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楠

 
陈晓楠
陈晓楠
  陈晓楠(1973年11月13日-),北京市人,凤凰卫视新闻节目主持人。曾主持《凤凰早班车》节目,曾在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担任主持,拥有丰富的现场主持经验,以轻松亲切的风格见长。  

基本信息

  
  
陈晓楠
陈晓楠
中文名:陈晓楠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北京  出生日期:1972年11月13日  身高:162厘米  体重:48KG  职业:电视节目主持人  毕业院校:北京广播学院  代表作品:《凤凰早班车》

简介

陈晓楠
陈晓楠
  中学毕业于北京大学附属中学,1991至1995年,就读于北京广播学院,主修国际新闻。1994年,大学在读期间开始就职于北京电视台,主持过《大全景》,《江山如此多娇》,《世界你好》,《双语杂志》等栏目。期间兼职主持中央电视台《世界经济报道》,并荣获首届全国十佳经济节目主持人称号。99上海财富论坛期间,她主持的《财富对话》,以其轻松活泼的主持风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0年底,陈晓楠加盟凤凰卫视,任《凤凰早班车》,《凤凰午间特快》新闻主播。2003年起,担纲主持关注普通人命运的《冷暖人生》栏目。此间,还参与了多次大型直播节目,如九一一袭击事件、北京申奥、俄罗斯人质事件、伊拉克战争等。曾在伊战前夕,深入伊拉克采访,并制作了《热火巴格达》。在2006年黎以冲突爆发期间,深入黎巴嫩,为观众带来来自第一线的报道。

重要经历

  1991—1995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外语系英语专业,学习英语及传播。
陈晓楠
陈晓楠
  1994年在学期间,入选北京电视台英语新闻主播。  1995年进入北京电视台国际部,任国际文化交流节目《大全景》主持人。  1996年与香港著名节目主持人黄詹合作主持知识性娱乐节目《江山如此多娇》  1997—2000年担任北京电视台大型国际资讯节目《世界你好》主持人兼制片人。  多次赴世界各地采访并担纲主持制作大型特别节目《新年时钟驿站》。期间主持制作的《中华神韵》节目曾获全国双语节目二等奖。  1998—2000 兼任中央电视台经济部《世界经济报道》节目主持人,多次主持经济特别节目如《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曾获第一届华鹤杯十佳全国经济节目主持人称号。  1999年主持大型经济现场对谈节目《财富对话》,在上海财富论坛上有幸采访到经济巨子如,著名传媒集团VIACOM公司总裁萨默·莱德斯通,著名经济学家尼葛络·庞帝等。  2000年底,进入凤凰卫视,担任《凤凰早班车》,《凤凰午间特快》主持人。期间曾主持特别节目《水木清华》 ,大型直播报道《迈向2008—北京申奥特别报道》《和平号返回》等。  2003年由她独挑大梁的《冷暖人生》更令观众动容。她曾参与直播多宗国际大事,包括911事件、伊拉克战争、北京申奥、莫斯科人质事件等,同时多次亲赴新闻现场主持专题节目:《水木清华》、《淮河大水》、《北京一日》、《热火巴格达》、《钓鱼岛保卫战》等。

所获荣誉

  2010 年3月20日下午,《新周刊》公布2009年中国电视年度成绩单,这也是该杂志推出的第11届“中国电视榜”,褒奖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最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和最具影响力的电视频道,以及2009年最优秀的电视剧群体。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节目获最佳人文节目,凤凰卫视主持人陈晓楠、闾丘露薇获“真实电视女杰”,《冷暖人生》节目制片人朱卫民获“十大金牌制片人”。

中广网专访陈晓楠:知“晓”人生 奔走“楠”北

  主持人:今天做客我们《从文化开始》直播间的是我们的媒体同行,她是凤凰卫视的当家花旦陈晓楠。2001年 9·11发生时,她以高超的同传技术和冷静睿智的态度让很多人印象深刻。“对不起,观众朋友们我还没有化妆”--用一句简单的言语道出了9.11事件的紧急性,观众也被她真诚的态度所打动。主持人: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她是双语主持,一边同声传译,一边自己解说;在2006年7月的黎以冲突的战地报道中,她进入的贝鲁特是战争重灾区,而且是唯一一个不用防弹衣的记者。主持人:2008年5·12,汶川地震后她更是深入灾区采访报导,以一个女记者的视角,表达了媒体人的深切人文关怀,成为灾区最令人难忘的女记者之一。  主持人:2008年12月11号,第二届“时尚COSMOPOLITAN年度女性人物盛典”举行,她荣获“年度时尚女性大奖”。现场,评委会给予她的获奖理由是:一直用女性视角向观众传递人生热度。主持人:现在有请凤凰《冷暖人生》的主持人陈晓楠。你好晓楠,和我们听众朋友,同样是你的观众朋友打个招呼。  陈晓楠做客《从文化开始》  陈晓楠:听众朋友们好,我是陈晓楠,第一次在电台用这样的方式和大家交流,觉得挺新鲜的。
陈晓楠
陈晓楠
  主持人:很感谢她,她把在内地电台的首访权交给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上一次凤凰卫视的另外一位主持人阮次山先生做客这里他谈到,他是第一次接受电台媒体这样的专访,他觉得很新鲜,你在这样一个直播环境当中,我们同样都是直播的节目主持人,你觉得和你在凤凰卫视的感觉一样吗。陈晓楠:我刚才一进来就看你在操作这些,我觉得,我原来在听声音中的这些主持的时候,包括音乐,包括一些我觉得娓娓道来的叙述,我其实曾经在想象,他们的工作环境会会什么样的,我觉得主持人有的时候像一个乐队的指挥,当你坐在这儿的时候,你把一切的。比如说可以调节大家心情的,可以带领大家进入一个很微妙的状态的武器都可以用得上,你的语言,包括这里的音乐,包括一些我觉得对话,所有的东西都在一个人的掌控之中,节奏、包括流畅的感觉,特别像一个乐队指挥的感觉,有时候我们在电视台做直播,在主播台上也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可能大家的武器不太一样。主持人:你的形容很有意思,主持人电台电视台的主持人很像一个乐队的指挥,你怎么看你做乐队指挥的工作呢?  陈晓楠:我觉得特别好玩的是,刚开始觉得这样一个工作,更多是职业的感觉,你要做到最准确,最流畅,没有差错,最迅捷,做着做着做得久了,当所有的技术手段融于你的内心,你已经不觉得你在做任何技术上的调整的时候,慢慢地本我就出来了,你究竟想说什么话,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节奏,你想带给别人什么样的信息的传达,内心的感受,慢慢地,更自然地的状态的时候,就会有一种享受的过程,开始可能觉得紧张,哪个环节没切准,后来慢慢地就会有一种当你本我出来以后,不会再受技术上的制障的时候会有一个很幸福的感觉,就是在做的当下的那一刻,就会很幸福。主持人:咱们俩今天就像聊天一样,你刚才说到第一次主持节目,或者刚开始做一个新手的时候会特别紧张,我记得我第一次做节目的时候是做一个直播节目,我觉得既很幸运也不幸,幸运的是我一开始我的主持生涯就做直播节目,这是一种考验,不幸是对主持人的应变能力很大,我记得我的介绍我自己时,我说大家好,我叫黎春,你好,然后我冲着外面点点头,我的同事看着我,他冲着我点点头,大家在广播里看不到人,我就冲着他点点头。他当时就急了,就说,黎春你跟大家说几句话,我说“嗯”。陈晓楠:在我们镜头里就没有问题了。

