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

王石
王石
    王石(1951年1月—),男,汉族,广西柳州人,原籍安徽金寨,企业家、探险运动家,房地产行业领军人,深圳万科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现任董事长。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现兰州交通大学)给排水专业。1988年创立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现兼任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房地产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房地产协会城市住宅开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深圳市房地产协会副会长,深圳市总商会副会长等职。前妻王江穗,两人育有一女。

人物简介

  
王石
王石
  王石1951年1月生于广西柳州,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现任公司董事长。王石父亲是老红军,王震三五九旅的下属,当年跟随王震到新疆组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后来曾出任兵团副司令员。王震后来率工程兵团到深圳开发特区,其父亦南下与全家到了广州。王石父亲后任柳州铁路局局长。王石的岳父叫王宁,是80-90年代的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石现兼任中国房地产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房地产协会城市住宅开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深圳市房地产协会副会长,深圳市总商会副会长等职。
  王石,汉族,原籍安徽金寨,1951年1月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兰州交通大学给排水专业毕业。1988年中心改组发行股票,更名为“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1991年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交易,王石历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2月辞去总经理职务。

经历

  1968年参军,服役于空军汽车三团;
王石
王石
  1973年转业,就职于郑州铁路水电段;
  1974年至1978年就读于兰州铁道学院;毕业后,先后供职于广州铁路局、广东省外经贸委、深圳市特区发展公司;
  1984年组建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任总经理;
  1988年起任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辞去公司总经理一职,现任公司董事长。
  1988年12月,万科发行中国大陆第一份《招股通函》,发行股票2800万股,集资2800万元,开始涉足房地产业。
  1994年王石荣获“深圳市第一届优秀企业家金牛奖”
  1998年1月王石受到国家总理朱镕基接见,朱总理对王石对房地产的市场走势和看法给予充分肯定。
  1998年12月王石入选《中央电视台》为纪念改革开放二十年所拍摄的大型电视人物传记片----《20年、20人》节目。
  1999年4月参加世界经济论坛----“99中国企业高峰会”,并代表中国房地产业界在论坛上做专题发言。
  1999年5月参加由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主办的“99中国住房发展论坛”,在论坛上第一次提出“城市空心化”概念。
  1999年9月应邀出席“‘99《财富》论坛”,并作专题演讲,在会上呼吁21世纪的中国房地产企业走产业化、规模化的发展道路,适应新世纪、新市场的挑战。
  1999年发起组织“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协作网络”,并被推举为首任轮值主席,致力于重建行业秩序和公信力,推动中国城市住宅产业的良性发展。
  2000年6月,发起组织“新住宅论坛”上海大会,倡导和推动“新住宅运动”。
  2001年5月应邀出席在香港举行的“2001《财富》论坛”。
  2001年11月,荣获“深圳市第二届优秀企业家金牛奖”。
  2000年、2001年,万科连续两年被福布斯评为“世界最佳小企业”
  2000—2002年连续三年当选“中国最具发展潜力上市公司”,被誉为“中国房地产业领跑者”。
  2003年5月,被中国企业家协会授予“中国创业企业家”称号。
  王石因为在登山运动中所取得的杰出成就,2001年获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运动健将”称号,
  2002年当选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
  2003年5月22日王石作为中国珠峰登山队队员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成为目前中国登顶珠峰最年长记录创造者。2003年5月30日,获得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体育运动最高荣誉——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2011年春天,王石远赴美国哈佛大学求学。

具体经历

·综述

  为摩托罗拉做广告,登顶世界最高峰,深圳万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石活得极其潇洒。过去,他“卖掉万科”;现在,他禅让
王石
王石
权位,这就是王石,创立并领导着一家优秀的地产公司,但他本人并非公司的所有者。

·家庭出身

  王石父亲是安徽金寨人,从部队转业后在郑州铁路局工作。其母是锡伯族,姓石,是东北辽宁义县人,祖上曾是清朝的高官,但到她父亲这辈家产已被挥霍殆尽。在义县电话局工作。其母亲45年参军,与男方相识。
  曾有人怀疑,王石是王震将军的孩子,其实这是以讹传讹。王石的家庭背景既普通也不普通,王石父亲(兄弟5个,有3个加入红军)参加红四方面军了,到解放初期父母都是有一定级别的干部。王石共有兄弟姐妹8人,他是头一个男孩。

