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西口

 
走西口
走西口
 
 
  走西口,是与闯关东、下南洋一道,被列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三次人口大迁徙之一。据考证,走西口现象大约从明代中期开始,其高潮出现于明末清初,直到清朝末年,前后经历了大约三百年。走西口不仅仅是一种人口迁徙现象,更是一种精神文化现象,一种“走西口精神”——进取、开拓、宽容。
 
 
 
 

何谓“西口”

    西口,现在具体的解释也一直是有争议的,有说是山西北部的黄河渡口杀虎口,有说是河北张家口以西。在清朝泛指山西以北,河北张家口以西的广大内蒙地区,比如包头等地。由于这里是清政府和蒙古人的交界处,所以地广人稀,再往北就是蒙古草原了。有专家认为特指山西右玉县晋蒙交界处的杀虎口,明朝时称“杀胡口”,清代改其名为杀虎口并沿用至今。因为杀虎口位于长城的另一要塞张家口以西,所以就有了“东有张家口,西有杀虎口”的说法。山西土地贫瘠、十年九旱,流民到内蒙古河套一带谋生,大都走杀虎口这条路径,方位是由东往西,这也是杀虎口成为“西口”的一个重要依据。当然,“西口”亦有广义的理解,它泛指通往塞外草原的长城诸关卡要隘。    广义地说,明清时期在河北、山西、陕西北部设置了关口,关口以北的地方就叫口外。从山西出发,经陕西、内蒙鄂尔多斯,再到包头、呼和浩特等地,就是走西口的路线。    明清时期,和蒙古人进行商品贸易,就要在口外几个固定地点进行,类似今天在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接壤的地方设置外贸口岸一样。山西的商人要到口外去做生意,就得出关口,后来就叫走西口了。慢慢地,走西口就成了一个泛指,山西、陕西的商人去口外做生意,都叫走西口。
旱西口和水西口    西口还有旱西口、水西口之分,杀虎口等长城关隘是旱西口,而地处晋陕蒙交汇处的山西河曲,是走西口的水路码头,故称水西口,河曲至今仍保留着“西口古渡”这一历史遗迹。 

解析走西口

·走西口去干什么

    旧中国历代都执行严格的户籍制度,重农抑商。明清两代在山西北部都设置了关口,人们看到了商机,于是走西口主要是进行商品贸易。早在明末,一些山西商人即以张家口为基地,往返关内外,从事贩卖活动。皮革、茶叶、盐、粮食……都是贩卖的物产。    兴盛一时的山西票号,在口外也大有名头。在张家口、包头、呼和浩特,至今都有以山西商人字号命名的城市街巷。如:张家口的日升昌巷,包头的复盛西巷,呼和浩特的定襄巷、宁武巷等等。

·为何主要是山西人

    走西口的主要是山西人。在当时,山西人很穷,其穷困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山西的自然条件实在太恶劣,不但土地贫瘠,而且自然灾害频繁。在清朝三百多年的时间里,山西全省性的灾害就达一百多次,平均三年一次,其中最长的一次旱灾长达11年。据官方统计,死于这次灾荒的山西人超过了300万。    与其眼睁睁挨饿坐以待毙,不如走出去,也许能闯出条活路来。于是便有了山西人走西口。  

