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鹤琴

中国幼教之父——陈鹤琴
陈鹤琴
  陈鹤琴(1892一1982)中国近现代教育家,提出活教育理论。重视科学实验,主张中国儿童教育的发展要适合国情,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呼吁建立儿童教育师资培训体系。编写幼稚园、小学课本及儿童课外读物数十种、设计与推广玩具、教具和幼稚团设备。发起组织幼稚教育研究会、中华儿童教育社等团体主编《幼稚教育》、《小学教师》、《活教育》等刊物和《幼稚教育丛朽》、《幼稚教育论文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南京师范学院院长等职。
 

人物简介

陈鹤琴
陈鹤琴
  陈鹤琴(1892--1982年)中国著名儿童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教授、南京师范学院院长。
  陈鹤琴1892年出生于浙江省上虞县百官镇,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留学美国五年,1919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五四运动期间回国后,长期从事师范教育与儿童教育工作,在儿童心理的研究与幼儿教育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陈鹤年回国后,最初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东南大学成立后,任教授兼教务主任。在此期间,他致力于研究儿童心理学、家庭教育学和幼儿教育学。1923年他创办了鼓楼幼儿园,作为理论研究的实验基地。
  陈教授毕生从事儿童心理与教育的教学和研究。他非常重视实验与实践。1927年,他在东南大学任教期间,在南京建立教育实验区,为推广小学教育作实验。陶行知先生创办晓庄乡村师范学校时,他担任校董会董事并兼任该校第二院院长,为推广乡村幼儿园进行实验,并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陈教授为中国幼儿教育事业作出了更重要的贡献。他创立了中国化的幼儿教育和幼儿师范教育的完整体系了他从事的幼教事业是全面的、整体的,从托儿所、婴儿院开始手,到幼儿园和小学;在师资培养方面创办了中等功师和高等幼师专校。陈教授为了配合幼儿教育与儿童教育的需要,创办了儿童玩具、教具厂,根据儿童心理的发展程序,制作了多种型式的玩具与教具。陈教授为了丰富儿童的知识,编辑出版了不少儿童课外读物,如:《中国历史故事丛书》、《小学自然故事丛书》等。他所编辑的儿童读物。根据儿童的心理特点,语言活泼,图文并茂。他还为幼教、小教界主编了多种辅导性刊物,如:《幼稚教育》、《儿童教育》、《小学教师》、《活教育》与《新儿童教育》等。陈教授为了推广与普及关于幼儿教育和儿童教育,创办与领导了中国幼稚教育社、中华儿童教育社,通过学术团体的活动,对幼儿园教师、小学教师和教育研究者进行了辅导。
  陈教授是一位爱国民主主义者,并且随着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发展而不断地进步。他在美国留学期间,曾受杜威、克伯屈的实验主义和进步主义教育思想的影响。回国以后面对旧中国旧教育的因袭旧法、脱离生活、死读书本,便立志改革旧教育、创造新教育。陶行知先生走在前面,他跟在后边。陶行知先生批判旧教育的一句名言:“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对陈教授的教育思想影响很大。因而陈教授把这句话改成:“教活书,活教书,教书活,读活书,活读书,读书活。”因此,陈教授提出“活教育”的口号,试图用“活教育”来改革中国的旧教育。
  陈教授的主要著作有:《儿童心理之研究》、《家庭教育》(均写于1925年)等。  

