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炮炙论

  《雷公炮炙论》,中医学著作,共三卷,此书为我国最早的中药炮制学专著,原载药物300种,每药先述药材性状及与易混品种区别要点,别其真伪优劣,是中药鉴定学之重要文献,是刘宋雷敩约撰于公元五世纪。

简介

雷公炮炙论
雷公炮炙论
  书中称制药为修事、修治、修合等,记述净选、粉碎、切制、干燥、水制、火制、加辅料制等法,对净选药材的特殊要求亦有详细论述,如当归分头、身、尾;远志、麦冬去心等,其中有些方法至今仍被制药业所采用。此书对后世影响极大,历代制剂学专着常以“雷公”二字冠于书名之首,反映出人们对雷氏制药法的重视与尊奉。此书为我国最早的中药炮制学专著,原载药物300种,每药先述药材性状及与易混品种区别要点,别其真伪优劣,是中药鉴定学之重要文献,是刘宋雷敩约撰于公元五世纪。
  《雷公炮炙论》原书已佚,其佚文多存于《证类本草》中,据统计多达240余条。明代多种本草书中均附入此书佚文,以雷公炮制冠于书名之首,如《雷公炮制药性解》、《新刊雷公炮制便览》等,但此类书均非《雷公炮炙论》辑佚本,仅收部分佚文而已。
清末张骥所辑《雷公炮炙论》为此书最早辑佚本,收录佚文180余条。现代中医文献学家尚志钧所辑《雷公炮炙论》,计收载原书药物288种,校注详尽,书后附研究论文数篇,代表了当代《雷公炮炙论》辑佚、研究的最高水平。

作者

·早年

  张骥(1922~1969) 藁城南席村人。自幼读书,品学兼优。但因家境贫困,经济拮据中途辍学,到石家庄一家西药店当店员。“七七事变后,石门沦陷。为抗日救国,他毅然参军到冀南一二九师东纵一支队。民国27年(1938)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历任支队宣传队长、政治处青年干事、团供给处协理员、连队指导员等职。民国30年5月被选送到延军事学院和抗日军政大学,系统学习马列主义基本理论。

·立志图强

  抗日战争胜利后,张骥奉命奔赴东北解放战争前线,担任吉长地区(今吉林省吉林、长春、伊通一带)部队第二营教导员,3年间,他率部参加榆林公棚子和解放长春等10多次战斗。民国35年8月,在吉南玉德村被蒋军两个团包围。紧要关头,他沉着应战,指挥部队突破敌人三层包围圈,残敌180余人,荣立特等功,吉林军区授予他“特级战斗英雄称号。民国37年2月在开原攻坚战中,身负重伤,左腿致残。后任命他为师教导队政治委员,担负起轮训干部和培养战斗骨干的重任。1949年3月平津解放后,调他到师直工科任科长。不久随军南下湘西,解放湖南永顺县后留任11个月,完成了剿匪、镇反、土改、筹粮筹款和支援大军入川等繁重任务。1950年底调任四十七军四二一团副政委。翌年4月率部入朝参战。1953年提升团政委。在朝鲜战场,他参予指挥了临津江东岸的新村、正洞、西山等反击战,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三级国旗勋章和二级独立勋章。1954年回国。1955年9月晋升上样副师长。1962年改任师政委。“文化大革命”期间,调任湖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兼长沙市军事委员会主任。他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与林彪、“四人帮’’针锋相对,因而受到严重迫害和摧残,1969年3月5日,病恨交加,于广州逝世。
  张骥生前爱到周总理的三次接见。粉碎“四人帮”后,国家民政部、解放军总政治部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文摘

