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恩河战役

马恩河战役
马恩河战役
  马恩河战役,也叫马恩河会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协约国军队同德军于1914年和1918年在法国马恩河地区进行的会战。以法军击退德军告终。马恩河战役使德军包抄法军的计划失败,德国在西线速决战略破产,总参谋长毛奇被德皇威廉二世撤职,改由法金汉担任。

简介

  1914年8月法国边境之战后,法第4、第5集团军和英国远征军于9月初撤至马恩河以南,在巴黎至凡尔登一线布防。法军总参谋长J.-J.-C.霞飞将军组建第6、第9集团军,分别部署在巴黎外围以及第4和第5集团军之间,准备实施反攻。德第1、第2集团军为追歼法第5集团军,偏离原定进攻方向前出到巴黎以东地区,暴露了第1集团军的右翼。德军总参谋长H.J.L.von 毛奇获悉法军即将反攻后,于9月4日命令第1、第2集团军在巴黎以东转入防御,第3、第4、第5集团军南下,协同从东面进攻的第6集团军合围凡尔登以南的法军。但德第1集团军司令A.H.R.von克卢克拒不执行命令,继续率军南下,形成有利于联军反击的态势。同日,霞飞命令法第5、第6集团军和英远征军对德第1、第2集团军实施主要突击,法第9、第4集团军牵制敌第3、第4集团军,法第3集团军在凡尔登以西实施辅助突击。此时,在巴黎至凡尔登一线,联军 66个师108.2万人对德军51个师90万人;在主攻方向上,联军兵力是德军的两倍。  9月5日,法第6集团军先头部队与德第1集团军在乌尔克河西岸遭遇。法军首次使用汽车(共1200辆)把第6集团军一部由巴黎运往前线。克卢克发觉右翼和后方受到威胁后,命令所部于 8日全部撤至马恩河北岸,遂与第2集团军之间出现宽50公里的防御间隙。6日,法第5集团军和英远征军从德军防御间隙地带穿插,8日逼近马恩河,构成对德第1集团军的包围态势。同时,德第2集团军业已暴露的右翼也面临被围的危险。9日,德第1、第2集团军被迫后撤。德军在其他地段虽略占上风,但鉴于第1、第2集团军所面临的态势,毛奇于10日下令全线停止进攻,撤至努瓦永至凡尔登一线。此次战役以德军失败告终。英法联军在200公里的战线上推进60公里,伤亡25万人,德军损失30万人。此役双方均有失误:毛奇远离战场,对前线战况不明、指挥不当,各集团军缺乏协同,导致速胜计划破产;英法联军行动迟缓,坐失战机,使德军保存了实力。

战役背景

马恩河战役
马恩河战役
  1914年7月28日,以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为标志,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爆发。8月1日,德国以俄国进行战争动员为由,对俄宣战。8月3日,德国又以法国不接受它所提出的“中立”的条件为借口,向法国宣战。  德国的战争计划是前总参谋长施利芬在1905年制定的,其核心是:集中强大兵力于西线,通过防务空虚的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从侧翼包围法军,速战速决打败法国。然后挥师东进,再去对付俄国。战争爆发后,德军总参谋长小毛奇遵循其前任的计划,仅用9个师的兵力监视俄国,而在西线则集中了7个集团军,共 78个师,以梅斯为轴心分为左右两翼。左翼2个集团军,共23个师,守卫梅斯以南法德边境的阿尔萨斯和格林地区的阵地;右翼5个集团军,共55个师,借道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突破法国北部边境。  自普法战争结束后,法军为报失败之仇,从1872年起开始就制定了一个又一个的对德作战计划,到开战前已有17个之多。最新的计划是由法军总参谋长的霞飞将军制定的,即“第17号计划”。该计划的核心是认为德军将集结在设防巩固的法德边境线上,因此法军要在这里展开积极主动的攻势,并一举收复在普法战争中失去的阿尔萨斯和格林两省。

战役经过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协约国军队同德军于1914年和1918年在法国马恩河地区进行的两次会战。

