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燮

  士燮,字威彦,苍梧广信(今梧州)人,公元137年生,其父士赐,在汉桓帝时被任命为日南郡(今越南中部顺化一带)太守。士燮是著名的经学大师,东汉末任交趾太守。三国时岭南属吴,孙权封其为龙编侯。其有《士燮集》、《春秋经注》、《谷梁注》等著作传世。

基本资料

士燮画像
士燮画像
  名;士燮
  字:威彦
  生卒:137—226年
  父:士赐
  子:士廞、士祗、士徽、士干、士颂
  弟:士壹、士(黄有)、士武
  曾效力过的势力:东汉、士燮、吴
  著书:《士燮集》、《春秋经注》、《谷梁注》等

个人简介

  士燮,字威彦,苍梧广信人。其先祖本是鲁国汶阳(今山东汶河北岸)人,王莽之乱时,避地于交州。历经六世至士燮之父士赐,于桓帝时为日南太守。士燮年少时游学京师,拜颍川刘子奇为师,研治左氏春秋。后察孝廉,补尚书郎,因公事免官。在父亲士赐丧制满期后,士燮举茂才,除巫令,迁交址太守。
  士燮为人体器宽厚,谦虚下士,中国士人中前往依附避难者数以百计。士燮又沉醉于《春秋》,为之作注解。
  汉末为交趾太守,督岭南七郡。三国时为龙编侯。著作有《士燮集》、《春秋经注》、《公羊注》、《谷梁注》传于世。士门家族是当时实力雄厚的地方势力,士燮弟壹,为合浦太守;次弟黄有,为九真太守;三弟武,为南海太守,加上士燮的交趾太守,士家四郡占岭南疆土过半。《三国志》记述,士燮出门时,“车骑满道,胡人夹毂焚烧香者常有数十,震服百蛮,尉他不足逾也。”“尉他”即南越王赵佗。历史上士燮威望极高,不在赵佗之下。

生平年表

  【公元189~90年间】东汉少帝年间至献帝建安初
  董卓之乱时,交州刺史朱符为夷贼所杀,州郡扰乱。士燮于是上表举其弟士壹领合浦太守,次弟徐闻令士(黄有)领九真太守,士武领南海太守。
  士燮兄弟并为列郡之长,雄冠交州,而地又偏在万里之外,因此他们在本州威尊无上。出入鸣钟击磬,备具威仪,鼓笳吹箫,车骑满道,当地胡人在道路两旁夹毂焚烧香者常有数十之计。妻妾皆乘辎軿,子弟尽从兵骑,在当时可谓贵重,震服百蛮,尉他(汉高祖时将领,平南越有功,封南越王)也不能超越其威。其间士武先已病没。
  交州刺史朱符死后,朝廷遣张津为交州刺史,然而张津后来又为其部将区景所杀;荆州牧刘表遣零陵人赖恭代张津之任。当时苍梧太守史璜身死,刘表又遣吴巨代之,吴巨与赖恭俱至交州。朝廷闻知张津被杀,便赐士燮玺书道:「交州是天南绝域,南带江海,上恩不能宣达,下义亦遭中壅隔,现知逆贼刘表又遣赖恭觊觎南土,今以士燮为绥南中郎将,董督七郡,领交址太守如故。」后来士燮遣吏使张旻奉送贡品到京都,当此天下丧乱之时,道路断绝,而士燮不废边贡之职责,朝廷恤其劳,特复下诏拜士燮为安远将军,封龙度亭侯。后来吴巨与赖恭起纠纷,吴巨举兵攻赖恭,赖恭被逐还零陵。
  九真太守儋萌曾为妻父周京作宴,并请县中大吏,酒酣作乐,功曹番歆邀周京起而共舞,周京不肯起,番歆仍要强迫,儋萌忿怒,于是杖杀番歆于郡内。番歆之弟番苗带领县众攻府,并以毒矢射伤儋萌,儋萌毒发身亡。士燮曾多次遣兵进讨,始终不能克。(《吕岱传》)
  【公元195年】东汉献帝兴平二年
  孙策东渡江时,吏民皆走交州以避其难。汝南许靖至交址,士燮厚加敬待。
  【公元209年】东汉献帝建安十四年
  《零陵先贤传》曰:「巴入交址,更姓为张。与交址太守士燮计议不合,乃由牂牁道去。」
  【公元210年】东汉献帝建安十五年
  孙权遣步骘为交州刺史。步骘到时,士燮率领众兄弟奉承节度。而吴巨则怀有异心,最后被步骘所斩。孙权遂加士燮为左将军。
  【公元218~220年间】东汉献帝建安末年
  士燮遣子士廞入东吴为质,孙权以士廞为武昌太守;士燮、士壹二人留在南方的儿子,尽皆拜中郎将。
  其时益州大豪族雍闿等杀蜀国所署太守正昂,并与士燮相通,求欲为内附。(《步骘传》)士燮便诱导雍闿等率郡人民遥向东而来附,孙权更嘉奖其行,迁为卫将军,封龙编侯,其弟士壹迁偏将军,都乡侯。士燮守交州其间,亦好同名士,如曾任命程秉为长史。每次遣使往见权,必致送杂香细葛,辄以千数,明珠、大贝、流离、翡翠、玳瑁、犀、象之珍,奇物异果,蕉、邪、龙眼之属,并无一年不往贡送。士壹时亦曾贡马数百匹。孙权每次都赍书答礼,厚加宠赐,以答慰士氏兄弟。
  【公元226年】吴大帝黄武五年
  士燮在郡四十余岁,年九十卒。苍梧京南今存「汉士威彦先生故里」。

