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伯

歧伯
歧伯
  
  歧伯,又称岐伯,尊称为歧天师,远古时代的名医,是黄帝时期的名臣与老师。他的著述颇多,但多失传,仅留残著,被后人整理编辑成《黄帝内经》,流传至今。因而,他被后人称为中华医学鼻祖。 传说黄帝让歧伯尝草药,编著医药经方,才有传世的《本草》《素问》等书。
  

生平简介

  岐伯为甘肃省庆阳县人。约生活在公元前二十六世纪。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医学家、中医理论的奠基者,华夏民族人文始祖。
  清乾隆年间《庆阳县志·人物》记载:“歧伯,北地人,生而精明,精医术脉理,黄帝以师事之,著《内经》行于世,为医书之祖。”歧伯从小善于思考,有远大的志向,喜欢观察日月星辰、风土寒暑、山川草木等自然界的事物和现象。还懂音乐,会做乐器,测量日影,多才多艺,才智过人。后见许多百姓死于疾病,便立志学医,四处寻访良师益友,精于医术脉理,遂成为名震一时的医生。黄帝为疗救民疾,尊他为老师,一起研讨医学问题。《黄帝内经》多数内容即以他与黄帝答问的体裁写成。所以,记载“歧伯”的最早的文献是《黄帝内经》。后人为了纪念他们所做的贡献,专门修建了歧伯庙。
  过去许多史书上说歧伯是黄帝的太医,有“黄帝之旷,称“天师”的说法。宋嘉年间高保衡等人所著《黄帝内经序》说:“歧伯上穷天纪,下极地理,远取诸身,更相问难,垂德以福万世”。清著名医学家张志聪云:“天师,尊称歧伯也。天者,谓能修其天真;师乃先知先觉也。言道者,上帝之所贵,师所以传道而设教,故称谓曰天师”。《史记孝武本纪》:“公玉带曰:黄帝时虽封泰山,然风后、封钜、歧伯令黄帝封东泰山、禅凡山、合符然后不死焉?”这些都说明,歧伯并非只是黄帝的太医,还是他的启蒙老师、军师,也即今天的顾问。《资治通鉴》云:“黄帝命歧伯作镯铙、鼓角、灵髀、神钲以扬德而建武。”《隋书·音乐》云:东汉明帝时,乐有四品,“其四日短箫铙歌乐,军中之所用焉。黄帝时歧伯所造,以建武扬德,讽敌励兵”。这说明歧伯是一个上知天文,下极地理,多才多艺,才智过人的博学家,是名副其实的黄帝之师。

人物贡献

  皇甫谧《帝王世纪》云:“歧伯,黄帝臣也,帝使歧伯尝味草木,典主医药、经方本草、素问之书咸出焉”。《经史百家杂钞》注云:“歧伯,黄帝臣。帝使歧伯尝味草木典主医病与论医,更相问难,著素问、灵柩,总为内经十八卷,为医书之祖”。关于歧伯的遗著,见于医籍者有《歧伯经》十卷,《歧伯灸经》一卷,《黄帝歧伯针论》二卷及《歧黄要旨》、《歧伯精藏论》、《歧伯五藏论》、《歧伯奥旨》等。但以上诸书大多失传,唯留《黄帝内经》一书,为古今研究中医的经典著作。褚证的《褚氏遗书》中说:“素问者,黄帝与歧伯、鬼臾区、伯高、少师、少俞、雷公六臣平素问答之书,即本纪所谓咨于歧伯,而作《内经》是也。此书出于歧伯者多,故本纪不及诸臣耳”。《内经》的成书时间,现无准确年代可考。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人不断完善、增修,最后才形成今天的《内经》。即使在歧伯之前,我国民间已早有医术相传,歧伯也是总结学习了前人的经验,再加上刻苦钻研、反复实验,才取得了“素问”成果。所以《内经》是我国古代众多医学家集体智慧的结晶,是我们的宝贵医学遗产。当然歧伯是对此贡献最大者,因而成为我国中医界无与伦比的鼻祖。

后世影响

  中医学奠基之作《黄帝内经》的主要内容以黄帝、歧伯问答的体裁写成,因而后世用即以“歧黄”代称《内经》。并由此引申而专指正统中医、中医学,更多的则是作为中医、中医学的代称。同时,由“歧黄”组合的新词,也各有自己相应的意义。如“歧黄之术”、“歧黄之道”指中医学术或医术、中医理论;“歧黄家”指中医生、中医学家;“歧黄书”指中医书;“歧黄业”指中医行业等等。
  据传,歧伯是轩辕黄帝六大重臣之首,曾任军师、国师、天师,黄帝统一华夏后,歧伯受封,把其出生地封为“歧舌国”(今四川盐亭县茶亭、柏梓一带)。每年农历三月十七日城乡的医生和药店老板于歧伯庙集会庆贺。茶亭的歧伯宫、歧伯庙、歧伯桥、歧伯树、歧伯墓遗址、药谷、药市、石药槽和很多动人的歧伯故事仍传存在世间。2003年4月18日,四川省社科院把“歧伯文化研究与旅游资源开发”立为重点课题,并派专家组赴盐亭考察。