生平介绍

陈鹤琴
陈鹤琴
  一八九二年三月五日,生于浙江上虞县百官镇。 一九一四年,清华毕业,八月,考取公费留学。与陶行知同行。原选择学医,后认为“医生是医病的,我是要医人的”、“我是喜欢儿童的”,确定了学教育和献身教育事业的志向。十月,插班霍布金斯大学二年级,还利用暑假到外地大学的暑期学校兼读。三年中打下了较广泛的知识基础,对实验考察和启发式教育感受最深,体会到“最重要的不是许许多多死知识,乃是学会研究的方法和研究的精神”。
  一九一七年,秋,进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专心研究教育和心理学。
  一九二中年,与俞雅琴结婚。后以长子一鸣为研究对象,进行儿童身心发展的连续观察和文字、摄影记录,达八百零八天。
  一九二七年,任晓庄乡村师范学校幼稚师范院院长兼指导员;支持陶行知创办燕子矶幼稚园,从事推广中国乡村幼稚园的工作。
  一九三一年,在《儿童教育》上发表《四年来之中国幼稚教育》等文章;“九·一八”事变后,在中华儿童教育社上海社员读书会上,勉励大家引导儿童走效国之路。
  一九三二年,陶行知、张宗麟合编《幼稚教育论文集》;编写的《幼稚园课本》十六册出版。
  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发表《对于儿童年实施后的宏愿》,要求全民族全社会关心和教育儿童,维护、保障儿童权利。
  一九三六年,响应陶行知与国难教育社提出的抗日救国教育的号召,发动募捐办学,支持钟民主持的沈家滩工人识字学校扩建为余日章小学,而后又开办余日章二小、三小。把从欧洲带回的木偶玩具赠给鼓楼幼稚园,鼓楼幼稚园自己制作并表演各种木偶;鼓励虞哲光创造现代儿童木偶剧《原始人》等,并在上海演出。
  一九三九年,主编工部局小学教师进修会出版的《小学教师》,在发刊词中强调要批判传统的死教育,要把它改变为前进的、自动的、活泼的、有生气的教育;还在刊物上发表《儿童玩具与教育》等多篇文章。
  一九四0年初,应邀去江西办学。三月,在赴重庆参加国民教育会议途中,给桂林中山学校题词“教活书,活教书,教书活,读活书,活读书,读书活”,并对该校校长说:“我将回江西照此理想办一所学校,实验活教育。”到重庆后与陶行知相见,并参观育才学校,深为陶行知在艰苦环境下办学的精神所感动。确定实施活教育的三大目标:“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大自然,大社会,都是活教材”;“做中教,做中学,做中求进步”。
  一九四二年年初,发表《活教育要怎样实施》一文,总结两年来活教育实施经验。
  一九四三年,发表《训育的基本问题》,确立训导原则十三条。
  一九四六年,为陶行知突患脑溢血逝世而悲痛万分:“痛哭我失去了一位挚友,痛哭中国、世界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教育家”。十月二十七日,任陶行知追悼会执行主席,十二月一日护送陶行知灵柩去宁安葬,代表15个人民团体宣读公祭的祭文。与人合编《活教育的理论与实施》由立达图书服务社出版。
  一九五0年,三月,参加晓庄学校纪念典礼,为陶行知纪念馆奠基。
  一九五一年,在由《活教育》改名的《新儿童教育》上发表《怎样做人民的幼稚园教师》等论述新中国幼儿教育的文章。
  一九五六年,出席怀仁堂宴会,与毛主席、周总理同席,对他们鼓励知识分子的教导深刻铭记。
  一九五七年,在全国政协二届三次会上,与郑晓沧等作题为《普及小学义务教育和提高小学教育质量的关键性问题》的联合发言。
  一九八一年,六一国际儿童节题词:“一切为儿童,一切为教育,一切为四化”。并在《光明日报》、《行知研究》上发表纪念陶行知诞辰九十周年的文章。十一月,为浙江《幼儿教育》创刊号题词:“热爱、了解和研究儿童,教育他们使之胜过前人”。
  一九八二年,六月一日,坐轮椅去鼓楼幼儿园和小朋友一道欢庆生命中最后一个儿童节。九月三日被选为九三学社中央常委。十二月三十日逝世。  

陈鹤琴的教育思想

  陈鹤琴(1892-1982年),浙江上虞县人。是我国现代幼儿教育事业的开拓者,著名的儿童教育家。主要教育著作有:《儿童心理之研究》、《儿童心理学》、《家庭教育》、《活教育的教学原则》等。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统的《陈鹤琴教育文集》,是我们研究陈鹤琴教育思想的重要资料。
  陈鹤琴自1940年在江西办幼师时开始提出活教育思想,经过几年的教育实践,直到1947年他在上海逐步整理出活教育的思想体系,包括三大纲领,目的论、课程论、方法论 。  

