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素

  历史上称作“怀素”的有两位,均为著名僧人,一位是初唐玄奘法师的弟子、律宗东塔宗初祖怀素,另一位是中唐著名狂草书法家怀素。

书法家怀素

怀素像
怀素像
  怀素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书法家,他的草书称为“狂草”,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和张旭齐名,后世有“张颠素狂”或“颠张醉素”之称。可以说是古典的浪漫主义艺术,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他也能做诗,与李白杜甫、苏涣等诗人都有交往。好饮酒,每当饮酒兴起,不分墙壁、衣物、器皿,任意挥写,时人谓之“醉僧”。他的草书,出于张芝、张旭。唐吕总《读书评》中说:“怀素草书,援毫掣电,随手万变,宋朱长文《续书断》列怀素书为妙品。评论说:“如壮士拔剑,神彩动人。”

·个人生平

  怀素(725—785),字藏真,俗姓钱,零陵郡(今湖南省永州市)人。生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卒于唐德宗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
  《高僧传》记载,怀素的曾祖父钱岳,唐高宗时做过纬州曲沃县令,祖父钱徽任延州广武县令,父亲钱强做过左卫长史。陆羽《怀素别传》说:怀素的伯祖父释惠融也是一个书法家,他学欧阳询的书法几乎可以乱真,所以乡中称他们为”大钱师,小钱师“。
  怀素生得眉清目秀,自幼聪明好学,做事少年老成,甚得父母钟爱。因此人人说他“学必成功,才当逸格”。
  怀素十岁那年,“忽发出家之意”,急得双亲唉声叹气,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所谓”猛利之性,二亲难阻“。他在《自叙帖》单也说:“怀素家长沙,幼而事佛,经禅之暇,颇好笔翰”。
  怀素10岁时到零陵县城河西20华里之外的“书堂寺”为僧,后到东门外的“绿天庵”为僧。自幼对书法怀有浓厚兴趣,经禅之余,勤学书法。因无钱买纸练字,就在寺旁空地种下许多芭蕉,以蕉叶代纸练字,因名其庵为“绿天庵”(在今永州芝山区高山寺后侧)。经长期勤学精研,秃笔成堆,埋于山下,名曰“笔冢”。旁有小池,常洗砚水变黑,名为“墨池”。前人评其书法,继承张旭笔法,而有所发展,所谓“以狂继颠”,并称“颠张醉素”,他的草书对后世书法影响很大。他的字若行云流水,李白曾诗云:“草书天下称独步”。
  怀素晚年患风痹病,于贞元十五年圆寂,享年六十二岁。圆寂后,有人在零陵为他建了塔。据清修《零陵县志·古迹》记载,此塔在零陵县城东门外,后人又将他的草书刻碑,置以小亭。现永州的绿天庵、浯溪碑林、高山寺都留有怀素的遗迹。永州现存怀素的作品有《千字文碑》、《瑞石帖》、《秋兴八首》等,属中国书法珍品。
  怀素传世的宋拓《圣母帖》。此帖为一手卷,绢本,纵29.5厘米,横239厘米,无年款,为八大山人所藏,八大山人将原拓和八大山人手书的圣母帖释文裱在一处。拓本上有八大山人钤印三方:蒍艾、可得神仙、(屐形)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在释文后写了一段短跋,深有见地,现引叙如下:“绿天庵(即怀素)《自序》、《千文》等帖醉书。一本於张有道之玄;唯《圣母帖》醒书,得索幼安与张有道之整。因想见汉二家书法,皆生长酒泉州郡,一去而为属国,绿天庵书,那得不珍重之?戊寅小春。八大山人题於在芙山房。”
  怀素对当时的名僧先师道宣、法砺等人的“古疏”多有批评,他的疏称为“新疏”。新疏一出,反响很大,引起很大的震动。他生前讲新疏五十余遍,所写著作,除了《四分律开宗记》外,还有《四分僧羯磨》、《四分尼羯磨》存世。佚失的有《遗教经疏》及《钞》、《俱舍论疏》、《开四分宗拾遗钞》、《四分比丘戒本》、《四分比丘尼戒本》。自此以后,新旧两家并立,各有所传。唐代宗时,相国元载上奏,要求在成都宝园寺置戒坛,传播怀素新疏。
  怀素留下的草书有:《四十二章经》、《干字文》、《自叙帖》、《苦笋帖》、《圣母帖》、《论书帖》、《去夏帖》、《贫道帖》、《逐鹿帖》、《酒狂帖》、《食鱼帖》、《客舍帖》、《别本六帖》、《藏真帖》、《七帖》、《高座帖》、《北亭草笔》等。

