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承之

  萧承之(384年-447年),字嗣伯。刘宋南兰陵兰陵人。

人物生平

  萧承之少有大志,才力过人,宗室丹阳尹司马摹之、北兖州刺史司马源之都很看重他。萧承之初为建威府参军,义熙年间,谯纵被东晋平定,萧承之善于绥抚,迁扬武将军、安固汶山二郡太守。刘宋元嘉初年,徙萧承之为武烈将军、济南太守。
  元嘉七年(430年),右将军到彦之北伐大败,北魏乘胜击破青州诸郡国。别帅安平公乙旃眷进攻济南,萧承之率数百人拒战,击退魏军。魏军聚集济南城下,萧承之使偃兵开城门,用空城计。部下谏道:“贼众我寡,为何如此轻敌!”萧承之道:“今日悬守穷城,事已危急,若复示弱,必为所屠,惟当见强待之耳。”魏军疑有伏兵,遂引兵而去。第二年,征南大将军檀道济在寿张转战班师,滑台陷落,兖州刺史竺灵秀抵罪。宋文帝以萧承之有保全济南城之功,手书都督长沙王刘义欣:“承之理民直亦不在武干后,今拟为兖州刺史,檀征南详之。”萧承之与檀道济没有什么交情,兖州刺史没有当成。后来萧承之迁辅国镇北中兵参军、员外郎。
  元嘉十年(433年),萧思话为梁州刺史,萧承之为他的横野府司马、汉中太守。仇池首领杨难当进攻汉川,原梁州刺史甄法护弃城逃走,萧思话到襄阳不再前进。萧承之轻军前行,于黄金山击败仇池魏兴太守薛健。黄金山是东汉末年张鲁旧戍,南接汉川,北枕驿道,险固之极。薛健溃散,萧承之便据守之。仇池梁、秦二州刺史赵温先据梁州州城,听说萧承之至,退据小城,薛健退屯下桃城,立柴营。萧承之率军与之对垒,相距二里。薛健与仇池冯翊太守蒲早子全力出战,萧承之大破之。薛健等闭营自守不敢出战,萧思话继至,仇池乃稍退后。萧承之进至峨公山,与建武将军萧汪之、平西督护段虬,里外夹击,大破仇池。杨难当又派息和领步骑万余人,夹汉水两岸,援就赵温,攻逼萧承之,相拒四十余日。仇池军皆穿犀牛甲,刀箭不能伤。萧承之命军中断槊长数尺,以大斧捶其后,贼不能当,仇池军焚营退。萧承之追至南城,众军从后进攻,连战皆胜,梁州之乱平定。宋文帝诏曰:“承之禀命先驱,蒙险深入,全军屡克,奋其忠果,可龙骧将军。”随府转任宁朔司马,太守如故。
  入朝为太子屯骑校尉。文帝以平氐之劳,青州缺,将欲授用。彭城王刘义康秉政,萧承之不阿附,乃转为江夏王司徒中兵参军、龙骧将军、南泰山太守,封晋兴县五等男,食邑三百四十户。后迁右军将军。元嘉二十四年(447年)去世,享年六十四。梁州土著在峨公山立庙祭祀。升明二年(478年),赠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其子萧道成建立南齐,追尊为宣皇帝,葬于万安陵(永安陵)。

追奉为齐宣帝

      萧承之之子萧道成(427年~482年),是南朝齐的创建者,即齐高帝。道成字绍伯,小名斗将。从小跟随名儒雷次宗受业,治《礼》及《左氏春秋》。刘宋时,初为左军中兵参军,宋文帝卒后,为宋明帝右军将军,先后镇会稽、淮阴,因为战功卓著而官至南兖州刺史。明帝卒后,萧道成与尚书令袁粲等共掌朝政。公元474年平叛江州刺史桂阳王休范之乱,进爵为公,迁中领军将军,掌握了兵权,督五州军事。与袁粲、褚渊、刘秉三人一起号称“四贵”。宋皇室成员争权,自相残杀,萧道成渐渐掌握了朝廷大权。公元477年,萧道成发动军事政变,废了皇帝刘昱,迎立顺帝。萧道成封齐王,兼总军国。后又诛灭袁粲、沈攸之、黄回等人,于公元479年四月受刘宋禅让,而即皇帝位,国号齐,史称南齐。萧道成即位后,追奉父亲萧承之为宣皇帝,生母为孝皇后,追封兄道度为衡阳元王,道生为始安贞王。

