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族民歌

白族民歌
白族民歌
  白族主要居住在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其余散居于云南昆明、元江、邱北、南华、丽江、兰坪、碧江、维西、保山、泸水以及贵州毕节、四川西昌地区,人口约159万。白族民歌以质朴、自然、浓郁的乡土气息展现了白族人民的生活面貌,它们常在山野间吟唱,节奏自由,曲调悠扬,纯朴自然。白族民歌是了解白族人民生活的“百科全书”。

概述

     白族有本民族语言,汉文自古以来一直为白族群众通用。白族的民间歌唱艺术也具有的水平。在白族民间,既流传着大量的山歌、小调,也有各种体裁、形式的叙事歌曲。歌词大都有较严格的句式、格律,尤以“山花诗”体歌词占有较为突出的地位。明净和纯美恰似中国云南令人屏息的山水秀色,悠悠一声“啊波”衬字的感叹,仿佛娇艳花瓣上颤落的露水那般芬芳而清澈。甜美而悠扬的小调在唇舌间清新鸣啭,拙朴的尺八和灵动的铝板琴在弦乐背景上相映成趣。白族民歌分为白族调、汉调、长歌、白族小调、叙事歌等,流传最广的是白族调,其中又以大理、剑川和洱源西山的白族调最有代表性。
  白族民歌的歌词,内容丰富、题材广泛、生动活泼,诸如历史故事、社会生活、劳动生产、山川景物、爱情婚姻等等都融于歌词之中。歌词结构,突破了传统歌词的固定模式,歌词多是七句或八句一段。这些由非对称性七字、五字、三字句组成的歌词,改变了传统歌词的严整呆板,使格式变异的歌词焕发出青春的活动。
对唱
对唱
  白族民歌的歌词结构,习称“山花体”。每首歌词 皆8句(其中第1句为衬词)或7句为一段。8句歌词的字数是7775、7775;七句的字数是 775、7775。有时句中字数有所增减,但都属于“山花体”的变体。与歌词结构配合,旋律也由两个乐段组成,第2乐段是第1乐段的变化重复。   白族民歌绝大多数是七句或八句为一首的短歌,分为上下两阙,上阙一般以三个字的“韵头”起韵,然后是两个七字句,一个五字句;下阙为三个七字句,一个五字句,上下两阙构成一首完整的诗歌。白族民歌讲究押韵和声调高低相协的格律,在对歌当中如一方跑了韵便算是输家。各地白族民歌唱词基本一致,曲调则因地区不同而风格各异,主要分为大理调、剑川调、西山调、东山调、山后曲等。有的高亢粗犷,有的幽婉动人。内容也十分多样,不但有山歌、情歌、习俗歌、咏物歌、儿歌等,还有大量幽默诙谐的“反意歌”,正话反说,表现了白族人民乐观自信、开朗活泼的的民族性格。    白族民歌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具有鲜明的白族民间传统音调风格的曲目,这类民歌又依地域而分成“大理白族调”、“剑山白族调”、“洱源西山白族调”等;第二种是白族与其他某个民族长期交流后融合了两个民族音乐特征的曲目,“剑川东山调”是具白彝族与白族共同特色的歌调,而“山后曲”则是融合了白族与普米族音乐特色的歌调。第三种是白族与汉族长期交流而形成的民歌曲目。以上三种类型,最具代表性的是“白族调”,又称“白儿诂”,意即山歌,因有地区之别,故常常冠以地名,如前面所举的“大理白族调”以及“昆明白族调”“元江白族调”“泸水白族调”等。
  在白族民歌中,最受群众喜爱而又流传最广的当属“白族调”,其中又以大理、剑川和洱源西山“白族调”最有代表性。这类民歌多在山野、田间演唱,既可伴随栽秧、打柴、放牧等生产活动,亦可用于男女相互倾诉爱情,并大都节奏自由、曲调悠扬、气质粗放,有着浓郁的山野风味,故属山歌类民歌。而其中的剑川“白族调”,又常在三弦的伴奏下,用以演唱长篇叙事诗,故又具有叙事歌曲的特点。 