·为何主要选择去内蒙古

  
《千古雄关———杀虎口》
《千古雄关———杀虎口》
  为什么山西人要走西口去内蒙古草原发展呢?为什么不选择去别的地方呢?原来,除了内蒙古草原的自然条件比较好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草原阿拉坦汗欢迎山西等地的饥民,让其帮助当地发展经济。元朝灭亡之后,以元顺帝为首的蒙古部众被迫退到上都(今多伦县西北正蓝旗东上都河北岸),史称“北元”。自此蒙古封建主和明朝在中国北方长期对峙,蒙古各部之间亦纷争不断。历经170多年的风云变幻,成吉思汗第十七代孙阿拉坦汗(俺答)占据了河套地区。    阿拉坦汗是一位贤达开明的有作为的统治者,为发展地区经济,改善人民生活,他积极主张改善与明朝的关系,实现通货互市,并多次派使者与明朝谈判;可是明朝嘉靖皇帝一次一次拒绝阿拉坦汗的诚意,并杀害使者,最后导致阿拉坦汗不得不和明朝兵戎相见,率蒙古铁骑旋风般穿越草原,包围了京畿重地,迫使明朝不得不作出妥协,于隆庆五年(公元1751年),与阿拉坦汗在大同签订了“隆庆和议”,实现了北元与明朝间的通货互市。    此时正值明朝中叶后期,由于朝政腐败,晋陕冀边民生活十分困苦,明朝与阿拉坦汗通货互市后,无异给晋陕冀边民打通了一条生命通道,便有许多穷苦边民以及因参与反对朝廷的起义而遭官府缉捕者,为逃生或避难,纷纷越过长城,到“口外”广阔的蒙古草地上谋求生存。阿拉坦汗出于为我所用、发展地方经济的目的,便敞开胸怀接纳了他们,给他们提供土地和毡帐、耕畜和牛羊,让他们从事农牧业生产或铁匠、木匠、毛匠等手工业劳动。由此揭开了晋陕冀边民“走西口”的序幕,也实现了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在河套地区有机融合的一次飞跃。后来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个皇帝,先后出兵平定西北叛乱,杀虎口又成了供应大军粮草的后勤基地。所以这一带来往的客商很多,最终造成了这个地方一度的商业繁荣。一部分人走西口,就是为了适应这种要求,到口外去发展商业,发展贸易,以至于后来的票号建立。所以,西口之外的异地他乡,反倒成了晋商的发祥地。

·“走西口”成就晋商

    就这样,当年一代又一代的山西人走西口,走出了一部苦难史,也走出了一批历经磨练而精明强干的晋商来。如乔家大院的主人在鼎盛时期一度垄断了包头的一切贸易经营活动。而乔家由贫困通往大富的发展道路,就是由先祖乔贵发走西口开始的。包头,现在是内蒙古草原上最大的城市,人口超过两百万。在一百多年前,这里还只是个叫包克图的小村子。包头人说,因为山西人到这里做生意,才一点一点有了今天包头城的雏型,现在包头城里还流传着“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这样的说法。复盛公就是山西乔家在一百多年前开的商号的名称。  

·“走西口”者的命运

    在走西口历程中变成大商人的山西汉子们回来家乡后,为自己修造的房子大都是豪宅大院,被作为晋商财富的象征。这些院落的第一代主人,在走西口之前,几乎全是一些在家乡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然而,像这样的成功者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大多数走西口者命运很凄惨。    到了清末民国时期,随着晋商衰落和内蒙贸易的停顿,以及政府对此地失去控制,走西口以一种无序的状态进行。而西口之外的地区政局动荡不安、灾患频仍不断、基层控制能力薄弱,走出西口的移民仍然和口内一样生存无着,一部分走上了匪盗之路。走西口的规模也渐渐变小,走西口从此走向衰落。   

民歌《走西口》

  这是一首广泛流行在陕西、山西、内蒙古及河北省北部地区的民间小调。反映了旧社会陕西、山西一带贫苦的劳动人民迫于生计,离乡背井,必经固城西口,故称这种外出谋生活动为“走西口”或“跑口外”。歌曲也即由此得名。各地流行的《走西口》在词、曲上虽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基本情调、格式、音的走向大体相同,都较苍凉、悲怆,表现了真挚、缠绵之情。
 
  古老的山西民歌《走西口》,据说已流传了一两百年。这首歌不但山西人会唱,山西邻近的陕西,甚至更远一点儿的宁夏、青海、甘肃也有许多人会唱。因为几百年来,当地的青壮年男丁几乎都走西口。为了抒发离乡愁、思乡苦,表达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走西口的男人和这些男人的亲人,都学会了唱这首民歌。之所以西北许多地方的人会唱《走西口》,原因大概是,当时有许多山西人曾到过这些地方,他们中的一些人一直在唱这首歌,时间长了,当地人也学会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走西口》: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走西口
走西口
    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    哥哥你出村口,小妹妹我有句话儿留,    走路走那大路口,人马多来解忧愁。    紧紧地拉着哥哥的袖,汪汪的泪水肚里流,    只恨妹妹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只盼哥哥你早回家门口。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苦在心头,    这一走要去多少时候,盼你也要白了头。    紧紧地拉着哥哥的袖,汪汪的泪水肚里流,    虽有千言万语难叫你回头    只盼哥哥你早回家门口。    哥哥你出村口,小妹妹我有句话儿留,
集宁民歌
集宁民歌
    走路走那大路口,人马多来解忧愁。    紧紧地拉着哥哥的袖,汪汪的泪水肚里流,    只恨妹妹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只盼哥哥你早回家门口,    只盼哥哥你早回家门口。

