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谦之

  寇谦之(365年 - 448年,字辅真),南北朝时道士,上谷昌平(今北京)人,对天师道进行了重大改革,对道教历史影响深远,是北天师道的代表人物。

生平简介

宗教人物画集——寇谦之
宗教人物画集——寇谦之
  根据《魏书·释老志》记载,寇谦之早年爱好道术,对张鲁的五斗米道尤感兴趣。曾与成公兴一同入嵩山修道。成公兴对他说:“先生未便得仙,政可为帝王师耳。”
  后来他宣称北魏明元帝神瑞二年(415年)太上老君会降临嵩山,传给他天师之位,还说太上老君赐给他《云中音诵新科之诫》30卷,让他“清整道教,去除三张伪法(指张陵、张衡张鲁),租米钱税及男女合气之术”。“专以礼度为首,而加之以服食闭炼。”还说自己学得服气导引之术,能够辟谷。其后,泰常八年(423年)又说老君玄孙李谱文降临嵩山,传授他《录图真经》,并命他统领“人鬼之政”。
  此后,寇谦之下山并获得当时信奉天师道的宰相崔浩支持,从而受到北魏太武帝的赏识。太武帝“崇奉天师,显扬新法,宣布天下,道业大行。”从而成为了“帝王师”。
  太武帝非常尊崇寇谦之改革后的天师道,特地在首都建立道坛,供寇谦之及其弟子使用。其后,太延6年(440年),太武帝遵从寇谦之的建议,改元太平真君。442年,还亲自到寇谦之的道坛受箓。从此开始,北魏历代皇帝即位,都要到道坛受箓,以此作为鲜卑族统治中原的一种依据。而寇谦之也被尊为国师,许多军国大事都要首先征询他的意见再作决定。
  太平真君九年(448年)寇谦之去世。其道坛也一直迁移,最后在东魏武定六年被取消。他死后的北天师道缺乏有名气的上层人物,其弟子在历史上也没有留下痕迹,其传授系统也无法考订出来,这也成为道教历史上的一个谜团。

·传奇与史实

  北魏神瑞二年(公元415年),他宣称太上老君亲临嵩山授予他“天师之位”,赐《云中音诵新科之戒》二十卷,传授导引服气口诀诸法,并令他“清整道教,除去三张伪法,租米钱税及男女合气之术”“专以礼度为首,而加之以服食闭炼。寇谦之亦依之对道教进行清整。
  北魏泰常八年(公元423年),他又称老子玄孙李谱文降临嵩山,亲授《录图真经》六十余卷,赐以劾召鬼神与金丹等秘法,并嘱其辅佐北方“太平真君”(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次年(公元424)寇谦之亲赴魏都平城(今山西大同)献道书于太武帝,得到重臣崔浩的帮助,帝赐于平城东南建立新天师道场,重坛五层,遵其新经之制,后人称为“北天师道”。
  太延(公元435-440年)末,太武帝听从寇谦之的进言,改年号为太平真君。后帝又亲至道坛受箓,成为道士皇帝,并封寇谦之为国师。北天师道由此在北方大盛。

·寇谦之思想

  寇谦之对早期道教的教义和制度进行了全面的改革,吸取儒家五常(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观念,吸融儒释的礼仪规戒,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的道教教理教义和斋戒仪式,并改革道官职位的世制度,主张唯贤是授,信守持戒修行。
  他重视道教斋醮仪范,为道教增订了诸多斋仪和仪式,亦为后世道教斋仪奠定了基础。经寇谦之改革后的天师道,后人称新天师道或北天师道。公元448年,寇谦之卒,年八十四,葬以道士之礼。

·著述

寇谦之著作
寇谦之著作
  著作有托太上老君降授的《云中音诵新科之戒》,该书是现今所能见到的关于道教经韵音乐最早的文字记载,原书已佚失,即《云中音诵新科之戒》的残本。近人汤用彤先生等则认为,现存《太上老君戒经》《太上老君经律》《太上经戒》《三洞法服科戒文》《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女鬼青律》等书,亦为《云中音诵新科之戒》中的内容。一般认为《正统道藏》所收《老君音诵戒经》一卷,是后人对原书二十卷的节抄。
  另有托名老子玄孙李谱文降授的《录图真经》。

