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619)为隋炀帝近臣,隋末割据势力之一。618年禁卫军兵变,杀死隋炀帝,他自称大丞相,后率军北归,被李密击败,退走魏县。

生平简介

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
  因其父宇文述为北周官员,年青时就备受宠幸,惟品德不端,曾涉及收贿而被免官。炀帝即位后,获任太仆少卿;后宇文述临终前托孤于炀帝,炀帝于是授化及为右屯卫将军。
  隋末天下大乱,炀帝留在江都行宫不愿北返。大业十四年(618年),宇文化及与其弟宇文智及煽动兵变,弑逆炀帝,打算拥立杨秀为皇帝,众人以为不行,又弑蜀王杨秀及其子;又弑齐王杨暕及其二子和燕王杨倓,隋朝的宗室、外戚、忠心的大臣一律杀死。最后拥立秦王杨浩(炀帝之侄),自称大丞相,并领兵西归。越王杨侗在‘七贵’(段达,王世充,元文都,韦津,皇甫无逸,卢楚,郭文懿,赵长文)的拥立下继帝位于洛阳,招瓦岗军领袖李密为太尉,讨伐化及,双方战于黎阳(今河南浚县北),化及屡败,引兵北走,以河北魏县(今河北大名西南)为根据地,将士屡叛归李密。化及叹曰:“人生固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于是毒弑秦王浩,自立为帝,国号“许”,年号天寿。唐武德二年(619年),唐部将李神通攻讨宇文化及,化及被迫东走聊城,为夏王窦建德所擒,以槛车载化及并二子承基、承趾至襄国(河北邢台),一同斩于襄国。

江都兵变

·背景

  隋炀帝杨广弑父即位以后,马上撕下伪装,暴露出残忍贪婪的本性。他为满足其骄奢淫逸的生活需要,不惜民力,无限制地征发徭役。营东都(洛阳)、掘长堑、修驰道,大兴土木;筑宫殿庭院,修离宫别馆,纵情享乐。每项工程,大的要常年役使一、二百万人,小的也要征发二、三十万人。兴建各项工程时,不仅不考虑农时,而且役期严急,劳役过重,致使服役者大量死亡,严重地破坏了农业生产。
电视剧照宇文化及
电视剧照宇文化及
     在大兴土木的同时,为炫耀豪华和威武,隋炀帝北出长城,西巡张掖,南游江都(今江苏扬州)。每次巡游,他都要带大批士兵、官吏和宫女,最多一次达五十万人。所过州县,不仅要整修道路,还要供应最精美的食物。“郡县官人,竞为献食,丰厚者进擢,疏俭者获罪。”因此,官吏们便拼命地搜刮百姓,一份肥己,一份贡献。结果又不知浪费了多少人力和物力,加深了多少人民的苦难。
     为了扩大统治集团的声威,满足其无穷的欲壑,隋炀帝更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高丽(即高句丽。都平壤,极盛时领有辽东平原和汉江流域地区。七世纪中叶统一于新罗)的战争。这样,又把极其繁重的兵役,以及和军事行动相连的徭役加在农民身上。大业八年(612年),隋炀帝第一次进攻高丽,征调士卒一百一十三万余人,另调民夫二百万人,以运送衣甲、粮食等。建造海船的民夫日夜站立在水中,皮肤溃烂,腰以下生蛆,死者甚多。这次出兵,隋军虽然攻至平壤附近,最后却大败而还。渡过鸭绿江的三十余万隋军,生还者仅两千七百余人。但隋炀帝并不吸取教训,仍然一意孤行,又继续发动两次进攻高丽的战争,结果也都以失败告终。

·农民起义爆发

     从大业元年开始,隋炀帝这种无休止的征调、兵役和徭役的负担,差不多骚扰了全国的农户,更把社会经济推向绝境。史称:“黄河之北,则千里无烟;江淮之间,则鞠为茂草”。阶级矛盾严重激化,广大人民“安居则不胜冻馁,死期交急,剽掠则犹得延生”,农民起义终于全面爆发。
     大业七年,邹平人王薄在长白山(今山东章丘境内)首揭义旗,自称“知世郎”,作《无向辽东浪死歌》,以号召农民起义。各地农民纷纷响应,起义烈火很快燃遍了黄河南北,又向淮水、长江流域发展。到大业十三年前后,各地农民起义军逐渐汇合为三大主力军,即窦建德领导的河北起义军、翟让和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以及杜伏威和辅公祏领导的江淮起义军。
     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从根本上动摇了隋王朝的统治。各地官僚地主也乘机起兵,全国处于割据状态。隋王朝所控制的地区,在北方只有东都洛阳及其他几座孤城,在东南只有江都一隅之地。杨家天下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土崩瓦解之势。

