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姆河战役

索姆河战役
索姆河战役
  索姆河战役(英语:Battle of Somme)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时间发生在1916 年7月1日到11月18日间,英、法两国为突破德军防御并将其击退到法德边境,于是在位于法国北方的索姆河区域实施作战。双方阵亡共30万人,是一战中最惨烈的阵地战,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坦克投入实战中。

战役简介

  1916年初,根据协约国确定的战略方针,英法联军计划在索姆河及其支流昂克尔河地区发动大规模进攻,彻底击溃法国北部德军。索姆河地区属丘陵地带,地形起伏不平,森林和村庄星罗棋布。德军在该地区构筑有三道阵地,主阵地为阶梯式堑壕和坑道工事,前沿阵地敷设多道铁丝网。守军是F.von贝洛将军指挥的德第2集团军13个师 (后增至67个师),防御纵深 7~8公里。英法联军投入39个师(后增至86个师,其中英军54个师,由F.福煦将军指挥)、3500门火炮和300多架飞机。7月1日晨,经7天炮火准备后,英第4集团军(由H.S.罗林森将军指挥)从马里库尔至埃比泰恩25公里正面向巴波姆方向实施主要突击,由英第3集团军第7军在其左翼采取保障行动;法第6集团军(由M.法约勒将军指挥)从罗西耶尔以北索姆河两岸向佩罗讷方向实施辅助突击。当日,法军和英军右翼突破德军第一道阵地,但英军左翼为德军坑道工事所阻。英军采用密集队形冲击,遭敌枪炮火力杀伤,损失近6万人。2~3日,英军右翼和法军攻占德军第二道阵地,法军一度占领巴尔勒、比阿什等德军防御要地。因联军为离心方向进攻,且组织协同不力,进展迟缓,使德军得以迅速调集援兵,并于7月19日将第2集团军分编为比洛指挥的第1集团军和M.加尔维茨指挥的第2集团军,加强索姆河上游地区的防御。至7月中旬,联军仅向前推进数公里,未达成战役突破。此后,双方不断增加兵力兵器,作战行动变成了一场消耗战。9月3日,英法联军以56个师的兵力再次发动大规模进攻,深入德军防御纵深2~4公里。9月15日,英军使用49辆坦克(实际参战仅18辆)配合步兵进攻,占领德军第三道阵地的若干重要支撑点。这是战争史上第一次使用坦克。9月下旬至11月中旬,联军步坦协同发动两次进攻,均未取得决定性突破。  此役,联军以损失61.5万人(英军42万人、法军 19.5万人)的巨大代价,夺占德军240平方公里的阵地,牵制了德军对凡尔登的进攻;德军损失65万人,被迫收缩防线,在西线暂时转入战略防御。此役表明,进攻一方即使兵力兵器占优势,但若逐次投入兵力,仍难以达到突破对方纵深防御的战役目的。

背景

索姆河战役
索姆河战役
  索姆河战役(1916年7月至11月),是霞飞发动的。他的目的在迫使德国从俄国战线撤出部队,予德军以致命打击,并减轻对凡尔登的压力。由于索姆地区没有什么战略目标,英国指挥官道格拉斯·黑格爵士在最初被告知这个战役时,宁愿选择更便于进攻的象佛兰德这样的防区。虽然他并不属霞飞管辖,但他的方针是,如果他感觉不到什么灾祸临头时,在法国以听从法国指挥官的意愿为宜。不久,黑格就完全被霞飞的计划争取过去了,他忘记了选择索姆防区是缺乏战术考虑的,并宣告这条战线是通向胜利的门路。  战役从1916年6月24日开始,至11月中旬结束。其目的是突破德军防御,以便转入运动战,同时减轻凡尔登方向德军对法军的压力。当时战线由南向北,在亚眠以东50多公里的地方穿过索姆河。德军在该地区构筑了号称“最坚强的”防线,包括3道阵地和一些中间阵地。主要阵地有坑道工事,阵地前面有多层铁丝网。守军为德军第2集团军,防御正面宽58公里,其第一线为9个师,预备队4个师。以后兵力增加到67个师。英、法方面原计划以法军担任主攻,但因凡尔登战役动用了法军大量兵力,改以英军为主。最初投入兵力为39个师(战役过程中增加到86个师),其中英军25个师,以第4集团军为主、第3集团军为辅,在索姆河北岸卡尔诺以北地区进攻,正面25公里;法军第6集团军14个师,跨索姆河在英军右侧进攻,正面15公里。英、法军炮兵和空军都占优势。采取对有限目标逐次攻击战法,企图通过消耗德军兵力达到突破的目的。为协调两军行动,规定每次进攻到达线不能自行超越。

