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敏

中国氢弹之父
  于敏,人名,比较知名的有“两弹一星”元勋于敏,青年女工笔人物画家于敏,和中国著名导演于敏。

中国氢弹之父

·简介

中国氢弹之父
中国氢弹之父
  于敏,河北省宁河县人,1926年生,男,中共党员,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1949年在北京大学物理系攻读研究生并兼任助教.1951年起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从事核理论研究工作。 1960年底开始从事核武器理论研究。1965年调入二机部第九研究院,历任理论部副主任、理论研究所副所长、所长、研究院副院长、院科技委副主任、院高级科学顾问等职。
  在氢弹原理突破中解决了热核武器物理中一系列基础问题,提出了从原理到构形基本完整的设想,起了关键作用。后长期领导并参加核武器的理论研究、设计解决了大量关键性的理论问题。从70年代起,在倡导、推动若干高科技项目研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85年、 1987年和1989年各获一项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1985年荣获“五一劳动奖章”,1987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92年获光华奖特等奖。

·人物生平

  “国产的土专家一号”
于敏
于敏
  于敏是一个神秘人物,曾经“隐身”三十年之久,直到1988年他的名字才得以解禁。1999年9月18日,在中央军委表彰为研制“两弹一星”做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大会上,他第一个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并代表科学家发了言。
  由于保密的原因,这位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著述多未公开发表,连他的妻子都说:“没想到老于是搞这么高级的秘密工作的。”不过他的杰出贡献仍有蛛丝马迹可寻,原中顾委常委、国务委员张劲夫在《请历史记住他们——关于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的回忆》中提到,“研制氢弹工作主要是于敏他们做的,方案是于敏提的,也得过大奖”。在《中国军事百科全书——核武器分册》中,“于敏”的条目下写着:“在氢弹原理突破中起了关键作用。”
  1926年8月16日,于敏生于河北省宁河县芦台镇(今属天津市)。他父亲当时是天津的一位小职员。于敏的青少年时代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沦陷区度过的,童年亡国奴的屈辱生活给他留下惨痛的记忆。他在天津耀华中学念高中时,以门门功课第一闻名全校。1944年,于敏考进了北大工学院机电系。但上学后于敏发现,因为是工学院,老师只是把知识告诉学生会用就行了,根本不告诉学生根源。而他却偏偏喜欢沉浸在“纯粹”的理论之中,高深的物理学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他。1946年于敏转到理学院物理系,并将自己的专业方向定为理论物理。他在理论物理方面的天赋很快展现出来,并以惊人的记忆力和领悟力赢得教授们的欣赏。1949年于敏本科毕业,考取了张宗遂先生的研究生。张先生病后,胡宁教授担负起指导之责。在两位先生的悉心教导下,1951年于敏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相关报道