·隋炀帝三幸江都

     大业十二年,隋炀帝第三次驾幸江都。他畏于北方农民起义的发展,不敢北还,隋朝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次年,太原留守李渊起兵占据了都城长安,立隋炀帝的孙子杨侑为帝,遥尊隋炀帝为太上皇。江都更是人心惶惶。
     隋炀帝自知大势已去,荒淫更甚。他在江都宫中设百余间房舍,间间铺陈华丽,每房居一美人,轮流作东道主。隋炀帝则自作客人,带着萧后和众姬妾东游西宴,天天酒杯不离口,日夜常醉,从姬千余人也常常醉卧不醒。虽然如此,隋炀帝见天下大乱,也觉得不安。他退朝则戴幅巾、着短衣,策杖步游,遍历各宫院,非夜不止。对各处的风光景色,他总觉得看不够。
     无可奈何之际,隋炀帝经常自我安慰自己。有一天夜里,他和萧后一面赏月,一面饮酒,对萧后说:“现在很多人都反对我,但我虽失天下,也不失为长城公(陈后主降隋后封长城公),你也不失为沈后(陈后主皇后沈氏)。不用管那么多,且暂管眼前行乐吧!”萧后素来柔顺,但知随声附和。不多时,二人喝得大醉。
     隋炀帝长得很漂亮。有一次,他拿起镜子,照了半天,回头对萧后说:“这么好的头颅,谁来砍它呢?”萧后听后大惊,问他为什么说出这种话来。他苦笑道:“贵贱苦乐,循环相寻,有什么可伤心的?”
     大业十四年,隋炀帝见中原已乱,无意北还,但仍想迁都丹阳(今江苏南京),保住江南的半壁江山。他派人过江去修建丹阳的宫殿,准备一待宫殿建好就迁过去。随驾的士卒多数是关中人,本来就思念家乡,又听说那边战乱频繁,不知家人存亡,心中十分焦急。现在听说隋炀帝要迁都丹阳,更加不满。郎将窦贤竟率所部私自潜逃。隋炀帝急忙派人追杀窦贤。但是士卒仍然悄悄逃走,隋炀帝深以为患。
     虎贲郎将司马德戡平素很为隋炀帝宠爱,这时也与虎贲郎将元礼、直阁裴虔通等密谋西归。三人又碾转招引,内史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勋侍杨士览等人都与之同谋。这些人日夜聚会,公开议论叛逃,竟无所畏避。有一个宫女听到消息后对萧后说:“外间人人欲反。”萧后说:“你可以直接报告皇帝。”这个宫女就去报告隋炀帝。隋炀帝闻言大怒:“你一个宫女,知道什么国事,到我这胡说八道!”竟下令将这个宫女处死。以后又有宫女报告萧后,萧后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可救药了。你们也不用再说了,说了只会令皇帝烦恼。”自此以后,无人敢言。