大事纪要

·促进岭南文化大发展

  士燮年轻时,在京师洛阳游学,拜东汉名士颍川刘子奇为师,研治《左氏春秋》,颇有造诣,打下了扎实的儒学基础。后来,又著书多部。士燮学以致用,做学问不因循守旧,而是注重实在、变通和创新;特别重视历史门类,企图从中找出治国兴邦的规律。他后来做官也很有政见。
  东汉熹平四年(175年),士燮因父去世从京师回广信奔丧,举孝廉,补尚书郎;接着被举茂才,先任巫山县令,后升任位于交州腹地、人口最多的交趾郡太守。
  士燮将治经学的心得用于施政,以保持地方安定。其时正值中原混战,董卓迁都长安,袁术攻打刘表,唯有士氏家族掌控的岭南相对稳定。
  士燮治理交趾达40年之久,奖励学术,发展文化,使“南蛮之地”交趾一跃成为当时南方的学术文化中心。
  士燮政事之暇,醉心学术,尤精于《左氏春秋》,为之注解。《尚书》则兼通古今文,大义详备。在交趾著《春秋经注》十三卷,又著《交州人物志》。他兴办学校,宣扬孔子遗教,“取中夏经传翻译音义,教本国人,始知习学之业。然中夏则说喉声,本国话舌声,字与中华同,而音不同。”(明代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士燮的政绩与学问,受到当时中原学术界的重视。古代交趾人对士燮尤其尊崇,誉其为“南交学祖”,称其为“士王”,先入帝王庙,后入文庙,祭祀不绝,享俎豆于千秋。越南《四字经》说:“三国吴时,士王为牧,教以诗书,熏陶美俗”。学者黎嵩在《越鉴通考总论》中提及,“士王习鲁国之风流,学问博洽,谦虚下士,化国俗以诗书,淑人心以礼乐。”
  由于交趾社会安定,所以中原及内地人士纷纷南下,移居交趾。史籍记载,士燮治交,学者归之。士燮颇有孟尝好士之风,为从中原南下的名儒、博士设坛讲学、著书立说、培养人才提供便利,一时间,儒、释、道、医各家咸集交州,形成了岭南文化史上的黄金时代。士燮还常与南来的士人研讨经学,促进了岭南经学的发展。