·著名事迹

  芭蕉叶练字
  怀素自幼聪明好学,他在《自叙帖》里开门见山他说:“怀素家长沙,幼而事佛,经禅文暇,颇喜笔翰。”他勤学苦练的精神是十分惊人的。因为买不起纸张,怀素就找来一块木板和圆盘,涂上白漆书写。后来,怀素觉得漆板光滑,不易着墨, 就又在寺院附近的一块荒地,种植了一万多株的芭蕉树。芭蕉长大后,他摘下芭叶,铺在桌上,临帖挥毫。 由于怀素没日没夜的练字,老芭蕉叶剥光了,小叶又舍不得摘,于是想了个办法,干脆带了笔墨站在芭蕉树前,对着鲜叶书写,就算太阳照得他如煎似熬;刺骨的北风冻得他手肤迸裂,他还是在所不顾,继续坚持不懈地练字。他写完一处,再写另一处,从未间断。这就是有名的怀素芭蕉练字。
  向李白求诗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怀素二十二岁。这年李白已五十九岁,在巫峡遇赦后,从长流夜郎乘舟回江陵。在南游洞庭潇湘一带时,被怀素找到求诗。两人虽是忘年交,李白精神十分振奋,当即写了一首《草书歌行》,赞扬他:“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龟,笔锋杀尽中山兔。……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恍恍如闻神鬼惊,寸寸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湖南七郡凡几家,家家屏障书题遍。王逸少,张伯英,古来几许浪得名。张颠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古来万事贵人生,何必要公孙人娘浑脱舞。”
  向徐浩求笔法、向苏涣求诗  唐代宗宝应元年(762),怀素三十一岁。他由零陵出发,作万里之行,求师访友,向当代名家探求笔法,经衡阳、客潭州。于代宗大历三年(767),南下到广州向徐浩学笔法。黄山谷云:“唐自欧、虞后,能备八法者独徐会稽(浩)与颜太师(真卿)耳。”(《题徐浩碑》)。诗人苏涣在长沙遇见了怀素。当时正是徐浩去广州任刺史,怀素要苏涣题诗,苏涣就写了两首诗,一首是《赠零陵僧兼送徐广州》,另一首是《怀素上人草书歌》:“张颠没在二十年,谓言草圣无人传。零陵沙门继其后,新书大字大如斗。兴来走笔如旋风,醉后耳热心更凶。忽如裴曼舞双剑,七星错落缠蛟龙。又如吴生画鬼神,魑魅魍魉惊本身。钩锁相连势不绝,倔强毒蛇争屈铁。西河舞剑气凌云,孤篷自振唯有君。今日华堂看洒落,四座喧呼叹佳作。回首邀余赋一章,欲令羡铲齐钟张。琅诵口句三百字,何似醉僧颠复狂!忽然告我游南溟,言祈亚相求大名。亚相书翰凌献之,见君绝意必深知。南中纸价当日贵,只恐贪泉成墨池。”
  诗中称赞怀素是“草圣”张旭之后唯一继承人,称赞徐浩的书法几乎凌驾于王献之之上,如果怀素得到徐的赏识,定会“洛阳纸贵”。“贪泉”一词是双关语,一指水名,在广东南海县西北;一指贪钱、贪财。末句大有深意。不出所料,后来徐浩成了贪官。《资治通鉴》代宗大历五年,说他“贪而佞,倾南方珍贷以赂(元)载”。
怀素《自叙帖》
怀素《自叙帖》
  拜访邬彤  怀素北上岳州。《自叙帖》上说得很清楚。“恨未能远睹前人之奇迹,所见甚浅。遂担芨杖锡,西游上国,谒见当代名公。错综其事,遗编绝简,往往遇之。豁然心胸,略无凝滞;鱼笺绢素,多所尘点。”
  他到了南昌,写了一首《洪州诗》,抒发胸中的抱负。此诗已佚,只在宋代董迪的《广川书跋》中留下了“汉家聚兵楚无人”一句。董迪解释道:“怀素似不许右军得名太过,谓‘汉家聚兵楚无人也’,其与阮籍言‘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气也略等矣。”可知怀素胸怀大志,要超过前人。
  邬彤是怀素的表叔,怀素便拜表叔为老师。邬彤是张旭的学生,颜真卿的同学。邬彤把他留在家中,把张芝临池之妙、张旭的草书神鬼莫测、王献之的书法如寒冬枯树等,一一给怀素讲解;邬彤又将作字之法的一个“悟”字教给怀素。所谓“悟”,就是要抓住自然界的某些现象,如山峦、鸟兽、虫鱼、花果、日月、星辰、风雨、雷霆等等,加以观察、分析、研究,从中得到某种启发或感受,并把自己的喜怒哀乐等感情灌注在草书之中,因此获得了许多成就。
  一天,怀素要辞别而去,邬彤对他说:“万里之别,我无一物相赠,很感抱歉,我想有件宝赠送您。”当时传说,邬彤藏有王羲之的《恶溪》、《小王》、《骚劳》三帖,这是无价之宝,怀素认为表叔将以此物相赠,可是临走时,邬彤对怀素道:“草书竖牵,似古钗脚,勉旃!”意思是说草书的直连(如竖),应像古代的钗脚那样的古朴圆浑,希望你勉励吧!原来就是这么一句宝贵的临别赠言。