  中医古籍大全-雷公炮炙论书名:雷公炮炙论
  作者:刘宋、雷学所着 
  朝代:南北朝 
  年份:公元420-581年 
  《雷公炮炙论》序
  内容:若夫世人使药,岂知自有君臣。既辨君臣,宁分相制。只如 毛(今盐草也)沾溺,立销班肿之毒;象胆挥粘,乃知药有情异。 鱼插树,立便干枯;用狗涂之(以犬胆灌之,插鱼处立如故也),却当荣盛。无名(无名异形似玉柳石,又如锻石,味别)止楚,截指而似去甲毛;圣石开盲,明目而如云离日。当归止血、破血,头尾效各不同(头止血,尾破血);蕤子熟生,足睡不眠立据。弊 淡卤(常使者甑中 ,能淡盐味),如酒沾交(今蜜枳缴枝,又云交加枝)。铁遇神砂,如泥似粉;石经鹤粪,化作尘飞; 见橘,花似髓。断弦折剑,遇鸾血而如初(以鸾血炼作胶,粘折处,铁物永不断);海竭江枯,投游波燕子是也。而立泛。令铅拒火,须仗修天(今呼为补天石);如要形坚,岂忘紫背(有紫背天葵,如常食葵菜,只是背紫面青,能坚铅形);留砒住鼎,全赖宗心(别有宗心草,今呼石竹,不是食者棕恐误。其草出 州,生处多虫兽)。雌得芹花(其草名为立起,其形如芍药,花色青,可长三尺以来,叶上黄班色,味苦涩,堪用,煮雌黄立住火),立便成庚; 遇赤须(其草名赤须,今呼为虎须草是,用煮 砂即生火验),水留金鼎。水中生火,非KT 髓而莫能(海中有兽,名曰KT,以髓入在油中,其油粘水,水中火生,不可救之。用酒喷之即 。勿于屋下收);长齿生牙,赖雄鼠之骨末(其齿若折,年多不生者,取雄鼠脊骨作末,揩折处,齿立生如故)。 发 眉堕落,涂半夏而立生(眉发堕落者,以生半夏茎炼之取涎,涂发落处立生);目辟眼KT ,(有五花而自正。五加皮是也。其叶雄雌,三叶为雄,五叶为雌,须使五叶者,作末酒浸饮之,其目KT 者正)。脚生肉 , 系菪根(脚有肉 者,取莨菪根于 带上系之,感应永不痛);囊皱旋多,夜煎竹木(多小便者,夜煎萆 一件服之,永不夜起也)。体寒腹大,全赖鸬 (若患腹大如鼓,米饮调鸬 末服,立枯如故也);血泛经过,饮调瓜子(甜瓜子内仁捣作末,去油,饮调服之,立绝)。咳逆数数,酒服熟雄(天雄炮过,以酒调一钱匕服,立定也);遍体疹风,冷调生侧(附子旁生者曰侧子,作末冷酒服,立瘥也)。肠虚泻痢,须假草零(捣五倍子作末,以熟水下之,立止也);久渴心烦,宜投竹沥。除症去块,全仗硝(硝即 砂、硝石二味,于乳钵中研作粉,同 了,酒服,神效也);益食加觞,须煎芦朴(不食者,并饮酒少者,煎逆水芦根并浓朴二味汤服)。强筋健骨,须是苁鳝(苁蓉并鳝鱼二味,作末,以黄精汁丸服之,可力倍常十也,出《干宁记》宰);驻色延年,精蒸神锦(出颜色,服黄精自然汁,拌细研神锦,于柳木甑中蒸七日了,以木蜜丸服,颜貌可如幼女之容色也)。知疮所在,口点阴胶(阴胶即是甑中气垢,少许于口中,即知脏腑所起,直彻至住处知痛,足可医也);产后肌浮,甘皮酒服(产后肌浮,酒服甘皮立愈)。口疮舌坼,立愈黄苏(口疮舌坼,以根黄涂苏炙作末,含之立瘥)。脑痛欲亡,鼻投硝末(头痛者,以硝石作末纳鼻中,立止);心痛欲死,速觅延胡(以延胡索作散,酒服之,立愈也)。如斯百种,是药之功。某忝遇明时,谬看医理;虽寻圣法,难可穷微。略陈药饵之功能,岂溺仙人之要术?其制药炮、熬、煮、炙,不能记年月哉!欲审元由,须看海集。某不量短见,直录炮、熬、煮、炙,列药制方,分为
  朱砂
