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举

  薛举(?-618年),中国隋代末年群雄之一,祖籍河东汾阴(今山西万荣县),父亲薛汪时移居到金城(今甘肃兰州一带)。薛举武勇豪迈,加上家中有财产,在地方上结集许多豪杰人士,后担任金城的校尉。父子起事,后失败,死于唐武德元年(618年)。

隋朝为官

  薛举,隋唐时河东汾阴(今山西万荣西)人,生年不详,死于唐武德元年(618年)。
  薛举父薛汪,迁居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及薛举长大成人后,其家已成为当地豪族,资财万贯,再加他体健貌伟,勇武骁悍,善于骑射,广交豪族,所以雄长一方。

父子起事

·起事背景

  杨坚废北周称帝建隋,在位时政简刑轻,爱惜民力,是一位封建时代少有的好皇帝。儿子杨广即位后,反其道而行,成为一个挥霍无度,游戏行乐的昏君,使隋初一度出现的振兴局面很快丧失殆尽,百姓重新处于被奴役、被压迫的悲惨境地,人们在无法生存的情况下,掀起了大规模的反抗。至大业十三年(617)年,形成了许多较大的武装集团,如中原李密、陕西梁师都、河北窦建德、山西刘武周、安徽杜伏威等。杨广看到北方已是不安全之地,便带着宫妃、大臣躲到了江都(今江苏扬州)。接着,陇右暴发了薛举起事。

·起事经过

薛举
     薛举
  隋大业十三年(617年),金城县(今兰州市)民众在中原各地反抗暴政的影响下,亦自发而起,攻据村、堡。县令郝瑷欲将其剿灭于初起之时,即招募数千人,让金城校尉薛举统率镇压。薛举为汾阴(今山西南部)人,后迁居金城,为人有豪侠之气,常结交志趣相投者,伺机争夺天下。四月,薛举与其子薛仁杲(一作薛仁果)并十三名亲信趁郝瑷宴请之机,将其劫持,并囚禁郡、县官员,开仓赈济百姓。不久自称西秦霸王,改元秦兴,并以薛仁杲为齐公,少子薛仁越为晋公。接着在短短数月中,攻据金城、枹罕(治今临夏)、临洮(治今临潭)、西平、饶河(二郡均在今青海西部)等郡,部众增至十三万。
  七月,薛举又在金城称秦帝,立妻鞠氏为皇后,薛仁杲为太子。旋派薛仁杲率众东下攻天水(时为郡,治今天水市,辖上邽、冀城、秦岭、清水、陇城、成纪六县)。薛仁杲勇力超人,善骑射,军中号为万人敌,其部很快经陇西攻占天水,薛举以金城远处西隅,为便于夺取关中、巴蜀,遂率百官东下,以天水为都。接着命薛仁越南攻蜀地,但行至河池(时为县,治今徽县),被隋河池太守率军所阻,仍返天水。
  大业十三年(617年)十二月,薛仁杲率兵东越陇山攻扶风(时为郡,治今陕西凤翔)。其时唐王李渊拥隋代王杨侑为隋帝,据长安,即遣次子李世民率军往据,双方及战,薛仁杲大败,撤回陇右。
  李渊欲收降薛举,在派李世民抵拒薛举的同时还派相府胄参军姜谟和谘参议窦轨从散关(在今陕西省宝鸡市南)西进,经河池(今徽县)至汉阳(时为郡,治上禄,在今礼县)长道县(治今西和县西北),结果为薛举击败,仍回关中。
薛举父子起事
          薛举父子起事
  仁杲扶风兵败,薛举恐李世民再取天水,遂问计于部属。黄门侍郎褚亮建议依附李渊,但为郝瑷所驳,郝瑷说:“昔汉高祖屡经奔败,蜀先主亟亡妻子,也成就大业,陛下怎能因一战不利而听从亡国之计。”薛举听后再不言降,并遣使联络突厥,谋共取长安,不料李渊抢先一步,派使者陈述利害,突厥已附于李渊。
      李渊入长安后,为了站稳脚跟,打开局面,派其子李世民率军向西发展,开始与薛举发生冲突。经过交战,薛举被李世民击败,逃奔陇西(今甘肃陇西县东南)。薛举至陇西后,想避开李世氏向西发展,又想东降李世民,曾一度举棋不定。最后经与部下谋议,决定留在陇西以图东山再起,并任用赞助他这一谋略的原金城守令郝瑷为谋主。当时李渊占有关中居薛举之东,李渊之北有割据一方的梁师都,而梁师都之北则为突厥。突厥势力方强,对中原纷争的群雄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郝瑷有见于此,请薛举连络梁师都和突厥东击李渊,但因李渊这时也正派使者积极争取突厥的支持,薛举此谋未能实现。此后,薛举与李渊展开了直接的交锋。
     公元618年5月,李渊称帝建唐。6月,薛举进击唐之泾州 (今甘肃泾川县北泾河北岸),唐以李世民为元帅率军予以抗击,两军相遇在高摭(今陕西长武县西北)。李世民认为薛举军粮少,著意速斗,于是决定守城不战,以使其师疲惫。但薛举则利用李世民部将刘文静、殷开山不听约束和轻敌,进行突然袭击,最后将唐军击败,并俘唐大将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等。李世民见情况如此,知人势已去,领军逃回长安。随即,薛举命薛仁果进逼唐宁州 (今甘肃宁县)。这时,郝瑗劝薛举趁唐军新破,人心动摇,乘机直趋长安。薛举对此非常赞同,但因突然得病未能成行,不久死去。薛举死后,其子薛仁果继领其众,谥薛举为武皇帝,但未及安葬而薛仁果灭亡。

·起事影响

  薛仁果父子初起事时,赈济放粮,多少还有点民众观念,但当大批百姓追随起事后,私欲膨胀,只顾自已称王称帝,甚至变成杀人魔王。史载薛举“每破阵,所获士卒皆杀之,杀人多断舌割鼻,或碓捣之”,薛仁果“所至多杀人”,如此嗜杀成性的武夫,却驱使百姓为其夺天下而卖命,致数以万计的人死于战火,实为陇右百姓的悲哀,所幸薛氏很快为唐所灭,战祸延时不长。

人物评价

     薛举值隋末大乱之际,起兵反隋,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史书上记载薛举性格较为残忍,对战俘加以杀害,甚至使用割舌鼻等酷刑,因此无法获得人民广泛的支持。
  薛举之残酷,“每破阵,所获士卒皆杀之,杀人多断舌、割鼻,或碓捣之。其妻性又酷暴,好鞭挞其下,见人不胜痛而宛转于地,则埋其足,才露腹背而捶之。由是人心不附。”薛举后来主要与唐为敌,但唐当时力量尚弱,并未显示统一天下的趋势,所以他对唐的战争属于群雄纷争的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