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秀

  裴秀(公元224-271),字季彦,魏晋时期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人,地图学家、地理学家、政治家。裴秀生于魏文帝黄初五年(224年),卒于晋武帝泰始七年(271年)。青年起从政,官至司空。裴秀著有中国最早有记载的地图集《禹贡地域图》。裴秀被李约瑟誉为“中国科学制图学之父”、“完全可以和欧洲古代著名地图学家托勒密相提并论”。

少时闻名

  裴秀出身于官僚仕族家庭。祖父裴茂,为汉尚书令。父裴潜,为魏尚书令。他从小好学,八岁上就能写文章,早在做官之前就享有很高的声望,时人称誉他说:“后进领袖有裴秀。”他的叔父裴徽也有盛名,家中常常宾客如云。裴秀十多岁的时候,在乡里中已崭露头角,去他叔叔家的宾客,都要专门去看望他这位小才子。开始时,裴秀庶出,嫡母宣氏因裴秀的母亲出身微贱,很不尊重她。曾经在招待客人时,让裴秀的母亲去送饮食。可是,当她看到客人们见了裴秀母亲马上都起身表示敬意的情景后,就改变了以前的态度。裴秀的母亲感慨地说:“我虽微贱而能如此,这是因为小儿的缘故啊!”

身名显赫

裴秀
裴秀
  魏时,渡辽将军毋丘俭向大将军曹爽极力推荐裴秀。曹爽就召裴秀担任属官,让他袭父爵为清阳亭侯,后又迁黄门侍郎。公元249年(魏正始十年),司马懿发动政变,杀死曹爽。裴秀因为是曹爽的故吏,也被免了官。可是,由于他的家庭和司马氏关系密切,所以很快又被起用,担任廷尉正、安东及卫将军司马,后迁散骑常侍。司马昭往淮南征讨亲曹派、征东大将军诸葛诞的时候,三十四岁的裴秀即随从出征,参与谋划。平息了诸葛诞的反叛后,他担任尚书,进封为鲁阳乡侯,增邑千户。曹奂继位后,他又进爵县侯,增邑七百户,迁尚书仆射。魏咸熙元年(公元264年),司马昭改革国家法制,由荀凯负责定礼仪,贾充负责正法律,裴秀负责改官制。裴秀从维护世家大族的经济利益出发,主张打破秦汉以来虚封王侯的惯例,恢复周朝的五等之爵,这实际上是一种倒退。裴秀自己被封为济川侯,地方六十里,邑一千四百户,以高苑县济川墟为侯国。
  司马昭死后,司马炎袭父爵为晋王,继续秉朝政,裴秀更受宠信。因为当初司马师死后,司马昭将次子司马攸过继给司马师。司马昭总觉得天下是他哥哥司马师开创的,自己是因兄成事,所以认为在自己百年以后,应该传位于司马攸。议立世子时,作为司马昭长子的司马炎担心自己不得继位,曾私下向裴秀流露了自己的想法。裴秀便在司马昭面前替司马炎美言,说:“中抚军(指司马炎)众望所归,而且仪容非凡,决非当臣下的相貌。”加之司徒何曾和贾充等人也劝司马昭不要违背常规,废长立少,于是司马昭终于同意立司马炎为世子。司马炎即王位后,不忘裴秀的好处,拜他为尚书令、左光禄大夫,加给事中。不久,司马炎废掉魏主曹奂,自立为皇帝(即晋武帝),又给裴秀加封左光禄大夫,封钜鹿郡公,邑三千户。当时,安远护军郝诩犯了法,有司根据郝诩曾在给老朋友的信上说过赞誉裴秀的话,上奏要求罢免裴秀的官。晋武帝下诏说:“不能叫别人不强加于己。这是古人也难做到的。交关人事,是郝诩的罪过,尚书令(指裴秀)怎么防止呢?以后不要再提这事。”司隶校尉李熹又上书武帝,告发骑都尉刘尚为裴秀占了官稻田,要求治裴秀罪。晋武帝仍以裴秀“干翼朝政,有勋绩于王室,不可以小疵掩大德”为理由,下令治刘尚罪而解脱裴秀。晋武帝不仅对裴秀的过失时时加以庇护,而且还提拔他担任了司空。

