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国

  越国是春秋晚期最后一个霸主,开国君主为夏王朝的后代,姒姓。

历史

  大禹死后,人们将他葬在今浙江绍兴东南六公里的会嵇山。大禹的第四代孙少康于公元前1913年重建大禹庙,恐禹祭之绝祀,于是封他的庶子无余为会嵇王,奉守庙祀,国号于越,建都僬岘(今浙江绍兴兰亭乡花街村)。于越国初为小国,仅限于今绍兴、诸暨、宁波一带,独立自守,不为史所知,古籍记载也很少,只在史籍《竹书纪年》中记载有西周成王时(公元前1021年),于越国曾向周王朝进贡,这是越国在古籍中第一次出现。
  在史籍《左传》中,曾记载了东周定王时(公元前606年)楚国与吴、越两国结盟,这是越国作为春秋列国出现的最早记载。
越国的兴起是在越王无余以后的二十余世,即春秋中期越王姒允常时。古书记载:“自无余起二十余世,有越侯夫康,子曰允常,拓土称王。”
  越国北与吴国、西与楚国交界,越国兴起后,曾与之交兵。当时楚国强大,楚国采取联越制吴的策略,因此越国人常随楚军攻吴国,吴、越两国遂成世仇。
  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攻楚国时,越军曾趁虚攻吴国,为楚国声援。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反伐越国,两军战于蕞李,结果吴军大败,阖闾受伤而死。
  公元前494年,阖闾之子夫差率军攻越国,越军失败,越王姒勾践退至会嵇山,向吴王卑词厚礼,屈膝求和,从此,姒勾践卧薪尝胆,改革内政,厉行廉正,终获成效,国力迅速强大。
  公元前482年,姒勾践趁夫差北上争霸之机,攻入吴国都城(今江苏苏州),掳其太子,迫夫差回师求和。
  公元前479年,越国又攻吴国,失败。
  公元前475年,越军围困吴国都城达三年之久。
  公元前473年,越军再次攻破吴国都城,吴王夫差被迫自杀,吴国灭亡。
  越国灭吴国后,势力空前强大,乃步吴国的后尘,北上争霸,与齐国、晋国等诸侯会于徐州(今山东腾州),此时的齐、晋二国均有内乱,而楚国元气未复,越国在四个大国之间最为强盛。于是,周元王任命越国为伯,承认了越国的霸主地位。
  为了扩大对中原的统治范围,姒勾践将都城由大越迁到琅琊(今山东胶南琅琊乡),越国在琅琊建都有九十三年,历姒勾践、姒鹿郢、姒不寿,姒朱勾、姒王翳五世。
  进入战国时期后,越国势力渐衰,已无力与诸侯国角逐。公元前379年,越王姒翳迁都于吴(今江苏苏州)。
  公元前334年,越王姒无疆伐楚国,于次年大败被杀,王室逃散,楚国势力进入江南。
  姒无疆败亡后,越国还存在了一段时间,只是国力削弱,初时只称君长,不称王,分散为许多小国。如姒无疆之子姒之侯自立为君长,传子姒尊,再传姒亲。据史籍《史记·六国年表》记载:公元前316年,楚国还曾筑广陵城以防越国;在史籍《竹书纪年》中记载:魏襄王七年(公元前312年),越王派公孙隅向魏国贡献方物,以联魏制楚,证明越国仍然确实存在,而且国力已有起色,仍称王。
  楚怀王二十二年(公元前306年),楚军攻占越国的江南大部分地区,最后占领大越,设郡于江东,但越国仍未完全灭亡。如在公元前237~234年,越国欲与楚、燕、赵三国联合伐秦国,证明越国还有一定实力。
  据史籍《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王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秦军大将王翦平定江南,降百越之君。在越地置会嵇郡,越国才最终灭亡。尽管如此,在秦、汉之际还存在着瓯越、闽越、东越等小国,如姒无疆后七世姒摇(闽越),因佐诸侯灭秦朝有功,被汉高祖刘邦封为越王。直到汉武帝三十一年(公元前110年),越国才被汉武帝彻底消灭。
越国盛时的疆土,今浙江北部,江西东部,安徽南部,江苏大部及山东南部一小部分。
  越国自春秋中期允常兴起至无疆被杀,共历十王,一百七十七年;自姒无余受封的公元前1913年起,至公元前110年南安县君姒开被西汉武帝所灭,共历一千八百零三年。
 