战役经过

  声势浩大的索姆河战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西线三大战役之一。这场持续数月之久的战役以其无法想像的惨烈和血腥震惊世界。  一般认为,在索姆河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攻势是为了减轻凡尔登法国守军的巨大压力,其实,在1916年初德军进攻凡尔登之前,英法两国的统帅们就已经制定了在索姆河发动大规模攻势的战略进攻计划。这场战役的总设计师、陆军上将亨利·罗林森爵士的构想是针对有限的目标,更大程度地以来枪炮而不是人力,突破德军防线,争取在西线取得决定性胜利。  在法国的尚蒂伊镇,法军总司令霞飞与英军司令黑格爵士商定,由法国三个集团军和英国两个集团军在索姆河两岸实施大规模战略进攻。他们还确定,实施索姆河战役的主要力量由法军承担,力争打破西线僵局,为而后转入运动战创造条件。  然而,出乎英法两国意料的是,德军竟然也有同样的企图,而且动作更加迅速,不同的是德军的突破点选在了凡尔登。德军突如其来的强大进攻,彻底打乱了英、法军队的部署,大量的法军预备队被用到了凡尔登方向,惨重的伤亡和德军一天紧似一天的进攻使法军疲于奔命,根本无暇进行索姆河战役的准备。  在这种情况下,霞飞和黑格不得不对原定的索姆河战役计划进行修改,索姆河战役主攻的任务改由英军来承担。他们将原计划中的突破正面70公里缩小为40公里,参战兵力由64个师减少到39个,其中法军的兵力减少了64%,突破地段压缩为15公里。他们最后确定的进攻阵容是:英军方面由第3、第4集团军参战,共25个步兵师;法军方面是第6集团军,共14个步兵师。
索姆河战役
索姆河战役
  战役的主要突击力量由英军第4集团军担任,其主要任务是突破德军在索姆河以北的第4 和第6集团军的防御;法军共分两个梯队,主要任务是沿索姆河以南向东突破,然后向北协助英军第4集团军行进,向康布雷方向发展。战役总预备队是英国的两个军和法军第10集团军。陆军上将黑格爵士担任英军的总司令,他承担着巨大的政治压力,英法必须赢得一场胜利,索姆河战役意义重大。  然而,自1914年以来,索姆河都是波澜不惊的。因为自从西线陷入堑壕战的僵局以来,在这一方向上就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战斗。驻守在索姆河防线最前沿的德军第2集团军有两年多的充裕时间来加强防御。他们精心选择地形,构筑了一整套比较完整的防御体系。德军第2集团军的防御体系由3个阵地组成。第一阵地约 1000米,包括3条堑壕以及支撑点、交通壕和混凝土掩蔽部。第二阵地在第一阵地后3~4公里,有2条堑壕和支撑点。第一、二阵地之间有一个中间阵地。第二阵地后面3公里处是第3阵地,整个防御体系纵深7~8公里。就在英法联军为进攻做精心准备的同时,德军已差不多猜准了对方的进攻目标和日期,并迅速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1916年6月24日,英军铺天盖地的火炮轰击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拉开了索姆河战役的序幕。英军调动了23个师的兵力,集中了1400门火炮,对25英里长的德军阵地进行了猛烈的轰击,使德军阵地顿时陷入一片硝烟和火海之中。在160英里之遥,甚至远隔着英吉利海峡的伦敦城中,都能感觉到窗户被震得簌簌发抖。然而此刻,德军士兵早已钻入深深的地下工事,安全地躲避着倾泻而下的炮弹。担负侦察和监视的德军则利用潜望镜在工事里观察英、法军的动向。  猛烈的炮击一直持续了整整7天。6月30日夜晚,炮击到了最后阶段,也达到了最高潮。准备投入进攻的英、法军士兵都爬出堑壕,感叹地观看着战争史上的奇景:德军阵地上炮弹爆炸的闪光与夜空中的繁星交织成了一片。  然而,英军的火炮大部分是榴弹炮和轻型炮,这对摧毁深挖高筑的德军防御工事的效果远没有英军预料的那般理想。而其匆忙赶制的劣质军火极大地影响了炮击的效果。英军在索姆河战场上发射的炮弹中竟有30%是哑弹,甚至还有一些炮弹在炮膛里就爆炸了。这些都使英法联军过高地估计了炮火的实际效果。  1916年7月1日上午7时29分,近40万英法联军越出战壕,按照原定计划向德军阵地发起了冲锋。士兵们排着密集的队形,在英、法军炮火的掩护下从容地越过无人区,向前挺进。此时,并未受到多大损失的德军已从潜望镜中发现英、法军的动向,士兵们全部蹲在坑道口,准备占领表面阵地。  7月1日清晨,炮击终于停止了,初升的太阳照耀着硝烟渐渐散去的战场,经历了一周炮击的德军阵地上死一般的寂静。谁都知道,这是大战前的平静,是拼死厮杀即将开始的信号。等到英、法军的炮火向后一延伸,德军立刻从地下工事中倾巢而出,他们把沉重的机枪全都搬上阵地,迅速地挖好掩体,把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阵地前的开阔地带,居高临下地等着英军士兵进入射程之内。  背着野战电话设备、铁镐、铁锹等辎重物品的英军行动缓慢,对此毫无准备。当他们逼近德军正面堑壕时,德军突然炮火齐射。英军在密集的扫射下成片地倒下。一位爱尔兰军士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不寒而栗:“我听见远处机枪发出的‘突突’声。当我又走前了10 码的时侯,我发现身边的人好像所剩无几了,而当我前进到20码的时侯,我发现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这时,我也被击中了……”  7月1日这一天结束时,单是英军的伤亡人数就已达57470人,其中19000多人死亡或重伤,这是英军战争史上最悲壮的一天。尽管英军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却仅仅只是在部分战线上突破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并且很快就被防守的德军打退。也就是说,英军几乎没有取得任何战果。  在索姆河战线南端的法军运气要好一些,仅损失了数千人就完成了既定的任务。但由于与英军缺乏配合,后援不足,在突破了德军第一道防线之后便再无建树。  德军的重型机枪和远程大炮,对英、法部队端着刺刀冲锋的步兵来说,这些武器的摧毁力和准确性如同一场噩梦。不幸的是,这一事实仍然没能使英、法最高司令部醒悟。到开战仅10天时,英军伤亡近10万人,只得暂时停止进攻。  此时,德军统帅部也意识到了英、法军在索姆河进行的攻击规模是空前的,其目的和企图也许绝不仅仅是牵制凡尔登方向的德军,如果掉以轻心,也许会造成整个战线的崩溃。因此,德军迅速抽调兵力,加强第2集团军的力量。这对于处在进攻一方的英、法军来说,兵力的优势也一去不复返了。  值得一提的是,9月15日英军再次对长达10英里的德军防线发起了总攻,并首次在战场上动用了坦克。黎明时分,英军阵地上突然出现49辆(实际参战仅18 辆)形状古怪体积巨大钢铁怪物。它们配合步兵进攻,推进了4~5公里。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使用坦克。坦克对德军步兵产生了巨大心理作用,他们放弃阵地不战自退。英军以极少的伤亡代价在上午10点钟占领了纵深各5000米的德军阵地。虽然坦克数量不多,设计上也存在不少缺陷,尚不足以扭转局势,但这些武器仍然引起了世界关注。  11月18日,气候的限制使战斗无法进行,双方的物资也已近枯竭,无以为继。索姆河血战终于逐渐平息。  在这场惨烈的战役中,英法联军伤亡79.4万人,仅推进5~12公里,仍未能突破敌防御。德军损失53.8万人,失去240平方公里阵地,但打破了英法联军的计划。索姆河战役证明:在正面一个狭窄地段上,以递进冲击突破阵地防御的理论和实践是行不通的。但这次战役以及西南方面军进攻的胜利保障了战略主动权从德国转到协约国一方,还促使其他国家开始装备坦克并发展反坦克兵器。  从政治角度来看,索姆河之战直接导致了政府内阁的更迭。大卫·劳埃德·乔治被任命为新首相,新内阁宣布成立,年轻的丘吉尔也是成员之一。