  看“夏云随风”  怀素离别了邬彤,这次是应礼部尚书张谓的邀请,去京城长安。唐代任华有诗记载道:“狂僧,狂僧,尔虽有绝艺,犹当假良媒,不因礼部张公将尔来,如何得声名一旦喧九垓。”古人说:“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怀素对邬彤的谆谆教诲是刻骨铭心的。有一天,怀素看见几块浮云,像棉花团似的一朵朵分散着,映照着温和的阳光,云块的四周射出金色的光辉,太阳已被浮云遮蔽住了,不禁令他忆起“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的李白诗句。一会儿这些积云又很快地消散了,它们又成为扁球状的云块,云块间露出碧蓝色的天幕,远远望去这些白云就像草原上雪白的羊群,一会儿像奔马,一会儿像雄狮,像大鹏,有的像奇峰。忽然乌云密布,雷电齐鸣,风雨大作。这时候他恍然想起邬老师说的一个“悟”字,我何尝不可把这些夏云随风的变化运用于狂草之中呢!正如《怀素别传》所说:“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师之。”又说:“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一一自然。”从此怀素的狂草,有了一个飞跃,冲破了王羲之、王献之受章草的影响束缚,创造性地形成了他自己的狂草风貌。
  看公孙大娘剑器舞  《乐府杂录》记载:“开元中有公孙大娘善舞剑器,僧怀素见之,草书遂长,盖准其顿挫之势也。”公孙大娘是廾元时有名的女舞剑家,她的弟子也擅长舞剑。诗人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写道:“先帝侍女八干人,公孙剑器初第一。”“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诗中还说剑光明亮闪烁,好像后羿射落九日;舞姿矫健轻捷,犹如群神驾龙飞翔;舞剑开始时,前奏的鼓声暂歇,好像雷霆停止了震怒;舞罢时,手中的剑影好像江海上平静下来的波光。怀素看了公孙剑器舞后,大受启发。由此他的狂草在画形分布、笔势往复中增强了高昂回翔之态;在结体上也加强轻重曲折、顺逆顿挫的节奏感。他的名气越来越大。
  向颜真卿求张旭笔法  怀素四十岁至京兆,向颜真卿求教笔法,并请作序以“冠诸篇首”。《广川书跋》说:“书法相传至张颠后,鲁公(颜真卿)得尽于楷;怀素得尽于草。”怀素是通过颜氏而学到张旭笔法的。颜真卿说:我二十多岁时,曾游长安,师事张旭二年,略得笔法,自以为未稳。三十五岁,从醴泉罢职回来,又特往洛阳去访张旭,继续求教。有次我再三要求张长史教笔法,长史许久不说,乃左右盼望,心情不舒畅而去,我跟在他后面,走到东竹林院小堂里,张公坐在床上,命我居于小榻边,说道:“笔法玄微,难妄传授,非志士高人,岂可言其妙!书之求能,且攻真草,今以授子,可须思妙。”张旭举出“十二笔意”授颜真卿,颜之把“十二笔意”即 “平谓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等传授给怀素。又问怀素道:“你的草书除了老师传授外,自己有否获得感受?”怀素道:“贫僧有一天傍晚,曾长时间地观察夏云的姿态。我发现云朵随着风势的转化而变化莫测,或如奇峰突起,或如蛟龙翻腾,或如飞鸟出林,惊蛇人草,或如大鹏展翅,平原走马,不胜枚举,美妙无穷。”颜真卿说:“你的‘夏云多奇峰’的体会,使我闻所未闻,增加我的广识,‘草圣’的渊妙,代不乏人,今天有你在,后继有人了。”
  晚年撰经  怀素晚年在四川成都宝园寺度过。贯休诗:“师不谈经不说禅。”《唐释怀素食鱼帖》后李璜说怀素既食肉又食鱼。《金壶记》说他是“一日九醉”。大概醉翁之意不在酒,“狂僧不为酒,狂笔自通天”,他志在“狂草”而已。
  怀素对佛学也很有研究:有位昙元德尊,从《律藏》中选编了一部《四分律》。相州日光寺有个叫法砺的法师也研究《四分律》,著有《四分律疏》。有一天,他听了怀素对《四分律》的解释,大为吃惊,感叹道:“我研习这书三年了,古人的义章错误实在太多,解释的任务要落在你的肩上!”从此怀素编撰《四分律开宗记》。怀素还懂梵文,能翻译。他的堂叔父钱起有诗道:“释子吾家宝,神清慧有余。能翻梵王,妙尽伯英(张芝)书。”

