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师

司马师
            司马师
  司马师(208-255)即晋景帝,字子元,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人。三国时期曹魏大臣。他是晋宣帝司马懿的长子,晋武帝司马炎的伯父,西晋奠基人之一。司马师沉着坚强,且有雄才大略,与夏侯玄何晏齐名。魏景初年间,拜散骑常侍,累迁中护军。曾与其父司马懿谋划诛杀曹爽,以功封长平乡侯食邑千户,旋加卫将军。司马懿死后,以抚军大将军辅政,独揽朝廷大权。魏嘉平四年(252),迁大将军,加封侍中,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制定选拔官吏的法规,命百官推荐贤才,整顿纲纪,任命文武大臣使各有职掌,朝野肃然。司马师也有卓越的军事才能,曾用计大败吴将诸葛恪。正元元年(254),魏帝曹芳与中书令李丰等密谋除司马师,事情泄露,司马师杀死参与者,迫太后废掉魏帝曹芳,从太后命以高贵乡公曹髦为帝。次年,司马师亲率兵平定毌丘俭、文钦之乱,途中病死。晋朝建立后,追尊为景皇帝。庙号世宗。

生平简介

  魏景初年间司马师拜散骑常侍,累迁中护军。为选用之法,举不越功,吏无私焉。 249年司马师协助父亲推翻当时执政的宗室曹爽有功,封长平乡侯,食邑千户,不久加封卫将军。 251年司马懿死后,司马师成为抚军大将军,执掌魏国军政大权,嘉平四年(252年)升为大将军。
司马师漫画
司马师漫画
  253年五月,吴国孙亮的太傅诸葛恪带了大军来攻打“合肥新城”。司马师命令镇东将军毋丘俭与扬州刺史文钦,用深沟高垒、以逸待劳的方法抵抗诸葛恪。诸葛恪因欲战不得,而羁留在合肥新城的城郊有好几个月,终于粮尽退兵,在归途中被埋伏在合榆镇的文钦杀得惨败。
  254年司马师杀中书令李丰、太常夏侯玄、光禄大夫张缉等人。司马师对曹芳有所猜疑,同年废曹芳,立曹髦为帝。
  255年,镇东将军毌丘俭及扬州刺史文钦起兵反司马师,并把自己的四个儿子当成人质送到东吴,向孙亮讨好,却并未得到东吴的大力支援。春一月,毌丘俭、文钦渡过淮河由寿春向西进发,没有办法捣洛阳占许昌,走到了项县就停住了。司马师吩咐监军王基带领前锋部队扎在“南顿”,对毋丘俭、文钦监视,另派诸葛诞带领豫州的兵,进攻寿春;派胡遵带领青州、徐州的兵,斜出谯县与今日的商丘之间,断绝毋丘俭、文钦从项县回归寿春的路。司马师自己亲率主力,屯聚在汝阳。另外,司马师又叫邓艾,带了一万多名“泰山诸军”部队,到乐嘉县,做出不堪一击的样子,引诱毋丘俭、文钦出击。毋丘俭果然就叫文钦来打邓艾,司马师就指挥大股骑兵,从后面袭击文钦,文钦大败。毋丘俭在项县城里听到消息,慌忙弃城而走。毋丘俭走到慎县以后,躲在河旁的草丛里被老百姓射死。文钦一口气逃往了东吴。毋丘氏与文氏两家的人,凡是留在魏国的,都一齐被司马师屠杀。
  春二月,文钦之子文鸯带兵袭营,司马师惊吓过度,再加上本来眼睛上就有瘤疾,经常流脓,致使眼睛震出眼眶。最后终于在辛亥(二十八)日(3月23日)痛死于许昌。
  二月,曹髦素服临吊,谥忠武。后来司马昭受封晋王,追尊司马师为晋景王。司马炎称帝后,尊司马师为晋景帝,陵曰峻平,庙号世宗。

