生、独立自主地研制原子弹、导弹。王大珩和他领导的长春光学机电研究所的研究重点转向了国防光学技术及工程。1960年夏天,王大珩挂帅承担起研制一种具备跟踪功能的光学仪器的艰巨任务。
  在别无选择的前提下接下任务,王大珩这个总工程师便拉上一帮人马拼搏开了。600多人经历五年半时间呕心沥血的鏖战,至1966年4月,一台重7吨,高3米,由1000多个机件组装起来的形如大炮的跟踪电影经纬仪耸立于研究所内。这项耗资600余万元的“150工程”正式通过了国家鉴定,仪器的性能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它的研制成功,开创了我国自行设计大型精密测量设备的历史。
  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庄严时刻,几台光学仪器从不同的角度把其辐射强度、温度等不同的参数和动人心魄的画面记录在案,为后来的核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参考资料。
  “863”计划出台的背景故事
  1986年初春的一个晚上,王大珩和他的同事商议,要联名写一封信,将他们发展高技术的建议反映给中央领导。过去一向亲自书写报告和文件的王大珩,真正动笔写这份报告时却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于是便找到好友潘厚任,执意请他代笔。潘厚任琢磨了几天,写了部分草稿,然后又拿给王大珩,请他接着往下写。王大珩在初稿完成后又请王淦昌、陈芳允、杨嘉墀等几位专家进行商讨。
  前后反复修改了一个月,这份言辞恳切的报告才算定稿。王大珩还亲自执笔给中央领导写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邓小平同志收”。两天后,邓小平对他们的建议报告作了“这个建议十分需要”、“此事宜速作决断,不可拖延”等重要批示。
  这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这就是著名的“863”计划(王大珩等人的报告和邓小平的批示都在1986年3月)。“863”计划带动了大批高科技成果得以付诸产业化,也培养了大量能够独当一面的科研人员。
  1999年9月18日,在共和国成立50周年前夕,党和国家领导人和科技界人士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集会,表彰20世纪60年代为我国“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付出大量心血的23位科技专家。王大珩从江泽民主席手中接过了“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精心研制毛泽东的水晶棺
  1941年王大珩转入英国的雪菲尔大学,在世界著名玻璃学家特纳的指导下专攻光学玻璃。完成博士论文后,王大珩受聘于伯明翰昌司玻璃公司,期间,他获得了英国仪器协会首届“包温氏奖”。
  1948年,他迎着新中国黎明的曙光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在大连大学工学院创建了物理系并出任主任。1951年1月24日,经钱三强推荐和中国科学院决定,任命王大珩为仪器馆筹备委员会副主任,负责主持仪器馆的筹备工作。摆在王大珩面前的是这样一种现状:在旧中国留下的废墟上,中国几乎就没有应用光学!
  王大珩想,他就是冲着“没有”这两个字来的。无论如何,他是绝不会因为“没有”而退却的。从此,王大珩开始了他一生的追求——发展祖国的应用光学事业。经过几次考察后,王大珩决定把仪器馆设在长春市。那时候,他的目标就是要把长春建成中国最大的光学基地,建成像德国的“蔡司厂”那样世界闻名的光学城。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上级调王大珩到北京研制保护毛泽东遗体的水晶棺。毛泽东水晶棺研制小组是1976年9月13日晚成立的。这个水晶棺要求庄重大方,清晰度高,坚固耐用,低温隔氧,保湿防干,净化无尘……石英水晶棺有烧制、焊接、镀膜等多道工序,每道工序中都有难题,王大珩和同事们到现场进行技术指导,并进行了一些细而又细的创新尝试。可以说,这个水晶棺综合运用了现代高新技术,是我国科学技术史上的一个奇迹。
  光学人生的机缘与情缘
  王大珩在中学读书时,一天下午,父亲忽然把在门外玩耍的王大珩叫到跟前,让他端来一碗水,又让他取来一根筷子。父亲把筷子立于水碗中,让他说出筷子的形状。王大珩毫不含糊地回答,筷子是弯的。父亲告诉他这叫折射,是一种光学现象。王大珩说,这是他最初所认识的光学现象。
  然而,对他最有影响的,莫过于课余时间他能够经常凭借父亲的工作关系,有机会去观象台看技术员们操作仪器进行观测。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他对科学仪器产生了浓厚兴趣。到考大学时,他很自然地选择了自己比较熟悉的物理专业。
  1932年夏季,王大珩报考大学,他首先选择了清华大学。为稳妥起见,他还报了南开大学和青岛大学。不久,好消息接二连三传来。他以南开大学理学院考生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录取,在清华大学录取的340名新生中,他名列第15名;青岛大学更是以全校考生第一的分数录取了他。闻此佳音,父亲异常高兴,一向严肃的面孔有了些许动容。他抚摸着儿子的头,对他说了一句富有哲理的话:“去,到清华去。要好好学习,无识无能便无以自立自强,不自立自强必遭强辱。此为公理,人、家、国莫不如此。”
  在清华大学,王大珩贪婪地汲取知识。毕业后,叶企孙教授将他留在清华物理系任助教。 “七·七”事变后,王大珩被迫离开了清华园,报名参试并通过留学资格考试,成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物理系应用光学专业的留学生。
  比做学问更重要的是做人
  王大珩有自己的价值观。他说:“我做事并不是要得什么奖。最关键的,是我要在科学上起什么作用,作什么贡献。”他说,“精神很重要,必须把个人和社会的关系摆正。”
  几年前,有一个公司想邀请王大珩去做顾问,说是除了每月要付给他一笔顾问费外,每年还可以享受一次旅游。王大珩想,当顾问虽说不必负太多的责任,但也不能稀里糊涂就答应。经过了解,王大珩发现这个公司的业务与他的专业根本就不对口,于是坚决地把这个顾问头衔辞掉了。
  王大珩有个学生叫赵文兴。1982年,赵文兴要去德国参加学术会议。临行前,他把准备在会议上发表的文章拿给导师王大珩看。王大珩发现他把自己的名字署到了赵文兴的前面,就毫不犹豫地把名字的顺序改了过来。但赵文兴认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些实验工作,证实了导师的观点,把名字署在导师前面不应该。王大珩说,做导师的,应该用自己的行动向学生证实:比做学问更重要的是做人!
  1995年1月,王大珩与王淦昌、钱学森黄汲清等科学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首届 “何梁何利基金”奖。他们4位分别获一份成就奖证书和100万元港币。王大珩拿出50万元设立奖励基金,奖励那些在光学领域有突出成绩的年轻人。当时基金会的意见是以王大珩的名字命名。而王大珩认为这样有搞个人崇拜的成分,他个人的荣耀是不足挂齿的。在他的坚持下,基金的名称定为“迎光基金”。(来源:广州日报