·艺术特色

  在草书艺术史上,怀素其人和他的《自叙帖》,从唐代中叶开始,一直为书法爱好者谈论了一千两百多年。怀素,十岁出家为僧,字藏真,俗姓钱,永州零陵(今湖南零陵)人。少时在经禅之暇,就爱好书法,贫穷无纸墨,他为练字种了一万多棵芭蕉,用蕉叶代纸。由于住处触目都是蕉林,因此风趣地把住所称为“绿天庵”。又用漆盘、漆板代纸,勤学精研,盘、板都写穿了,写坏了的笔头也很多,埋在一起,名为“笔冢”。
  他性情疏放,锐意草书,却无心修禅,更饮酒吃肉,交结名士,与李白、颜真卿等都有交游。以“狂草”名世。唐代文献中有关怀素的记载甚多。“运笔迅速,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随手万变,而法度具备”。王公名流也都爱结交这个狂僧。唐任华有诗写道:“狂僧前日动京华,朝骑王公大人马,暮宿王公大人家。谁不造素屏,谁不涂粉壁。粉壁摇晴光,素屏凝晓霜。待君挥洒兮不可弥忘,骏马迎来坐堂中,金盘盛酒竹叶香。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之后始颠狂。……”前人评其狂草继承张旭又有新的发展,谓“以狂继颠”,并称“颠张醉素”。对后世影响极大。
  怀素善以中锋笔纯任气势作大草,如“骤雨旋风,声势满堂”,到“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的境界。虽然如是疾速,但怀素却能於通篇飞草之中,极少失误。与众多书家家草法混乱缺漏相比,实在高明得多。是知怀素的狂草,虽率意颠逸,千变万化,终不离魏晋法度。这确实要归功他从极度苦修中得来。怀素传世的书迹较多:计有千字文、清净经、圣母帖、藏真帖、律公帖、脚气帖、自叙帖、苦笋帖、食鱼帖、四十二章经等。
  就以上怀素作品加以研究,其风格并非全部相同,大到可分为三种:一是尚未完全摆脱前人作风的:如圣母、食鱼、苦荀、藏真、诸帖,保留晋法甚多,圣母帖且多有颜真卿作风。二是他自成一家本领作风,如清净经、四十二章经、自叙帖(堪称标准的怀素书)。三是循和平澹的书风,如小草千字文,与其狂肆作风,大异其趣,完全换过一番面目,也可说是他过人之处。

