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

  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1950年12月20日),字孟真,山东聊城人,祖籍江西永丰。历史学家、学术领导人、五四运动学生领袖之一、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创办者。傅曾任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国立台湾大学校长。他所提出的“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的原则影响深远。

简介

  
中国历史学家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1950年12月20日)
中国历史学家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1950年12月20日)
  傅斯年(1896.3.26-1950.12.20) ,初字梦簪,字孟真,山东聊城人。著名历史学家。 六岁入私塾,十岁入东昌府立小学堂,十一岁读完《十三经》。1909年考入天津府立中学堂。1913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1916年升入本科国文门,曾著《文学革新申义》响应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提倡白话文。1918年与同学罗家伦、毛准等组织新潮社,编辑《新潮》月刊。  
  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为学生领袖之一。1919年底赴欧洲留学,先入英国爱丁堡大学,后转入伦敦大学,研究实验心理学、物理、化学和高等数学。1923年入柏林大学哲学院,学习比较语言学等。1926年冬应中山大学之聘回国,1927年任该校教授,文学院长,兼任中国文学和史学两系主任,同年在中山大学创立语言历史研究所,任所长。1928年受蔡元培先生之聘,筹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同年底历史语言所成立,任专职研究员兼所长,1929年兼任北京大学教授,讲授“中国上古史专题研究”及“中国古代文学史”。其间先后兼任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中央博物院筹备主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中央研究院总干事,政治协商会议委员,北京大学代理校长等职。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49年任台湾大学校长。1950年12月20日因脑溢血病逝。
  
  傅斯年任历史语言所所长二十三年,培养了大批历史、语言、考古、人类学等专门人才,组织出版学术著作70余种,在经费、设备、制度等方面都为历史语言所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组织第一次有计划、有组织的殷墟甲骨发掘,其后先后发掘十五次,大大推动了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和商代历史的研究。傅斯年还将明清大库档案资料争取到历史语言研究所,组织进行专门整理,使明清史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傅斯年在历史学研究方面,主张“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材料”,重视考古材料在历史研究中的作用,摆脱故纸堆的束缚,同时注意将语言学等其他学科的观点方法运用到历史研究中,取得较高的学术成就,在现代历史学上具有很高的地位。   
  主要著作有:《东北史纲》(第一卷)、《性命古训辨证》、《古代中国与民族》(稿本)、《古代文学史》(稿本);发表论文百余篇,主要有:《夷夏东西说》、《论孔子学说所以适应于秦汉以来的社会的缘故》、《评秦汉统一之由来和战国人对于世界之想象》等。有《傅孟真先生集》六册。

家世

  其先祖为清朝第一位状元傅以渐,曾官至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
  侄子傅乐成随他到台湾,在台大历史学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70年代出版《中国通史》。
  侄子傅乐焕是英国伦敦大学博士,1951年从英国回到中国大陆,1966年5月23日,在文化大革命中自杀身亡。

生平

·早年

  幼年丧父,由祖父及母亲抚育成人。
  1909年就读天津府立中学堂;1913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四年考试三次全班第一。1916年进入北京大学。
  1918年春夏与罗家伦、毛子水等20余人组织新潮社,仿效《新青年》创办《新潮》月刊,提倡新文化,与北大国粹派论战,影响颇广。傅斯年也因此成为著名的学生领袖。
  1920年,他去欧洲,在伦敦大学学院研习三年半后,转赴柏林大学。在他游学六年半的时间中,大部份时间都在研读实验心理学在内的自然科学,在柏林大学的后期才开始阅读比较语言学,并学习东方语言。

·学成回国

  1926年10月,傅斯年应中山大学之聘回国,1927年任该校文科学长(文学院院长,并兼中国文学和史学两系之主任)。1928年积极筹划并负责创建了著名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后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
  1944年,傅斯年在参政会上向行政院院长孔祥熙发难,揭发孔贪污舞弊,骂他是皇亲国戚。事后蒋介石亲自请他吃饭。蒋介石问:“你信任我吗?”傅斯年答:“我绝对信任。”蒋介石说:“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斯年立刻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1947年2月15日和2月22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文章:〈这样的宋子文非走开不可〉和〈宋子文的失败〉,痛批当时行政院长宋子文:“自抗战以后,所有发国难财者,究竟是哪些人?照客观观察,套购外汇和黄金最多的人,即发财最多的人。”硬是把宋子文逼下台。

·北京大学代理校长

  1945年傅斯年50岁那年出任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坚决反对留用汪精卫时期北京大学的教员,所有汪精卫时期北京大学的教职员都被开除。
  1946年9月6日交棒给先前在美国办外交的候任校长胡适。
  (详见林景翰,《傅斯年的教育思想及其实践:以北京大学代理校长与台湾大学校长为例(1930-1950)》)

