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官话

  西南官话分布于西南部以四川省重庆市云南省贵州省的绝大多数汉语地区,以及临近的湖北省大部、湖南省西南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部、陕西省南部、甘肃省南部,另在江西省有方言岛,分为成渝、滇西、黔北、昆贵、灌赤、鄂北、武天、岑江、黔南、湘南、桂柳、常鹤等十二片。
  

西南官话的分布

  
 
西南官话分布
西南官话分布
 西南官话包括11片: ①成渝片:成都、德阳、绵阳、南充、达州、攀枝花、重庆市湖北省西部以宜昌-荆门为中心的19县市、湖南省西北部3县、陕西省南部的留坝-佛坪-宁陕-镇坪-岚皋-紫阳-石泉-镇巴-宁强、甘肃省文县碧口镇; ②灌赤片:岷江小片(泸州市-宜宾市-乐山市-西昌市、贵州省铜梓-仁怀-沿河-印江9县、云南省大关-绥江-水富),仁富小片(内江市-自贡市-仁寿县-富顺县),雅棉小片(雅安市-石棉县),丽川小片(云南省西北部下关-剑川-宾川-洱源-云龙-丽江市); ③黔北片:贵州省北部以遵义-六盘水-毕节为中心的27县市、云南省威信-彝良-镇雄、重庆市秀山县、湖南省芷江-怀化-凤凰-新晃-吉首; ④滇西片:云南西部的大理市-大姚县-保山市-潞西市-缅甸掸邦; ⑤昆贵片:云南省东中部的昆明-昭通-曲靖-玉溪-楚雄-个旧-开远、四川省宁南县、贵州省贵阳市-安顺市; ⑥岑江片:贵州省东南部镇远-岑巩-黎平-锦屏-台江12县、湖南省靖州-通道; ⑦黔南片:贵州省南部凯里-都匀-贵定县; ⑧鄂北片:湖北省北部的襄樊-十堰-丹江口-老河口-随州;⑨武门片:武汉湖南省临湘县; ⑩湘南片:湖南省南部永州、郴州; ①桂柳片:广西省以柳州-桂林-百色-河池为中心的56个县市; ②军话:海南省昌江县-东方市-儋州市-三亚市的部分地区。 西南官话与南方方言的分界线是北南文化线。 西南官话与中原官话的分界线是:湖北河南省界-湖北陕西省界-牛头店-重庆市东安东北-重庆陕西省界-正阳西南-花里-岚皋北-洞河-紫阳东-汉王-汉阴西-木王-镇安北-石瓮-柞水东-营盘-广货街-佛坪西北-金水东-石泉水库-高川-五里坝-杨家河-大通江与陕西省界交叉处-四川陕西省界-四川甘肃省界。 陕西省留坝县是受中原官话包围的西南官话孤岛。
  江淮官话区最初是吴语区,后来被中原官话河南方言同化,形成江淮官话。 江淮官话与南方方言的分界线是北南文化线,受吴语包围的安徽省南陵县-青阳县--宣城市区-广德县-郎溪县、湖北省竹山县-竹溪县、福建省南平城关、长乐县洋屿村属于江淮官话孤岛。 江淮官话与中原官话方言分界线如下:连云港临洪河口--东海县浦南镇--东海黄川--东海白塔埠--东海平明--东海房山--东海安峰--新沂黑埠--沭阳阴平(潼阳)--沭阳颜集镇方圩村--沭阳悦来--宿迁关庙--宿迁丁嘴--泗阳仓集--泗阳屠园--泗洪曹庙--泗洪金锁--泗洪重岗--泗洪上塘--泗洪峰山南--安徽省浮山--古沛--桥头--明光东—范岗—武店—刘府--蚌埠--曹老集—陈集—双桥—龙亢—潘集东—谢家集—朱集—古楼岗—炎刘—众兴—姚李—石婆店—响洪甸—落儿岭西—道士冲西—漫水河西—天堂寨—湖北安徽省界—湖北河南省界—湖北省殷店东。 江淮官话与西南官话的分界线在湖北省殷店东--吴家店--淅河—坪坝—石板河—李场—长江埠—横店—阳逻—葛店西—梁子湖。
  

南方官话的历史

  商周秦汉时期,洞庭湖还属于原始汉语与藏缅语、苗瑶语、融合而形成的楚语,永嘉乱后,迁入湖北的秦雍流人(陕西甘肃以及山西一部分)有6万,出现了西南官话的最初雏形。安史之乱后,十倍于土著的北方移民入洞庭湖北部西部,中原官话关中方言冲击、涵化并最终取代了当地的楚语,奠定了西南官话的基础。 先秦时期,四川操藏缅语组的巴蜀语。前316年秦灭巴蜀并移民,巴蜀官方开始操中原官话秦语,汉朝又有中原汉人移民四川,诸葛亮亦曾组织向四川移民。永嘉乱、唐末乱、靖康乱时,中原百姓纷纷迁入四川。元朝时期,四川已经形成巴蜀语与秦语融合的梁益方言。由于元灭南宋、元末的战乱和自然灾害,四川人口剧减。元末随明玉珍入川的移民来自湖北,明初入川的移民也以湖北人为主,这些湖北移民(今四川人称老户、土著)以江淮区的麻城为主,麻城人又大多原籍江西。以基础西南官话为主干,吸收赣语、梁益方言混合而明代四川方言。明末清初,四川人口再次惨重损失,结果再度引发了湖广(特别是湖北)填四川,明代四川方言与湖北话融合成今天的西南官话四川话。 明初,以卫所军屯方式对云贵大量移民江淮人士,及至清朝云贵接受的移民主要来自四川、湖南、江西,所以云贵西南官话亦受江淮官话、赣语很大影响。
  