勾践争霸

  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为报父仇,举全国之兵攻打越国,越王姒勾践不听大臣范蠡“坚闭城门,不与正面交锋”的劝告,出兵抗吴,结果大败,只剩五千余兵被围困在会嵇山中。
  为了保住越国不被灭亡,姒勾践夫妇由大臣范蠡陪同,被迫到吴国做人质,把国事交给了大臣文种管理。
  姒勾践一行到吴国后,吴王夫差让他们住在先父阖闾坟墓旁的一座石屋里,吩咐姒勾践割草喂马,他的妻子挑水除粪,范蠡也向奴仆一样干些粗重活。为了讨好夫差,夫差每次外出,姒勾践都要给他备马,服侍他上车、下车。同时,他们打听到夫差身边的一个宠臣伯僖贪财好色,就私下送给他一批珍宝和美女,求他在夫差面前为他们说好话。
  为了迷惑夫差,姒勾践还干了一些鄙事,例如有一次,夫差得了病,范蠡知道病情不太严重,就让姒勾践在服侍夫差的宫人面前,亲自尝夫差的粪便,然后向夫差道贺,说他的病很快就会痊愈。由是夫差很欣赏姒勾践的“忠心耿耿”,尽管伍子胥一再告戒他说:“姒勾践一行外执美词之说,内怀虎狼之心”,但夫差根本听不进去。过了三年,夫差觉得姒勾践已经诚心诚意的归顺他了,于是在公元前490年把姒勾践释放回国,并送给他封地百里。
  姒勾践回国后,发奋图强,立志报仇雪恨,他把夫差送给他的封地作为兴越灭吴、称霸中原的基地。他惟恐国王舒适的生活会消磨他的意志,于是在迎恩门外(今浙江绍兴西郭门),面向吴国建起一座简陋的箭楼,自己住在那里,吃粗粮,穿布衣,困了就用辣蓼草刺激眼睛;脚冻麻木了,索性就伸进冷水里;睡觉时,他把被子、褥子撤掉,光着身子躺在柴草上,他在门口挂了一粒猪苦胆,出入时常用舌头舔尝,以经常提醒自己勿忘国耻,史称“卧薪尝胆”。
  为了使越国尽快富强起来,姒勾践亲自下田耕种,他的妻子纺纱织布。他鼓励人民努力生产并减少税赋,以争取民心。他特别重用与他共患难的大臣文种和范蠡,对他们提出的许多强国富民,加强军备的奇谋良策,言听计从并一一付诸实施。
  大臣文种向姒勾践提出了著名的“兴越灭吴九术”:
  ①尊天地,敬鬼神;
  ②以财币货品厚献给吴王及其他大臣,以博得他们的喜欢,松懈他们的警惕;
  ③用高价购买吴国的粮食,以空虚吴国的粮食储备;
  ④选美女献给夫差,使他迷恋酒色,不理国政;
  ⑤向吴国遣送巧匠,献给他们良材,使他们大兴土木,以疲乏他们的财力;
  ⑥扶植吴国内部自私自利、阿谀奉承的小人,使之当权,吴国就会变的脆弱;
  ⑦中伤吴国内部忠直不阿的人物,使他们受到排斥,甚至自杀;
  ⑧发展生产,充实军备;
  ⑨训练士兵,伺机进攻。
  范蠡告诉姒勾践:“要兴越灭吴,称霸中原,首先要使老百姓安居乐业;而在强敌逼境的情况下,让老百姓安居乐业,就必须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要建立强大的军队,就要有众多的人口;要养众多得人口,就必须发展农业。因此,人口多则国家安全,粮食多则军队强盛,所以,越国的当务之急是发展农业,增加人口”。范蠡的一席话,成为越国的基本国策。
  姒勾践按照文种、范蠡的计策,一一实施,在内政上,他首先让范蠡领导百姓发展生产着手开劈土地,扩大种植面积,增加粮食产量。为了提高百姓的体质,他还建立了许多专业化的牧场,如养犬的犬亭山,养鸡的鸡山,养猪的猪山,养鹿的白鹿山等,同时还发展了淡水养殖业。
  在增加人口方面,姒勾践也作了很大的努力。由于连年的战争,越国人口损失很大,兵力和劳动力都受到很大影响,于是他采取了奖励生育的办法,规定:壮年男子不得娶年龄较大的女子为妻;年轻的女子不得嫁给年龄较大的男子;女子十七岁不嫁、男子二十岁不娶,他们的父母都有罪;女子怀孕后必须报告,以便公家派医生看护;生育一个儿子,公家奖励酒二壶,犬一头;生育一个女儿,公家奖励酒二壶,猪一头;生育子女三人的,公家给雇保姆;生育子女二人的,公家给予食物补助。