个人影响

温家宝与王大珩
温家宝与王大珩
  奖项名称: 王大珩光学奖
  其他名称: 中国光学学会科技奖
  创办时间: 1996
  主办单位: 中国光学学会
  奖项介绍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大珩教授出资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基金会设立基金,以其一部分于1996年开始用于“中国光学学会科技奖”的颁发,并已执行了三届。在2000年3月31日举行的中国光学学会常务理事会会议上,决定将该奖的名称改为 “王大珩光学奖”,现已通过中国科技部的批准。
  为使“王大珩光学奖”得以连续发展,除王大珩教授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基金会设立基金外,又从以下单位募集了52.8万元资金。他们是:长春光机所20万元、西安光机所10万元、江西光学仪器厂10万元、成都光机所5万元、麦克奥迪公司3.5万元、上海光机所2万元、北京大学1.3万元、浙江大学0.5万元、重庆大学0.5万元,另有3个单位计1.5万元的捐款尚未到位。此项基金已与中国科学院长春光机所签署了《“王大珩光学奖”管理协议》,自2001年5月起该单位接受本会委托管理“王大珩光学奖”基金,并承诺在管理期间使基金总额在当年的基础上每年增加10%,协议有效期为5年。
  凡通过选拔进入王大珩科学技术学院创新实验班的学生,在参评校优秀学生奖学金的基础上,享受王大珩科学技术学院创新实验班专项奖学金,每生每年1000元。

主要论著

  王大珩.彩色电视中的色度学问题.中国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出版,1973
  Wang Daheng.Laser application activities in China,Digest of Technical Papers,1980ICL,155
  王大珩.我国光学科学技术的若干进展.光学学报,1981,1(1):1~11
  王大珩.我国独立自主地从事国防光学工程的历史.科学报,1985年9月29日
  王大珩等.中国的光学近况,光学学报,1985,5(1):1~10

