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忠

李文忠
李文忠
  李文忠(1339~1384),字思本。明朝开国名将。盱眙(今属江苏)人。朱元璋外甥。元至正十七年(1357),率亲兵增援池州(今安徽贵池),破长江中游汉政权首领陈友谅部。继引兵东向,连挫元军,于十八年克旌德(今属安徽)、淳安(今浙江淳安西北)等地,升帐前左副都指挥兼领元帅府事。继与广兴翼元帅邓愈会师,克浙西重镇建德。不久,击败元陆军,取部分首级置于木筏,顺流而下,使元水军惊慌逃遁。二十五年春,率军救援新城(今诸暨南),乘雾进攻,俘斩江浙周政权首领张士诚军数万。次年秋,克杭州,获张军降兵3万,升浙江行省平章。明洪武二年(1369),以偏将军从征虏副将军常遇春克元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北)。回师途中常遇春卒,李文忠率部援大同,屡败北元军。三年,以征虏左副将军率步骑10万,与大将军徐达分道北征,至应昌(在今达来诺尔湖西岸)获元兵5万,升左都督,封曹国公,同知军国事。后又数次北征,屡胜。十二年,与西平侯沐英进兵洮州(今甘肃临潭东),平定起事番民。还军掌大都督府兼领国子监事。李文忠好学问,通韬略,交儒士,严治军,临阵奋勇,战功卓著。后因劝朱元璋少诛戮而受责。不久病卒。

简介

李文忠
李文忠
  李文忠(1339~1384) ,明朝开国著名将领,字思本,江苏盱眙人。朱元璋甥,后收为养子。喜爱读书,作战骁勇,治军严明。19岁率亲军,从朱元璋增援池州(今安徽池州市),初建战功。继又率部连挫元军,于元至正十八年(1358)攻占浙江昌化(今临安西)、淳安等地,因功授帐前左副都指挥兼领元帅府事。后与邓愈会师,再克浙西重镇建德。不久,元水陆军数万突然反击,他先破其陆军,取部分首级置于木筏,顺流而下,水路元军见之惊慌逃遁。二十五年春,张士诚派兵20万攻新城(今浙江诸暨南)。李文忠率军驰援,因敌众己寡,将士有疑惧,他激励将士说:兵在谋不在众。次日,乘雾进攻,冲其中坚,果获大胜,歼张军数万,俘将校600 人。二十六年秋,率军进克杭州,迫守军3万投降,升浙江行省平章。明洪武二年(1369),以偏将军从常遇春攻占元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北)。常遇春病逝后,他代其职继续远征漠北,俘斩元兵万余。次年,与徐达分道北征,俘获元主之孙及大臣数百人,升大都督府左都督。封曹国公,同知军国事。十年,负责大都督府,十二年与西平侯沐英进兵洮州(今甘肃临潭东),平定起事番民。兼领国子监事。李文忠好学问,通韬略,交儒士,严治军,临阵奋勇,战功卓著。十七年病卒。
  李文忠死后,被追封岐阳王,配享太庙。他的大儿子李景隆继承爵位。对李景隆其人,明史有一段话,甚有意思:“长身,眉目疏秀,顾盼伟然。每朝会,进止雍容甚都,太祖数目属之”。显然,这是一个白面书生,外表甚为英俊潇洒,连朱元璋见了,都不免要多看上几眼。李景隆于洪武十九年(1386年)正式袭爵,官至左军都督府事、太子太傅。然而,此人实际是一个大草包。李文忠二儿子李增枝,约生于1370-1448年前后,前军左都督,永乐初,往荆州整肃兵备,抚安军民。他“于各处多立庄田,每庄蓄佃仆无虑千百户”。1404年12月,周藩以前隙劾告图谋不轨,与兄李景隆禁锢私第,计43年。后迁居现合肥肥东县白龙镇李大户(原合肥梁北乡金城村),更名李焕,生子三,即李宪、李睿、李旭,配郝氏。夫妇合葬墓在肥东县白龙镇沈塘埂村南,2008年被列为肥东县文物保护单位。李增枝的后世子孙繁衍至今,大都居于肥东县周边。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一级英雄李家发是李增枝的21世孙。明万历帝于万历20年7月13日钦赐20字辈为:宗邦弘祖德、延世承天泽、大国永亨嘉、公辅懋伟绩。
  李文忠墓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后,市文管会根据人民政府的指示,多次拨款维修墓园,砌造围墙,铺设神道,整理墓包,兴建陈列室及山顶小亭,于1989年10月对外开放。李文忠墓占地 19公顷左右。
  今李文忠的后代生活在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苗圃村,其后人遗传了他的谋略。智慧过人!