科学编制地图

裴秀
     裴秀
  裴秀任司空的同时,还担负着“地官”的职务。“地官”的职责是管理国家的户籍、土地、田亩赋税和负责主持地图的编制等工作。这一职务使裴秀有机会接触到许多古代的地理和地图资料,使他对地图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以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分析研究了中国地图史,总结了经验教训,并精心绘制成《禹贡地域图》十八篇。他在序文中指出,地图的制作,在中国已有悠久的历史。自古订立法制度,都要依靠地图。夏、商、周三代都设有专门管理地图的官职。刘邦攻入咸阳后,丞相萧何把秦朝保存的地图全部接收过来。而现今秘书省所收藏的地图,既没有古代的,也没有萧何所接收的秦朝的地图,唯有一些汉代的舆地图或括地图等杂图。这些汉代地图,既没有比例尺的表示,也没有方位的确定,甚至连名山大川都不完备,虽然也表示了舆地的轮廓,但都粗略简陋,很不精确,故不足为据。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地图,更是离奇怪诞,不符合实际,毫无可取之处。裴秀所编制的《禹贡地域图》十八篇,是研究了古代地理资料,比较了过去和现在山脉河流、池塘沼泽以及疆域界线、行政区域的变化,查考古代城市乡村聚落和水陆交通的变迁,然后采用科学的方法编制成的。
裴秀
裴秀
  裴秀编制地图的科学方法,就是他在《禹贡地域图》十八篇序文中所阐述的《制图六体》。这是他创造性地提出的编制地图的六条原则。所谓的“六体”,一是“分率”,即比例尺;二是“准望”,即方位;三是“道里”,即道路的实际路线及其距离;四是“高下”,即地势的高低起伏;五是“方邪”,方谓道路如矩之钩,邪谓道路如弓之弦,远近不同;六是“迂直”,迂谓道路曲折,直谓道路径直,远近不同。裴秀的《制图六体》,前三条是绘图的主要原则,后三条是由于地形有起伏变化而绘图者应该加以考虑的问题。这六条原则,相互补充,为编制地图奠定了科学的基础,对后世的地图学发展发生了极其巨大的影响。从裴秀以后,直到明末,中国地图的绘制方法,基本上还是依照裴秀的“六体”。就是当今的地图学上所研究的主要问题,除了经纬线和投影以外,在《制图六体》上都已经提到了。
  裴秀在地图学方面的另一巨大贡献,是将《天下大图》缩制为《方丈图》。他感到原有的用八十匹缣制作的《天下大图》使用太不方便,就以“一分为十里,一寸为百里”的比例,将《天下大图》编制成一幅《方丈图》。这幅《方丈图》对山脉、都市、乡村等地理要素都记载得很详细,携带、披阅十分方便。《方丈图》流传了好几百年,唐代欧阳询《北堂书钞》和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都提到了裴秀的《方丈图》。