·书法欣赏

  草书欣赏特点  草书艺术的欣赏,是一种高尚的艺术享受。要想欣赏好草书艺术,先须了解草书的特点,草书艺术的美在哪里。有人说草书艺术的美体现在两个方面:即表层的外形美和深层的蕴涵美。也有人将草书艺术的美概以十点:曰点划飞动,曰笔情墨趣,曰结体多变,曰章法生动,曰线条优美,曰血脉连通,曰气韵天成,曰转化跌宕,曰气势磅礴,曰奇逸潇洒。总之,草书艺术之美宛若无言而有诗篇之意蕴,无动而有舞蹈之神形,无色而有绘画的斑斓,无声而有音乐的旋律。
  《全唐诗》中没有吟咏楷书之作,而竟有五十七首诗篇美赞草书。在中国的书法史上,仅有“草圣”而无“篆圣”、“隶圣”。
  在现代书法展览中,草书(或行草)作品往往有相当大的比例。这些启示似在告诉我们草书的成熟地位和淋漓酣畅的艺术表现力。
  草书艺术的审美,包含欣赏与剖析两层意思,二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其区别在于欣赏以直觉感受为主,而剖析带有理性分析的过程;不过欣赏总要加以剖析,而剖析又含有欣赏的成份。 “观书如览胜”,草书艺术的妙趣未必能一目了然,历险至深者始见奇观。
  草书艺术之奇伟瑰丽,不在其表而在精神,需要心领神会,方入妙境。一般说来,我们对一幅草书(行书)艺术作品的欣赏过程是这样的:最先“宏观”,欣赏全幅的整体气势,领略总的印象;然后“中观”,推敲全幅的结构美、章法美;最后“微观”,品味全幅用笔美、点划美、意境美。自远而近,由快渐慢,三者相辅相成,不宜或阙。
  欣赏草书(行书)艺术作品的标准,可以说并无定式。
  对于同样一幅草书艺术作品,因为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素养,不同的际遇,不同的悟性,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标准;同样的人因早年、中年、晚年的差别,其标准也可以变异。尽管如此,前人通过长期的实践,把欣赏书法标准多有概括。有人归纳为四条:曰气韵,曰选材,曰墨色,曰装背。也有人归纳为六条:曰形体,曰魄力,曰意态,曰流派,曰才学,曰气象。
  怀素狂草
  ·《苦笋帖》  《苦笋帖》怀素绢本墨迹,草书法帖。纵25.1厘米 ,横12厘米,2行14字,无年款。帖前有清乾隆题签并书引首“醉僧逸翰”。帖后有宋米友仁、聂子述,明项元汴,清李佐贤、陆润痒等题识;又有宋“宝庆改元九月九日重装。松题记”款,疑为《兰亭续考》编者俞松所书。钤有“宣和”“政和”“绍兴”“内府图书之印”“欧阳玄印”“项子京家珍藏”“正谊书屋珍藏首书”“乾隆御览之宝”“永瑆之印”“恭亲王”等鉴藏印。
《苦笋帖》欣赏
《苦笋帖》欣赏
  《苦笋帖》两行十四字, 字虽不多,但技巧娴熟,精练流逸。运笔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虽变化无常,但法度具备。黄庭坚《山谷题跋》:“张妙于肥,藏真妙于瘦”。从此帖看亦是多用枯墨瘦笔。尽管笔画粗细变化不多,但有单纯明朗的特色,增强了结体疏放的感觉,与其奔流直下、一气呵成的狂草书势相得益彰,《苦笋帖》是怀素传世书迹中的代表作。
  此帖宋时曾入绍兴内府收藏,后历经元欧阳玄,明项元汴,清安岐、乾隆内府、永瑢、永瑆、奕欣、戴滢等收藏。《妮古录》《书画记》《平生壮观》《墨缘汇观》《书画鉴影》等书著录。曾刻入《大观帖》《三希堂续帖》《诒晋斋帖》等汇帖。现藏上海博物馆。
