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

  下一篇:《导引按跷经·经文》
  《黄帝歧伯·按摩十卷》
  蚩尤兴战,大败涿鹿之野。
  ……帝与臣民同庆喜宴。
  ( 传说在远古的时候,黄帝轩辕氏与蚩尤大战在涿鹿之野。 战败蚩尤后,黄帝同百姓共同欢庆这胜利的喜悦。)
  帝曰:“人生之乐矣,莫过神情之慰;人之苦兮,莫过触感情伤。今视天下,治兵乱,弃芜荒,乃臣民之功。吾夙愿天下永熄兵戈,升平永享。”
  (黄帝说:“人生的快乐,莫过于是精神愉悦,心理上得到最大的安慰;人生的痛苦,是情感被伤害。现在看到了国家停止了兵战,战斗的创伤又得到了恢复。这都是各位将士与百姓们的功劳,我愿天下永远的消除战争,让人们永远享受幸福和平与安宁。”)
  臣民声呼,愿吾中华万万载!
  (大家共同高呼:愿我中华千秋万万年!)
  帝曰:“万民同此欢娱,共享升平福德。吾举首樽美酒,以祭天之生德;次祭,地之承灵;再次,万民同乐!”
  (黄帝又说:“大家一同在此欢庆娱乐,共同享受这和平安宁的幸福。我举起这第一杯美酒,来祭祀上苍,感谢它赋予缔造了生存的良德。再用这第二杯美酒去祭祀大地,是它(生长了万物)又养育了我们。这第三杯美酒,让大家同饮共庆胜利的喜悦!)
  百官依席而敬之……。
  (官民们有秩序的互相敬勉……。)
  帝曰:“普天同庆,升平之喜。吾倍思从争战戈,熄灭生灵。其何罪之有,亦丧挺刃之争?非此,不亦同乐乎!”
  (这时黄帝又说:“见到全国上下沉浸在一片安定团结的喜悦中,我才更加怀念与我们一起战斗而牺牲的将士们。他们又有什么罪过,确丧亡在战争中?不然不就会同大家一起欢乐吗!”)
  歧伯天师于侧奏曰:“吾帝,无愧德之仁君。承灵之命,乃为一气之合,报效升平。志仁之英烈,献身于万民之乐。为一气平秘,奉献九洲。虽身首异位,昂笑九泉幽冥。躯伤身亡,虽死犹荣!丈夫浩然正气,授福万民。体败浩气存,身亡英灵在。寓意太空翱翔,偌大自由矣。故,悲非悲,喜非喜;哀非哀,乐之来矣。”
  (歧伯大臣在一旁说:“圣帝,您不愧是宽仁厚爱有德的领袖啊!英烈的将士们,他们是为了国家的存亡而牺性的。他们虽然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但虽死犹荣且含笑九泉。浩然正气,确给我们带来了幸福。志士身残,浩气在;人虽牺性了,但他们的精神会永远留在我们心中。这好比是英灵们,在整个太空展翅任意自由高飞。所以说:这悲不是悲,是悲所换来的喜;说是喜,也算不上是喜。因为我们这喜,正是从这悲中得来的。”)
  帝,默而无言。良久叹曰:“今虽熄兵戈,弃芜荒,尔等终难逃身衰神亡。吾夙愿万民康健,万代永享。吾焉能独此擅任,永保子孙安康兮?”
  (黄帝沉默了好久,感叹的说:“现在虽然平熄了战争,放弃了战争中的荒芜,正在重建家园,可终有—天,我们逃不出身体与精神上的衰退了。我时刻在盼望,如何让子孙永远的生存在祥合与安宁与健康之中。可是我怎能承担起保障子孙们,永远幸福安宁与健康哪?”)
  歧伯曰:“帝深德众望,臣民所愿足偿。此,天行有常,毋乱妄长,德性修潜,以尽天年。勿荒淫、醉醇浆,砥碣明神,规矩者长亲也。故曰,‘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无病侵染,不忤天地日月星光,身躯以拒,风寒暑湿相侵,此非长寿者何?”
  (歧伯说:“您高贵的品德使众望所归,大家的愿望也—定能得到满足。这就要‘遵遁自然的规律不要任意的去破坏它,修养自已的品德身心健康就有保障,自然也会长寿。不沉缅于玩物淫乱,不整日里醉生梦死,时刻奉养精神,使自我沿着自然规律去生活,生命就不会夭折了。所以说,‘对事情没有任何柯意的追求,真气就会伴随自已的身体。志意清淡,真气便会相守。不背离自然的谐合,身体抗病力就能提高。抵抗力强,难到还会有疾病侵入吗?’抵御病邪侵染,就不要违背昼夜与身体的抵抗力相互对应的关系。依据健康的体魄,完全可以抗拒任何疾病侵入,这不长寿又会是什么呢?”)