司马师的五将

·概述

  司马师在执政时,也重视人才,善于使用人才,不仅依然重用提拔司马懿时代任用的将领,自己也提拔了很多名臣。在司马师时代发挥主要作用,被他器重的人才有很多,比较著名的五将有:陈泰、李憙、石苞、赵酆、钟会
司马师
司马师
  司马师的五将情况特殊,也体现了魏晋之际的政治斗争复杂性,陈泰是司马师好友,司马师替他和众将顶罪连习凿齿都赞颂。陈泰尽管忠于曹魏但在司马昭执政时依然受重用,陈泰忠魏失民望,时称德行渐小。李憙是司马师的亲信,文武全才,清正高尚,也是晋魏禅让的重用支持者,在朝廷属于司马师养子齐王派系,虽然官至尚书仆射,却不掌大权,反对排挤齐王,被晋武帝任命为太子太傅、特进、开府仪同三司。石苞军事才能不凡,被司马师不顾时论重用,也忠心耿耿拥护司马氏。司马昭去世奔丧,哀痛“基业如此以人臣终”,与陈骞立即要求禅让。任大司马时因出身寒微被豪强陷害免职,不久又被晋武帝任命为司徒。赵酆尽管经历不详,可是在晋朝初期,只有少数最重要的拥戴大臣被封公爵,他和司马师是同辈人,受司马师重用,后来任骠骑大将军,应是晋朝元老重臣。钟会才能过人,曾与王肃、傅嘏力劝司马师亲征淮南,代表郭太后和傅嘏反对曹髦排挤司马昭。司马昭伐蜀多数大臣反对,他坚决支持,被任命担任统帅,取胜后封为司徒,受蛊惑谋反被杀。司马师时代的五将中,李憙、石苞、赵酆拥护晋朝,陈泰亲魏,钟会亲晋但有野心,他们大都是杰出的人才。司马师本人就是一位文韬武略,政治素养出众的人物,不仅整顿军队,禁绝贪污受贿,还善于笼络人心,任贤选能,善于指挥作战。不仅提拔重用了这五将,还提拔了王祥、山涛、傅嘏、郑袤等文官。

·陈泰

  陈泰字玄伯。三国时期曹魏武将,司空陈群之子。 陈泰是魏国名臣陈群之子,自幼便受过良好的教育。陈群生前,陈泰已于青龙中期出任散骑侍郎。青龙四年(236年)陈群去世,陈泰继嗣,被封列侯。陈群死后,陈泰便离开朝廷至西部边疆。
  正始初年(240-241年),陈泰迁任游击将军;正始五年(244年),出任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持节(即有代表朝廷处理若干大事的权力),护匈奴中郎将,主管并州的军、政、法等事务。陈泰辖区及周围地区民族众多,他很注意对当地各少数民族采取怀柔政策,威信很高。
  (260年),陈泰病逝,被追赠司空,谥穆侯,儿子陈恂继嗣。
  其中陈泰与司马师兄弟关系密切,在关中任驻守,也是著名将领。司马师曾替陈泰顶罪,笼络其心,任尚书仆射,追封司空。

·李憙

  李憙,字季和,上党铜鞮人也。父牷,汉大鸿胪。憙少有高行,博学研精,与北海管宁以贤良征,不行。累辟三府,不就。宣帝复辟憙为太傅属,固辞疾,郡县扶舆上道,时憙母疾笃,乃窃逾泫氏城而徒还,遂遭母丧,论者嘉其志节。
  李憙也是司马师启用的杰出人才,司马懿当年没有请出他,被司马师请出加入司马氏集团,历任凉州刺史、司隶校尉,晋魏禅让就是他和郑冲主持,任尚书仆射等职,追封太保。

·石苞

  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人。魏、晋的武将。魏明帝青龙年间;贩铁到长安,得见于司马懿,任尚书郎,镇东将军,封东光侯,讨伐发动叛乱的诸葛诞时,率领伏兵表现活跃。後来被晋主司马炎封为骠骑将军。卒于273年,死时武帝赐予甚厚并亲为送葬。后代有著名的石崇
  为人多智谋,容仪伟丽,不修小节。三国魏末,为大将军司马师中护军司马,后进位征东大将军、骠骑将军。及司马炎称帝,迁大司马。晋封乐浪郡公,加侍中,卒于公元272年。
  石苞也是司马师重用的人才,出身寒微,才华出众,但有薄行,司马师任命他为自己亲信,是治军严整、能征善战的将领,历任徐州刺史、骠骑将军,晋朝建立任大司马、司徒等职。

·赵酆

  赵酆是司马朗的好友赵咨的儿子,司马朗举家从河内迁徙时有赵咨与他同行,赵咨任魏国太常。赵酆在《晋书》没有传记,司马师本纪中他是参与朝政,可是他应该是军事将领,晋朝建立赵酆任骠骑大将军,封东平陵公,也是少数一品公爵。