寇谦之兴道教

  寇谦之假托天神下降授给经典,把旧五斗米道改造成新道教,并得到皇帝的支持,使道教成为国教。

·嵩山学道

  北魏建国之初,对佛教和道教采取兼收并蓄的政策。道武帝拓跋珪平定后燕,进入河北地区,无论看见佛寺还是道观,无论见到和尚还是道士,一律表示尊敬,禁止军队侵犯。到明元帝、太武帝时,道教兴盛起来,因为这时北魏出现了一位重要的道教领袖,这人就是寇谦之。
  寇谦之出身大族,父亲寇修之是前秦东莱(治所为今山东莱州)太守,兄寇赞是北魏南雍州刺史。寇谦之年轻时十分仰慕道教,开始时学习张鲁五斗米道的方术。后来遇到成公兴,随他去华山和嵩山修道七年,又学到不少道教方术。

·假托天神下降

  寇谦之为了改造张鲁的旧五斗米道,假托天神下降授给经典。他托神造经共有两次:第一次是神瑞二年(415)十月,寇谦之在嵩山遇到了太上老君,他骑在一条龙上,驾着彩云,带领许多仙人、玉女从天而降。到了山顶,太上老君对寇谦之说“自从天师张道陵去世,地上不再有天师传道,你懂道教教理,行为符合规范,可以授天师之位。现在赐给你道书《云中音诵新科之戒》二十卷。此书自开天辟地以来不传于世,现在时机已到,可以出现了。你要好生宣传,整顿道教,除去张鲁五斗米道交纳五斗米以及“男女合气”等伪法方术,应以专讲礼义为上。”接着,太上老君又授给寇谦之服气、导行、辟谷等口诀法术。寇谦之学后,体态轻盈,容光焕发。第二次是泰常八年(423)十月,太上老君又派玄孙李谱文授寇谦之《录图真经》六十卷,要他用此辅助北方的“太平真君”。

·创立新道教

  寇谦之假造了这些神话后,又吸收儒家礼教内容、佛教生死轮回思想,再从原始五斗米道中清除易为农民起义利用的思想内容,建立起适合统治阶级需要的新道教。寇谦之是把原始五斗米道改造成统治阶级道教的道教理论家和道教领袖,他创立的新道教称为北天师道。
寇谦之
寇谦之
  寇谦之创立新道教,得到了北魏宰相崔浩的支持。崔浩是汉族世家大族的代表,他的家族是天师道世家,母亲是东晋大族卢谌的孙女,而东晋末五斗米道领袖卢循是卢谌的曾孙,因此卢循和崔浩是表兄弟,都是五斗米道信徒。崔浩的父亲病重时,他曾剪掉指甲,截去头发,祈望北斗星叩头流血,要求以身代父,这也是道教的仪式。崔浩善于书法,这正符合道教写符的要求。据说大书法家王羲之也是天师道徒。

·道教成为国教

  寇谦之深知振兴道教一定要得到皇帝的支持。他便向太武帝献《录图真经》,但朝廷上下对他只是半信半疑;唯有崔浩重视,上疏给太武帝推荐寇谦之。太武帝这才派人到嵩山祭祀,迎接天师,显扬道教新法。后来又在京城东南方修筑起天师道坛,由国家供给一百二十名道士的衣食,进行道教斋醮活动。太武帝还接受寇谦之的建议,改年号为“太平真君”,并亲自去道坛接受道教符。太武帝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道教皇帝。自此以后,北魏皇帝即位都要举行这种仪式。寇谦之建议太武帝建造一座极高极高的静轮宫,在上面听不到鸡鸣狗吠之声,据说是为了能与天神交接;造了多年,花费无数钱财,始终没有造成。但是,寇谦之却依靠北魏太武帝使道教成了国教。