  帝曰:“此言善哉!夫子之言,足越天下。灵兰之宝,宜贻子孙。天师在侧,所叚无多。孰能独此擅任,不负朕望乎?”
  (黄帝说:“你讲的这番话真是太好了!天师的话可走遍天下。就让我把这宝贵财富,珍藏起来以便传留给后人。天师在我身边没有更多的时间,谁能代替天师办好这件事又不失去了我的期望呢?)
  歧伯曰:“臣举一人,征将俞跗。非此莫细,独此言实也。”
  (歧伯说:“我推荐一人,他就是大将军俞跗。这人工作起来是非常认真,没人能与他相比,唯有他才能胜任落实啊。”)
  帝曰:“跗,吾之爱将,骁勇善战,从朕功着伤痕未复,苦
  天下之安,何劳其所为?朕心不忍,别之他否?”
  (黄帝说:“俞跗,他是我心爱的一位将军,勇敢确又善战,跟随我立下很多战功,至今身上伤痕还没有得到完全康复,苦于这天下的安定来之不易,我怎么忍心再让他去操劳呢?如让别人代替,这可不可以呢?”)
  歧伯曰:“俞跗者,为民布衣,从争将佐。于兵戈之争,参契天玑。于玑之器,乃求至末。其人,上知天文之纪;下晓,地机之理;从咎苦而荣,善人事。吾席常言,留心于微末,乃恃重德拥大业。鄙臣,从一羽乃晓鹏程万里,秉公于论可翱苍芎。其性刚正袒无偏私,胸怀仁慈,为创业守志,兴帮以至和合,非此仕焉得获实之。”
  ( 歧伯说:“俞跗这个人,他出身于普通百姓,是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将军。他每在战争中结合学识,又把它应用到实际之中。他掌握天文知识,而了解天文气象的变化;他又懂得地理的知识,并且又把握了地理环境的变化中的运用。他从困苦中得到荣誉,所以对人世间的事情非常了解,又很会处理。在平常谈话中,我了解到他观察事物既慎重又细心,为人庄重而能承担这大业的重任。我,从鸟的一翎羽(毛)中了解到,大鹏它能够在万里高空飞翔。从为公的话来讲,他可以同大鹏鸟相比,如同飞翔在万里高空一样。他性格刚强并且正直,为人从不谋私利,偏袒而护私短。胸中有颗善良宽广仁爱的心,他致力民族兴旺,为达到让人们幸福安宁幸福,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才,怎会达到奋斗目标的落实呢。”)
  帝曰:“善哉!”
  歧伯续曰:“吾素平与处,所晓跗于争战之闲,与将士合而归聚,相续于传,‘内以吐纳长生之法,外施摸而按之术’,疗痛以祛病”。
  (黄帝说:“好啊!”)
  (歧伯接着说:“我与他在平常相处,了解到俞跗在战斗的空闲时,同战士们总结归纳并传续了,‘利用伸展肢体的锻练方法,以求得到健康长寿,并结合了按摸术’以治痛祛病。”)
  帝曰:“极善。天师所举,吾所不细。灵兰之事,阅之眉目矣。吾嘱天师,毋得小视。待后细顾,朕亲临善授子孙千秋兮”。
  (黄帝说:“这真是太好了。天师所介绍的这些事情,我知道的还真不详细,看来搜集这宝贵的知识,还真是有了头绪。我把这事交给你,一定要重视。过后我还要详细的去了解它,我要亲自把它传授给后人,永远的留给子孙后代。”)
  ……季春三日,帝至仙苑,召歧伯、俞跗,亦索问“吐纳,按摸”之事。
  (春三月开始的第三天了,黄帝(轩辕氏)来到了花园,在花园中召见了天师歧伯与俞跗。并追问有关“吐纳与按摸”一事。)
  跗奏曰:“臣德薄才疏,学尔不至,唯负圣望。此举从身利,何惊圣躬亲顾。天师所叙,乃帝之将士,素平求生于存,为争战之利所留心尔。汇聚之举,乃从兵戈之闲,久积所垒,为一急之备。口素平常,无免是非,恐负朕望矣”。
  (俞跗向黄帝汇报说:“我的品德修养与知识都很差,学习得也不够,唯恐辜负了您的厚望。象我们搞了一个,属于是锻练身体,增强体魄的小活动,怎么却惊动了黄帝您亲自来关注哪。天师所说的,那是您的将士们,平常利用了空闲时间,为保存自己生存的实力,使战斗能够获得胜利,长期以来所积垒起来的经验。这都是从业余时间,为了战斗中的急需而作出的准备。我说的很平常,免不了有错误的地方,恐怕会让您失望了。”)
  跗曰:“天师,乃吾之益师,同德之契友,志同之良朋。知音同略,情于手足。其至精之壁,乃夫子指教。今据实无遗,以奏陛下。疏露之,善请帝师补正之。”
  (俞跗说:“歧伯是我最好的老师,也是与我有共同理想与追求事业的莫逆朋友。我们情投意合,既是知音,交情也如同手足。这其中精辟的见的,都来自歧伯老师的指导。现在如实详细的向您汇报,有疏漏的地方,真诚的请您和歧伯老师再给予补充。”)
  帝曰:“莫谦。直言首综,无拘细详。实所求,一验于效也!”