·钟会

  钟会(225-264)字士季,颍川长社(今河南长葛东)人。三国时期魏将,太傅钟繇之幼子,钟毓之弟。公元263年,他与邓艾分兵攻打蜀汉,导致蜀汉灭亡。此后钟会欲据蜀自立,与蜀汉降将姜维共谋其事,却因部下的反叛而失败,自己也死于部将兵变。
  钟会是有名的公子,司马师通过虞松把他请为幕僚,称他是王佐之才,钟会是非常人,并非司马师能驾驭,后加入郭太后集团。

人物趣事

  魏景初年间司马师拜散骑常侍,累迁中护军。为选用之法,举不越功,吏无私焉。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事变”。司马师亲自率兵屯司马门,控制京都。事后,论功封为长平乡侯,加卫将军之职。而事变前夜,当司马懿将计划告诉司马师与司马昭后,司马昭担心的整晚都睡不着,而司马师却像平常一样安睡。

人物事迹年表

  嘉平三年(251年)司马懿死。司马师承父职,以抚军大将军身份辅政。
司马师京剧脸谱
司马师京剧脸谱
  嘉平四年(252年)春正月,升为“大将军”,加侍中、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以诸葛诞、毌丘俭、王昶、陈泰、胡遵为都督,任命王基、州泰、邓艾、石苞为州郡,卢毓、李丰裳选举,傅嘏、虞松参计谋,钟会、夏侯玄王肃、陈本、孟康、赵酆、张缉预朝议。
  嘉平五年(253年)五月,吴国孙亮的太傅诸葛恪带了大军来攻打“合肥新城”(合肥西北三十里的一个小而坚固的新城,满宠所造)。司马师命令镇东将军毋丘俭与扬州刺史文钦,用深沟高垒、以逸待劳的方法抵抗诸葛恪。诸葛恪因欲战不得,而羁留在合肥新城的城郊有好几个月,终于粮尽退兵,在归途中被埋伏在合榆镇的文钦杀得惨败。
  正元元年(254年)春正月,曹芳和中书令李丰、后父光禄大夫张缉、黄门监苏铄、永宁署令乐敦、冗从仆射刘宝贤企图让太常夏侯玄代替司马师辅政。司马师知道后,以企图“废易大臣”的为由,就把他们连同夏侯玄全部抓来,都灭了三族。秋九月,司马师以“天子已长,却不理朝政,整日只知道与小优郭怀、袁信等人裸袒淫欢”为由,奏请皇太后郭氏废少帝曹芳,押往山东临淄的“齐国”,再度作所谓齐王。秋十月,司马师以“长辈不可继承晚辈”为理由,奏请皇太后郭后,出面主张,立魏明帝的一个侄儿、与曹芳辈分相同的高贵乡公曹髦,曹髦这时候的年龄是十四岁。司马师扶立了曹髦以后,把嘉平六年十月改为正元元年十月。
  正元二年(255年)春正月,镇东大将军毌丘俭、扬州刺史文钦举兵作乱,并把自己的四个儿子当成人质送到东吴,向孙亮讨好,却并未得到东吴的大力支援。春一月,毌丘俭、文钦集合了五、六万人渡过淮河由寿春向西进发,没有办法直捣洛阳,或占领许昌,却走到了项县(河南项城)就停住了。司马师吩咐监军王基带领前锋部队扎在“南顿”,对毋丘俭、文钦监视,另派诸葛诞带领豫州的兵,进攻寿春;派胡遵带领青州、徐州的兵,斜出谯县与今日的商丘之间,断绝毋丘俭、文钦从项县回归寿春的路。司马师自己亲率主力,屯聚在汝阳。另外,司马师又叫邓艾,带了一万多名“泰山诸军”,到乐嘉县,做出不堪一击的样子,引诱毋丘俭、文钦出击。毋丘俭果然就叫文钦来打邓艾,司马师就指挥大股骑兵,从后面袭击文钦,文钦大败。毋丘俭在项县城里听到消息,慌忙弃城而走。这一走,全军不可收拾。他毋丘俭本人在走到慎县以后,躲在河旁的草丛里面,被老百姓射死。这个老百姓,姓张名属。文钦一口气逃往了东吴。毋丘俭的小弟弟毋丘秀,也逃去了东吴。毋丘氏与文氏两家的人,凡是留在魏国的,都一齐被司马师屠杀。母族、妻族的人也连带遭殃。春二月,文钦之子文鸯带兵袭营,司马师惊吓过度,再加上本来眼睛上就有瘤疾,经常流脓,致使眼睛震出眼眶。最后终于在辛亥日痛死于许昌。
  司马师死后,曹髦欲依霍光之例,追加大司马之号以冠大将军,增邑五万户,谥曰武公。但为司马昭所辞,最终谥曰忠武。晋国建立后,追封司马师为景王。司马炎接受禅位后,追封司马师为景皇帝,陵曰峻平,庙称世宗。