人物评价

  裴秀博学洽闻,留心政事,他以司空之职兼掌图籍,接触到很多历代地理地图资料,因而对地图学产生极大兴趣,认识到了舆图对治理国家的重要性。
裴秀
禹贡地域图
  他曾说: “图书之设,由来尚矣。 自古立象垂制,而赖其用。”可是,当时西晋朝廷秘书省所收藏的只有汉代绘制的《舆地图》和《括地图》等,比例、方位都未考定,粗形虽备,却不够精审,不足为据。至于上古和秦代图籍,则早巳荡然无存。裴秀因而“上考《禹贡》山海川流,原隰波泽,古之九州,及今之十六州,郡国县邑,疆界乡陬,及古国盟会旧名,水陆径路。”精心绘制了《禹贡地域图》18篇。其后,又将原来用80匹缣绘成的《天下大图》改绘成易于参阅,更加精确的《地形方丈图》,比例为—分十里,一寸百里,收藏,携带,披阅都要比《天下大图》方便得多了。后来,唐代张彦远在其名著《历代名画记》中,将《地形方丈图》列入了“古之秘画珍图”之中。 更为重要的是,裴秀在《禹贡地域图序》中,提出了编绘地图的科学方法,并据此指导其他图的绘制工作,这就是著名的“制图六体”,实质上就是裴秀创造性地提出的关于指导地图编绘的六条科学理论原则。即: “一曰分率”, “二曰准望”, “三曰道里”,“四曰高下”, “五日方邪”, “六曰迂直”。其中“分率”即比例尺,在地图上以—分或一寸来代表实际的地面距离长度, “所以辨广轮之度也”。 “准望”即方位,在地图上确定各地的方位, “所以正彼此之体也”。 “道里”即道路的距离长度和走向路线, “所以定所由之数也”。 “高下”即地势的高低;“方邪”指道路的形状,方指道路如矩,邪指道路如弓; “迂直”即道路的曲直。 “高下”、 “方邪”, “迂直”三种情况要逢高取下,逢方取邪,逢迂取直,以确定其水平直线距离。 “各因地制宜,所以校夷险之异七也。”这六条原则又是相互关联的,所谓“有图象而五分率,则无以审远近之差,有分率而无准望,虽得之于—隅,必失之于地方;有准望而无道里,则施以山海绝隔之地,不能以相通,有道里而无高下,方邪,迂直之校,则径路之数必与远近之实相淆,失准望之正矣,故以此六者参而考之。”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准望”,裴秀指出, “准望之法既正,则曲直远近无所隐其形也。”
  同时,裴秀又将数学方法引入地图编绘过程,并给予相当重视。他说: “远近之实定于分率,彼此之实定于道里,度数之实定于高下,方邪,迂直之算。”可以证明裴秀巳在地图绘制中运用了数学的比例运算方法。此外,测平远方地物间水平直线距离的“重差术”也得到应用。
  裴秀所提出的“制图六体”,是中国古代绘制平面地图的基本科学理沦,以其科学价值而在中国地图学史上成为具有重大意义的贡献,并对后世的地图学产生了巨大彭响。自三世纪直至明代西方地图及其编绘方法输入中国之前,一千余年间,中国的地图绘制,在方法上基本未能超越裴秀的“制图六体”。如此卓越的成就和伟大贡献,使裴秀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地图学家。

史书记载

·原文

《晋书·裴秀传》
晋书
  晋书
   裴秀,字季彦,河东闻喜人也。祖茂,汉尚书令。父潜,魏尚书令。秀少好学,有风操,八岁能属文。叔父徽有盛名,宾客甚众。秀年十余岁,有诣徽者,出则过秀。然秀母贱,嫡母宣氏不之礼,尝使进馔于客,见者皆为之起。秀母曰:“微贱如此,当应为小儿故也。”宣氏知之,后遂止。时人为之语曰:“后进领袖有裴秀。”渡辽将军毌丘俭尝荐秀于大将军曹爽,爽乃辟为掾,迁黄门侍郎。爽诛,以故吏免。顷之,为廷尉正,历文帝安东及卫将军司马,军国之政,多见信纳。帝之讨诸葛诞也,秀与尚书仆射陈泰.黄门侍郎锺会以行台从,豫参谋略。魏咸熙初,厘革宪司。时荀顗定礼仪,贾充正法律,而秀改官制焉。秀议五等之爵,自骑督已上六百余人皆封。初,文帝未定嗣,而属意舞阳侯攸。武帝惧不得立,问秀曰:“人有相否?”因以奇表示之。秀后言于文帝曰:“中抚军人望既茂,天表如此,固非人臣之相也。”由是世子乃定。武帝既即王位,拜尚书令.右光禄大夫,与御史大夫王沈.卫将军贾充俱开府,加给事中。及帝受禅,加左光禄大夫,封钜鹿郡公,邑三千户。时安远护军郝诩与故人书云: “与尚书令裴秀相知,望其为益。”有司奏免秀官,诏曰:“不能使人之不加诸我,此古人所难。交关人事,诩之罪耳,岂尚书令能防乎!其勿有所问。”司隶校尉李憙复上言,骑都尉刘尚为尚书令裴秀占官稻田,求禁止秀。诏又以秀干翼朝政,有勋绩于王室,不可以小疵掩大德,使推正尚罪而解秀禁止焉。秀儒学洽闻,且留心政事,当禅代之际,总纳言之要,其所裁当,礼无违者。又以职在地官,以《禹贡》山川地名,从来久远,多有变易。后世说者或强牵引,渐以暗昧。于是甄摘旧文,疑者则阙,古有名而今无者,皆随事注列,作《禹贡地域图》十八篇,奏之,藏于秘府。其序曰:“制图之体有六焉。一曰分率。二曰准望。三曰道里。四曰高下,五曰方邪,六曰迂直,此三者各因地而制宜,所以校夷险之异也。”秀创制朝仪,广陈刑政,朝廷多遵用之,以为故事。在位四载,为当世名公。服寒食散,当饮热酒而饮冷酒,泰始七年薨,时年四十八。
                                                                (节选自《晋书》卷三十五)