影响及评价

  
胡适与傅斯年(左一),胡祖望
胡适与傅斯年(左一),胡祖望
  傅斯年坚持“民族气节”、“正是非,辨忠奸”,将汪精卫时期北京大学的教职员全部开除,学生学籍和学历都不承认,要先补习才能参加学历甄审入新北大。
  傅以汪精卫时期华北政务委员会国立北京大学的图书资料和设备房舍为基石重新开始,结合原西南联合大学和新邀聘的朱光潜、金克木、季羡林等师资,成立拥有文、法、理、医、工、农6个学院和文科研究所(拥有陈寅恪等多位导师)的国民政府国立北京大学。
  请朱光潜主持西方语文学系,在文学院新成立东方语文学系,请从德国学梵文回来的季羡林做主任,与金克木等教梵语、巴利语,马坚等教阿拉伯语,中日战争前周作人创办的东方文学系只有日本语专业,而且早已停办(金、朱是从武汉大学请来)。
  各院院长依序是汤用彤、周炳琳、饶毓泰、马文昭、马大猷、俞大绂。
  傅自己承认“有一件好事,即北大并无太大之损失...尤其好者,是伪文学院添了好些书。”(林文引《傅斯年全集》),对自己的老师周作人为首的留平北大人仍极力清算。
  逼上梁山的师生们投向了左翼阵营怀抱,连被傅视为“汉忠”的许多学人也对国民政府非常失望,6位院长和罗常培、俞平伯、朱光潜、季羡林、金克木、贺麟、陈寅恪、雷海宗、郑天挺、钱端升、汪敬熙等教授先生都迎接了人民解放军。
  包括傅的亲戚俞大绂和陈寅恪(俞是内兄,陈是内表兄)。
  周作人写的“仓卒骑驴出北平,《新潮》余响久消沉,凭君箧载登莱腊,西上巴山做义民。”和“次有齐鲁民,生当靖康际,沿途吃人腊,南渡作忠义,待得到临安,余肉存几块,哀哉两脚羊,束身就鼎鼐,犹幸制熏腊,咀嚼化正气,食人大有福,终究成大器,讲学称贤良,闻达参政议,千年诚旦暮,今古无二致,旧事倘重来,《新潮》徒欺世,自信实鸡肋,不足取一胾”对学生傅君的讽刺也不是偶然的了。

台湾大学校长

  
傅斯年陈列馆
傅斯年陈列馆
  1948年12月15日,南京行政院批准台大庄长恭校长辞职,同时发表傅斯年校长人事案。
  1949年1月19日,他飞到台北,1月20日从代理校长杜聪明(1948年12月7日开始代理)手中接任国立台湾大学校长。
  1949年6月学期结束前发生文学院外文系李霁野教授弃职逃离台湾事件(李在四六事件后逃走,辗转到了天津)。
  1949年7月11日,又名叶青的任卓宣在台北《民族报》发表〈寄傅斯年先生的一封公开信—论反共教育与自由主义〉,指控傅校长不但是蔡元培、胡适两先生之高足,且继承北京大学自由讲学、自由研究的传统风气。出任台湾大学校长后,亦将自由主义作风带到台湾来,在学术自由的掩护下,所聘教授中,竟有共党分子和亲共分子,以致学校成为政治上的特区,院系成为共产党细菌的温床,赤焰相当高涨。
  傅斯年发表了〈傅斯年校长的声明〉和〈傅斯年校长再一声明〉,表示“对于文学院教授李霁野无故离职,传闻前往共区一事,已经校内行政会议决议予以停薪处分,并函请警备司令部派员查明在案,校方完全依法办理,岂有袒护亲共分子之理?学校必定有闻便查,查明便办,绝不护短。”
  (详见欧素瑛〈贡献这个大学于宇宙的精神-谈傅斯年与台湾大学师资之改善〉)
  从这件事可看出傅校长试着要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和北大式的兼容多元学风中取得平衡的艰苦。
  受命于危乱之际,他积极“替台大脱胎换骨”。据说,傅斯年常去找蒋中正要办学经费,他每去一次阳明山,必定是“满载而归”,是敢在蒋中正面前从容跷起二郎腿、抽著烟斗的人。胡适也感慨:说傅斯年是他“最好的诤友和保护人”。1949年4月6日台大和师大发生“四六事件”,爆发军队闯入校园,傅斯年对当局不经法律程序径行进入台大校园内逮捕师生高度不满,亲自找国民政府官员交涉,要求逮捕台大师生必须经过校长批准。他甚至向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司令彭孟缉警告:“若有学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