  大理的白族民歌也叫大理白族调,指流传于洱海周围的白族民歌,它可以独歌,也可以对歌,其题材广泛、题裁多样,格律严谨,有广泛的群众性。 在男女青年谈情说爱、海上捕鱼田间劳动时、婚丧嫁娶、庆典之日,都有对唱,独唱,合唱等形式的民歌。 电影《五朵金花》、《阿诗玛》十分感人,其美妙动听的音乐,正是起源于白族民歌基础上的加工创作。大理白族调的曲目有男女腔之别。男腔一般是五声徵(5)调式,女腔为五声宫(1)调式。两种声腔对唱,由女腔转为男腔时,一般是前调Do(1)=后调Sol(5),十分自然顺畅。
白族音乐
白族音乐
  “剑川白族调”指流传于剑川、洱源地区的白族民歌,它的曲调具有较强的叙述性,歌唱时要有龙头三弦伴奏,因此,也经常用作说唱音乐的调子,其旋律大都是五声“羽(6)调式音阶构成的,歌唱部分一般结于“Mi(3),”伴奏部分结于“La(6)”,相互形成一种清晰质朴、极富歌唱性的音乐风格。    “洱源西山白族调”,指流行于洱源县西山地区及与云龙县相邻地区的白族民歌,它的音调为五声羽(6)调式,男女对唱时均使用真声。白族民歌的另一种代表体裁是“白族小调”,二者的区别,主要在唱词内容,即“白族”小调以歌唱爱情为主,如有名的“泥鳅调”、“海东调”、“麻雀调”、“栽秧调”等。“叙事歌”,常见者有洱海周围的“大帛曲”和山区的“打山调”。
  主要流行于剑川的“泥鳅调”属于较古老的小调类白族民歌。全曲高吟低唱,起伏跌宕,再贯穿以紧迫急促的三弦伴奏,抒发了波翻浪滚、难以遏制的愤懑之情,流分体现了白族人民反抗压迫的传统战斗精神。其他如“麻雀调”之类的白族小调,则活泼轻快,幽默风趣,亦颇受群众喜爱。
  此外,白族还有风俗性民歌和儿歌、摇儿歌等。白族民歌的唱词,俗称“山花体”。词格大都是七言或五言,句数是八句或七句,受唱词结构的影响,曲体也是两个段落,一般情况下,后段为前段的变化重复。《载歌载舞绕三灵》是一首新填词的“大理白族调”。它的唱词为16句“山花体”,相当于8句体的两次反复。全歌采取男女对唱形式,前半部分是女声,音域为Mi(3)-Sol(〓);后半部分是男声,音域为sol(〓)-Mi(〓),如果将前半部分定为宫(1)调式(每次下滑到Mi(3)音,可不视作主音),则后半部分应该是徵(5)调式。前后在音区、音域方面有明显的对比。另外,在两个段落的连接部分,都有衬句,它既是上段的补充或延伸,又为下段作了铺垫。在第二段结束后,衬句扩大了篇幅,实际上,这里是另一个8句的重新开始,即由女声转为男声的地方,所以,必须安排一个用衬腔作的首句,以保持”白族调“的基本结构规格。
  在白族民间,还流传着几种叙事性的演唱形式,一是洱源西山区和剑川东山区的《打歌调》,二是《青姑娘》,三是《大帛曲》,四是《本子曲》。《打歌调》虽在“打歌”这一歌舞活动中演唱,而演唱者只歌不舞。《青姑娘》则以组歌形式,咏唱了青姑娘的悲惨命运,是一首深深打动人心的反封建悲歌。《大帛曲》亦名《花柳曲》,专在白族传统风习“绕三灵”中演唱。《本子曲》的演唱形式主要流行于剑川,大都以单一的曲调演唱长篇叙事诗。这些演唱形式运用的曲调均属叙事性歌曲。而《本子曲》则初具曲艺形式的特点。    因白族接受汉文化较早,故白族民歌中亦有不少白族化了的汉族民歌,白族群众惯称这为“汉调”。如“邓川汉调”既属有一定白族特色的汉族民歌,而又在白族地区早已广为流传,深爱白族人民喜爱。    独具特色的白族民歌,在中国民歌中占有重要地位。解放后,众多专业音乐工作者深入白族地区搜集整理民歌。