相关著作

  据有关史志书目记载,托名歧伯的著作约有8种:
  1.《汉书·艺文志》载《黄帝歧伯按摩》十卷;
  2.《隋书·经籍志》载《歧伯经》十卷;
  3.《新唐书·艺文志》载《歧伯灸经》一卷(《宋史·艺文志》则载为《黄帝问歧伯灸经》);
  4.《宋史·艺文志》载《歧伯针经》一卷;
  5.《通志·艺文略》载《黄帝歧伯针论》二卷;
  6.《通志·艺文略》载《歧伯精藏论》一卷;
  7.《崇文总目》载《黄帝歧伯论针灸要诀》一卷(《宋史·艺文志》则载为《歧伯论针灸要诀》);
  8.《竹堂书目》载《歧伯五藏论》。
  以上诸书皆已佚,仅存书目,因此只能从书名知其与歧伯有关,内容主要是针灸,另外有按摩、藏象等,而不能确定为歧伯所著,因为古代“世俗人多尊古而贱今,故为道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淮南子·修务训》)。

《黄帝歧伯·按摩十卷》

·一元卷有无论及篇第一

  歧伯在侧,帝与幸臣同游仙苑尽览奇珍。
  帝曰:“廖廖坤哉,其廓肇元。天地之大,其无不有,有众生繁荣之茂。万籁究其至至之何乎?其从何来,来之始末之有无乎?”
  师曰:“天地其无至为有,天地之有始于无。其无有,其有无。有无,无有实之是也。无非无,有非有,无中有,有中无,有无乃为乾坤万物矣。
  所曰今之有,其明之无。现之无,其远之有。远之有,今之亦无也。故谓:其无其有,其有其无者,一也。其所曰之无者,无之何?乃无形无体,无于其见,无寻其处,所无其用也。其所曰之有者,乃有其形俱,有其体存。有者,有其用也,有其处也,有其物也,有其质在。故曰:物之形,形其质,质之体,体之物也。”
  帝问曰:“何谓物乎?何谓其体也,质之何?其多寡之何乎?”
  师答曰:“形实有俱谓物,物之形俱乃谓体,体乃有形见实存,实存精微之聚乃为质。质存多寡乃为量也。故曰:质量者,乃质存其数也。所曰有物、有形、有体、有其质之量也!此有中有。其无中有者,无非无也,此乃无中亦有哉!所有者,质中质,有亦有,有乃从无中来。其如:莹玉无垢久存尘积,日扫日积,此乃无中有尘,尘扫其无于扫,无之又有新尘之积。
  无乎,无者其何?乃无形见,无其体存,此亦空也。空者乎?不实之谓。所曰:虚也。空虚之。空虚者,乃空无其实也。空虚之无乎?‘空虚’之无,实之有也。有之何?有其气也。空于气也,曰:‘空气’也。
  气之乎?气者,乃宇宙太虚,天地上下,曰其可查未可见之无形之体也。曰:无形之体,何谓其有乎?气者,虽无其形见乃查之可得,搜之可求,究之实存,探之亦在,正此乃无中之有也。
  搜之、探之,其质存之。存乎?乃存气之质也。故曰:气质也。气质当万物从生之始乎!此其有者,乃从无中来也。
  无乎?无者,乃先天万物之无存之有。有气变之万物,万物之化变,后天之其有之。有哉后天矣。”
  帝问师曰:“有之何存?”
  师答曰:“有乃先天所存,于空中其无,实亦有之,有乎其气也。气之目无所见。故曰:其无尔。此无,亦无处不到,无孔不入,无所不是。虽无其见,无形其后化变有存。
  化变之变,后天存之可见。所‘有’者,有之有也。有之其‘有’放之则无终端,收之乃有终止。
  其如,一木之变为千万所用。故曰:变之乃化也,化变于其有无。变则乃有化之乃无。故曰:今则有明之无,昨之无乃今之有也,其有其无,亦之生存其长,非之砍伐乃易其形矣。当此,消长于生亡尔。”
  帝问曰:“既言消长生亡,从有无何断?”
  师曰:“有无之论,眼见为实,非见乃虚。可见之有,非见之无。其见其有,非见其无,亦虚实也,虚实之有无,乃待其数也。”

