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人

  中国古代地方科举考试中试者之称。唐代以各地乡贡中试者,需入京应试,故有此称,意为应举之人。宋为乡试(贡举考试)各科中试者的统称。俗称举子。举人登科即可授官,但无“出身”,可免丁役。明清沿袭,为乡试中试者的专称,俗称孝廉。且作为一种出身资格,即初步具备入仕资格。

释义

  举人(举人)  
  (1)推举,选拔人才。亦指所举之人材。《论语·卫灵公》:“君子不以言举人。”《后汉书·章帝纪》:“每寻前世举人贡士,或起甽亩,不系阀閲。”
  (2)隋 、 唐 、 宋 三代,被地方推举而赴京都应科举考试者。 唐 白居易 《早送举人入试》诗:“夙驾送举人,东方犹未明。”
  (3)明 清 两代称乡试录取者。《儒林外史》第二回:“那 王举人 也不谦让,从人摆了一条凳子,就在上首坐了。” 丰子恺 《缘缘堂随笔·姓》:“在 石门湾 里,姓 丰 的只有我们一家,而中举人的也只有我父亲一人。”

简介

  汉代取士用人无考试之法,皆令郡国守相荐举,被荐举者称为举人。唐、宋时称可以应进士考试的人为举人。至明、清时,则称乡试中试的人为举人,亦称为大会状、大春元。中了举人叫「发解」、「发达」,简称「发」。习惯上举人俗称为「老爷」。
  举人。若果顺利过了第一关,乡试合格者称为举人。「举人」得名於汉代的察举,但在汉晋南北朝,只是被举之人的意思,并非甚么专称。唐宋科举,重进士科,所谓举人,不过指由此可应进士试,所以又称举进士,仍不是专门称谓词。这等可应进士试的举进士另有专名,唐代以中央设立的学校(国子监、弘文馆等)、地方学校选送至京应考者为生徒,以各州考选的士子为乡贡,意思是随各州进贡物品一起解送。宋代解送这样的士子赴会试,一般须经本州「取解试」(类似明清的乡试)取中。如果会试不能登第,在唐宋时代,须再应府或州的考试,重新获得乡贡资格方能再就会试。宋代刘章「四魁乡举」、元代许瑗两应乡举皆第一,就是由於第一次会试被黜落,所以要四次、两次应乡举。而明清的举人则较为优待,一旦中举就永远具有继续赴会试的资格。明清的举人还有一个不同於前代的地方:可以因此进入仕途。吴敬梓小说《儒林外史》里的范进,进学后仍然贪穷,被为不起;一旦中举,亲戚邻里都去奉承他,连张乡绅也去攀世交、送银送屋,就因为举人不仅取得赴会试的资格,而且也算是有了做官的「正途出身」。

·乡试

  明清两代每三年在各省省城(包括京城)举行的一次考试,因在秋八月举行,故又称秋闱(闱,考场)。主考官由皇帝委派。考后发布正、副榜,正榜所取的叫举人,第一名叫解(jie)元。

“举人村”

