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充

    王世充(?~621) 字行满,新丰人,祖籍西域,为隋末地方割据者。仕隋历为江都郡丞。大业九年(613)起,以镇压江南刘元进等部农民起义军,坑杀降众三万余人,升江都通守。十三年,被调北援东都洛阳,为李密所败,遂入据洛阳以自固。及炀帝被弑,他拥越王杨侗为帝,得以专权。旋废杨侗,自立称帝,国号郑,年号开明。后降唐,被仇家所杀。

人物简介

王世充
王世充
    王世充先祖原为西域人。父亲名王收本姓支,因母亲(王世充的祖母)改嫁王姓,故亦改姓。
    王世充自小喜好经史和兵法,开皇年间,因军功升至兵部员外郎,大业年间,至江都宫监,为隋炀帝信任,后参与平定杨玄感之乱以及河南山东一带民变有功,声望更高,并奠定其在河南地区的势力。他曾带军到雁门勤王。
    起初,以父荫为左翊卫,升为御府直长,兵部员外郎。炀帝大业初为民部侍郎,出任江都郡丞。当炀帝几次南游时,他献媚奉承,为炀帝选送美女,投其所好,从而得到炀帝的信任,拜为江都通守兼知宫监事。当时他看到隋朝的天下纷乱,便渐为自己网落势力。对一些狱中罪犯设法减其刑,以结私恩,使其成为自己的亲信。曾以偏将之职募得江都万人,击败农民起义军刘元进、朱燮等,并残酷坑杀其降众。炀帝大业十年(614),农民起义军孟让进攻诸郡,到盱眙后,为王世充所拒。世充假装兵弱不能战,诱使孟让轻敌。孟让大败,只带了十余骑逃走。由此, 世充进一步取得炀帝的信任,并被委以重任,让其消灭各地农民起义军。随后,农民起义军格谦、卢明月又为其击败,炀帝亲自持酒慰劳。大业十四年(618),初,李密逼近东都洛阳,炀帝即命世充破敌,这次出师不利,被李密打得大败,兵损几尽。他自感慌恐,乃自系狱请罪于越王侗。侗欲对世充进行笼络,未给加罪,还以书慰勉,并赐金帛以安其心,遂又把世充召还洛阳。世充即收集残部万余人,屯于含嘉城,畏惧不敢出。三月,隋炀帝被杀,他与群臣元文都等拥立越王侗为帝,得到侗的信任,拜为吏部尚书,封郑国公。此时,世充重权在握,逐渐控制朝政,掌握军权,安插亲信,排除异己,杀死元文都。在此期间,长期与瓦岗农民起义军相持。九月,打败李密,使瓦岗军瓦解。
    618年隋炀帝被宇文化及所弑,他与元文都、皇甫无逸等人在东都(洛阳)拥立越王杨侗为皇帝,即皇泰帝,世充被任命为吏部尚书、郑国公,后王世充击败并招降群雄之一的李密,大破瓦岗军。
     在战胜拥立杨浩为帝的宇文化及的北上军队后,杀死元文都,专擅朝政,求加九锡,杨侗被迫答应。
    唐高祖武德二年(隋,越王侗皇泰二年~619),世充乃假诏为相国,总览全权,且利用术士谶语,假以天命协迫侗让位。自此,世充自立为帝,建元开明(619),国号郑,成为河南一带的重要割据势力。唐高祖武德三年(620)七月,秦王李世民率兵攻世充,世充想保持自己的势力,愿割地求和,未许。此时世充所辖的州郡纷纷投降唐朝。四年(621)二月,世充临穀水一战,兵败粮尽,士卒多有饿死者。五月,援绝,将士无斗志,遂降。至长安,被高祖罢为庶人,与其家族迁往四川。将行时,为其仇人羽林将军独孤修德所杀。

评价

·花样百出的昏庸“皇帝”

