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邈

  张邈(?-195)字孟卓,东平寿张(今山东阳谷一带)人。东汉末年陈留太守,汉末群雄之一,曾参与讨伐董卓

历史简介

张邈
张邈
  年少时就以行侠仗义闻名乡里,结交了袁绍曹操等大批官宦子弟。后来为陈留太守,与曹操一道起兵讨伐董卓,双方关系相当紧密。起初其地位是曹操的上司,后来转为其下属,加上并非曹操嫡系,所以虽然受曹操信任和善待,仍然自疑不已。曹操攻打陶谦时他在陈宫劝说下叛迎吕布,与回师平叛的曹操在兖州大战,结果失败,在向袁术求救的路上被部下杀死,家属被曹操夷灭。

演义简介

  三国演义陳留太守,討伐董卓的第六鎮諸侯。本來與曹操是好友,可是經陳宮勸說後,背叛曹操。勸呂布攻打兗州,但是失敗了。

·基本信息

  张邈生卒 ? - 195终
  籍贯 兖州东平寿张[今山东省寿张县]
  官至 陈留太守
  兄弟姐妹 张超

生平传记

  昭宁元年(189)董卓篡权,他与曹操、袁绍等谋划起兵讨伐。次年,董卓西迁,曹操独自率军前往追击董卓,张邈调集全部兵
张邈
张邈
力追随曹操,战于汴水,被董卓击败。其后曹操向关东群雄提出讨伐董卓的具体战略,但关东群雄不采纳,张邈也没有支持曹操。
  袁绍担任盟主后骄傲自大,肆意妄为,曹操、鲍信都对此都甚为不满,但不敢明言,只有张邈以正义之词谴责袁绍。袁绍于是大怒,当时曹操担任兖州牧,是时任陈留太守的张邈的上级。因此袁绍指使曹操杀掉张邈,但曹操与张邈友情深厚,因此拒绝,张邈甚为感激。
  初平四年(193)曹操第一次东征陶谦,对家人说:“我若回不来,你们就去依靠张孟卓。”曹操回来后见到张邈,与他垂泣相对。此后张邈结交了吕布,袁绍听说后十分痛恨他。
  兴平元年(194)曹操第二次东征陶谦。此前曹操因私仇而处死了名士边让,其后又处死边让全家三百余人。张邈对曹操残忍手段甚为不满,因此始终担心曹操有一日会被迫听取袁绍之言而杀了自己,于是听从其弟张超与陈宫的建议,反叛曹操而迎吕布为兖州牧。吕布占据濮阳,兖州所辖郡县除鄄城、东阿、范县外皆归顺。次年,吕布被曹操击败,张邈随吕布投奔刘备。其弟张超护送全家去雍丘,最后被曹操诛灭了三族。张邈向袁术求救,途中被部下所杀。

史籍记载

·《三国志·魏书七》及裴松之注

  张邈字孟卓,东平寿张人也。少以侠闻,振穷救急,倾家无爱,士多归之。太祖、袁绍皆与邈友。辟公府,以高第拜骑都尉,迁陈留太守。董卓之乱,太祖与邈首举义兵。汴水之战,邈遣卫兹将兵随太祖。袁绍既为盟主,有骄矜色,邈正议责绍。绍使太祖杀邈,太祖不听,责绍曰:“孟卓,亲友也,是非当容之。今天下未定,不宜自相危也。”邈知之,益德太祖。太祖之征陶谦,敕家曰:“我若不还,往依孟卓。”后还,见邈,垂泣相对。其亲如此。
  绍闻吕布之拾袁绍从张杨也,过邈临别,把手共誓。绍闻之,大恨。邈畏太祖终为绍击己也,心不自安。兴平元年,太祖复征谦,邈弟超,与太祖将陈宫、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谋叛太祖。宫说邈曰:“今雄杰并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制于人,不以鄙乎!今州军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战无前,若权迎之,共牧兖州,观天下形势,俟时事之变通,此亦纵横之一时也。”邈从之。太祖初使宫将兵留屯东郡,遂以其众东迎布为兖州牧,据濮阳。郡县皆应,唯鄄城、东阿、范为太祖守。太祖引军还,与布战于濮阳,太祖军不利,相持百馀日。是时岁旱、虫蝗、少谷,百姓相食,布东屯山阳。二年间,太祖乃尽复收诸城,击破布于钜野。布东奔刘备。①邈从布,留超将家属屯雍丘。太祖攻围数月,屠之,斩超及其家。邈诣袁术请救未至,自为其兵所杀。② 《英雄记》曰:布见备,甚敬之,谓备曰:“我与卿同边地人也。布见关东起兵,欲诛董卓。布杀卓东出,关东诸将无安布者,皆欲杀布耳。”请备于帐中坐妇床上,令妇向拜,酌酒饮食,名备为弟。备见布语言无常,外然之而内不说。
  ②《献帝春秋》曰:袁术议称尊号,邈谓术曰:“汉据火德,绝而复扬,德泽丰流,诞生明公。公居轴处中,入则享于上席,出则为众目之所属,华、霍不能增其高,渊泉不能同其量,可谓巍巍荡荡,无与为贰。何为舍此而欲称制?恐福不盈眦,祸将溢世。庄周之称郊祭牺牛,养饲经年,衣以文绣,宰执鸾刀,以入庙门,当此之时,求为孤犊不可得也!”   按本传,邈诣术,未至而死。而此云谏称尊号,未详孰是。
  (据《献帝春秋》记载,张邈曾经谏止袁术称帝,这与《三国志》张邈本传“未至而死”相矛盾。究竟孰是孰非,尚无定论。)

·《后汉书·卷七十五》

  邈字孟卓,东平人,少以侠闻。初辟公府,稍迁陈留太守。董卓之乱,与曹操共举义兵。及袁绍为盟主,有骄色,邈正义责之。绍既怨邈,且闻与布厚,乃令曹操杀邈。操不听,然邈心不自安。兴平元年,曹操东击陶谦,令其将武阳人陈宫屯东郡。宫因说邈曰:“今天下分崩,雄桀并起。君拥十万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受制,不以鄙乎!今州军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虞无前,迎之共据兖州,观天下形势,俟时事变通,此亦从横一时也。”邈从之,遂与弟超及宫等迎布为兖州牧,据濮阳,郡县皆应之。
  曹操闻而引军击布,累战,相持百余日。是时,旱、蝗,少谷,百姓相食,布移屯山阳。二年间,操复尽收诸城,破布于钜野,布东奔刘备。邈诣袁术求救,留超将家属屯雍丘。操围超数月,屠之,灭其三族。邈未至寿春,为其兵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