·力保岭南平安稳定

  公元前111年,汉武帝统一南中国后,将岭南分为苍梧、南海、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儋耳、珠崖九郡,同时设交趾刺史部统辖这九郡。公元前106年,把交趾刺史部从赢娄(今越南河内西北)移治苍梧郡治广信县。广信是岭南重地,是汉族与越族、中原文化与岭南文化交融发展并取得巨大繁荣的岭南文化的发祥地。到了东汉,交趾刺史部被改为交州。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江河日下。由于交州地处偏远,朝廷对它更是鞭长莫及。建安八年(203 年),东汉朝廷任命的交州刺史朱符被当地的少数民族杀死。于是,士燮迅速报请朝廷,让他的三个弟弟士壹、士武分别担任合浦、九真、南海三个郡的太守。这样一来,交州九郡已被士氏兄弟控制四个。就统治地盘而言,士家所领四郡已占大半个岭南。
  士燮任交趾太守四十多年,政绩卓著。汉交趾郡为岭南第一大郡,人口为南海郡的八倍。由于交州没有遭到战火的蹂躏,士燮又比较谦虚宽厚,很多中原的士大夫,先后携宗族前来投靠他。再加上涌入交州的其他百姓,交州的人口自然猛增,士氏的力量获得了空前的膨胀。士燮对岭南的贡献巨大,深受百越人民拥戴。据《三国志》记述,士燮出门时,“车骑满道,胡人夹毂焚烧香者常有数十,震服百蛮,尉他不足逾也”。“尉他”即赵佗。士燮威望之高,已不在昔日南越王赵佗之下矣。
  士燮实际上已经成为交州的土皇帝,但士燮始终没有称霸天下的野心,他尽心尽力地维护祖国统一。当时曹操挟持了汉献帝,接着天下鼎足三分,在南方,孙权与刘表争夺岭南的统治权。士燮家族有雄厚的实力,却不乘朝代更迭而闹分裂,没有像此时的曹操、袁绍、孙权等人那样追求建立独立的政权。他仍然对东汉朝廷俯首称臣,屡次派遣使者到许昌向汉献帝朝贡。不管谁做皇帝,他的岁贡年年不断。
  后来,为了不让战火波及岭南,士燮支持孙权派来的交州刺史步骘,斩了谋反的苍梧太守吴巨。建安末年,士燮遣子士廞入东吴为人质,孙权以士廞为武昌太守;士燮、士壹二人留在南方的儿子,皆拜中郎将。其时益州(今四川境内)大豪族雍闿等杀蜀国所委太守正昂,并与士燮相通,求欲为内附。士燮便引导雍闿等率郡人遥向东来附,孙权更嘉奖其行,迁为卫将军,封龙编侯;其弟士壹迁偏将军,封都乡侯。士燮守交州期间,亦好结交名士,如曾任命程秉为长史。每次遣使往见孙权,他必致送杂香细葛,辄以千数;明珠、大贝、流离、翡翠、玳瑁、犀、象等珍品及香蕉、龙眼等奇异水果,无一年不往贡送。士壹时亦曾贡马数百匹。孙权每次都赍书答礼,厚加宠赐,以慰士氏兄弟。(《三国志·步骘传》)
  士燮在交州施行“南抚夷越”的政策,驻军维持社会治安,注意政治影响,缓和了不稳定的种族矛盾。尽量任用当地有影响的人物做官。通过他们加强了在岭南的统治。还特别注重岭南的经济开发,从中原引来先进的生产技术,对越人“教其耕犁,使之冠履,建立学校,导之经义”,提高了岭南的农业生产力和文明程度,增加了地方财政的收入,解除了汉朝廷的后顾之忧,使岭南地区有一个稳定的局面。
  时天下大乱,唯独士燮的辖区边界安定,治安良好,人民安居乐业。史书说士燮“既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处大乱之中,保全一郡,二十余年疆场无事,民不失业,羁旅之徒,皆蒙其庆”,使交趾在数十年之内有“乐土”的美誉。(《三国志》卷49《士燮传》)
  三国时期吴黄武五年(226年),士燮病逝,享年九十岁。

·士燮重生轶事

  《葛洪神仙传》载:“士燮曾经病死,而且已过三日,仙人董奉以一丸药与士燮服下,再把水含在他口中,手捧其头不住摇动以消融丸药,服后不久,士燮即能开目动手,脸上渐复人色,半日而能起坐,四日更复能说话,终于恢复常态。董奉字君异,侯官人。”可谓神奇。

士燮故居

士燮故居石刻
士燮故居石刻
  苍梧县京南乡有士燮故居遗址,虽然遗址已不复存在,但苍梧县京南镇京南街临江之石角上的“汉士威彦先生故里”石刻仍存留完好。石刻附近还建有尚书庙和尚书学堂,可惜尚书庙在文化革命中被烧毁东汉末年。
  石刻面积有一块4平方米大小,碑文是“汉士威彦先生故里”,落款为“大清光绪十四年戊子季秋月邑人高松乔书里人罗栋才镌”。字体端庄秀丽,笔力刚劲。汉士威彦先生,何许人也?"汉士",即汉代的士大夫;而威彦,士燮也。要了解士燮,就要从古广信的历史说起。
  从汉至南朝近700年间,中原曾出现了动乱,而广信社会安定。梧州出土的汉墓砖铭文说:“永嘉世,天下灾,倘江南,尚康平。”因此,吸引了大批中原文化名人南迁广信,中原先进经济、文化传入梧州。士燮家族就是这样从山东来到广信的。士氏4兄弟分别是交趾、合浦、九真、南海太守,士燮又是“缓南中郎将,总督七郡,领交趾太守”,团结了不少士人在广信传授汉字和中原文化。两汉四百多年间,先后出了“三陈六士”为首的一批政治、经济、文化学术和宗教的精英,尤其“三陈六士”,更是享誉全国,堪称一流,无愧为领袖、先驱、核心的人物。
  随着历史的飞逝,士燮几乎被人遗忘了。到了清末光绪年间,士燮故里京南有一位叫罗栋才的读书人,屡次考试不顺,某天晚上梦到士燮。在梦中,士燮给了罗栋才锦囊。后来,罗栋才连续考中举人和进士。为表达他的感恩之心,罗栋才于清道光十四年(1889)在家乡江边的石角上立了一块纪念士燮(威彦先生)的碑刻,并在京南建“尚书义学”和“大人庙”。

评传

  陈寿评曰:「士燮作守南越,优游终世。」(《士燮传》)
  袁徽与尚书令荀彧书曰:「交址士府君既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处大乱之中,保全一郡,二十余年疆埸无事,民不失业,羇旅之徒,皆蒙其庆,虽窦融保河西,曷以加之?官事小阕,辄玩习书传,春秋左氏传尤简练精微,吾数以咨问传中诸疑,皆有师说,意思甚密。又尚书兼通古今,大义详备。闻京师古今之学,是非忿争,今欲条左氏、尚书长义上之。」(《士燮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