史书记载

李文忠像
李文忠像
  《明史》李文忠传
      李文忠,字思本,小字保儿,盱眙人,太祖姊子也。年十二而母死,父贞携之转侧乱军中,濒死者数矣。逾二年乃谒太祖于滁阳。太祖见保儿,喜甚,抚以为子,令从己姓。读书颖敏如素习。年十九,以舍人将亲军,从援池州,破天完军,骁勇冠诸将。别攻青阳、石埭、太平、旌德,皆下之。败元院判阿鲁灰于万年街,复败苗军于于潜、昌化。进攻淳安,夜袭洪元帅,降其众千余,授帐前左副都指挥兼领元帅府事。寻会邓愈、胡大海之师,取建德,以为严州府,守之。
  苗帅杨完者以苗、僚数万水陆奄至。文忠将轻兵破其陆军,取所馘首,浮巨筏上。水军见之亦遁。完者复来犯,与邓愈击却之。进克浦江,禁焚掠,示恩信。义门郑氏避兵山谷,招之还,以兵护之。民大悦。完者死,其部将乞降,抚之,得三万余人。
  与胡大海拔诸暨。张士诚寇严州,御之东门,使别将出小北门,间道袭其后,夹击大破之。逾月,复来攻,又破之大浪滩,乘胜克分水。士诚遣将据三溪,复击败之,斩陆元帅,焚其垒。士诚自是不敢窥严州。进同佥行枢密院事。
  胡大海得汉将李明道、王汉二,送文忠所,释而礼之,使招建昌守将王溥。溥降。苗将蒋英、刘震杀大海,以金华叛。文忠遣将击走之,亲抚定其众。处州苗军亦杀耿再成叛。文忠遣将屯缙云以图之。拜浙东行省左丞,总制严、衢、信、处、诸全军事。
  吴兵十万方急攻诸全,守将谢再兴告急,遣同佥胡德济往援。再兴复请益兵,文忠兵少无以应。会太祖使邵荣讨处州乱卒,文忠乃扬言徐右丞、邵平章将大军刻日进。吴军闻之惧,谋夜遁。德济与再兴帅死士夜半开门突击,大破之,诸全遂完。
  明年,再兴叛降于吴,以吴军犯东阳。文忠与胡深迎战于义乌,将千骑横突其阵,大败之。已,用深策去诸全五十里别筑一城,以相掎角。士诚遣司徒李伯升以十六万众来攻,不克。逾年,复以二十万众攻新城。文忠帅硃亮祖等驰救,去新城十里而军。德济使人告贼势盛,宜少驻以俟大军。文忠曰:“兵在谋不在众。”乃下令曰:“彼众而骄,我少而锐,以锐遇骄,必克之矣。彼军辎重山积,此天以富汝曹也。勉之。”会有白气自东北来覆军上,占之曰“必胜”。诘朝会战,天大雾晦冥,文忠集诸将仰天誓曰:“国家之事在此一举,文忠不敢爱死以后三军。”乃使元帅徐大兴、汤克明等将左军,严德、王德等将右军,而自以中军当敌冲。会处州援兵亦至,奋前搏击。雾稍开,文忠横槊引铁骑数十,乘高驰下,冲其中坚。敌以精骑围文忠数重。文忠手所格杀甚众,纵骑驰突,所向皆披靡。大军乘之,城中兵亦鼓噪出,敌遂大溃。逐北数十里,斩首数万级,溪水尽赤,获将校六百,甲士三千,铠仗刍粟收数日不尽,伯升仅以身免。捷闻,太祖大喜,召归,宴劳弥日,赐御衣名马,遣还镇。
  明年秋,大军伐吴,令攻杭州以牵制之。文忠帅亮祖等克桐庐、新城、富阳,遂攻余杭。守将谢五,再兴弟也,谕之降,许以不死。五与再兴子五人出降。诸将请僇之,文忠不可。遂趋杭州,守将潘元明亦降,整军入。元明以女乐迎,麾去之。营于丽谯,下令曰:“擅入民居者死。”一卒借民釜,斩以徇,城中帖然。得兵三万,粮二十万。就加荣禄大夫、浙江行省平章事,复姓李氏。大军征闽,文忠别引军屯浦城以逼之。师还,余寇金子隆等聚众剽掠,文忠复讨擒之,遂定建、延、汀三州。命军中收养道上弃儿,所全活无算。
