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

  
金沙江
金沙江
      金沙江(Chin-sha River )是中国长江的上游,亦作Chin-sha Chiang、Jinsha Jiang、Kinsha Kiang。长江江源水系汇成通天河后,到青海玉树县境进入横断山区,开始称为金沙江。金沙江流经云南高原西北部、川西南山地,到四川盆地西南部的宜宾接纳岷江为止,全长2,316公里,流域面积34万平方公里。由於流经山高谷深的横断山区,水流湍急,向东南奔腾直下,至云南省丽江纳西族自治县石鼓附近突然转向东北,形成著名的虎跳峡,虎跳峡两岸山岭与江面高差达2,500~3,000公尺,是世界最深峡谷之一。

简介

  金沙江发源于青海境内唐古拉山脉的格拉丹冬雪山北麓,是西藏和四川的界河。它在江达县和四川的石渠县交界处(江达县邓柯乡的盖哈河口)进入昌都地区边界,经江达、贡觉和芒康等县东部边缘,至巴塘县中心线附近的麦曲河口西南方小河的金沙汇口处入云南,然后在云南丽江折向东流,为长江上游。金沙江在昌都地区段河长587公里,江面海拔自3340米至2296米,落差1044米,流域面积2 . 3万平方公里,年平均流量为957.3立方米/秒,年径流量301.9亿立方米(巴塘站)。
  金沙江落差3,300公尺,水力资源一亿多瓩,占长江水力资源的40%以上。流域内矿物资源丰富,但流急坎陡,江势惊险,航运困难。由於河床陡峻,流水侵蚀力强,金沙江是长江干流宜昌站泥沙的主要来源。

流域概况

  金沙江河谷地貌特征可以德格县白曲河口和马塘县玛曲河口附近分为上、中、下三段。其中上段为峡宽相间河谷段,中段为深切峡谷段,下段为峡谷间窄谷段。

·上段 

金沙江
金沙江
     峡宽相间河谷段, 自邓柯乡盖哈河口至德格白曲河口长207公里,江面海拔3340——2980米,落差360米,平均坡降为1 . 74‰。本段河谷对割深度为1000——1500米,河谷谷坡一般在30°左右。河谷形态受地质构造与谷坡岩性影响,呈峡谷与窄谷(宽谷)相间分布。峡谷段河床单一,阶地不发育。河宽一般90米左右,河流切入基岩。窄谷段谷底一般宽度在500米左右,支沟口有洪积或泥石流台地发育。其中最大的谷地在本段河谷的北端邓柯宽谷,该段河长40公里左右,江面海拔3300米左右,河谷开阔而平直,呈北西西走向,是受构造控制的河谷。谷底宽达2——3公里,此段江面多分汊,河漫滩、江心洲发育,两侧支沟洪积扇发育,促使河道迂迥曲折,河流阶地呈不对称分布,该段谷地是昌都地区各大河流地中最宽大的谷地。在其它河谷段,河床仍为单一河道为主,江心滩十分少见。

·中段

  深切峡谷段,自德格白曲河口至巴塘玛曲河口,河长为291公里,江面海拔高度在2482——2 9 8 0米之间,落差498米,平均坡降为1.71‰。本段河谷相对切割深度在1500——2000米之间,河谷谷坡一般在30°以上。河段谷中谷现象明显,河谷上部谷坡较缓,下部陡峻,河谷上有零星的谷肩平台分布。谷坡不稳定,崩塌、滑坡和泥石流频繁发生。河流深切基岩,河床中多急流、险滩,绝大部分地段河床即为谷底。在一些较小支沟汇入处偶见滑坡泥石流扇台地发育,局部稍宽谷地里偶见阶地分布,如江达岗托附近有两级阶地,分别高出江面25米和65米。本段河谷是昌都境内金沙江最狭窄的一段河谷。

·下段

  峡谷间窄谷段,本段河谷自巴塘玛曲河口至巴塘县中心线附近的麦曲河口西南方小河的金沙江汇口,长87公里,江面海拔2482——2296米,落差186米,平均坡降为2.14‰。本段河谷相对切割深度在2000米左右,河谷谷坡一般为30°左右。峡谷段江面宽在100米左右,河床单一,河流切入基岩,阶地不发育。本河段所夹的窄谷段,谷底一般宽度在500米左右,河床较宽,有狭窄的阶地和支沟口洪积或泥石流台地发育。如巴塘竹巴笼金沙江大桥附近江面宽约200多米,其下游可见河漫滩和江心洲发育。

