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恒惕

赵恒惕
赵恒惕
  赵恒惕(1880——1971),字夷午、彝午,号炎午。湖南衡山人。1880年出生。早年留学日本,加入中国同盟会。1909年回国后,历任广西常备军协统、广西督练公所会办等职。武昌起义后,被湖北都督黎元洪任为左翼军司令。1912年赴北京,被袁世凯逮捕下狱。1915年被谭延闿保释出狱,返回湖南。次年任湖南第一师师长,旋任湖南水陆军总司令。1920年11月,被广东军政府任为湖南总司令,成立湖南制宪筹备处,发表“联省自治”主张。
  1921年4月,兼任湖南省长。1923年前后,镇压湖南地区农民运动,破坏农会。8月,一度被谭延闿逐出长沙。1926年又为唐生智所逐,逃随州。抗日战争期间,任国民党军事参议等职。1945年后,任湖南省参议会议长。1949年逃往台湾。1971年在台湾病故。

简历

  赵恒惕,湖南省衡山县人,1880年12月25日出生于衡山县白果镇赵家湾。
  少年在家读书,后入湖北方言学堂。
  1903年赴日留学,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炮兵科。先后加入黄兴组织的革命同学会和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
  1908年秋回国。蔡锷邀他去广西陆军小学督练新军。
  1911年任广西陆军混成协协统。辛亥革命后,广西宣布独立,任新军混成旅旅长。其时,武昌危急,他随广西督军沈秉坊垄率部驰援,任第二军军长。
  1912年4月奉调南京卫戍,任第八师十六旅旅长。10月回湖南,曾任第一军副司令,屯驻湘北。
  1916年任湘军第一师师长。
  1920年任湘军总司令。
赵恒惕军装照
赵恒惕军装照
  1921年兼湖南临时省长。
  1922年任湖南省长。
  1926年隐居上海。
  1937年复出任湖南省军事参议会议长。
  1939年任临时参议会议长。
  1946年当选为国民大会代表。
  1948年冬因病赴台。
  1952年在台受聘为“国民政府”资政。
  1971年病故,终年91岁。

生平

  1921年8月,赵恒惕领兵“援鄂自治”,实则向外扩张,结果失败回湘,因军费开支巨大,激起省内各界强烈反对。他竟下令殴打请愿示威的学生,并捕杀湖南劳工会的领导人黄爱、庞人铨,封闭劳工会。1923年11月,他派兵会同衡山的豪绅,摧毁刚刚兴起的岳北农工会,枪杀农民代表3人,捕70余人,焚烧会址及房屋20余所。与此同时,他派人到水口矿务局任局长,强占工人俱乐部,解散革命组织,悬赏通缉工运骨干分子。1925年9月,他派出手枪队,协助江西军阀镇压安源煤矿工人运动,打死工人4人,捕杀工运骨干黄静源。11月,他又指使株洲驻军叶开鑫部杀害农协领导人汪先宗。
赵恒惕书法
赵恒惕书法
  他主持湖南省政期间,未滥加赋税,未借外债,亦未发行过纸币。曾拨出资金,建立湖南大学、湖南纺织厂,拓宽了省城街道,资助湘雅医院和一批私立学校。 1924年,从省行政罚款中拨出2万元给衡山兴办了贫民工厂。他宣称“湖南立宪自治”,奉行“拒北阻南”的方针,不让国民革命军假道湖南北伐,成了广州国民政府出师北伐的阻力。1926年春,湖南“驱赵”风潮迭起。湘军第四师师长唐生智倾向国民革命,率师由郴州移驻衡阳,直接威胁省会长沙。迫于形势,3月 12日,他向省议会辞职,当晚即匆匆赴沪,结束了在湖南的统治。此后,他隐居上海11年。
  1934年湖南发生旱灾,他在上海向各省义赈会要到救济经费15万元,并协助湖南旱灾救济会主持救灾事宜。1937年11月,经其弟赵君迈劝说,他任湖南军事参议会议长。1939年8月,湖南临时参议会成立,亦任议长。他主持省参议会,发挥地方力量,安定地方秩序,协助政府抗战御敌,做了一些实事。 1944年,日军大举南进,湖南危在旦夕,日本人想拉拢他在武汉另组伪政府。他闻言大怒,拒不参加,使日本人的阴谋破产。
  1948年冬,他应蒋介石电召赴南京参加全国粮政工作会议,抵京后患尿闭症,经中央医院医治后,转赴台湾治疗。他病愈后,程潜与省参议会几度致电促其返湘。他深知国民党在大陆大势已去,坚请辞职,留台不返。1952年受聘为“国民政府”资政。
  赵恒惕居台二十余年,平日焚香诵经,精研佛理,对于佛经的刊印与流通,均热心倡导。又时以翰墨自娱,擅长行、隶诸体。1971年10月20日因腹泻入台北石牌荣民总医院,11月23日病逝,享年九十有一。

