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马洪线

麦克马洪线
麦克马洪线
  麦克马洪线(Mc Mahon)是一条由英国探险家为印度测量时划的一条位于英属印度和西藏的边界。其走向起自不丹和西藏交界地图,沿分水岭和山脊线至云南的尖高山,将传统上西藏当局享有管辖权、税收权和放牧权的约9万平方公里领土都划进印度去。英属印度政府和印度都声称这条边界就是正式疆界。对于这条“边界线”,历届中国政府都不予承认。英国政府也迟迟未敢公布,直到1936年,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才开始出现在英属印度的地图上。直到1954年一直注明是“未标定界”。中国政府一直坚持正确的立场,绝不承认非法的“麦克马洪线”。

概述

  1913年10月,西藏、英国和国民党中央政府的代表在西姆拉举行三方会谈。西藏的立场是要求承认和保证其完全完整的独立地位,国民党中央政府则坚持西藏是中华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求拥有西藏的外交和国防权利,以及一定程度的地方行政权利。英国则以划分外藏和内藏的方案进行调和,并据此达成了一个三方协议,但国民中央政府最终拒绝在协议上签字,并拒绝承认英藏双方签订的任何条约和协议,即麦克马洪线单方面地将部分西藏领土划归印度。结果这次会议并没有任何成效,而中国亦一直没有承认过麦克马洪线,直至1940年代印度独立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个边境问题一直都是悬而未决。

历史纠纷

  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14年,英国殖民主义者炮制了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中国历届中央政府都不予承认。1947年印度独立后,不仅继承了英国对中国部分领土的侵占,而且进一步侵占中国大片领土,于1953年扩展到“麦线”。 1954年,印按其侵占和无理主张单方面在地图上将中印“未定界”改画为“已定界”。1959年,印根据其改画过的地图线正式对中国新疆阿克赛钦地区提出领土要求。1960年4月,周恩来总理前往新德里与尼赫鲁总理举行会谈,由于印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随后举行的两国官员会晤也无结果。1962 年10月,印在边境向中国发动全面武装进攻,企图用武力攫取领土,中国被迫进行自卫还击。此后,两国边境地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基本保持平静。  1987年2月,印在非法侵占“麦线”以南的中国领土上建立所谓“阿鲁纳恰尔邦”。中方多次严正声明,绝不承认非法的“麦线”和所谓的“阿邦”,并要求印撤回所有越线设点的军事人员。  1988年12月,印总理拉·甘地访华,双方表示在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边界问题办法的同时,应积极发展其他方面的关系,努力创造有利于解决边界问题的气氛和条件。双方同意建立关于边界问题的副外长级联合工作小组。  迄今,两国副外长级边界问题联合工作小组已举行了十几轮轮会谈。双方一致认为边界问题不应成为两国发展其他双边领域关系的障碍,而应通过和平谈判加以解决。1993年,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并成立了专家小组,讨论制定协定的实施办法并已取得一些积极进展。1995年11月,双方撤除了两军在边境东段旺东地区过于接近的哨所,使边境局势更趋稳定。 1996年11月底江泽民主席访印期间,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控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这是中印在建立相互信任方面采取的重要举措。协定的签署和实施有助于进一步维护中印边境实控线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为边界问题的最终解决创造良好的气氛。

中印边界地区现状

麦克马洪线
麦克马洪线
  整个中印边界全长1700公里,分东、中、西三段。在每一段边界上都有争议领土。  ①东段:争议领土9万平方公里领土,全部被印度占领。  中印实际控制线就是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印度地图已经将其作为它的正式、合法边界,并于 1987年宣布成立了“阿鲁纳恰尔邦”,同时向该地区大量移民。目前定居在那里的印度人比全西藏的人口总和多两倍。  ②中段,争议领土2100平方公里,分为4处,全部被印度占领。  ③在西段,争议领土3.3万平方公里,主要是我国的阿克赛钦地区。其中印度占领巴里加斯一处,其余都控制在中国手中。  以上三段合计,印度共占领我9.2万平方公里领土,相当于六个北京、一个浙江省、两个半台湾省,比英阿争夺的马岛大10倍,比日俄争执的“北方四岛”大20倍,为我国总领土的一百零一分之一。这样大面积的领土争端,在现代国际社会中,是一个国家非法侵占别国领土的最大案例。