水文特征

·径流

  金沙江流域包括青藏高原东部和横断山脉区,向南至滇北高原、向东至四川盆地西南边缘的广阔地区,南北跨纬度9度以上。地形极为复杂,众多高山深谷相间并列,峰谷高差可达1000~3000米。因此,流域内气候不仅时空变化大,而且垂直差异十分显著。
金沙江风光
金沙江风光
      流域大气环流形势,冬半年(横断山脉区北段为10月至次年5月,其余地区为11月至次年4月)主要受西风带气流影响,被青藏高原分成南北两支的西风急流,其南支经过云贵高原,带来大陆性的晴朗干燥天气;而流域东北部受昆明静止锋和西南气流影响,阴湿多雨。夏半年(6~9月或5~10月)西风带北撤,则受海洋性西南季风和东南季风的影响,带来丰沛的降水,并由流域东南向流域西北逐趋减少。
   金沙江流域多年平均年降水量约710毫米;因流域广阔,支流众多,河川径流比较丰富且稳定,多年平均年径流量达1498亿立方米,构成长江干流比较稳定的基本流量。
   金沙江水系径流分布情势和降水分布情势相应,具有中下段径流增长较快、降水山地大于河谷、地带性水平分布和局部地区垂直分布相互交织的特点。下段(新市镇—宜宾)河段两侧山地年降水量约为900~1300毫米,相应径流深为500~900毫米,特别是大凉山地区年降水量高达1500毫米以上,径流深达1200~1400毫米。中上段属高山峡谷区,降水和径流垂直分布明显,两岸山地年降水量为600~800毫米,径流深为400~700毫米,其中大雪山、小相岭年降水量高达1400~2300毫米,径流深为800~1800毫米。而河谷地区年降水量仅有400~600毫米,径流深仅200~400毫米,其中白玉至塔城、金江街至龙街段年径流深最小,仅有150~200毫米。
   金沙江降雨径流主要来源于石鼓以下及其支流雅砻江。因玉树巴塘河口—石鼓区间属于横断山区,流域狭窄,而且又位于金沙江纵向河谷少雨区,降水量在600毫米以下,特别是玉树巴塘河口至奔子栏段的年平均降水仅在500毫米以下,径流深小于250毫米,两岸无较大支流汇入,因此金沙江上段区间径流约只占27%。石鼓以上多年平均年径流量为424亿立方米,石鼓站多年平均流量1343立方米/秒;在中段由于降水量增大,又有最大支流雅砻江汇入,河川径流倍增,龙街多年平均流量为3760立方米/秒,至屏山站多年平均流量达4610立方米/秒。多年平均年径流量攀枝花为572亿立方米,支流雅砻江小得石为524亿立方米,两者几乎相当。屏山站多年平均年径流量为1428亿立方米,约占长江宜昌以上总径流量的1/3。
  金沙江实测年最大径流量:屏山站为1952亿立方米(1954年),攀枝花站为699亿立方米(1966年),石鼓站为546亿立方米(1964年)。实测年最小径流量:屏山站1065亿立方米(1942年),攀枝花站429亿立方米,石鼓站29亿立方米(1959年)。
  金沙江的径流和降雨都集中在汛期6~10月,屏山、攀枝花、石鼓、小得石等站6~10月径流量均约占全年径流总量的75%左右,7~9月更为集中,上述各站7~9月径流量占全年的55%左右。