·无极太极篇第二

  师曰:“无中有,有中无,其无其有乃至数,故可谓之‘极’也。极者何?极,乃至其终端始末也。有无之,至末之广,广于极。极也,极之难乎哉!难之如环。如环之,则无终端始末。故曰:无极。无极之本,本太极。太极者,乃至大之博。太极之极,乃无极;无极之本,本太极。太极之博,乃天地上下一元之内外矣。
  其无之极,极太极。太极之有极,限其极也。限者,当环之截止。截之,当有端尽。收之,亦有终始。故,有极之纵,纵无极;无极之收止,其亦有极。曰无极,乃为有极之本,有极本始源无极。”
  问曰:“初始当何?”
  师曰:“初始之,初始于无尽之展,与展源太极矣。”
  帝问曰:“太极之本乎?”
  师曰:“太极之本,本乎气。所曰:无极为太极之本,太极乃无极之伸。所曰:太极之本,本于无形之气矣。一气之所化变,变化之,变化之化变,以论其有无也。
  此喻曰:‘今师几案,授徒为用。其明日,明明日有否?’曰:‘终日之无存也。无之乎?此乃无得目视。’此之何也?此乃,终当其朽也,朽乎?其烂腐为沫散之无乎。……
  终当之无乎否?曰:非也。非之何?此有哉!有之何?有从无之化变尔。化变之实有,亦其无也。
  所曰:有无之极,极于变止。几案之谓有无乎?有之有乎?无之无乎。其有之何也?曰:有木之朽,有朽于烂木沫,烂木之有何?育幼达材,材至沫烂无木尔。……无木之有否?有复其始也。
  复始之何乎?其如:几案之有,从何来?曰:伐木匠做。匠做取之其材。材之何来乎?此来高木,高木之树乎。树之何来?乃幼苗所长。幼之乎?籽种升发也。高乎!树乎哉。树木之匠做,以成之桌也。桌之化变,复复之返;返之源乎。源乎?乃种。种乎?代代之传也。其传始初何?无疑精微演变。一言以敝之,精微之末,剖见实于‘气’乎,乃气变物乎。
  曰:无极之太极,太极之有极。有极极内外。内外极于‘气’,外极极其‘质’;内极极其变。此:可视之非视也。非视之内外,气亦变质,质化气。此,可观之,非观也。可观体,非观气。观之之非也,何乎?曰:观乃极限矣。极限之可观非观也。
  此观乎?气之‘质’,质于‘气’矣。气质之质气,乃为有无于极以论哉。所曰:无极为有极之母;有极也,无极于基。内极,极有极;外极,极无极。所曰内外之极,以极之收止之纵放矣。
  其至大于寰宇,小于微物之存。所故太虚之内,天地之方圆,以谓无极之边,有极之沿。大千之奇哉!异哉。”
  问曰:“以寻奇异当何?”
  师曰:“从方圆者,乃规矩也。规矩之,天地方圆之界限矣。与界限乃求虚实。”

·太虚宇宙篇第三

  师曰:“万物所视,一元玄奥纵琛。先天气布太虚,质凝相聚‘宇宙’。宇宙也?环宇琼气之玄质尔。”
  问曰:“何谓宇宙乎?”
  师曰:“气‘玄’以存曰‘宇’;宇之质存谓宙。‘宇’之‘宙’也,乃‘宇宙’之。宇之环其质,质之存之宙。‘宇宙’也,乃气环之质矣。”
  问曰:“宇宙当何?”
  师曰:“宇於宙之气,宙於宇之布。‘宇宙’之气布,结凝而存乃为体。‘宇’当‘宙’之存,‘宙’乃宇之体。‘宇宙’其存也,乃亦‘球’也。球者,示有实之体,动变无形于气。故曰,宇宙之体乃‘球体’。球体者,太虚以气聚,无极以合之。故其聚太极之坚质。所广之无楞,扩之无角,缩之楞角皆备。放之则无收止。收止之亦有端尽。出动变,乃示先后天之变化,化变之有动,无形其亦有形也。”
  问曰:“结凝之体何得以球之?”
  师曰:“博布於动变,有无之循环也故。环者传,传者玄,玄乃圆也。所圆之玄也,亦太虚。”
  问曰:“何谓太虚?”
  师曰:“太虚也,至大之博于虚也。‘虚’也,不实之谓,亦‘空’也。太虚者,亦‘太空’也。太空之虚,‘虚’于气。太空之实,实于质也。虚空之实质,乃于宇宙也。宇宙也,太空之虚实也。
  ‘宇’乃无极于气,‘宙’乃结凝于体。所‘宇宙’也,乃有气之有‘球’。故,有虚之有实;有形之有体。无形括漫其实;有形其结其体。无形之聚,有形结以实之。聚之以聚,物(质)聚合实体,体之亦形矣。”
  问曰:“所与万物也何?”
  师曰:“万物初蒙浑玄,清浊无分,上下无辨,亦‘浑沌’尔。‘浑沌’于浊卵,静动而变,变而传,传其亦离乎。
  离而动剧,动剧乃传。传其不舍,转传于变,相向及离乎。所分而合,继合而分之。无分其气结,气凝而其合之。合合以复动变球之形也。
  球之,内坚外实;坚实于内,弥散于外。所:外虚内实,内外有分,清浊有辨,上下能判。内外分以虚实。实其内,趋内趋坚;虚其外,趋外趋虚。清浊辨,清以外浮,浊以内潜。清以外,浊以内潜,清外上浮,内潜下以实,举外虚为浮。故:坚以实,虚以软。”
  问曰:“此,趋内趋外之亦何乎?”
  师曰:“内聚质凝,外散体虚。趋其虚体空散,散收以乎坚止,聚集以散收。所虚散乃漂,从漂当球之,漂其空实也。”