·译文

  裴秀字季彦,是河东闻喜人。裴秀从小好学,八岁就能写文章。他的叔父装徽很有名望,宾客很多。裴秀十几岁时,有客人拜访裴徽,出来后就去访问(或“看望”)裴秀,可是裴秀的生母(出盘)微贱(或“是妾”),嫡母宣氏不能礼貌地对待她(或“不尊重她”),宴客时曾叫她奉饮食,客人见到她都起身致意。裴秀的母亲说:“我这么微贱,(客人看得起)是因为我儿子的缘故啊!”宣氏得知后,才不再这么做。当时人们都称赞他说:“裴秀是青年中有领导才能的人。”到过辽水地区的将军毋丘俭曾向大将军曹爽推荐裴秀,曹爽就任命裴秀为属官,后升任黄门侍郎。曹爽后来被诛杀,裴秀因为是他的旧属被罢官。不久,裴秀出任廷尉正,文帝时,任安东及卫将军司马,有关军国大事的意见,多被采纳。文帝讨伐诸葛诞时,裴秀和尚书仆射陈泰.黄门侍郎钟会都以行台的身份随从文帝,出谋划策。魏成熙初年,改革法制官署。当时荀颚负责制定礼仪,贾充制定法律,裴秀负责改革官制。裴秀建议分爵位为五等,自骑督以上六百多人都受封。当初,文帝还未定继位者(继承人.太子)时,曾经属意(意向于)舞阳侯攸。武帝担心不能够被立为嗣子(太子)(或译为“担心不能成为继位者”)。就问裴秀说:“人有没有长相呢?”(或“某些人是否有与众不同的相貌呢?”)就把自己奇特的外表展示给他看(“于是展示自己奇特的仪表给裴秀看”。)裴秀后来就对文帝说:“中抚军(武帝)人气很盛(受人爱戴),仪表不凡,本不是当巨子的相貌。”从此世子(太子)才定下来了。武帝登王位后,授裴秀为尚书令、右光禄大夫。武帝接受禅让即位后,给裴秀加官左先禄大夫,封为钜鹿郡公,封地三千户。当时安远护军郝诩给老朋友的信中说:“我与尚书令裴秀相识,盼望他给我好处。”有官吏上奏皇帝免除裴秀的官。皇帝下诏说:“不能让人不来打我的主意,这是古人也困难的。涉及到人和人的关系,这是郝诩的罪过,哪里是尚书令能防止的呢!还是不必追问了。”司隶校尉李意又上奏说,骑都尉刘尚给尚书令裴秀占据官府田地,请求禁止裴秀(这样做)。皇帝诏书又表示裴秀辅佐朝廷政事,于王室有功,不能因有小毛病就淹没了大功德,需要治刘尚的罪不必禁止裴秀。裴秀的儒学学识琢厚,见闻广博,并且关心国家大事,总汇纳言官的意见,所做的裁决,没有违背礼教之处。又因职务在地官,认为《禹贡》书中的山川地名,自古以来时间长了,多有改变。后世说法中有的牵强附会,就逐渐搞不清了。于是裴秀查阅过去的文献,有不确实的就不用,只有古代名称而现在没有的,都加以注明列出。撰著《禹贡地域图》十八篇,上奏皇帝,由秘书省收藏。他的序文中写道:“绘制地图的原则有六条。第一,叫做分率(即比例尺)。第二,叶做准望(即方位)。第三:叶做道里(即路程)。第四,叫做高下(即高取下);第五,叫做方邪(即方取斜);第六,叫做迂直(即迁取直);这三项原则要各园地制宜,用来校正地表的平坦或险峻的差异(按:即校正由地表的平埠或险峻之不同而产生的地物间距离的差异)。裴秀曾经创建朝廷礼仪,制定很多刑律法规,朝廷多数照办,当作旧制。他在位四年,是当代名公。本来服用寒食散,应该喝热酒,但他喝了冷酒,不幸于泰始七年逝世,终年四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