·参军和学习

  17岁初中毕业后,他没有去农村插队,而是依照父母的意愿去参军,徐州半年和新疆吐鲁番盆地,参军5年,运输兵(那个时代不用插队而能顺利入伍,家里没点背景是不可能的)。
  在新疆做了五年的汽车兵后,复原到郑州铁路局的水电段做锅炉大修车间的工人。当铁路局拿到2个推荐上大学的名额时,据王石自传里的说法是“老师傅们因为王石吃苦耐劳受人喜欢而一致推荐了他上兰州铁道学院(现兰州交通大学)”。但有一点要注意的是,那时,王石父亲是柳州铁路局的副局长。
  74年,年满23岁,进兰州交通大学给排水专业毕业,大学本科3年(本该4年),坚持看完了《政治经济学》。77年毕业,分配到广州铁路局工程段工作。工作了3年,是工程段技术员,负责铁路沿线的土建工程项目。在此期间结婚,并有了子女。老丈人的家庭背景不方便在这里说,但和王石父亲是战友,这点还是可以说的。

·第一桶金

  1980年参加某招聘考试,进入了广东省外经委,负责招商引资工作。待了6年。之后到深圳发展。王石的第一桶金是靠做饲料中介商,通过倒卖玉米得来的,这让他赚了300万元。用倒玉米赚来的钱王石开办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经营从日本进口的电器、仪器产品,同时还搞服装厂、手表厂、饮料厂、印刷厂等等。用王石的话来说,“就是除了黄、赌、毒、军火不做之外,基本万科都涉及到了。”

·成立万科

  1983年到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公司工作,1984年组建“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任总经理。
王石
王石
  1988年,企业更名为“万科”。那时候,王石正忙着对“万科”进行股份化改造,忙着倒腾家电、忙着生产录像机配件、忙着折腾遥控电气开关。1988年的11月,万科参加了深圳威登别墅地块的土地拍卖。拍卖场上,万科经过白热化争夺,终于胜出。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时,负责拍卖的官员望着王石,劈头就是一句:“怎么出这么高的价?简直是瞎胡闹。”按照拍卖的价格计算,楼面价格已经高于周边地块的住宅平均价格。就在这一刻,目前的中国房地产龙头企业、未来有可能成为世界最伟大企业之一的万科,就这样懵懂、鲁莽地冲入了房地产行业。其黑马姿态,一点不比后来高价拿地的顺驰差。这一年王石37岁。
  1989年初,万科完成了企业发展历史上的重要一步,完成了股份化改造,成功募集到了2800万元资金,这一步的重要性此后怎样抬高也不为过,须知没有当年敢为人先的股份化改造,就没有今日的地产龙头。

·公司上市

  1991年1月29日,万科正式在深圳交易所挂牌上市,代码0002。由此拉开了万科万亿市值的伟大征程。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在众多地产大腕的众多公司中,万科是最早完成股份化、完成上市的。在1991年的环境下,这么早能做到这一点确实具备一些高瞻远瞩的意味,也正是因为万科这样早地完成了上市,才保证了以后在发展过程中,能有一条宝贵的资金渠道,这对资金密集型的房地产企业来讲,其重要性怎样强调也不为过。但在当时,王石也未必有这样的认识。当年万科是深特发的下属公司,深特发看王石不顺眼,觉得王石不听话,王石也觉得深特发这个婆婆烦人,万科之所以这样早的股份化上市,多少存着王石计划通过股份化,跳出原大股东深特发控制的意图。可喜的是,他得手了。王石跳出了大股东的控制,万科获得了宝贵的资金渠道。

