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峤

  温峤,生于西晋武帝太康九年(288年),卒于东晋成帝咸和九年(329年),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为东晋大臣。

生平简介

温峤
温峤
  温峤(288年—329年),字泰真,一作太真,东晋政治家,太原祁县(今山西祁县)人。
  温峤生于西晋太康九年(288年),温憺之子,伯父温羡为西晋末司徒,父叔六人以“六龙”并称于世。温峤的姨丈是刘琨
  温峤17岁出仕,担任司隶校尉属下的都官从事,监察百官。他举奏散骑常侍、名士庾敳搜刮民财,京师为之一肃。温峤由此知名,庾敳反而更加器重他,称赞他是栋梁之材。 不久,温峤被举为秀才、灼然,辟东阁祭酒,补上党潞令。
  西晋末年,刘琨出镇并州,他颇为看重温峤,令温峤担任自己的参军。在刘琨军中,温峤历任从事中郎、上党太守,加建威将军,督护前锋军事,在与石勒的战争中屡建战功,升迁为右司马。其时,并州烽烟四起,刘琨与石勒、刘聪等强敌周旋,温峤是他的主要谋士之一。
  温峤17岁出仕,初为司隶都官从事,后举秀才、灼然,辟东阁祭酒祭酒,补上党潞令。刘琨请为平北参军,积功至右司马。建武元年(317年),奉刘琨之命南下向晋元帝劝进。元帝即位,任长史、太子中庶子。晋明帝即位,任中书令,参与机要。王敦之乱中,加中垒将军,及王敦平定,封建甯县开国公,进号前将军。晋成帝即位,出为江州刺史。苏峻之乱平定,拜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封始安郡公。死后追赠侍中、大将军,谥曰忠武。

历史功绩

·拥立之功

  建兴四年(316年),刘曜攻破长安,西晋灭亡,举族南迁。同年,刘琨大败于石勒,率残部投奔幽州刺史段匹磾。
温峤
       温峤
  建武元年(317年),刘琨、段匹磾歃血为盟,拥戴在江南重建社稷的司马睿,派遣双方的左长史温峤与荣邵奉表劝进。刘琨对温峤寄予厚望:“晋祚虽衰,天命未改,吾当立功河朔,使卿延誉江南。行矣,勉之!”
  六月,温峤等携表到达建康,慷慨陈辞,深得司马睿器重。王导、周顗、谢鲲、庾亮、桓彝等名士都欣赏温峤的才学与能力,争相与之交往。
  这时东晋政权建立不久,制度不完备,秩序不安定,温峤深深为之忧虑,直到与王导见面交谈后才高兴地说:“江左有了管仲这样的贤人,我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温峤先担任王导的长史,后又迁任太子中庶子,侍从司马绍左右,和侍讲东宫的庾亮同为司马绍的布衣之交。他多次谏言太子远离奢侈、节制娱乐,都被采纳,深得司马绍信任。