宰相引荐跃身国师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始尧元年(公元424年),寇谦之怀着异常高兴的心情,走下嵩山,风尘仆仆地北上北魏都城(今山西大同),献上他的杰作——道书。谁知出于所料,皇帝让他暂住在一个叫张曜的家中,供其衣食把他养了起来。
  寇谦之不甘闲住,他四处打听能和皇帝接近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得力的支持者,那就是太武帝的左光禄大夫,著名大儒白马公崔浩。
  崔浩,字伯渊,清河人,为北方第一大族,崔浩一支,更为显中之显,尤出众望。崔浩之父崔宏,有辅佐之才,官至天部大人,封为白马公,为北魏先朝重臣。崔浩自幼养尊处优,又生得“纤妍结白,如美妇人”,少好文字,博览经史,阴阳五行,百家之言,莫不精通,深研义理,出类拔萃。他承继父业,入仕朝廷。从道武帝到明元帝,己官至左光禄大夫,父子均为朝廷近臣。太武帝即位,更是军国大事主谋者之一,因他主张利用汉人,实行汉制治国,得罪部分鲜卑貴臣,太武帝迫于众议,让崔浩暂且去官在家,而大凡国事,必决崔浩。寇谦之选中崔浩,是最合适的意中人。而崔浩是想借助寇谦之的道教,拉拢太武帝;借助皇权,实行汉化主张。于是,崔浩上书极力推荐寇谦之。先赞太武帝圣德清明,再捧寇谦之如神如仙,蒞临北魏,为上天之吉兆。圣上应天承命,不会受到世俗的干扰而顺天应命的。
  果然奏效,太武帝闻奏十分高兴,立刻派人将“天师”接到宫中,并派人奉皇帛、牺牲,南下祭祀嵩山,还将寇谦之在嵩山的弟子,接到平城。于是“天师”“帝师”,一齐拥来;宣布天下,显扬新法,道业大盛。
  寇谦之在宫中辟谷不食,精神奕奕;扶乩请神,天相多多;画符镇灾,希冀太平;讲经论道,施术弘教,深得太武帝的器重。
  寇谦之居帝师之位,便发布遵老君训诫改革天师道。同时,考虑到大魏治国必须用儒学,而自己幼不好儒,成为缺陷;现在应急起直追,请教大儒崔浩,崔浩有求必应,急需应用,稍稍弥补了自己的儒学空白的短处。崔、寇二人用儒道治国的方略,在朝中逐渐得到了落实。
  寇谦之为了取得皇帝的信任便大显神手,积极参加北魏的军事行动。始光二年(公元425年),大夏王赫连勃勃病亡,其子赫连昌继位。对是否西伐大夏,朝臣意见不一。崔浩主战,长孙嵩主和,太武帝倾向主战,意志不坚定,特请来寇谦之“天师”决定吉凶。寇谦之首先同意崔浩的意见,又自认为大夏历来穷兵扩战,民心不安;又新丧国君,政局不稳。如出兵征伐,定会一石三鸟,会取胜而归的。于是,寇谦之在宫中,大作法事,祈祷胜利。后对太武帝说:“此战必克,陛下以武应天运,当以兵定九州,后文先武,以成太平真君。”
  太武帝十分高兴,于是亲率一万八千轻骑西征,结果大挫西夏元气,俘敌军数万,缴获牲畜十几万头,虏夏人万余家,凯旋而归。
  寇谦之以其道术、法术、和权术、谋术,连连相扣,术术应手,终于在鲜皓卑族的大魏,站稳了脚跟,实现了“国师”之梦。如愿以偿了。