电影《五朵金花》中的音乐家就曾驾马车走遍苍山洱海采风。大理“三月街”千万人赶歌会的壮观景象,就是白族民歌活动的缩影。一首根据“白族调”改编的电影插曲《蝴蝶泉边》,唱响了大江南北,至今还在全国各地传唱,扎根于各族人民的心里。    近年来,一提到白族,大家就不能不想到着名白族女歌手杨洪英,她演唱的“大理白族调”悠扬婉转、热情奔放,她演唱的”麻雀调“活泼跳荡、妙趣横生,她演唱的”泥鳅调“深沉强烈、动人心弦。1978年在全国民族民间唱法会演中,她演唱的白族民歌,以那甜美的声音,清晰的吐字真挚的感情和浓郁的乡土气息,博得首都观众和声乐界的热情赞扬。

鹤庆白族民歌

     鹤庆人把唱白族民歌称为“对曲子”,当地谚语有“樱桃好吃树难栽,曲子好唱口难开”的说法。    鹤庆白族民歌大多以爱情为题材,曲调哀婉缠绵,语气铿锵,其风格流派自成一类,迥异于其它地区的白族民歌每句字数大多为“七、七、七、五”字的结构(又被称为“山花词”或“大本曲”),而在鹤庆白族民歌中段落句式大多为两句或四句的七字句,少部分穿插入八、九字句不等,部分句式在演唱过程中增加了语气、韵律转换的衬词,或以衬词来作韵脚。如“(阿小尼)妹,隔山(尼)听到(嘿)铃铛响,(格是罗我尼小阿哥),不知阿哥(尼)去哪里?”鹤庆白族民歌是一种对口民歌,男女用汉语对唱或夹杂有白语或白语衬词对唱。    鹤庆白族民歌在演唱时,大多数为男女即兴发挥演唱,故又称“田埂调”。但很多唱词,却是在千百年历史长河中,以口耳相传的形式经过无数代人不断凝炼升华,相延到今天形成许多段落联句,具有很高的文学艺术价值,成了千古名句。在鹤庆白族民歌中,以麻雀、秧鸡、白鹤青蛙燕子、鸭子、锦鸡金鱼、骏马等动物作为赋、比、兴表现手法带入词句中的较多,笔者在做田野调查时,发现鹤庆白族民歌中,提到马、马帮和与马有关的章节联句较多,可以说鹤庆白族人民与马帮文化具有解不开的情结,在此简要枚例一二。    鹤庆白族民歌多以擅长叙述爱情悲欢离合的情节为主题,在两人情投意合时唱道:    男:牛脚不合马脚印,    不知阿妹咋个想?    女:骡子只合马脚印,    阿哥只合妹的心。    又如:    男:骑骡跨马你只愿?    白日谈琴(情)又吹箫。    女:哥骑骡子妹骑,    刀山火海也要去。    男:母驹骡子只合意?    扶你跨上马鞍心。    有为了找到合心合意的人,不怕山高路远的:    相隔千山骑马绕,    相隔大河渡船来。    有劝女子嫁给读书人的:    骑马要骑五花马,    跟人要跟读书人。    有为了爱情誓不言悔的:    独木桥上来赛马,    不怕骡子又回头。    有劝人珍重爱情的:    有了骡子莫赶马,    有了福气莫采花。    1    有形容女子美丽的:    骡子好看全靠鞍,    小妹好看在打扮。    有形容两人有说不完的话的有:    骑头骡子走得快,    骑条水牛好讲话。    有形容相互猜忌的:    骑着骡子简直去,    咋个回头主意多?    有形容向往美好生活的有:    郎骑白马配白鞍,    妹骑枣骝配金鞍,    郎是金鞍才上任,    妹是太阳才上山。    形容嫁娶时要骑白骡的有:    三岁骡子留下我,    白马一匹进你门。    鹤庆在历史上有“商邑”的称誉(见民国《鹤庆县志》)。清代中后期及民国时期,由于鹤庆商帮及鹤庆手工业在云南的相对强势,带动了鹤庆马帮的兴盛。在鹤庆白族民歌中,流传有许多与赶马有关的佳句。    关于赶马与马的关系有:    山高只要马得力,    水深只要船行直。    形容马帮长年露宿的词句有:    赶马三年不歇店,    到处丢下冷锅枪。    