·洪枯水

  金沙江洪水是由融雪(冰)洪水和暴雨洪水形成,以暴雨洪水为主。暴雨主要产生在北纬28度以南的干流奔子栏至雅砻江泸宁一线以南和安宁河以东地区。洪水一般发生在6月下旬至10月中旬,尤以7~9月最为集中。由于流域面积大,降雨历时一般较长,汛期6~10月,平均每月雨日可达20天左右,造成洪水连续多峰,汛期6~10月水量占全年水量的74%~81%,其中7~9月占全年水量的53%~61%,最大月(上段出现在7、8月,中下段出现在8、9月)水量占年水量的19%~22%,约占汛期水量1/4以上。最大洪峰上段多出现在7月或8月,中下段多发生在8月或9月。一次洪水持续时间最短的约10天左右,最长的达30天左右,多年平均15天洪量约占60天洪量的1/3,60天洪量超过汛期洪量的一半。
  金沙江的洪水组成,干流石鼓以上所占比重一般小于1/3,所以金沙江洪水主要来自雅砻江及石鼓、小得石(雅砻江)至屏山区间。屏山站实测最大洪峰流量为29000立方米/秒(1966年9月2日),攀枝花站为12200立方米/秒(1966年8月31日),石鼓站为7800立方米/秒(1970年7月19)日,雅砻江小得石站为11000立方米/秒(1965年8月10日)。屏山站1954年最大洪峰流量为23900立方米/秒(8月27日),汛期超过10000立方米/秒的时间共98天,1966年超过10000立方米/秒的时间共63天。屏山站1966年最大30天洪量为477亿立方米,石鼓为132.6亿立方米,占屏山以上27.8%;雅砻江小得石140.5亿立方米,占屏山以上29.4%;石鼓、小得石至屏山区间203.9亿立方米,约占屏山站42.8%。
  金沙江干流金江街以下调查历史洪水均以1924年为最大,重现期相当于60~120年一遇,屏山站推算最大洪峰流量达36900立方米/秒,巧家站为32700立方米/秒,攀枝花站为17500立方米/秒。
  金沙江的枯水期从11月至次年5月,枯季径流量约占年径流总量的25%(屏山站),最枯的2~4月仅占年径流总量的7%左右。枯季径流变化平缓,较为稳定。枯季径流量多年平均值占年水量比例,金沙江下段大于上段。上下段月流量分配不同,下段各站以3月最小,而上段则以2月最小。
   根据实测资料,近60年来以1942年、1959年最枯。屏山站1942年11月至1943年5月径流总量为288亿立方米1959年11月至1960年5月径流总量为296亿立方米,分别相当于多年平均枯季径流总量363亿立方米的79%和82%。屏山站实测最小流量为1060立方米/秒(1982年3月22日、1943年3月14日),巧家站为820立方米/秒(1969年6月2日),攀枝花站为409立方米/秒(1984年3月15日),石鼓站为310立方米/秒(1960年1月30日),小得石站为354立方米/秒(1985年3月22日)。