相关报道

  王大珩:创新是我们的天职
  “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提出要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相信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构建和谐社会,取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胜利!”著名科学家王大珩院士正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进行身体检查,记者电话采访了这位科学老人。电话的那头,他的声音依然清晰、坚定。
  10月15日上午,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开幕。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王大珩时刻关注着这场盛会。王大珩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眼睛不好,他不能看电视,就捧着收音机,全神贯注地收听广播电台的直播。“整整两个半小时,王老一动不动。认真收听两个半小时,对一个92岁的老人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想是对党崇高的信仰和极高的政治热情才能让王老有这样的执著!我们这些身边人都为此深深感动。”
  王大珩告诉记者:“胡锦涛同志在报告中提出要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创新是我们的天职,是我们进行科学研究和技术工作中最原始的责任。这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
  王大珩是中国现代光学及光学工程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从“两弹一星”到863计划再到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他的名字始终与中国的科学技术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不断创新,是这位科学老人永葆事业年轻的秘诀之一。王大珩曾经这样形容科技工作者的创新责任:“科技工作者要做建设大军里真正的排头兵。这个排头兵不仅是要找一条路,还要披荆斩棘,让后面的建设大军能够跟上来。这个披荆斩棘,就是不断创新。”
  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对科技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王大珩表示:“现在国家对科学技术发展越来越重视,科研环境、政策环境都好很多,希望科技工作者能够戒骄戒躁,多出成果。”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需要有更多具有创新能力的高素质人才。王大珩院士诚恳地对记者说:“对我来说,培养人才是另一个责任。”回顾数十年的经历,王大珩院士感慨万千:“从上世纪50年代我国光学的发展进程中我深深感到,在科学研究中我们要永远保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大力协同的优良传统和精神,要发扬崇尚科学、团结协作、追求一流、讲求正气的团队精神。这也是‘两弹一星’的精神。发展我国的尖端技术和整体的科学研究事业,我们都是靠这种精神指导才取得成绩的。”
  展望新的目标,92岁的老人深情寄语科技界同仁:“科技工作者生逢盛世,应该鞠躬尽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贡献我们的力量。这是我们科技工作者最大的心愿!”
  王大珩学术思想与创新贡献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0-03-01 光电研究院
  2010年2月26日是新中国光学事业主要奠基人和创始人——王大珩先生95周岁生日,中科院光电研究院联合长春光机所等单位在京举办了王大珩学术思想与创新贡献研讨会,以回顾他从事科学事业73年来为我国科学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和取得的卓越成就。会上,一颗小行星正式命名为“王大珩星”。原国防科工委主任、工程院院士丁衡高将军,科技部副部长曹健林,中科院副院长李静海,工程院副院长杜祥琬、邬贺铨等有关单位领导,两院院士干福熹、王越、王家骐、王育竹、王立鼎、庄松林、刘振兴、刘颂豪、许祖彦、严陆光、吴德馨、陈星旦、陈佳洱、陈良惠、范滇元、金国藩、林尊琪、周立伟、周炳琨、周寿桓、侯洵、侯朝焕、姚骏恩、顾诵芬、顾逸东、龚知本、崔向群、郭光灿、简水生等参加了此次活动。大会由中科院光电研究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光电技术研究所、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安徽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国家天文台、空间科学与应用研究中心共同主办,光电研究院院长相里斌主持。
  李静海在会上表示,数十年来,王大珩先生见证了中国的科学事业从探索、起步到蓬勃发展的艰难历程。自1948年回国后,他为我国光学研究、光学仪器研制、计量科学事业、国防光学工程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对国家科技战略决策发挥了积极作用。他的学术思想是我国科技界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对国家、人民所作的贡献和他对科学工作高度负责的态度更是我们科技工作者学习的榜样。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提名委员会批准,中科院国家天文台施密特CCD小行星项目组1997年2月15日发现的小行星1997CP28(永久编号第17693号)正式命名为“王大珩”星。李静海向王大珩夫人顾又芬女士颁发了证书和运行轨道图。
  曹健林谈到,王大珩先生一直从事光学与工程研究和科研领导工作,在应用光学、仪器仪表、计量科学、激光技术、空间科学和遥感技术方面都有很深的学术造诣。他还是我国“863”计划的创导者之一,提出了建立中国工程院和研制大飞机等重大建议。他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感和大科学家的博大胸怀值得我们学习、继承和发扬。
  杜祥琬院士、金国藩院士和顾逸东院士在会上分别作了题为“‘863高技术’的创始人——大珩先生”、“大珩先生为仪器仪表事业做出的重大贡献”、“王大珩先生与我国的航天航空事业”的学术报告。与会者表示,王大珩从事科学技术活动的领域很广,方式多样,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贡献。基于王大珩所处的时代和经历,他既能密切结合实际,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进行科学研究,又能以远瞻的目光向国家提出重大的科学发展建议。王大珩作为科学家、科学组织者和战略科学家,在振兴祖国科学技术的宏伟事业中走过了数十年奋进的道路,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对国家光学等科技事业的贡献,他的学术思想和对科技英才培养的成就,他对国家科技发展战略的重大建议等,都将载入史册。
  会上还播放了王大珩先生从事科学事业73年纪录短片,一部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科院院长路甬祥题写书名的王大珩先生学术论文集——《光耀人生——王大珩学术思想与创新贡献》,也将于2010年7月正式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