轶事

  唐生智迫走赵恒惕
  当北中国风云变幻的时候,安定了三年的湖南也发生了政变。湖南在民国初年经历了汤芗铭和张敬尧两度暴虐的统治,直到民国12年赵恒惕主政后,才算是安定下来。此后两年,湖南倡行省宪,不介入南北之争,理首建设,蔚然可观。赵恒惕主湘期间,湘军编成了四个师,第一师师长贺耀祖,第二师师长刘铡,第三师师长叶开鑫,第四师师长唐生智。叶开鑫部驻沅陵,兼湘西善后督办,唐生智部驻衡阳,兼湘南善后督办。唐生智这时才28岁,留了两撇仁丹胡须,他的父亲唐承绪则任赵恒惕的实业司司长。
  湘省西南边区有一商埠,名叫洪江,是鸦片和油类木材出口的咽喉,设有大小关卡,税收为数甚巨,凡驻扎洪江的部队一向被人视为肥缺。赵恒惕派叶开鑫部驻防洪江,遂使唐生智心存不满,不过赵为了公平起见,令叶按月补助若干经费予唐,因此唐遂容忍未发。
  14年冬,唐生智想把湘南地方团队扩充成旅,乃请叶增加补助费额,被叶开鑫拒绝,于是唐恼羞成怒,向赵恒惕提出要求,要和叶换防洪江。赵对于叶、唐两人并无轩轾,初以为自己的德望可以服人,却不料唐为人年青气盛,桀骜不逊,根本不把赵省长放在眼中。赵渐感事态严重,但仍认为唐生智父亲唐承绪位居实业司长,尚在省城,唐投鼠忌器,似不至挟兵叛变。唐承绪亦感儿子蛮不讲理,乃向赵引咎请辞实业司长。赵一面慰留唐承绪,一面派唐生智的同学唐希汴旅长赴衡阳从事疏导,并敦促唐到长沙出席军事会议。
1911年湘桂联军抵长沙,前排左四为赵恒惕
1911年湘桂联军抵长沙,前排左四为赵恒惕
  当唐希汴尚未启程前,有一个郴州人首斌曾自告奋勇愿偕唐希汴同赴衡阳,首斌是唐生智在保定军官学校的老师,曾任湖南水上警察所长,在任两年,违法贫污,被控撤职,在长沙作寓公,娶了陈姓一对姊妹花为妾。此次想借唐生智事件从中取利,赵恒惕对首斌为人甚鄙弃,故拒绝其要求。
  唐希汴到衡阳后,对唐生智晓以利害,竟然说动了唐,答应赴长沙一行。唐希汴返长沙复命,大家咸庆幸化干戈为玉帛,可是首斌却暗派专人送给唐生智一封信,劝阻其勿晋省,且谓晋省必有性命之忧。唐接到首斌密函,乃中止赴省,长沙、衡阳之间,于是人心皇皇。
  赵曾有函给唐生智,劝其悬崖勒马,并云彼此多年袍泽,患难与共,且令尊尚在我处任职,于情于理,你不应叛我。怎知唐生智却翻了脸,他给赵复函说:“我父即为你父,如因我行动而杀我父,请分我一杯肉羹。”唐生智深知赵恒惕是一位长者,所以用此话来激赵,果然赵宅心忠厚,对唐父始终宽待。
  唐生智既然翻脸,集中军队迫向长沙,赵恒惕认为难以理喻,若举兵相抗,必致地方糜烂,使数年心血毁于一旦,乃决心退位远引。
  15年2月28日,赵恒惕在老督军署门首张贴布告,宣告辞职:
  一、实业司长唐承绪辞职照准。
  二、内务司长吴景鸿辞职照准。
  三、军务司长李右文辞职照准。
  四、调第四师师长兼湘南善后督办唐生智为内务司长,兼军务司长。
  五、本省长近因健康欠佳,赴沪医治,依照省宪规定,所遗省长职务,着由内务司长唐生智代理。
  这项布告的形式,极像现代公文的体裁,可在当时尚为创格。