  内容:雷公云∶凡使,宜须细认取,诸般尚有百等,不可一一论之。有妙硫砂,如拳许大,或重一镒,有十四面,面如镜,若遇阴沉天雨,即镜面上有红浆汁出;有梅柏砂,如梅子许大,夜有光生,照见一室;有白庭砂,如帝珠子许大,面上有小星现;有神座砂,又有金座砂、玉座砂,不经丹灶,服之而自延寿命;次有白金砂、澄水砂、阴成砂、辰锦砂、芙蓉砂、镜面砂、箭旋砂、曹末砂、土砂、金星砂、平面砂、神末砂,以上不可一一细述夫修事朱砂,先于一静室内焚香斋沐,然后取砂,以香水浴过了,拭干,即碎捣之,后向钵中更研三伏时;竟,取一瓷锅子,着研了砂于内,用甘草、紫背天葵、五方草各锉之,着砂上下,以东流水煮,亦三伏时,勿令水火缺失;时候满,去三件草,又以东流水淘令净,干晒,又研如粉;用小瓷瓶子盛,又入青芝草、山须草半两盖之,下十斤火 ,从巳至子时方歇,候冷,再研似粉。如要服,则入熬蜜,丸如细麻子许大,空腹服一丸。如要入药中用,则依此法。凡 ,自然住火。每五两朱砂,用甘草二两、紫背天葵一镒、五方草自然汁一镒,若东流水,取足。
  云母
  内容:雷公云∶凡使,色黄黑者,浓而顽;赤色者,经妇人手把者,并不中用。须要光莹如冰色者为上。凡修事一斤,先用小地胆草、紫背天葵、生甘草、地黄汁各一镒,干者细锉,湿者取汁;了,于瓷锅中安云母并诸药了,下天池水三镒,着火煮七日夜,水火勿令失度,其云母自然成碧玉浆在锅底,却,以天池水猛投其中,将物搅之,浮如蜗涎者即去之;如此三度,淘净了,取沉香一两,捣作末,以天池水煎沉香汤三升已来,分为三度;再淘云母浆了,日中晒,任用之。
  钟乳
  内容:雷公云∶凡使,勿用头粗浓并尾大者,为孔公石,不用。色黑及经大火惊过,并久在地上收者,曾经药物制者,并不得用。须要鲜明、薄而有光润者,似鹅翎筒子为上,有长五、六寸者。凡修事法∶以五香水煮过一伏时,然后漉出;又别用甘草、紫背天葵汁渍,再煮一伏时。凡八两钟乳,用沉香、零陵、藿香、甘松、白茅等各一两,以水先煮过一度了,第二度方用甘草等二味各二两再煮;了,漉出,拭干,缓火焙之;然后入臼,杵如粉,筛过,却,入钵中,令有力少壮者三、两人,不住研三日夜勿歇;然后用水飞,澄了,以绢笼之,于日中晒令干;又入钵中研二万遍后,以瓷合子收贮用之。
  白矾
  内容:雷公云∶凡使,须以瓷瓶盛,于火中 令内外通赤,用钳揭起盖,旋安石蜂窠于赤瓶子中,烧蜂窠尽为度;将钳夹出,放冷,敲碎,入钵中研如粉后,于屋下掘一坑,可深五寸,却,以纸裹,留坑中一宿,取出,再研。每修事十两,用石蜂窠六两,尽为度。又云∶凡使,要光明如水精,酸、咸、涩味全者,研如粉,于瓷瓶中盛。其瓶盛得三升已来,以六一泥泥,于火畔炙之令干;置研了白矾于瓶内,用五方草、紫背天葵二味自然汁各一镒,旋旋添白矾于中,下火逼令药汁干;用盖子并瓶口,更以泥泥上,下用火一百斤;从巳至未,去火,取白矾瓶出,放冷,敲破,取白矾,捣细,研如轻粉,方用之。若经大火一 ,色如银,自然伏火,铢累不失。
  硝石
  内容:雷公云∶凡使,先研如粉,以瓷瓶子于五斤火中 令通赤;用鸡肠菜、柏子仁和作一处,分丸如小帝珠子许,待瓶子赤时,投硝石于瓶子内,帝珠子尽为度。其硝石自然伏每四两硝石,用鸡肠菜、柏子仁共十五个。
  芒硝
  内容:雷公云∶凡使,先以水飞过,用五重纸滴过,去脚,于铛中干之,方入乳钵,研如粉任用。芒硝是朴硝中炼出,形似麦芒者,号曰芒硝。
  滑石
  内容:雷公云∶凡使,有多般,勿误使之。有白滑石、绿滑石、乌滑石、冷滑石、黄滑石。其白滑石如方解石,色白,于石上画有白腻纹,方使得;滑石绿者,性寒,有毒,不入药中用;乌滑石似 色,画石上有青白腻纹,入用妙也;黄滑石色似金,颗颗圆,画石上有青黑色者,勿用,杀人;冷滑石青苍色,画石上作白腻纹,亦勿用。若滑石色似冰,白青色,画石上有白腻纹者,真也。凡使,先以刀刮研如粉,以牡丹皮同煮一伏时;出,去牡丹皮,取滑石,却用东流水淘过,于日中晒干方用。
  曾青