·泥沙 

金沙江
金沙江
      金沙江是长江泥沙的主要来源之一。屏山站多年平均年输沙量为2.55亿吨,约为宜昌站多年平均年输沙量5.21亿吨(1950~1989年)的48%,少数年份所占比重更大。如1974年,屏山站年输沙量达5.01亿吨,占宜昌6.76亿吨的74.2%,占长江大通站年平均输沙量的近一半。因此控制金沙江的洪水和泥沙,对三峡水库长期运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金沙江泥沙含量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自然因素又有人为因素。地质地貌条件和气候条件是造成本区严重水土流失的主要自然原因。本区以山地为主,多数地区切割强烈,山高坡陡,加之断裂发育,地震频繁,岩层破碎,易于导致崩塌、滑坡和泥石流发生。气候条件方面,由于干湿季分明,植被的生长受到限制,岩层物理风化强烈,易于松散破碎,加之雨季降雨集中,历时短、降水强度大的局地性暴雨,成为滑坡、泥石流的激发因素。人为因素方面,随着人口增长,过度垦殖和放牧,加之滥伐森林,工矿、交通建设等也加重了水土流失程度。然而从金沙江屏山站1954~1989年共36年的输沙量系列统计分析结果来看,输沙量尚无明显系统性递增趋势,而与年径流量有密切关系,呈现出水多沙多、水少沙少的基本规律。
   从河段上看,金沙江巴塘以上河段,河流泥沙主要来自高山寒冻风化物和谷坡的崩塌、滑坡作用的产物,多年平均年输沙量仅为1310万吨,含沙量为0.535千克/立方米。巴塘至石鼓河段河流泥沙主要来自高中山的陡坡部分,石鼓站年输沙量增加到3600万吨。雅砻江口至屏山河段是金沙江流域主要产沙区,含沙量呈沿程递增的趋势,攀枝花站多年平均含沙量为0.761千克/立方米,巧家站为1.34千克/立方米,屏山站达1.71千克/立方米。金沙江在此河段内接纳了云贵高原中部和四川西南部的一些多沙支流,如龙川江、小江、牛栏江等。攀枝花站以上人烟稀少,基本属于自然侵蚀,含沙量低于长江上游平均值;攀枝花站以下至屏山区间,由于岩层破碎,表土疏松,泥石流发育,含沙量沿程急剧增加。
   金沙江右岸支流小江流域是中国暴雨型泥石流集中发育的地区之一。小江流域断裂活动频繁,新构造运动强烈,是地震多发地。这一地区主要岩石是元古代板岩和千枚状板岩,河流分水岭处有震旦纪白云岩分布。频繁的地震和人类活动使地表破碎,为泥石流的发生提供了条件。此外,流域内降水的垂直分带性和干湿季交替现象更利于泥石流的形成。每年11月至次年4月的干季,形成泥石流的物质堆积起来,5~10月为雨季,其降水量可占年总降水量的85%~90%,最大月份(一般是7月份)可占年降水量的30%,集中的降水形成强大的冲刷力。据小江支沟蒋家沟上游观测,只要有中雨到大雨就会爆发泥石流。据统计,小江两岸有泥石流沟107条,且暴发频繁,危害严重,其中蒋家沟有一年竟暴发泥石流28次之多。
   频发的泥石流冲刷和淘蚀地面、毁坏农田、村庄和工程建筑,造成很大危害。小江流域面积为3120平方公里,而输沙量达611万吨,占屏山站的2.5%;含沙量高达5.01千克/立方米,是金沙江支流中含沙量最大记录。
  从金沙江各测站的输沙量看,石鼓站多年平均年输沙量为0.36亿吨,占屏山的14.1%。至攀枝花站,集水面积占屏山以上的58.7%,而多年平均年输沙量为0.50亿吨,只占19.6%。雅砻江汇入后,集水面积增大,占金沙江流域总面积(屏山以上)的85%,多年平均年输沙量0.78亿吨,占屏山站的32%。到华弹(巧家)站,多年平均年输沙量为1.79亿吨,占屏山站的70.2%。以上说明金沙江干流的泥沙主要来源于雅砻江口至屏山的区间,这一区间的输沙量约占屏山站的57%,其中龙街至巧家段尤为集中,其区间集水面积仅占屏山以上集水面积的5.7%,而泥沙竟占29.5%。
  1974年为金沙江最大输沙量年,攀枝花、龙街、巧家、小得石各站输沙量分别为0.56亿吨、1.53亿吨、2.98亿吨、0.46亿吨,龙街—屏山区间3.48亿吨。
  从各支流看,最大沙年多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龙川江、黑水河、牛栏江分别为1974年、1974年、1976年,年输沙量最大与最小的比值,以牛栏江最大,达13.7,安宁河其次,为9.10,其他支流大多在5左右。
  金沙江输沙量主要集中在汛期6~10月,约占全年沙量的96%左右,年沙量约80%集中在7~9月。泥沙年内分配比径流分配更为集中,最大输沙月,上游一般为7月,下游一般为8月。各支流5~10月径流量占全年的百分比为73.2%~88.7%,而输沙量则占全年的90.2%~99.8%。
  金沙江各站的多年平均年输沙模数为:攀枝花站约142吨/平方公里,屏山站近500吨/平方公里,雅砻江流域约294吨/平方公里,而攀枝花、雅砻江口至屏山区间高达2310吨/平方公里。区间内各支流上段输沙模数一般不大,如牛栏江上段年输沙模数仅69吨/平方公里;而下段因河谷深切,地形破碎,回龙弯至大沙店区间,年输沙模数增至1810吨/平方公里。
  金沙江由于谷深坡陡、断裂发育、岩层破碎、地面松散固体物质多,崩塌、滑坡、泻溜极为常见。历史上常发生崩坍堵江现象:1880年巧家县石膏地垮山,崩塌体堵塞金沙江形成断流;1935年会理县鲁车山崩,金沙江中形成高50米的堤坝,江水断流三日,可涉足而过;1965年禄劝县普福山崩,崩塌体达4.5亿立方米。金沙江两岸滑坡更为普遍,据统计,巧家县大于30万立方米的滑坡体有52处,老河口至巧家60公里河段内有40多条泥石流沟。