·王敦之乱

  东晋初年,“王与马,共天下”。司马睿不甘君弱臣强的局面,重用刘隗、刁协,疏远琅琊王氏,手握重兵的王敦深为不满。
王敦
     王敦
  永昌元年(322年)正月,王敦以诛杀刘隗、刁协的名义起兵。刘隗、刁协虽对司马睿忠心耿耿,却与众多大臣不睦,因此朝中自王导以下不少人态度暧昧。例如,温峤对仆射周顗说:“大将军王敦这么做似乎有一定原因,应当不算过分吧?”这意见被以刚直著称的周顗严词责备。
  三月,司马睿令刘隗、刁协、戴渊等领兵出战,大败。太子司马绍准备亲自率领将士出击,温峤拉住太子的马勒头,力劝他不要以身犯险,又斩断鞅绳,司马绍这才作罢。
  王敦攻下建康后,一直没有去晋见司马睿。他杀戮反对者,任免官员,又见太子司马绍果敢勇毅,得到众人的拥戴,就想以不孝的罪名废掉太子,因此大会百官,声色俱厉地问温峤说:“太子以什么样的德行著称?”温峤回答:”钩深致远,不是我浅显的度量所能知晓的,依照礼义看来,可以说是做到了孝。”众人都认为的确如此,王敦终于未能得逞。四月,王敦返回武昌,仍然遥控朝政,十月,在建康建立留守府。
  十一月,司马睿在忧愤中去世。太子司马绍即位。
  司马绍即位之后,亲自任命温峤为中书令,参与机要。王敦不满,请朝廷派遣他做自己的左司马。温峤假装勤勉恭敬,为王敦出谋划策,又与其心腹钱凤交好,渐渐取得王敦的信任。
  自返回武昌后,王敦一直未停下篡位的计划。太宁元年(323年)正月,王敦暗示朝廷征召自己,司马绍亲自手书征召他。四月,王敦移镇姑孰,再次逼进建康,十一月,调任王含为征东将军、王舒为荆州刺史,王彬为江州刺史以扩大宗族的势力。太宁二年(324年)五月,王敦重病,钱凤问及后事,王敦对其继承人王应的才能并不看好。然而箭在弦上,双方的角力已经无法停止。
  太宁二年(324年)六月,守备京师的要职丹阳尹出缺,经过周旋,王敦最终决定命温峤赴任以监视朝廷的动向。返回建康后,温峤将王敦的谋划与虚实尽数禀告给司马绍,与庾亮等计划讨伐王敦,王敦听说后大怒,写信给王导宣称要亲自拔掉温峤的舌头[3]。由于大战在即而京师兵力不足,郗鉴建议应该诏令苏峻、刘遐等将领率军入卫,被司马绍采纳。王导为王敦发丧以振奋士气,司马绍正式下令讨伐王敦。
  同月,王敦以诛杀温峤等奸臣的名义起兵。这一次,王敦已经病重无法带兵,只好令其兄长王含担任元帅。而朝中比前次永昌元年时准备要充分许多。
  七月,王含率五万军队到达秦淮河南岸,中垒将军温峤命令烧毁朱雀桁阻止敌军渡河。司马绍本来准备进军迎击,得知朱雀桁已毁后大怒。温峤劝说道:“现在我军的护卫力量不足,征召的援军还没有到,如果敌军窜入,危及朝廷,祖先的宗庙恐怕都难保,何必吝惜一座桥?”司马绍这才作罢。
  两军隔岸对峙,王含被政府军千人勇士渡河奇袭,大败,王敦在失望中病亡。苏峻、刘遐率精兵万人来援,连续击败沈充、钱凤军。王敦的死讯泄露,军中人心惶惶,王含等烧营夜遁。司马绍班师回朝,宣布大赦,只有王敦的同党不在此列。温峤受命督管刘遐等追击逃奔江宁的王含、钱凤,庾亮受命督管苏峻等追击逃奔吴兴的沈充。追击逃敌的过程中,刘遐所部纵兵大掠,温峤责备他:“天道帮助顺应它的人,因此王含才会兵败,怎么可以借机作乱!”刘遐惶恐谢罪。
  战后,司马绍下诏将王敦的党羽革职除名,僚属则予以禁锢。温峤在上疏中认为,对陆玩、刘胤、郭璞这样被王敦逼迫而屈从其下的人应该宽宥。虽有郗鉴反对,司马绍最终还是听从了温峤的意见。
  十月,温峤封建甯县开国公,赏绢五千四百匹,进号前将军。
  太宁三年(325年)闰月,司马绍病逝。温峤以丹阳尹身份与太宰西阳王司马羕、司徒王导、尚书令卞壸、车骑将军郗鉴、护军将军庾亮、领军将军陆晔共七人受诏辅国。