  洪武二年春,以偏将军从右副将军常遇春出塞,薄上都,走元帝,语具《遇春传》。遇春卒,命文忠代将其军,奉诏会大将军徐达攻庆阳。行次太原,闻大同围急,谓左丞赵庸曰:“我等受命而来,阃外之事苟利于国,专之可也。今大同甚急,援之便。”遂出雁门,次马邑,败元游兵,擒平章刘帖木,进至白杨门。天雨雪,已驻营,文忠令移前五里,阻水自固。元兵乘夜来劫,文忠坚壁不动。质明,敌大至。以二营委之,殊死战,度敌疲,乃出精兵左右击,大破之,擒其将脱列伯,俘斩万余人,穷追至莽哥仓而还。
  明年拜征虏左副将军。与大将军分道北征,以十万人出野狐岭,至兴和,降其守将。进兵察罕脑儿,擒平章竹真。次骆驼山,走平章沙不丁。次开平,降平章上都罕等。时元帝已崩,太子爱猷识里达腊新立。文忠谍知之,兼程趋应昌。元嗣君北走,获其嫡子买的立八剌暨后妃宫人诸王将相官属数百人,及宋、元玉玺金宝十五,玉册二,镇圭、大圭、玉带、玉斧各一。出精骑穷追至北庆州而还。道兴州,擒国公江文清等,降三万七千人。至红罗山,又降杨思祖之众万六千余人。献捷京师,帝御奉天门受朝贺。大封功臣,文忠功最,授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大都督府左都督,封曹国公,同知军国事,食禄三千石,予世券。
  四年秋,傅友德等平蜀,令文忠往拊循之。筑成都新城,发军戍诸郡要害,乃还。明年复以左副将军由东道北征,出居庸,趋和林,至口温,元人遁。进至胪朐河,令部将韩政等守辎重,而自帅大军,人赍二十日粮,疾驰至土剌河。元太师蛮子哈剌章悉众渡河,列骑以待。文忠引军薄之,敌稍却。至阿鲁浑河,敌来益众。文忠马中流矢,下马持短兵斗。指挥李荣以所乘马授文忠,而自夺敌马乘之。文忠得马,益殊死战,遂破敌,虏获万计。追奔至称海,敌兵复大集。文忠乃敛兵据险,椎牛飨士,纵所获马畜于野。敌疑有伏,稍稍引去。文忠亦引还,失故道。至桑哥儿麻,乏水,渴甚,祷于天。所乘马跑地,泉涌出,三军皆给,乃刑牲以祭。遂还。是役也,两军胜负相当,而宣宁侯曹良臣,指挥使周显、常荣、张耀俱战死,以故赏不行。
  六年行北平、山西边,败敌于三角村。七年遣部将分道出塞。至三不剌川,俘平章陈安礼。至顺宁、杨门,斩真珠驴。至白登,擒太尉不花。其秋帅师攻大宁、高州,克之,斩宗王朵朵失里,擒承旨百家奴。追奔至氈帽山,击斩鲁王,获其妃及司徒答海等。进师丰州,擒元故官十二人,马驼牛羊甚众,穷追至百干儿乃还。是后屡出备边。
  十年命与韩国公李善长议军国重事。十二年,洮州十八番族叛,与西平侯沐英合兵讨平之,筑城东笼山南川,置洮州卫。还言西安城中水碱卤不可饮,请凿地引龙首渠入城以便汲,从之。还掌大都督府兼领国子监事。
  文忠器量沉宏,人莫测其际。临阵踔厉历风发,遇大敌益壮。颇好学问,常师事金华范祖干、胡翰,通晓经义,为诗歌雄骏可观。初,太祖定应天,以军兴不给,增民田租,文忠请之,得减额。其释兵家居,恂恂若儒者,帝雅爱重之。家故多客,尝以客言,劝帝少诛戮,又谏帝征日本,及言宦者过盛,非天子不近刑人之义。以是积忤旨,不免谴责。十六年冬遂得疾。帝亲临视,使淮安侯华中护医药。明年三月卒,年四十六。帝疑中毒之,贬中爵,放其家属于建昌卫,诸医并妻子皆斩。亲为文致祭,追封岐阳王,谥武靖。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位皆第三。父贞前卒,赠陇西王,谥恭献。
  文忠三子,长景隆,次增枝、芳英,皆帝赐名。增枝初授勋卫,擢前军左都督。芳英官至中都正留守。