·缢杀隋炀帝

  赵行枢和将作少监宇文智及交情甚厚,杨士览是宇文智及的外甥。二人将密谋告诉他,并说司马德戡已决定三月十五日结党西归。宇文智及说:“皇帝虽然无道,威令尚行,你们擅自逃走,恐怕也要像窦贤那样,自取灭亡了。”赵行枢道:“那怎么办呢?”宇文智及道:“如今天已亡隋,英雄并起。我们同心叛逃者已达数万人,如果因此起事,此乃帝王之业也。”赵行枢呆了半天,才说:“欲行大事,必须推举一位主帅。我们人微言轻,难当此任。看来只有公等兄弟,才能担此重任。”宇文智及佯装大惊,说:“这个我倒没想到,只是和你们图谋救命罢了。”赵行枢劝了半天,宇文智及总算答应与其兄商量。
     赵元枢将宇文智及的意思告诉同党,司马德戡等都表示赞成。谋划已定,众人约同宇文智及,相偕至其兄右卫屯将军宇文化及居处,推他为帅。
隋炀帝
隋炀帝
     宇文化及是曾帮助杨广篡位的宇文述的儿子。他轻薄无行却性格胆怯,乍听此谋,不由大惊失色,浑身冷汗,后经众人怂恿,其弟力劝,方勉强答应。
    司马德戡等人到处散布流言,说隋炀帝听说北方来的将士们要叛逃,准备了很多毒酒,想借犒军的机会将他们全部毒死,只把南方人留下。将士们听了这些流言非常害怕,互相转告,大家都有了谋反的念头。
     三月十日,司马德戡召集诸将,宣布自己的谋反计划,诸将皆拜伏在地,表示惟其命是从。这天夜里三更时分,司马德戡聚集了几万人马,在东城放起火来。隋炀帝在宫中看到火光,又听到外面一片喧噪声,就问值班的裴虔通发生了什么事。裴虔通骗他说是草坊失火,人们正在救火。隋炀帝遂睡觉去了。
     四处叛军望见火光,纷纷行动,控制了江都的大街小巷。
     五更时分,天色微明。司马德戡率兵杀入玄武门(皇宫北门),将守卫杀散后,直奔隋炀帝寝宫。隋炀帝闻变,易服逃到西阁,被人搜出,押到众叛将面前。
     众叛将把隋炀帝押回寝殿,裴虔通等都执刀站在他的身旁。隋炀帝说:“我有什么罪,你们这样对待我?”叛将马文举说:“陛下违弃宗庙,巡游不息,到处骚扰百姓。对外则勤于征讨,对内则骄奢淫逸,使多少丁壮死于刀矢之下,多少妇孺填于沟壑之中?如今四民丧业,民穷财尽,盗贼蜂起,干戈不息。你不但不知悔悟,反而专门信任佞谀的小人,掩饰自己的错误,拒绝臣下的诤谏,怎么能说没有罪?”一席话,说得隋炀帝无言以对。
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
     过了一会儿,隋炀帝又说:“我实在对不起老百姓,可是你们这些人跟着我享尽了荣华富贵,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呢?今天的事,以谁为首?”司马德戡应声说道:“陛下多行不义,弄得普天同怨,反对你的,何止一人?臣等平日素受宠幸,今日之事,实在有负陛下。但如今天下大乱,两京都为贼人占据,陛下欲归无路,臣等亦求生无门。唯愿借陛下之首以谢天下。”
     隋炀帝听了众人一席话,吓得魂飞魄散,哑口无言。赵王杨杲年仅十三岁。隋炀帝平日对这个小儿子甚是疼爱。他这时正在隋炀帝身旁,见此情景,吓得号啕大哭。裴虔通听得烦了,随手一刀将他杀死,鲜血溅了隋炀帝一身。隋炀帝自知难免一死,索性硬充好汉,对众叛将说:“天子自有死法,不能加以锋刃,取毒酒来吧!”众叛将不许。隋炀帝无奈,只好解下自己的白色丝巾,交给叛将们。两个叛将走上前来,将丝巾缠到他的脖子上,用力一绞。这个淫昏无道的暴君,顷刻间便魂归西天了。隋氏宗室、外戚等,不论老幼,也全部被处死。
     杨广弑父杀兄,做了十四年皇帝,把个繁荣强大的隋王朝,弄得支离破碎,终于土崩瓦解。在这里,历史好像开了一个玩笑。隋炀帝靠政变上台,又在政变中被杀。而杀害他的宇文化及兄弟,又恰恰是帮助他弑父篡位的宇文述的儿子。

大唐双龙传

  在《大唐双龙传》里,宇文化及的形象是“身形高瘦,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冷漠,一对眼神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是乱世里的枭雄,卫道士眼中的祸魁!隋史中的宇文化及则“性凶险,不循法度,好乘肥挟弹,驰骛道中,由是长安谓之轻薄公子”,事实上,他本来只是个奸佞小人,和小说中那个野心勃勃的形象相去甚远,而且胆子也小,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人。
        他的叛变与上位,事实上,是宇文智及和杨广手下那些个惦记着关中家人的将士们策划怂恿的结果!在杀炀帝之后,宇文化及领着战斗力极强的隋朝正规军,对战李密竟数战不利,可见其指挥水平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战而不胜屡战屡败,心中自然郁闷,有时酒后甚至埋怨起弟弟来:都是你连累了我!首领做成这样,可谓窝囊至极!
      不过他后来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人生故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于是杀了自己一手扶上位的傀儡秦王杨浩,自立为帝,国号为许,算是为他自己、为宇文家族挽回了一点颜面!只可惜他的帝位还没坐热乎,就被窦建德来了个全家处斩,宇文一族的历史,以此做了个轰轰烈烈的悲剧收场!

