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元甲

霍元甲
霍元甲
  霍元甲(1868年~1910年)清末著名爱国武术家。字俊卿,祖籍河北省东光安乐屯(属沧州地区),世居天津静海小南河村(今属天津市),为精武体育会创始人。他的武艺出众,又执仗正义,继承家传“迷踪拳”绝技,先后在天津和上海威震西洋大力士,是一位家喻户晓的英雄,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轰轰烈烈,充满传奇色彩。

生平事迹

霍元甲
霍元甲
  霍元甲字俊卿,祖籍河北省东光安乐屯,世居天津静海小南河村,为精武体育会创始人,近代著名爱国武术家。
  霍元甲幼时体弱多病。其父霍恩第是名显一时的秘宗拳师。他担心元甲习武日后有损霍家名声,拒不授艺于他。但元甲志存高远,他日日留心,处处参察,偷艺于父传兄弟之机。苦练于舍外枣林之僻。后为父知,受责。元甲保证绝不与人比武,不辱霍家门面,方准父兄一起习武。 元甲天资聪颖,毅力惊人,功艺长兄亢进,在兄弟之中出类超群。父见此,一改旧念,悉心传艺于他。后元甲以武会友,融合各家之长,将祖传“秘宗拳”发展为“迷宗艺”,使祖传拳艺达到了新的高峰。
  光绪22年(1896),山东大侠刘振声慕名来津,求拜于元甲门下。霍察其正直,遂收为弟子。从此破了霍家拳“传内不传外”的先例。 元甲侠肝义胆。光绪24年(1898),谭嗣同变法遇难,大刀王五(王子斌)避难津门,与元甲一见如故,遂成至交。后王子斌在京遇难,被八国联军枭首示众。元甲与刘振声潜入京城,盗回首级,并取得《老残游记》作者刘鹗协助,将义士身首合葬,尽了朋友之义。
  宣统元年(1909),英国大力士奥皮音在上海登广告,辱我“东亚病夫”。霍应友人邀赴上海约期比武。慑于霍元甲拳威,对方以万金作押要挟,元甲在友人支援下,答应愿出万金作押。对方一再拖延,元甲在报上刊登广告,文曰:“世讥我国为病夫国,我即病夫国中一病夫,愿与天下健者一试。并声言专收外国大力士,虽铜筋铁骨,无所惴焉!”霍公之声威使奥皮音未敢交手即破胆而逃,连公证人,操办者也逃之夭夭。
  1910年6月1日,霍元甲在农劲荪等武术界同仁协助下,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精武体操会”(后改名”精武体育会“)。孙中山先生赞扬霍元甲“欲使国强,非人人习武不可”之信念和将霍家拳公诸于世的高风亮节,亲笔写下了“尚武精神”四个大字,惠赠精武体育会。 1910年9月,日本柔道会会长率十余名技击高手与霍较艺,败在霍的手下。日本人奉以酒筵,席间见霍呛咳,荐日医为治,霍公一生坦直,不意中毒于9月14日身亡。终年42岁。
  后上海精武会由元甲之弟元卿、次子东阁任教。各地分会相继分起,十数年后,海内外精武分会达43处,会员逾40万之众。
  有传说霍元甲被日本人下毒药害死之后,他的爱徒陈真替他报仇。这个传说在1960年代末70年代初首次被李小龙搬上银幕(电影《精武门》,李小龙演陈真)。但其实历史上并没有“陈真”这个人物。
  此外还有有关霍元甲的长篇历史小说《津门大侠霍元甲》,作者:冯育楠,百花文艺出版。通过作者考证的一些史料,基本再现了一代大侠霍元甲的风貌。