  2006年03月01日18:01 山西晚报
中国氢弹之父
中国氢弹之父
  如今,他已经高度近视,略有些背驼,头上华发稀疏。他便是中国的“氢弹之父”于敏。10多年前,连于敏这个名字都是绝密,直到1988年,于敏的名字才得以解禁,但由于当时的解密程度有限,许多史实还没有公开。15年过去了,许多不可以说的也可以说了。
  靠古诗词安眠
  78岁的于敏告诉记者,目前,他除了轻微地有一些老年人似乎非有不可的病外,身体很好。1988年,于敏从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副院长的岗位上正式退了下来。如今还挂着个顾问的头衔。
  他一天的生活是这样的:早上7点钟起床后,洗漱完毕,先打一打太极拳,做一做健身操,然后吃饭。他说,他做的健身操,太极拳,都是野路子,不规范,锻炼身体活动筋骨罢了。饭毕,看一些科技资料,电视新闻。然后上网看看评论和消息。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打发了。午饭后还要睡一会儿。然后,起来看看报纸和专业的书籍。剩下的时间大多消耗在读史上了。
  于敏虽然是一位大物理学家,但他最大的爱好,竟然是中国历史、古典文学和京剧。他从小就会背不少古诗词。如今,工作少了,他至少一天要拿出3个小时的时间来读他喜欢的书。这些书包括《资治通鉴》、《史记》、《汉书》、《三国志》、《三国演义》、《红楼梦》等等。隔三岔五地,他还会去看上一次打小就爱看的京剧。他说:年轻时最爱看“三国”,年老了最爱看“红楼”。
  由于学习和工作的繁忙,多年来于敏的休息时间一天只有6个小时左右。而至少有30年了,于敏是靠古诗词的安眠来完成这6个小时的睡眠的。他一边说一边给我们背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于敏,1926年8月16日生于河北省宁河县芦台镇(今属天津市)。父亲是当时天津市的一位小职员,母亲出生于普通百姓家庭。于敏上有一个姐姐,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下有一个弟弟和妹妹,早年夭折。于敏7岁时开始在芦台镇上小学。中学先在天津木斋中学念,后转学到天津耀华中学。
  1944年于敏上了北京大学工学院。但是上学后,于敏发现,因为这里是工学院,所以,老师只是把知识告诉学生会用就行了,根本不告诉学生根源。这使于敏很快就失去了兴趣。1946年,他转入了理学院去念物理,并将自己的专业方向定为理论物理。
  1949年于敏本科毕业后,考取了张宗遂先生的研究生。后张病了,指导他学业的便是胡宁教授。他的学术论文就是在胡的指导下完成的。后来,于敏被彭桓武、钱三强调到了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
  这个所是1950年成立的,当时由钱三强任所长,王淦昌和彭桓武任副所长。当时我国科学界一片空白,他们高瞻远瞩,创建了新中国第一个核科学技术研究基地。
  由于于敏在原子核理论物理研究方面取得的进展,1955年,他被授予“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的称号。1956年晋升为副研究员。 1957年,以朝永振一朗(后获诺贝尔物理奖)为团长的日本原子核物理和场论方面的访华代表团来华访问,年轻的于敏参加了接待。于敏的才华给对方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回国后,发表文章称于敏为中国的“国产土专家一号”。“国产土专家”的称号由此而来。
  经过长期的努力,于敏对原子核理论的发展形成了自己的思路。他把原子核理论分为三个层次,即实验现象和规律、唯象理论和理论基础。在平均场独立粒子方面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钱三强在谈到于敏时也说:“于敏填补了我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留学英国、被选为皇家爱尔兰科学院院士的彭桓武则认为:“原子核理论是于敏自己在国内搞的,他是开创性的,是出类拔萃的人,是国际一流的科学家。”
  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私下,于敏被人们称为中国的“氢弹之父”。虽然,他自己一直坚决反对,但就凭这一点,也足见他在中国核事业方面的杰出贡献。
  1964年10月16日,我国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两年之后的12月28日,又在罗布泊核试验基地进行了首次氢弹原理试验。1967年6月17日,我国用“轰六”飞机空投,进行了全当量氢弹实验,取得了圆满成功。这标志着我国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氢弹。
  从原子弹到氢弹,按照突破原理试验的时间比较,美国人用了七年零三个月,英国四年零三个月,法国八年零六个月,前苏联四年零三个月,而中国只用了两年零两个月。从原子弹试验成功到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中国只用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速度之快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科学家们取得的成就是辉煌的,但工作条件之艰苦却难以想象。1969年,我国首次地下核试验和一次大型空爆热试验并行准备连着做。于敏参加了这两次试验。当时,他的身体很虚弱,走路都很困难,上台阶要用手帮着抬腿才能慢慢地上去。热试验前,当于敏被同事们拉着到小山岗上看火球时,就见他头冒冷汗,脸色发白,气喘吁吁。