评价

索姆河战役
索姆河战役
  在战史上的评论是:索姆河战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典型的、双方伤亡皆极为惨重的阵地战。不论是双方所投入的兵力、兵器,都是本次大战中最大的战役。英军投入作战有54个师,法军32个师,德军为67个师。英、法联军伤亡79万4千人,未能突破敌方防御,仅推进5—12公里。德军损失53万8千人,虽然失去240平方公里的壕沟阵地,却成功拦截了协约国的战略目标。但进攻方在西南战线的胜利仍使得战局的主导权逐渐从德国移向协约国一方。  至于用兵学方面的检证是:在正面狭窄的地段上,接连实施多次突击来突破阵地防御的战术,成效不大,而且极有可能耗损巨额兵力。此外,这场战役促使其他强权国家开始装备坦克等类型的阵地突破用重型器械,并发展反制兵器,带动并启发了战间期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各国军工业的蓬勃发展。

战术与武器的使用

  在索姆河战役期间,英军对德军的进攻方面,是透过连续的密集炮火掩护下,步兵再以排程横列的方式(线式战术)进军。此战役防守方以机枪、火炮构成壕沟战强大的防御体系。使进攻方耗损大量的步兵,而仍不能顺利攻占敌军的阵地。而当时进攻的英军士兵以步枪为主要武器,对于防御方的打击有限,甚至根本无法对付德军防御的强大火力。大部分的士兵未到达战壕前线就已倒下。此后英国开始尝试使用新型武器─坦克。

加入战役的国家

  协约国:英国法国加拿大印度新西兰、南非、澳大利亚  司令员:道格拉斯·黑格 福煦  同盟国:德意志帝国  司令员:Max von Gallwitz Fritz von 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