  ·《论书帖》  释文:为其山不高,地亦无灵;为其泉不深,水亦不清;为其书不精,亦无令(今)名,后来足可深戒,藏真自风发。近来已四岁,近蒙薄减,今所为其颠逸,全胜往年。所颠形诡异,不知从何而来。常自不知耳,昨奉《二谢》书,问知山中事有(?)也 。
  怀素《论书帖》草书墨迹,纸本,纵38.5厘米,横40.5厘米,9行,共85字。帖前有宋徽宗赵佶金书签题《唐僧怀素行书论书帖》,帖后有乾隆皇帝行书释文,赵孟頫、项元汴等人题跋。 卷中钤有“宣和”、“政和”、“绍兴”、“秋壑图书”、“内府图书之印”、“项子京家珍藏”、“旷奄”、“乾隆”、“嘉庆”、“宣统御鉴之宝”等鉴藏印。
  《论书帖》前后800来年,流传有绪,最早著录于《宣和书谱》,曾经宋宣和内府、元张晏、明项元汴、清高士奇、安歧、清内府收藏。项氏收藏时,前隔水尚有宋徽宗泥金书签,今已佚失。现藏辽宁省博物馆。《宣和书谱》、《清河书画舫》、《江屯阝清夏录》、《墨缘汇观》中均有著录。
  《论书帖》原迹都认定藏辽宁省博物馆,但《北京晨报》2003年1月11日发表《成都商报》记者郭庄报导说,四川邛崃市收藏协会副会长刘仲能从成都地摊上购得的唐朝书法家怀素《论书帖》真迹。
  ·《小草千字文》  《小草千字文》怀素草书,贞元十五(公元799年)书,绢本,84行,共1045字。
  怀素千字文有多种,而以“小字贞元本”为最佳,人誉为“一字值千金”,遂被称为“千金帖”。此本为怀素晚年所书,全帖无自叙帖之纵放奇趣,不颠不狂,不急不躁,气调尤为清逸,且中规中矩,字体大小一致。初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笔笔合于法度,脱去狂怪怒张,专尚平淡古雅。反映了怀素艺术创作上的另一种追求。 明莫如中说:“怀素绢本千字文真迹,其点画变态,意匠纵横,初若漫不经思,而动遵型范,契合化工,有不可名言其妙者”。
  ·《自叙帖》  《自叙帖》怀素草书。纸本,纵28.3厘米,横775厘米,共126行,698字。书於唐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藏台湾故宫博物院。首六行早损,为宋苏舜钦补书。帖前有明李东阳篆书引首“藏真自序”四字,后有南唐升元四年(公元940年)邵周、王囗囗重装题记。钤有“建业文房之印”、“佩六相印之裔”、“四代相印”、“许国后裔”、“武乡之印”、“赵氏藏书”、“秋壑图书”、“项元汴印”、“安岐之印”、“乾隆”、“宣统鉴赏”等鉴藏印。
  内容为自述写草书的经历和经验,和当时士大夫对他书法的品评,即当时的著名人物如颜真卿、戴叙伦等对他的草书的赞颂。《自叙帖》是怀素流传下来篇幅最长的作品,也是他晚年草书的代表作。明文徵明题:“藏真书如散僧入圣,狂怪处无一点不合轨范。”明代安岐谓此帖:“墨气纸色精彩动人,其中纵横变化发于毫端,奥妙绝伦有不可形容之势。”
《食鱼帖》欣赏
《食鱼帖》欣赏
  《自叙帖》 曾经南唐内府、宋苏舜钦、邵叶、吕辩、明徐谦斋、吴宽、文徵明、项元汴、清徐玉峰、安岐、清内府等收藏。原迹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据曾行公题,旧有米元章、薛道祖及刘巨济诸名家题识,今佚。宋米芾《宝章待访录》、黄伯思《东观馀论》、清安岐《墨缘汇观》等著录。上海延光室、北京故宫博物院、文物出版社有影印本。
  ·《食鱼帖》  释文:老僧在长沙食鱼,及来长安城中,多食肉,又为常流所笑,深为不便。故久病不能多书异疏(按:此字左半已破损)还报。诸君欲兴善之会,当得扶嬴也。口日怀素藏真白。
  水墨白麻纸本,手卷。 尺寸: 34.5 * 52.4 CM。引首米汉雯书“翰珍”。

