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白桦
      白桦
  白桦,落叶乔木,孤植、丛植于庭园、公园之草坪、池畔、湖滨或列植于道旁均颇美观。白桦树又是俄罗斯的国树,是这个国家的民族精神的象征。在中国的北方,在草原上,在森林里,在山野路旁,都很容易找到成片成片茂密的白桦林。另有同名作家白桦。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白桦
  外文名称: Betula platyphylla Suk
  别称: 桦树,桦木,桦皮树
  科: 桦木科
  属: 桦木属
  分布区域: 黑龙江、内蒙、新疆、西伯利亚东部、朝鲜半岛、日本北部

形态特征

  白桦为落叶乔木,高达25m,胸径50cm;树冠卵圆形,树皮白色,纸状分层剥离,皮孔黄色。小枝细,红褐色,无毛,外被白色蜡层。叶三角状卵形或菱状卵形,先端渐尖,基部广楔形,缘有不规则重锯齿,侧脉5-8对,背面疏生油腺点,无毛或脉腋有毛。果序单生,下垂,圆柱形。坚果小而扁,两侧具宽翅。花期5-6月;8-10月果熟。花单性,雌雄同株,菜荑花序。果序圆柱形,果苞长 3—7mm,中裂片三角形,侧裂片平展或下垂,小坚果椭圆形,膜质翅与果等宽或较果稍宽。

生长习性

  喜光,不耐荫。耐严寒。对土壤适应性强,喜酸性土,沼泽地、干燥阳坡及湿润阴坡都能生长。深根性、耐瘠薄,常与红松、落叶松、山杨、蒙古柢混生或成纯林。开然更新良好,生长较快,萌芽强,寿命较短。

用途 

·保健

白桦
                 白桦
  桦树汁取自中国大兴安岭境内原始森林中的野生白桦树,是一种无色或微带淡黄色的透明液体,有清香的松树气味,含有人体必需且易吸收的碳水化合物氨基酸、有机酸、及多种无机盐类,含有香精油、桦芽醇、皂角甙化合物、细胞分裂素等等。天然桦树汁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营养丰富的生理活性水,是桦树的生命之源,富含人体需要的多种果糖氨基酸维生素、生物素、矿物质等。含有20多种氨基酸,24种无机元素,维生素B1、B2和维生素C,多糖和还原糖,因而“桦树汁”饮料具有抗疲劳、抗衰老的保健作用,是21世纪最具希望的功能饮料之一。

·药用

  桦树汁有独特的药用功能。白桦树汁对人体健康大有益处,有抗疲劳、止咳等药理作用,被欧洲人称为“天然啤酒”和“森林饮料”。

·观赏

  白桦枝叶扶疏,姿态优美,尤其是树干修直,洁白雅致,十分引人注目。孤植、丛植于庭园、公园之草坪、池畔、湖滨或列植于道旁均颇美观。若在山地或丘陵坡地成片栽植,可组成美丽的风景林。

·其他用途

  因其木材致密,可制木器。树皮可提取栲胶、桦皮油,叶可作染料,种子或煤油。

象征

  白桦树是俄罗斯的国树,是这个国家的民族精神的象征。  
 
       白桦的花语和象征代表意义:生与死的考验。

作家白桦

·简介

   1942年春,与孪兄叶楠(东佐华)一同考入潢川中学初中部,课外大量阅读文学作品,从中学时期,就开始学写诗歌、散文、小说。1947年参加中原野战军,任宣传员。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宣传干事、教育干事、师俱乐部主任职务。1952年曾在贺龙身边工作,此后在昆明军区和总政治部创作室任创作员。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开除党籍、军籍,在上海八一电影机械厂当钳工。1961年调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任编辑、编剧,1964年调武汉军区话剧团任编剧。1979年平反,恢复党籍,在武汉军区文化部工作。1985年转业到上海作家协会,任副主席。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195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主要作品