死因分析

·子承父贪

  据《北史》和《隋书》,宇文述生性贪婪,只要听说别人有珍异之物,总要千方百计地占为已有。为方便计,他特地在富商大贾及陇西诸胡人的子弟中认了许多“义子”,这些“义子”竞相向他馈送,以致他金银珠宝堆积如山。他家僮数千,后庭妓妾穿锦绣之服者也以千计,其豪奢在当时无人能比。
  宇文述的内弟李浑是隋太师、申国公李穆的第十子。曾对宇文述说:您如果能帮我继承到父亲的封爵,我将每年以封地内的一半赋税相送。宇文述闻财心动,遂通过杨广的关系使他袭封了申国公。但李浑如愿以偿后,只是在前两年履行了诺言,之后不再给他进献了。宇文述一怒之下,竟诬陷李浑谋反,将他及他的族人32口全部诛杀;凡与他有牵连者,也均被流放岭南。
  宇文化及自幼继承了其父贪残的衣钵。他喜欢乘马挟弹,四处浪荡,看到谁家的女子长得好,或者是狗马稀珍奇特,必定不择手段地搞到手。
  公元605年(大业初年),刚刚继位的炀帝巡幸榆林,发现宇文化及和他的弟弟宇文智及竟违反禁令同突厥人大做生意,勃然大怒,将他俩一起关入了牢房。

·弑君谋反

  公元616年(大业十二年)七月,炀帝乘龙舟游幸江都。这时,杜伏威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又向江淮逼近,并攻克高邮,进据历阳;李密领导的瓦岗军击溃了隋军主力张须陀、裴仁基部,并揭露隋炀帝的十大罪状说:“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野心勃勃的宇文化及见炀帝已众叛亲离,大势已去,乘机拥军发动政变,弑炀帝,继而又杀了那些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几十位大臣和外戚,立秦孝王杨浩为帝,自任大丞相。随后,抢夺江都吏民的船只,从水路西归。一路上,他自定奉养完全和炀帝生前一样。

·一路流窜

  宇文化及的人马行进到徐州时,由于水路不通,他又下令掠夺当地的牛车2000辆,把宫女珍宝共同装车;他的戈甲兵器,也让兵士背着。由于道路遥远,人困马乏,三军将士怨声载道。大臣司马德戡、赵行枢和大将陈伯图等都先后打算杀掉宇文化及,又都因为谋划不周,而被宇文化及所杀。随后,大多数将士开始逃亡而去,追随他的不足2万人。
  宇文化及原准备攻下魏州作为自己临时的栖身之地,但一连攻打了几十天,仍没拿下魏州,反被防守魏州的元宝藏打败,部将亡失1000多人。无奈,他又带兵奔向东北的聊城,打算招诱那一带的贼盗入伙。不料,又先后遭到唐军李神通和窦建德所领导的农民起义军的夹击。

·遗首他国

  此前,齐州农民义军首领王薄听说宇文化及携带着无数金银财宝,曾伪装成降附的样子投靠他,以便寻找机会夺其财富。到了这时,王薄却私引窦建德进了城,活捉了宇文化及,并俘虏了他的部众。随后,将他装入囚车,押送到河间。窦建德列举了他弑君害民的种种罪行,把他和他的两个儿子宇文承基、宇文承趾,一一砍下了脑袋。
  当时,突厥人也对宇文化及恨之入骨。窦建德不敢得罪突厥人,便将宇文化及的头颅送到了突厥义成公主那,被悬挂在突厥的王廷中。

历史评价

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一个有着极大的野心与抱负的人,一个有着一统天下的志向得人。为了达到目的,他不择手段;为了排除异己,他心狠手辣。
  一个乱世里面的枭雄,一个为很多正人君子所不齿的人。
  在《大唐双龙传》里,宇文化及的形象是“身形高瘦,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冷漠,一对眼神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是乱世里的枭雄,卫道士眼中的祸魁!隋史中的宇文化及则“性凶险,不循法度,好乘肥挟弹,驰骛道中,由是长安谓之轻薄公子”,事实上,他本来只是个奸佞小人,和小说中那个野心勃勃的形象相去甚远,而且胆子也小,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人。
  他的叛变与上位,事实上,是宇文智及和炀帝手下那些个惦记着关中家人的将士们策划怂恿的结果!在弑炀帝之后,宇文化及领着战斗力极强的隋朝正规军,对战李密竟数战不利,可见其指挥水平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战而不胜屡战屡败,心中自然郁闷,有时酒后甚至埋怨起弟弟来:都是你连累了我!首领做成这样,可谓窝囊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