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业

  杨业,生年不详,卒于北宋雍熙三年(986年),原籍麟州(今陕西神木)人,因其曾长期在太原生活,《宋史》称他为太原(今山西太原)人,北宋初年著名的爱国将领。

杨业简介

杨业雕塑
杨业雕塑
  杨业北宋大将,又名继业,麟州(治今陕西神木北)人。土豪出身,善骑射。初事北汉,任建雄军(今山西临汾)节度使,守卫北方,屡立战功,号称“无敌”。后归宋,任知代州兼三交(今山西太原北)驻泊兵马部署,曾在雁门关大破契丹兵。公元986年,宋军北伐,他率西路军收复云州等地。不久因东路军在河北战败,他奉命掩护云州等地居民后撤,被辽军包围,负伤被俘,绝食而死。子延昭、孙文广在与辽、西夏的战事中,累立战功。他们的事迹在当时即被传颂,后逐渐演化为杨家将的故事传说。

人物生平

·改名刘继业

  杨业“幼倜傥任侠,善骑射,好畛猎”。杨业的父亲杨信,后汉时任麟州刺史。郭威灭后汉建立北周政权后,刘崇在太原建立了北汉政权,杨信将不满20岁的杨业送往北汉,当了刘崇之子刘钧的养子,改名为刘继业。武艺娴熟、身强力壮的杨业很快得到北汉皇帝的信重,升为侍卫亲军都虞侯,累迁至建雄军节度使。

·保卫北汉    

杨业
杨业
  开宝元年(968年),赵匡胤派兵进攻北汉,北汉皇帝刘继元调遣杨业领兵扼守团柏谷(今祁县东南)。开宝二年(969年)二月,杨业派遣卫队指挥使陈廷山领数百骑侦逻,与北宋大将刘继勋率领的前军相遇.陈廷山投降,扬业知寡不敌众,领兵奔还晋阳(今山西太原)。不久北宋将领荆嗣兵临汾河桥畔,杨业与之大战,但所部被宋军杀死千余人,被迫退兵城内。三月,赵匡胤亲征太原,决汾水灌晋阳城。又命宋军在城东、南、西、北四面安营扎寨,准备围攻北汉。杨业趁其立足未稳之际,突然领数百骑袭击东寨,但宋将领党进挺身逐之,杨业被迫走匿壕中,会北汉兵出援,才得以缘缒入城。之后,杨业等领兵拒守,与北宋围兵相持几十天,直到契丹援兵到,宋军被迫撤军。此时,北宋已合并荆湘,讨灭后蜀,全国统一的局势已经形成,杨业审时度势,向刘继元提出:“契丹贪利弃信,他日必破吾国。今救兵骄而无备,愿袭取之,获马数万,因籍河东之地以归中国,使晋人免于涂炭,陛下长享富贵,不亦可乎?”但刘继元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仍然投靠契丹,与北宋政权对抗。由于双方经济与军事力量悬殊,抗宋之战打得相当艰难、惨烈,但作为北汉主要带兵将领的杨业感激刘氏厚遇之恩,始终尽心竭力地抵御宋军的进攻,保卫北汉政权。开宝九年(976年),赵匡胤再次派兵进攻太原,杨业等将领据城死守,坚持到契丹援兵到达,太原未被攻下。

·杨业降宋

  太平兴国四年(976年),宋太宗经过充分准备,阻断契丹援兵,向北汉发动进攻。四月间宋太宗亲自至太原督战,在太原城外筑起长围,断绝太原的一切物资供应。北汉军队苦战到五月,指挥使郭万超出城投降,刘继元计穷力竭,只好于五月六日晨举城降宋。此时,杨业仍在据城苦战,宋太宗久闻杨业骁勇善战,便派刘继元前往劝降,杨业“北面再拜,大恸,释甲来见”。宋太宗大喜,令其恢复原姓,单名业,不久,任命他为左领军卫大将军、郑州防御使。