埋骨台湾

  晚年傅斯年太过肥胖,患有高血压,医生嘱咐他少吃盐或不吃盐,并戒肉类荤腥。又查出患有胆结石。1950年12月20日上午,傅斯年在台湾省议会答复教育行政的质询时过度激动,因脑溢血而猝逝,得年55岁。当时有郭大炮(郭国基)骂死傅大炮的说法。傅斯年逝世后葬于台湾大学校园,校内设有希腊式纪念亭傅园及“傅钟”;其中,傅钟启用后成为台大的象征,每节上下课会钟响二十一声,因傅斯年曾说过:“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时,剩下三小时是用来沉思的。”

社会活动

  傅斯年对于“教育学”这门学问,跟所谓“国医”(中医)也有他独特见解。
  台湾《国语日报》创刊后,傅做了首任董事长,直到去世。

主要著作

·单篇论文

  《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1928年)(刊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1卷第1期:页3-10)(广州: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周颂说》(1928年)(刊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1卷第1期:页95-112)(广州: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大东小东说》(1930年)(刊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2卷第1期:页101-109)(北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论所谓“五等爵”》(1930年)(刊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2卷第1期:页110-129)(北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姜原》(1930年)(刊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2卷第1期:页130-135)(北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新获卜辞写本后记跋》(1930年)(刊于《安阳发掘报告》第二期:页349-386,上海: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本所发掘安阳殷墟之经过》(1930年)(收入《安阳发掘报告》第二期:页387-404,上海: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明清史料发刊例言》(1930年)(收入《明清史料甲编》第一册:页1,北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夷夏东西说》(1933年)(收入《庆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论文集》页1093-1134,南京: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周东封与殷遗民》(1934年)(刊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4卷第3期:页285-290)(南京: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讲义

  《战国子家叙论》(1927年,国立中山大学讲义)(后又收入《傅孟真先生集》第2册、《傅斯年先生全集》第2册)
  《诗经讲义稿》(1927年,国立中山大学讲义)(后又收入《傅孟真先生集》第2册、《傅斯年先生全集》第1册)
  《中国古代文学史讲义》(1928年,国立中山大学讲义)(后又收入《傅孟真先生集》第2册、《傅斯年先生全集》第1册)
  《史学方法导论》(1933年,国立北京大学讲义)(后又收入《傅孟真先生集》第2册、《傅斯年先生全集》第2册)

·单行本

  《东北史纲》初稿 (1932年,北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城子崖 : 山东历城县龙山镇之黑陶文化遗址》(1934年,北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傅斯年著作
傅斯年著作
  《傅斯年先生史学论文集》(1929年~1935年,南京: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性命古训辨证》三卷(1940年,长沙:商务印书馆)
  《傅斯年校长最后论著》(1950年,台北:国立台湾大学)
  何兹全编,《民族与古代中国史》(2002年,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编,《台湾大学办学理念与策略》(2006年,台北:国立台湾大学)

·选集

  《傅斯年选集》(1967年,台北:文星书店)
  《傅斯年选集》(1971年,台北:传记文学)

·全集

  傅孟眞先生遗著编辑委员会编,《傅孟真先生集》(1952年,台北:国立台湾大学)
  傅孟眞先生遗著编辑委员会编,陈盘等校订增补,《傅斯年全集》(1980年,台北:联经)
  欧阳哲生主编,《傅斯年全集》(2003年,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评价

  胡适曾评价傅斯年:“他的感情是最有热力,往往带有爆炸性的;同时他又是最温柔,最富于理智,最有条理的一个可爱可亲的人”、“他能做最细密的绣花针功夫,他又有最大胆的大刀阔斧本领。他是最能做学问的学人,同时又是最能办事,最有组织才干的天生领袖人物。” 傅斯年在认识丁文江之前,痛恨其政治立场,当着胡适大骂:“我若见了丁文江,一定要杀了他!”后来胡适介绍两人认识,两人却成为莫逆之交。

年表

  1909年考入天津府立中学堂。  
 
  1913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  
 
  1916年升入本科国文门,曾著《文学革新申义》响应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提倡白话文。  
 
  1918年与同学罗家伦、毛准等组织新潮社,编辑《新潮》月刊。  
 
  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为学生领袖之一。   
  1919年底赴欧洲留学,先入英国爱丁堡大学,后转入伦敦大学,研究实验心理学、物理、化学和高等数学。  
 
  1923年入柏林大学哲学院,学习比较语言学等。  
 
  1926年冬应中山大学之聘回国,1927年任该校教授,文学院长,兼任中国文学和史学两系主任,同年在中山大学创立语言历史研究所,任所长。   
  1928年受蔡元培先生之聘,筹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同年底历史语言所成立,任专职研究员兼所长。 
  1929年兼任北京大学教授,讲授“中国上古史专题研究”及“中国古代文学史”。其间先后兼任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中央博物院筹备主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中央研究院总干事,政治协商会议委员,北京大学代理校长等职。  
 
  1937年赴重庆,连续四次当选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担任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   
  1939年5月,兼任北大文科研究所所长   
  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9年任台湾大学校长。   
  1950年12月20日因脑溢血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