·第一次战役

  1914年8月法国边境之战后,法第4、第5集团军和英国远征军于9月初撤至马恩河以南,在巴黎至凡尔登一线布防。法军总参谋长J.-J.-C.霞飞将军组建第6、第9集团军,分别部署在巴黎外围以及第4和第5集团军之间,准备实施反攻。德第1、第2 集团军为追歼法第5集团军,偏离原定进攻方向前出到巴黎以东地区,暴露了第1集团军的右翼。德军总参谋长H.J.L.von毛奇获悉法军即将反攻后,于9 月4日命令第1、第2集团军在巴黎以东转入防御,第3、第4、第5集团军南下,协同从东面进攻的第6集团军合围凡尔登以南的法军。但德第1集团军司令 A.H.R.von克卢克拒不执行命令,继续率军南下,形成有利于联军反击的态势。同日,霞飞命令法第5、第6集团军和英远征军对德第1、第2集团军实施主要突击,法第9、第4集团军牵制敌第3、第4集团军,法第3集团军在凡尔登以西实施辅助突击。此时,在巴黎至凡尔登一线,联军66个师108.2万人对德军51个师90万人;在主攻方向上,联军兵力是德军的两倍。  9月5日,法第6集团军先头部队与德第1集团军在乌尔克河西岸遭遇。法军首次使用汽车(共1200 辆)把第6集团军一部由巴黎运往前线。克卢克发觉右翼和后方受到威胁后,命令所部于8日全部撤至马恩河北岸,遂与第2集团军之间出现宽50公里的防御间隙。6日,法第5集团军和英远征军从德军防御间隙地带穿插,8日逼近马恩河,构成对德第1集团军的包围态势。同时,德第2集团军业已暴露的右翼也面临被围的危险。9日,德第1、第2集团军被迫后撤。德军在其他地段虽略占上风,但鉴于第1、第2集团军所面临的态势,毛奇于10日下令全线停止进攻,撤至努瓦永至凡尔登一线。此次会战以德军失败告终。英法联军在200公里的战线上推进60公里,伤亡25万人,德军损失30万人。此役双方均有失误:毛奇远离战场,对前线战况不明、指挥不当,各集团军缺乏协同,导致速胜计划破产;英法联军行动迟缓,坐失战机,使德军保存了实力。

·第二次战役

马恩河战役
马恩河战役
  1918年5~6月,德军在埃纳河地区实施进攻后,形成正面80公里、纵深60公里的马恩河突出部。随后,德军统帅部计划在马恩河地区集中3个集团军的兵力(第7、第1、第3集团军,共48个师,6353门火炮、约400架飞机),从蒂耶里堡、埃纳河地段突破协约国军队防线,尔后向巴黎发展进攻,以夺取战争的胜利。法国第6、第5和第4集团军(共36个师,3080门火炮)采取纵深梯次配置组织防御,并准备适时转入反攻。7月15日零时30分,法军出其不意地对即将发起进攻的德军实施猛烈的炮火反准备。4时50分,德军第1、第3集团军经3个多小时的炮火准备后,在兰斯以东发起进攻,突破法军第一道阵地,但在第二道阵地前被猛烈炮火所阻。德第7集团军在若尔戈讷、圣埃弗雷兹地段突破法第5、第6集团军防线,推进5~8公里,并强渡马恩河。法军航空兵和炮兵轰炸马恩河各渡口和桥梁,迟滞德军前进。16~17日,德军企图发展进攻,未果。  协约国军队在防御过程中增调部队准备反攻。联军总司令F.福煦决心由法第10、第6集团军(25个步兵师、3个骑兵师,包括8个美军师、4个英军师、2个意军师,共2103门火炮、1100架飞机、500辆坦克)从马恩河突出部西侧对当面德军(18个师,918门火炮、约800架飞机)实施主攻,法第9、第5集团军从突出部东侧实施助攻,以解除德军对巴黎的威胁。7月18日4时35分,法第10、第6 集团军在徐进弹幕射击掩护下,未经炮火准备即在贝洛至丰特努瓦50公里正面上向德军发起反攻,当日推进3.2~8公里。19日,第9、第5集团军从东面发起反攻。德军伤亡惨重,于21日向马恩河北岸撤退。8月2日,协约国军队收复苏瓦松,至8月4日肃清马恩河突出部的德军。双方战线在埃纳河和韦勒河地区趋于稳定。此役,协约国军队损失6万人,歼敌12万人,向前推进40公里,将防线缩短45公里,达成战役目的,并由此完全掌握战略主动权。德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兵力兵器不足和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