  大家见他这样,赶紧让他就地躺下,给他喂水。过了很长时间,在同事们的看护下,他才慢慢地恢复过来。由于操劳过度和心力交瘁,于敏第一次在工作现场几至休克。
  1969 年1月,于敏和同事一起踏上了去往西南的专列。也许因为临时加车,有站就停有车就让,车速很慢。有时在深山峡谷中一停就是好几个小时。除了少数老弱病残者坐硬卧车厢外,大部分人挤在没有厕所的大闷罐车厢内。于敏当时本来身体就不好,加上长途跋涉,休息不好胃病发作,整整四天四夜,差点把他折磨死。
  到了大西南,由于工作条件不具备,上面只好又做出决定,家属留在深山,科研人员全部返京。于敏带着还没有休息过来的身体、没有治好的病,只身回到了北京。
  由于沉重的精神压力和过度的劳累,回到北京后,于敏的病情日益加重。1971年9月13日,林彪阴谋败露,研究院的斗争也降了温。领导考虑到于敏的贡献和身体状况,特许于敏的妻子孙玉芹10月回京探亲。
  一天深夜,于敏感到身体很难受,就喊醒了妻子。妻子见他气喘心急,赶紧扶他起来给他喂水。不料于敏突然休克过去。后来许多人想起来都后怕:如果那晚孙玉芹不在身边,也许后来的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这次出院后,于敏本来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可是为了完成任务,他顾不上身体未完全康复,再次奔赴西北。1973年,由于在青藏高原连续工作多时,在返回北京的列车上他开始便血,回到北京后被立即送进了北京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检查,在急诊室输液时,于敏又一次休克在病床上。
  致力于打破核垄断
  早在20世纪八十年代初,于敏就意识到,惯性约束聚变在国防上和能源上的重要意义,为引起大家的注意,他在一定范围内作了“激光聚变热物理研究现状”的报告,并立即组织指导了我国理论研究的开展。
  1986年初,邓稼先和他对世界核武器科学技术发展趋势作了深刻分析,对我国所处发展阶段作了准确估计,向中央提出了加速核试验的建议了事实证明,这项建议对我国核武器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1988年,他与王淦昌、王大衍院士一起上书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建议加速发展我国惯性约束聚变研究并将它列入我国高技术发展计划。他们的建议被采纳后,我国的惯性聚变研究进入了新的阶段。
  如今,于敏虽然认为自己已经“垂垂老矣”。但他仍然关注着这一领域的最新动向。他认为,现在的核武器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和新的历史阶段。它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某些核大国的核战略有了根本性的改变。过去是威慑性的,不是实战的。现在则在考虑将核武器从威慑变为实战;二是某些核大国加紧研究反导系统,并开始部署,使得核对他没有威慑性。去掉了对方的威慑,就是新的垄断。
  “我们当初是为了打破核垄断才研制核武器的。对此,如何保持我们的威慑能力,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如果丧失了我们的威慑能力,我们就退回到了五十年代,就要受核讹诈。但我们还不能搞核竞赛,不能被一些经济强国拖垮。我们要用创新的,符合我们国情的方法,打破垄断保持我们的威慑。”他说。
  没有出过国的大科学家
  谈到他的这一生有什么遗憾时,于老告诉我,如果说他的这一生有遗憾的话,那应该是两个,一是这一生没有机会到国外学习深造交流,这对一个科学家来说是很大的遗憾;二是因为工作太忙对孩子们关心不够,没有将他们培养成对国家有所建树的人。但他说,虽然想起来是遗憾,并不后悔。
  于敏认为,对于科学家来说,正式的职业是科学研究。而学术研究的环境和学术氛围比较浓的是欧美和过去的苏联。他说,我虽然在国内是一流的,但没有出过国总是一种遗憾。如果年轻时能够出国进修或留学,对国家对科学的贡献或许会更大。其实,于敏的一生中,应该说有无数次出国的机会,但是由于工作的关系,他都放弃了。
  从1976年到1988年,于敏的名字是保密的。1988年,他的名字解禁后,他第一次走出了国门。但是,对这一次出国,于敏至今说起来甚感尴尬,但也颇有自己的一番心得。
  由于工作的关系,于敏此次出国是以某大学教授的身份去美国访问的。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尽管去了许多地方,但他始终像个“哑巴”:要问也不方便问,要说也不方便说,很不好受。
  他说;“我这一生在和别人的交流方面有无法弥补的欠缺。博学,就必须交谈,交谈就不能是单方面的,不能是‘半导体’,必须双向交流。但从我所从事的工作来讲,和外面接触总有一个阀门,因此交谈起来吞吞吐吐,很别扭。不能见多识广,哪能博学?不能交流又哪来考察的收获。所以,从此以后,我就决定不再出国了,把机会多让给年轻人一些。这样对这些年轻人,对我们的事业都是有好处的。”