·杨业抗辽

  宋太宗为了防御契丹的入侵,同年八月,宋太宗任命潘美为河东三交口都部署,十一月,以杨业“老于边事,洞晓敌情”,任命他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与潘美共同担负山西边防重任。杨业不负宋太宗重托,在太平兴国四年至八年(976—980年)间先后在辽军出入的各要道口修筑了阳武寨、崞寨、西陉寨、茹赵寨、胡谷寨、大石寨,楼板寨、土墱寨、石砆寨、雁门寨(均在今代县,繁峙境内)。这些边寨的修建,使宋軍进可以攻打山后诸州,退可以防御契丹内侵,有力地巩固了边防。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辽军10万侵犯雁门,杨业命部将董思愿等堵截雁门关峡口南口,自己率领数百骑兵,从西径寨出,由小道绕到峡口北口,南向背击辽军,杀死辽驸马、侍中萧多啰,俘获都指挥使李重海。从此,杨业威名大震,“辽人畏之,望见业旌旗即引去”。杨业以功迁云州观察使,仍知代州。杨业名望与地位的提高,引起山西边将的妒嫉,有人暗上谤书,斥言其短,宋太宗皆不问,却将谣书封好交给杨业,以表示对杨业的信任。
     太平兴国七年(982)五月,辽军3万骑兵分三道大举攻宋,西路攻府州,被折御卿打败;东路攻高阳关,被崔彦进打败。中路进犯雁门,被潘美、杨业打得大败。是战潘美、杨业杀死辽军3000人,俘虏老幼1万余,牛马5万余,攻破堡垒36个,在三路中,战果最为辉煌。  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以辽国主幼,母后专权,认为是北伐的好机会。这年正月,宋军兵分三路,东路以曹彬为主将,率军 10万出雄州(今河北雄县),直逼燕京;中路以田重进为主将,由定州(今河北正县)出飞弧(今河北涞源县北),取蔚州(今河北蔚县);西路以潘美为主将,杨业副之,出雁门北(今山西代县北),攻山后诸州。战争初期,宋的三路大军节节胜利,中路军胜利完成预定任务,西珞军连克寰(今山西朔县东)、朔(今山西朔县)、应(今山西应县)、云(今山西大同)四州。但是,五月初东路曹彬在岐沟关(今河北涿县西南)被辽军打得大败。东路的溃败,影响到整个战局。于是,宋太宗下令各路撒军。中路军全军而返,西路军主力已撤,宋廷又下令将云、应、朔、寰四州之民迁往内地,由潘美、杨业所部负责保护。这时,辽军在解除正面威胁以后向西猛攻,占有蔚州,六月间再攻下寰州,给掩护边民的潘美、杨业以严重威胁。在辽大军的进逼之下,杨业经过周密思考,主张暂避敌锋,用偏师出寰州以东,使云朔之民安然向西撤退。他说,“今敌锋益盛,不可与战。但领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告云朔守将,俟大军离代州之日,令云朔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悉兵来拒,即令朔州吏民出城,直入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全矣。”但是,这一切实可行的方案遭到监军王诜等人的反对。王诜 指责杨业“领数精兵而懦弱如此”,主张直接出雁门北上。杨业认为如此必败,王诜挑衅地说:“君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是非有它志乎?”坚持要杨业率军迎击寰州之辽军。在这样的情势之下,杨业抱着必死的决心,从代州(今山西代县)出军。临行之前,他悲泣着对潘美说:“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杀,宠以连帅,援之兵柄。非纵敌不击,盖伺其便,将立尺寸功以报国恩。今诸君责业以避敌,业当先敌死!”又用手指着陈家谷口, (在今山西朔县南),请求潘美、王诜等在谷口两翼布置步兵强弩接应他。七月八日夜,杨业率军出石碣路北上,次日晨到达朔州东,与辽耶律色珍军相遇。杨业麾帜而进,色珍佯败,杨业率部追赶辽军。突然伏兵四起,杨业军陷入重围。杨业率部奋力突围,到狼牙都(今山西朔县南30里)时被辽军追上。杨业力战,到黄昏时勉强冲出重围,来到陈家谷口。