寇谦之故事

  公元363年(前秦苻坚甘露五年),有一天,东莱太守寇修之家里,产下一对双胞胎,大的取名寇赞,次的取名寇谦。寇修之原是上谷昌平(今属北京市)人。因为战乱,迁居冯翊万年(今陕西临潼县东北),就定居在那里。家世出身
  公元363年(前秦苻坚甘露五年),有一天,东莱太守寇修之家里,产下一对双胞胎,大的取名寇赞,次的取名寇谦。寇修之原是上谷昌平(今属北京市)人。因为战乱,迁居冯翊万年(今陕西临潼县东北),就定居在那里。
  寇赞表字奉国。成年之后,在后秦姚氏政权时期,曾做过襄邑(今河南睢县)令。刘裕北伐,灭了姚泓,任命寇赞为安远将军、南雍州刺史。雍州本来在关中,只因“五胡乱华”,东晋偏安东南,秦、雍一带官民百姓,多数南迁,大部分集中在中原。刘裕长安退兵以后,又有一大批人迁出关中,多数订聚在河南(今洛阳)、荥阳一带。南雍州就是这样一个侨置的州郡,治所设在洛阳,主要管理这些流离难民。后来,寇赞又归顺北魏,北魏加封他为河南郡公,仍旧治洛阳。他虽然位高爵重,但一生的政绩,重要的就是接待与安置难民,因此,颇得人们的称颂和爱戴。
  寇谦,又名谦之,字辅真。虽然和哥哥是同母所生,禀性却大不一样。由于从他记得事起,过的就是兵荒马乱的生活。当时各部族部落集团间相互混战和仇杀。烽火遍地,白骨盈野,各族人民遭受的空前浩劫,他也是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的。所以,他不乐仕途,倒喜欢修仙学道,钻研张陵、张角之术。凭着他仕宦之家,读了不少天文、历数,老、庄道书。但是缺少明师指点,自学了多年,也不见有什么成绩。