·相关诗文

  《怀素师草书歌》  怀素才年三十余,不出湖南学草书。大夸羲献将齐德,切比锺繇也不如。畴昔阇梨名盖代,隐秀于今墨池在。贺老遥闻怯后生,张颠不敢称先辈。一昨江南投亚相,尽日花堂书草障;含毫势若斩蛟龙,挫管还同断犀象。兴来索笔纵横扫,满座词人皆道好。一点三峰巨石悬,长画万岁枯松倒。叫噉忙忙礼不拘,万字千行意转殊。紫塞傍窥鸿雁翼,金盘乱撒水精珠。直为功成岁月多,青草湖中起墨波。醉来只爱山翁酒,书了宁论道士鹅。醒前犹自记华章,醉后无论绢与墙。眼看笔棹头还柞,只见文狂心不狂。自倚能书堪入贡,一盏一回捻笔弄;壁上飕飕风雨飞,行间屹屹龙蛇动。在身文翰两相宜,还如明镜对西施。三秋月淡青江水,二月花开绿树枝。闻道怀书西入秦,客中相送转相亲;君王必是收狂客,寄语江潭一路人。(诗见于《敦煌唐人诗集残卷》,载《文物资料丛刊》1997年版)。
  《怀素评传》:草圣醉僧的人生历程
  (诸葛忆兵)为不同文化圈子的名人作评传,是剖析透视历史的一种方式。以往所见,多为政治、军事、文学等领域的名人评传,书法、绘画、音乐等技艺家之类的研究评传实属罕见。中国古代向来鄙视三教九流的技艺之士,史书对他们少有记载。研究资料的匮乏造成研究局面的萧条冷落,何况鄙薄技艺之士的传统对今人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在这样的研究格局与氛围中,王元军先生的《怀素评传》(以下简称《评传》)就显得难能可贵。
  怀素是唐朝享有盛名的书法家,裴说《题怀素台》称:“杜甫李白与怀素,文星酒星草书星。”究怀素一生,“既是一位狂僧,又是一个酒徒,更是一名出色的书法家”,其生平事迹无非包括酒肉穿肠过、云游交结四方之士、到处挥洒留下墨宝三个方面。《评传》紧紧扣住怀素生平的这些重要事迹,既叙述其生活经历,评叙其丰富复杂的一生;又依据这些事例剖析怀素的性格与艺术个性,将一位“只会喝酒吃肉、呼叫狂舞、不受戒律、四处游走、任意挥洒的僧人”兼书法家的形象活生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作为一位云游四方的僧人兼艺术家,怀素生平交游甚广,与盛唐、中唐诸多文化名人都有过不寻常的交往,如李白、戴叔伦、颜真卿、韦陟、钱起、陆羽,这些名人对怀素的书法创作都有过诗文吟咏。《评传》以这些吟咏诗文为怀素的生平线索,将其一生的交游与经历贯穿起来,考辨怀素的云游出处,评点怀素生平留下的多处墨宝。这些名人盛赞怀素,他们的性情与怀素就有投合之处。李白嗜酒狂放、不拘礼法,故李白与怀素相见引为相知是必然的。李白对这位忘年交推崇备至,《草书歌行》说:“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通过众多名人的眼光评述怀素,以这些名人的生平事迹折射怀素的性情品格,是《评传》解决怀素生平资料匮乏的聪明做法。
  著者学养丰厚,尤其对唐代的书法艺术有较为深入的研究,曾有《唐人书法与文化》专著出版。所以,在研究怀素生平时,《评传》多学理的分析。如怀素一到长安便轰动京华,“朝骑王公大人马,暮宿王公大人家。”(任华《怀素上人草书歌》)造成如此轰动效应的原因,《评传》从当时举国上下的喜爱书法风气、佛教艺术在唐朝的鼎盛发展、怀素与文人士大夫的交往、以及当时书法作品的市场价值等方面着手分析。所展现的不仅仅是一位书法家的生平,更是展现了一段时代的风貌,是唐朝社会风俗画卷的一个局部。
  著者又是一位颇有书法造诣的年轻学者,是我国书法史专业的第一个博士后。其中对怀素书法个性研究,常常融合了个人的艺术领悟。《评传》在解释怀素少年出家即沉浸于书法之中时说:“书法作为一门艺术,没有亲身实践者,往往体会不到其中的乐趣,一旦你被她那无穷的魅力所感染,你就会情愿付出自己的劳动,哪怕是一生都会追寻她。”这些恐怕就渗透了著者个人的艺术实践感悟。