我不是英雄

  
我不是英雄
我不是英雄
  “我不是英雄。这不是谦虚。”王石下山后,我已经听他多次这样强调。“2003年,在珠峰北坡,中国境内一侧,(和我们)类似的登山队一共有27支队伍,南坡尼泊尔一侧有35支队伍。”
  50年来,以往有1000多人登顶珠峰,但是其中汉族人士只有12名,其中只有6名是内地的,其他5名是台湾的,一名是香港的。王石颇为动容地说,“以我们中国的十多亿人口以及邻近珠峰来说,我们登顶的比例实在是太少了,去年有一个和尚,一个人独自登顶珠峰,美国也有一个盲人到达了顶峰。所以大家不要把登珠峰看作是很神圣的。我相信今年夏天这次登山,就有几十个人登上去了,但只有中国队员受到了这样的殊荣。”
  2003年珠峰登山队的队员也是由一批普通登山爱好者组成,只是中央电视台的现场转播,又由于在非常时期,获得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认同,攀登成功后获得了英雄般的欢迎和荣誉。是值得高兴庆贺的事。但他们所参与的毕竟只是一项自愿参加的极限运动。“我不是英雄。这是我的真心话。所以对个人来说,不要太看重这次登山。”
  下山之后,因为已经成功登顶了7大洲最高峰之中的三座,王石很有信心要完成其他四座的攀登。由于以前中国登山队的双子星座完成七座山峰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而王石两年间,已经登顶了三座,笔者特意给老王留下来回旋空间,一年上一座的话,那么再过4年你就应该能完成这个“登山”大满贯计划了吧?不料,这位硬汉又大笑起来,那里需要4年,如果环境许可,我一年就能把这4座山爬下来!
  他给笔者介绍,7大洲之中,珠穆朗玛峰和北美的麦金利山是难度最大的。而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海拔5114米)和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海拔6964米)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而欧洲的最高峰,不是坊间一般认为的阿尔卑斯山勃朗峰,而是位于高加索地区的厄尔布鲁士峰(海拔5642米),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海拔5030米),也有一个说法是新几内亚岛的卡斯滕士峰。王石说,主要是因为欧洲和大洋洲两座最高峰所处地区政局不稳定,因此登顶时间就变得难以估算。但是,只要条件一许可,他在体力上经验上登顶应该都不成问题。
  王石还对笔者提到了他现在的运动,“下半年连国家登山队都放假休息了,我这个业余队员也就不再想登山的事情。平时主要是飞滑翔伞,还有滑雪。我滑雪也已经5年了,以前是双板划,今年才改作了单板划。”那么说,你现在的滑雪水平也很高了,单板划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把?听惯了王石的铁汉回答,笔者也就是这么随口一问。
  “当然有问题啦!这不是今年才开始学单板划,还得练习再练习。”王石大方地承认了自己的不足。
  坐着热气球升空、为摩托罗拉做广告,登顶世界最高峰,“运动加商务”的新理念把富人精神的“洋务运动”推到新高度。王石无疑是近年商界最耀眼的明星。
  王石是万科最大的无形资产。“胡子拉碴的脸”是王石的LOGO,“王石的脸”是万科的LOGO。尽管他早在9年前,就从万科的主要领导岗位上退下,但在业内外,绝大部分人依然认为,王石才是万科惟一的老板。

王石语录

·关于管理

  1、“比如说作为管理者来讲,我把握三个原则。第一,决策,就是事做不做,这是王石来决定的,否则当董事长,总经理就失
王石
王石
职。第二个,要做谁去做,就是用人的问题。第三个,他一旦做错了,你承担责任,无论他是什么原因做错了,你承担责任。这是我管理者的原则。”
  2、“中国房价涨得过快、升幅过大,已经出现泡沫,泡沫早晚都会破裂。”

·关于登山

  1、“万科把自己放在高峰,这样才能有做大事的胸怀。同时也要把自己放在低谷,这样才能吸收别人的长处。”
  2、“登山对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谈判时我往那儿一坐就有优越感,我在山上一呆就能呆一个月,你能吗?无论从意志上还是体力上你都磨不过我。”
  3、“站在整个人生的角度,管理企业与登山不无关系,同样需要坚韧的意志和不懈的精神,而登山,更如人生一样,虽时常不能预知结果,但只要坚持,终会成功。登山是人生的浓缩,之前,因为成功而有机会登山,而我仍需要继续攀登一座峰,就是每个人心中的那座峰。”

·关于登顶

  1、“其实,登雪山令我的生活产生很大改变。登雪山随时伴着生命危险,这种状态下,每次能安全地回来,最令我怀恋的是那些艰险历程。你问我登顶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站在峰顶,天气好的话,没有云层遮挡,看着深不可测的山谷,心里很害怕,我只有一个想法:赶紧下山!因为,登顶只完成了登山的一半,更危险的还没有来临。若天气不好,脚下都是云,不知能不能安全下山,更要赶快下山!”
  2、“其实,每次一进山我就后悔了,上到海拔四五千米,风刮着,头疼,恶心,我就骂自己,问自己怎么犯贱又来了?可爬着爬着,还没登顶,我又开始想下一次该登哪座山了……”
  3、“登山之后的乐趣就是,离开都市的你会以全新的眼光去看待现代文明给你的东西。平常,我住在宾馆里,放在屋里的果盘,我一般动都不会动。进山后,一个普通的苹果也变得异常珍贵。从山上下来,我在宾馆睡觉前洗澡时,热水痛快地从花洒中流下来,想想自己在山上好几天不能洗澡,我会感叹现代文明真好!坐在马桶上,使用着漂亮而现代的洁具,我觉得太美了。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人都能挺过来,回到都市,还有什么不能容忍的?有什么不能克服的困难呢?”