·苏峻之乱

  太宁三年九月癸卯(西元325年11月2日),因皇帝司马衍年幼,庾太后临朝称制,其兄长庾亮独掌大权。
苏峻之乱图
苏峻之乱图
  庾亮既身为外戚,执政风格又比王导严苛许多,朝廷内外多有不满,加之其压制宗室如司马羕等人,颇失众望,政局愈加不稳。最为庾亮猜忌的,不是来自朝廷内部窥伺权柄的政敌,而是手持重兵的外藩,如在王敦之乱中建立功勋的历阳内史苏峻和豫州刺史祖约,而最为庾亮所忌惮的则是太宁三年(325年)五月重返荆州就任荆州刺史的征西将军陶侃。
  咸和元年(326年)八月,庾亮以温峤出镇江州刺史,驻节武昌,又派王舒任会稽内史,同时修葺石头城以做准备。这一系列举措主要是为防范陶侃。
  咸和二年(327年)十月,庾亮想要削除苏峻的兵权,征召他入朝任职,王导和卞壸劝庾亮不要操之过急,温峤也屡次写信劝阻庾亮。然而庾亮决心已下,在做好军事准备后下令征召苏峻为大司农。苏峻请求移镇到荒芜的青州,庾亮仍然不许。苏峻犹疑,其部下劝他勒兵自守,终于没有应诏入朝。
  温峤听说后准备率军入卫建康,三吴豪杰也准备起兵响应,庾亮写信给温峤道:“我担忧西边(的陶侃)胜过历阳(的苏峻),请您(继续驻守原来的防区)不要越过雷池一步。”同时,再次派遣使者强命苏峻入朝。
  然而,形势急转直下。十月,苏峻起兵,十一月,苏峻和祖约结盟,与其麾下的祖涣、许柳会师,兵力达到两万。苏峻率军急进,而庾亮屡屡坐失战机。次年即咸和三年(328年)二月,苏峻军攻陷建康,卞壸、陶瞻等先后战死,皇帝司马衍和王导等重臣被俘,庾亮出逃。
  咸和三年(328年)正月时,温峤已经移师寻阳,二月,他得到建康失陷的消息,悲痛欲绝。不久,庾亮前来投奔,温峤分兵给他。
  四月,温峤与庾亮共七千人起兵讨伐苏峻。起初,两人互相推举对方为盟主,温峤的弟弟温充建议推举位重兵强的陶侃。于是温峤派遣督护王愆期前往荆州游说陶侃共赴国难,陶侃的态度十分犹豫,令温峤几乎放弃。经参军毛宝劝说,温峤再次修书,痛陈利弊,动之以情[5],终于说服陶侃起兵。驻守广陵的郗鉴向温峤派出使者,提出设立堡垒、坚壁清野、断绝苏峻军粮食来源的策略,温峤深表同意。
  五月,陶侃率部到达建康,有传言说他要诛杀庾亮以谢天下。庾亮甚为害怕,依从温峤的建议主动拜访陶侃谢罪,两人冰释前嫌。讨伐苏峻的联军兵力达到四万人,声势大振。联军屯兵茄子浦,因为联军习于水战而步战不及苏峻军,温峤严令诸军不得上岸。毛宝率领千人担任温峤军的前锋,临机决断,上岸击败祖约接应苏峻所送粮食的部队,祖约军从此饥饿困乏。
  联军兵锋直指石头,郗鉴亦率军前来会师。苏峻登上烽火楼,看到联军兵士众多,面有惧色,说道:“我早知道,温峤能得众心。”
  陶侃定策,不与苏峻军决战,而与之相持,先修筑白石垒,又命郗鉴、郭默返回京口,修筑大业、曲阿、庱亭三座壁垒,以分散苏峻军的兵力。祖约军先被毛宝连续击败,内部又有将领暗通石赵,根据地寿春遭到赵军猛攻。七月,祖约军溃散,残部逃奔历阳。苏峻众心腹见势不妙,劝他诛杀王导等大臣另立心腹以稳定石头,苏峻没有答应。 王导趁此人心浮动之际说动苏峻心腹路永,得以逃出石头,投奔联军驻地白石。
  九月,两军对峙以来,联军败多胜少,自温峤以下无不忌惮,而温峤军的粮食已经用完,不得不向陶侃借粮。陶侃十分恼火,责备温峤准备不足而仓促兴兵[6],声称要返回荆州以等待时机。温峤首先预言苏峻骄兵必败,再分析形势已经骑虎难下,陶侃如果退兵,有“沮众败事”的危险。竟陵太守李阳也劝说陶侃以大事为重。同时,毛宝请缨出战,烧毁苏峻军大量粮食。陶侃于是留了下来。
  苏峻军试图向东转移,韩晃猛攻大业,郗鉴所部镇守的东线防守岌岌可危。陶侃听从长史殷羡的计策,攻击石头以围魏救赵。
  咸和三年九月庚午(西元328年11月13日),陶侃都督水军攻向石头,而庾亮、温峤、赵胤率步兵万人从白石出发,苏峻率八千人迎战。联军接战不利,苏峻酒醉,见儿子苏硕和部将匡孝和几十骑便击破赵胤并追击败兵,也只率领几名骑士出战。不料苏峻身陷阵中无法脱身,马失前蹄,又被陶侃麾下几名将领投矛围攻,坠马身亡。苏峻军大溃。
  咸和四年(329年)正月,祖约率残部数百人投奔石赵。二月,苏硕、苏逸先后败亡。乱军之中,滕含部将曹据抱着皇帝司马衍逃奔温峤的座舰。在联军里,陶侃虽然是盟主,事情的处置和计划的制定却主要由温峤来完成。群臣见到皇帝,叩头至地号泣请罪。苏峻之乱至此平息。
  战乱之后,皇宫已成焦土,群臣讨论迁都事宜,温峤提议豫章,三吴豪族提议会稽,而王导主张“镇之以静”,因此不再迁都。
  三月,朝廷论功行赏,拜温峤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封始安郡公,邑三千户。王导想奖赏决战前投奔朝廷的路永等人,温峤坚决反对,王导便没有这样做。朝廷中商议留下温峤辅佐国政,温峤认为王导是先帝所任命的人选,坚决辞绝。这时京师残破,温峤留下部分物资和经费后返回武昌。
  咸和四年四月乙未,温峤去世,安葬在豫章。司马衍下诏赠侍中、大将军,赐钱百万,布千匹,谥曰忠武。

