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坚

  刘伯坚(1895—1935),原名永福,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人,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个人简介

刘伯坚像
刘伯坚像
  刘伯坚,曾留学欧洲并组织、加入了旅欧共青团,1926年在冯玉祥部任政治部部长。离开冯部后,任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长、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1931年底,参与领导和指挥了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宁都起义,并担任由起义部队改编的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中央红军长征后任赣南军区政治部主任。1935年3月21日,刘伯坚在江西省大余县金莲山上被敌人杀害,时年40岁。

生平经历

  刘伯坚,原名永福,号铁侠、铸,国外曾用大野(冶)、毅伯笔名,1895年生于四川平昌县一个开栈房的小商业者家庭。1920年他远赴欧洲求学。先到比利时,后到巴黎,一边做工一边学习。
  当时,西欧正经受十月革命的冲击。1921年初刘伯坚参加由赵世炎李立三组织的劳动学会,与周恩来、赵世炎、蔡和森李富春等领导了以争生存、求学权为主要内容的“二八”运动和6月的“抗拒中法大借款”,9月的“占领里昂中法大学”等重大政治斗争。并在机关刊物《少年》(后改为《赤光》)上发表文章,广泛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批判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的本质。
  刘伯坚于1922年与周恩来、赵世炎等共同组建了“少年共产党”(后改名为旅欧共青团),随即转为共产党员。1923年2月17日至20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在巴黎召开临时代表大会,会上选出了周恩来等5人组成执委,刘伯坚等3人为候补委员,此后,刘伯坚赴莫斯科,入东方劳动者大学,并因待人和蔼及处理问题老成持重,被中国学生推为中共旅莫支部书记达三年之久。当时,这个支部不但管理中国党员学生的组织活动,还要负责工作分配和生活,被同志们称作“党内驻苏大使馆”,刘伯坚成了“大使”。
  1926年9月,在接受中共中央、共产国际交派的改造西北军的任务后,刘伯坚陪冯玉祥穿过外蒙古荒原进入绥远(今内蒙古西部)。当地的十几万西北军内部很混乱,士兵们军衣破烂,面有饥色,对政治一片漠然。为了振奋涣散的军心,刘伯坚在各个军建立了政治工作机构,并办各种训练班,每天工作都在18个小时以上。刘伯坚表现出的豪迈气概和忘我的工作精神使不少高级军官感到钦佩。日后,他们有的成为党的重要统战对象,有的还加入了共产党。
  1927年夏,冯玉祥受蒋介石拉拢,与共产党分手,刘伯坚也被“礼送”到武汉。随后,党中央派他再度赴苏联,入伏龙芝军事学院,与刘伯承等一同学习。 1930年,他回到上海,翌年又进入江西中央苏区,先后任军委秘书长、红军党校政治部主任。此时,蒋介石将中原大战中被他打败收编的西北军主力第二十六路军调到江西“剿共”,并由中央军在后面督战。这种“一石两鸟”的毒计激起西北军官兵极大愤慨。中央军委马上派刘伯坚主持策反工作,终于使该部1.7万人在宁都暴动,并编为红五军团。刘伯坚随后担任了该军团政治部主任,将这支部队改造成中央红军的主力之一。“八七”会议和邓小平一起被选为八大秘书,刘伯坚同志因忙于工作没有到任。
刘伯坚像
刘伯坚像
  1934年10月,红军主力离开江西长征,刘伯坚被留下任赣南军区政治部主任。20万国民党军队将留下的3万红军(半数系不能远征的伤病员)压缩到赣南一隅。在1935年3月初的突围中,刘伯坚左腿不幸中弹被敌俘虏。因国民党政府对他定了5万银元的赏格,并将照片发到各“围剿”部队,他马上被认出。粤军一些军官自称“爱惜人才”,劝他暂时办个脱党手续,便可获得自由。刘伯坚却宣传自己的世界观和共产主义信仰不可动摇,使这些人带着叹息和钦佩之感而退。刘伯坚的一些亲属得知消息后,想找过去与他有交情的国民党西北系的要人冯玉祥、于右任、邓宝珊等营救,刘伯坚去信坚决反对,说自己与他们感情虽好,却走的是不同的道路,如果去求他们说情,便是“丧失革命者的人格”。
  敌人为炫耀所谓胜利,押着负伤戴镣的刘伯坚在大庾县最繁华的青菜街(如今改称建国路)走过示众。刘伯坚气宇轩昂,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路人无不钦佩不已。回到牢中,他写下著名的《戴镣长街行》和长诗《移狱》。他在遗书中把自己的一生归结为:“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并以“我为中国作楚囚”自豪。
  3月21日,刘伯坚临刑前一刻,他还给妻子王叔振留下一信,里面说:“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不要脱离革命战线,并要尽一切力量教养虎、豹、熊三幼儿成人。” 留下遗嘱:子孙后代要将革命进行到底。从容就义。