  (黄帝说:“不必客气。你就直接了当的从头到尾,无拘束的去讲述。我希望得到的就是,能在应用中而得到的实际效验呀!”)
  跗曰:“天地之德,‘易’曰生。此,生德也。地存,乃存其德。德存赋体,一体于人,人自体。体存天地,天覆地载之。地载天覆,一气所括哉!故曰:天地之气通人体,天地之体亦同气。此气之理、理之气也。气理之理气,实之化也。故:体在气在,气在理在,气存理存。天下气存,人亦存;天下气亡,人亦亡也。故曰:天下有气,人无亡。天下有亡,亦无气。无气,以丧化变矣。”
  (跗说:“天地的德‘易经’说,那就是生(存),这就是生德。大地的存在,就是存于德。德的存在又给了人体,一个体的存在,对于每个人来说,各自又都具有一个完整独立的体(这就是人)。人之所以能够存在这天地间,被天覆盖着,大地所承载着,又被一个气所包容着啊!所以说,天地间的气它通连着人体,天地的体它同人一样也秉承着一个气。这就是这个气的道理,理说的就是这个‘气’呀。既是气中的道理,也是道理中的气。气与理,理与气之间,都是在不断的变化着。因为只要有体存在,它就有气存在。有气存在,就有道理存在。天下只要有气的存在,那就有人的存在;天下的气要是没了,人也就没了。所以说,只要天下有气,那么人(类)就不会灭亡。天下灭亡,也是没了气,无气也就丧失了一切的(物质)化变了。)
  帝曰:“善,善之哉!妙论,微达宏瀚。”
  (黄帝说:“好,这太好了!你这微妙的论说,从微观到宏观中蕴涵的道理实在是太深刻了。”)
  跗续曰:“气存,息亦存。息存,命亦存。命亡,息亦亡。息亡,随气消于亡也”。
  (俞跗接着说:“有气存在,就有呼吸的存在。有呼吸的存在,就有生命存在。生命没有了,呼吸也就停止了。呼吸消失了,自然那气也就跟着消亡了。”)
  帝曰:“师之言,足越天下矣。微以达化,一理而括,万物常规。知其道者,一言而综;不知其道,所寻无穷。此论,悦心聪耳。道论,授教德才。呈灵兰,非德才有备,毋妄授。
  (黄帝说:“俞跗所讲的这一番话,可以概括了天下的一切。从细微间到广大的一切变化,以这一个道理,就完全慨括了万物发生发展的规律。只有了解这道理,一句话就可概括;不晓得这个道理,再怎么去解释也寻不出个结果。这个论说,不仅使心胸开阔且又聪明了头脑及听觉。对这道理的论说,应传授给那些有良好思想品德的人。把它珍重的保管好,如若不是品德学习都优秀这样人,是不能轻而易举的就把它传授出去。)
  天师所举,实为不妄。知人擅任,无私善众。师跗之在,吾江山幸甚,万民之福矣。”
  (天师,举贤荐才实事求是。他了解人会使用人,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在为大众办好事。有歧伯和俞跗这样的人才,是国家社稷的荣幸,也是老百姓的福份哪。”)
  歧伯曰:“吾帝至谦,朕发天之大德,为臣焉不尽力乎。”
  (歧伯说:“黄帝您真是谦虚。您为了发扬天的大德,做为臣子来讲,怎么会不尽心尽力哪。”)
  帝曰:“得人不授,是谓失宝;传非其人,谩泄天宝。妄传匪人,反增罪祸焉。”
  (黄帝说:“有了德才兼备的人没有传授给他,等于失去了珍宝。传给没有良好品德的人,就亵渎了上天赐给的珍宝。相反传给盗匪,是等于增助了犯罪的危害呀。”)
  下一篇:《导引按跷经·经文》
  《黄帝歧伯·按摩十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