  湖南省宪改厅为司,内务司是省政府中的首席司,也就是今天的民政厅。由于让唐生智代理省长,他的父亲自然不能在儿子下面做实业司长,所以先准唐承绪辞职。
  赵恒惕的湖南省长是由湖南省议会票选的,依照省宪法,省长任期要到15年10月届满,倘省长任期未满而不能行使职权时,则由内务司长代理至省长改选之日。
  唐生智在衡阳获知赵恒惕让他代理省长,遂立即率领湘军第四师的主力部队,乘坐他自置的24条汽艇,浩浩荡荡开赴长沙履新。他就任代理湖南省长时才31岁,真可算少年得意了。
  唐就职后的第一张布告只有16个字——“惕公倦勤,委政于智;攀留不及,推诿不能。”
  唐入长沙,赵已离去,所以有“攀留不及”之句。
  唐另有就职通电云:
  “赵省长倦勤,迭电攀留,难移高节,用忘谫陋,出任艰巨。环湘邻省,皆务亲善,保境安民,绝不穷兵,集中精力,专图内治。”
  吴佩孚在武汉得到湘变消息,跺着脚说:“这些都是省宪闹坏了的。”吴和赵是患难知交,湖南是吴发迹之地,但湖南省治的主张则是吴所反对的,所以吴有这句话。
  吴穷无所归时,赵迎他入湘,殷勤款待,现在赵也弃湘飘游,吴正是报恩之时,他派人守候江干,想邀赵登岸一商,他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助赵回湘。
  然而赵恒惕却不是这么想,他为了避免同室操戈才飘然远去,如果再借北兵回湘,岂不是与初愿相违。同时吴赵虽是好友,但政治见解却不相同,吴反对省宪,吴赵私交自私交,政见不尽相同,自不能向吴乞援。因此,赵轻车简从,悄悄过汉,换乘江轮赴上海。
  吴佩孚最痛恨犯上作乱的人,尤其是冯玉祥倒戈,直系一败涂地以后(其实他衡阳撤兵也可以说是倒段祺瑞)。
  当时吴佩孚下面有两派:一派主张联唐,承认唐生智的既成事实;一派则主张报赵恒惕大德,助赵驱唐。联唐的,以吴的参谋长蒋方震和重要幕僚唐恩溥为首。蒋方震和唐生智有师生之谊,唐生智是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学生,蒋方震是校长,唐对蒋极为尊敬。驱唐的一派则以葛豪、符定一为主。
  唐恩溥事后回忆这一幕说:
  “子玉本无成见,从利害的观点,已接受百里(蒋方震)之建议。故特派百里与余同赴湘垣,与孟潇(唐生智)面洽。并由余携有拥吴通电稿回汉翌日待发。既有成议,而败于子玉左右之拥赵派,遽谓余同意请下动员令,以叶开鑫为讨逆联军总司令,吴部遥为声援,联合攻湘。至是而全局大变。”
  陈孝威之《若定卢随笔》亦记其事云:
  “湖南师长唐生智自逼走赵恒惕,即解除赵系师旅长兵柄,并派兵追击叶开鑫部。