历史评价

  晏常:惟几也能成天下之务,司马子元是也。
司马师
司马师
  史臣:世宗以睿略创基,太祖以雄才成务。事殷之迹空存,翦商之志弥远,三分天下,功业在焉。及逾剑销氛,浮淮静乱,桐宫胥怨,或所不堪。若乃体以名臣,格之端揆,周公流连于此岁,魏武得意于兹日。轩悬之乐,大启南阳,师挚之图,于焉北面。壮矣哉,包举天人者也!为帝之主,不亦难乎。 《晋书·景帝纪》
  赞曰:世宗继文,邦权未分。三千之士,其从如云。世祖无外,灵关静氛。反虽讨贼,终为弑君。 《晋书·景帝纪》

史书记载

·《晋书·景帝纪》

  景皇帝讳师,字子元,宣帝长子也。雅有风彩,沈毅多大略。少流美誉,与夏侯玄、何晏齐名。晏常称曰:“惟几也能成天下之务,司马子元是也。”魏景初中,拜散骑常侍,累迁中护军。为选用之法,举不越功,吏无私焉。宣穆皇后崩,居丧以至孝闻。宣帝之将诛曹爽,深谋秘策,独与帝潜画,文帝弗之知也。将发夕乃告之,既而使人觇之,帝寝如常,而文帝不能安席。晨会兵司马门,镇静内外,置阵甚整。宣帝曰:“此子竟可也。”初,帝阴养死士三千,散在人间,至是一朝而集,众莫知所出也。事平,以功封长平乡侯,食邑千户,寻加卫将军。及宣帝薨,议者咸云“伊尹既卒,伊陟嗣事”,天子命帝以抚军大将军辅政。魏嘉平四年春正月,迁大将军,加侍中,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命百官举贤才,明少长,恤穷独,理废滞。诸葛诞、毌丘俭、王昶、陈泰、胡遵都督四方,王基、州泰、邓艾、石苞典州郡,卢毓、李丰掌选举,傅嘏、虞松参计谋,钟会、夏侯玄、王肃、陈本、孟康、赵酆、张缉预朝议,四海倾注,朝野肃然。或有请改易制度者,帝曰:“‘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诗人之美也。三祖典制,所宜遵奉;自非军事,不得妄有改革。”
  五年夏五月,吴太傅诸葛恪围新城,朝议虑其分兵以寇淮泗,欲戍诸水口。帝曰:“诸葛恪新得政于吴,欲徼一时之利,并兵合肥,以冀万一,不暇复为青徐患也。且水口非一,多戍则用兵众,少戍则不足以御寇。”恪果并力合肥,卒如所度。帝于是使镇东将军毌丘俭、扬州刺史文钦等距之。俭、钦请战,帝曰:“恪卷甲深入,投兵死地,其锋未易当。且新城小而固,攻之未可拔。”遂命诸将高垒以弊之。相持数月,恪攻城力屈,死伤太半。帝乃敕钦督锐卒趋合榆,要其归路,俭帅诸将以为后继。恪惧而遁,钦逆击,大破之,斩首万余级。
  正元元年春正月,天子与中书令李丰、后父光禄大夫张缉、黄门监苏铄、永宁署令乐敦、冗从仆射刘宝贤等谋以太常夏侯玄代帝辅政。帝密知之,使舍人王羡以车迎丰。丰见迫,随羡而至,帝数之。丰知祸及,因肆恶言。帝怒,遣勇士以刀镮筑杀之。逮捕玄、缉等,皆夷三族。三月,乃讽天子废皇后张氏,因下诏曰:“奸臣李丰等靖谮庸回,阴构凶慝。大将军纠虔天刑,致之诛辟。周勃之克吕氏,霍光之擒上官,曷以过之。其增邑九千户,并前四万。”帝让不受。天子以玄、缉之诛,深不自安。而帝亦虑难作,潜谋废立,乃密讽魏永宁太后。秋九月甲戌,太后下令曰:“皇帝春秋已长,不亲万机,耽淫内宠,沈嫚女德,日近倡优,纵其丑虐,迎六宫家人留止内房,毁人伦之叙,乱男女之节。又为群小所迫,将危社稷,不可承奉宗庙。”帝召群臣会议,流涕曰:“太后令如是,诸君其如王室何?”咸曰:
