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尔琢

王尔琢
王尔琢
  王尔琢(1903-1928),又名蕴璞, 男,汉族,湖南省石门县人,中共党员。 1903年1月23日出生于湖南省石门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同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8月,去追赶叛逃的二营营长袁崇全部队,被袁崇全枪杀,英勇牺牲,年仅25岁。

简介

  王尔琢(1903—1928) 湖南石门人,1903年1月23日出生在石门县商溪河乡。少时入本地官桥国民小学、县立高级小学读书。18岁升入长沙湖南高等工业学校附设中学;1924年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一期。同年底,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加平定广州商团叛乱,讨伐陈炯明,镇压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的战斗。黄埔一期毕业后,留军校任学生队分队长。
  1928年8月25日,在江西崇义思顺墟被叛徒开枪杀害;他牺牲后,毛泽东对他作了极高的评价:“王尔琢的牺牲,换回了两个连,稳定了红军,挽救了革命。”并以笔抒情,亲手为他写了一副挽联:“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待到胜利方始休!”
  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生平经历

  王尔琢少时入本地官桥国民小学、县立高级小学读书。18岁升入长沙湖南高等工业学校附设中学。1924年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一期;同年底,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加平定广州商团叛乱,讨伐陈炯明,镇压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的战斗,黄埔一期毕业后,留军校任学生队分队长。
  1926年3月20日,蒋介石借故扣押了中山舰舰长(共产党员)李之龙,以此为信号,向共产党示威。王尔琢与蒋先云、陈赓一道,除了与蒋介石展开三次舌战之外,还借用学校和社会上的舆论工具,披露这一事件真相,使身为一校之长的蒋介石气得“娘希匹”的骂娘,一天他把王尔琢叫到他的办公室,恩威兼施,想将他拉过去。王尔琢却不信他那一套。蒋介石大骂他是个不听话的学生。王尔琢毫不示弱,据理力辩。贺衷寒见机行事,跟紧了蒋介石,王尔琢与蒋先云、陈赓旗帜鲜明地与贺衷寒分道扬镳。
王尔琢同志的雕塑
王尔琢同志的雕塑
  年夏,随部参加北伐战争。先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三师党代表、东路军先遣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和二十六团团长。9月,率部进入江西。在三次攻打南昌的战斗中,奋勇杀敌,屡立战功。在攻占浙江桐庐战斗中,左手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表现十分顽强勇敢。
  1927年春,率部向上海挺进途中,坚决拒绝蒋介石委派的两位亲信以擢升军长之高官相许,企图拉拢他加入国民党的劝告,并在获悉蒋介石将下毒手的密令后,带领所部部分共产党员一同出走,1927年4月底,王尔琢来到上海,他向他的老师周恩来汇报情况 同年5月下旬,他与周恩来一同赶赴武汉。到武汉后,王尔琢立即给那些已脱离东路先遣队的共产党员写信,让他们尽快来武汉集中。这些同志抵达武汉之后,他又通过党的组织,将他们安排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或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工作;同年7月,随周恩来奔赴南昌,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第二十五师七十四团参谋长,秘密从事起义前的准备工作。
