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逢吉

  李逢吉(758年-835年),字虚舟,陇西人。李玄道曾孙。父李颜有疾,逢吉自料医剂,遂通方书。进士及第,元和九年,改中书舍人。元和十一年(816年)以中书舍人知贡举,不久拜相。元和、长庆两朝为宰相,举荐牛僧孺,与李德裕、李绅相互倾轧。太和中,以司徒致仕。九年(835年)正月卒,谥曰成。著有《断金集》,《全唐诗》存诗八首。

生平简介

·出生

  李逢吉(757~835),字虚舟,陇西(今甘肃)人。唐德宗贞元十年(794)甲戌科陈讽榜进士第三人。
  李逢吉是贞观年间(627~649)学士李玄道的曾孙,祖父李颜,父亲李归期。

·高中进士

  李逢吉进士高第后,授振武节度掌书记。入朝为左拾遗、左补阙,改侍御史,入吐蕃册命副使、工部员外郎,又充入南诏副使。元和四年(809),出使回国,拜祠部郎中。元和六年(811),迁给事中。元和七年,与司勋员外郎李巨并为太子诸王侍读。元和九年,改中书舍人。元和十一年二月,权知礼部贡举、骑都尉,赐绯鱼袋。四月,加朝议大夫、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赐金紫色鱼袋。其贡院事,仍委礼部尚书工摇署榜。

·为官经历

李逢吉
李逢吉
  李逢吉天性奸狡,妒贤伤善。当时用兵征讨淮、蔡两地。宪宗将兵权交与裴度。李逢吉生怕其成功,遂私下里想办法阻止,由此二人结怨。及裴度亲征,学士令孤楚为裴度制辞,言不符圣意,因令狐楚与李逢吉相善,帝皆黜之;罢令狐楚学士,罢李逢吉政事。出为剑南东川节度使、检校兵部尚书。
  穆宗即位,移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使。李逢吉于帝有侍读之恩,遣人密结幸臣,求还京师。
       长庆二年(822)三月,召为兵部尚书,这时,裴度亦自太原入朝。以裴度招怀河朔功,再度留京,与工部侍郎元稹相次拜平章事。裴度在太原时,曾上表疏论元稹奸邪。及同居相位,李逢吉认为二人势必相倾,就派人告诉王傅于方,欲为元稹刺裴度。及捕于方,审问没有结果,元稹、裴度俱罢相位,李逢吉代裴度为门下侍郎平章事。自此更加肆无忌惮结交奸臣,制造谣言,百端诽谤中伤裴度。幸有学士李绅、韦处厚等在皇上面前说明真相,力言裴度实为李逢吉排斥,而裴度于国有功,不宜摈弃,裴度才得以仆射之职在朝。当时已失河朔,而王智兴擅据徐州,李?据汴州。国威不振,天下人都期盼裴度再度秉国,以平暴乱,只因李逢吉嫁祸,夺其权,四海为之侧目,朝士上疏论列者十余人。皆言时君荒淫,政出群小,而裴度竟被逐出外飗。学士李绅得宠,李逢吉恶之,乃将其除为中丞,又欲逐出于外。乃以吏部侍郎韩愈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以李绅褊直,必与韩愈争。及制出,李绅果移牒往来。韩愈性本强,遂至语辞不逊,喧论于朝。李逢吉乃罢韩愈为兵部侍郎,李绅为江西观察使。李绅告辞时,帝留而不遣。
  敬宗初即位,年方15岁,守澄从容奏曰:“陛下得为太子,李逢吉之力也。是时,杜元颖、李绅坚请立深王为太子。”乃贬李绅端州司马。朝士之中替李逢吉鸣冤者有张又新、李续之、张权舆、刘栖楚、李虞、程昔范、姜洽、李件言,时号“八关十六子”。张又新等八人居要位,而攀附者又八人,有求于李逢吉者,必先向此八人纳赂,方可行事。李逢吉寻封凉国公、邑千户,兼右仆射。