电视剧《走西口》

·内容简介

 
电视剧《走西口》
电视剧《走西口》
  本剧讲述的是清朝末年民国初期山西祁县大户田家因为家庭变故和生活所迫而离乡背井“走西口”的传奇故事,故事以田青(杜淳饰)成长经历为主线,其中穿插了刘一刀、豆花(苗圃饰)、梁满囤(富大龙饰)、田耀祖(侯天来饰)等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性格迥异,个性鲜明的人物,坎坷的经历,塑造了在走西口历史现象中山西人的品格,强调了他们“义重于利”的善良为人。这是一部走西口的人们用血泪、坚韧、诚信、勇往直前写就历史的缩影,更是一部中华民族为了生存而顽强拼搏雄浑激昂赞美诗。    故事以田青之父田耀祖的嗜赌败家开篇,接踵而来是连年大旱,粮食无收,母亲淑贞带着田青和两个姐姐艰难的生活,这使田青从小就立志重振家业,随着他们的渐渐长大,田青与梁满囤一起也踏上了“走西口”的道路,途中他们意外被土匪绑票,还成为了土匪中间的一员。历经无数挫折之后,田青终于赎回了大宅,他们用自己汗水、泪水、甚至是血水,在西北的草原、荒漠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经商之路。但连年的军阀混战,使得社会动荡不安,田青破产,接连不断的变故让田青深切地认识到,不把侵略者赶出去,生意也做不成。田青于带着儿子重新走了西口,投奔大青山游击队。