·活教育的目的

《陈鹤琴幼儿教育思想与教育论著选读》
《陈鹤琴幼儿教育思想与教育论著选读》
  陈鹤琴说:“活教育的目的就是在做人,做中国人,做 现代中国人”。
  他认为做一个人、做一个中国人、做一个现代中国人是要有条件的。“活教育”的目的就是要便受教育者具备这些条件 。
  第一、要具备健全的身体。他认为一个人身体的好坏,对于他的道德、学问及从事的事业有很大影响。中国人身体素质不好,一向被人讥笑"东亚病夫,因此具各健全的身体,更为重要 。
  第二、要有建设的能力。当时中国“凡百俱废,急切需要的是各种建设”,而过去的教育培养的人不重视建设的能力,所以活教育则重视建设的能力,“要把它培养起来”,以便适应国家建设的需要。
  第三、要有创造的能力。他认为中国人本来有很强的创造能力,无论是文化或制度,在古代的中国就己经很好,只是近几百年来因循苟且不知创造。“及至科举一兴,思想就格外受到束缚,一般文人学士,摇笔呐喊的能力本领虽有余,而创造的能力则不足。时至今日,我们亟需培养儿童这种创造能力”,他一向认为儿童本来就有很强的创造能力,只要善于启发诱导、教育和训练,创造能力是可以培养起来的。
  第四、要有合作的态度。他认为中国人个性强,往往各自为政,在团体活动中,常缺乏合作的态度。“所以我们对于小朋友要从小就训练他们能合作团结,才能便他们配做一个新中国的主人翁”。
  第五、要有服务的精神。他说:“如果我们训练的儿童,熟设各种知识和技能,可是不知服务,不知如何去帮助人,那这种教育可以说全无意义”。他认为活教育的目的,就是要教育儿童知道应该帮助别人,知道为大众服务,具备服务的精神。
  抗战期间,陈鹤琴提出“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的教育目的,体现了他热爱祖国的精神。抗战胜利之后,他提出“做人,做中国人,做世界人”,体现了他具有“世界的眼光”。他提出“做世界人”,要 “爱国家、爱人类、爱真理”,教育学生爱劳苦大众的大多数人,恨人类的共同的敌人,不要把自己的享乐建筑在大多数劳苦大众的血泪之上。他的活教育目的体现了爱国主义的精神,也反映了他具有“世界眼光”的胸襟,在当时是属于进步教育思潮之列的。  

·活教育的课程

  陈鹤琴批评旧教育是“死教育”,课程是固定的,教材是呆板的,不问儿童是否了解,不管与时令是否适合,只是一节一节课的教,这样的教育只能培养“书呆子”。“活教育”则反其道而行之,要向大自然十大社会学习。他说,“大自然,大社会,都是活教材”,“活教育的课程是把大自然十大社会做出发点,让学生直接对它们去学习”。
  他认为“大自然十大社会”才是活的书,直接的书;而书本上的知识却是死的书,间接的书。活的书比死的书要好,直接的书比间接的书要好。间接的书本知识只能当作学习的副工具,国语、常识、算术都是副工具,它们只能作为"活的书"的一种补充。所以他说:"现在我们在这里主张大家去向大自然十大社会学习,就是希望大家能把过去书本万能,的错误观念抛弃,去向活的直接的知识宝库,探讨研究。
  他的“活教育”课程大致有五类,亦即所谓 五指活动,(一)儿童健康活动(包括体育、卫生等学科);(二)儿童社会活动(包括史地、公民、常识等学科);(三)儿童自然活动(包括动、植、矿、理化、算术等学科);(四)儿童艺术活动(包括音乐、图画、工艺等学科),(五)儿童文学活动 (包括读、作、写、说等学科)。  

·活教育的方法

《陈鹤琴传》
《陈鹤琴传》
  陈鹤琴说,活教育的教学方法也有一个基本的原则。什么原则呢?就是“做中教,做中学,做中求进步”。
  活教育的教学不重视班级授课制,而重视室外活动,着重于生活的体验,以实物为研究对象,以书籍为辅佐的参考。即注重直接经验,不重视间接知识。活教育把直接经验当作为人们进步的最大动力。所以活教育的教学过程分为四个步骤:第一是实验观察,第二是阅读参考,第三是发表创作,第四是批评研讨。要求每个学生备一工作簿,在工作簿上编他自己的教材。教师的责任是:引发、供给、指导、欣赏。
  活教育根据儿童生活的需要及儿童的学习兴趣,组织儿童活动场所。”在第一阶段是小动物园,小花园,小游艺场,小工场,小图书馆;在第二阶段是小动物园,小农场,小社会,小美术馆,小游戏场;在第三阶段是儿童工场,儿童家场,儿童科学馆,儿童世界,儿童艺术馆,儿童运动场,儿童服务团。”是在校内组织活教育的方式,校外大自然十大社会则更为重要的活动场所。
  陈鹤琴还详细阐释了活教育的原则,他提出,凡是儿童自己能够做的,应当让自己做。凡是儿童自己能够想的,应当让他自己想。你要儿童怎样做,就应当教儿童怎样学;鼓励儿童去发现他自己的世界;积极的鼓励胜于消极的制裁;积极的暗示胜于消极的命令等等。这是我国现代儿童教育中有价值的思想。
  以上活教育的三大纲领是针对旧中国旧教育传统的弊病提出的。他认为旧中国的教育制度是抄袭外国的,空谈理论,教学脱节,读死书,读书死,书本至上,不求进步,学生缺乏创造性,没有动手的能力。因此他提出了活教育的思想体系,在当时是有积极意义和进步意义的。  