历史评价

马恩河战役
马恩河战役
  一、德皇威廉二世指派小毛奇接任参谋总长,如果只是基于年青时期的朋友,而没有考量到他的才能与军事素养,那麼就是过于滥情与草率。就后世史家及军事战略学者所评,小毛奇除了蒙其叔父老毛奇的福荫外,他长年在德皇身边,倍受重视,深体德皇之意。且他与皇亲国戚的关系非常融洽,获得德皇的信任与王公大臣们的喜爱,他自知难以担任此重任,但德皇却当面应允“战时我会代而行之”的话语。在不谙军事之下,史利芬计画就是他的救急仙丹,以不变应万变。  二、大战直前情势并非有全面燎原之势,任谁都没有想到一个旧时代的民族情绪发洩,会引爆世界性的大战;奥塞两国若直接谈判,不要假以民族认同扩大情绪,不要以联盟的形式介入,或许可以用战争的另一种方式来解决这项“情绪性事件”,其中比较显著的事例与漫延,却逐步走向战争,变质为民族战争,全国民的战争。  三、普法战争后,毛奇率兵入巴黎城,迫法国割让亚洛两州,种下德法世仇;期间法主动亲近俄国,两国关系紧密,共同的敌人就是德国,史利芬认为日耳曼必须两方面同时作战,他认为只有实施内线作战与国内雄厚的经济实力,可以迅速的机动与战力击败法、俄。他的作战关键就是“东守西攻”,因为法国是危害最大的敌人,而俄国国力虽强,但可藉地障予以拖缓,这是处在强邻与地缘居中不利态势下的战略作为,史利芬的杰作,纯就军事言,堪称完美,但1914年的变化与 1905年相较,可以说完全不一样,三国协约已经形成,法国的民心士气及英国的从中拨弄,怎可纯就军事战略来考量的,况且,俄国的“巴尔干联盟”主要的就是要排除日耳曼族的高涨,这些可能是史利芬生前无法预料,而小毛奇也未加重视的事。  四、小毛奇修改了史利芬计划,从西线兵力部署的7:1改为3:1,就隐然有维护皇太子及王公大臣们作战胜利的考量,小毛奇是否能体会史利芬计划的精髓,后人不知道,如果以德军的机动战力,纵然是3:1,应该可以达成从右翼攻略法国的目的,(这可以从鲁登道夫攻略列日要塞证明),但错在抽调兵力到东线(事实上,两个军也没有到达),及皇太子及王公大臣们完全不明瞭史利芬计划的旨趣,要他们拒守诱敌,他们却要加强兵力,主动发动攻势,抢占战功,完全破坏了作战计划的精神,小毛奇在无法瞭解前线及紧韁统制下,指挥官不解参谋本部,上下无法通联,战机尽失,一错再错。

主要指挥官

·弗伦奇

弗伦奇
弗伦奇
  骑兵战术专家弗伦奇(1852年~1925年)  英国陆军元帅,伯爵。出生在英国肯特郡里普尔一个海军军官家庭。 1866年起在海军服役。1874年转入陆军,先后在炮兵和骑兵部队任职。参加过 1884~1885年英国入侵苏丹的战争。后任骑兵部队参谋,改写《骑兵手册》。1899~1922年在南非参加英布战争,先后任骑兵旅长、师长和军长职务。在开普省扫荡战和解除金伯利之围的作战行动中,灵活运用骑兵战术,大败布军,被受封爵位,并晋升少将。回国后,参与组建总参谋部。1907年任陆军总监。1912年出任帝国总参谋长,积极维护英帝国的殖民政策和殖民地位。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弗伦奇受命担任英国远征军司令,赴法国、比利时作战。1914年 8月下旬,他指挥英军进行比利时、法国边境之战失利,损失惨重。随后率部配合法军对德军第 1、第 2集团军实施主要突击,使第一次马恩河战役告捷。10~11月,指挥英军坚守伊珀尔突出部,挫败德军攻势,守住了阵地。1915年 3月,率部参加新沙佩勒战役,没有取得什么战果。4~5月,在第 2次伊珀尔战役中,所部遭到德军毒气攻击,损失约 6万人。9月,指挥英军反击洛斯地区的德军,并施放毒气。虽取得一些进展,但由于未及时投入预备队扩大战果,致使攻败垂成。因多次战役失利,且与陆军大臣意见相左,于 12月应召回国,改任本土军队司令。1916年指挥镇压爱尔兰起义。1918~1921年任爱尔兰总督,以压爱尔兰民族解放运动出名。1925年 5月22日,73岁的弗伦奇卒于肯特郡迪尔堡。著有军事回忆录,在军事上以运用骑兵奔袭战术见长,重视炮兵的运用,强调给炮兵指挥官以最大的机断专行权。