·陈晓楠:第一次做主播很崩溃

  主持人:一个人刚开始做一件事,每个人都会觉得很局促。你是这样吗?  陈晓楠:我第一次在北京电视台我是做英语新闻的主播,录过一个样片,当场就崩溃了,化上妆以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那样
陈晓楠和主持人黎春在直播
陈晓楠和主持人黎春在直播
一个表情,我应该是什么样的风度,大概说话是什么样的,镜头里面回看的时候整个是另外一个人,自己紧张,已经不是原来的表情了,就觉得,如果这个人是我的话,我绝不能让她出现在电视上,我走回家的时候,我特崩溃,我觉得那个状态太不好了。主持人:我不知道男主持人是不是好一点,回去问问窦文涛,女主持人都是这样,我记得有一次跟陈鲁豫一起做一个现场的活动,后来也是在聊天,我说以前音乐风景线的节目现在给你看你敢看吗?她说千万不要给我看。陈晓楠:人可能只有在最自然的状态才让你满意,才觉得是很美的状态,只要里面有夹生的东西,有杂质的东西突然一下就变形了,走形了,我觉得最初的时候是最容易走形的时候。

·原汁原味的北京人

  主持人:我要跟听众朋友介绍一下,每天到我们的嘉宾都是来自天南地北的,有说意大利语的嘉宾,有说英语的嘉宾,晓楠虽然是凤凰卫视的主持人,她的工作也许是在香港,甚至海外的一些其他的地区来采访,但她实际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因为收听我们节目的听众绝大多数都是在北京的,其他地区的朋友可能通过网上或在线的方式收听,你一定会觉得更加亲切。陈晓楠:没错,我是原汁原味的。  主持人:你平时听北京的广播或看北京地区的电视台吗?  陈晓楠:当然看了。我们在香港的时候,能看到的不多,那个时候北京的电视台,电台都听不到,我们渐渐地,因为我们采访的重心在大陆也有很大的一部分,我们的工作渐渐地慢慢地很大一部分时间在大陆,对我来讲,我还是选择家是在北京的,我觉得又回归了我以前的,所有的语言环境,文化环境。  主持人:在广院的时候,大家都特别喜欢听广播,所以《五洲同》那时候特火,晓楠曾经在广播学院生活过好几年,你平时在北京最喜欢听什么广播?  陈晓楠:我很喜欢听那种,比较娓娓道来的,和音乐和心境夹杂在一起。  主持人:你一定很喜欢听夜里的节目。你在凤凰卫视做的都是跟新闻相关的工作,但是你却喜欢听这样的节目,为什么呢?  陈晓楠:语言的节奏和音乐的节奏都是非常美的,它可以像一个时空储存器一样,里面蓄满了很多的回忆,包括某一时刻很微妙的感受,有的时候电台的音乐的主持人特别像一个心理上的掌控你心里的节奏。  主持人:你看不见他,只能想象。  陈晓楠:他们的声音特别有魅力,可能就是声音是你们最重要的传达的手段,我觉得那个里面的起伏,里面的很多的微妙东西是我们没有琢磨过的,但是它特别丰富,某些词汇的运用或者某个语句让我觉得特别享受。如果突然来一段无限回忆的音乐的话,那种想象的空间是特别大的。  你看电视的时候,有的时候电视让人变傻,因为它掌握了你所有的器官,你的眼睛、你的听觉,基本上什么也不能干了,但是比如看书或者听的时候,你可以有特别大的想象的空间,那个东西其实那种感觉是不可比拟的。  主持人: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晓楠肯定在想,现在他没有变化知道我是什么状态,我是什么发型,我穿什么衣服,实际上我要告诉听众朋友,我们的摄影师正在拍照,大家稍候会在中国广播网的主页上看到陈晓楠这期的专访节目。  今天很多东西是没有办法隐藏了,我们的听众朋友不但可以看到你,还可以直接跟你交流,有一个短信平台,可以通过发送短信的方式,来问问题,聊聊他们想知道的东西,短信的方式LY加上您要说的话发送到106620089。  主持人:雕刻心灵从文化开始,欢迎大家继续收听文艺之声,从文化开始的直播问候,我是黎春,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凤凰卫视的主持人陈晓楠,和大家聊聊镜头内外的故事,如果大家想通过短信互动的方式和晓楠联系的话,我们今天有一个主题我们也没有征求晓楠的意见,“你喜欢陈晓楠的什么”你可以说她主持特点,她的发型,甚至你可以说生活当中的晓楠如果你认识她的话,参与的方式是LY发送您的留言发送到 106620089。  很多人知道陈晓楠是从凤凰卫视的《凤凰早班车》开始的一直到《冷暖人生》,《冷暖人生》的观众越来越多,他们有时候开玩笑说,为陈晓楠哭的人越来越多。  陈晓楠:也有笑的。  主持人:但是你的节目关注民生多一些。