女艺术家于敏

·简介

于敏
于敏
  于敏(1965- ),1965年生于济南市。1986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后就读于天津美术学院,学习同等学历硕士研究生课程,指导教师何家英。曾任大型文学刊物《时代文学》杂志美术编缉室主任,后调入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现为职业画家,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现代水墨协会(日本)理事。工笔代表作品主要有《慈母心》、《趣》、《晨练图》、《室内》、《舒》和《风语》等,曾多次参加全国美术展览,多次举办个人美术作品展览,近百件作品被国内外收藏家、收藏机构收藏。

·重要展览与获奖

  1988年 工笔作品《慈母心》参加汉城奥运会期间举办的“中国现代书画展”。
  1990年 工笔作品《趣》参加“山东省首届青年美术书法新作展”,获二等奖。
  1990年 工笔作品《红苹果》参加“山东省首届工笔画大展”,获优秀奖。
  1994年 工笔作品《红苹果》参加在加拿大举办的“枫叶奖1993国际水墨大展”,获优秀奖并被收藏。
  1995年 工笔作品《悠悠》参加“中国女美术家作品展”(北京)。
  工笔作品《雨》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5周年美术展览”(北京)。
  1997年 工笔作品《正午阳光》参加“山东省中国画人物画展”,获 二等奖;调入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
  1998年 工笔作品《晨练》参加“全国体育美术作品展览”(上海),获山东展区一等奖。
  1999年 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于敏作品展”,由中华文化画报社和北京音乐厅主办;
  2001年 工笔作品《晨练》参加“2001新世纪北京国际妇女艺术展”。
  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于敏中国人物画展”,(由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办,中央电视台“美术星空”节目报道);工笔作品《弈》参加“第五届中国体育美术作品展”。
  2002年 张锦平、于敏画展。
于敏画作
于敏画作
  2005年 当代工笔画名家邀请展(深圳美术馆、炎黄艺术馆)。
  2005年 《中国艺术市场》总第五期发表作品;《美术向导》总117期发表作品。
  2006年 《优秀画家画集》发表作品;《荣宝斋》第43期发表作品。
  2007年 《美术》杂志第三期发表作品。
  2007年 参加《学院·经典——首届全国美术院校工笔画名家作品邀请展》;作品《室内》发表于《党员博览》封底;《美术》杂志第七期发展作品。

·画作解析

  于敏是中国著名美术家,美术教育家何家英先生最得意的弟子和研究生。2003年跟随何家英先生研究工笔人物的创作。现住北京。平时何家英先生每次到北京,无论是开会还是讲学、出差,总是把检查于敏的作品,指导于敏创作当作一件重要的日程安排。他对于敏的艺术创作要求非常高,但同时又对她寄予了很大的厚望。 
  从风格上讲,于敏受何家英先生的影响很大,但在技法上,于敏似乎要求更工整、细腻,从布局和色调上,于敏更乐于创新,她更讲究将人物置于一个合理的能衬托情绪的空间和氛围中。于敏的作品更具朦胧感和人文气息。这也是何家英先生所认同的。 
  于敏的作品刻意求精,数量很少,所以市场价格一路上扬。大部分作品都为业内人士和有影响力的艺术品投资商所收藏,这也是他们有别于一般收藏家和艺术品投资商的高名之外。当今中国画坛上仍能够坚持创作的、又能投放市场的工笔人物高手画家屈指可数。 
  生活中的于敏做事严谨、细心,除了对艺术有一份执着,她淡泊名利,从不张扬自己,更多的时间是耕耘艺术,虚心学习。这正是成就未来艺术大师所必需的条件。 

导演于敏

·简介

于敏
于敏
  于敏,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会员。于敏是我国第五代著名导演、摄影师,从事影视制作20多年,拍摄电影电视剧30多部,电视广告100多部。《水浒传》、《嫂娘》、《天龙八部》、《新鹿鼎记》等都是为大家所熟悉的作品。让张纪中“得道”成名的几部大片都是由他负责掌镜的。于敏导演为人十分谦和低调,对工作十分敬业,他主张导演不应以“验收员”的身份验证编剧跟演员的成品,而是更像工程师一样严格按要求去加工产品,始终把“捕捉”作为他的核心竞争力。

·代表作品

  《喊魂》《戈公振》《水浒传》《嫂娘》《刀锋》《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鹿鼎记》等。

·获奖情况

  《喊魂》飞天奖最佳摄影奖
  《戈公振》飞天奖最佳摄影奖
  《水浒传》金鹰奖、飞天奖,最佳摄影奖
  《嫂娘》飞天奖   第二十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导演提名、最佳摄影奖(1999年度)中篇电视剧一等奖 第十八届中国电视金(2000年)中短篇连续剧(最佳奖)
  《刀锋》金鹰奖最佳摄影奖
  《射雕英雄传》金鹰奖最佳美术奖、最佳摄影奖、最佳导演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