自然资源

金沙江风光
金沙江风光
      金沙江这块尚未开发的处女地,有着令世人为之眩目的自然资源,其丰富的水能资源更是名闻天下、富甲天下。进入20世纪末,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将金沙江由幕后推向前台。金沙江流域有着非常丰富的森林资源,尤其在云南的北部、四川的西部,不但产量高,而且质量好,所以被人们称为森林的王国。“三江并流”地区被誉为“世界生物基因库”。由于“三江并流”地区未受第四纪冰期大陆冰川的覆盖,加之区域内山脉为南北走向,因此这里成为欧亚大陆生物物种南来北往的主要通道和避难所,是欧亚大陆生物群落最富集的地区。这一地区占我国国土面积不到0.4%,却拥有全国20%以上的高等植物和全国25%的动物种数。目前,这一区域内栖息着珍稀濒危动物滇金丝猴、羚羊、雪豹、孟加拉虎、黑颈鹤等77种国家级保护动物和秃杉、桫楞、红豆杉等34种国家级保护植物。每年春暖花开时,这里绿毯般的草甸上、幽静的林中、湛蓝的湖边,到处是花的海洋,可以观赏到20多种杜鹃、近百种龙胆、报春及绿绒马先蒿、杓兰、百合等野生花卉。因此,植物学界将“三江并流”地区称为“天然高山花园”。
   同时,该地区还是16个民族的聚居地,是世界上罕见的多民族、多语言、多种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并存的地区。这一区域孕育了数千年来的“江边文化”。金沙江上游的石鼓镇、澜沧江上游的叶枝镇作为历史文化名镇的代表作,已成为“三江并流”区域和“茶马古道”上的亮点。
   在金沙江流域的地下,还蕴藏着各种各样的矿藏。尤其在四川和云南交界的渡口一带,不但拥有十分丰富的钒钛磁铁矿,而且还有许多煤炭、石灰石、白云石和黏土,这就使渡口成了冶炼高级合金钢的得天独厚的地方。经过十七八年艰苦卓绝的努力,我国十大钢厂之一的攀枝花钢铁公司,就在这个原先是荒草萋萋的渡口,红火热闹地发展起来了。金沙江流域的丽江老君山分布着中国面积最大、发育最完整的丹霞地貌奇观,它镶嵌在莽莽原始森林的万绿丛中,璀璨夺目。

水利开发

  金沙江水电基地排在“中国十三大水电基地规划”首位。金沙江是我国最大的水电基地,是“西电东送”主力。金沙江一期工程溪洛渡工程已经开工建设,向家坝工程开始筹建。溪洛渡是向家坝的上游调节水库,向家坝是溪洛渡的下游反调节水库,是相辅相成的一组工程,以发挥溪洛渡和向家坝两座水电站的各自效益和整体效益。“十一五”将逐渐进入金沙江大规模梯级开发阶段,由于能源和电力的需要,2020年前全梯级将先后全部开工建设。
 
金沙江风光
金沙江风光
     金沙江为长江上游干流河段,习惯上金沙江分为上、中、下游三个河段。金沙江在云南石鼓以上称金沙江上游,石鼓至四川攀枝花为金沙江中游,攀枝花以下至宜宾为金沙江下游。玉树直门达至石鼓为上游段,长约994km,落差1722m。石鼓至雅砻江口为中游段,长约564km,落差838m,除约40km河道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境内,其余均在云南省境内;雅砻江口至宜宾为下游段,长约768km,落差719m,除小部分属攀枝花市宜宾市和云南楚雄所辖外,大部分为川滇界河。
   金沙江干流具有径流丰沛且较稳定、河道落差大、水能资源丰富、开发条件较好等特点,是全国最大的水电能源基地。自四川、西藏、云南三省(自治区)交界至宜宾河段可开发水电总装机容量6338万kW,其中四川、云南界河水电站装机容量各省按1/2计算,云南省装机容量4173万kW,四川省装机容量2165万kW。宜宾控制流域面积47.3万km^2,占长江流域面积的27%:多年平均流量为4920m^3/s、年产水量1550亿m^3,为长江总水量的16%,为黄河的2.5倍。

·上游八级水电站

  据《西藏商报》报道,自2005年底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与中国华电集团公司签署水电资源开发战略合作协议以来,在各方关心支持下,金沙江上游藏川段水电资源开发前期工作取得较大进展,各项前期工作正积极稳妥向前推进。 金沙江藏川段的水能资源又尤其集中。该段初步规划的8个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将达898万千瓦,计划投资上千亿元,整个梯级开发成功后,金沙江上游藏川段丰富的水能资源将借助超高压或特高压电网通过四川转送华中、华东电网。届时,将会把昌都建设成为“西电东送”的重要能源基地,为西藏自治区实现跨越式发展提供强大动力。
  为更好地开发金沙江上游藏川段水电资源,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华电集团一年多来在开展流域水电规划和环评规划工作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今年底将完成规划审查。根据规划,力争2009年前完成所有梯级电站的设计工作,并力争2011年前实现所有电站开工建设。