  月1日,参加南昌起义,任起义部队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第七十四团参谋长。率部在南昌郊外德安车站缴获了张发奎警卫营的全部枪支,并将部分士兵编入起义部队。在随起义部队南下广东的途中,奉命留守三河坝,以掩护主力分路转移。在这场划时代的战斗中,他手持刀枪,如出山猛虎,一身是胆,率领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一口气冲进敌人的指挥部,成为冲锋陷阵的英雄之一。受到周恩来和总指挥贺龙的夸奖。10月1日,在朱德统一指挥下,率部于三河坝与敌激战三昼夜,然后突围至饶平附近;王尔琢与周恩来分别,这也是两人的诀别。
  在起义军遭受重大挫折的情况下,与朱德陈毅一道率余部转战于闽赣粤湘边界地,继续坚持游击战争。起义余部在大庾整编为一个纵队时,被任命为纵队参谋长。
  1928年1月,与朱德、陈毅等在中共湘南特委的配合下,发动了遍及十余县的湘南起义。曾先后参与指挥在岩泉墟和坪石一带全歼敌许克祥部两个团,以及攻克郴县、资兴、永兴、耒阳等县城的一系列战斗。同年3月,还曾在敖山庙设伏,诱敌入瓮,全歼追敌一个团,胜利完成了掩护朱德、陈毅率主力上井冈山的重任。同年4月底,随部上井冈山,开始参与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5月4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不久改称红四军)正式成立时,被任命为军参谋长兼第十师二十八团团长,后还当选为中共红四军军委委员和中共湘赣边特委委员。曾协助毛泽东、朱德等指挥了高垅、五斗江、草市坳、龙源口等战斗,挫败了敌人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多次“进剿”和“会剿”,成为红军早期杰出的将领之一。
  1928年5月,王尔琢冒着炙人的酷热,紧随朱德、陈毅率领的余部经福建、江西、广东三省边境,巧妙地穿过敌人的封锁线,向湘南进发。通过多次战斗考验,朱德慧眼识珠,发现王尔琢真不失为一位将才,便破格委任他为军参谋长,为当时最年轻的指挥官之一。王尔琢以出色的军事才干,为朱德出谋划策,在郴州创建了革命根据地,一举取得了“湘南暴动”特大胜利。
  春风得意马蹄疾。紧接着王尔琢又与时在井冈山毛泽东联系,终于及时促成宁岗县砻市“朱毛”会师,使中国革命进入大转折。会师后,朱德任红四军军长兼第十师师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兼一师师长,王尔琢继续任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一次毛泽东指着王尔琢对时任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杜修经取笑道:“别看他长发长胡,可他还是个20刚出头的英俊小伙子呢。”杜修经回答说:“我们是老乡,早熟悉了。”毛泽东又风趣地说:“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井冈山斗争,王尔琢始终坚持“朱毛”路线,从5月以来的连续三次反围剿斗争中,由于他英勇善战,指挥有方,几次率部打入虎穴,有力地打击敌人。同年6月,国民党军湖南吴尚第八军5个团,江西杨池生第九师和二十七师共5个团会攻井岗山根据地。湘敌驻茶陵后停滞观望,赣敌以杨池生担任总指挥,进占永新后,也不敢轻进。红四军见敌上钩,立马主动退出永新,在宁冈休整,以观其情。为了把赣敌诱出永新,加以歼灭。6月上旬,王尔琢率部向酃县佯攻,一举占领十都、水口、沔渡等地后,即回宁冈大陇集结。赣敌以为红军远出湖南,便乘机进入根据地。
  王尔琢当机立断,亲自挑选作战勇敢、有作战经验的党员、骨干100余众先锋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阵冲锋,抢先占领制高点。此时埋伏在白口武功潭的红三十二团突袭敌指挥部,红二十七团直抄龙源口,早已守株待兔的新七溪岭上的红军凌空而降,四面夹击敌军。很快结束战斗,歼灭敌人一个团,缴获枪支1000之余,创造了龙源口大捷奇功。继而又先后打垮赣军第九军二十七师杨如轩、二十六师杨汉生以及湘军第八军吴尚的主力团张进兮,一时名声大震。
  王尔琢马不停蹄,一面组织酃县的战斗,一面组建赤卫大队,深入发动群众,召开会议,到处张贴标语,宣传赤卫队的宗旨,并号召群众将收捡敌人的枪支弹药交给赤卫队,这一次又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
  王尔琢不仅对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坚定不移,而且对党内的错误路线斗争也是从不妥协。1928年7月,中共湖南省委又派杜修经、袁德生、杨开智等人上井冈山,命令红军下山进攻湘南郴州。王尔琢认为这是一条错误路线,并一针见血地指出:“二十九团部分官兵正想撤回宜章老家,而守敌范石生等人的实力甚为雄厚,如此盲目进攻,无异于以卵击石,势必造成我军重大损失。”拒不执行命令。