实施了这些策略后,越国的生产力和人口在短时间内有了很大增长,拥有了相当丰富的物质基础。在这些基础上,姒勾践组织了一支精锐的部队,包括士兵四万人,各级军官六千人,水军两千人,各种技术人员一千人。这支部队在今后的灭吴和中原称霸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为了提高部队的素质,姒勾践制定了非常残酷的训练方法,如:为了考验战士的忠勇,他在宫门前放起火,把水面上的船也放起火,命令士兵冲锋,结果,伏火而死的士兵不可生胜数。他还在离城五里远的地方建了一个练兵场,从楚国请来著名的射箭手陈音当教官,提高了越国军队的作战技术。
  在外交上,姒勾践知道夫差有大起宫殿的欲望,而会嵇山有的是原始森林,于是,姒勾践派了以前多人入山伐木,把大量良材献给吴国,夫差十分高兴,不顾伍子胥“桀起灵台,纣起鹿台”的力谏,大起姑苏之台,姑苏之台高三百丈,广八百十四丈,在二百里范围内都可以看见,弄的吴国百姓道死苍哭,民不聊生。
  姒勾践知道夫差淫而好色,就在会嵇山西翼的黄罗山下物色到西施郑旦二个漂亮女子,在城东建造了一个土城,让她们在那里学习舞蹈和各种社会礼仪。三年后,通过被收买的吴国大臣伯僖献给了夫差。伍子胥又以“夏之以喜妹,商之以妲己,周之以褒姒”灭国的教训劝告夫差,但夫差充而不闻。
  姒勾践还继续贿赂伯僖,让他挑拨夫差和伍子胥的关系,这一计策也获得了成功。公元前484年,夫差终于逼迫伍子胥自杀,消除了越国灭吴的一大碍。
  由于实施了范蠡的基本国策和文种的谋术,越国国势蒸蒸日上,而吴国由于连年的战争,国势每况日下,在伍子胥自杀后的第二年,公元前482年,姒勾践乘夫差带精兵到黄池会盟争霸,国内空虚之机,攻占了吴国国都姑苏,俘虏了太子。等夫差黄池争霸成功返回国时,姒勾践又把经长途跋涉、疲困不堪的吴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又过了三年,姒勾践觉得已经准备充分,就大举进攻吴国,吴军大败,姒勾践又一次攻进姑苏城,烧毁了姑苏台,俘虏了夫差。被俘的夫差还以为姒勾践会象当年赦免他一样得到赦免。但是范蠡对他说:“当年在会嵇,是天意要把越国赐给吴国,但你们不要。现在是天意要把吴国赐给越国,我们是不会违背天意的”。就这样,吴王夫差无奈地自杀了。
  自公元前494年吴国败越国,到公元前473年越国灭吴国,正好是二十年左右,正中了伍子胥对夫差所说“越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话。以后,姒勾践又北渡江淮,与齐、晋等诸侯会盟徐州,周天子派人到会赐姒勾践以命号。到此,姒勾践成为春秋后期的最后一个霸主。
  就在姒勾践要逐鹿中原称霸的时候,范蠡写信给文种说:“凡物盛极而衰,只有明智者了解进退存亡之道,而不应越过应有的限度。俗话说,高鸟以散,良弓将藏;狡兔以尽,走狗将烹。越王是一个可以共患难而不可以共安乐的人,事情成功了,我们再不走,他必会加害我们”。但文种不相信范蠡的这番话,而范蠡主意已定,向越王辞行,姒勾践挽留他,并说可以与他分国,又说,如果你真要走,就杀掉你的妻子!范蠡不为姒勾践的软硬兼施所动,还是乘着月色出走,不知去向。
  就在范蠡走后的第二年,姒勾践把文种召去,对他说:“您是一个有计谋、懂兵法、能覆没一个国家的人物。你所献的‘九术’,我只用了三术,就将强大的吴国灭了。我们吴、越二国世代作战,我的前王生前被吴国的前王打败,现在,我希望您拿着留下来的六术,到地下去献给我的前王,以让我的前王可以在地下对付吴国的前王。”就这样,姒勾践仿效夫差杀伍子胥的方法,赐给文种同样的一把剑。文种这才想起范蠡对他说的话:“鸟以散,弓将藏;狡兔尽,走狗烹”。但为时已晚,文种仰天长叹,伏剑自杀了。
 