·绝食而死

     潘美、王诜清晨时曾在陈家谷口布阵,等了几个小时,没有得到杨业的消息,以为辽军败走。王诜想争战功,领兵离开谷口,潘美不能制止。不久,潘美、王诜得到杨业战败的消息,便慌忙撤兵。杨业战至陈家谷口,望见无人,抚膺大恸,再率领部下奋勇拚杀。他身受几十处伤,士卒几乎全部战死,仍毫无惧色,坚持战斗,杀死辽军数百人。后来,杨业战马受重伤不能前进,便藏入深林中。契丹将领耶律希达望见袍影,放冷箭射击,杨业坠马被擒。他悲愤难抑,叹息道:“上遇我厚,期捍边破贼以报,而反为奸臣所嫉,逼令赴死,致王师败绩,复何面目求活邪!”绝食三日而死,表现出高尚的民族气节。杨业之子杨廷玉也在此役中英勇牺牲。杨业死后,宋太宗甚为痛惜,赠他为大尉,大同军节度使。

后人评述

  杨业骁勇善战,热爱祖国。他戎马倥偬一生,为了抵御契丹入侵,保卫百姓安居乐业,收复被后晋石敬瑭出卖的幽云十六州,英勇奋战,捐躯疆场。他的丰功伟烈、浩气英风不仅永留青史,流芳百世,而且在民间家喻户晓,广为流传。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为中华民族提供了优秀的典范。当然,由于阶级和时代条件的局限,他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民族气节,与“忠君”的封建道德观念是不可能截然分开的。

杨家将

杨家将电视剧照
杨家将电视剧照
  杨业的后代继承他的事业,儿子杨延朗、孙子杨文广在保卫宋朝边境的战争中都立了功。他们一家的英勇事迹受到人们的传诵和赞美,民间流传的杨家将故事,就是根据他们的事迹发展起来的。
  杨业妻,姓折。据清光绪年间续修《岢岚州志》卷九《人物·节妇》条记载:“杨业‘娶折德扆女’,‘折性敏慧,尝佐业立战功,号杨无敌’”。 
  《宋史》卷二五二《折德扆传》也记载说,“折德扆,世居云中”,折德扆的父亲“折从阮,自晋汉以来独据府州”。折家归附后周之后,“父子俱领节镇,时人荣之”。折德扆的弟弟折德愿、子折御勋、折御卿、玄孙折克行都是担任武官。可知折、杨两家同是山西人,折从阮与杨信都是地方上的豪强,府州与麟州又是邻近。在折德扆比杨业大二十四岁、两家都是武门世家的背景下,德扆就以自己的女儿许配给杨业。德扆之女折氏,即杨家将故事中的佘太君,佘为折之误。
  杨业死后,他的子孙继承其精忠报国的遗志,坚持抗击辽国。其中杨延昭,杨文广最负盛名。北宋著名文学家欧阳修,称赞杨业、杨延昭“父子皆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至今天下之士至于里儿野竖,皆能道之。”宋元的民间艺人把杨家将的故事编成戏曲,搬上舞台。到了明代,民间又把他们的故事编成《杨家将演义》、《杨家将传》,用小说评书的形式在社会民间广泛传播。然而根据某些历史考证,佘太君、穆桂英等人物并非真实存在,而是民间杜撰出来的。
  在山西省代县城,有一座古老的钟鼓楼上悬挂著“威震三关”、“声闻四达”两块巨大的题匾。传说这是人们为纪念杨家将不朽功勋,流传至今的一处珍贵遗迹。
  杨业有7个儿子,除杨延玉外,还有杨延昭(本名杨延朗)、杨延浦、杨延训、杨延瑰、杨延贵、杨延彬。只有第6子延昭传有后代,北宋中期名将杨文广即是延昭之子。

·杨六郎

  杨延朗后改名延昭,人们称他为“杨六郎”。他智勇善战,号令严明,也是北宋王朝的名将。杨延昭儿童时代受到父亲的熏陶,十分爱做军事游戏。杨业常对人说:“这个孩子最像我。”每次打仗总要带他上阵。战争中,杨延昭很快锻炼成为一名骁勇善战的大将。雍熙三年(公元 986年),杨业率军北伐应、朔,派杨延昭任先锋,与契丹军在朔州城下激战。延昭被乱箭射穿了手臂,但他毫不介意,更加讲命地与敌人厮杀。宋真宗咸平二年(公元 999年)冬天,契丹军又一次向宋朝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宋军节节失利。这时,杨延昭正守卫遂城(今河北徐水县西)。在契丹围攻之下,遂城城小无备,人人危惧。杨延昭泰然自若,率士兵登城固守,毫不慌乱。他让士兵在城墙上浇水成冰,使城墙变得又坚固又光滑。契丹军攻城不下,只好绕道去攻打别处。在杨业死后,杨延昭守卫北方20多年,屡败契丹军队,继承和发扬了杨家“忠心报国”的优良家风。