  景隆,小字九江。读书通典故。长身,眉目疏秀,顾盼伟然。每朝会,进止雍容甚都,太祖数目属之。十九年袭爵,屡出练军湖广、陕西、河南,市马西番。进掌左军都督府事,加太子太傅。
  建文帝即位,景隆以肺腑见亲任,尝被命执周王橚。及燕兵起,长兴侯耿炳文讨燕失利,齐泰、黄子澄等共荐景隆。乃以景隆代炳文为大将军,将兵五十万北伐。赐通天犀带,帝亲为推轮,饯之江浒,令一切便宜行事。景隆贵公子,不知兵,惟自尊大,诸宿将多怏怏不为用。景隆驰至德州,会兵进营河间。燕王闻之喜,语诸将曰:“李九江,纨绮少年耳,易与也。”遂命世子居守,戒勿出战,而自引兵援永平,直趋大宁。景隆闻之,进围北平。都督瞿能攻张掖门,垂破。景隆忌能功,止之。及燕师破大宁,还军击景隆。景隆屡大败,奔德州,诸军皆溃。明年正月,燕王攻大同,景隆引军出紫荆关往救,无功而还。帝虑景隆权尚轻,遣中官赍玺书赐黄钺弓矢,专征伐。方渡江,风雨舟坏,赐物尽失,乃更制以赐。四月,景隆大誓师于德州,会武定侯郭英、安陆侯吴杰等于真定,合军六十万,进营白沟河。与燕军连战,复大败,玺书斧钺皆委弃,走德州,复走济南。斯役也,王师死者数十万人,南军遂不支,帝始诏景隆还。黄子澄惭愤,执景隆于朝班,请诛之以谢天下。燕师渡江,帝旁皇甚,方孝孺复请诛景隆。帝皆不问。使景隆及尚书茹瑺、都督王佐如燕军,割地请和。燕兵屯金川门,景隆与谷王橞开门迎降。
  燕王即帝位,授景隆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增岁禄千石。朝廷有大事,景隆犹以班首主议,诸功臣咸不平。永乐二年,周王发其建文时至邸受赂事,刑部尚书郑赐等亦劾景隆包藏祸心,蓄养亡命,谋为不轨。诏勿问。已,成国公硃能、吏部尚书蹇义与文武群臣,廷劾景隆及弟增枝逆谋有状,六科给事中张信等复劾之。诏削勋号,绝朝请,以公归第,奉长公主祀。亡何,礼部尚书李至刚等复言:“景隆在家,坐受阍人伏谒如君臣礼,大不道;增枝多立庄田,蓄僮仆无虑千百,意叵测。”于是夺景隆爵,并增枝及妻子数十人锢私第,没其财产。景隆尝绝食旬日不死,至永乐末乃卒。
  正统十三年始下诏令增枝等启门第,得自便。弘治初,录文忠后,以景隆曾孙璇为南京锦衣卫世指挥使。卒,子濂嗣。卒,子性嗣。嘉靖十一年诏封性为临淮侯,禄千石。逾年卒,无子,复以濂弟沂绍封。卒,子庭竹嗣。屡典军府,提督操江,佩平蛮将军印,镇湖广。卒,子言恭嗣。守备南京,入督京营,累加少保。言恭,字惟寅,好学能诗,折节寒素。子宗城,少以文学知名。万历中,倭犯朝鲜,兵部尚书石星主封贡,荐宗城才,授都督佥事,充正使,持节往,指挥杨方亨副之。宗城至朝鲜釜山,倭来益众,道路籍籍,言且劫二使。宗城恐,变服逃归。而方亨渡海,为倭所辱。宗城下狱论戍,以其子邦镇嗣侯。明亡,爵绝。

历史评价

  关于李文忠其人,史书口碑极好。称其好学问、通韬略、交儒士、严治军、临阵奋勇,战功卓著。明史说:“文忠器量沉宏,人莫测其际”。还说其“临阵踔厉历风发,遇大敌益壮”。最为突出的是,李文忠可能是朱元璋手下大将中唯一读过书的人。“颇好学问,常师事金华范祖干、胡翰,通晓经义,为诗歌雄骏可观”。说他文武双全,恐不为过。李文忠还是一位忠厚儒雅之人。也许,他是朱元璋外甥兼养子,身份特殊,因此是敢于向皇帝老爸直言的。史书说,他曾劝过朱元璋几件事。比如,朱元璋功占应天(南京)之后,曾以“军兴不给,增民田租”,李文忠曾“请之”,最后“得减额”。
