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潜

  裴潜,字文行,生年不详,卒于魏齐王曹芳正始五年(244年),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从魏太祖曹操至魏明帝曹叡,他历仕三朝,先后任丞相府参知军事,郡守、州刺史,典农中郎将、大司农、尚书令等职,身封两侯,是曹魏政权中颇具谋略的朝臣和治绩显著的地方官。

裴氏家族

裴潜
       裴潜
  裴潜字文行,东汉末年生于河东郡闻喜县。
  裴家在汉朝,已经算是名门望族。裴潜的父亲裴茂,曾经先后担任过县令、郡守、尚书,因为有战功,被封为列侯。
  裴潜的母亲,是裴茂的侧室或者是地位更低的丫头,在家族中很受歧视。
  裴潜自己呢,小时候可能缺乏教育,经常闯祸,史书记载他“不修细行”,很让父亲讨厌。
  正因为如此,裴潜后来发愤图强,事事争先,终于名扬史册。

流落荆州

  汉末中原战乱,裴潜带着家人,随着大队的难民,跑到南方的荆州,暂时居住下来。
  荆州刺史刘表,是汉末的一位著名人物。他听说裴潜是名门之后,很有才干,就对他非常尊重,待以宾客之礼。
  一介难民,能得到刺史的青睐,确实是很幸运很难得了。但裴潜却很冷静,他通过观察,发现刘表徒有虚名,并不是能在乱世有所作为的英雄人物。于是,悄悄地告诉朋友王粲和司马芝:“刘刺史并没有王霸之才,却时时以西伯(周文王)自处。这是很危险的!”
  为了避免刘表败亡时牵连自己全家,裴潜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离开荆州的政治中心襄阳,向南迁徙,渡过长江,到长沙郡居住。
  不久,曹操的大军进攻荆州,襄阳大乱,官吏百姓死伤无数,裴潜待在长沙,算是躲过了这场浩劫。

归顺曹操

  裴氏为河东著姓,裴潜之先祖裴遵,于后汉初随光武帝刘秀平定陇、蜀,居于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于东汉安帝,顺帝之间迁于闻喜。其父裴茂在汉灵帝时历任郡守、尚书, 亦被封侯。
  汉末,中原丧乱,而地处长江中上游的荆州却比较安宁,许多中原士人为躲避战争,游集于此,以观时变。青年时期的裴潜,也随中原士人一起避乱于荆州,同在那里的王粲、司马芝等人经常谈论学问,议论政事,很受荆州刺史刘表的器重和优待。然而,裴潜对刘表的政治才干却颇不以为然。他认为刘表虽据荆州有利之地,并常以周文王自许,准备收拾天下残局, 继承汉统,但他柔弱寡断,不具霸王之才。因此,他很快离开荆州,远适长沙。建安十三年(208年)赤壁之战前,刘琮举荆州全境降曹,避乱此地的中原士人多被曹操录用。裴潜也归了曹营,始为丞相府参知军事,继为县令及政府主管粮食的属吏。
  裴潜归附曹操后,也颇得曹操器重。由于他在避乱荆州期间,刘备也正寄刘表篱下,因此裴潜与刘备有幸相处。鉴于他与刘备有过交往,曹操便想听听他对刘备的看法。曹操问:“备才略如何?”裴潜答:“使居中国能乱人,而不能为治也;若乘间守险足为一方主。”曹操听后笑而不语。

任代郡太守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代郡乌桓部族首领自称单于,反对统领他们的汉族官吏,为乱地方,郡守不能治。于是,曹操裴潜出领代郡太守。其时,代郡乌桓有万骑精兵,势力相当强大,但裴潜深信,只要处理合理,就可使—触即发的民族矛盾平息下来。因此,他拒绝曹操要他率重兵前去镇压的主张,只身至代。乌桓众族看到新郡守不带一兵一卒,对他们依旧信任, 表示欢迎。由于裴潜的安抚,乌桓族人将虏掠的财产、妇女、兵器等交给汉族百姓。对于那些刻薄、搜刮少数民族的汉族官吏,裴潜给以严厉打击, 一郡为之震动, 一场混乱得到平息。
  代郡是曹魏的北边要塞,也是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杂居的地方。发展与巩固这里的民族团结,尊重少数民族的利益,就成为治理这一地区的核心。裴潜正是认识到这一点,并能正确处理民族矛盾,使境内汉族与少数民族和睦相处,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他在郡3年,治绩显著,受到曹操的称赞。