刘伯坚故居

刘伯坚故居
刘伯坚故居
  1895年1月9日,刘伯坚烈士生于平昌县龙岗乡。烈士由龙岗乡走上革命道路,龙岗因烈士而蜚声中华大地。龙岗,位于平昌县城南部,与达州、营山相临,是平昌南大门,历史悠久,文化厚重。位于龙岗场镇的刘伯坚烈士故居距县城60公里,面积600余平方米,属老式穿斗木结构民居,居住着伯坚烈士孙及侄孙4家29口人。
  刘伯坚烈士故居是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刘伯坚烈士纪念馆”的重要组成部分。故居房屋年久失修,烈士早年用过的书房、桌、椅、床等大量遗物已出现不同程度的蛀蚀、损坏,且无序堆码和继续使用。在原国务院总理李鹏和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关注和深情关怀下,于2005年10月启动了“刘伯坚烈士故居修缮工程”,同年12月19日竣工。现已成为全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和川陕苏区首府红色之旅的精品景点。

刘伯坚烈士纪念馆

  1950年遵照胡耀邦同志“川北人民应该为刘伯坚烈士树碑立传”的指示精神,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在其故乡(平昌县城)修建了刘伯坚烈士纪念馆。期间,邓小平同志题写碑名,黄镇同志撰写碑文,李鹏陆定一聂荣臻叶剑英等中央领导同志分别题词。
  1986年10月,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乘专机前来参加落成揭幕典礼,李鹏总理亲笔发来贺电。
刘伯坚烈士纪念碑
刘伯坚烈士纪念碑
  整个纪念馆由纪念碑诗屏、碑廊和刘伯坚烈士生平事迹陈列馆组成一个和谐完美的整体。景区共占地22387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绿化面积17998平方米。
  刘伯坚烈士生平事迹馆内,安放着刘伯坚汉白玉塑像,气宇轩昂,栩栩如生,那叱咤风云的神态,会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室内史料、文物系统展示了刘伯坚烈士“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的光辉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刘伯坚烈士纪念碑由重庆建筑工程学院设计,碑体以绽开白玉兰花来展现“忠魂盛开革命花,正气凛然照万代”为主题,碑高23.55米,花瓣中间含苞待放的花蕾表达了人们对英雄英年早逝的深深惋惜之情,红色的地板砖向人们昭示“北杜鹃赣南血,烈士精神砾古今”;碑体正面是小平同志亲笔所写的“刘伯坚烈士纪念碑”八个镏金大字,碑座后面是年满八十高龄的黄老用三个月时间撰写的碑文,碑体两侧的碑廊里,陈列着陈云同志接见刘伯坚烈士亲属的照片和中央领导参加纪念碑落成典礼盛况的照片。
  从纪念碑大坝俯瞰平昌县城,四周重峦迭嶂,山环水绕,风景旖旎,游人络绎不绝。一九九一年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一九九五年被中共四川省委、省政府命名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近二十年来,先后接待了中央和省内外参观团体10000余起,参观群众逾百万人次,已成为进行精神文明建设的窗口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阵地。

刘伯坚墓

  刘伯坚墓是江西大余县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大余县南安镇金莲山(大余县烈士陵园内)。
  刘伯坚烈士于1935年葬于此,墓于1972年修建,砖混结构,墓门为牌坊式,墓包位 于牌坊之后,呈半圆形,坐东朝西,长12米,宽7米,高6 米,墓碑上刻有“刘伯坚烈士墓”六个大字。