形容马帮行进过程中遭遇不顺的有:    赶马就怕球索断,    做人就怕死老婆。    形容主家小气的有:    人无草鞋马无料,    渣金①烂马赶不成。    形容马帮行进途中小憩的有:    哪里有草就放马,    哪里地肥就栽花。    形容办事稳妥的有:    小马拴在大树上,    二十四个放宽心。    形容马生形美观的有:    三岁骡子四脚白,    再加一点白玉顶。    形容马帮骡子安排选用的有:    头骡选上枣骝马,    二骝选上菊花青。    识途还留老玉眼,②    十岁出头还健行。    鹤庆白族民歌中之所以出现很多与马帮文化有关的传统歌词,笔者认为与鹤庆白族传统上受马帮文化影响忒深的缘故有关。历史上,鹤庆长期是滇西北重要的政治、经贸、军事、文化、教育、宗教中心,溯唐以来,鹤庆在云南地方政权南诏时设置统部、谋统郡;宋代云南地方政权大理国时在鹤庆设置谋统府,为大理国内八府之一;元代设鹤庆军民路;明代及清代中前期设鹤庆军民府,清代后期为州,滇西北军事机构鹤丽镇设在鹤庆。民国初,鹤庆设县,沿至今。《云南简史》载:清代中后期至民国时期,鹤庆商帮与四川商帮、喜洲商帮、腾冲商帮为云南境内的四大商帮。由于鹤庆商帮的高度发达,与此并生的鹤庆马帮也就相对强势于其它地区的马帮。清末至民国时期,鹤庆境内各族人民有很多人以从事马帮运输、养马、贩马为业,可以说马帮文化深入人心,自然而然地影响到鹤庆白族民歌之中。    注:①渣金,方言,小气的意思。    ②识途还留老玉眼,形容马因年老有白内障。

白族民歌欣赏

  
  白族哭嫁“十要歌”
    一要红罗帐,闪缎铺盖十二床,鸳鸯枕头枕两档;    二要两箱柜,桌子朱红漆,四把交椅猛制起;    三要三口箱,箱子搁在箱架上,还要金银装满箱;    四要铁火架,炊(cui)壶要两把,我在婆家礼行大,早晚要筛茶;    五要梳妆台,镜子要二块,还要银牌牙签挂胸怀;    六要富宗衫,袄子朱红缎,盖古儿高头钉翠安,戴起真好看;    七要百褶裙,裙子高头绣古人,一绣狮子赶麒麟,又绣喜鹊闹婷婷;    八要桂花香,妹妹哭嫁妆,件件要十样;    九要筛茶婆,媒人要两个,迎亲的哥哥来把上席坐;    十要要不尽,要对大金盆,金盆里头要根花手巾,还要一个年轻好后生。  
  白族“十送”歌
    一送郎的帽,耍须两边吊,耍须上边安葡萄,好比杨宗保;    二送郎的衣,层层是新的,送郎穿起走江西,好比梅良玉;    三送郎的裤,缝成丈二布,送郎穿起走奎府,好比杜游甫;    四送郎的袜,缝成一尺八,送郎穿起走天下,好比姜子牙;    五送郎的鞋,鸥云二面排,送郎穿起走四外,好比蔡百阶;    六送郎的扇,打开月半边,送郎拿起过热天,好比薛丁山;    七送郎的伞,撑开天花板,送郎拿起过雨天,好比蔡百万;    八送郎的刀,耍须二面抛,送郎拿起称英豪,好比小曹操;    九送郎的弓,弓儿紧绷绷,送郎拿起称英雄,好比赵子龙。
  “十杯酒”歌词
    一杯酒儿引郎来,把郎引到八仙台,小妹子把酒筛,小妹子把酒筛,男坐东姐坐西,旁人看见是夫妻,还是相好的;    二杯酒儿满满斟,二人喝起问生根,某年某月生,男是正月十五生,姐儿年小闹花灯,二人真老庚;    三杯酒儿酸又酸,三三天天要奴端,莫说美酒酸,酒不好吃对奴看,二人相交这多年,人好水也甜;    四杯酒儿酒斟起,上瞒哥下瞒嫂,瞒得哥哥瞒不得嫂,二人好相交;    五月要吃雄黄酒,雄黄酒儿隔五毒,免得奴担忧;    六杯洒儿汗淋淋,手拿花扇扇郎身,扇得凉冰冰,手拿花绢揩郎汗,免得哥哥长汗斑,四外都好看;    七杯酒儿酒吃醉,酒吃醉了软无力,倒在姐怀里,十指尖尖筛杯茶,爹妈晓得一餐骂,还是为奴家;    八杯酒儿桂花香,哥劝姐来姐劝郎,二人喜欢畅;    九杯酒儿郎要去,双手扯到奴的腰,天亮来送你;    十杯酒儿口问哥哥几时来,小妹子好安排,约不到日子定不到期,要到二十八九里。    (讲述者:谷卯年 ,女,66岁,白族,铁炉乡犀牛村一组农民    搜集整理:田凤云)  