·《冷暖人生》冷的暖的加在一起才是丰厚的人生

  陈晓楠:民生、社会、历史,总的来说,因为是《冷暖人生》,我们还是以人生和命运为主线,因为每一个人个体的人生其实跟
陈晓楠《冷暖人生》节目截图
陈晓楠《冷暖人生》节目截图
整个时代,跟历史和社会的交集都是有关系的,所以还是想着陆在个体人的命运上,人性上。  主持人:说到眼泪肯定是大家看到了一些冷的东西,说到笑声肯定是大家感受到温暖的东西,有时候你是相反的,所以我特别想知道,晓楠是怎么看待你这个节目中的冷和暖。  陈晓楠:当一个人的人生在我看来内在的冲突感很强的时候,张力很大的时候,能带出特别真实的人性,我们做地震节目的时候,在这样一个巨大的灾难面前,人把内里最真实的人性表达出来了,很多时候我们不是一定找很悲惨的事情,但是可能很多的人生我觉得在困境当中,是有一些真实的表达,真实的呈现的。  通常我们在做的节目当中的时候,人物可能都会在他的人生的过程当中会有一些矛盾和困境,但同时我觉得也有他自己的坚持和他自己的不放弃,或者有自己某些真正的东西,我觉得这里面滋味是非常丰富的,我们更希望传达的还是人性里的力量的东西,我觉得其实冷的暖的,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可能才是一个特别丰厚的人生。我们基本上是不会做一个,比如说如果只是简单一个交警的一天,那如果他只是这一天在马路上。  主持人: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陈晓楠:像那样的,我觉得电视节目很短的时间里还是需要有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力和一种提炼,因为我们在最短的时间里看到一个浓缩很多的东西的故事。如果流杂的、很琐碎的东西不足以构成为一个占用别人30分钟的节目的,必须有很多的冲突在。我觉得这个可能所传达的信息才足够效果,才有价格,我们一般会做,比较有标本意义的人生,简单的一些困苦困难没有直接表达的价值,而是背后一定要有一些深意,或者背后有一些代表性,让你从这里面,一个小小的人生上面折射出人生的大背景、历史的大背景、时代的大背景。