·关于高尔夫

  “我不喜欢打高尔夫,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打高尔夫就一定安全吗?它的时速是每小时100公里,像颗子弹一样,我曾经有一个香港朋友满口金牙,正好高尔夫球飞到他嘴上,很巧,飞到这儿当场毙命,满口牙全掉了。”

·关于责难

  “不要把我当个工头来要求!不要这样要求一个董事长!”

主要著作

  《道路与梦想:我与万科20年》
  《让灵魂跟上脚步》
  《徘徊的灵魂》

王石:登山让我学会了面对死亡

  登山让我学会了面对死亡(《灵魂的台阶》书摘)
  9月14日,11点出发,驱车日喀则。
探险家王石
探险家王石
  这一天正好是中秋节,高原空气纯净,一轮圆月在缥缈云雾中穿行。
  晚餐后,打开热水龙头,热气腾腾的水流飞溅,啊,周身舒畅。是进山前的最后一次热水淋浴了。
  为什么远离都市的舒适生活环境,跑到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冒着丧失生命的危险来登山呢?
  不时有人问我:“你这样冒险去登山,不怕死吗?”我回答:“不登山就不死了吗?”
  问的是“怕不怕死”,回答的却是“人必有一死”,虽所答非所问,涉及的却是一个人必须面对的“死亡”问题。
  还是孩童时,和所有孩子一样,我很羡慕主宰着这个世界的成人,每天盼望一觉醒来自己的一双小手变成父亲那双又大又结实的手,而且不用再去学校上课。
  当懵懂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死的时候,莫名的恐惧笼罩全身。尤其黑夜降临时,躺在被窝里,被“将要死去”的念头缠绕而无法安眠——好在,那是遥远的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在自己成人之前是不必面对的。于是我盼望长大,又害怕长大。时间如流水,17岁出校门当兵,复员当工人,上大学,铁路技术员,外贸业务员,结婚育女,深圳创业,过了不惑之年,却仍然困惑于死亡话题,采取回避的态度。
  1997年到西藏旅游,在珠峰大本营遇到两位职业登山家,其中一位是中国登山协会户外部的高级教练金俊喜,1991年梅里雪山山难的幸存者。这次山难中,中日联合登山队的17名队员在即将冲顶的突击营地遭遇罕见雪崩,在睡梦中全部遇难。专家估计大约30万吨冰雪压住了那片营地。时任联合攀登队中方队长的金俊喜差点是死亡名单上的第18个,只因左肩麻痹提前返回大本营治疗,得以幸免于难。
  山难引起国际轰动。
  “我能活着全凭偶然。”个子瘦小的金教练淡淡地表示。
  “死神擦肩而过啊,为什么还继续登山呢?”潜台词则是:你不怕死吗?
  “登山是我的职业,这把年纪不可能改行了,生活还要继续。”语气淡淡的。老登山家面对死神的淡定,对职业危险的平淡态度让我感到意外。
  从1957年到2007年,我国共有55人在山难中死去。其中2000年以前33人,基本是专业运动员;2001以后22人,基本是业余登山爱好者。滑坠和雪崩是导致山难的主要原因,也有少数是因患上高山病而遇难。
  1999年,攀登青海玉珠峰(海拔6 200米)。海拔5 800米的突击营地上,狂风呼啸,勇峰队长、大刘和我挤在一顶帐篷里,强风挤压得帐篷杆弯曲,压迫在脸上,呼吸困难,感到一种世界末日的恐惧,一夜不眠。
  1999年博格达峰小雪崩区,曾经孤身冒进,结果进退两难,险象环生。2002年攀登麦金利峰遭遇滑坠,好在反应快,及时用冰镐止住……
  2000年5月,我正在攀登章子峰,哈尔滨山友阎庚华前来探营,随后只身挑战珠峰遇难。从章子峰下来,我和王勇峰、马欣祥、大刘等山友立即参加了玉珠峰山难的救援。在这次山难中有五人死亡,其中有两位来自深圳的山友。一年后,还是在玉珠峰,我与队友们一同营救突发高山病的深圳山友旗手,最终成功将他带下山获救。2002年,北大山鹰社登山队在希夏邦马峰遭遇雪崩,五位学子遇难……
  置身不可知的、令人敬畏的雪山,面对死亡随时降临的可能,经历身边山友倒下死去的悲恸,我学会了坦然面对死亡……