西南官话的发展

  
  在大多数汉语方言在感叹由于推广共同语而引起的方言生态危机的同时,西南官话不但没有受到共同语的威胁而萎缩,反而不但发壮大:
  
  1、东进:由湖北江汉地区及重庆、湘西地区向东逐步吞噬湘语的地盘。
  
  2、南侵:广西汉族地区,西南官话越来越通用,云南贵州两个西南官话的老地盘,全面包围操壮侗、苗瑶语的少语民族语言,这些少数民族大多数处于双语状态,有的基本上在青壮年一代完成了语言转用,他们所使用的汉语,为当地西南官话。
  
  3、西扩:川西及滇西操藏缅语的少数民族,很多已经转用汉语,或使用民汉双语,他们使用的汉语也是西南官话;由于西藏军分区隶属于成都军区,大多数官兵来源于云贵川渝,同时由于地缘因素,西藏人民同西南人接触最多,他们在非课堂中学习的汉语也是西南官话。
  
  4、内没:川渝地区有不少非官话方言岛,在西南官话的强势下,逐步被淹没。
  
  5、同化:由于西南官话是汉语方言中音系最简单的方言之一。因此不管是从北方的官话区南方非官话区到西南地区工作学习的人,以及长期或短期停留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学会了西南官话。
  
  6、同时,西南官话由于内部一致性较高(主要是声调调形的同一性较高),彼此都能接受对方的口音,所以通用性较广,事实上形成了接近成渝方言的区域共同语,同时这种区域共同语在很大多程度上避免了较多的方言词,同汉民族共同语书面语较为统一,文-语及语-文转换与普通话的功能相差无几,所以在广播电视传媒,中小学教学甚至高等学校教学中都大范围使用。
  
  7、由于西南官话语法系统与普通话有较大的一致性,她跟随普通话一道发展,现代汉语书面语一切现代化成果都能为之所用,所以不存在象吴语、闽语、客语那样的书面文字化及语文现代化的问题。西南官话词汇中只有与普通话不同的说法,而较少规范汉字中没有的独特方言字,我国现行的字典、词典都能直接为西南官话服务。
  
  8、最重要一点,西南官话内部不存在象东南方言那样的地域歧视现象,彼此都能接受对方口音,兼容性很大,无须在选择中心方言点上纠缠不休,不惟标准,只须内部调和,即形成流通性较大的区域共同语。
  
  西南官话的语音系统即使在官话中也是最简单的,除了浊音清化这一官话的共同特点外,西南官话多数不分平舌音翘舌音,多数不分fu和hu(甚至h_f全混),不分n和l(但是多有ngi-n(l)对立),韵母没有-m,同时不分ing和in、eng和en(b,p,m,f后的eng读ong)。
  
  多数入声字派入阳平调,分类简单,不似北京官话入派三声般复杂而混乱,但是有的片保留入声或者派入其他调类。西南官话和湘语、客家话、粤语、赣语有不少相似之处,是一种带有过渡性质的南方官话。
  

西南官话的发音特点

  
  西南官话中最大的一片(成渝片)的使用人口约1亿。西南官话的语音系统比较,西南官话以成渝片(西南官话中使用地域人口最广)为代表举列:1.其中后鼻音 ing 并入 in 无 eng 音,普通话eng结尾的字分别分到en 和ong中.后鼻音: ong ung ang iong iang uang uong .2. 声母而保留 ng- n- l- 区别(部分地区 n- 并入l-) 3. 声母无翘舌(西南官话除了仁富片都无翘舌音) 只有 z c s 保留 [z] [c] [s] 的浊声(有人说是浊察声) 比如: 侧[z]ek 有些标记成 tsek. 西南官话的 r 音读的也是[z]但是r在结尾的时候读的是l 舌顶口腔顶部不卷舌. 4.西南官话是有入声的. 其中 成渝片入声是21 但部分字读32和22.有k t h 三种结尾.其中 h 是包含所有 k t p 的弱化形式.而k 有部分是t尾转化成的.其他片的入声 大多是33调的一个高平声.还有44和55的高平声. 5.西南官话有自己的一些语法结构.但是大多在明朝的白话本书籍中都能找到出处.比如:"饭吃了着" 这个结构是明朝白话中常见的但现在不见于现代白话中了 其中"着"字读do 而福州话中还有见的到同样的结构他们用"着无"读 do mo. 6.西南官话部分字的读音非常古老.有上古的遗音.比如 "蹲" 西南官话用"居" 读 gu 或 ku 这个就是居字的古汉发音. 7. -m -n 尾并为完全在西南官话中合并.部分字依然感觉的到-m 结尾。比如:痕hen 感g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