问题解决与困难

  不良心态一:“殖民遗产天然继承者”  中印两国边界争端缘起于英国殖民者1914年炮制的、被中国历届政府所拒绝承认的《西姆拉条约》及“麦克马洪线”。由于“麦线”的非法性,炮制者直到20年后才在相关地图集中标出“麦线”具体位置,且标明“未经标界”。  然而,1947年独立建国后,印度自诩“大英帝国天然继承人”,要求全盘继承英印殖民帝国在藏特权及侵略遗产,坚持认定中印边界已经划定,两国不存在边界问题;并声称若要谈判,中国须首先承认“麦线”,并接受印方主张的西段边界线(即按分水岭划分),在此基础上双方可就一些“枝节问题”进行谈判。  对于边界问题,中国政府从一开始态度就十分明确,即中印边界从来未曾划定,《西姆拉条约》及“麦线”是英印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背着中国政府所为,是非法的。中国向来认为,中印两国理应遵循互谅互让、有取有予的原则,解决边界问题。然而,由于成因复杂,中国愿在“麦线”问题上采取现实态度,从未要求印度归还旧殖民主义者非法并入印度的全部中国领土。  不良心态二:“放弃特权换回报”  独立后的印度继承了大英帝国的“西藏应为中印缓冲区”的地缘政治观,全盘接受了大英帝国在藏的所有特权。即便西藏和平解放后,印度也迟迟不肯放弃这些特权。尼赫鲁政府甚至怂恿达赖出走境外,寻求“藏独”。  1954年4月29日,经过多轮会谈,中印两国签订了《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印度被迫放弃在藏特权。但尼赫鲁政府想当然地认定,通过该协定,中国政府承认了中印两国边界现状,即完全按“麦线”划分,这是中国对印度“放弃在藏特权”的回报。同年,印官方地图开始将印边界说成是“牢固和明确的”。  随后不久,在这种“要求回报”心理的强烈驱使下,尼赫鲁政府理所当然地推行起更加冒进的“前行政策”,并最终引发了中印1962年的边境冲突。  不良心态三:“谁控制谁有理”  在过去几十年中,印度一直在努力“造成既成事实”、迫使中方承认印度对有争议地区的“实际管辖权”。在这种心态作用下,印度不断地在东段边境争议区采取单边行动,即“领有化、行政化、人口化和军事化”。  “领有化”就是不断派人占领争议地区,甚至不惜武力驱赶西藏地方行政官。如1951年2月,在中国军队和平进入拉萨之时,印武力驱赶了达旺地区的西藏地方收税官。至1953年,印已基本“领有”了“麦线”以南的广大地区。  “行政化”就是加强对争议地区的行政管理与机构设制。印独立后,1950年成立“北部和东北部边境委员会”;1954年成立“东北边境特区”,归外交部领导;1972年1月20日将该区改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归内政部领导;1986年12月8日,印政府又将该“直辖区”内化为“邦”。  “人口化”就是不断往争议区移民,使之“印度化”。过去争议地区主要居住着汉藏语系的中国少数民族,如门巴族、珞巴族等。然而,经过20多年的不断移民,印内地移民已达60多万,占争议区总人口的65%。近年来,印政府更是不断鼓励内地人向达旺——中印边界争端中的最核心焦点——移民。  “军事化”就是不断加强印控争议区的边防力量。经过多年经营,印在边境地区的军事部署已对中国形成相对优势。近一年多,印边防现代化步伐徒然加快,如部署先进的苏-30MKI战机、T-72主战坦克,以及新修机场、大修战略公路、新增10万兵力等,以期在兵力、装备与基建方面对我形成绝对优势。  当前,印度在边界问题上的态度日益强硬,上到国家领导人下至专家学者,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印政府不会让出一寸领土”。近一年多来,印度有人又开始公开兜售“以西换东”方案,以实现印度“承认现状”之目的。依据该方案,印度愿放弃历史上原本就不属于它的西段“争议区”,来换取中国承认其对东段的合法占有。但这种“占有者通吃”的心态显然不被中国政府所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