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颙

  司马颙,西晋宗室。字文载,河内温县人。司马懿弟司马孚孙,太原王瑰子。咸宁三年受封河间王。

简介

司马颙
司马颙
  司马颙(?-306) 西晋宗室。字文载,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人。司马懿弟司马孚孙,太原王瑰子。咸宁三年(277)受封河间王。迁北中郎将,监邺城。元康九年(299)为平西将军,镇长安。赵王伦篡位,乃举兵响应齐王冏讨伦,进位侍中,太尉。永宁二年(302)底受密诏起兵讨冏,次年又与成都王颖合兵败长沙王乂,随后其部将张方劫惠帝及颖至长安。永兴二年(305)七月,东海王越被王浚推为盟主,欲率师迎惠帝还复旧都洛阳。三年正月,颙因刘乔兵败欲与东海王越讲和,但恐张方不从,遂使人杀之,送首级于东海王越请和,越不许,命宋胄等率鲜卑兵西迎惠帝。五月,越前锋祁弘连败颙军,入关。颙单骑逃入太白山。越以诏书征颙为司徒。但越弟南阳王模暗遣其将梁臣于新安(今河南渑池东)途中杀颙,并其三子。

生平经历

  司马颙原继袭父亲太原王之爵位,咸宁二年(276年)到封国。次年改封为河间王。司马颙年少已有清名,轻财爱士。与诸王一同朝见晋武帝时,武帝认为司马颙可以作为诸王的模范。元康初,为北中郎将,监邺城。元康九年(299年),代替梁王司马肜任平西将军,镇守关中(因为石函之制,非至亲不得都督关中,司马颙血统疏远王室,因其贤而被举荐。)
  永宁元年(301年),赵王司马伦称帝,齐王司马冏密谋讨伐赵王。前安西参军夏侯奭自称侍御史,在始平征聚得数千人,以响应司马冏,遣信邀请司马颙。司马颙却派遣主簿房阳、张方捉拿夏侯奭及其党羽十多人,并在长安市腰斩。到了司马冏送檄请司马颙支持,他又逮捕了齐王的使者并送给司马伦。及后司马伦向司马颙征兵,他则派遣张方率关右健将前赴洛阳。张方至华阴时,司马颙因听闻齐王及成都王司马颖兵力强盛,于是立刻加长史李含任龙骧将军,领督护席䓕等追回张方,改为呼应二王。义兵至潼关时,司马伦和孙秀已被诛杀,晋惠帝复位,李含、张方才各率众回到关中。到齐王论功时,虽恼恨司马颙起初不响应,但见最终能济义相助,让司马颙进位侍中、太尉,加三赐之礼。
  后来李含任翊军校尉,因与齐王参军皇甫商和司马赵骧等有嫌隙,于是投奔司马颙,更假称受密诏讨伐齐王,向司马颙陈说利害。司马颙最后答应便发兵,并遣使邀成都王司马颖。司马颙以李含为都督,率诸军屯阴盘,张方则率前锋集结于新安。同时又传檄给长沙王司马乂讨伐齐王。司马颙和李含原以为司马乂兵弱,等他被齐王打败后就可借词讨伐齐王,然后废晋惠帝,立司马颖,而司马颙掌权。但最终齐王司马冏被打败,司马颙于是以李含为河南尹,命他与冯荪、卞粹等潜图害司马乂。皇甫商却将李含之前矫妄之事及与司马颙的阴谋都详细告知司马乂。司马乂于是诛杀李含等人。司马颙知道李含死讯后,在太安二年(303年),司马颙令部将张方领兵7万与司马颖20多万大军起兵讨伐洛阳。晋惠帝下诏令司马乂为大都督,兴兵迎击。
  两军连续战斗了几个月,继持到明年(304年),司马乂多次击败司马颙、司马颖军,斩杀俘虏了六七万人。因战事太久,司马乂军粮食缺乏,但将士们都愿意效死,固守洛阳。此时张方认为难以取胜,建议要班师回长安。但在朝廷内任职司空的东海王司马越害怕司马乂会失败,勾结一些禁军将领在夜里捕获司马乂,送到金墉城,并开城欢迎司马颙军。司马乂的下属及一些志同道合的文武百官见司马颙军兵力不多,可惜司马乂功败垂成,计划劫狱救出司马乂,再战司马颙、司马颖。司马越害怕,就派人秘告司马颙的部将张方此事,张方派遣三千士兵,到金墉城抓司马乂回军营,用火活活烧死。司马乂的手下非死即降。张方回到长安。诏以司马颙为太宰、大都督、雍州牧。司马颙废皇太子司马覃,立成都王司马颖为皇太弟。
  司马颙及后屯兵郑县,作为东军支援,但刘沈起兵,令司马颙回镇渭城,并派督护虞夔抗击刘沈,但失败。司马颙于是大惊,退入长安并召回张方救援。刘沈渡过渭河,并派安定太守衙傅和安定功曹皇甫澹以五千甲兵袭击长安,并攻到司马颙帐下。但刘沈迟来,冯翊太守张辅见无后继就派军击溃衙傅军,并击斩二人。张方及后派部将敦伟夜袭刘沈,刘沈军惊惶崩溃,刘沈与麾下南逃但被捕,被司马颙腰斩。
