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热病

穿透式电子显微镜下的黄热病病毒(放大倍率:234,000x)。
穿透式电子显微镜下的黄热病病毒(放大倍率:234,000x)。
  黄热病(Yellow Fever),又俗称“黄杰克”、“黑呕”,是由黑热病病毒所致的急性传染病,主要媒介在城市是埃及伊蚊,在农村为趋血蚊和非洲伊蚊,传播途径是经蚊的叮咬。

简介

黄热病病毒
          黄热病病毒
  黄热病 (英语又俗称“黄杰克”、“黑呕”,有时又称美洲瘟疫)是一种急剧性病毒病。过去,它曾经导致过一些毁灭性的疫疾。现虽早已有了特效疫苗,但在某些非洲或南美国家,此病仍是出血症的重要起因。  黄热病是一种黄病毒科的节肢介体病毒引起的,此病毒是最小的人外RNA病毒之一。  在此病从林中猴子向人或人际之间的传染中,蚊子是主要的介导者。非洲的辛普森伊蚊、非洲伊蚊、埃及伊蚊,以及趋血蚊属和煞蚊属(Sabethes)都牵涉其中。  从不明显的感染到伴随高死亡率的烈性高烧,病情并不千篇一律。而且“城乡有别”,爆发在城镇的和非本地人身上的往往要更严重。  经过3至6日的潜伏期后,其典型的症状是发烧、肌肉疼痛、头痛和背痛。他如红舌、红脸、红眼,亦容或有之。在一部分病例中,甚至牵连到内脏——肝、肾和心。也有的出现消化管道出血(吐血)现象。随后病情可能因伴随肝功能衰竭的黄疸和 /或伴随蛋白尿症的肾功能不足而变得复杂。如果继续恶化,会跟着发生精神错乱、痉挛(seizures)和昏迷。低血压和脱水也是常有的。死亡率约为5%。病死者在发病后的六至七天内常常这样。  由于黄热病的死亡率高及传染性强,已纳入世界卫生组织规定之检疫传染病之一。

预防措施

  主要是要对飞机轮船作彻底的灭蚊处理。对来自疫区的人进行检疫,还要检查货物及交通工具中是否携带蚊子。将去疫区的人,出发前10天要进行疫苗接种,在疫区睡觉要使用蚊帐。在有伊蚊地区开展灭蚊运动,消灭蚊子孳生地,堵树洞,填埋小面积水坑,去除室内外无用的容器等。  今天,仍然有一些国家存在着黄热病。如果作为一个游客要到这些国家去,必须先证明自己已经接种了预防黄热病的疫苗。  是黄热病病毒所引起的急性传染病,经伊蚊传播。主要流行于非洲和中南美洲,临床特征有发热、剧烈头痛黄疸、出血、蛋白尿。我国尚未发现本病。

传播途径

  目前,非洲某些国家流行黄热病,国家检疫部门已注意对此病的检疫。那么什么是黄热病,它又是如何传播的呢?  黄热病是一种人兽共患病,其病原属于虫媒病毒。该病的储存宿主是非洲和南美洲热带丛林中的野猴,经过趋血伊蚊叮咬,再传染给其他的猴。当人类进入上述丛林时,就有可能被感染,这种流行形式称为丛林型。已感染了黄热病的人也可作为传染源,经过一种家蚊——埃及伊蚊叮咬而传播给其他人,这种流行形式称为城市型。埃及伊蚊可以在飞机、轮船上生存并叮咬健康人。美国历史上曾经有过此病,经过严格的灭蚊措施,美国已消除了此病,最后一例黄热病是1905年报告的。虽然中国尚无此病报告,但因为中国的纬度、气候状态等与美国相似,特别是中国南方,所以要注意此病的预防。  被带毒蚊子叮咬后,感染者经过6~14天潜伏期便可发病。应该引起注意的是,人群中会有大量隐性感染者(感染了病毒但无症状),还有一些人虽有临床表现但症状很轻,尤其是儿童。只有15%的病人为重症,症状有高热、恶心呕吐、黄疸、肝功异常、蛋白尿甚至昏迷。重症患者病死率可达20%~50%。黄热病可采用病毒分离,经聚合酶链反应技术(pcr)或血清学检查而确诊。  黄热病的预防措施主要是要对飞机轮船作彻底的灭蚊处理。对来自疫区的人进行检疫,还要检查货物及交通工具中是否携带蚊子。将去疫区的人,出发前 10天要进行疫苗接种,在疫区睡觉要使用蚊帐。在有伊蚊地区开展灭蚊运动,消灭蚊子孳生地,堵树洞,填埋小面积水坑,去除室内外无用的容器等。