    中原是王世充的天下。隋朝的东都洛阳,是王世充的重要资本。不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观念上,拥有洛阳,就可以傲视群雄。王世充本姓支,是西域胡人,因母亲改嫁王氏,所以改姓王。从才学上说,王世充是很杰出的,他不仅懂得儒家经典,也精通历史,还擅长兵法和法律,甚至明了龟策、推步之术。这龟策、推步之术,听起来很专业,其实就是算命之类的事。王世充还有一个特长,就是特别善于辩论,史书说他“辞议锋起,众虽知其不可而莫能屈”。就是说,虽然他没有道理,但是口才十分了得,大家就是无法辩过他。如此说来,王世充还真算是一个文武全才。
王世充
王世充
  王世充还很会溜须拍马。他当江都宫监,就是隋炀帝在扬州的行宫长官时,想尽办法让皇上高兴,隋炀帝别说多信任他了。在隋炀帝雁门被突厥包围的时候,王世充得到勤王的命令后即刻从江都出发,日夜兼程奔赴雁门,夜不卸甲,日不洗漱,蓬头垢面,无数次大哭。虽然对于解除雁门之围,王世充并没有立下具体的功劳,但他表现出来的耿耿忠心,连隋炀帝本人都大受感动。
  如果只是一味地媚上,终究只能做亲信而已,可王世充还擅长驭下,每次统兵出征,战利品一概赏给士兵,于是大家都特别愿意为王世充卖命。有了皇上的信任,有了士兵的拥戴,他具备了做领袖的基本素质。
  隋末大乱开始了,王世充的机会来了。
  王世充多次平定过农民起义,深得隋炀帝的信任。所以,当洛阳遭到李密的多次重创之后,隋炀帝命令王世充率领主力从江都前往增援。王世充与李密大战,成为当时各个战场中最激烈的战役。双方互有胜负,而李密也被牢牢地困在洛阳,无力他顾。
  隋炀帝死后,王世充很快控制了洛阳,接着打败李密。李密逃往关中,属下多投降王世充,他的势力进一步扩张。
  王世充又获得了许多头衔,最得意的是被封为郑王。作为相国,他也能够在短时间内表现出一副亲民爱民的姿态,因为更大的野心在日夜鼓动着他。上有所好,下必有应。一个叫做桓法嗣的道士捕捉到了郑王的心理,献了一个叫做《孔子闭房记》的东西,好像是一幅图画,上面画着一个人手持木杆在赶羊。这个道士解释说,隋朝的皇帝姓杨,一个木杆就是王字,这说明在隋朝的后面就是王姓得天下,所以相国应该取代杨氏为天子。王世充很高兴,让这个道士当了谏议大夫。为了制造舆论,王世充让人抓了许多鸟雀,在绢帛条上写下对自己当皇帝有利的文字,绑在鸟颈上,然后把这些鸟放飞。结果有人再度抓到这些鸟,就来报告,说飞鸟颈上有如此这般的字条,真是不可思议,难道这是天命之征吗?王世充就大赏这些捕鸟的人,于是有更多的人再去捕鸟。
  公元619年的春天,洛阳一带的飞鸟真是倒霉透了。
  像小鸟一样被王世充玩于掌心之中的,还有皇泰帝杨侗。他当然不愿意把帝位让给王世充,挣扎一下,力量悬殊,只好放弃。这一年的四月,王世充登上帝位,国号郑,年号为开明。他的王姓兄弟子侄,一个个都封了王。奋斗了几十年的王世充,攀上了他人生的制高点。
  王世充初当皇帝,很激动,一度下决心好好工作。开始听政的时候,王世充真的很认真,可是没有过几天,他就开始厌烦了,因为朝政千端万绪,无穷无尽。他行至大街小巷,老百姓稍微回避一下即可,并不像其他皇帝那样要清道。他对百姓说:过去皇帝高高在上,民间的事情什么都不了解。我不是贪图地位的人,主要是为了拯救百姓。现在虽然是皇帝,但同刺史一样,凡事亲自过问,与百姓一起评论朝政。因为担心宫闱制度严格,百姓有事不能上达,所以他决定在宫外听朝。听到这个消息,百姓很踊跃,每天上书的人有几百名,涉及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王世充坚持了几天,再也没有了踪影,一定是又厌烦了。
王世充
王世充
  皇上易骗,百姓难欺。像王世充这样善于哄骗皇上的人,在官场上几乎是平步青云,但是同一个人却无法应付天下百姓。为什么?因为演戏的方法只是对上有效。
  也许,内部的问题让王世充没有了演戏的兴致。许多人开始叛逃,关中的李唐成了理想的方向。王世充加大司法打击力度,他设立五家相保制度,一家逃亡,四家诛连。王世充担心有人出城就会逃跑,所以规定:凡领兵出战者,先把家属押往宫中做人质。
  偌大的洛阳城变成了杀人场,洛阳宫则变成了大监狱。
    如此内政若不招来来外敌,一定天理不容。何况不论是河北的窦建德还是关中李唐,对于洛阳这个兵家必争之地,早就虎视眈眈。
    从王世充称帝的第二月,619年的五月,王世充与窦建德就开始兵戎相见,形势明显更有利于窦建德,因为他拥有广大的河北地区,而王世充的洛阳正在变成饥饿之都。逃出洛阳,成了许多人的一线生机,于是王世充开始限制百姓出城名额,但是来自生存的压力太大,人们依旧想办法逃跑。也有不逃,等到的是人食人惨剧的发生。
    公元620年七月,唐朝终于派出李世民为首的大军,王世充皇帝的好日子可以数指而待了。