·气质变化篇第四

  师曰:“气变形,形质气。形化质,质解气。气变形其物,形变聚其质。质变形可聚,聚质可变形。故:质化气,其形乃散;气变质,其形乃聚。气变质易形,质散形亦散,质聚形合集。此乃,气质之互动尔。
  所故,形散之形聚,乃一盈亏。盈亏消长之多寡,多寡乃济消长于盈亏。所故:有无盈亏,消长动变于故。故,动变形散实离而故化之。化,随变之也。
  故曰,千变万变,观以形变。形变以质变,质变形变,形质互变,互变之变,乃一‘化’也。化也,实化形质变。
  问曰:“于化当何?”
  师曰:”‘化’易质以形变,形变质之质。形质变固之故变,变故之固变也。此乃千变万变无止乃循。然循化变,归乎分之散解之合聚,合聚之结化。故曰:千变万变,乃质之变;千化万化,乃一气化也。
  嗟乎!气变,以化万物。先天之原,万物之变,无形以复,暂告终止。先天者气,气之变;后天于物,物从变。故,一气化万物,万物一气括。
  所故,千变之质,万化其量。变化之质量矣。曰之‘化’乎,无不循从以气之。此乃,一气统万物,一气生万物。万物之变化,至气乃告终止。先天之源,后天之本。於源本,非可观之观,非所现乃现,所观形乃环。大千世界,其化变之实质,本于气。后天于变,其变其质。故,一‘气’之万物,万物归一气统佑佐玄矣。
  气变物,无形为有形。质化气之,形物以散解。形散合於物,物聚以其质。物形合聚散於质,质散分其物。所故,聚散以曰:盈亏尔。盈亏其多寡,多寡乃互济,互济以消长之。故有无变化之多寡,盈以济亏,亏其多寡。所寡居有亏,亏乃消损。无中以盈长,盈亏消长之。久行之来,常恒矣!动变之,质化以盈亏,形散离合,离合乃变化矣。
  气居之质,质存于气。气质存其化变。散之气,聚之质。质凝之物,聚集乃体。散聚之聚散,相聚相集,相集相聚,共合也一体。聚之合,分之散,无断之化变、变化矣。任其变化皆‘气’也,‘气’之动变哉!所故,天下无理外之‘气’,亦无气外之理。无极于气,有极于质。气变质,质化气,气质质气乃一也。一之变化之往复尔。
  气质,质气,动变多寡於盈亏,盈亏以衍生万物,此乃无独有偶。故曰:气乃万物之母基,肇元之坤始。
  散之气,聚其质。凝之物,结于体。散结结散,聚凝凝聚,合以为体。其聚其合,其分其散,分散乃化变,化变复聚质。变化乃‘气’与‘质’也,暨气质矣。”