·找线索不难 难的是发现的眼睛

  主持人:你知道为什么大家喜欢《冷暖人生》,很多人说,其实看陈晓楠主持的《冷暖人生》看他们制作的这个节目,就相当于
陈晓楠和《冷暖人生》重返北川
陈晓楠和《冷暖人生》重返北川
看到一个电影,看到了一部长的电视剧,但是它不是电影也不是电视剧,是真实的人生的反映恩,就是在我们身边发生的故事,所以他们特别喜欢看,他们也想知道,陈晓楠是怎么找到这样的故事的,你们的选题是怎么定,为这样的节目要做多少准备,整个过程是怎么的?能不能简单给你的观众和我的听众介绍一下。  陈晓楠:我们做一期节目的前期是比较重要的,如何采集人物,什么样的人物是值得被记录的人生,这个对我们做这个节目,已经有5年多的时间里,是最难解决的话题,因为什么样的人生都有被采集的可能性,但真的什么是有价值的是我们苦苦思索的。  主持人:你们怎么得到这些线索?我定了这个选题,还是说大家都出去跑,跑回来以后放在一起比对。  陈晓楠:你也知道我们人很少,一个团队大概5、6个人。  主持人:我知道你想说效率高。  陈晓楠:因为凤凰就是这种,我们还算豪华阵容了,5、6个人一个团队,我们会大家都来注意选题,因为你做这个节目,时刻你的毛孔要张开。  主持人:怎么找选题?看报、上网?  陈晓楠:杂志、报纸、网络,现在信息非常发达,信息的线索就是源头并不难,难的是你发现的眼睛,发现的能力,因为任何一个线索都可以有很多种追逐它的方式,追诉它的方式。  比如我给你举个例子,我们曾经看到过上海的一篇报纸上,有一个小豆腐块的文章说有一个老人是常年的黑户,30多年没有身份证,突然拿到身份证,特别悲喜交加,但是它写这个豆腐块的意义是现在这个社会,关注到老人,给她补上的身份证。  我们看这个就觉得为什么他会30多年是一个黑户,后来发现他是一个非常黑色幽默的,在我们这个很特殊历史当中的故事,这个人他在50年代的时候,曾经因为可能给公家买东西,剩了几块钱,借给别人买饭票,第二天想还上,没想到一下子给判了贪污罪,因为四块钱,他投入监狱以后,文革就开始,人家就把他忘了。他在监狱的时候说成是反革命集团的头子,从台湾来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是这样的呢。  当时有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当他觉得想要平反的时候,他正在喂猪,有一天突然来一个老领导,他说“我真的不是台湾的头子”领导说你早平反了你不知道,人们看他很可怜,一直关了那么多年80年代的时候放出来了,就说你走吧,我们让你走。但是他没有档案,也没有身份,那个年代没有身份的人就相当于一个罪人,回到上海这个地方的时候,小孩都觉得他是坏人,他也找不到任何工作,但是后来又一次他被车撞了,撞了以后拉到火葬场,因为他没有身份证不能烧,三个小时之后他醒过来了,仰天长笑,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涵盖了特别多的我觉得是在一个特殊的年代里,他给一个小人物的命运,点击到小人物的命运上带来太多的黑色幽默的东西,虽然这个老人他自己想不到这些,他只是非常珍视他的身份证,给裱了贴在墙上,但是我们从里面看到特别多的历史的遗憾、文化的遗憾,有很多人生的遗憾,像这样的故事,带着我们的角度和眼睛去找的话还是能够找到的,我们现在的时代其实是无比丰富的时代,它的冲突感也很强,起落也很大。  主持人: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  陈晓楠:而且在历史的十字当口,在社会有很么多起落的时候,我觉得其实满世界都是故事,只是看你如何去挖掘,如何去表述。  主持人:这是太精彩的时代也一个不好的时代,在这样的信息爆炸,媒体竞争特别激烈的时代,同样的一个故事,你看上的同时,也许有人也看上了,别人也在做,怎么样使你的节目有特点,能够引起观众的兴趣,每一个人的考量都不一样。陈晓楠:我觉得有几个特别重要的是,第一个是要朴素,我觉得采集真实的人的故事的时候和电影电视剧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本身自己的故事,比任何剧本都精彩,不需要洒狗血,不需要煽情,任何有太多佐料的东西都是一种扭曲。最朴素的东西是最有力量的,我曾经无数次被眼前一个普通的人所讲述的某一个细节打动,或者他所说出来的某些掷地有声的朴素的话所震撼,所以越是真实的东西越有共鸣。其次我觉得,还是有深度,我觉得任何一个事件当我们认为它有价值可做的时候,一定挖到最核心的价值。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挖的?  陈晓楠:其实是理性和感性的东西,首先是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题材,我一定要理性分析一下,这个题材里面信息是不是最够丰富,为什么要表达它?为什么要做,我曾经做过一个八百壮士剩下的最后一位老人,也曾经做过马加爵的姐姐,还原马加爵,三鹿奶粉我们做过门诊室的一天。我自己的理性,我甚至还做过一次灰姑娘的系列,我一定要知道为什么要做它,社会的内涵在哪儿,事件所带出来的,折射出来的时代的本质,人的内心的本质是什么?更重要的是在真正接触的时候,很多时候会忽略掉或者隐掉我记者的身份,当你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和他在人生中相遇。真诚的陌生人  主持人:可是当你们拿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坐在他的面前他也会觉得局促,这样的情况怎么样解决?
陈晓楠为《从文化开始》节目留言北京和香港印象
陈晓楠为《从文化开始》节目留言北京和香港印象
  陈晓楠:我不会在半个小时之内解决问题,我会给他很长时间,我让他明白,他说的话对他的生活是会产生影响的,所有的东西让他了解到,其实是这样的,跟他接触的人的态度决定一切,当你跟一个人聊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他已经进入一个状态的时候,他会忘记摄像机,跟他聊天的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从这个人的眼神里知道他想干什么。主持人:所以你们前期是把嘉宾请到直播间里,后来就是走进他们的生活?  陈晓楠:对这个过程是特别重要有决定意义的过程。  主持人:这是谁决定的?  陈晓楠:我自己,还包括我的制片人,因为我们觉得前期有很拧巴的地方,这样的方式不适合我们做的。  主持人:所以后来全中国的人包括全世界的华人都知道,陈晓楠特别喜欢走进生活,于是他们就让你走到了战争的第一线?  陈晓楠:是的。那个我觉得很宝贵。  主持人:很多人知道,《冷暖人生》采访的有一些是社会比较底层的,甚至是身边太普通不过的,甚至生活经历不如我们的一群人,这样的人对接触他的人的要求非常高对主持人的要求也很高,你会用怎样的方式和方法跟他们沟通,有没有技巧性的东西?陈晓楠:我自己觉得,还是那句话,我觉得我自己本身还比较有信心,我在我自己的生活当中会是一个,我愿意让自己做一个不是太给别人很多压力的人,比如说高高在上的,你俯瞰一切的,这种态度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在陌生人的人生里一定是个陌生人,但我可以是个不讨厌的陌生人,是一个很真诚的陌生人,我肯定不可能用他们的语汇来描述他们的生活,比如我采访灰姑娘的系列,我肯定不知道他们的行话,也不可能一开始就谄媚地表达我对她们的认同,但是我可以表达没有任何高低贵贱标准的一种好奇,就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是这样,我真的是想试图了解他们,她一定能感觉到,我觉得把自己的内心的杂质都去掉的时候。主持人:很客观的?  陈晓楠:而且是很真诚的,也不能是客观的冷静的机器,我不是分析他们,解析他们,还是拿自己内心的东西碰他们的内心的东西,做到后期的采访是个很享受的过程,前期的时候以前还会想,你自己在镜头上的表现是什么样的?你的语言你的表情是怎么样的,到后来,所有忽略掉这些以后,真的是很畅快的过程。主持人:完全融入多故事里面。  陈晓楠:你觉得你和话题和对方的所谈到的东西已经合二为一了。  主持人:你会用什么样的心态接近他们?  陈晓楠:就是朴素的好奇。我一定是对你的人生选择有一些好奇或是理解,或是不理解,如果是理解,我理解的这样的东西对不对,我从来不想让自己回避特别犀利的问题。朴素的好奇心  主持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很朴实的一群人,我知道你做过一个《结婚七年》的专题,一对夫妻非常离奇离婚是因为他们想再收养一个可怜的生病的孩子,后来当孩子收留了以后,他们又打算复婚,复婚的时候充满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我知道那期节目,夫妻两人特别不善言谈,特朴实,他们说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会遇到这样的采访对象你怎么办?陈晓楠:特别好的一个手段,我觉得我自己好的一个方法,就是要带他们身临其境,我会从非常琐碎的生活细节问起,不是放之四海的。  主持人:比如说?  陈晓楠:比如说他们两个人去离婚的路上,我问他们在离婚的前一天晚上睡了多长时间,想些什么,在去离婚的路上两个人是怎么走过去的,一路上说了什么,当你提到一个线头的时候,人都是有倾诉欲,这么一个场面一定在他脑海里有印象,人不是空洞的,在重要的人生阶段和人生细节是有记忆的,只是他不认为这个有价值向别人讲述,所以我采访了这两个人之后,他们都内心觉得很畅快,因为没有人听他这样说过,他们不认为自己的举动是个壮举,也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多么惊天动地,多么有价值,不是的。但是当我们如此之细地去跟一块走完过去的人生历程之后,他甚至对自己会有一种新的认识,我记得他给我说到一个细节,他们离婚出来的时候,他们再复婚,在复婚出来的路上我问他们说什么了?男士是一个给人家修金项链的,但是他没有钱给自己的妻子买任何一项首饰,他就许诺说我给你买一个金项链,他就她胸前画了一个心型的样子,女嘉宾当时给我讲的时候,她一个4、 50岁的女人脸上是少女的神情让我触动了,她说的话还是很简单,“他也没钱,我知道他没钱。”她就跟那个男的还玩笑,“你哪有钱,你看看你兜里有几块钱?”那个男的就在胸前画了一个心,我自己印象都特别深,我觉得像这样的一些东西,想在这么一个普通人身上,如果不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讲述出来,可能永远我们不会知道,他们俩互相没有提起过这个细节。主持人:有的时候是这样,当事人并不觉得他是多么让人折服、感动得瞬间,但别的人会为此流泪、感动和思索。  陈晓楠:这个是让我觉得我自己的工作特别有意思的有意义的地方,是在于所有挖掘出来的细节是在没有关注的情况下做的,是最真实的东西,不是说是某个影视剧里的一幕,或者想到这个东西有多么浪漫,不是的。甚至他们人生的重大选择,收养一个生了病的小女孩,倾家荡产,他们都没有任何的观众,别人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他们只是关照自己的一颗心,为了自己的内心做,这种真实我觉得太震撼了。主持人:做了五年吧,你看了五年的人生冷暖了,关注你的人也很多。有人说,其实电视广播是关注别人的,也有人关注这些人的生物。2007年的时候,美国芝加哥的国际电影节就把《冷暖人生》这个节目评为电视记录片的银雨果奖,这个奖是中国人第一次获得,而且今年09年隔了一年又再次得到这个奖我觉得很有意思。 08年,年底的时候,时尚“COSMOPOLITAN年度女性人物盛典”也给您一个奖,我们也介绍过了,现在你看《冷暖人生》这个节目已经开始受到了关注,受到了媒体的关注,受到了大家的关注,我们来听听获奖现场你对别人说的话。“我觉得其实是对我来讲是一个特别额外的奖赏,我们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已经是挺美好的事了,对我们来讲在工作当中会发现很多人,很多故事,对我们个人的人生都会有非常大的震撼甚至给我们很多力量,所以获这个奖,好象冥冥之中还是有很多人在关照我们节目,甚至可能会心领神会我们想传达一些东西,所以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我想08年在我自己的职业生涯当中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做过如此之大的有关灾难的报道,对我来讲,这个采访的印象太深刻了。我们所有人其实都是在毫无先例,毫无经验的情况之下投入到大的灾难的报道之中。这期间,会看到那么多的人,在一个巨大的冲突灾难面前所彰显出来的人性里的那些非常坚忍的东西,很庞大的,触动人的东西。”  主持人:这是2008年在《时尚》得到的时尚人物大奖,我想知道也是很多听众朋友想知道的,您的《冷暖人生》两次得了银雨果奖,这些对你的对你的节目意味着什么?现在拿奖的机会越来越多了,晓楠最看重的是什么?  陈晓楠获奖照片陈晓楠:我其实特别看重的还是当我想,我选择的一个人物的故事,他的人生传达出去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能够,这个小石子抛到人的内心是不是能够激起波澜。我们的时代是个速度太快的时代,每天有非常多的信息冲入你的脑子,很多时候你看完了东西觉得看过了,但是人是没有被触动的,我觉得在这个时代里,如果某一个时刻,会被某一个东西,某一个人的一句话,某一个细节触动一下子已经变成很难得的事,我希望我的东西会有观众给我们的回馈是觉得好像是一种久违的触动。有的时候觉得每天忙忙碌碌,内心已经硬了,起了一个硬壳,我觉得人内心可以非常柔软,可以非常鲜活,非常有热度,这个时候像点穴一样点一下,突然觉得活着是什么呢,生命是什么呢?突然有这样一种感慨。  获奖资料照片主持人:其实老天挺青睐你的,它会给你很多机会,这些机会和视角是普通人没有办法得到和看到的,但是也是很残忍的,看你看到很多生活当中很鲜活的,但是让有些人没办法的现实,你觉得你是个感性的人吗?陈晓楠:是。  主持人:你觉得《冷暖人生》是个理性的节目吗?  陈晓楠:是。  主持人:现在的时间是17点03分,这里是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的直播间,我是黎春,欢迎晓楠继续回来。  其实很多人知道你是从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开始的,后来到了凤凰卫视,也很多人说,像这样从业经验特别丰富的人不多,除了陈鲁豫之外,陈鲁豫还没有你丰富,你是在北京电视台通过国际新闻为大家了解,后来主持一个《大全景》的节目,后来到了央视,主持经济类的节目,其实你最早参加了一个主持人大赛,就是经济类的主持人大赛,你媒体从业经验挺丰富的,除了没做过电台,我想知道你选择媒体的标准是什么呢?陈晓楠:自由度吧,就是让我能够很真实地做说我自己内心话的一些东西,用我自己的语言风格,用我自己看世界的角度表达一些东西,这是一种终极的追求,媒体人肩负着一些责任。因为只有有一个自由的空间,当你有冲动来做一个事情的时候,一定是你自己做这个事情的热诚最高的时候,最享受的时候,同时有一个自由度,因为主持人是最本色的一个职业,就是你说的每一句话就是你这个人平常性格的表现,和一种所思所想的一种表现,装肯定是装不来的,装一分钟两分钟,尤其是当很多时候你的节目大部分时候有没有任何的稿本的时候,就是你的观察,你自己的语流、思维流是什么样的,你是什么个性的人,这个如果能放开真的让你还原一个特别真的自我的时候,就是你的个性出现在观众面前也能够被公司认可的时候,这个是我从事这个职业会觉得很舒服,会觉得这个职业不再只是个职业,或许可以是事业,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个是最大吸引力。主持人:你觉得当时《冷暖人生》成立的时候是和你想追求的自由自在的表达方式是合拍的吗?  陈晓楠:我这人很多时候没想那么明白,可能事后想会是自己的直觉,我直觉很想做人物访谈,但是以我当时的经验我并不知道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访谈,以什么样的角度和风格去做,那么多人都在做,你如何和别人不同,其实想和别人不同这个方法就走了,每一个人注定和别人是不同的,你想同都同不了,开始有很多误区,开始有一种直觉,觉得这个方向,我很喜欢研究人,我觉得在做人物的访谈里,可以是一个很深的大筐,可以装下很多以想以这个形式来表达的东西,这个我很快喜欢,但是究竟怎么做一点儿都不清楚。