陈鹤琴的家庭教育原则16条

《陈鹤琴全集》
《陈鹤琴全集》
  陈鹤琴(1892-1982)先生是我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创始人之一。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后留学美国获教育硕士学位,解放后曾任南京师范学院院长。他曾以自己的孩子为研究对象,进行了长期连续的儿童发展研究,并著有《家庭教育》一书,提出了“游戏就是工作,工作就是游戏”的早期教育观念。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极力推崇此书,曾为书作序,说“愿与天下父母共读之”。原书提出早期家庭教育原则101条,现选摘16条,与今天的年轻父母共读。
  教孩子是从小教起的。  游戏式的教育法。  不要骤然命令孩子停止游戏或停止工作。  孩子应有看图画、画图、剪纸的机会。  孩子应有玩沙、塑泥、穿珠、锤击、浇花的机会。  叫孩子做事,不宜太易,也不宜太难,须在他的能力以内而仍非用力不可的。  我们应当按照孩子的年龄知识而给予适当的做事动机。  做父母的应当利用儿童的好奇心,作为教育儿童的一种良好动机。  凡孩子能够自己做的事,你千万不要替他做。  做父母的,最好用积极的暗示,不要用消极的命令。  诱导比恐吓、哄骗、打骂都来得好。  做父母的应当教育孩子爱人。  对于教育孩子,做父母的应当在孩子面前采取同一态度。  当孩子做错事的时候,做父母的应当重责其事,轻责其人。  做父母的对待孩子应当有相当的礼貌。  做父母的不应当以一己之喜怒来支配孩子的动作。  

陈鹤琴教子故事

  儿童教育家陈鹤琴呕心沥血地探求儿童的习惯、言语、情绪、心理,用慈母般的爱心去精心抚育儿童 。
  陈鹤琴试行家庭教育的成功,受到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国的承认。
  陈鹤琴研究幼儿教育从观察和实验入门。1920年,他首先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一鸣为对象,开始他的研究工作。他从孩子出生那天起,就逐日对其身心变化和各种刺激反应进行周密的观察和实验,并作出详细的文字和摄影记录。陈老师当时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为掌握第一手资料,他特意请假在家,将一鸣每天
  从早到晚的活动,都作了摄影。并给一鸣尝甜的、酸的、苦的东西,以观察其表情变化。他还把一鸣抱到课堂去给学生当活教材。一鸣自幼喜欢画画,有时边画边说。他就把一鸣作画的日期、年龄及对画的解释都记下来,并完好地保存了100多幅。他连续花了808天的工夫,积累了大量的材料,具体剖析了孩子的身体、动作、心理、性格和言语等各方面的发展规律。经过3年的观察和实验,写成了《儿童心理之研究》和《家庭教育》两本著作。这两本书至今仍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陈鹤琴认为,无论什么人,受激励而改过很容易,受责骂而改过却比较难。小孩子尤其喜欢听好话,听鼓励的话,而不鼓励听恶言。有一天,陈鹤琴看见一鸣拿了一块破烂的棉絮裹着身体玩。他考虑:我是立刻把他的破棉絮夺去呢,还是用别的东西去替代?他仔细一想,还是用积极的暗示去指导为好。于是他就对一鸣说:“这是很脏的东西,我想你一定不会喜欢的,你是要一块干净的,对吧?你应当跑到房里去向妈妈要一块干净的,好吗?”一鸣听见爸爸鼓励他,就很高兴地跑到房里换了一块清洁的毯子。
  陈鹤琴反对谢绝小孩问难,也不赞赏有问必答,他提倡利用儿童的好奇心,引导探索究竟的教育方法。陈鹤琴举例说:有一天,一个5岁的儿童同他父亲到效外散步。他远远地看见一个小孩在那里放风筝,就问他父亲:“那个小孩在那边做什么?”他父亲回答:“你要去看看吗?”说着就与他一同前往。到了,父亲对他说:“嗄!那个在空中的东西多好看。你看那个小孩手里捻着什么东西,要走近去看一看吗?”他好奇地去了,回来对父亲说:“是线。”父亲就领他到街上去买了纸、竹等材料,回家做了一个风筝给他。第二天,还陪他到郊外放了风筝。陈鹤琴说,这种利用问难加以引导的方法,比“有问必答”养成儿童的依赖性来得好,它能使儿童得到许多快乐和许多有用的经验。我们应当利用儿童的问难,来施行我们的理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