  到我完成“7+2”时,全世界登顶珠峰的人大约有1 800人,登上七大洲最高峰的117人,到过南北二极点的42人,抵达地球三极的14人,完成“7+2”的有5人,年纪最大的46岁,最小的31岁。从专业角度看,攀登七大洲最高峰难度并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说七大洲最高峰没有七大洲次高峰难。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就比珠峰难度大,至今登顶不到200人,而登顶珠峰的人已经过5 000了。梅里雪山,海拔仅6 400米,却因为山体陡峭破碎,雪崩多,天气变幻无常,至今还无人能登顶。从系列登山来说,“7+2”难度也远远不如“14座”。登珠峰一共14条线路,北坡和南坡的传统路线都是最容易的,另外12条路线都要难得多。
  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协作手段的改进,攀登雪山的难度降低了很多,对民间登山爱好者来说,登顶珠峰也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梦想,但无论如何,攀登高海拔雪山依然是一项可能带来生命危险的极限运动。以攀登世界14座海拔8 000米以上高峰而言,风险都是极高的。从概率上讲,即使训练有素的职业登山家也不能100%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当然,在登山爱好者看来,恰是这种不可预测的风险才是高山极限运动的魅力所在。
  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高大,险峻,气候复杂。1921年英国人开始尝试登顶,此后33年间先后15次失败,死亡十多人,才换来第一次成功。北坡更是有着“不可逾越”的神话,到1960年才由中国人实现登顶。虽然攀登珠峰的遇难率不像乔戈里峰、干城章嘉峰甚至安纳布尔纳峰那样高,但也有9.3%的记录。
  1995年9月,当时最出色的女登山家爱丽森·哈格里夫斯和希拉里爵士的儿子彼得·希拉里组队攀登乔戈里峰。在到距离顶峰只有不到400米的地方时天气变坏,彼得·希拉里毅然撤退,爱丽森·哈格里夫斯率领其余人强行冲顶,在成功登顶下撤途中一行六人全部遇难。最后唯有小希拉里活着走出乔戈里峰。
  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遇难率22%。第四高峰洛子峰遇难率4.5%,至今尚无人从中国境内的东坡攀登成功。第五高峰马卡鲁峰,遇难率11%,在前16次攀登活动中,只有5次获得成功。第六高峰卓奥友峰,遇难率2.5%。
  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山势险恶,路线充满了明暗交替的冰裂缝与悬垂的刃脊,有“魔鬼峰”之称。遇难率18%。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山脊有如利剑,异常险峻,遇难率22%。第九高峰南伽·帕尔巴特峰,有十分不稳定的冰川,气候恶劣,遇难率28%。第十高峰安纳布尔纳峰,是第一座被人类登顶的8 000米高峰,但在首登成功之后20年,极其可怕的雪崩阻止了所有人登顶,遇难率高达41%。
  加舒布鲁木一峰和二峰,分列世界第十一、第十三高峰,地形险恶,遇难率分别为11%和2.6%,中国一侧的东坡均未有人能登顶。第十二高峰布洛阿特峰,遇难率7.2%,第十四高峰希夏邦马峰,是人类登顶的最后一座8 000米山峰,遇难率9.5%……
  正如法国金冰镐奖的“金冰镐精神”所倡导的,在攀登所传载的人类价值中,生是最高的价值。攀登使我们更加认清生命中那些本质的要素。能够坦然面对死亡——这是登山经历带给我的最大财富。
  登山无法回避死亡问题,进山之前,就必须考虑到如果出不来,公司会怎样,家庭会怎样,妻子、孩子、朋友……把身后事一一考虑好。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一个人会更好地活在这个世上,可以面对自己必须面对的问题,面对自己原来回避的问题,做什么事情都会更坦然、更平和,包括坦然、平和地行走在攀登路上。
  对公司、家人、朋友负责任之外,怎么做才算是对自己负责任呢?——就像人们常常说的,让自己的生命充满意义,让自己的一生并非虚度,而且做到生死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