人物趣闻

·卿可赎我

  温峤官位不高时经常和扬州淮中一带的商人赌博,常常是输。有次输得很惨,赌完回不了家,他和庾亮关系好,便站在船上大声喊庾亮:“你来赎我呀!”庾亮立刻送去赎金,温峤才得以脱身。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

·温公喜慢语

  温峤说话很放肆,卞壸言行谨慎恪守礼法。有次在庾亮那里,两人互相抨击,温峤说话粗俗不堪,庾亮慢吞吞地说:“(我所认识的)太真从不说粗鄙的话。”

·即席用谋

  温峤被王敦请为左司马。佯装恭敬勤勉,又结交王敦心腹钱凤,常对人说:“钱世仪精神满腹。”温峤素来有识人的名声,钱风很高兴,于是和温峤交好。等到丹阳尹出缺,温峤对王敦说:“京师是咽喉之地,得有文武双全的人去镇守,您最好准备合适的人选,朝廷的人选恐怕不符合您的意愿。”王敦说对,问温峤谁能胜任。温峤说:“我看钱凤可以。”钱凤也推荐温峤,温峤佯装推辞,王敦没有听从,表奏温峤补缺。温峤怕被钱凤识破,等王敦为他饯别时,温峤走到钱凤面前,装作喝醉了,不等钱凤喝酒就击落他的头巾,怒形于色地说:“钱凤你是什么人,我温峤敬酒你敢不喝!”王敦以为他喝醉了,为两人开解。临别的时候,温峤满脸都是眼泪鼻涕,出了门又回来,反复好几次才终于上路。等他出发后,钱凤对王敦说:“温峤和朝廷关系密切,而且和庾亮交好,未必可信。”王敦说:“太真昨天醉了,昨天对你稍有失敬,你怎么能马上就这样诋毁他呢!”温峤到达建康后,把王敦作乱的谋划原原本本告诉了明帝,请求事先有所防备,又和庾亮共同策划讨伐王敦的策略。王敦听说后,勃然大怒,说:“我竟然被被这个小东西欺骗!”便写信给司徒王导说:“温峤离开几天,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我要找人活捉了他,亲自拔除他的舌头。”