  开鑫因遣湘人易敦白、符定一、葛豪等求救于吴佩孚。吴自往岁驻兵衡镇以来(自认湖南为第二故所),好问湘政。幕僚长蒋方震,为唐生智之恩师。机要处处长唐恩溥,素持大体,正视事实,力主以生智督湘,屏藩湖北,佩孚甚以为然。惟易敦白、符定一、葛豪等每日环伺佩孚,乘间进言曰:‘生智为恒惕所一手培植,今竟逼走恒惕,无异犯上作乱。大帅因而授之以湘政,是与鼓励犯上作乱何异!天下后世,将谓大帅何!且蒋百里(方震)唐天如(恩溥)非湖南人,安知湖南事,所言未必适时适切,不如援助叶开鑫回湘,较为两抑而两平。’佩孚为卫道者,甚为悦耳,但犹豫未决,嘱与恩溥详商,再行核办,然意已动矣。易敦白等复拟妥动员计划,托词为唐恩溥所手拟。吴以为已得恩溥同意,遂判行而下动员令。迨翌日恩溥至总部,始知有人假托,谬称为其所拟稿,但并无拟稿人签名盖章,而佩孚竟轻率判行,后果将难问,愤而辞职,东下赴沪,示决绝意。佩孚挽不获。一子之差,全局瓦解。知其事者,迄今无不惋惜。”
  15年3月25日,唐生智在长沙召集军事会议,叶开鑫称病不出席。第二师师长刘铡,旅长唐希汴,秘书长萧汝霖,第三师参谋长张雄舆,旅长刘重威等均被捕。
  叶开鑫这时驻军岳州,唐生智集结兵力向岳州前进,叶自感势难与抗,乃退入鄂境。
  吴佩孚以湘局发生变化,令卢金山、刘佐龙、宋大霈等严加防范,派江贞舰进泊岳州,唐派欧阳任赴汉口疏通,请以岳州为缓冲地带。
  吴接见欧阳任时,提笔写了一个“北”字,大声说:我原本向北进兵。接着又写了一个“南”字,并且画了箭头指向南,扬声说:“现在要移师南向了。你回去告诉孟潇,马上退出长沙,一切还好商量。”欧阳任唯唯而退,还报唐生智、唐初生之犊不畏虎,他宁愿以卵击石,对抗吴佩孚。他是个不知名的师长,和吴佩孚一战,他就名列群雄了。
  他对吴佩孚的代表说:“湖南不是作战的好战场,湖南伢子也不是好惹的。吴大帅是名震全国的人物,我只是一个区区微不足道的师长,吴军有十万八万,我只有步枪二万五千支,吴进兵分中路、左翼、右翼,我的兵力只够集中一路,吴有海军大炮,我什么也没有。吴军攻进长沙,我就从另外的路杀到武汉和他换防。吴佩孚打倒唐生智,胜之不足为大帅之荣,我如打倒了吴,就是我一举成名的好机会。吴大帅要给我造机会,我是求之不得的。”一边说一边掏出了手枪,兴奋地说:“我不住租界和吴大帅一样,倘不幸我失败了,就用这个解决自己。”
  湖南是南北必争之地,也是谁碰了谁就会吃亏的地方。袁世凯没有解决湖南,段祺瑞还栽在湖南问题上,吴二次出山只是一个纸老虎,对湖南的新生之虎竟吓不倒。
  吴以善战驰名,其实并不善战,尤其不懂政治战,因此顾前而不顾后,顾左而不顾右,二次直奉之战失败即在于此,现在他又旧病复发,他既要北上讨冯,又要南下驱唐,正犯了南北两面作战的大忌。
  吴的军师张其锽劝吴放弃过问湘事,湘事让湘人自了。唐生智的势力不可侮,纵然打下了长沙,打下了衡阳,湘省局部问题将演为南北问题。
  吴不听张的建议,他过去曾一而再得意于湖南,尤以湘鄂之役以最廉价而得最高收获,他忽略了自己这次东山再起,已无可战之将、可用之兵,同时他对唐生智的实力也估计错误,更对南北局势的预测,完全背道而驰。
  他对唐施压力,迫唐投向广州的革命阵营,广州的新生力量,吴竟浑然不知,这是他最大失败之处。(摘自《北洋军阀史话》,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