·评价

  一是她艺术地再现了山西人清末民初走西口这段令人肝肠寸断、如泣如诉的历史,展现了晋商千百年来能吃苦、讲诚信、重情义的真缔。电视剧开篇便让观众的心悬了起来,祁县嗜赌如命的田耀祖赌的眼红心跳、革命党徐木匠被追杀、田家大院在为小少爷田青举行抓周庆典之际,田耀祖却把家产连同自己的老婆淑贞一同输给了无赖夏三。田老太太被气死,田耀祖无奈之下走了西口。少奶奶淑贞幸得此前被她所救的革命党人、兴中会会员徐木匠挺身相救,才免于受到夏三的污辱。淑贞为了养活儿子田青,将九岁的女儿丹丹送给了梁家当童养媳。十年后,田青成了放羊娃。从事革命活动回来后的徐木匠出钱供田青上了私塾,并教了他一身武艺。徐木匠一边从事革命活动,一边接济淑贞和田青母子艰难度日。淑贞感念徐木匠当年的相救和接济,对徐木匠磊落的为人也心生敬佩,渐渐对徐木匠产生了爱慕之情。此事被田青发现,淑贞意欲自尽。是丹丹对田青讲了事情的原委,田青才了解了他的身世。 时逢大旱,田青决定带着姐夫梁满囤去走西口。路上被土匪刘一刀裹胁上黑土崖土匪窝。刘一刀为笼络田青,让他当了三当家并将肉票豆花赏给他为妻。因此引起了二当家的嫉恨。一次,刘一刀领全伙下山作案,田青乘机领着豆花、满囤、和“肉票们”逃出匪窟。二当家栽赃陷害田青,说田青放火烧了黑土崖,杀害了风摆柳,招致刘一刀的刻骨仇恨和追杀。田青等历尽艰辛到了包头,不料“肉票”之一裘
电视剧
电视剧
老板却指认田青是匪首,被官府判斩。豆花也被未婚夫家赶出。她用回家盘缠买了两口棺材要为田青殉葬。事后裘老板才得知误会了田青,县知事吴玉昆拒不改判。徐木匠请四子王旗的诺颜王子从法场上救下了田青。裘老板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请田青到他的皮匠铺里当外柜。并让豆花做了帮厨,梁满囤当了学徒。 田青聪明好学,裘老板便想把自己的独生女儿巧巧嫁给田青。田青因自己在家乡有了未婚妻翠翠而婉拒。 田青只好去拉骆驼,两年白手起家。田青艰难发迹后,刘一刀在草原上抢劫了田青的驼队。巡防团表长吴玉昆再度扣押了田青的皮革,田青彻底破产了,他只得卖掉了包头的产业归还债务。吴玉昆竟捋去财产冒功,因此而升为师长,又用梁满囤赶驼队在恰克图将田青的皮革出手。梁满囤为将货款独吞然后还给田青而被吴玉昆的张副官打死。又被刘一刀掳去当军师的田耀祖得知徐木匠要回祁县跟淑贞成亲,心里仇恨、醋意交加,就告诉刘一刀去劫徐木匠。没想到弄巧成拙,却将田青和豆花劫了。刘一刀要杀田青和豆花的时候,刘一刀得知真相,害死风摆柳的不是田青而是二当家的,刘一刀亲手打死了二当家的,为风摆柳报仇雪恨。国共合作时,徐木匠到北京送筹款,打算送完筹款后,就回祁县跟淑贞成亲,没想到在路上,为了保护革命经费被军阀所杀。诺颜王子南下广州准备北伐,临行前把自己的买卖委托田青,并让田青筹措革命经费,他准备卖掉赎回的田家大院,筹措革命经费。深明大义的淑贞也支持田青卖掉田家大院,田青拿着卖宅子的钱,在豆花含泪深情地唱出的《走西口》的歌声中,带着儿子青青重新踏上茫茫西口路!全剧在悬念迭出的动人故事中展现出走西口这段令人肝肠寸断、如泣如诉的历史,弘扬了晋商千百年来能吃苦、讲诚信、重情义的真缔。    二是以鲜明的人物性格推进流畅的故事情节,并把爱情这一永恒的主题刻骨铭心地揉进故事,让人物悲欢离合的关系更加扣击心弦。田青的铁骨铮铮、永往直前、宽宏大量、大仁大义,革命党徐木匠的忠心耿耿、不畏艰险、大义凛然,田母的深明大义、爱恨鲜明、忍辱负重,丹丹的忠厚善良,翠翠的忠贞不渝,豆华的敢爱敢恨,梁满囤的狭隘自私,梁父母的无可奈何,裘老板的工于心计,巧巧的骄横跋扈,田耀祖的浑浊昏庸,诺言王子的狭义肝胆,李义的知恩图报,吴玉昆的奸诈阴险……,一一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每个人都鲜活地站在你面前,他们的爱恨情仇无不让你牵肠挂肚。田青与翠翠、豆花的刻骨之爱,梁满囤与丹丹的纯洁之爱、与巧巧的功利之爱,徐木匠与田青母亲的含蓄深爱等等,作者匠心独运,把爱恨情仇与故事大背景有机地揉为一体,使之互为补充、相得益彰。    三是把历史和现实有机地结合起来,以民族传统美德的精髓仁义礼智信来鞭挞当今社会贪腐横行、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诚信缺失的丑恶现象,呼唤社会真善美的回归。贯穿全剧的红线便是民族传统美德的精髓仁义礼智信,以史喻今,当今官场贪腐、世风日下、造假贩假、人心浮躁、欺诈哄抢、诚信缺失等丑恶现象令人痛心疾首。全剧批驳与弘扬的,无不是当今社会所批驳与弘扬的。作者不过巧借剧中人物之口说出而已,剧中弘扬的主旋律也不过借古喻今之需。
 

京剧《走西口》

    由山西省京剧院、中国京剧院、中国戏曲学院联合推出,于2006年10月北京首演,并获得“2007--2008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二期)重点资助项目”。京剧《走西口》讲述了清朝康熙年间晋商名门晋德裕遭遇品牌危机并成功化解的故事,与此同时,晋德裕在开拓俄罗斯市场的时候,也坚持了以“诚”、“义”待人,最终成功打通对俄贸易通道,并推动清朝与沙俄两国政府签订了中俄边境贸易的《恰克图条约》,在中国经贸发展史上留下了光彩的一页。整台演出用较大的篇幅展现了清代晋商的诚信经营和情义行事,也为当代商人展现出了一个活生生的舞台版“危机公关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