·虚实动静篇第五

  师曰:“一气之中,非无既有;所有其无,其无既有。所有之乎?有乃实,虚其无。”
  问曰:“究虚之其无乎?”
  师曰:“究虚无之无乎?虚无之无,乃实有。实有化虚无。此乃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也。”
  问曰:“虚虚实实当何?”
  师曰:“虚实之动变由生、由消、由灭、由亡也。所曰生消,乃虚实动静之起止。虚则动,动则变,其动其变,其静其止。静则实动以虚,虚乃实,实乃止。故,变中有动,动中生变。静中存化,化中存灭,灭亦亡,复亡以生矣。”
  问曰:“当亡者何乎?”
  师曰:“亡乎?亦消止。所静中存变,变中有化,化中有生,生中消。消之乎?消于止。止乎之?止乎之‘气’矣,气之消亡,亡生变于质。生之变之于行之。”
  问曰:“所行之何乎?”
  师曰:“久动谓之行,行返而复,来而去之,动复以无终端,故曰‘转’。转之乎?转者,去而返,转返于复传也。”
  问曰:“转传以何?”
  师曰:“转传无止于动,环行以运也。运者,乃运转也。运转之,去而复还之。故‘生死以抵,生为死变,死乃生还。所生死为敌,死以生复’。生死于复,乃虚实之动静化变。动静,静动之变虚、变实,化实化虚,实化虚,虚为实。所虚实动静之化变,生死乃无限循环也。”
  问曰:“从循环也何?”
  师曰:“静存动,动存变,变存化,化于静止。所无动无静,无静无动,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以静聚,静以动化也。动静之亦变之化,化之变也。化变之,形生复消之亡也。所故,生亡以动静。动以生,静以亡。动亡生止,生亡之动止。所谓动静也,生亡之动静,乃生死之存亡也。
  观参天之树,外虽静,实内动。内动以生,生以长;此外静内动。阅山石不见损,寒、暑、风蚀于剥脱,则日有所减。树不见长,石不见损,皆动静也。动静之,可观乃不得观之也。从观乃上下内外。
  视风摇参树,枝动根不动,此上动下静。火燔其石,外不损内损;水击其石,内不损之外损。此外静内动,内动外静。此乃损随从动。所故,动动尤动也。从动之,动静以生消其之然也。”
  问曰:“当动静始末之何?”
  师曰:“动之始,始无极。静于止,乃止于极。所曰:行运于返,复返由去乃无极也。故曰:静之止,为有极之化变,化变行运以无极。”
  问曰:“无极行运,化变以何?”
  师曰:“无极行运化变,以示阴阳。所曰阴阳也,乃虚实之动静也。动静之化变,化变之转传。无形从转而成阴阳,有形变化以成阳阴。阴阳也,转变当化,形虚实於动静之生亡尔。”
  问曰:“生亡者何?”
  师曰:“生亡动静虚实。生之动,亡以虚;静以实,动乃虚。故此以动静生亡之虚实也。静实乃观,动虚以无视。虚实动静之迟速,可观之非观也,观迟不观速,观实不观虚矣。故此之阴阳动静虚实之。”

·升降离及篇第六

  师曰:“阴阳也,亦动静也,动静之升降离及也。升降之,升己而降,降己而升。静中动,动而升;动中静,静而降之。质化气之动,乃动中动;气化质之动,乃静中动。静中动者,有形化无形。动中静,无形化有形。形动形变,形离形散,升离升散,离降合止。所故,形静形止,形之定也,定动实以物之。
  故,无动无静,无静无动。无变动静乃无升降,无升降乃无变止。升降之动变阴阳,无形之乃有体,无体乃有动变,动变之于阴阳矣。阴阳之亦虚实,阴实以阳虚,阳虚以阴实也。此虚实之多寡,乃升降离及,离及之升降乃亦出入也。出入乎,以于一圆大千之盈亏,与彼之互济尔。
  阳动以升,清之升浮尔清。阴静之静以潜,潜而凝。潜聚所凝。凝聚以浊,浊聚乃成形,形静之实也。清升以浊降,实降虚之升。升之升者,随升散以腾。潜之潜者,随潜以藏之。所藏质之广聚乎。所故,随聚而凝,凝尔结。凝乃实,散尔虚。‘化实以虚,散结以实之。”
  问曰:“于升潜离合故?”
  师曰:“升潜故于离合,离合之升潜形止。所曰离合也,离合之开合耳。开以无形于气;合以实,实以其有形之质。实之离,其虚乃入,入虚乃离实之开也,虽实亦虚,此实中虚。虽入为实,其实乃虚。故,虚实之,亦清浊也。清浊之,出入之离合也。离之开,开以出之。及之合,合乃入也。
  问曰:“其离合以奈何?”
  师曰:“清升虚之浮,浊降凝之实。此阴阳升降,阴阳升降以动变归综。所故,-元‘内、外’,之乃‘离、及’,离及而从‘升、降’。升降之,升降以谓上下,上下之,亦天地矣。”
  问曰:“从上下以何?”
  师曰:“上下之参差,内外离及之措落,阴阳为之腾潜。以虚实出入相济,来而往,左右亦环流。故,动变有上下,乃有左右。有左右上下,乃有前后。有之上下、左右、前后,才乃环运也。故,环运之,其升其降,其上其下,其左其右,其前其后,左右上下之前后,其离其及,所开所合,所虚所实尔。虚实之环运,升降离及,开合之出入,此乃动变之阴阳,阳阴也。”
  问曰:“阴阳之何谓尔?”
  师曰:“阴阳也,道路之上下、左右之传递、前后转传,离及之互济,变化之生始,消亡化变之终止,虚实以形体,神明之综本矣。”
  问曰:“神明之综本奈何?”
  师曰:“得聚出入离合莫测于变,合变聚以至精凝。精凝行道之路也。所曰‘道路’之,道路行变于天地上下、左右、前后环运之,曰升降之离及,乃以莫测。莫测化变归纲纪,纲纪乃曰‘神明之综本’也。”
  问曰:“神明所测奈何之?”
  师曰:“神明得测,综本从守其府。府为宗本。宗本,乃神明之出入也。故出入之,以开合升降离及乃断。从断天地阴阳之然矣。”