越国王陵

  越国始封于夏朝,至秦、汉之际灭亡,立国计一千八百余年,先后五次迁都。越国初期建都于僬岘大城,自姒无余至姒夫镡历千余年。后越王姒允常迁都畀中(今浙江诸暨湄池区店口镇和阮市乡一带),历七十年。越王姒勾践迁平阳(今浙江绍兴平水镇平水江乡平阳村)七年,后迁大越(今浙江绍兴)二十七年,迁琅琊九十三年。越王翳迁吴(今江苏苏州)四十六年。故越国王陵尚未完全发现。
  1996~1998年,考古工作者在今绍兴市西南兰亭镇木栅村南的印山顶上,发掘出一座越国王陵。这是越国王陵的首次发现,被认为是古越文化的考古突破。
  这是一座带宽大墓道的长方形竖穴岩坑木椁墓,上面有巨大的封土堆,四周有隍壕围护,面积达十万平方米。墓坑口长四十六米,宽十四~十九米;坑底长四十二米五,宽十二米,深十四米。墓道设在墓坑东壁正中,口宽六米五~八米七五,底宽三米七~八米七五,长五十四米。墓室用巨大枋木构成,横断面为三角形,形制极为特殊。墓室内长三十三米四,外长三十四米八,现存高四米七,复原高五米六六。内分前、中、后三室。筑墓的枋木均髹漆,至今局部漆面仍光亮如镜。木棺是用一根原木剖开挖空而成的一具大型独木棺,置于中室。棺长六米零四,宽一米一二,内高四十厘米。墓上封土堆略呈椭圆形,长径七十二米,短径三十五米,中心高十米,以土分层板筑而成。
  该墓早年被盗,发现七个盗洞。随葬品仅存石剑、玉镞、玉镇、龙首形玉饰、微型玉管珠、漆木仗、残漆木器三十余件。这些遗物制做精良,多有精美花纹。在墓坑添土中发现青铜铎一件和木制夯具二件。
  据墓中器物判断,墓的年代在春秋晚期至战国初期,据墓的巨大规模判断,这是一座王陵。而在这一段时期在位的越王应是姒勾践,但越王姒勾践陵已在今绍兴市柯桥镇南独山村发现。由此,墓主可能是姒勾践的前代国王姒允常或后代姒鹿郢,这有待进一步考证。
 

越国世系简表

  自夏朝少康于公元前1913年封庶子姒无余于于越国,传二十余世到春秋中期姒允常时,其世系始有可考:

·春秋中期

  姒允常:少康之后,公元前510~前497年,越王,葬地待考
  姒勾践:姒允常之子,公元前496~前465年,越伯,葬于浙江绍兴柯桥镇独山村

·战国时期

  姒鹿郢:姒勾践之子,公元前464~前459年,越伯,葬地待考
  姒不寿:姒鹿郢之子,公元前458~前449年,越伯,葬地待考
  姒朱勾:姒不寿之子,公元前448~前412年,越伯,葬地待考
  姒王翳:姒朱勾之子,公元前411~前376年,越伯,被其子诸暂所杀,葬地待考
  姒诸昝:姒王翳太子,公元前375~前375年,越伯,被国人所杀,葬地待考
  姒无余:姒王翳之子,公元前374~前363年,越王,被大臣所杀,葬地待考
  姒无颛:王室之后,公元前362~前355年,越王,葬地待考
  姒无疆:姒无颛之子,公元前354~前334年,越王,葬地待考
  姒之:姒无疆之子,生卒年待考,越君长,葬地待考
  姒尊:姒之之子,生卒年待考,越侯,葬地待考
  姒亲:姒尊之子,生卒年待考,越侯,葬地待考
  姒开:姒亲之子,生卒年待考,南安县侯(今四川乐山),公元前110年被西汉武帝所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