故居纪念馆

霍元甲纪念馆
霍元甲纪念馆
  坐落在天津市西青区小南河村 ,1986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政府整修了霍元甲故居、修建了霍元甲陵园,用以纪念这位名震中外的爱国武术家。1997再次修葺了霍元甲故居,扩建了霍元甲陵园,辟为“霍元甲故居纪念馆” , 霍元甲故居纪念馆由霍元甲故居和霍元甲陵园两部分组成 。故居建于清同治初年。1997年,在其原址翻盖成青砖瓦房的三合院。跨进小院门楼,是一镶有“福”字的影壁墙。影壁墙后面是一明四暗五间正房,小院左、右各有厢房一间,中间正房挂着霍元甲遗像,两侧是霍东阁在霍元甲遇害后所写的唁联“一生侠义,盖世英雄”。西屋霍元甲书房墙上高挂着孙中山为精武体育会的题词:“尚武精神”。故居内陈列了一些霍元甲练武时所用的武器和精武会的会旗等文物,以及霍元甲生前用过的遗物。霍元甲陵园位于小南河村南,占地近一公顷,整体建筑采用轴线对称式布局。由神道、石狮、享殿、石牌坊、寝园组成。陵园还设有霍元甲生平事迹陈列馆,展览包括四部分:
  一、幽燕之初露锋芒
  二、奋发智勇,誓雪国耻
  三、创建精武,强国强种
  四、爱国精神,发扬光大
  霍元甲的棺木于1989年4月29日迁葬于此。
  霍元甲故居纪念馆从建成之日起已有数万的爱国人士前来参观瞻仰,重温霍元甲这位爱国英雄的传奇事迹和感人精神。如今,纪念馆已列为天津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天津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关于霍元甲的逝世

《正说霍元甲》
《正说霍元甲》
  “下毒说”是武侠小说、影视安排主角之死采用得最普遍的一种做法,一个武功高强、智慧过人、道德高尚的侠客和英雄,如果他非死不可的话,他的死一般来说总是对手卑鄙暗算的结果。霍元甲死于日本人的恶意下毒,这样的剧情处理是比较经济的选择。一方面这样编织剧情比较简单、轻松,不必再像荷马先生那样绞尽脑汁想出个阿喀琉斯的脚后跟却费力不讨好;另一方面这样安排可以加强霍元甲的“殉难”色彩,英雄总是以身殉义,霍元甲与日本人结仇不是个人的私事,他是为国家和民族的大义而以身相殉的,这就突出了英雄的伟大,也更容易调动观众的爱国情绪和同仇敌忾之心。所以下毒说作为一种为众多编剧者采纳的说法并不完全是编剧者的偷懒或取巧,它是有多方面的考虑的。但这样说,未免唐突英雄,据了解,下毒说并非空穴来风的瞎编乱造,而是有一定的历史根据的。早期的精武会史料中有个说法:“力士(指霍元甲)殁之翌晨,秋医(即医生秋野)已鼠窜归窟,力士门弟子大疑,检力士日服之余药,付公立医院察之,院医曰:‘此慢性烂肺药也。’”这段话是1919年为纪念精武会成立十周年而出版的《精武本纪》提出来的,可以说是下毒说的最有力的证据。
  相较于下毒的外因说,还有一种霍元甲死于自身病症的说法,姑且称之为内因说。这种内因说涉及霍元甲是否练内功和是否因练内功得病的问题,武侠小说写作史上的内功观念也就因而与之产生了关联。无论是外因说还是内因说,都指向一个事实——霍元甲有病,因为没有病就不需吃药,不吃药就不会中毒。在外因说里面,无论是精武会内部的人投毒还是日本医生秋野下毒,都是趁霍元甲有病要吃药的机会做的小动作。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霍元甲患的到底是什么病,是什么原因致病的?所有的霍元甲死因说里面都不可回避地遇到一个问题:霍元甲患有肺病。肺是主呼吸的,呼吸就是气流的出入,而“气”正是内功的本质,这就与内功产生了联系。霍元甲之死的外因说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患病以后的事情上,但没有很好地交代其肺病产生的原因,而内因说则关注到这一点,这可以说是二者最大的区别所在。根据早期精武会的实际操办者之一的陈公哲后来的回忆,霍元甲原来患有咯血病,经常会发作,日本人卖药给霍元甲,说是可以医治咯血、治愈肺病,霍元甲相信了,买来服下之后,病情反而严重了起来。陈公哲说这段话时没有是非判断,他没有说日本人下毒,但又肯定了霍元甲购服日本人之药病情加重的事实。陈公哲这段话的后面,直接点出了霍元甲生病的原因,是霍元甲少年之时,曾练气功,“吞气横阙,遂伤肺部”,因而导致咯血,面色蜡黄,故有“黄面虎”之称。(《精武会五十年》)陈公哲的意思很清楚,他不同意下毒说,他倾向于认为霍元甲是死于自己练气功不得法而导致的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