刘伯坚遗诗

·《带镣行》

  带镣长街行,蹒跚复蹒跚,
  市人争瞩目,我心无愧怍。
  带镣长街行,镣声何铿锵,
  市人皆惊讶,我心自安详。
  带镣长街行,志气愈轩昂,
  拚作阶下囚,工农齐解放。

·《移狱》

  大庾狱中将两日,移来绥署候审室,室长八尺宽四尺,一榻填满剩门隙;
  五副脚镣响锒铛,匍匐膝行上下床,狱门咫尺隔万里,守者持枪长相望。
  狱中静寂日如年,囚伴等吃饭两餐,都说欲睡睡不得,白日睡多夜难眠;
  檐角瓦雀鸣啁啾,镇日啼跃不肯休,瓦雀生意何盎然,我为中国作楚囚。
  夜来五人共小被,脚镣颠倒声清脆,饥鼠跳梁声啧啧,门灯如豆生阴翳;
  夜雨阵阵过瓦檐,风送计可到梅关,南国春事不须问,万里芳信无由传。

相关资讯

·刘伯坚的“一封家书” 刘豹不能忘的历史

  刘伯坚的故事本应该从《带镣行》开始,从那一封妻子未能收悉的遗书开始,可谁都没想到,在新华路上一家门口贴着“光荣人家”的略显拥挤的两室户内,这位名叫刘豹的七旬老人,从“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活动开始,说起了他的父亲——革命先烈刘伯坚。
刘伯坚在法国时的留影
刘伯坚在法国时的留影
  在建军82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东方网记者走访了刘伯坚二子刘豹。初见刘老,这位头发稀疏、背略微有些驼的长者翻开手中的报纸,“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活动的告示跃然纸上,“039号刘伯坚”成了他递给记者的他父亲的第一张名片。不到500字的简介,在报纸上只不过是“小豆腐块”,在刘豹眼里,却是他父亲一辈子革命事业的缩影。“1935年3月4日,率部队突围时不幸负伤被捕。3月21日,壮烈牺牲,时年40岁。”故事从这里开始。
  可预见的死亡——坦然面对
  寄养的三幼儿——寄予厚望
  按身份证上登记的出生日期——1934年1月1日算来,刘伯坚牺牲的时候,刘豹才刚满一岁。老人所有关于父亲的回忆,都来自父亲生前战友的记忆深处,当然还有那些铿锵有力的诗词和老人看了一辈子、琢磨了一辈子的父亲的遗书。
  “弟于三月四日在江西信丰县唐村被粤军俘虏,押解大庾粤军第一军部。三月廿二日在大庾被牺牲了。”在写给凤笙大嫂的信件中,刘伯坚预见了自己的死亡,然而他用坦然却坚定的口吻告诉家人,“弟为中国革命牺牲毫无遗恨,不久的将来中国民族必能得到解放”。
  刘豹告诉东方网记者,曾有父亲的老同事在看到父亲遗书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原因很简单,刘伯坚遗书上的字迹和他平时办公时的字迹没有任何区别,难道他真能如此坦然地面对这可以预见的流血牺牲?
  刘伯坚的遗书大部分内容详细记录了豹儿、熊儿寄养家庭的情况,留下尽可能详尽的线索,只希望大嫂将“熊豹两儿均设法收回教养”,甚至他特别嘱咐诸幼儿“迟至三十岁再结婚”,“以免早婚多儿女累,不能成就事业”。
  十八岁前上学,十八岁后入工厂为工人,这是刘伯坚设想的三幼儿的人生路,所谓的事业不是大富大贵,不是功成名就,而是“继续我的志向,为中国民族的解放努力流血,继续我未完成的事业”。70多年过去了,刘豹再次读起这段话,声音中仍满是激动,透着异常的坚定。
  最后的“情书”——革命敬礼
  几十年后聚首——承先启后
  “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不能再写了。”牺牲的前一天,刘伯坚应该是彻夜未眠,他把自己最后的心声写给了他的爱人——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秘书、机要科科长的王叔振,刘豹的母亲。在给凤笙大嫂的信里,刘伯坚这样写道,“这封信须要给叔振同志一阅,可能已到沪了”。
  “你不要伤心,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不要脱离革命战线,并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教养虎、豹、熊三幼儿成人,继续我的光荣革命的事业”。淡淡的安慰和嘱托,是刘伯坚留给妻子最后的“情书”,可他没有想到,这封王叔振“必能见到”的绝命书,最终还是没能送到妻子手中,这个“最后的革命的敬礼”随着王叔振在闽南长汀牺牲,永远地留在了信笺上。
  说到这里,刘豹取出了他和弟弟刘熊生编撰的《刘伯坚画集》,翻到父母结婚照的那一页,许久没有说话。照片上邓小平、冯玉祥于右任杨虎城邓宝珊……都是他们感情的见证人。“王叔振同志善于演讲,写得一手好字,她和伯坚同志志同道合最终走到一起,他们的婚礼十分简单,就连伯坚同志身上的西装都是邓宝珊夫妇帮忙置办的。”
  还有那张“抱约”。撕开两半的“承先启后”,原本应该是王叔振认回熊生的凭据,却成了三兄弟相见的信物。1979年,在三弟熊生家里目睹那永远无法完整的一页时,第一次聚首的刘虎生、刘豹、刘熊生抱头痛哭。
  默默无闻奉献——精神传承
《带镣行》谱曲
《带镣行》谱曲
  《带镣行》谱曲——历史不能忘
  “带镣长街行,蹒跚复蹒跚,市人争瞩目,我心无愧作……”每每读起这样的诗句,破败的大街、哐当作响的脚镣和挺直的脊梁成了脑海中最常浮现的一幕,鲜明的对比让刘伯坚视死如归的坦然和身为革命者的自豪在几十个字里回荡。然而,翻开刘豹珍藏的三本相册,另一种感动跃然眼底。
  《带镣行》被刻在龙华烈士陵园内的一块大石上,金色的诗句前是刘豹为不同的对象讲述这段历史的背影,风雨无阻;2008年汶川大地震,他毫无犹豫地捐款数万元;2010年上海世博会,他以“世博会选定了上海”为题写了厚达16页的演讲稿,呼吁大家关注世博;厚厚两盒子的荣誉证书,他独看重“优秀共产党员”的那一本,他说,这是大家选的……作为一个七旬老人,刘豹用自己的方式传承着父辈的革命精神,在历史发展的浪潮中,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
  刘豹托朋友找到了知名影视女作曲家刘雁西,为《带镣行》谱上了曲子,不同的调子,同样的内容,对于谱子的演绎,曲作者用了简单的两个字—— “坚定”。采访即将结束时,刘老将两首曲子的简谱送给了东方网记者,他说,刘伯坚为革命事业做的贡献很大,他说,如果这次的评选活动刘伯坚同志能评上,你们到时候一定要把这首歌唱得响亮,他说,革命的精神需要代代相传,革命人的气势也要代代相传,他说,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承上启下的人们,历史,不能忘。(东方网记者毛丽君、曹子琛、实习生李旸)