·和受访人成为老朋友

  主持人:你现在把人研究得怎么样了?
陈晓楠
陈晓楠
  陈晓楠:对我自己来讲,因为五年了,几百个故事了。  主持人:特享受的时候?  陈晓楠:对,明天我要采访一个人,前一天我会做准备,但是我已经不紧张了,紧张是源于你会觉得在那个状态里你还不是你,还还是另一个人,才会紧张,现在我觉得很享受,我会看这个人的资料和别人聊一聊,我们为什么做,往那个方向做,真正到聊的过程的时候,我觉得是一个比较放松的状态了。主持人:你喜欢把《冷暖人生》叫《冷暖》其实现在《冷暖》这个节目已经是有影响力的节目了,至少有那么多人看了它,那么多人受了节目的感染,你觉得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面,一个有影响力的节目主持人应该承担的社会职责是什么?陈晓楠:我觉得是对社会问题的思考,挖掘,真相是什么?而且我愿意逼近的是人内心的真相,很多时候我做大的社会事件是从人的角度切入的。  我想要知道的是在这样一些我们所关注的大的事件当中,或者大的历史背景当中人的内心是什么样的?一个时代我觉得是由很多人的心灵组成的,不仅仅是有很多的钢筋水泥或者是一些建筑性的东西,更多是人的肉的,血肉的,情感、内心组成的,我特别想逼近的是这个时代里我们内心的真相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会这么想,为什么会矛盾,又为什么坚持,为什么会带来温暖,为什么很多时候面临很多冷漠,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而且我希望我的责任还有更多一重我能带来更多的力量和温暖的东西。主持人:五年的《冷暖人生》能有多少集?  陈晓楠:至少300多集。  主持人:如果放到一起的话,其实是一年365天每天一个故事,你现在会和一些当时的受访人保持联系吗?  陈晓楠:有一些会有,不是所有的。  主持人:很所有的保持联系我觉得你不用工作了。你会怎么和他们联系?  陈晓楠:我们可能会通邮件,有的时候隔一阵子打电话,我们在去年地震当中采访的人物,我们春节的时候回去拜访一下,半年回去看一下,一年回去看一下,也是跟踪他们的人生,其实当一个人无论在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是小马扎上和你聊了三个小时之后,那么深度的聊,觉得这已经不是一种简单的交往,不是泛泛之交,很多时候经过这样的谈话之后会有老朋友的感觉。