  “伊尹放太甲以宁殷,霍光废昌邑以安汉,权定社稷,以清四海。二代行之于古,明公当之于今,今日之事,惟命是从。”帝曰:“诸君见望者重,安敢避之?”乃与群公卿士共奏太后曰:“臣闻天子者,所以济育群生,永安万国。皇帝春秋已长,未亲万机,日使小优郭怀、袁信等裸袒淫戏。又于广望观下作辽东妖妇,道路行人莫不掩目。清商令令狐景谏帝,帝烧铁炙之。太后遭合阳君丧,帝嬉乐自若。清商丞庞熙谏帝,帝弗听。太后还北宫,杀张美人,帝甚恚望。熙谏,帝怒,复以弹弹熙。每文书入,帝不省视。太后令帝在式乾殿讲学,帝又不从。不可以承天序。臣请依汉霍光故事,收皇帝玺绶,以齐王归籓。”奏可,于是有司以太牢策告宗庙,王就乘舆副车,群臣从至西掖门。帝泣曰:“先臣受历世殊遇,先帝临崩,托以遣诏。臣复忝重任,不能献可替否。群公卿士,远翟旧典,为社稷深计,宁负圣躬,使宗庙血食。”于是使使者持节卫送,舍河内之重门,诛郭怀、袁信等。
  是日,与群臣议所立。帝曰:“方今宇宙未清,二虏争衡,四海之主,惟在贤哲。彭城王据,太祖之子,以贤,则仁圣明允;以年,则皇室之长。天位至重,不得其才,不足以宁济六合。”乃兴群公奏太后。太后以彭城王先帝诸父,于昭穆之序为不次,则烈祖之世永无承嗣。东海定王,明帝之弟,欲立其子高贵乡公髦。帝固争不获,乃从太后令,遣使迎高贵乡公于元城而立之,改元曰正元。天子受玺惰,举趾高,帝闻而忧之。及将大会,帝训于天了曰:“夫圣王重始,正本敬初,古人所慎也。明当大会,万众瞻穆穆之容,公卿听玉振之音。诗云:‘示人不佻,是则是效。’易曰:‘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虽礼仪周备,犹宜加之以祗恪,以副四海颙颙式仰。”癸巳,天子诏曰:“朕闻创业之君,必须股肱之臣;守文之主,亦赖匡佐之辅。是故文武以吕召彰受命之功,宣王倚山甫享中兴之业。大将军世载明德,应期作辅。遭天降险,帝室多难,齐王莅政,不迪率典。公履义执忠,以宁区夏,式是百辟,总齐庶事。内摧寇虐,外静奸宄,日昃忧勤,劬劳夙夜。德声光于上下,勋烈施于四方。深惟大议,首建明策,权定社稷,援立朕躬,宗庙获安,亿兆庆赖。伊挚之保乂殷邦,公旦之绥宁周室,蔑以尚焉。朕甚嘉之。夫德茂者位尊,庸大者禄厚,古今之通义也。其登位相国,增邑九千,并前四万户;进号大都督、假黄钺,入朝不趋,奏事不名,剑履上殿;赐钱五百万,帛五千匹,以彰元勋。”帝固辞相国。又上书训于天子曰:“荆山之璞虽美,不琢不成其宝;颜冉之才虽茂,不学不弘其量。仲尼有云:‘予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仰观黄轩五代之主,莫不有所禀则,颛顼受学于绿图,高辛问道于柏招。逮至周成,旦望作辅,故能离经辩志,安道乐业。夫然,故君道明于上,兆庶顺于下。刑措之隆,实由于此。宜遵先王下问之义,使讲诵之业屡闻于听,典谟之言日陈于侧也。”时天子颇修华饰,帝又谏曰:“履端初政,宜崇玄朴。”并敬纳焉。十一月,有白气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