  到了永兴元年(304年),王浚联合东瀛公司马腾讨伐司马颖,兵临邺城,司马颖于是仓皇带惠帝到洛阳。留镇洛阳的张方拥兵专制朝政,又逼惠帝驾幸长安。司马颙选置百官,改秦州为定州,另立豫章王司马炽为皇太弟。司马颙见全国四分五裂,战乱不息,于是希望以下诏和解各王而获得喘息,任命司马越为太傅,来长安与他一起辅政,但司马越不接受。后来东海王司马越起兵徐州,西迎大驾,而与司马颙分陕而治。此举令关中大惧,张方当日劫逼惠帝西迁令各势力震怒,更加不愿皇帝东归,于是向司马颙说:“我所领的军队还有十余万人,奉送皇帝回洛阳皇宫,派成都王回邺城,司马颙自留镇关中,我北讨博陵。这样天下就可暂得安定,无人再能反抗。”但司马颙觉得不太可行,不赞同张方的建议,又下诏令司马越等人回到封国。及后豫州刺史刘乔击破范阳王司马虓于许,又表司马颖为镇军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给一千兵回到邺城,又命吕朗屯兵洛阳。随后又升豫州刺史刘乔为假节、镇东大将军。派遣司马颖率领楼褒、王阐等,据河桥以抗拒司马越,支援刘乔。及后司马颖进驻洛阳,吕朗则移驻荥阳。司马越则亲自率领三万士兵,西进到了萧县。刘乔派遣其儿子刘祐抗拒司马越,司马越军不能前进。及后司马虓派遣督护田徽以八百骑兵帮助司马越,在谯与刘祐相遇,一战之下刘祐众溃,刘乔军队亦溃败,在萧县被司马虓击破,刘乔败走南阳,司马越得以进屯阳武。而在河桥的司马颖军方面,支持司马越的安北将军王浚派遣督护刘根,率领三百骑兵至河上。王阐出战,被刘根所杀。
  光熙元年(306年),刘乔兵败的消息传到长安,人心惶惶,司马颙很是恐慌,同时时参军毕垣称张方打算谋反,劝司马颙杀他;缪播和缪胤认为杀了张方就可以平息与东军的战事。司马颙听信,认为这可以平息祸乱,于是命令张方的亲信将领郅辅夜里暗杀张方,然后派人把张方的头颅送到司马越军中。而后司马颙又后悔,怪罪郅辅杀张方,又杀了郅辅。然后派遣刁默守潼关。张方的死对司马颙更是不利,例如司马虓的司马刘琨把张方头颅给荥阳守将吕朗看,吕朗马上献出城池投降。司马颖试图固守洛阳,范阳王司马虓就派出鲜卑的骑兵与平昌、博陵等兵众袭河桥,平昌公司马模部将宋冑亦进攻河桥,楼褒军西逃,追兵一直追到新安,沿途死亡惨重,并进逼洛阳,司马颖退走长安。司马越军中的鲜卑将领祁弘等后来破了刁默守的潼关进入关中,司马颙大为恐惧。又派遣马瞻、郭传等在霸水抗拒司马越军,马瞻军又战败,司马颙单骑出长安,逃到太白山。司马越军进入长安。祁弘的鲜卑部队大掠长安,杀二万余人。
  司马越军进入长安后,封梁柳为镇西将军,守关中。公元306年(光熙元年),司马越率领诸侯及鲜卑将领许扶历、驹次宿等军队护送晋惠帝回到洛阳。晋惠帝下诏升司马越为太傅录尚书,增封下邳、济阳二郡。范阳王司马虓也被封为司空。
  司马越等与惠帝回汳洛阳后,司马颙的故将马瞻等人借与镇西将军梁柳见面的机会,杀掉梁柳。过后马瞻与始平太守梁迈等人共同迎接在太白山的司马颙回来长安,司马颙因害怕而不敢入府。长安令苏众、记室督朱永就劝司马颙向朝廷称梁柳是病死的。关中也有人不服司马颙,弘农太守裴皓、秦国内史贾龛、安定太守贾疋等出兵讨伐司马颙,斩杀马瞻、梁迈等。东海王司马越知道司马颙东山再起后,就派遣督护麋晃率领大军讨伐司马颙。司马颙的将领牵秀与麋晃对阵,麋晃斩杀了牵秀并其二子。于是麋晃军据有关中大部分土地,而司马颙只保有长安城而已。
  同年冬,晋惠帝司马衷食饼中毒死亡。晋武帝的第二十五子,皇太弟司马炽继位,是为晋怀帝。晋怀帝刚登基,就下诏书要以司马颙为司徒。让其回朝廷。司马颙不疑有他,就乘车上路。到新安雍谷时,被南阳王司马模所派遣的将领梁臣掐杀死在车内。他的三个儿子也被杀死。司马颙就此绝后。
  晋怀帝下诏以彭城元王司马植子司马融为司马颙嗣,改封乐成县王。司马融死后无子。建兴中,元帝又以彭城康王司马释子司马钦为司马融嗣。