·谄谀求荣篡逆奸雄

    在隋末诸雄中,王世充既不同于窦建德等自拉的武装,也不同于李渊从隋末内部分化出来的政权,更不同于宇文化及用政变方式营建的集团,其是在忠于隋朝和背叛隋朝的边线上走出的军事力量。
  王世充,字行满,家庭背景很是复杂,父亲王收官至怀、汴二州长史。他一头卷发,声音颇尖,有城府,多权谋,读了不少儒家经典,特别喜欢研习兵法。
王世充
王世充
  开皇中,他步入军界,当禁军积了军功,升为兵部员外郎。他能说会道,善于舞文弄墨,加上精通法律,人称有“明辩”之才。
  王世充的发迹,是在隋炀帝登基后,凭着让隋炀帝看好的才干,当上了江都郡丞。江都郡丞不是一般的地方长官,江都是隋炀帝数下扬州后的实际政治中心,由此他这个负责江都事务的郡丞,成了类似“首都”地区的行政长官。他善于阿谀奉迎,每次隋炀帝来江都,他与之谈话,察言观色,投其所好。他还兼了江都宫监,即江都宫殿的负责人,不时地修建池台,收罗珍宝,广采美女,取媚于隋炀帝。隋炀帝在雁门(今山西代县)遇到突厥围困,他尽发江都丁壮组成救援军,前去救驾。一路上,他蓬头垢面,一直哭泣,不解衣甲,卧于草上,隋炀帝知晓后感动不已。隋炀帝是个特重感觉的君主,王世充将他的感觉弄好了,自然龙心大悦,对他恩宠有加。
  有才,不是对王世充的过誉。不管是正才,还是歪才,他确实有才。隋朝从大业八年(612年)起,大乱的征兆开始萌生。想乘乱大干一番的王世充,审时度势,开始注意培育自己的势力:他礼贤下士,恩结豪杰,拉拢人心;人有犯法,枉法开释,树立私恩;征讨地方造反队伍,他功归部下,有物赏兵士,自己一无所取。他工作勤奋刻苦,对人广行善事。由此,获得了崇高的威信。
  除了政治之才之外,他还有军事之才,长期研究兵法和入伍后的实战经验,使他成了一个隋炀帝倚重的将帅。在江都的数年,他为隋朝镇压叛乱造反立下了赫赫战功。吾人朱燮等在江南起兵,响应杨玄感,隋炀帝派出大军围剿无功,结果他旗开得胜。齐郡孟让拥众十多万,进入盱眙(今属江苏),他以弱胜强,获得大捷。此后,又连破声势浩大的格谦、卢明月等军。
  多管齐下,王世充成了隋炀帝身边顶尖的红人。
  促成王世充离开隋炀帝,使他日后成气候的一个机遇,是李密的瓦岗军攻陷临近洛阳的兴洛仓。洛阳是隋朝的首都,闻讯焦急的隋炀帝,令王世充为将军,统军前赴洛口,征讨李密。血战百余次,双方各有胜负。然在最后的会战中,王世充全线奔溃,仅带了千余人逃往洛阳。留守东都的越王杨侗,念他是个难得的将才,在急需用人之际,赦免了他的败绩之罪,并给予了重用。
  在宇文化及杀了隋炀帝之后,身在洛阳的王世充,与东都留守的主要官员元文都、皇甫无逸、卢楚等人合议,决定拥立越王杨侗为帝,继承隋统。说是参与合议,然王世充并非首席人物,洛阳政权的领导权基本掌握在元文都等人的手中,他是个外来户,在被用的同时,也遭到了一定的排挤。他被任为吏部尚书,爵封郑国公。
  王世充处在这个政权中,本就有些孤立。在杨侗听从元文都等人的建议,拜正在与宇文化及征战的李密为太尉、尚书令后,王世充更感到了一种空前的失落,因为李密的军事才干,在众人眼中,远远高出于他。李密确实不负众望,及时获得了令洛阳政权上下心悦诚服的黎阳大捷。王世充曾与李密血战过,有相当程度的仇恨情结。为清除李密,他用话激怒他的部下说:“元文都之辈,不过是刀笔吏,早晚必被李密所除。我军人人都与李密血战过,杀了其军不少的父兄子弟,一旦成为他的下属,我等将死无葬身之地!”这种情绪在王世充的部队中迅速蔓延,危险的兵变一触即发。