  李文忠为人气量宽宏,人莫测其际,临阵卓历风发,败元军、破张士诚。平浙江、福建,战功卓著。洪战二年(1369年)北征七次出赛,俘获元顺帝孙及后妃公主孝王将相数万人,缴获宋,元、玉玺、金宝、珊、锁圭等,受到朱元璋的嘉奖,封为曹国公。李文忠为人忠直,经常劝朱元璋少杀人,减宦官等。因此,每次受到朱元璋的斥责,逐忧郁成病。洪武十七年(1384年)三月卒。李文忠死后,追封为歧阳王,溢武靖,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位列第三。赐葬钟山山阴。李文忠墓在太平门外蒋王庙街6号,墓前尚存碑、翁仲、石虎、石羊、石马及马夫龟跌、石桂等。

李文忠(台湾政治人物)

李文忠
李文忠
  早年是台湾学运的积极参与者,激进“台独”思想的鼓吹者;如今是民进党内超强派系“新潮流系”重点培养的政治明星、废除“台独党纲”的倡导者,民进党“立委” 李文忠,其动向值得人们关注与思考。
  一、出身贫寒
  李文忠1958年出生于台湾南投的一个贫苦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歌仔戏团乐师,母亲则靠给别人洗衣为生。9岁那年,李文忠的父亲去世,弟妹们因家庭经济拮据而送人抚养,只剩下李文忠与母亲相依为命。上小学后,当别的小孩放学回家后可以痛快的玩乐时,李文忠却要去田里做杂工。后来李文忠以半工半读的方式完成高中学业。因为家里实在没有能力再供他读书,因此李文忠又出外打了一年工,赚取学费后才考入大学,成为台湾大学外文系的佼佼者。
  1980年发生的“林义雄灭门血案”,是李文忠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他在目睹了当时的政治状况后,决定从外文系转到政治系,从此开始积极参与学生运动。李文忠在1986年就读台湾大学政治系期间,发行地下学生刊物《自由之爱》,极力鼓吹学生会主席普选,进而发动学生在校园绝食抗议,最后因此遭台大退学,此即台湾学运史上著名之“李文忠事件”、“五一一事件”。李文忠遭退学之后即到军队服役,退伍之后仍对政治十分狂热,又投入劳工运动,先后任“台湾劳工运动支援会”执行干事、“台湾自主劳工联盟”主任,游行、示威、绝食、抗议等,成为李文忠这段时间最主要的生活内容。后来他又到民进党已故“立委”卢修一的服务处工作,与赖劲麟、陈景俊等几位台北县议员,成为卢修一系统的人马。
  1992年,凭借从事“劳工运动”创出的名号及卢修一的支持,李文忠顺利当选第二届“国大代表”。1996至1999年,李文忠又任第三届“国大代表”。李文忠在任第二、三届“国民大会代表”时,曾提出“废除国民大会”、“总统直选”、“制定新宪法”等的提案,还曾发起过“废省推动联盟”。
  经过两届“国大”7年的训练,李文忠的政治手腕更趋成熟,知名度逐渐增长。1997年7月底,李文忠投入苏贞昌竞选台北县长的团队中。苏贞昌当选台北县长后,李文忠先后担任过苏贞昌的机要秘书、台北县政府县政顾问等职。李、苏关系极为密切。
  二、民进党的“国防立委”
  1999年,李文忠在苏贞昌的支持下,参加了第四届“立委”竞选,并顺利当选。2001年12月、2004年12月,又两度连任“立委”。“三连霸”充分显示了李文忠在台北县基层的雄厚势力。