·温公却扇

  温峤妻子死了。他的堂姑刘氏,遭遇战乱和家人失散,只有一个女儿,美丽聪慧。堂姑嘱咐温峤给女儿寻门亲事,温峤私下已有自己娶她的意思,就回答道:"好女婿实在难找,像我这样的如何?"堂姑说:"从战乱中得以生存,能稀里糊涂活下去就足以告慰我的后半生了,哪里敢奢望你这样的人呢?"事后没几天,温公报告堂姑说:"已经找到人家了,门第还算可以,女婿的名声职位都不比我差。"随即送了一个玉镜台作为聘礼,堂姑非常高兴。结婚时行了交拜礼后,新娘用手披开婚纱,拍手大笑说:"本就怀疑是你这老东西,果然不出我所料!" 玉镜台是温峤担任刘刘琨长史时北征刘聪的战利品。
  元代关汉卿的《温太真玉镜台》,明代朱鼎的《玉镜台记》,京剧中的《玉镜台》都取材于这个故事,情节作了不少改动。

历史评价

  陶侃:“故大将军峤忠诚著于圣世,勋义感于人神,非臣笔墨所能称陈。”
  温峤短暂的一生是在西晋末东晋初的动乱年代中度过的。温峤自幼聪明伶俐有胆识,博学能文,孝悌著称,他仪表秀整,善于言谈,很受人欢迎。年仅17岁时,就应司隶校尉招聘任都官从事。他秉公执法,不畏权势,敢于同京城的贪官污吏作斗争。当时京城有个名叫庚 的散骑常侍,屡犯法纪,无人敢惹,温峤大胆地举报朝廷。他的这一举动,使京城官吏大为吃惊,使京都振肃。
  乎北大将军刘琨对温峤十分器重,开始请为参军。愍帝建兴二年(314年)刘琨官拜大将军,温峤升为从事中郎,上党(今山西长治市)太守,加建威将军、督护前锋军事。温峤在讨伐前没刘聪、石勒的战斗中,屡建战功。在刘琨升为司空时,温峤又升为右司马。当时,幽(今河北北部、辽宁一代)、 并(今太原、晋中一代)之地战火纷飞,土地荒芜,盗贼群起, 民不聊生。在这种混乱的形势下,温峤为刘琨出谋划策,治理军政。他以自己的才干成为刘琨的得力助手和主要参谋。
  愍帝建兴四年(316年),西晋都城长安(今西安市旧址)被前汉刘曜攻破,愍帝被俘,西晋崩溃。次年三月琅玡王司马睿在建康(今南京市)称晋王。同年六月,温峤受刘琨委派前往建康奉劝司马睿称帝。温峤到建康后,陈述刘琨的忠诚,并说: “社稷无主,天人系望。”他言辞愤慨激昂,深受满朝文武的钦佩,得到司马睿的赏识和重用,被留在京都建康,与大臣王导、庾亮等人共同投身于兴建东晋大业之中。
  温峤在京都任散骑侍郎、骠骑将军王导大史、太子中庶子等职。尤其在太子中庶子任内,深得太子宠信, “太子与为布衣之交”。对他的规劝,太子言听计从。当太子要建“西池”楼阁时,温峤认为朝廷初建,盗寇末灭,劝太子应勤俭节约,务农重兵,不应大兴土木,建造亭台楼阁。太子采纳了他的意见。在王敦举兵内向时,太子要亲自出征。温峤进谏: “臣闻善战者不怒,善胜者不武,为何万乘储副而以轻天下!”太子便取消了亲征的念头。