关于八王之乱

  西晋统治集团内部历时十六年(291~306)之久的战乱。战乱参与者主要有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长沙王司马、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等八王,史称“八王之乱”。
  晋武帝司马炎认为曹魏未分封同姓诸侯王,缺乏屏藩,于泰始元年(265)封宗室二十七人为王,有领地和军队,分润租调。大国封地不过一郡,军队不超过五千。他还陆续用宗室诸王在中央与地方充当重要官职,几处军事重镇都用他们为长官,如武帝末年,用楚王玮都督荆州,汝南王亮出镇许昌。惠帝即位,用梁王肜、赵王伦、河间王等先后出镇关中,成都王颖镇邺。出镇的亲王既握军符,复综民事。因此,可以凭借其势力发动战乱。
  太熙元年(290)晋武帝临终时命弘农大姓出身的车骑将军、杨皇后的父亲杨骏为太傅、大都督,掌管朝政。惠帝即位后,皇后贾南风(即贾后)于元康元年(291)与楚王玮合谋,发动禁卫军政变,杀死杨骏,而政权却落在汝南王亮和元老卫手中。贾后政治野心未能实现,当年六月,又使楚王玮杀汝南王亮,然后反诬楚王玮假诏擅杀大臣,将玮处死。贾后遂执政,于元康九年废太子,次年杀之。统领禁军的赵王伦联合齐王起兵杀贾后。永宁元年(301),赵王伦废惠帝自立。至此,政变局限在宫廷;此后方镇军参加内战,战乱规模扩大,战场从洛阳、长安延展到黄河南北的广大地区。
  赵王伦篡位后,镇许昌的齐王起兵讨伦,镇邺的成都王颖与镇守关中的河间王举兵响应。洛阳城中的禁军将领王舆也起兵反伦,迎惠帝复位,杀死赵王伦。齐王以大司马入京辅政。太安元年(302)底,河间王又从关中起兵讨,洛阳城中的长沙王也举兵入宫杀齐王,政权落入手。太安二年,河间王、成都王颖合兵讨长沙王。司马命都督张方率精兵七万,自函谷关向洛阳推进,司马调动大军二十余万,也渡河南向洛阳。司马所能指挥的洛阳军队不下数万人,这是八王之乱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集结。二王的联军屡次为长沙王所败。但由于双方兵力悬殊,洛阳陷于包围之中。城内的统治集团发生分裂。次年正月,洛阳城里的东海王越与部分禁军合谋,擒长沙王,将其交给河间王的部将张方,被张方烧死。成都王颖入洛阳为丞相,但仍回根据地邺城,以皇太弟身分专政,政治中心一时移到邺城。东海王越对成都王颖的专政不满,率领禁军挟惠帝北上进攻邺城。荡阴(今河南汤阴)一战,被成都王颖大败,惠帝被俘入邺,东海王越逃往自己的封国(今山东郯城北)。与此同时,河间王派张方率军占领洛阳,接着并州刺史司马腾(司马越弟)与幽州刺史王浚联兵攻破邺城,成都王颖与惠帝投奔洛阳,转赴长安。永兴二年(305),东海王越又从山东起兵进攻关中,击败河间王。光熙元年(306),东海王越迎惠帝回洛阳,成都王颖、河间王相继为其所杀,大权落入越手中,八王之乱到此终结。
  自贾后杀杨骏(291年)到惠帝回洛阳(306年),十六年中参战诸王多相继败亡,人民被杀害的动辄以万计,京城洛阳和长安反复遭到烧杀劫掠,社会经济严重破坏,而且诸王在混战中利用少数族的贵族参加内战,使匈奴、鲜卑等少数族长驱直入中原,西晋统治集团的力量消耗殆尽,隐伏着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便迅速爆发