·天地阴阳篇第七

  问曰:“天地阴阳何也?”
  师曰:“所曰天地也,清者升,升其天;浊以降,降之潜。潜降聚于地。所曰天地之阴阳,乃虚实动变之升降腾潜。天阳之动,地阴之潜。”
  问曰:“天地也何之?”
  师曰:“天也,气布漫至大之虚实玄运。地者,万物之居址,曰:其地者,乃太虚之一实‘球’也。
  所阳动之天,故天者,一之大也。大之乎?大之气也,故谓‘大气’。大气者,亦太虚之空气。空气之天地者,一虚实。从虚实之化变,化变莫测,示显之阴阳。阴阳之神明尔,神明于要,乃要之虚实。”
  问曰:“何谓阴阳乎?”
  师曰:“阴阳也,乃天地之道路,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使,乃神明之府也。
  曰阴曰阳,乃太一之气,分而为天地,转变传玄以阴阳之。阴阳,乃示总宗之法度,法度从属之天地哉!”
  问师曰:“天地从是之何也?”
  师曰:“天地之是,转而变之,环传于要者天之,随其形传。地之‘球’者,随天形其圆。圆也,随气括漫转而传,传其玄,玄之旋亦从圆也。”
  问曰:“其于地也何?”
  师曰:“曰‘地’者,实聚之土也。土者,实聚于太虚气之质也。所于微尘以聚,尘聚谓土。土聚其实,实乃质聚,太虚环传以聚结固,正此天地之地也。天地之变化,亦阴阳也。阴也阳也,所从变化之综本也。综本之要,要之变也。变之乎?乃亦本也。天地本变阴阳也。”
  问师曰:“本变之何?”
  师曰:“本动变之所化变,化变之出入离合。阴阳也,所化变也,化变之有形无形也。无形者阳,有形乃阴;阴者阳于变,阳者阴乃化。所曰:天阳地阴,气阳质阴,动阳静阴,明阳晦阴,父阳母阴,夫阳妻阴,外阳内阴……。阴阳乎,乃天地上下,左右前后,内外环转牡牝偶对矣。
  曰:升降之离合之出入之,所动中有变,变中有化,化中生,生生之再变。变中存,存其“制”也。制存生速之迟变,制中克,克中之消,消乃灭乎。此灭中亡,亡中亦生之,故生之生,化之化,消之消,消之死,死乃亡手。乃曰生杀也。生杀解奥天地乃晓阴阳化变,从阴阳之变以寻万物宗本。体万物之宗本,乃解阴阳矣。”
  弟子问曰:“体解阴阳以何?”
  师曰:“体阴阳乃知化变始末,解阴阳乃晓道路终始。故求阴阴理奥,乃测万物化变常规。窥天地之数术,乃探万物于之其中矣。”
  问师曰:“晓其数变,用之何?”
  师曰:“数变于故,源之本发。故晓其数变,乃测天下理微;所窥万物,得气盈亏。所故,天下一分有二,二仪之阴阳。二二之四相,四四之八风九野,九野之星风。天地之数奥,所括万物之长规耳。
  动变之升降,气之散结环流转运。天地之一二,上下左右前后,六合于一气动静行止。一元之中,有余之过,不及乃亏。所余所亏,乃气亢卑。阳刚则亢,阴柔卑微。此刚过卑亏,卑过刚亏也。所故阴阳动静,刚柔为变。不及于过,有过为亏。亏过以为,动静生克制化之本,一元之平秘,无过于及之,太过之不及,及盈亏也。
  一元内外,阴阳扭抱分合不散。外之形散,内聚质实。一元之内亏外暨,外乏内以济之。外之密,内以秘,此乃‘秘密’。所谓平之,平亦相等互济以衡之。二半于分,相分不失,离乃不去,相来相往,无偏胜负。亏者余,余不及。无亏无余,不失不离,亦失亦离,亦济亦余,分二合一,环套环扣,均等以中分上下,左右前后相贯六合恒一也。
  此:无失无离,无济无虚。故曰:无虚实乃无动变,无动变乃无离及。无离及乃无清浊,无清浊也,无上下于分之。无上下乃无道路,无道路乃无行运,无行运,乃无一气化变之孤死。
  故尔,天地之阴阳万物,无气之化变,乃万物存属之孤止。气之化变,赋万物以生息。”