·杨文广

  杨文广,是杨延昭次子,以父荫入官。陕南张海起义,杨文广征讨有功,升殿直。后来范仲淹宣抚陕西,杨文广曾隶属范仲淹麾下。狄青讨伐侬智高,杨文广亦随出征。英宗即位后,以杨文广为名将之后,“且有功”,升领团练使,任侍卫亲军龙卫、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后升领防御使,任秦凤路副都总管 。在对西夏的战争中曾立战功,受到神宗褒扬。后病死。

历史记载

  《宋史·杨业传》
  父杨业,并州太原人。父信,为汉麟州刺史。业幼倜傥任侠,善骑射,好畋猎,所获倍于人。尝谓其徒曰:“我他日为将用兵,亦犹用鹰犬逐雉兔尔。”弱冠事刘崇,为保卫指挥使,以骁勇闻。累迁至建雄军节度使,屡立战功,所向克捷,国人号为“无敌”。
  太宗征太原,素闻其名,尝购求之。既而孤垒甚危,业劝其主继元降,以保生聚。继元既降,帝遣中使召见业,大喜,以为右领军卫大将军。师还,授郑州刺史。帝以业老于边事,复迁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都部署,帝密封橐装,赐予甚厚。会契丹入雁门,业领麾下数千骑自西陉而出,由小陉至雁门北口,南向背击之,契丹大败。以功迁云州观察使,仍判郑州、代州。自是,契丹望见业旌旗即引去。主将戍边者多忌之,有潜上谤书斥言其短,帝览之皆不问,封其奏以付业。
  雍熙三年,大兵北征,以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云、应路行营都部署,命业副之,以西上阁门使、蔚州刺史王侁,军器库使、顺州团练使刘文裕护其军。诸军连拔云、应、寰、朔四州,师次桑乾河,会曹彬之师不利,诸路班师,美等归代州。
  未几,诏迁四州之民于内地,令美等以所部之兵护之。时契丹国母萧氏与其大臣耶律汉宁、南北皮室及五押惕隐领众十余万,复陷寰州。业谓美等曰:“今辽兵益盛,不可与战。朝廷止令取数州之民,但领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告云、朔州守将,俟大军离代州日,令云州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来拒,即令朔州民出城,直入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万全矣。”侁沮其议曰:“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但趋雁门北川中,鼓行而往。”文裕亦赞成之。业曰:“不可,此必败之势也。”侁曰:“君侯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业曰:“业非避死,盖时有未利,徒令杀伤士卒而功不立。今君责业以不死,当为诸公先。”将行,泣谓美曰:“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杀,宠以连帅,授之兵柄。非纵敌不击,盖伺其便,将立尺寸功以报国恩。今诸君责业以避敌,业当先死于敌。”因指陈家谷口曰:“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援,俟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无遗类矣。”美即与侁领麾下兵阵于谷口。自寅至巳,侁使人登托逻台望之,以为契丹败走,欲争其功,即领兵离谷口。美不能制,乃缘交河西南行二十里。俄闻业败,即麾兵却走。业力战,自午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为契丹所擒,其子延玉亦没焉。业因太息曰:“上遇我厚,期讨贼捍边以报,而反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乃不食,三日死。