·丑迹暴露

  敬宗在朝,左右屡言裴度之贤,曾立大勋,帝甚嘉之。因中使往兴元,即令问讯。
李逢吉
李逢吉
  宝历初(825),裴度连上章请入朝面见圣上。李逢吉之党如坐针毡,于是相互计谋,欲阻止裴度入觐。张权舆撰“非衣小儿”之谣,传于街巷。言裴度相有天分,应谣谶。而韦处厚于帝前解析,说这是张权舆所撰之言。李党见此计不成,又令卫尉卿刘遵古的从人安再荣诬告武昭想谋害李逢吉。武昭有才力,裴度破淮、蔡时曾受到重用,累奏为刺史。裴度被斥,武昭以其门吏久不见用,客居于京师,途穷颇有怨言,李逢吉希望法司审问武昭的言行,用以显示裴度任用不当,以此来阻止裴度入朝。李逢吉又与同列李程不协。太学博士李涉、金吾兵、曹茅汇,三人于京师贵游间以气侠相许,出入李程及李逢吉之门。水部郎中李仍叔,是李程的族人,知武昭郁郁恨不得官,李仍叔便对武昭说:“程欲与公官,但逢吉阻之。”武昭更加愤怒,因多喝了点酒与京师人刘审、张少腾说出一些攻击李逢吉的话。刘审将武昭之言告诉了张权舆,乃闻于李逢吉,即令茅汇召武昭相见,李逢吉厚相结托,自是疑怨之言稍息。李逢吉待茅汇尤厚,曾与汇书云:“足下当字仆为‘自求’,仆当字足下为‘利见”。文字往来,其间甚密。及裴度求觐,无计沮之,即令讦武昭事,以暴扬其迹。安再荣既告,李仲言告诫茅汇说:“言武昭与李程同谋则活,否则尔死。”茅汇说:“冤死甘心。诬人以自免,予不为也。”及武昭下狱,李逢吉之丑迹暴露无遗。

·流放至死

  武昭死,李仲言流放象州,茅汇流放間州,李涉流放康州,李虞自拾遗为河南士曹。敬宗待裴度益厚,乃自汉中召还,恢复他参知政事之职。
  李逢吉检校司空、平章事、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使,仍请张又新、李续之为参佐。大和二年,改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大和五年八月,入为太子太师、东都留守、东畿汝防御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大和八年,李训用事。三月,征拜左仆射,兼守司徒。此时李逢吉已老,因足疾,不任朝谒,即以司徒致仕。
  大和九年(835)正月卒,时年78岁。赠太尉,谥曰“成”。
  著有《折桂庵记》、《进善旌赋》、《文武大圣广孝皇帝册文》、《石壁禅寺甘露义坛碑》等。

史籍记载

  李逢吉性忌刻,险谲多端。及得位,务偿好恶。裴度讨淮西,逢吉虑成功,密图沮止,趣和议者请罢诸道兵。宪宗知而恶之,出为剑南东川节度使。
李逢吉
李逢吉
  穆宗即位,徙山南东道。缘讲侍恩,阴结近幸。长庆二年,召入为兵部尚书。时度与元稹知政,度尝条稹憸佞,逢吉以为其隙易乘,遂并中之,遣人上变,言:“和王傅于方结客,欲为稹刺度。”帝命尚书左仆射韩皋、给事中郑覃与逢吉参鞠方,无状,稹、度坐是皆罢,逢吉代为门下侍郎、平章事。因以恩爵动诡薄者,更相挺以诋伤度,于是李绅韦处厚等诵言度为逢吉排迮,度初得留。时已失河朔,王智兴以徐叛,李騕以汴叛,国威不振,天下延颈俟相度,而中外交章言之,帝讫不省,度遂外迁。騕平,进尚书右仆射。
  帝暴疾,中外阻遏,逢吉因中人梁守谦、刘弘规、王守澄议,请立景王为皇太子,帝不能言,颔之而已。明日下诏,皇太子遂定。郑注得幸于王守澄,逢吉遣从子训赂注,结守澄为奥援,自是肆志无所惮。其党有张又新、李续、张权舆、刘栖楚、李虞、程昔范、姜洽及训八人,而傅会者又八人,皆任要剧,故号“八关十六子”。有所求请,先赂关子,后达于逢吉,无不得所欲。未几,封凉国公。
  敬宗新立,度求入觐,逢吉不自安,张权舆为作谶言以沮度,而韦处厚亟为帝言之,计卒不行。有武昭者,陈留人,果敢而辩。度之讨蔡,遣说吴元济,元济临以兵,辞不挠,厚礼遣还,度署以军职,从镇太原,除石州刺史。罢归不得用,怨望,与太学博士李涉、金吾兵曹参军茅汇居长安中,以气侠相许。逢吉与李程同执政,不叶。程族人仍叔谓昭曰:“丞相欲用君,顾逢吉持不可。”昭愈愤,酒所,语其友刘审,欲刺逢吉。审窃语权舆,逢吉因汇召见昭,厚相结纳,忿隙得解。逢吉素厚待汇,尝与书曰:“足下当以‘自求’字仆,吾当以‘利见’字君。”辞颇猥昵。及度将还,复命人发昭事。由是昭、汇皆下狱,命御史中丞王播按之。训讽汇使诬昭与李程同谋,不然且死。汇不可,曰:“诬人以自免,不为也!”狱成,昭榜死,汇流崖州,涉康州,仍叔贬道州司马,训流象州。擢审长寿主簿。而逢吉谋益露。昭死,人皆冤之。
  初,逢吉兴昭狱以止度入而不果,天子知度忠,卒相之。逢吉于是浸疏,以检校司空、平章事为山南东道节度使,表李续自副,张又新行军司马。顷之,检校司徒。初,门下史田伾倚逢吉亲信,顾财利,进婢,嬖之。伾坐事匿逢吉家,名捕弗获。及出镇,表随军,满岁不敢集,使人伪过门下省,调房州司马。为有司所发,即襄州捕之,诡谰不遣。御史劾奏,诏夺一季俸,因是贬续为涪州刺史,又新汀州刺史。久乃徙宣武,以太子太师为东都留守。及训用事,召拜尚书左仆射,足病不能朝,以司徒致仕。卒,年七十八,赠太尉,谥曰成。无子,以从弟子植嗣。

