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

苏宁
           苏宁
  1991年4月21日,在实弹训练场,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某集团军炮团参谋长苏宁为了保护战友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中央军委授予他“献身国防现代化的模范干部”荣誉称号。苏宁的名字开始传遍祖国大地。在困难和危险面前,苏宁总是把生的希望让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当兵22年,苏宁曾多次冒着死神的威胁,亲手排除哑弹,或将已拉出了引信的手榴弹扔出掩体,或将悬在峭壁上的汽车引出险区,苏宁“飞脚踢险弹”的事迹在军中广为传扬。苏宁在军事科学研究上勇于创新,搞军事研究紧盯世界军事科学发展的前沿。他研究的课题,既有很强的理论性和超前性,更注重立足现有装备和部队建设的现实。他相继发表了《炮兵袭击中非物质战斗力损耗》、《激光测速系统》等专业研究文章 60多篇,累计50余万字。一些理论填补了军事运筹学研究的空白,为动态地研究军队作战能力提供了一条崭新的途径。
献身国防现代化
  一个平凡而伟大的生命,在走过37个金色年轮,度完22年军旅生涯之后,在瞬间的英雄壮举中画上了句号。
  苏宁这个用忠诚和奋斗、用鲜血和生命实践了一个共产党员真正价值的中校参谋长,在他为抢救战友英勇献身之后,带给人们的不仅是悲痛,还有深思和希望!
“靠父辈的功劳捞好处, 那不是共产党人的作风”
  英雄壮举发生在一刹那,然而激励和鼓舞苏宁走向人生之巅的动力,是一个革命后代、共产党员的坚定信念。
  苏宁出生于一个干部家庭,父亲是1937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1969年初,苏宁入伍了。到连队后,他从不显露自己的家庭身世,从下炫耀父母的官衔、职位。许多战友不知道他是高干子弟。然而,这位优秀干部在职务的晋升上却慢了步子,他在连职岗位上一干就是7年,在营职岗位上干了8年。
  1979年初,南方有战事,团队不少干部得到提升,这时的苏宁已经当了3年的连长,而且带出了两个先进连队,面对干部队伍的调整,有人给他出主意:“团里有营职位置,让你父亲‘活动活动’,这事准成。”苏宁笑笑说:“靠父辈的功劳捞好处,那不是共产党人的作风。”
  长期在基层摸爬滚打,使苏宁受到磨练,却也有人认为不妨调动一下。曾有亲朋向他发出“探测气球”:“如果你愿意,可以调到市区的机关来工作。”“不,我谢谢您的好意,在基层我已经习惯了。”从此,亲人们再也没提起给苏宁调动工作的事。而他呢,十多年间,紧紧地把自己“铆”在了基层。
“军人党性的强弱,重要的是体现在献身国防的事业心上”
  “苏宁同志是一位出色的炮兵指挥人才,是全军炮兵指战员学习的榜样……”这是总参炮兵部惊悉苏宁牺牲后,从北京发来唁电的内容。一个普通指挥员的献身,能引起高级领导机关如此惋惜和评价,乃是因为他在军事舞台上的建树和贡献。
  22年的军旅生涯,使苏宁深深懂得“国无兵不安”的道理,因此在许多场合他反复强调:“军人党性的强弱,很重要的是体现在献身国防的事业心上。”当排长,他苦练军事技术,是师、团的训练尖子;当连长,他严格训练,连队是师、团先进连;当营长,他又带出了一个军事上过硬的先进营;当团参谋长,他高标准地执行党委决议,使全团的训练保障成为全军的先进。