·中游八级水电站

金沙江风光
金沙江风光
     金沙江中游西起云南丽江石鼓镇,东至攀枝花市的雅砻江口,长564公里,落差838米。1999年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和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编写了《金沙江中游河段水电规划报告》,推荐以上虎跳峡水库正常蓄水位1950m为代表的一库八级开发方案,即:上虎跳峡水电站、两家人水电站、梨园水电站、阿海水电站、金安桥水电站、龙开口水电站、鲁地拉水电站和观音岩水电站共八座巨型梯级水电站,电站总装机容量为2058亿千瓦,相当于1.1个三峡水电站,总投资累计高达1500亿元。按照开发主体划分,前四级由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华电、华能、大唐、汉能、云南股比33:23:23:11:10),金安桥则以民企汉能控股为主,龙开口主要是华能的地盘,鲁地拉由华电开发,观音岩则是大唐集团的“肥肉”。
  然而,金沙江中游,具有丰富物种资源的虎跳峡仍面临着建与不建电站的争议。为避免公众质疑,虎跳峡水电站曾改名为龙盘水电站。这是金沙江中游开发的“龙头”水库工程。

·下游四级水电站

  1981年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编写了《金沙江渡口宜宾河段规划报告》,推荐四级开发方案,即:乌东德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溪洛渡水电站和向家坝水电站四座世界级巨型梯级水电站,这四大水电站规划的总装机容量为4210万千瓦,年发电量为1843亿千瓦时,规模相当于两个三峡电站。2002年,国家计委正式同意金沙江下游4座电站的开发规划,确定由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担当这4座电站的项目法人。
  这四个梯级水电站分两期开发,一期工程溪洛渡和向家坝水电站已经开工建设,二期工程乌东德和白鹤滩水电站还在紧张有序地开展前期工作。其中,向家坝水电站总投资542亿元,总装机容量640万千瓦,年发电量308亿度,已于2006年12月26日正式开工,2008年12月28日截流,计划2012年第一批机组发电,2013年完工。
   溪洛渡水电站总投资675亿元,装机容量1400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571亿千瓦时,已于2005年12月26日正式开工,2007年11月8日截流,计划2013年首批机组发电,2015年完工。白鹤滩水电站工程筹建期3年半,施工期8年10个月,总工期12年。目前《白鹤滩水电站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已通过审查,可行性研究工作进入报告编制阶段。该水电站装机容量1305万千瓦、年发电量569亿千瓦时,总投资878亿元。
  乌东德水电站的装机容量为870万千瓦、年发电量395亿千瓦时,总投资为413亿元。该工程筹建期3年,施工期8年零6个月,总工期11年6个月。现在,《乌东德水电站预可行性研究报告》也已编制完成并上报国家发改委,可行性研究工作正在同步开展。

历史进程

·命名缘由

  金沙江是我国第一大河长江的上游,早在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成书的《禹贡》中将其称为黑水,随后的《山海经》中称之为绳水,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及《汉书·地理志》中将今雅砻江以上部分称为淹水,而以若水(雅砻江)为干流。三国时期,称为泸水,诸葛武侯“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首次对金沙江水系做了详细描述,但未能言明金沙江与长江干流的关系。除此以外,金沙江还有丽水、马湖江、神川等名称。沿河盛产沙金,“黄金生于丽水,白银出自朱提。”宋代因为河中出现大量淘金人而改称金沙江。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经过实地考察后提出“推江源者,必当以金沙为首”,从而确认了金沙江作为长江上源而纠正了自《禹贡》以来“岷山导江”延续两千年的谬误。
   什么是沙金呢? 沙金,是产于河流底层或低洼地带,于是石沙混杂在一起,经过淘洗出来的黄金。沙金起源于矿山,是由于金矿石露出地面,经过长期风吹雨打,岩石北风化而崩裂,金便脱离矿脉伴随泥沙顺水而下,自然沉淀在石沙中,在河流底层或砂石下面沉积为含金层,从而形成沙金。沙金的特点是:颗粒大小不一,大的像蚕豆,小的似细沙,形状各异。颜色因成色高低而不同,九成以上为赤黄色,八成为淡黄色,七成为青黄色。