·人一定心里有些东西是不变的

  主持人:做媒体的人都知道,媒体是一个变化很快的行业,如果你不去改变自己,别人就会去转换频道看其他的了,我觉得作为
陈晓楠
陈晓楠
一个媒体从业人员来说,做一个新节目容易,要让它变成一个老节目,经典节目是很难的事情。做了五年以后,怎么样能保持自己的敏感,自己对这个节目,对这个行当的激情,其实是很关键的。  陈晓楠:对,我倒觉得有些东西像酿酒一样,越来越醇厚的。形式的东西再变都是表皮的东西,我们永远关注的内容,我们在生活里、社会上关注的内容是没有变的,我们关注什么事,其实是没有变的,我们所主要的五味杂陈的情感的来源也没有变过的,它的形式再变都是,越是形式的变,对我来讲太浮躁了,我觉得其实抓住内容吧,我的节目是一个人跟三个人谈,跟五个人谈,还是跟一个人对着谈都没有关系,关键是你谈什么,你怎么谈?这个东西不认为是应该变的,甚至应该你抓住一个正确的方向,应该越来越醇厚、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自然的。主持人:所以我觉得你是一个内心暗流涌动的人,但是你的外表始终保持着平静,你有看过你以前在北京电视台主持的录像,那样的发型,基本上是那样的妆容,这么多年没有太多的变化,我也看到你曾经对别人说过,我是一个挺害怕改变的人,我就觉得我很感兴趣,一个害怕改变的人每天在做别人不一样的故事,我觉得这到底是这种什么样性格的人?陈晓楠:我们新闻媒体都在发生,新闻的事情已经给你提供源源不断地变的东西,你要挖掘的是这里面不变的东西,在变的里面,新闻也是人的故事,人一定心里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比如说人的几个主要的情感,一些普世的价值,这些东西不会变的,可能因为时代的当口,或者是一种矛盾的东西,或某中际遇可能会变化,但是真正变成了人,那些不变的东西是什么?陈晓楠:我不刻意低调 我真是个很懒的人  主持人:好多人说你特别低调,凤凰卫视有的人不仅上电视还会做杂志,还有一些其他的方式,网络上受关注的程度也很高,但是晓楠一直特别低调,除了你主持节目之后,我们想在其他地方看看你的八卦消息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你也没有绯闻,所以想问问你,你的低调是刻意的吗?陈晓楠:我没有刻意,我没觉得好象非要怎么样去低调,我也没有拒绝过什么事情,如果能到这里跟你聊天我也觉得挺乐意的,只是我也没有刻意经营什么不低调的事,习惯性的,我是个挺懒人,如果这个事情到我面前我会做,如果没有我也不会找。主持人:我们来看看你到底有多懒,上一次阮次山先生使用你的麦克风的时候,坐这把椅子,我说你不休息有工作的那一天你是怎么安排的?他不说话,您那一天花最多时间做的事情是什么?他很快就说出来,看书、读报,你要花多长时间?他说差不多5、6个小时,我想把同样的问题给你,在你工作着的那一天,你花时间最长时间做的是什么?陈晓楠:通常我觉得会是聊,比如我再准备一个采访的时候,我通常是把我自己的想法跟我们主创人员聊,碰撞。  主持人:也就是说和人沟通?  陈晓楠:对,当然还有肯定是要看资料,看书,这些都是很多,有的时时候可能要写作,写文稿的东西,我自己写。  主持人:实在太懒的时候,也得去博客看看。  陈晓楠:别提我的博客了,我的博客荒了很久了。  主持人:凤凰卫视里的博客。  陈晓楠:我真是个很懒的人,我知道我很懒,拒绝开博客,当时在地震在去的时候,真的是自己心里有太多写的东西,而且那个
陈晓楠
陈晓楠
时候,写起来也觉得真的是很快,是一度在你的胸口,自然就流出来的东西,这之后,稍微要用力想可以去写什么的时候,我就再没写过一个字。陈晓楠:沟通不是狗头技巧 是天生的  主持人:你刚开始的时候,跟人沟通的技能怎么样?  陈晓楠:我平常跟人沟通是错不的地我不是练出来的狗头技巧,这应该是天生的,我爱和人说话,我还爱问一些问题,我的朋友说怎么就让你套出来了,他们经常回忆说,我第一次说哪件事就是被你给问出来的。主持人:你是很本色的角色。  陈晓楠:对,可能在刚开始的电视里的你被你弄假了,就变得不会沟通了,我记得在演播室的时候,曾经有个脑子断流过,恨不得说我要去趟洗手间,完全断流了,对方在说话,你在想你下面要问什么,但是你就想不起来要问什么,因为没有听他讲,很假了,人真的的潜能是无限的,潜能被桎梏住的时候会笨到你没法想象。主持人:你是什么星座的?  陈晓楠:天蝎。  主持人:天蝎座的人是很适合跟人沟通的,你认为呢?  陈晓楠:反正天蝎座干我们这行的特多。  主持人:如果把思维方无限放大,不用考虑其他任何的影响,你最喜欢的做的是哪类节目?  陈晓楠:还是访问,和人聊天。  主持人:你平时除了自己的节目还看其他的电视节目,你喜欢哪一类的电视节目?  陈晓楠:特别放松的时候也喜欢看那些,采访娱乐名人。  主持人:像胡瓜那些?  陈晓楠:就很放松的时候,但是我稍微不是很累的时候我喜欢看纪录片,我一看到这个的质地感,我觉得人在生活里,可能你在生活里看到的还没注意,可能被记录下来的时刻有另外一种感觉,我特别喜欢记录到的细节,哪怕一个人做家务。主持人:你应该跟顾军好好聊聊可能稍微比你长几岁,他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官方指定了纪录片导演,他花了七年的时间来拍这个,我觉得有很多东西,女性观察世界视角会更细腻一些,最关键是他们,特别坚忍。陈晓楠:纪录真的是很有魅力的事。