整肃吏治

  裴潜不仅善于治政,而且统军率士,也有一定方略。建安二十四年(219年)身自由。同时,也促进了屯田区内文化事业的兴办,为国家扩大了选拔人才的范围。
  魏明帝时,裴潜由河南府尹转升太尉,大司农,尚书令,位至光禄大夫。此时,他已是曹魏政权中的老臣,颇有威信。以其在政府中的威望,魏明帝为了整肃吏治,让他制定了各级官吏的考核制度。这个制度仿照西汉州刺史纠察官吏的六条原则,提出各级官吏的考核标准,简便易行、颇见成效。
  裴潜历仕三朝,始终清廉自洁,不以高官显位谋取特权。他多次调迁,从未带过妻室。他的妻子生活贫困,以编织壁障为生,他自己的生活也十分简朴。他在兖州任上所用的木床,至他离任时巳破烂不堪,只好挂在屋里的柱子上。他出入京师,从不乘坐华丽的官车,而只坐仅能挡风雨的“ 车”。他的兄弟居家务农,亦都十分节俭。他的清廉自洁,在当时就受到人们的赞美。,刘备的荆州守将关羽北上包围丁曹操的江北重镇樊城和襄阳,为了解救襄、樊之围,曹操调集地方军,并亲临前线指挥。时裴潜任兖州刺史,也率军前往增援。各地大军集结于汝水北岸之糜陂(今河南郯县北),兖州的军队部伍齐整,威严肃静,曹操检阅部队,深为叹服,夸赞裴潜治军有方,并给以赏赐。

辅佐曹丕

  魏文帝曹丕即位后,裴潜任散骑常侍,负责规谏,不久,出任魏郡典农中郎将。
  曹魏的屯田包括军屯和民屯,民屯占主要地位,它是以招募组织流民施行的,其组织形式是军事制度。因此,无论屯田部民还是下级官吏,基本没有进身之路。当大规模的战争基本结束,部民也逐渐在屯田地区内定居下来。这种军事性的组织形式已不能调动部民的生产积极性,管理屯田的下级官吏也因无进身之门而逐渐怠惰。根据这种情况,裴潜上奏魏文帝,建议仿照郡国九品中正制,在屯田区内实行自下而上推荐选拔官吏的贡举制度。文帝采纳了他的建议,使贡举制在各个屯田区内推行开来。贡举制的实行,使部民逐渐从长期的兵营生活中解脱出来,获得了人身自由。同时,也促进了屯田区内文化事业的兴办,为国家扩大了选拔人才的范围。

人物品评

  裴潜一生,官职变动频繁。从代郡回来后,先后做过丞相理曹掾、沛国相、兖州刺史、散骑常侍、典农中郎将、荆州刺史、尚书、河南尹、太尉军师、大司农、尚书令、光禄大夫,爵封清阳亭侯。在各处都有政绩,是曹魏时代很能干的一位官员。人们预期他能干到三公,但人命无常,到正始五年,裴潜就得病去世了,没有做成三公。
裴潜
           裴潜
  史书上称,裴潜学问渊博,容貌高雅,颇受人们的敬重。裴潜最特别的一点,是廉洁奉公,是曹魏时代少有的清官。
  裴潜历仕三朝,始终清廉自洁,不以高官显位谋取特权。他多次调迁,从未带过妻室。他的妻子生活贫困,以编织壁障为生,他自己的生活也十分简朴。他在兖州任上所用的木床,至他离任时巳破烂不堪,只好挂在屋里的柱子上。他出入京师,从不乘坐华丽的官车,而只坐仅能挡风雨的“ 车”。他的兄弟居家务农,亦都十分节俭。他的清廉自洁,在当时就受到人们的赞美。
  裴潜为官清正廉洁,光明磊落,不论调迁何处任职,从不携家带口,这与见怪不怪的封建官僚动则儿女妻妾,大轿小轿络绎不绝的奢侈行为形成多么显明的对照。更为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几乎很小顾及家里,以至于妻子在家贫乏,每天以织藜芘为生;其父在京师,出入不乘车;兄弟姐妹出门远行也经常以步当车;家人大小有时甚至并日而食。史书上的这些记载,虽然不免有溢美之辞,但我们依然可以从中窥见裴潜廉洁奉公的一贯美德。裴潜家教有方,家人上下互相尊重,当时之人很少有能和他相比的。在弥留之际,他瞩托家人,在其死后不要靡费,一切从简。果然,在他的墓中仅“瓦器数枚”,别无他物。这就是堂堂尚书令的身后事,和那些生前享尽荣华富贵,死后也要备其哀荣的封建达官显贵是怎样的格格不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