家庭

父  晋朝辅国将军府参军萧乐子子  长子 衡阳元王萧道度  次子 始安贞王萧道生  三子 齐高帝萧道成

萧承之永安陵石刻

  
永安陵石刻
永安陵石刻
  永安陵石刻坐落在胡桥乡狮子湾。胡桥乡张庄村旁的田野中萧承之卒于刘宋元嘉二十四年(447年)。南齐建元元年(479年),齐高帝萧道成即位,追尊其父萧承之为宣皇帝,母为孝皇后,合葬陵寝名永安陵。陵南向,现已平。陵前现存石兽1对,东为母天禄,西为麒麟。母天禄昂首挺胸,形象威武,身长2.95米,高2.75米,颈高1.4米,体围2.75米;双角今已残断,颔下垂须卷曲于胸际;有翼,翼面作卷云纹,中有细鳞;后有长翅,足4爪,右前足爪下攫1小兽。麒麟头已失,余部尚完好。身长2.9米,残高2.42米,颈高1.38米,体围2.4米。天禄于1979年8月向南平行移动1米,安放在混凝土基座上。
   永安陵石兽西边的赵家湾,旧有齐高帝萧道成泰安陵,现已平。陵前原有2石兽残躯,相距18.5米,毁于1968年。

萧承之空城计守济南

  在古代战争中,设空城计者多有其人,而流传最广的莫过于诸葛孔明空城退司马懿,但这毕竟是演绎,多为后人所疑。而南朝时刘宋大将萧承之任济南太守时,空城退北魏却确有其事。
           南朝刘宋时期,都城是建康(今江苏南京),占领南方领域,北方被北魏占领,南北边境常有战争。济南地势紧要,属南北之争要塞,魏军南下,必先犯济南,济南失,则南朝门户开,魏军即可长驱直入中原,济南之重要,显而易见,因此济南之属,也多有反复。
       智设“空城”
        萧承之,字嗣伯。南朝刘宋著名将领,其子萧道成建立南朝齐,是为齐高帝,承之卒后,被遵奉为齐宣帝。萧氏祖居东海兰陵(今山东枣庄峄城镇东),于东晋初过江南下,寓居晋陵武进(今属江苏)。因为这个地方侨居了许多兰陵郡的人,故称南兰陵。萧承之初为建威府参军,后迁为扬武将军、安固、汶山二郡太守。元嘉初年,历任武烈将军、济南太守,后转宋汉中太守、南泰山太守,右军将军等职。《资治通鉴》第一百二十一卷宋纪记载,刘宋元嘉七年(公元430年),北魏的军队进攻济南,萧承之时任济南太守,仅率领几百名士卒奋勇抵抗,唱了一出“空城计”。
     当时,北魏已聚集大军于城下,萧承之知道寡不敌众,便命令士兵隐蔽起来,并大开城门。萧承之的部下大惑不解问:“贼众我寡,奈何轻敌之甚!”萧承之从容答道:“今悬守穷城,事已危急,若复示弱,必为所屠,唯当见强以待之耳。”大意是说,困守在一座被抛弃在敌人后方的孤城,情势危急。如果向敌人示弱,必定会遭到屠杀,只有摆出强大的阵势来等待敌人。北魏军士看到这种情形,怀疑城中有重兵埋伏,于是撤退。真乃兵书所云“虚者虚之,疑中生疑,刚柔之际,奇而复奇。”萧承之临危不惧,巧设空城计,智勇退敌人,从而保全了济南城,《南史·高帝纪》中亦记载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