李逢吉诗集

《享惠昭太子庙乐章》李逢吉
                                                                                                               
牛李党争
牛李党争
  既洁酒醴,聿陈熟腥。肃将震念,昭格储灵。
  展矣礼典,薰然德馨。愔愔管磬,亦具是听。
《望京楼上寄令狐华州》李逢吉
  祇役滞南服,颓思属暮年。闲上望京台,万山蔽其前。
  落日归飞翼,连翩东北天。涪江适在下,为我久潺湲。
  中叶成文教,德威清远边。颁条信徒尔,华发生苍然。
  寄怀三峰守,岐路隔云烟。
《再赴襄阳,辱宣武相公贻诗,今用奉酬》李逢吉
  解韍辞丹禁,扬旌去赤墀。自惊非素望,何力及清时。
  又据三公席,多惭四老祠。岘山风已远,棠树事难追。
  江汉饶春色,荆蛮足梦思。唯怜吐凤句,相示凿龙期。
《奉送李相公重镇襄阳》李逢吉
  海内埏埴遍,汉阴旌旆还。望留丹阙下,恩在紫霄间。
  冰雪背秦岭,风烟经武关。树皆人尚爱,辕即吏曾攀。
  自惜两心合,相看双鬓斑。终期谢戎务,同隐凿龙山。《和严揆省中宿斋遇令狐员外当直之作》李逢吉
  致斋分直宿南宫,越石卢谌此夜同。位极班行犹念旧,
  名题章奏亦从公。曾驱爪士三边静,新赠髯参六义穷。
  竟夕文昌知有月,可怜如在庾楼中。
《奉酬忠武李相公见寄》李逢吉
  直继先朝卫与英,能移孝友作忠贞。剑门失险曾缚虎,
  淮水安流缘斩鲸。黄阁碧幢惟是俭,三公二伯未为荣。
  惠连忽赠池塘句,又遣羸师破胆惊。
《酬致政杨祭酒见寄》李逢吉
  初还相印罢戎旃,获守皇居在紫烟。妄比酂侯功蔑尔,
  每怀疏傅意悠然。应将半俸沾闾里,料入中条访洞天。
  十载别离那可道,倍令惊喜见来篇。
《送令狐秀才赴举》李逢吉
  子有雄文藻思繁,龆年射策向金门。前随鸾鹤登霄汉,
  却望风沙走塞垣。独忆忘机陪出处,自怜何力继飞翻。
  那堪两地生离绪,蓬户长扃行旅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