·红军巧渡金沙江

  1935年4月28日,军委纵队从曲靖西屯、面店一带出发,经马龙的鸡头村、王家庄一线。红一军团、三军团均进驻寻甸境内。由于红军各路大军连日向滇中疾进,迫使滇军主力不敢离开昆明,而后面的追军又无法及时赶到。这一情况表明,敌人已经无力阻止海军北渡金沙江,加之金沙江两岸空虚,军委抓住这样的时机,果断地决定各路红军立即向金沙江推进,准备抢渡金沙江。 
  4月29日,中央军委于寻甸鲁口哨向各部发出万万火急的指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指出“由于两月来的机动,我野战军已取得向西的有利条件,一般追敌已在我侧后,但敌已集中70团以上兵力向我追击,在现在地区我已不便进行较大的作战机动;另方面金沙江两岸空虚,中央过去决定野战军转入川西创立苏维埃根据地的根本方针,现在已有实现的可能了。因此,政治局决定,我野战军应利用目前的有利时机,争取迅速渡过金沙江,转入川西,消灭敌人,建立苏区根据地。”
  并以总参谋长刘伯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负责组成渡江司令部,统一指挥全军渡江。红军兵分四路:红军一军团抢占元谋龙街渡;三军团抢占禄劝洪门渡;干部团抢占皎平渡,军委纵队随干部团跟进,五军团殿后;九军团在巧家至东川之间过江。一军团从昆明东面和东北面绕过,兼有佯攻昆明,掩护其他纵队的任务。
  同日,红军各路以急行军速度,向金沙江靠拢。一军团从马龙的红桥、寻甸的塘子一线出发,进入嵩明县境并攻克县城。红军利用有线电话与昆明守敌通话,扬言要攻打昆明。先头部队还进抵距昆明15公里的大板桥,沿途张贴要攻打昆明的标语,造成了威逼昆明之势。昆明守敌被红军的佯攻所震撼,不敢出城应战。
   同日,三军团从高田一带出发,经七星桥攻克寻甸县城。军委纵队以急行军速度从嵩明、寻甸交界地带,超过一、三军团,进驻姚家村。
  4月30日,军委纵队、五军团和三军团进入柯渡地域,作抢渡金沙江的准备。一军团向向龙街行动,沿途连克禄劝、武定、元谋三县城,将各路追敌吸引过来,这就使军委纵队、三军团有可能实现秘密渡江。
  5月1日,军委纵队经鸡街入禄劝县境,顺利通过了普渡和铁索桥,当晚抵达小仓街。
   同日,干部团前卫5连和中央前卫侦察组,在“渡过金沙江过五一节”的口号鼓舞下,于傍晚赶到皎平渡口,搜索到两条旧船,并于当晚渡过了金沙江,消灭了川军守敌,控制了渡口。
  5月3日,红军渡江部队在刘伯承的指挥下,用干部团寻来的6只木船开始渡江。五军团在离江边40多公里的石板河地区构筑野战工事,阻击敌人。
   5月5日下午,军委纵队渡江完毕。这时,一军团在龙街渡口,因江面宽、水深流急,无法架设浮桥,来敌已经逼近,难以渡江。三军团也因洪门渡江水急,不能搭桥,靠一只船渡江速度太慢,只渡过了13团。在这种情况下,军委急令一、三军团于6、7两日皎平渡过江。两军团按时赶到渡口,陆续过江。
  担负掩护任务的五军团,与先行赶来的敌军13师激战数日,迫敌退守团街。完成任务后与5月9日傍晚撤离阻击阵地,当晚渡过了金沙江。
  3月底在乌江北岸脱离主力红军的红九军团,经黔西、毕节、大定、水城、纳雍、盘县,于4月25日进入云南,4月27日占领宣威。5月3日,九军团接到军委迅速渡江的命令。4日,前卫团即占领会泽县的树节渡口,获盐船40多只。5日,后续部队赶到。7日,全军团在会泽西北树节度过了金沙江。
  至此,中央红军顺利北渡金沙江,四渡赤水之战胜利结束。红军摆脱了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以来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毛泽东在《长征》中有“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一句,表达了红军长征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