  杜修经先是认为王尔琢目无军纪,二人通过一番面谈,认定他坚持真理,然而他又怕在省委领导面前无法交差,只得冒着风险回省委复命。不出所料,这次受到批评。可惜王尔琢的意见,还是没有引起省委的重视,军委负责人依了杜修经传达的指示,强令王尔琢率二十八团随二十九团于8月攻打湘南,王尔琢无奈,只好违心地受命领兵出击,果真钻进敌人口袋内,几乎全军覆灭,剩下的残部逃回宜章老家,想圆解甲归田之梦,结果被当地巨匪胡凤璋率部歼灭,酿成“八月失败”的悲剧。王尔琢在这危急关头,冒着杀头危险抗拒命令,将部队撤至桂东县,避免再大的损失。这次我军损伤过半。时为党中央委员的毛泽东闻讯后,亲率三十一团的伍中豪营,经酃县赶到桂东,与朱德、陈毅会合。王尔琢重回井冈山,毛泽东抓住他的手激动地说:“你王尔琢保存了二十八团,功不可没啊。”
  就在二十八团重返井冈山的途中,王尔琢的二营长袁崇全煽动炮兵连及第五连少数官兵叛变革命,率队逃走。情况万分火急,面对这一复杂的斗争形势,军委中多数人主张就地消灭叛军。时为红军营长的林彪一时沉不住气,拔枪欲追。王尔琢却挥手制止说:大部分人是受蒙蔽的好人,应争取过来,更好地为革命保存力量。”他反复讲明自己的观点,“如果内部再打,损失更大,我了解他们是受了欺骗所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袁崇全。还是我亲自去把他们接回来。”毛泽东和朱德都觉此去凶多吉少,劝他不要去冒险。可王尔琢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并深情地表态说:“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也无所谓。只要能除掉叛徒即死也值。”临走时,朱德再三叮嘱他:“此行要特别慎重,他袁宗全心狠手辣,决莫心慈手软。”
  王尔琢不顾个人安危,仅带少数兵力乘上快马,一路扬鞭催马向叛逃方向追去。于8月28日半夜时分,已行程近百里。当追到崇义县思顺圩时。叛军闻知,得知末日将临,负隅顽抗,开枪反射。王尔琢冲在最前面,对他们大声喊话:“我是你们的团长王尔琢,专门接你们来的,快跟我回去吧!”边进边喊,反复多次。士兵听闻声,停止了射击。
  袁崇全知道大事不妙,罪责难逃,在逃窜时向王尔琢射去两颗罪恶的子弹,王尔琢当即倒下马来。叛徒的罪恶枪声和烈士的鲜血催醒了两个连的士兵,认清了袁的真面目,一齐调转枪口对准凶手。可袁却逃得无影无踪了,觉悟过来的官兵抬起王尔琢的尸体,痛心疾首地回到二十八团;王尔琢牺牲时年仅25岁。他的去世是我军的重大损失,全军皆悲。
  袁崇全趁着夜色跑掉了,跑时他还带走了一个排,后来,他果真投降了刘士毅,仅仅不到半个月,1928年9月13日,红四军攻克遂川县城,生擒了袁崇全这个可耻的叛徒,二十八团全体官兵召开公审大会,处决了这个败类,为团长王尔琢报了仇。
  王尔琢牺牲后,战士们围着他的遗体,泣不成声,朱德闻讯赶来,以极其悲痛的心情,在王尔琢身旁肃立默哀很久。最后,他布置战士们把烈士的遗体安葬在思顺圩外的虎形岭。
  全国解放后,江西崇义县人民政府为王尔琢立碑,肖克将军为墓碑题字。

追悼会

  1928年10月中旬的一天,红四军军部在宁冈砻市草洲上为王尔琢举行了追悼大会。战士们临时搭了座小台子,中间挂着大横匾,匾上用棉花精心缀成“赤潮澎湃”四个大字,两旁挂着毛泽东起草、陈毅书写的挽联: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得到胜利方始休!
  追悼会由陈毅主持,朱德致悼词;毛泽东的“留却重任谁承受”肯定了王尔琢成功地参与了指挥五斗江、草市坳、龙源口等战斗,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立下了汗马功劳。

人物评价

  王尔琢牺牲后,朱德挥泪长叹:“我军失去一位能将啊!”毛泽东泪水如流对他作了极高的评价:“王尔琢的牺牲,换回了两个连,稳定了红军,挽救了革命。”并以笔抒情,亲手为他写了一副挽联:“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待到胜利方始休。”
  建国初期,周恩来总理视察筹建中的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当他发现没有王尔琢的照片时,十分焦急地告诉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要千方百计征集王尔琢的照片。”
  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