·遇成公兴

  有一位仙人,人称“上成公”,原籍河南郡密县(今河南密县),生于东汉末年,后来成了仙,云游四方,飘无定处。由于不小心,失火烧了仙宮七间房子,上仙罚他到下界为寇谦作七年弟子,也是给他一个引渡寇谦得道的饥会。他化名成兴,表字广明,自言来自胶州(今山东半岛)在北魏初年,出现在伊川一带。学士殷绍,从他学《九章要术》,成为算学博士。后来,成兴又到关中,给寇谦的姨母家作仆人。
  有一天,寇谦去拜望他的姨母,向姨母禀告自己近来的情况。并说:为了躲避战乱,自己一个人,居住在南山,甚觉孤独寂寞,求姨母借用一个仆人作伴。姨母就让他在仆人中挑选。寇谦见成兴生得身材高大,力量过人,面貌憨厚,心地颖悟,虽然是个佣工,相貌却是不凡。就向姨母要了他,带回南山
  有一天,寇谦在树荫下专心致志地演算《周髀算经》。成兴就在附近披荆斩棘,开垦荒地。一阵紧张劳动之后,来到树荫下歇息,一面看寇谦演算,看得非常认真。寇谦说:“干你的活去吧,看这干什么?”成兴听话地走开了。干了一阵子,又来观看,寇谦说:“干你的活去吧,这你不懂。”成兴听话地又走开了。一连几天,成兴看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认真,每次总是寇谦用话支使开去。
  不知为什么,几天来寇谦按照《算经》上的方法演算“七曜(日、月、五大行星)”的运行,总是同天象的实际不合,急得他拍脖子搔头皮,老大的不高兴。成兴看在眼里,就问寇谦:
  “近来先生神色不好,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只为这几则算题。”寇谦拍打着书本说:“我学算术好几年了,自信技术还行,可就这七曜运行却难住了我。”说到这里,挥了挥手,“唉!给你说了也没用,干你的活去吧!”
  成兴说:“我看您演算好几天,倒是悟出来一点门道,咱俩试试看。”
  寇谦看了看成兴,见他一本正经,不是在说大话,于是便和成兴一道,重新布筹。那时候,没有算盘,是用竹棒棒摆格子,叫做筹算。寇谦按成兴的指导,一一布筹。说来也怪,一道很复杂的算题,竟然轻易地解开了,而且方法很简便。寇谦有点不大相信,又重摆了一遍,通过验算,完全正确。不由得抬起头来,对成兴仔细打量了一番,觉得他有些来历。又询问了一阵子,觉得他讲的道理,既明白又深奥。便立起身来,要拜成兴为师,成兴连忙拦住,说:“这可使不得。你是主人,我是奴仆,刚才是偶有所得,不敢为师,但也颇爱算学,倒是请先生收我为弟子,也好一同切磋。”寇谦答应了。从此,二人志趣相投,关系融洽,山中日子过得倒也十分快活。
  过了一段时间,关中地方又起战争。成兴对寇谦说:“先生有意学道,可惜这种学法不行,这种地方也不行,需要找一个僻静的处所。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领你到名山圣地去走一走。”寇谦欣然同意,于是作了准备,二人一同来到华山,找了一处岩穴住下。成兴每天山前山后刨草根,摘野果.回来收拾一下作食物,这样,他们虽然没有吃粮食,可也不觉得饥饿。
  在华山住了多天,成兴又带寇谦来到嵩山
中岳嵩山
中岳嵩山
  这嵩山居五岳之中,号称中岳。方圆数百里,又分太室、少室、缑山、阳城、婴梁、讲山、浮戏等峰区。每个峰区,危岩幽谷,各具特色,历朝各代,都不乏高士、上人,如王子乔、鬼谷子、壶公之流,就在这里隐居讲学,修道成仙。成公兴领着寇谦来到嵩山别岭。这嵩山别岭,就是北岭、北嵩山,古书上篆文“别”“北”二字相近,北岭混为别岭,也就是今天的方山、浮戏山。这里距密县很近,当年成兴修道的石洞还存在,就是现在被称为仙人洞的地方。这个洞穴,进深三重。成兴让寇谦住了第二重,自己住在第一重。第三重是秘室,一般人是进不去的。他们住在这里,每日除了讲经论道之外,就是采药炼丹,服食导引,熊颈鸟伸。渐渐练得身轻体柔,思想也比以前通灵彻悟得多了。
  不觉几年过去了。有一天成兴对寇谦说:“先生,我有点事,须要到别处去几天。我走以后,会有人给您送吃喝来的,您只管吃就是了。”
  成兴离开以后,果然有人送吃的来了。寇谦打开食盒一看,哪里有什么食物?尽是些毒蛇、虿蝎,夹杂着恶臭的东西,吓得他连忙躲了出去。成兴回来,受到寇谦好一阵埋怨.成兴惋惜地说:“看来,先生无缘成为仙人,只好作帝王之师了。”原来,这是对寇谦的一次考验。
  成兴与寇谦相处,前后不觉七年。一天,成兴告诉寇谦:“我们俩快要分手了,时间就在明天。我死之后,请您替我沐浴身体。有人来访,您要接待他,不能怠慢。”说罢,进入第三重洞穴,好久不见出来,等寇谦进去察看时,成兴已经死去多时了。寇谦十分悲痛,遵照遗嘱,为他沐浴净身,安排后事。第二天中午,寇谦正在守着成兴的尸体悲伤,忽然洞外来了两个邋遢化子,一人腋下夹了一卷破蓑衣,一人手中拄了一根枣木棍,声称要见成兴讨帐。寇谦正在要发脾气,想起了成兴“不能怠慢”那句临终遗嘱,便恭敬地把他们领到成兴的尸体旁边。两个化子争着把手中的东西投向成兴尸体。只见成兴一跃而起,披蓑持棍,一时金光耀眼,满室生辉,蓑衣变成金紫道袍,枣木棍变成玲珑宝杖,两个化子,也变成了两位仙童。欢天喜地的簇拥着成兴,越门而出,凌空而去。寇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成兴是一位神仙下凡。连忙跪倒,向空遥拜。
  寇谦失去了好友,失去引导他修道成仙的师父,心中非常难过。以后每次向人称道成兴时,总要在当中夹入一个“公”字,称“成公兴”,以示尊重。
  寇谦遵照成公兴师父的教导,在石洞中专心致志,研究道学、算法,从不懈怠,一直守了三年。三年中,他陆续收了几个徒弟,传授自己的道法、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