  左为作家白桦著有长篇小说《妈妈呀,妈妈!》、《爱,凝固在心里》、《远方有个女儿国》、《溪水,泪水》(译有英文版)、《哀莫大于心未死》、《流水无归程》、《每一颗星都照亮过黑夜》,诗集《金沙江的怀念》、《热芭人的歌》、《白桦的诗》、《我在爱和被爱时的歌》、《白桦十四行抒情诗》,长诗《鹰群》、《孔雀》,话剧剧本集《白桦剧作选》(内含《红杜鹃,紫杜娟》、《曙光》、《今夜星光灿烂》)、《远古的钟声与今日的回响》(内含《吴王金戈越王剑》、《槐花曲》、《走不出的深山》)、《一个秃头帝国的兴亡》(译有英文版本),《孪生兄弟电影剧本选》,散文集《我想问那月亮》、《悲情之旅》,短篇小说集《边疆的声音》、《猎人的姑娘》,中短篇小说集《白桦小说选》(译有法文版)、《白桦的中篇小说》、《沙漠里的狼》,随笔集《混合痛苦和愉悦的岁月》,电影文学剧本《山间铃响马帮来》、《曙光》、《今夜星光灿烂》、《苦恋》、《孔雀公主》(均已拍摄发行,并译有外文版本),演讲集《白桦流血的心》等。

·经历

  白桦出生于民族危亡的年代,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最早接受的文学教育就是民间刻印的唱本。1938年深秋,八岁的他,随着父母逃亡到深山里。有一天夜晚,日军的枪声渐渐远去,惊魂甫定的难民们点燃了篝火,躺在火边歇息。不久,一个识字的难民在行李中拿出一册破旧的唱本来,那人唱着、唱着就声泪俱下了。从形式到内容,唱本属于最通俗、最粗鄙的文学,但在当时却给了他很大的震撼。后来,他父亲被日本宪兵活埋,母亲带着一群孤雏在铁蹄下挣扎。不久,他就成了一个唱本的小小的吟唱者。白桦15岁开始发表诗作,诗的启蒙教师就是唱本,而后才是古典诗词和文学经典。40年代中叶,中国各阶层都在压抑中求变革,“左倾”成为时尚,影响极深。他很快就跻身于学生运动之中,而后在1947年走向战场。促使他写作的主要还是战乱生活的本身,本来他很想当一名画家,后来觉得绘画服务于革命的局限太大,就全方位地转向文学。理所当然,他的文学观也随之“左倾”起来。除了左翼作家的作品之外,一概不屑一顾。1949年至1979年,中国的文学与政治紧密扭结在一起,不断在同步地被纠正。这种纠正愈演愈烈,到了60年代中,发展为一场人为的战乱——那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1949年到1957年的8年间,白桦写了一些小说、诗歌和电影。在“文革”中则一律作为毒草加以批判斗争,而挨批最甚的是为电影导演郑君里撰写的剧本《李白与杜甫》,为了这个剧本,虽然没有拍摄发表,他也要承担“罪责”,为此写了几十万字的检讨。因为它最接近历史的真实,最接近美,最接近作家的独立思考。这种接近是无意的,并不是像批判者们说的那样,是他蓄意的借古讽今。
  白桦从1957年被打成右派以后至1976年,没有了写作的权利。1957年的挫折使他发誓放弃文学,甚至文字,把所有的笔记、日记全都毁掉,扔掉所有的笔。但是,漫长的黑夜过去,风浪稍稍平息,他又义无返顾地把文学紧紧地拥抱在怀里。“文革”后中国文学的发展过程,就是突破一个又一个思想禁锢的过程。幸运的是,他经历了中国文学回归的全过程。
  白桦实际上他并非一个具有叛逆性格的人,给他带来厄运的仅仅是一个有良知者的积极反思而已。他在文革后复出以来的作品都是痛定思痛的作品。“文革”之后,白桦又兴奋起来,想到我军高级将领贺龙元帅早年对他讲述过的一些经历,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写出了一部话剧《曙光》。写的是20世纪30年代初发生在洪湖的故事,那是一件和“文革”极为相似的历史事件,他试图用事实来探究这种恶性循环的原因,但这出戏还是惹来风波,大批判虽然由于一些正直人们的反对而破产,但足以使他深深地认识到文学的求真之路太不平坦了!最后的妥协很无奈,有些高级将领在内部彩排剧终时痛苦得捂着眼睛逃出剧场,他们都承认它的真实,但又接受不了它的真实。1980年摄制完成的影片《今夜星光灿烂》,仍然是一场真伪之争。硬要说这部作品宣扬了人道主义,描写了战争的残酷。在编剧、导演、演员坚持不同意的情况下,强硬地用剪刀任意删减之后才得以和观众见面。同时在报上展开公开批判。所幸已是“文革”之后,读者已经敢怒而且开始敢言了,这场批判也就草草收场。
  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人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大劫难,都会痛定思痛,何况有责任感的作家?不能因为怯弱而去迁就因循守旧的观念,放弃已经认识到的沉痛教训。文艺不应该从属于政治,作家有独立思考的权利。
  1980年底,根据白桦的电影剧本《苦恋》摄制成的电影《太阳和人》,又引起一场全国性的大震荡。这场批判是一场观念的较量,是“文革”后最为激烈的一次,它检验了很多人的观念和勇气。(当时有机会看到《太阳和人》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因为这部影片只在1981年的北京放映过,当时称之为内部放映)
  对于文学,白桦至今都怀着一个奢望,那就是在有生之年给这个冷暖世界留下一朵不死花!