·五行匹配篇第八

  師曰:“天地一氣參變,動劇乃生‘風、寒、暑、濕、燥、熱’,于行‘金、木、水、火、土’五行地之質,故曰氣之行質。地聚質六,形五而成,此六氣之五行化變矣。”
  弟子問師曰:“以五行者何?”
  師曰:“質聚行括,從行五生變(對質形成做以慨括)。生變制克,隨克制以從生之。”
  弟子問師曰:“以六氣奈何?”
  師曰:“六氣也,‘風’以勁急剛烈。‘寒’聚水凝。‘暑’以氣之火燥。‘濕’”以重濁相集。‘熱’以形急乃焚。故此行,形於五,所曰,六氣之五行。”
  弟子問師曰:“五行以奈何之?”
  師曰:“天變行於六,地化形於五。五性行以形,行形行其質。故:水以滲潤下,火以炯上,木以挺直,金以堅藏,土以敦厚。隨六氣爲動,此天地上下陰陽,司天六氣在泉,左右間客之‘五運六氣’矣。”
  故曰:在天無‘風、寒、暑、濕、燥,熱;’再地,則無‘水、火、木、金、土,’五行之質。一氣無交於流,乃無轉運。轉運其無,化變孤止。無變動生化無存,無生存消化亦終止。
  無形爲有形,有形化無形。無形變有形,有形化無窮也。此乃大千世界變化之,無有窮盡矣。”
  弟子問師曰:“無窮盡奈何?”
  師曰:“變生之出,化死之入。變則生,化乃死,觀有無動變。乃牝牡偶兌。故生化於變在天之氣,在地之水;在天之濕,在地爲雨;在天濕結爲雲,在地水結成冰也。在天爲熱,在地爲火。在天之燥,在地之炅。天有氣在,地有土存。天有霧露漫布,地有草木四野。天蘊氣於質,地藏土礦堅。天六氣一統,地五行歸土中。故此,天一生水,地二爲火。曰,水火也,乃陰陽化變,於動爾生之也。”
  弟子問師曰:“化變於水火何故?”
  師曰:“化變於生,此乃動行之變。天一生水也,氣化水故。水泛以萌木,故水生木。木生,乃升氣發作。地二生火,火也,此升發氣炯。故,木生火,此乃天三生木。故,天之雨露滋潤萬物,萬物依木乃榮也。
  一水生二木(先天與後天),故二木爲林。林乃木之並,木發燥氣,燥氣烈火,故木生火。此天三生木也。三木之森。森,高木之林也。森林乃木榮之茂也。茂氣水潤以聚蝕,一三於木。木依水乃立於土,故,木克其土也,乃發氣從之內入以外出。所故,木克土,木蝕土之,土腐木之。土氣斂聚,質中金藏。金之堅藏也,藏其質之實也。地四爲金,金聚以質之堅也。……萬物土中之生也,存也,亡也。所故,土之五也。五者,‘五行’形質之歸也。天地之形質,乃天地之數術,術數也,數術之陰陽爾。”
  弟子問師曰:“天地數術陰陽奈何之?”
  師曰:“天地數術乃陰陽奇偶,陽奇陰偶。天氣于之變,五行於之生,形質之其存也。此乃:水生木之養,木生火舉形,火盡爲土,故火生土。土中藏金,故生金。金化爲水,故金生水也。此五行之行五於環傳。傳環偶六,天六之六乃五數增,金複生水矣。”
  弟子問師曰:“生克以是何出,何以平之?”
  師曰:“生克也,天圓之紀,紀運以生之,化變以克之。生以無形出自然孕育。克以化制,化制之,多濟少矣。所故,環傳以平紀,生克以紀質運傳環之恒。
  所曰: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五行爲五,五土歸中。此中之宗也,中之總也,中之綜也。中綜之宗總,綜總之宗中,乃‘五運之行常,於六氣之傳環,傳環以六元天紀’矣。”
  弟子問師曰:“六元天紀之何?”
  師曰:“六元天紀之行者,大運之司一也。天六紀,地五形現,行運總司之於一矣。此天六動地五行形運變顯,地五相配介入其行。實行之氣之質之化變而行。天地之動態一五相配。故曰,六氣當司,爾一六相兼行形體現。行運化變於中,乃衍生複萬物。
  故,天一生水,化萬物以載。居水之後火數二。序列故‘天一生水,地六承之。’火化萬物歸之天受,乃‘地二生火也。火氣天承’數七。此乃‘地二生火天七承之。’居火之次木之從也,故三爲木,木之五行化變,故地數八複載之。此乃‘天三生木,地八承之’爾。‘天運氣四之生金,地九承之。此乃‘天地六氣之五行’化變之授承而載乎。”
  師曰:“六氣布五行,五行源六氣。五六,壹拾壹也,一十一之,實之於一氣也。此乃動變之于‘渾玄’分之矣。”