  帝闻之,痛惜甚,俄下诏曰:“执干戈而卫社稷,闻鼓鼙而思将帅。尽力死敌,立节迈伦,不有追崇,曷彰义烈!故云州观察使杨业诚坚金石,气激风云。挺陇上之雄才,本山西之茂族。自委戎乘,式资战功。方提貔虎之师,以效边陲之用。而群帅败约,援兵不前。独以孤军,陷于沙漠;劲果猋厉,有死不回。求之古人,何以加此!是用特举徽典,以旌遗忠。魂而有灵,知我深意。可赠太尉、大同军节度,赐其家布帛千匹、粟千石。大将军潘美降三官,监军王侁除名、隶金州,刘文裕除名、隶登州。”
  业不知书,忠烈武勇,有智谋。练习攻战,与士卒同甘苦。代北苦寒,人多服毡罽,业但挟纩露坐治军事,傍不设火,侍者殆僵仆,而业怡然无寒色。为政简易,御下有恩,故士卒乐为之用。朔州之败,麾下尚百余人,业谓曰:“汝等各有父母妻子,与我俱死,无益也,可走还,报天子。”众皆感泣不肯去。淄州刺史王贵杀数十人,矢尽遂死,余亦死,无一生还者。闻者皆流涕。业既没,朝廷录其子供奉官延朗为崇仪副使,次子殿直延浦、延训并为供奉官,延瑰、延贵、延彬并为殿直。
  儿延昭本名延朗,后改焉。幼沉默寡言,为儿时,多戏为军阵,业尝曰:“此儿类我。”每征行,必以从。太平兴国中,补供奉官。业攻应、朔,延昭为其军先锋,战朔州城下,流矢贯臂,斗益急。以崇仪副使出知景州。时江、淮凶歉,命为江、淮南都巡检使。改崇仪使、知定远军,徙保州缘边都巡检使,就加如京使。
  咸平二年冬,契丹扰边,延昭时在遂城。城小无备,契丹攻之甚急,长围数日。契丹每督战,众心危惧,延昭悉集城中丁壮登陴,赋器甲护守。会大寒,汲水灌城上,旦悉为冰,坚滑不可上,契丹遂溃去,获其铠仗甚众。以功拜莫州刺史。时真宗驻大名,傅潜握重兵顿中山。延昭与杨嗣、石普屡请益兵以战,潜不许。及潜抵罪,召延昭赴行在,屡得对,访以边要。帝甚悦,指示诸王曰:“延昭父业为前朝名将,延昭治兵护塞有父风,深可嘉也。”厚赐,遣还。是冬,契丹南侵,延昭伏锐兵于羊山西,自北掩击,且战且退。及山西,伏发,契丹众大败,获其将,函首以献。进本州团练使,与保州杨嗣并命。帝谓宰相曰:“嗣及延昭,并出疏外,以忠勇自效。朝中忌嫉者众,朕力为保庇,以及于此。”五年,契丹侵保州,延昭与嗣提兵援之,未成列,为契丹所袭,军士多丧失。命李继宣、王汀代还,将治其罪。帝曰:“嗣辈素以勇闻,将收其后效。”即宥之。六年夏,契丹复侵望都,继宣逗遛不进,坐削秩,复用延昭为都巡检使。时讲防秋之策,诏嗣及延昭条上利害,又徙宁边军部署。
  延昭景德元年,诏益延昭兵满万人,如契丹骑入寇,则屯静安军之东。令莫州部署石普屯马村西以护屯田。断黑卢口、万年桥敌骑奔冲之路,仍会诸路兵掎角追袭,令魏能、张凝、田敏奇兵牵制之。时王超为都部署,听不隶属。延昭上言:“契丹顿澶渊,去北境千里,人马俱乏,虽众易败,凡有剽掠,率在马上。愿饬诸军,扼其要路,众可歼焉,即幽、易数州,可袭而取。”奏入,不报,乃率兵抵辽境,破古城,俘馘甚众。斋守臣及请和,真宗选边州守臣,御笔录以示宰相,命延昭知保州兼缘边都巡检使。二年,追叙守御之劳,进本州防御使,俄徙高阳关副都部署。在屯所九年,延昭不达吏事,军中牒诉,常遣小校周正治之,颇为正所罔,因缘为奸。帝知之,斥正还营而戒延昭焉。大中祥符七年,卒,年五十七。斋
  悉犒延昭智勇善战,所得奉赐悉犒军,未尝问家事。出入骑从如小校,号令严明,与士卒同甘苦,遇敌必身先,行阵克捷,推功于下,故人乐为用。在边防二十余年,契丹惮之,目为杨六郎。及卒,帝嗟悼之,遣中使护榇以归,河朔之人多望柩而泣。录其三子官,其常从、门客亦试艺甄叙之。子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