·两本新书

  白桦作品白桦2009年出版的两本书,一本是诗集《长歌和短歌》(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一本是小说集《蓝铃姑娘——云南边地传奇》(东方出版中心出版),对我既是学习也是享受。学习是说两本书包含大量的知识和思想信息、生活经验与人生阅历,能给我扩大视野,增加内存;享受说的是它们同时提供了丰富的情感与审美体验,展现了诗情画意的边地风情与淳朴美好的人性世界,妙语如珠,巧思如织,将我带入一个个流连忘返的艺术境界,接受心灵的滋养和按摩、精神的陶冶与震荡。

·相关评价

  作家白桦先生是我云南的军旅前辈,与我的文学师长冯牧先生相知甚深,也是我国当代重要作家之一。他不仅在国内拥有广大的读者群,而且在国际上也享有一定的声誉,尚在云南军旅之际,白桦先生的才华就让我倾慕。白桦先生解放战争时期就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并从那时起就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新中国成立以来,他以自己丰富的战争和守卫边疆的生活体验,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涉猎诗歌、小说、剧本、电影、散文和儿童文学的写作,出版了大量深受读者喜爱并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作品。
  白桦先生长期在云南边疆各民族群众中生活,向少数民族民间文学语言学习,以少数民族民间传说为题材创作小说和诗歌,使他的作品充满了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气质,充满了诗情画意、充满了传奇色彩。在语言上朴实而优美,华丽而动人。
  值得欣慰的是,白桦先生至今创作热情不减当年,体健笔健,可喜可贺。此次《文学报》和东方出版中心、云南人民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联合为白桦的近作开研讨会,是对白桦先生八十寿诞的最好贺礼,也是对这位老作家文学创作成就最好的评判。
  白桦是一个拥有卓越才能的诗人,一个真挚而爱国的作家,一个纪录时代风云的戏剧家。他“活着,耳聪目明地、清醒而痛苦地活着”,他为春天唱过恋歌,给冬日唱过长长的苦歌,替英雄志士唱过颂歌;他懂得江河的奔流、小溪的潺湲,感受得出小草的滋生、树叶的低语和花儿的绽放。他歌颂自由,考察善恶,鞭笞愚昧与昏睡,敏锐而犀利,情感与哲理相融。他把爱当作神圣的信仰,坚信“自由意志的伸展就是飞翔”,期盼着将悲歌化为欢歌,黑暗变成光明。他给文学注入思想,给诗歌注入精神内核,给小说和戏剧带来精神高度,依靠自己真情至性的不朽作品为时代立传。读着他个性卓荦、风骨铮铮的长篇或短句,我们听得到他生命的浩叹、灵魂的低吟,听得到“那山穷水复的牵挂,/那柔肠寸断的思念,/那欲语无声的痛楚,/那山崩地裂的呐喊”。读着他那擢奇撷秀、灵思迸发,充满缤纷色彩的智慧之作,像“一颗颗晶莹的小水珠,/在枝叶间恬静地闪光;/纯净得通体透明,/一开始就用生命在歌唱”,我们告别情绪的阴霾,乐享生之欢愉,心儿向着高空——美好的世界飞升,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