  从陈水扁之后,民进党很久没有耀眼的专攻“国防”的“立委”了,不过李文忠却有继承陈水扁衣钵的企图。他当选“立委”后,认为民进党需要一个需要深入了解“国防事务”的人,因此选择进入“国防委员会”。他曾出任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副召集人,并曾结合泛绿“立委”成立“国防论坛”。“国防论坛”成立时,台“国安会咨询委员”林佳龙、“国防部副部长”康宁祥均亲自与会,因为涉及军事机密,这个“国防论坛”运作的很神秘。当许多“立委”认为不懂经济作不好“立委”,而热衷报考EMBA时,李文忠却独钟岛内唯一标举军事研究的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目前李文忠已是民进党在“国防委员会”内最资深积分最高的“立委”。2004年10月,为了让陈水扁提出的 6108亿“军购案”过关,李文忠还曾出马与泛蓝“立委”辩论,竭力用其所学为“军购案”宣传辩护。
  由于出生在山区,李文忠非常喜欢登山、打篮球。妻子杨淑惠则是他从政后和他结婚的。2001年5月,李文忠与结婚10年的妻子离婚,目前有两个小孩。
  三、“新潮流系”中生代代表人物,主张废除“台独党纲”
  早在“党外时代”,李文忠便以学生身份参与民进党“新潮流系”的前身――“党外编联会”的运作。1991年,李文忠当选“国代”后,正式加入“新潮流系”。他与邱太三、赖清德等人同为“新潮流系”中生代的重要成员。
  李文忠过去“台独”思想浓厚,认为大陆非常落后,没有同台湾统一的条件,但随着大陆改革开放后经济的快速发展,其思想出现一定变化,逐渐成为民进党中生代“新文化论述”的核心人物。李文忠认为“统” 和“独”哪一种对台湾有利,就选择哪一种;主张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应予以修正或废除。2000年6月,李文忠曾呼吁民进党扩大解释定义“台独党纲”,未来中常会、中执会及党代表大会做成的竞选纲领或政策决议,都可视为民进党的政策主张,为“台独党纲”是否废除难题提供解套的机制。2002年7月,在民进党召开党代表大会前夕,李文忠同陈其迈、罗文嘉、卓荣泰、邱太三、郭正亮、萧美琴等20多位民进党“立委”一道,提出“党纲柔性化”的党章修正案,主张让 “竞选纲领”的提案的效力等同“党纲”,而“党纲”也确定朝“柔性化”发展,淡化“台独”色彩。2002年,李文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民进党许多中青年成员当初从政追求的“台独”理念现在已经有了改变,“两岸长期善意的互动,对寻求统一的人是有利的”。2004年5月,李文忠与罗文嘉、陈其迈、卓荣泰、蔡煌琅等民进党青壮派“立委”密集讨论,发起“新文化论述”,提出“二、三十年内恐怕没有改变国号的环境”,主张“中华民国是台湾”。2005年1月8 日,再度当选“立委”的李文忠提出,民进党与亲民党如要合作,民进党应该取消“台独党纲”,亲民党应拿掉“一中屋顶”,让两党支持者都能接受。
  由于李文忠是民进党内超强派系“新潮流系”重点培养的政治明星,随着“新潮流系”的不断膨胀,李文忠政治后势将被普遍看好。(孙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