  元文都获悉后,与卢楚等密议。密议的结果是:支持李密,除去王世充。具体的行动方案是:诱骗王世充前来,设伏兵将他杀死。
  可是,他们晚了一步,参与密谋的将军段达,让他的女婿张志将元文都等人的密谋通报了王世充。王世充当夜发动兵变,围住了宫城,在击败了两道抵抗的防线后,杀死了元文都、卢楚。杨侗迫于形势,只得含糊的认定了元文都等人的“罪状”,与王世充结盟。杨侗不过是空头皇帝,他从元文都的傀儡,转为了王世充的傀儡,拜王世充为尚书左仆射,总督内外诸军事。王世充以其兄王恽为内史令,入居内宫,看管杨侗。
  洛阳发生政变时,李密尚未到过城内,他的军队在黎阳大捷后,一直继续在外与宇文化及大战。虽最后击破了宇文化及,但他的军队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精兵良马丧失殆尽。李密返军驻扎在偃师(今属河南)的北山上,王世充见李密军大丧元气,欲乘机将他消灭,一雪当日兵败之耻,二除现时政治障碍。为让部下和他同心,编造周公托梦于他:要他急讨李密,建立大功,否则全体将士皆死。他的部下多是楚人,风俗迷信,相信了他。由是,他出奇兵偷袭李密,再施以火攻,乘乱逼迫李密军会战。结果,李密部队溃不成军,再在王世充的攻心战下,仅带了几十个骑兵逃脱。
  偃师之役,大胜的王世充几乎是悉数收编了李密之军。他的威信和实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东面和南面的各种割据势力,纷纷前来投靠。史书称之为:“东尽于海,南至于江,悉来归附。”
  水涨船高,王世充在洛阳政权中的地位,更上了一层楼。杨侗在他的党羽威逼下,拜他为太尉,许设置官属,以尚书省为其府。对于杨侗给予的待遇,王世充仍不满足,旋即,自称为郑王。自称郑王,等于向天下宣告,他王世充已有了独立的政治体系。他四出进行军事经营,然多出师不利。
  武德二年(619年),王世充自称相国,受九锡,不再朝见杨侗。他的这一政治举动,表明他已开始酝酿禅代隋祚。
王世充
王世充
  王世充欲禅代隋祚,遇到许多臣僚的反对。然他一意孤行,终于废了杨侗,自己皇袍加身,宣布年号开明,国号郑。王世充的禅代,标志了隋朝在形式上的终结。
  做了皇帝的王世充,没个皇帝样,听朝时言语及其罗嗦,一事反复叮咛,且千头万绪不得要领,大臣们疲于听受,侍卫不胜其烦。
  这个政权,在这样的皇帝管理下,毫无生气,仅维持了两年。唐武德四年(621年),李世民率唐军向洛阳发动了强烈的军事攻势。王世充自忖无力抵抗,请求窦建德救援。李世民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先解决了窦建德,然后倾力围攻洛阳。王世充迫于攻势,开城出降。
  亡国破家的王世充,被李世民带回了长安。唐高祖没杀他,将他废为庶人,安置去川蜀。途中,被仇人独孤修德兄弟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