探究黄热病

  1900年,有一种病——黄热病——给人们敲起丧钟。此病横扫古巴,使成千上万的人,包括协助建立古巴共和国的美国士兵都死于非命。俗称“黄家伙”的黄热病袭击着各阶层的人:清洁的和肮脏的人,富人和穷人,士兵和平民,无一例外。驻古巴美军指挥官在绝望中召唤沃尔特·里德医生前去工作。  里德在发病的高峰时期赶到,其时正值亚热带炎热盛夏,他立刻投入工作。作为陆军新建黄热病委员会的领导人,里德的任务是“对有关黄热病病因及预防问题给予特别的关注”。委员会除他自己外,尚有三个医生,其中之一是细菌学专家杰西·拉齐尔博士。他们共同探讨招致此病的细菌,但是他们一无所获。  里德于是回忆起一位古巴医生早先提出过的一种没有人相信的理论——黄热病是由蚊子传播引起的。里德决心对这一理论进行验证。所以,在搜集蚊卵之后,委员会就着手培殖孵化出几百只蚊子,并把它们放进医院,让它们去咬黄热病病人。随后,研究组的一位成员志愿让感染过的蚊子咬他自己。如所推测,他迅即成为一例严重的黄热病患者,但他慢慢地康复了。第二次试验是在另一位志愿受试者身上进行的,此人也得了黄热病,并且也康复了。  不过,当进行第三次试验时,一场悲剧发生了。拉齐尔博士意外地被蚊子所咬,染上了黄热病,最终未能得救。里德医生为拉齐尔之死深感悲恸。虽然三个试验病例尚不足以证明是蚊子传播黄热病的,但他确认其研究方向是正确的。在给他的上级的报告中,他满怀希望地写道:“既然拉齐尔是被黄热病医院里的蚊子咬的,那么至少必须承认的一点是,这种昆虫先前咬过黄热病人,所以才有感染他人的可能性。因而,这个意外感染的病例不能不引起注意。”  用这一论证武装了头脑的里德博士接着便建立了一间隔离室。在这里,他让志愿受试者接受受感染的蚊子的叮咬。他现在有把握地认为,他已证实了古巴医生的论断是正确的。他把这个愉快的消息写信告诉他的妻子,他说:“和我一起高兴吧!除了白喉抗毒素和结核杆菌的发现之外,”黄热病病因的发现,“将被视为十九世纪科学上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不过里德的工作并未就此完结,他必须确证这个号称“黄家伙”的病没有其他方式的传播途径。在几个漫长的夜里,他的勇敢的志愿受试者盖着黄热病死者的毯子,穿着黄热病死者的衣服睡觉,而小房间的窗户则用纱布隔起来。但结果并没人因此而得黄热病。这一证据是肯定无疑的了,于是,里德满怀信心地报告他的发现说:“那种衣服能传染黄热病的说法在经过首批人员的试验之后已不攻自破了。在一座楼内黄热病的感染的主要因素,是那里存在曾经咬过黄热病病人的蚊子。”  里德未曾发现黄热病的病菌,但他发现了带菌者。当他的研究公布于众后,卫生人员卓有成效地消灭了那个地区的蚊子,结果该地区90天内没发现一例黄热病病人。这是二百年来古巴城市第一次根除了黄热病。很快,其他地方的卫生人员也铲除了蚊子的孳生地,过去几个世纪以来遭受“黄家伙”危害的其他城市和港口,也得以从这种可怕的疾病中解救出来。  此后的25年中,黄热病已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控制。今天仍受此病威胁的只是为数甚少的小地方了。然而,沃尔特·里德没能活着看到全球几乎全部消灭黄热病的情景。1902年,也就是他成功地同蚊子作斗争后不到两年,当他51岁时,死于阑尾炎。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有钱的人——他也不想做这样的人——但在监终时,他感到对他的家庭生活照应太差了,他遗憾地说:“我遗留下的东西太少了。”  然而,沃尔特·里德确实给全世界留下了一份无价的礼物,这份礼物使人们从可怕的疾病中解脱出来。今天,在华盛顿,有一所大医院以他的名字命名;在阿林顿国家公墓他的坟前,铭刻着这样的碑文:“他为人类控制了致命性的瘟疫——黄热病。”

治疗

  特效药尚未问世,因之接种疫苗是重要的。治疗只是症状性缓解,聊加支援而已。在严重的情况下,大多需要更换体液、应付血压过低和输入血类物质。若导致急性肾衰竭,还可能必须进行透析。一个烧热患者需要进行长时休息,呼吸新鲜空气,饮用大量流体。

历史

  在美洲和加勒比海岸历史上,黄热病扮演了几次重要的角色。19世纪初,一支由法兰西第一执政官拿破仑·波拿巴派往海地镇压海地革命的40,000人的军队,就被一场正流行的黄热病摧残(包括这支远征军的司令官和波拿巴的妹夫查尔斯·黎克勒)。一些历史学家相信海地是美国通过路易斯安那(时仍为法国所掌控)入侵的分段点。  另外,修建巴拿马运河的第一次失败尝试一定程度上被黄热病造成的大量工人死亡所阻挡。而黄热病疫苗正是在第二次修筑运河的尝试中被首次规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