“举人村”出过18位文武举人
    近日,记者在台山市采访了解到,该市的端芬镇上泽村委会平洲村竟然也是“举人村”。与出过285个举人的恩平圣堂镇歇马村不同,平洲村的举人多数是武举人,少数是文举人,而歇马村则都是文举人。
  据了解,平洲村历史上曾出过18位文武举人,而现代的平洲村也出过不少名人。中国现代眼科奠基人之一陈耀真教授就是平洲村人。现在的平洲村传承着向学的风气,众多大学生年复一年从这里走出。
  台山市端芬镇上泽村委会平洲村是该镇最大的自然村,人口多,土地也特别多。
  5年前,平洲村村民在重修村前鱼塘时,挖出了十几块古老的石板,上刻有道光、咸丰、同治等字样。经村里的老人确认后,原来这些石碑就是雕凿于清代的“举人碑”。
  记者在平洲村看到,当年从鱼塘中挖出的“举人碑”已搬回至村口,构成了一道引人注目的景观。不过遗憾的是,除了举人陈清华的3块石碑依旧齐全,其他的或字迹模糊,或残缺不全。记者在村内的“平洲影剧场”也看到,场内铺设的石凳中依稀可见“举人碑”。据当地村民介绍,上世纪80年代,平洲村民集资筹建了这个影剧场,成为当时台山市最早的农村露天剧场,可容纳近千名观众看戏。
  据村里老人回忆,过去村中族人凡考取功名者都会凿制这样的石碑。当年的许多村民考取了武举人,因此这些石碑也被称为“举人碑”。按照村里规矩,每位举人要刻3块石碑,石碑用花岗岩制成。碑上以正楷刻写阴文,内容分别记载某年某人考中何种功名。3块石碑围成一圈,圈内伫立着10多米高的旗杆。这些“举人碑”竖立在村尾,既可以光宗耀祖示人,也可激励后辈不断进取。
  据悉,当时全村共有“举人碑”数十块。历经社会变动,这些石碑有的被破坏,有的被人拿去做了家中门槛,还有的则做了平洲影剧场的石凳。如今的“举人碑”已找不全了。
  根据《平洲族谱》记载,平洲村历史上出过18位举人,而且以武举人居多。陈清华是村里最早的武举人之一。
  村中老人陈国雅告诉记者,乾隆六年(1742年),平洲村始祖陈和刚携妻及四子从台山三八镇冲泮圣堂村牧鸭南迁至此,他认为此地平枕云峰,洲环泽水,能生彩凤、起文龙,遂将此地取名平洲,安下家来。
  陈国雅说,“陈和刚来到这里后,陈家就分为了四房。在清朝时,平洲村陈家一房的子弟最多,有上百户,出过17个举人;二房、三房共20多户,没有出过举人;四房约30户,出过1个举人。”
  当今:向学精神永流传
  平洲村人向学的精神世代相传。在高考恢复后,村里先后出了十几名大学生。现在,村里每年都有人考上大学。端芬镇文化站陈强新告诉记者,如今有华侨在家乡设立奖学金,奖励考上大学的平洲村学生,为的是让百年向学之风传承下去。记者了解到,政府将开发附近5公里内的华侨建筑,其中平洲举人村就在保护范围之内。村里的老人表示,将来要建一座功名园,把石碑都保护起来。老人们最希望能邀请一些文化专家来研究他们村,找寻失传的石碑,以正“举人村”之名。
  历史:习武之风曾世代盛行
  一个村庄有一个村庄的风气,而这种风气往往能影响到村人的价值观念。记者在平洲村了解到,该村武举人众多,与村中过去盛行尚武之风不无关系。村中曾建有武馆,不少贫困子弟喜欢习武。在早期举人的影响下,整个村子形成了考取功名的传统。
  如今,在该村还流传着关于光绪乙酋科武举人陈贻禄的故事。据说,陈贻禄擅使关刀,力大无穷,武艺过人,集“弓刀石,马步箭”功夫于一身,属力拔千钧、勇武之人。陈贻禄衣锦还乡时,胸佩大红花,骑高头大马。回到村里,后辈都要尊称中举之人为“老爷”,同时竖立“举人碑”。
  村中老人告诉记者,他们小时候曾经在陈贻禄后人的家里看见他当年考取举人时用的两把关刀,一把重40公斤,一把重60公斤。据说,老年的陈贻禄也能单手舞动关刀,非常勇猛。
  陈荣显老人告诉记者,古时候,每有武人经过村子,都会向村民挑战。“曾经有一位叫‘黑皮九’的练武之人来到村中武馆,见一位年轻人倒茶的同时能单手举起百斤石桌,而桌上茶水居然平稳不撒,马上甘拜下风,落荒而逃。”他笑着说。
  平洲村的眼科奠基人
  近代以来,平洲村名人层出不穷。我国现代眼科奠基人之一的陈耀真教授就来自该村。陈耀真1899年12月出生于平洲村。陈耀真从小勤奋好学。但因其父早逝,家境贫困,他不得不在中学毕业后到香港的眼镜店做店员。1921年,他到美国波士顿大学学习,6年内先后获得医学硕士、博士学位。1934年,陈耀真毅然放弃在美国的优越工作、生活条件,回到祖国,直到1986年逝世,他始终坚持为祖国培养眼科人才。他的第一代学生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成为国内著名大学或医院的眼科教授、主任等,其第二代、第三代学生也大都成了国内眼科的骨干力量,其中有后来成为我国眼科界首位工程院院士的李绍珍教授。直到80岁高龄,他还在培养第四代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