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三胜

余三胜
余三胜
  余三胜,生于1802年,卒于1866年,原名开龙,字启云,湖北罗田人,原为汉调演员,进京以后搭徽班演出。他的嗓音醇厚,唱腔优美,以擅用“花腔”而著称。道光中期以后,他与程长庚张二奎并称“老生三杰”,“三鼎甲”。余三胜之成名实早于程、张。 
 

艺术特点

  余三胜的嗓音醇厚,声调优美。他在汉调皮黄和徽戏二黄腔调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艺术特点,创造出抑扬婉转、流畅动听的京剧唱腔。当时余三胜以擅唱"花腔"著称。所谓花腔,就是旋律丰富的唱腔。余三胜在京剧唱腔的创制上,丰富了京剧演唱的声音色彩,加强了京剧唱腔的旋律。据记载,京剧中的二黄反调,如《李陵碑》、《乌盆记》、《朱痕记》等剧中的反二黄唱腔,均创自余三胜。在舞台语言的字音、声调上,也将汉戏的语言特色与北京的语言特点相结合,创造出一种既能使北京观众听懂,又不失京剧风格特点的字音、声调。  

艺术贡献

京剧老生余三胜
京剧老生余三胜
  余三胜在艺术上的贡献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他在汉调西皮和徽调二黄的基础上,吸收昆曲和秦腔的曲调,创造了新的京剧皮黄声腔,从而使京剧的声腔大大丰富。在他之前的40多年里面,人称京剧“时尚黄腔喊似雷”,也就是“喊”表示它直来直去,“雷”说明声音非常高亢。到余三胜,他加以丰富后,使得这种局面得以改观。二是他创造了反二黄的唱腔,如《李陵碑》、《牧羊卷》、《乌盆记》等戏的反二黄都是由他创造的。
  在京剧的字音和声调上,他也进行了改革,把汉调的语音特色和北京的语音特色加以结合,创造出了一种既能让北京的观众听得懂,又富于皮黄风格特色的一种语音声调,也就是今天我们说的湖广音,形成了京剧读音的一种规范。他成为京剧初期的汉派代表人物。
  余三胜所擅演的剧目都是唱做并重的,如《当锏卖马》、《捉放曹》、《击鼓骂曹》、《战樊城》、《四郎探母》、《琼林宴》、《牧羊卷》、《乌盆记》等等。
  余三胜讲究表情动作,而且富于创造性。传说前三鼎甲曾经合作演过《让成都》,程长庚演刘璋,张二奎演刘备,是这个戏里的两个主要角色。而余三胜演一个配角马超。同行有些好心人劝他,说演这个戏吃亏,不能在台上展示才华。但是余三胜很有办法,他在演出的时候,当剧中人物刘璋责问马超,说你为什么要投降刘备的时候,余三胜扮演的马超,先斥责刘璋昏聩无能,然后又大加赞扬刘备的大仁大义,有一大段的道白,观众热烈鼓掌,说明他自己在戏里边,能够加以创造性地发挥。
  在前三鼎甲中,从唱腔来看,宗余三胜的最多,后来做出划时代贡献的谭鑫培,他的唱腔也是在余三胜的唱腔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余三胜的后人里,其子余紫云是著名的旦角,孙余叔岩也是著名的老生,开创了新的余派。
余三胜
余三胜
  余三胜,为人聪颖、机敏,是清朝道光年间四大徽班春台班的台柱子。他出身梨园世家,他的唱腔是以汉调为基础,在这个基础上融入了徽调、昆曲、梆子腔的精髓,对老生的唱腔起了创造及推动的作用。
  余三胜的嗓音醇厚,声调优美。他在汉调皮黄和徽戏二黄腔调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艺术特点,创造出抑扬婉转、流畅动听的京剧唱腔。当时余三胜以擅唱“花腔”著称,所谓花腔,实即旋律丰富的唱腔。
  余三胜在京剧唱腔的创制上,丰富了京剧演唱的声音色彩,加强了京剧唱腔的旋律。
  据记载,京剧中的二黄反调,如《李陵碑》、《乌盆记》、《朱痕记》等剧中的反二黄唱腔,均创自余三胜。余三胜不仅将徽、汉二腔融于一炉,创制出旋律丰富具有独特风格的京剧唱腔,在舞台语言的字音、声调上,也将汉戏的语言特色与北京的语言特点相结合,创造出一种既能使北京观众听懂,又不失京剧风格特点的字音、声调。
  余三胜的表演也很细腻,注意刻画人物的感情、神态。他所擅长的剧目,以唱、做并重者为多,如《定军山》、《秦琼卖马》、《战樊城》、《鱼肠剑》、《击鼓骂曹》、《四郎探母》、《双尽忠》、《捉放曹》、《李陵碑》、《琼林宴》、《朱痕记》、《乌盆记》、《摘缨会》等。
  谭鑫培即是更多地在继承余三胜的演唱艺术的基础上,进行了开拓性的创造。余三胜之子余紫云,工旦;孙余叔岩,工老生。  

代表剧目

  余三胜擅长的剧目,以唱、做并重者为多。如《定军山》、《秦琼卖马》、《战樊城》、《鱼肠剑》、《击鼓骂曹》、《四郎探母》、《双尽忠》、《捉放曹》、《李陵碑》、《琼林宴》、《朱痕记》、《乌盆记》、《摘缨会》等。谭鑫培即是更多地在继承余三胜的演唱艺术的基础上,进行了开拓性的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