  东晋明帝司马绍即位时,温峤的才干赢得了明帝的器重,官拜侍中,朝中机密的大事皆所参与,“诏命文翰”无不知晓,不久转中书令。但他的升迁被征南大将军、江州牧王敦所忌恨,故请为左司马。王敦居功自傲,对明帝不恭。温峤劝之,王效不听。温峤知他有造反之意,便佯装尊敬,以取得信任,再谋脱身之计。当时丹杨(今江苏省南京市境内)尹缺, 温峤对王敦说: “丹杨尹乃京都喉舌,文武兼优才可胜任,公应自选人才。”王敦问:“谁可胜任?”温峤答: “钱风可用。”钱风也推荐温峤, 温峤假意推辞,最后王敦决定由温峤补任丹杨尹。于是温峤才得以还都,脱离险境。温峤还都后,立即表奏明帝,说明王敦有逆谋,请预先防备。果然不出所料,王敦于明帝大宁二年(324年)造反。温峤被任命为中垒将军、持节,都督东安北部诸军事,讨伐王敦。他指挥军队火烧朱雀桁(桥名),防止反军渡江,并亲率军队与王敦军水战,击败工敦部将王含,又派刘遐追钱风于江宁,在历阳太守苏峻的“勤王军”配合下,平息了王敦叛乱。平乱后,由于温峤平乱有功,被封为建宁县开国公,赐绢5400匹,进号前将军。
  大宁三年(325年)明帝司马绍病故,温峤与王导郗鉴、庚亮、陆晔卞壶等五人受命辅政。
  晋咸和元年(326年),晋成帝司马衍即位,温峤被封为江州刺史、平南将军,镇武昌。温峤闻历阳太守苏峻有反叛嫌疑,虑其造反,请还朝,以防不测。但是,朝廷没有同意。不久。咸和二年(327年)十—月,苏峻果然联合豫州刺史祖约造反。 温峤屯兵寻阳(今江西九江),派督护王愆期、西阳太守邓岳、鄱阳内史纪瞻等率水军征伐。不料京都建康沦陷,温峤非常悲恸。在这面临崩溃的关键时刻,庚亮来宣太后诏书,进封温峤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温峤固辞不受,他说: “今日之急,殄寇为先,未效勋庸而逆受荣宠,非所闻也,何以示天下乎!”于是温峤与庚亮共推征西将军陶侃为盟主。温峤亲自书写檄文,陈述苏峻、祖约罪状,宣告四方,共同讨伐叛逆。讨伐初期,屡战失利,盟主陶侃信心不足,想中途退却。在这义军有可能瓦解的时刻,温峤以古比今,向陶侃说明进退利弊,说服陶侃讨伐苏峻、祖约。温峤创建行庙,广设坛场,告皇天后土祖宗之灵,亲读祝文,声气激扬,泪流满面,三军感动地不能仰视,极大地鼓舞了将士斗志。陶侃与温峤,分兵攻击叛军终于平息了苏峻、祖约叛乱,挽救了东晋王朝。在平乱中,陶侃虽为盟主,但平乱的组织和策略皆出于温峤。由于温峤的功绩,所以官拜膘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封始安君公,食邑三千户。
  温峤在我国西晋末东晋初的动乱年代,从17岁至42岁,居官25年,初辅佐刘琨治理州事,政绩显著,后又参与平息王敦和苏峻的两次叛乱,战功赫赫,及至官居要位,涉及中枢,为东晋的建立和巩固做出了重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