·浑玄一气篇第九

  师曰:“宇宙乾坤,天地万物之上下,乃气质之化变,变化矣。括其变化,亦‘浑玄’。动分‘浑玄’上下,上下之天地,天地之万物也。”
  弟子问师曰:“浑玄”者何?
  师曰:“‘浑’生一气,‘玄’传一质。浑乃玄之化,化运之玄质。浑玄也,乃禀承气质化变行运。化变行运,有极至无极,无极为有极也。所曰:通行转返,环传行运。气化之经,布漫其纬,纵横交贯,横竖贯通,变于六合穿梭。质气、气质于一体。一体内外之‘浑玄’矣。
  浑虚玄实之清浊,刚柔亢卑暨济。太过不及,盈亏动静消长阴阳穿梭间作。浑也,非青非白,非暗非晦,非上非下,浑非浑非发暗弃光明,动变中是。玄也,阴阳穿梭内外,形变于虚实。浑玄也,乃阴阳交媾尔。”
  弟子问师曰:“气使万物变,于人奈何?”
  师曰:“人者亦物,物之精灵于是动。故曰‘人物’,人之何?人乃气之物,乃物之体。体之,活之气也。所故人在气中,气在人中也。人在气中,非气不生,无气不化。气在人中,一体三才为备,亦物亦质,非物非之单质。死活兼见,同之物亦质,异物异质也。
  同物同质者,乃阴阳之体乃俱用。上下乃全,气之可查,质之可验。故此乃谓,千精百灵之长首,叱咤风云夺造化之巧功。
  天一地二,人居一二中,同三并生。故升发本长,三并存荣。神天以地化变于中,上极天下触地,暴戾以酷动乱,德存以潜仁存。人之广传大至天地,故曰:天地泰人之泰,天地和人之合也。天地‘泰’泰之括,气之合,人之和合矣。”

·一泰至括篇第十

  师曰:“天地之泰,盛盛万物。人之泰,至大之博矣。故,万物博布,衍生无限于环。所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矣。故,生为死之始,死为生之终。生死也,乃一轮回。所从天地,乃无生无死,无死也无生矣。曰,死为生之备,生为死之充。生也、死也,亦一气之变化也。
  阅,太虚漫漫无垠于际,气质漫涸于无极。神天极地,无于消亡起始终止。和合暨济,无实无虚,不失不离,亦失亦离,亦虚亦实尔。至奥至妙,生天德收肃刚柔以维衡,生肃‘泰’乃平秘。泰之和合平秘矣,平秘之不失不离。”
  弟子问师曰:“何谓泰乎?”
  师曰:“泰乎?此一极天,二地阔,三人为备。万籁和以贵人之备乃利泰和。”
  弟子问师曰:“三人为备何?”
  师曰:“万物以俱,众人天地存,天地平秘故尔立。立乎,木立土(土之扶),人立于地。故,水养人与木立,故,木扶人。草木为养,五谷为食,五畜为助,五蔬为充。得升发动,木立为居,土卧为室,安和养身。”
  弟子问师曰:“天地泰当奈何?”
  师曰:“至大之,博一衡泰。故,天地泰以合,合以至括。非泰以‘否’,天地否,否塞非通贯协合于一。人之否,痞小人。”
  弟子问师曰:“‘泰’之博布,当‘太’之者何,何以辨之?”
  师曰:“泰中之太也,当和合至大之张。至大之太德以君子。物至微之其质亦存,所存小人。德乃君子,君子之仁人。鄙乃小人,小人恶德以君子。德以至大之括,泰以至大之鄙,虽微以小乃亦虚实。君正以道,鄙以歧途。所曰:至大之‘太’,一‘泰’之藏括之。括阴阳万物,昭辟君德,剐敞其龌龊之小矣。故此,德之太居乃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