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晖

  敬晖,字仲晔,绛州平阳(今山西临汾)人。武则天时曾封齐国公。

生平

  二十岁举明经。圣历初年为卫州刺史。河北经常被突厥骚扰,当时是秋季而一直筑城,晖曰:“金汤非粟不守,岂有弃农亩,事池隍哉?”使民工放归收获,该部赖此安定。迁夏官侍郎,出为太州刺史,大足元年(701年)迁洛州长史。武后幸长安,为东都副留守,以治理干练知名,玺书劳之,多赐物缎。长安三年(703年),拜中台右丞,加银青光禄大夫。
  神龙元年(705年),转右羽林将军。与张柬之、袁恕己、崔玄暐、桓彦范诛杀张易之、张昌宗,功加金紫光禄大夫,为侍中、平阳郡公,实封五百户,进封齐国公。武后崩,遗制加实封满七百户。敬晖上章论奏,降诸武爵位为公。武三思愤恨,乃使唐中宗明尊敬晖等为郡王,封平阳郡王,特进罢知政事,仍赐铁券,恕十死,朔望趋朝。
  当初张易之被诛后,洛州长史薛季昶请求肃清诸武:“二凶虽除,产、禄犹在。请因兵势诛武三思之属,匡正王室,以安天下。”敬晖与张柬之屡陈不可,唐中宗作罢,薛季昶叹说:“吾不知死所矣。”隔日,武三思由韦后帮助潜入宫中,行宰相事,反易国政,为天下所患,时人议论归咎于敬晖。敬晖等丧失政事权柄,受制于武三思,敬晖时常推床怅恨而一直弹指以致流血。张柬之叹:“主上畴昔为英王时,素称勇烈,吾留诸武,冀自诛锄耳。今事势已去,知复何道。”
  武三思以许州司功参军郑愔以往被敬晖等废黜,指使其上表陈述敬晖罪状。中宗下诏:“则天大圣皇后,往以忧劳不豫,凶竖弄权。晖等因兴甲兵,铲除妖孽,朕录其劳效,备极宠劳。自谓勋高一时,遂欲权倾四海,擅作威福,轻侮国章,悖道弃义,莫斯之甚。然收其薄效,犹为隐忍,锡其郡王之重,优以特进之荣。不谓溪壑之志,殊难盈满,既失大权,多怀怨望。乃与王同皎窥觇内禁,潜相谋结,更欲权兵绛阙,图废椒宫,险迹丑辞,惊视骇听。属以帝图伊始,务静狴牢,所以久为含容,未能暴诸遐迩。自同皎伏法,衅迹弥彰,倘若无其发明,何以惩兹悖乱?迹其巨逆,合置严诛。缘其昔立微功,所以特从宽宥,咸宜贬降,出佐遐藩。晖可崖州司马,柬之可新州司马,恕己可窦州司马,玄暐可白州司马,并员外置。”贬为崖州司马,又流放琼州,到崖州后被周利贞杀害。唐睿宗即位后平反,追复五王原官爵,又赠秦州都督,谥曰肃湣。建中初,重赠太尉。
  曾孙敬元膺,开成三年(838年),自试太子通事舍人为河南县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