·陈晓楠:我不是故意不穿防弹衣

  主持人:接下来我想再请你听一段录音,这段录音是我们偷录的,你肯定很熟悉。  “19号的时候马上要出差,我在机场突然听到总部打来一个电话,他们说,你能不能赶快去拿你的护照办黎巴嫩和叙利亚的签证,我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就赶快让我组里的同事飞车拿我的护照,在这时候是每分每秒都要争的,如果你先赶到现场,就能记录更多的东西,而且这个战争的形式也是瞬息万变得,还好他恰恰在我马上要上飞机之前把我的护照拿走了,我回到香港的时候,买了一个手电筒,一个哨子,他们说你最好带一根绳子,我说为什么要带绳子,他说我也不知道,我觉得绳子会有用。”  陈晓楠采访照片主持人:一般女性对于战争是敬而远之的,你为什么在战争的时候老想往第一线跑?  陈晓楠:重大的新闻事件对记者有天生的魔力。  主持人:你觉得是好奇吗?  陈晓楠:因为你知道在这样一个重大的时刻发生的时候,任何的新闻都是极有价值的,采集的兴奋感还有你传达重要的重要性,
陈晓楠
陈晓楠
使得你天生有一种想冲到最前面去,我特别想看到真相。主持人:有的真相,比如地质灾害灾难,地震这种的,是已经发生过了,有可能还有危险,不会像发生的时候那么可怕,但有些东西是在进行时当中的,比如说利益冲突的战地报道,你到贝鲁特当时是战争的重灾区,当时让你去的时候,你除了心里特别兴奋,可以去以外,有没有一点点恐惧,有没有考虑到那个地方吃枪子的?陈晓楠:我觉得是回来才会想,当时没有想,就已经变成你要抓住分分秒秒做准备的工作,我自己特别了解我的个性,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只要在我前面,我肯定不会拒绝,我就不是那样的人。主持人:今天在中央电视台17楼的楼顶发生一场枪战,枪械的殴打殴斗,因为电梯不通你就直接爬上来?  陈晓楠:有这种可能性,平静的时候我胆特别小,我后怕的时候很害怕,如果你让我现在想,我觉得我可能不会上去,但是当这个事发生了,突然就觉得你的身体状态不一样了。主持人:你就是那种喝酒的时候觉得不能喝,但是喝过后就有可能把酒瓶子都砸碎了,你知道他们说什么?他们说凤凰卫视的女主持人和记者都不是铿锵玫瑰是不锈钢玫瑰,凤凰卫视总是把女生当男生使。陈晓楠:我觉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也在分析,真的是,我回来以后,很多人问我,你当时不可能没有还害怕。  主持人:我们的听友反馈的信息是,你在采访的时候不穿防弹衣?  陈晓楠:我不是故意不穿,我觉得该穿的时候还是得穿,可能有一些误传。我当时是这样的,我当时做一个连线,我当时是在他们也是一个卫星传送的机构,其实在屋里面,但是后面的窗户是打开的,后面可以看到贝鲁特的情形,实际上当时主要是轰炸,并不是在街上的枪林弹雨,我当时觉得如果轰炸的话,穿防弹衣没有太大的作用,只能挡一挡飞来的弹片什么的,而我当时在的那个时刻,我已经开始连线了,我觉得可能我连线那么短短的时间应该没有事,但是我们的连线的另外一端是在以色列的严明,他穿着防弹衣,我们的主持人就问我为什么没有穿,我就开了玩笑,我说我戴了一个佛头,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可能是能保佑我,就没有穿,后来他们就说,我不是故意不穿的。主持人: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1个频率,大家已经知道了,刚开始我们从一开始聊天,你觉得你是特别本色的人,你也觉得主持人应该是一个最本色的角色,我在想,在战争一线的时候,一个本色的主持人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陈晓楠:我觉得是尽可能采集第一手的信息,同时我觉得还是应该用自己特别敏锐的触角了解更多战争给人带来什么,因为战争是人发起的也是人承受的,我希望既然我是在第一线而不是在后方,后方研究可能更多战略、战术、国际局势,我在前线的时候,我更应该带来的是感受,是我发现的一些故事。主持人:战争跟地震不一样,地震专门就是一个记者,我采集有关地震资讯的,战争是你一方面是要自己保护自己,另一方面可能还要带回来一些资讯,你在报道的时候看到需要去救助的人,就在你的面前你也会去帮助他。陈晓楠:我觉得没有任何工作可以挡在救人的前面。  主持人:如果这个时候很危险怎么办?  陈晓楠:我自己觉得应该有更多的常识,我当时去之前没有什么战地的常识。  主持人:因为没有时间掌握。  陈晓楠:后来我们开了培训班。  主持人:现在除了绳子和哨子以外还会带别的吗?  陈晓楠:现在战争不是在战壕里,更多是运气,现代战争就是轰炸,你应该精明地选择你所呆的地方最好能够避免一些危险。  主持人:我们听听你在专业培训之后多了哪些本领?  陈晓楠:更多是一到哪儿最重要的还是选择判断这个局势,看看哪个地方最抗打击,哪个地方相对安全,但是其实我觉得没有。  主持人:因为到了那里以后,局势是变化动荡的。  陈晓楠:说不准,去了以后已经交给老天了。  主持人:你走的时候有没有跟家人交待?说我去那了?  陈晓楠:我只是很简单说了一下,当时是说去叙利亚,没有直接说,我第一站飞到叙利亚,进不进去由我决定。  主持人:别看你爸妈都是搞理工科的,但是他们还是挺关心国际新闻的,你还是比闾丘露薇乖多了。  陈晓楠:她的举动非常大胆,在伊拉克的形势,不只是空袭的时候还是非常危险的。  主持人:我们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要进广告了,在广告前向请你听听很多朋友的短信,有人说晓楠是温文尔雅,风格独特是一代才女,还有人说我喜欢晓楠略带优雅略带沧桑的主持风格,你为什么在窃笑?陈晓楠:我在想我是如何沧桑的?  主持人:有朋友说你的语音和当事人一起经历情感感动了我们,还有人说,他说他一是个播音员很喜欢你的节目,希望你能讲慢一些,可能有的人听不清楚。陈晓楠:这一直是我的老问题。  主持人:我觉得你不能解释了,我们马上要进广告了,广告之后我们了解一下生活中的陈晓楠到底是怎么样的懒。