律宗东塔宗初祖怀素

  怀素大师,唐代律僧,为律宗东塔宗初祖。
  他自幼聪敏,十岁发猛利之心出家为僧,后从玄奘大师受学,二十二岁从道成法师受戒并学律。久之,慨古人义章未能善尽,乃撰述(四分律开宗记)二十卷,纠弹古疏之过,而别立一家之言。师一生专于悟证律法,独排众议,破南山、相部二宗之论;所立之新说,称东塔律宗,与南山宗、相部宗并称律学三大宗。
  著有《俱舍论疏》、《四分比丘尼戒本》、《遗教经疏》等数种著述留于后世。

·人物生平

  唐高祖李渊武德八年(公元六二五年),怀素诞生在长安一个官宦家庭。大唐国运昌隆,恢弘的气象从各个方面向这位新生的婴儿招手,他可以读书,可以学剑,在未来一展治国平天下的身手。可是,十岁的怀素发猛利之心,决心出家。众生皆有佛性,这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历史的必然?我们似乎无从说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法身(具有佛德的自身)驱使着怀素去弘法、普济众生。佛陀的伟大,无处不在、无时不断地唤起了怀素的慧根。
  入佛门以后,怀素有多种选择,他可以吃斋念佛平安地度过一生,走向西天不生不灭的极乐世界,求得个人解脱;也可以随玄奘大师译经习经,为大乘教法作出普渡众生的贡献。但是,他为了僧团至上的荣誉和僧传的建设,发愤习律。
  这里有必要谈谈怀素之前律法在中国弘传的情况。戒律在中国的翻译,始于曹魏嘉平(公元二四九──二五四)年间,最早译出的戒本是《僧只戒心》,属摩诃僧只部,由中天竺僧人昙柯迦罗译出。不久,安息沙门昙谛译出昙无德部的受戒作法。此后二百余年,印度流传的《十诵律》等四部律先后译出。自优婆(毛+匊)多以后律分五部,只有迦叶遗部没有译出。
  翻译戒律的目的是为了实行受戒,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姚秦时佛陀耶舍、竺佛念译的昙无德部《四分律》逐步占上风。到了唐代,《四分律》蔚然独盛。智首弘律三十余年,唐僧习律者大都受其影响。他的弟子道宣潜心南山(今西安境内的终南山),以大乘教义释《四分律》,广事着述,开律宗南山宗。与道宣同时,相州日光寺法砺以《成实论》释《四分律》,作《四分律疏》开律宗相部宗。
  玄奘从印度归来,怀素拜其为师,两年后,怀素从道成受具足戒,专攻律法。是时,南山宗、相部宗大盛,怀素有机会得道宣、法砺之学的神髓,沉潜修行二十余年,成为一段习律佳话。但是,怀素不满足于道宣、法砺之学,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开始破斥道宣、法砺。
  怀素破斥道宣、法砺的思想武器是有部的《俱舍论》、《婆沙论》等。他以为《四分律》属一切有部,对《四分律》的阐释应依一切有部。恰好,玄奘新译《俱舍论》、《婆沙论》等,给他提供了进一步深入学习的机会。因为怀素住崇福寺(又称西太原寺)的东塔,因此,他开创的流派被称为东塔宗。而与他针锋相对维护法砺之学的师兄弟满意、定宾,因住崇福寺西塔,又称西塔宗。
  律宗的主要学说是戒体论,三家的分岐也集中在这一方面。戒体是指接受戒法后,心中产生的一种自觉执行戒法的意志。法砺以为戒体是非色非心;道宣以为戒体是心法;怀素独树一帜,提出戒体是色法,大胆地指出只称心、心所、及不相应行为戒因,而不是戒体。石破天惊之说与他「相部无知」、「南山犯重」的呐喊相辅相成,给人一种震古烁今之感。
  东塔宗能脱颖而出,并且与相部宗、南山宗在唐代鼎足而三,是与怀素超越前人,超越自我的勇气分不开的。他生前筚路蓝缕,在孤独中修持定慧,以大无畏的精神在律海中掀起狂澜,写下了英雄本色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