·平昌县开展“刘伯坚英雄大队活动”

  刘伯坚烈士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平昌是烈士的故乡。
  为了教育少先队员继承先烈遗志,把握人生航向,珍惜幸福生活,发愤读书,掌握报效祖国和服务人民的本领,成为合格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平昌县实验中学利用本地宝贵的革命传统教育资源,组织开展了这一活动。活动中,队员们参观了烈士事迹陈列室,对家乡出了这么一位英雄人物感到非常自豪。他们在教室里张挂了刘伯坚烈士画像,观看了介绍刘伯坚烈士事迹的录像,通过报刊、书籍甚至上网搜集刘伯坚烈士的有关资料,并在辅导员老师的指导下办出了介绍英雄事迹的黑板报。队员们还利用班队活动时间召开故事会,宣传烈士的事迹。
  通过了解英雄活动的开展,刘伯坚烈士的高大形象在队员的头脑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令队员崇敬。各中队举办主题队会,歌颂英雄的功绩。队员们还编唱歌曲《歌唱刘伯坚》,并将它排练成能在室内、室外表演的节目,在更大范围内宣传。英雄精神感召队员,激发了队员向英雄学习、为英雄故里争光、做英雄精神的传人的热情。
  讨论会上,队员们纷纷发言,表示要爱英雄爱家乡,永远跟党走,做党的好孩子。随着“刘伯坚英雄大队”活动的开展,队员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养成了团结、勇敢、活泼、创新的良好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