  时间刚刚跨人90年代。一天,从连长位置调到师作训科当参谋的苏宁找到师领导说:“咱们的指挥决策手段大落后,我想尝试着编制一个计算机辅助决策系统,您说行吗?”听了这话,这位领导惊奇地睁大了眼睛。他知道苏宁入伍时连初中课程都没念完,硬是后来自学攻下了高中课程,没想到,他现在居然提出要攻克高难度的现代军事项目,心里实在没有底数,可是,师里几位领导还是答应让苏宁试一试。
  然而,攻下一难关,谈何容易!当时,国内的微机技术尚属“阳春白雪”驻地偌大的一个市也没有几台微机。苏宁没有犹豫,他利用业余时间到市工程力学研究所等科研单位拜师求教、学习计算机语言,又买来高等数学等书籍,“啃”起了大专课程。
  攻关是艰苦的,然而,为了尽快提高部队训练、作战的现代化水平,苏宁豁出去了,几乎所有的节假日、星期天和业余时间,他都搭了进去,不到两年,他首先完成计算机知识合成军作战原则、决策论等知识的储备。1983年初,他开始《摩托步兵师攻防作战计算机决策系统》的总体设计。
  正当研究进入关键阶段,他的妻子分娩了,不几天,又做了乳腺切除手术。为了不耽误研究,苏宁只好给爱妻道歉,说明缘由,把妹妹请来照顾她。
  经过千余个日日夜夜的艰难孕育,一篇2万多字,包括几千个数据和上百个计算公式的《摩托步兵师攻防作战计算机决策系统》总体设计方案,于1984年7月终于在苏宁手中完成了。它能反映出攻防双方十个团上千个作战单位的作战行动,双方指挥员可以将自己的决心、部署输入到计算机内进行对抗,既能为指挥员制定作战方案提供数理依据,又能为指挥员提供科学评估、正确决策。
  不久,这套方案经过进一步完善,在全军得到推广,并在训练中发生巨大效益。
  刚刚完成一个重大课题,苏宁又面临着选择:部队马上要精简整编,干部多,位置少,一些干部不愿意上军校,担心去了影响提升,回来没有位置。苏宁经过考虑,还是执意要去军校。他说:“人不能患得患失,从长远看,多学点知识对部队建设总是有好处的。”3年之后,苏宁以优异的成绩被我军炮兵最高学府——宣化炮兵指挥学院的领导鉴定为“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实践加理论,再加上一个共产党员对事业、对人生价值的执著追求,使苏宁如虎添翼。这些年,苏宁结合实践撰写的论文有60多篇、50余万字,被报刊登载和上级转发的有25篇。他先后被全国军事运筹学会、军事统筹学会、经济数学研究会和总参炮兵射击会吸收为会员。
“我不能穿上毛料 忘了自己是普通一兵”
  1990 年仲夏的一天,哥哥带着侄儿从北京到军营来看苏宁。几年不见了,苏宁已经由营职干部升为团参谋长了。可是,走进弟弟那9平方米的寝室,哥哥苏峰吃了一惊:挂在窗梁上的小圆镜子,四边生满了锈;床头上的简易台灯,下面用夹子夹在床帮上。一张用了20多年的木板床,一张30多年“军龄”的办公桌,一个类似“出土文物”的旧书柜,加上一只缝过的马扎凳,便是这位团参谋长的主要家当。
  第二天,苏宁亲自到市场买回来一只鸡和一瓶当地产的玉泉白酒,宴请哥哥苏峰和侄儿。哥俩谈笑风生间把鸡炖得半生不熟,却也吃得喷香和开心。
  与苏宁一道工作过的同志回忆说,他当连长、营长、团参谋长,从没有用公款摆过酒、请过客。
  时隔不到一年,苏峰又从北京赶到炮兵团,在整理弟弟的遗物时,苏峰的心灵再次发出了颤栗:他身上常穿的那件蓝色线衣,缝了好多次;沾满鲜血的绒衣绒裤,里边已磨得没了毛;放在窗台上的三个罐头瓶里,还装着一点尚未吃完的酱油和咸菜……
  苏宁啊,你为啥对自己这样“苛刻”?