·睡觉是第一位的文艺女青年

  主持人:我们刚才听到的是热心观众的《冷暖人生》这个节目的忠实粉丝探班陈晓楠节目,放到网络上和大家互享,我觉得陈晓楠小姐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张力的人,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陈晓楠:不是张牙舞爪的吧?  主持人:《冷暖人生》你是这样的,你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也许看到你在战争当中的报道是那样一个感觉,不锈钢玫瑰,大家其实没有办法看到生活当中的你,这么有张力的人,原来生活当中的爱好只有睡觉,你说你不是一个有张力的人?陈晓楠:睡觉是第一位的,因为我睡觉的时候在做梦。  主持人:没有人说天蝎座喜欢做梦,只有说摩羯座喜欢做梦。
陈晓楠
陈晓楠
  陈晓楠:我做的梦太像电影了,里面有非常丰富的细节,还有很多很有道理的台词。  主持人:我觉得你很文艺,喜欢做这种剧情的梦的人其实骨子里是很文艺的。  陈晓楠:我不是故意的。  主持人:你觉得你是文艺女青年吗?  陈晓楠:文艺青年是什么定义?  主持人:我不说职业,我也不知道定义,觉得你挺文艺的,如果有人请你主持文艺,你会主持哪一类型的文艺节目?  陈晓楠:文艺节目。我不太适合主持娱乐的晚会的,我肯定不适合主持任何游戏类的节目。  主持人:我觉得也没有人请你去主持文艺的。  陈晓楠:我觉得我很木,我曾经在北京台曾经主持过,和黄霑一起。  主持人:我去找找那个录像。  陈晓楠:就是一个木头。  主持人:你喜欢哪一类的文艺节目?  陈晓楠:我就是还是喜欢访谈。  主持人:比如现在有很多的文艺节目很有内涵的,比如读书类的文艺节目,鉴宝类的节目,像我们节目的节目,文艺事件的访问节目。  陈晓楠:我觉得文化事件可能感兴趣。  主持人:你再努力也不能把人整哭了。  陈晓楠:清谈的我很喜欢。

·只喜欢吃土豆和花生 擅长乡土菜

  主持人:很多人想知道主持人的生活,觉得他离自己的生活特别遥远,你还好,你今天穿什么,梳什么发型,化什么装别人一看就知道了,其他的人没有办法看到我是什么状态,就想这人吃饭吗?有人说你生活中也是特别没趣的人,只喜欢吃花生和土豆。陈晓楠:这是我们台高层写的书来讽刺我的,他认为我是他不能理解的事情,认为我是个特别怪的人,我永远拿一个大型号的书包,我说是悲观的女人是这样,什么东西都要带着。主持人:像我这样不大不小的是什么?  陈晓楠:你是乐观和悲观的。  主持人:花生和土豆怎么吃好吃?  陈晓楠:怎么吃都好吃。  主持人:生的也吃吗?  陈晓楠:花生生着吃也蛮好吃的,但是土豆不能吃。  主持人:你通常做什么?  陈晓楠:我通常做醋溜土豆丝。  主持人:有人检验你做醋溜土豆丝吗?  陈晓楠:我只会做看起来特别乡土的饭?  主持人:你还会做什么?  陈晓楠:土豆片炒青椒。基本上就是地三鲜一类的。我现在在向一些精致和高级的菜进展,未必会好吃。那些菜太事了。  主持人:像工作这么忙碌,我想请你评价一下你对北京和香港这两座城市的印象。  陈晓楠:北京我是认为它是对我来有非常大的魔力,像一块巨大的海绵,可以吸收任何东西,北京是一个永远带给我意外和期待的城市,我每天期待着会遇到有意思的人,说有意思的话题,不会一成不变,而且我觉得它可能对我来讲,那种情感的勾连太深了,从小在这里长大,人是生活在自己的一小群人里的。  主持人:你觉得你是重感情的人?  陈晓楠:当然了,这个太重要了,一个人不是生活在整个大的世界上,遥遥千里的世界其实和你没太大的关系,你的真实世界你
陈晓楠为《从文化开始》节目留言北京和香港印象
陈晓楠为《从文化开始》节目留言北京和香港印象
选择的一群人组成的。主持人:你对香港这座词城市的感情呢?  陈晓楠:香港对我来讲是一个很便捷的城市,我其实现在去香港很少,反而回去有很多微妙的感情,就像是回忆的,当年自己提个大包到那儿举目无亲,留下了太多一个人的时光,我在香港其实是一种孤独和热闹夹杂的。因为香港的街上,无论是夜里一两点钟还是一大早都很热闹,总是一推门,我们住在很多人的地方,扑面而来全是人,所以在这种时候,我的时候会一个人在街上走,看各种各样的人,在人流里穿梭,漫无目的,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就是一个人的寂寞的时光和街上那种喧嚣热闹夹杂在一起。随时可能结束单身生活  主持人:所以北京不仅仅是家,香港不仅仅是是工作,北京不仅仅是土豆,香港不仅仅是花生,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个也是我们编导想知道的,也是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特想知道的,我把这个题目放到快要进入黄金收听的时候,晓楠有没有考虑过什么时候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活?  陈晓楠:随时都有可能。  主持人:你的回答太狡猾了。  陈晓楠: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是计划来的,是冲动的事情,我自己觉得有一份绵长和稳定的感情,是不是拿一纸证书没有太大的分别,感情是自己对自己的最了解的事情,跟是不是得到一个什么样的法律上的认可没有太大的关系,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觉得,既然是这样的话,要它和不要它都没有关系,可能随时有可能扯张证。  主持人:我们编导把这期的题目叫“知晓人生,奔走楠北”,这两句话分别有晓字和楠字,我希望你的做客是愉快的,我也希望以后能知道更多有关晓楠的事情和有关《冷暖人生》的故事,保持联络,下回把窦文涛给我叫来。  陈晓楠:好的,坚决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