晋书·司马颙传

  河间王颙,字文载,安平献王孚孙,太原烈王瑰之子也。初袭父爵,咸宁二年就国。三年,改封河间。少有清名,轻财爱士。与诸王俱来朝,武帝叹颙可以为诸国仪表。元康初,为北中郎将,监邺城。九年,代梁王肜为平西将军,镇关中。石函之制,非亲亲不得都督关中,颙于诸王为疏,特以贤举。
  及赵王伦篡位,齐王冏谋讨之。前安西参军夏侯?#93;自称侍御史,在始平合众,得数千人,以应冏,遣信要颙。颙遣主簿房阳、河间国人张方讨擒?#93;,及其党十数人,于长安市腰斩之。及冏檄至,颙执冏使,送之于伦。伦征兵于颙,颙遣方率关右健将赴之。方至华阴,颙闻二王兵盛,乃加长史李含龙骧将军,领督护席薳等追方军回,以应二王。义兵至潼关,而伦、秀已诛,天子反正,含、方各率众还。及冏论功,虽怒颙初不同,而终能济义,进位侍中、太尉,加三赐之礼。
  后含为翊军校尉,与冏参军皇甫商、司马赵骧等有憾,遂奔颙,诡称受密诏伐冏,因说利害。颙纳之,便发兵,遣使邀成都王颖。以含为都督,率诸军屯阴盘,前锋次于新安,去洛百二十里。檄长沙王乂讨冏。及冏败,颙以含为河南尹,使与冯荪、卞粹等潜图害乂。商知含前矫妄及与颙阴谋,具以告乂。乂乃诛含等。颙闻含死,即起兵以讨商为名,使张方为都督,领精卒七万向洛。方攻商,商距战而溃,方遂进攻西明门。乂率中军左右卫击之,方众大败,死者五千余人。方初于駃水桥西为营,于是筑垒数重,外引廪谷,以足军资。乂复从天子出攻方,战辄不利。及乂死,方还长安。诏以颙为太宰、大都督、雍州牧。颙废皇太子覃,立成都王颖为太弟,改年,大赦。
  左卫将军陈眕奉天子伐颖,颙又遣方率兵二万救邺。天子已幸邺。方屯兵洛阳。及王浚等伐颖,颖挟天子归洛阳。方将兵入殿中,逼帝幸其垒,掠府库,将焚宫庙以绝众心。卢志谏,乃止。方又逼天子幸长安。颙及选置百官,改秦州为定州。及东海王越起兵徐州,西迎大驾,关中大惧,方谓颙曰:“方所领犹有十余万众,奉送大驾还洛宫,使成都王反邺,公自留镇关中,方北讨博陵。如此,天下可小安,无复举手者。”颙虑事大难济,不许。乃假刘乔节,进位镇东大将军,遣成都王颖总统楼褒、王阐等诸军,据河桥以距越。王浚遣督护刘根,将三百骑至河上。阐出战,为根所杀。颖顿军张方故垒,范阳王虓遣鲜卑骑与平昌、博陵众袭河桥,楼褒西走,追骑至新安,道路死者不可胜数。
  初,越以张方劫迁车驾,天下怨愤,唱义与山东诸侯克期奉迎,先遣说颙,令送帝还都,与颙分陕而居。颙欲从之,而方不同。及东军大捷,成都等败,颙乃令方亲信将郅辅夜斩方,送首以示东军。寻变计,更遣刁默守潼关,乃咎辅杀方,又斩辅。颙先遣将吕朗等据荥阳,范阳王虓司马刘琨以方首示朗,于是朗降。时东军既盛,破刁默以入关,颙惧,又遣马瞻、郭传于霸水御之,瞻等战败散走。颙乘单马,逃于太白山。东军入长安,大驾旋,以太弟太保梁柳为镇西将军,守关中。马瞻等出诣柳,因共杀柳于城内。瞻等与始平太守梁迈合从,迎颙于南山。颙初不肯入府,长安令苏众、记室督朱永劝颙表称柳病卒,辄知方事。弘农太守裴暠、秦国内史贾龛、安定太守贾疋等起义讨颙,斩马瞻、梁迈等。东海王越遣督护麋晃率国兵伐颙。至郑,颙将牵秀距晃,晃斩秀,并其二子。义军据有关中,颙保城而已。
  永嘉祖,诏书以颙为司徒,乃就征。南阳王模遣将梁臣于新安雍谷车上扼杀之,并其三子。诏以彭城元王植子融为颙嗣,改封乐成县王。薨,无子。建兴中,元帝又以彭城康王释子钦为融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