  内容:雷公云∶凡使,勿用夹石及铜青。若修事一两,要紫背天葵、甘草、青芝草三件,干、湿各一镒,并细锉,放于一瓷埚内 ,将曾青于中,以东流水二镒并诸药等,缓缓煮之,五昼夜,勿令水火失;时足取出,以东流水浴过,却,入乳钵中研如粉用。
  太一禹余粮
  内容:雷公云∶凡使,勿误用石中黄并卵石黄,此二名石真似太一禹余粮也。其石中黄向里赤黑黄,味淡微 。卵石黄味酸,个个如卵,内有子一块,不堪用也。若误饵之,令人肠干。太一禹余粮,看即如石,轻敲便碎,可如粉也;兼重重如叶子雌黄,此能益脾,安脏气。凡修事四两,先用黑豆五合,黄精五合,水二斗,煮取五升;置于瓷埚中,下太一禹余粮,着火煮,旋添,汁尽为度;其药气自然香如新米,捣了,又研一万杵方用。
  黄石脂
  内容:雷公云∶凡使,须研如粉,用新汲水投于器中,搅不住手,了,倾作一盆,如此飞过三度,澄者去之,取飞过者,任入药中使用。服之,不问多少,不得食卵味。
  黄精
  内容:雷公云∶凡使,勿用钩吻,真似黄精,只是叶有毛钩子二个,是别认处。若误服,害人。 黄精叶似竹叶。凡采得,以溪水洗净后,蒸,从巳至子,刀薄切,曝干用。
  菖蒲
  内容:雷公云∶凡使,勿用泥菖、夏菖,其二件相似,如竹根鞭,形黑、气秽、味腥,不堪用。凡使,采石上生者,根条嫩黄、紧硬、节稠、长一寸有九节者,是真也。凡采得后,用铜刀刮上黄黑硬节皮一重了,用嫩桑枝条相拌蒸,出,曝干,去桑条,锉 用。
  人参
  内容:雷公云∶凡使,要肥大,块如鸡腿并似人形者。凡采得,阴干,去四边芦头并黑者,锉入药中。夏中少使,发心 之患也。
  天门冬
  内容:雷公云∶凡使,采得了,去上皮一重,便劈破,去心。用柳木甑烧柳木柴蒸一伏时,洒酒令遍,更添火蒸;出,曝,去地二尺已来作小架,上铺天门叶,将蒸了天门冬摊令干用。
  象胆
  内容:雷公云∶凡使,勿用杂胆。其象胆干了,上有青竹纹斑,并光腻,微微甘。凡用,勿便和众药捣,此药先捣成粉,待众药末出,然后入药中。此物是胡人杀得白象取胆,干,入汉中是。
  鹿角胶
  内容:雷公云∶凡使,采得鹿角了,须全戴者,并长三寸锯解之,以物盛,于急水中浸之;一百日满出,用刀削去粗皮一重,了,以物拭水垢令净;然后用碱醋煮七日,旋旋添醋,勿令火歇,戌时不用着火,只从子时至戌时也;日足,其角白色软如粉,即细捣作粉;却,以无灰酒煮其胶,阴干,削了,重研,筛过用。每修事十两,以无灰酒一镒,煎干为度也。
  阿胶
  内容:雷公云∶凡使,先于猪脂内浸一宿;至明出,于柳木火上炙,待泡了,细碾用。
  醍醐
  内容:雷公云∶是酪之浆。凡用,以绵重滤过,于铜器中沸三、两沸了用。
  鸡子
  内容:雷公云∶鸡子,凡急切要用,勿便敲损,恐得二十一日满,在内成形,空打损后无用。内有自溃者,亦不用也。
  石蜜
  内容:雷公云∶凡炼蜜一斤,只得十二两半或一分是数。若火少、火过,并用不得。
  牡蛎
  内容:雷公云∶有石牡蛎、石鱼蛎、真海牡蛎。石牡蛎者,头边背大,小甲沙石,真似牡蛎,只是圆如龟壳;海牡蛎使得,只是丈夫不得服,令人无髭;真牡蛎,火 白炮,并用 试之,随手走起,可认真是。万年珀,号曰 ,用之妙。凡修事,先用二十个,东流水,盐一两,煮一伏时;后,入火中烧令通赤;然后入钵中研如粉用也。
  真珠
  内容:雷公云∶凡使,须取新净者,以绢袋盛之;然后用地榆、五花皮、五方草三味各四两,细锉,了,又以牡蛎约重四、五斤已来,先置于平底铛中,以物四向 令稳,然后着真珠于上,了,方下锉了三件药,笼之,以浆水煮三日夜,勿令火歇;日满出之,用甘草汤淘之令净后,于臼中捣令细,以绢罗重重筛过,却,更研二万下了用。凡使,要不伤破及钻透者,方可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