·约瑟夫·霞飞

约瑟夫·雅克·塞泽尔·霞飞
约瑟夫·雅克·塞泽尔·霞飞
  霞飞生于鲁西永的里沃萨尔特一个皮匠家庭。毕业于巴黎理工大学。1870年由巴黎理工大学投笔从戎,作为一名工兵少尉参加普法战争。1876年任营长,相继参加侵略印度支那、台湾和非洲塞内加尔的战争,1901年返回巴黎,晋升为旅长,1905年升任师长,1908年又被提为军长。1911年新上任的法国陆军部长梅西米举荐他任最高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法军总参谋长。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霞飞被任命为法军总司令。德军执行“施利芬·小毛奇计划”,从法军设防薄弱的方向攻入,霞飞在边境交战中接连失利;德军总参谋长小毛奇为一时的胜利所陶醉,霞飞领导法军在马恩河战役中阻止了德军的进攻,粉碎了德军以“速战速决”为基础的施利芬-小毛奇计划,使西线战争从机动作战转入持久的阵地战阶段,保卫了巴黎,取得了巨大胜利。之后在1916年的凡尔登战役和索姆河战役中取得胜利,霞飞则因此名声大震。  1916年12月,他被免去实职,改任法国政府军事顾问,同月晋升法国元帅。1917年~1918年任法国驻美国军事代表团团长,后又任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1918年12月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1922年任法国国防委员会主席。1931年1月12日在巴黎病逝。霞飞性格稳重,木讷寡言,虽略显迟钝,却极其坚韧,人称“迟钝将军”。他遗有《战争准备与战役实施》和《霞飞元帅回忆录》等著作。

·赫尔穆斯·约翰内斯·毛奇

赫尔穆斯·约翰内斯·毛奇
赫尔穆斯·约翰内斯·毛奇
  赫尔穆斯·约翰内斯·毛奇(1848-1916),德国大将,老毛奇之侄,又称小毛奇。他出生于一个典型的普鲁士容克贵族家庭,从小受到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的熏染。1880年任老毛奇副官。1891年起先后任德皇威廉二世侍从武官、王牌师师长、德军军需总监等职。1906年任德军总参谋长。他声称自己一生的工作都是为了准备发动世界性的战争。  58岁的小毛奇一当上德军总参谋长,便加紧了战争准备。在制定德军新的作战计划时,他基本上继承了其前任施利芬的方案,6月28日,19岁的塞尔维亚青年普林西波将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射杀,点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8月1日,德皇正式颁发总动员令,启动“施利芬·小毛奇计划”。战争初期,西线德军以右翼为主攻方向,越过德比边境,先后占领列日要塞、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和那慕尔要塞,直逼法比边境。8月21~25日,德法两军主力在法国边境地区展开激烈战斗,结果德军取胜,法军主力被迫全线撤退。  法军及协同法军作战的英军于9月4日撤过马恩河,占领有利地形,伺机反攻。小毛奇失去了对部队的控制,无奈之中只好下达各集团军北撤的命令。9月11日,小毛奇向德皇报告:“陛下,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3天后,他被撤职。1916年6月18日,一战尚未结束,这位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便抑郁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