  还是妻子武庆华理解苏宁。他曾对她说:“我并不是舍不得消费,而是觉得这样生活心里更踏实,身上更得劲儿。”
  苏宁的小家距团里20多公里,按说在周未团里的小车可以送他,而他却坚持坐团里的通勤车,尔后转公共汽车回家。有人跟他开玩笑说:“穿着毛料军装挤公共汽车多掉价。”苏宁却笑笑说:“群众最烦的是官升脾气长。官升要待遇的党员干部,我不能穿上毛料忘了自己是普通一兵。”
“只有时刻把群众放在心里, 他们才能把你当贴心人”
  这是一个休息日。苏宁原打算今天陪妻子、儿子去商店、逛公园。然而,苏宁食言了。他没有回家,却和三连指导员刘忠于一起到一家工厂,找主管后勤的总经理去了。
  前几天,细心的苏宁发现性格开朗的排长李洪山情绪比较低沉。他找李排长聊天,发现了缘由:李洪山老家在外地,结婚后爱人单位没住房,便在市里借了一间,一年后,人家把房子收回去,妻子只好抱着孩子“打游击”。得知此情,苏宁安慰李排长不要着急,然后思考解决的办法。 星期五是团里的休息日,苏宁来到李排长妻子所在的单位,向领导汇报情况,协商解决房子的办法。
  不久,苏宁得到一个信息:这家工厂即将给职工调整住房,经过几番奔走、几次介绍,终于使厂方将这位军人的妻子按男职工一样对待,分给李排长一套22平方米的住房。
  乔迁新居后,小两口几次想对苏宁“表示表示”,都被他谢绝了。苏宁曾在一次讲话中说:“图别人的回报,是帮助不了人的。只有时刻把群众放在心里,他们才能把你当贴心人。”
  一个星期天,苏宁在家休息,忽然,他听见楼对面的马路边上有吵闹声,便下楼看个究竟。
  四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在一对母子的修鞋摊前,你推我拥地把那个修鞋妇女围在中间:“妈的,就这两下子,也想在这里混饭吃!”“你们耽误了我们的时间,大爷还没找你算账呢,还想要钱!”
  见此情景,苏宁怒火中烧,这个平素温和的汉子大喝一声:“你们几个想干什么?欺侮两个外地人算什么本事!”
  四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听到喝斥,看到一个少校军官正气凛然,吓得灰溜溜地走了。
  谈话中苏宁了解到她和儿子来自浙江农村。因家乡遭水灾,不愿等着吃国家救济粮过日子,才来这里修鞋的,苏宁说:“我叫苏宁,就住在对门大院的五楼,以后你们就不要拿我当外人,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好了。”
  打那以后,苏宁经常对他们问寒问暖。夏天来了,苏宁送给他们降温的饮料;冬天来了,苏宁又买来煤炭供他们取暖。平时缺油断粮,苏宁总是接济他们。
  无私的品质是造就英雄的土壤。奉献精神和一个共产党员的良好修养,使苏宁把别人的安危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入伍以来,苏宁曾5次冒着死神的威胁,或亲手排除哑弹,或将冒烟的手榴弹扔出掩体,或将悬空的汽车引出险区,然而这次,他明明知道引燃的手榴弹3-5秒就要爆炸,但为了战友的安全,还是毫不犹豫地扑向了死神……
“每个人,留给社会最育价值的遗产,应该是间心无愧的告别”
  炮兵团的官兵将记住这个不平凡的日子:1991年4月21日。
  这一天,我军优秀的基层指挥员、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人民的好儿子苏宁,为抢救两名战友而身负重伤。
  这是怎样的九天九夜啊!医院里,询问苏宁伤情的电话铃声不绝于耳,前来看望英雄的人们络绎不绝。大家在心里默默为苏宁祝福,期望他能够转危为安。
  指挥连官兵排着整齐的方队,默默地伫立着。在他们面前的树枝上,还挂着春节时参谋长全家与他们共度除夕时扎的一束束小红花,如今,这些小红花经过雪打风吹,已变成小白花了,大家看着它,更增添了心头的沉重。几名战士声泪俱下,迫切要求会见见他们的好参谋长。卫兵解释说:“参谋长需要安静。”一名战士哀求道:“只要参谋长能恢复健康,他需要什么器官,我都甘愿献出来!”
  政治处主任周立柱俯在苏宁的旁边,眼里充溢着泪水。他多么希望跟这位知心朋友说说话、交交心啊!然而病房里出奇地静,在他的耳畔,似乎又出现了苏宁曾跟他说过的话:“假如,每个官兵都是一把现代化建设的干柴,那么中国军队的强大之火该有多大啊!每个人,留给社会最有价值的遗产,应该是问心无愧的告别。”
  尽管苏宁的手术台前聚集了部队驻地和沈阳军区最高级的医疗专家,但严重的伤情,己无法使英雄起死回生。4月29日,苏宁告别了亲人、战友,告别了他无比热爱的事业、生命,走向了生命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