  “十绣”歌词
    正月里绣荷包,手拿荷包花围到,绿毛喜鹊还热闹;    二月里绣荷包,手拿荷包郎来了,只怪得哥哥命不好;    三月里是清明,手拿荷包绣亲人,单绣哥哥一个人;    四月里菜花黄,只怪那个刘三娘,说得奴心里慌;    五月里是端阳,手拿荷包绣鸳鸯,绣个鞍壳配凤凰;    六月里三伏热,手拿荷包绣不得,手拿花线花悔色;    七月里是月半,只当是挖了奴心肝,把个荷包绣稀乱;    八月里是中秋,抬工八十女为王,甘落十二为丞相;    九月里是重阳,手拿荷包心想郎,不知何时能见郎;    十月里都绣起,红荷包绿耍须,反手缠到郎腰里,切忌莫说奴绣的。  
  “十字”歌词(花灯调)
    一字一横长,桃园关寨王,过五关斩六将,古城斩蔡杨;    二字二横短,红娇配礼缎,唯有朱砂结良缘,好人多磨难;    三字三条街,七姐下凡来,董云行孝天上来,槐英把口开;    四字四个方,姜女下池塘,亲口许配范喜郎,后来结成双;    五字在中间,昭君去合欢,马上哭到雁门关,鸿雁把书传;    六字绿阴阴,杨家斗总兵,大破天门显威力,有能穆桂英;    七字左边弯,有个王宝川,踩楼抛球打平贵,后来结良缘;    八字二面排,当日祝英台, 杭州读书有三载,没把名节坏;    九字弯弓行,当时罗桂英,可恨宣王不是英,逼迫结成婚;    十字一个架,唐朝柳金花,她与仁贵有缘化,错把宝衣拿。  
  马桑树儿搭灯台
    男:马桑树儿搭灯台,    写封书信与姐带,    郎的工作扯住手,    三五两年不回来,    金花银花别处栽。    女:马桑树儿搭灯台,    写封书信与郎带,    一年不到一年等,    两年不到两年爱,    钥匙不到锁不开。  
  远看大姐穿身蓝
    男:远看大姐穿身蓝,    头戴金子耳带环,    头戴金子应我打,    耳带银环系我银,    身怀娃儿我有份。    女:哥哥说话好差意,    冷水盆里出热气,    只有骡马分四蹄,    哪有玩耍分儿女。  
  郎从高山打伞来
    女:郎从高山打伞来,姐在家中绣花带,左手接到郎的伞,右手抱到郎的怀,口问哥哥哪里来。    男:心肝肉肉我的妻,我走云南转来的,你去年许我花荷包,今年许我一双鞋,我不为鞋子不得来。    女:心肝肉肉我的郎,鞋子做起只差上,今天我家歇一晚,高挂明灯把鞋上,哥哥穿起回家乡。    男:心肝肉肉我的发,我到你家不歇的,去年你家歇一晚,回去受了妻儿欺,妻儿屋里受姑息。    女:心肝肉肉我的郎,哪有男儿怕婆娘,一日还她三餐打,三日还她九餐敲,看她发招不发招。    男:心肝肉肉我的妻,个人的妻子不打的,个人的妻子屋上瓦,人家的妻儿瓦上霜,太阳出来一马光,只见瓦来不见霜。    女:心肝肉肉我的郎,你也无心打婆娘,我也无心把鞋上,茄子开花蔫下场。
    高山跑马路不平
    高山跑马路不平,    一手抓到马缰绳,    马不抬头铃不响,    姐不抬手郎不来,    山泊只为祝英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