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崇

  刘崇,又名刘曼,生于唐昭宗乾宁二年(895年),卒于后周太祖显德元年(954年),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后汉高祖刘知远之弟,五代十国时北汉开国皇帝。

简介

  刘崇,生于唐昭宗乾宁二年(895年),卒于后周太祖显德元年(954年),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后汉高祖刘知远之弟,五代十国时北汉开国皇帝。
     后汉高祖去世后,其子刘承祐即位,是为隐帝。不久,邺留守、天雄节度使、领枢密使,郭成反叛、隐帝率军抵御,不幸为乱兵所杀。郭威被手下人拥立为周太蛆,乾祐四年(915年),刘崇自己即皇帝位,改名为旻。围号仍是汉,史称北汉,年号仍称乾祐年。刘旻以儿子刘钧为太原尹,判官赵华、郑珙为宰相,任命陈光裕为宣徽使,赍带玺印结交契丹,自称与周有仇,愿效仿晋高祖石敬瑭约为父子。契丹主派政事令蒸王耶律遂轧、上枢使高勋、册封刘旻为“大汉神武皇帝”。从此,刘旻多次与契丹联合攻周,互有胜负。后周显德元年(954年),后周太祖去世,北汉与契丹连兵攻周,进逼潞州。周世宗亲征,战于高平(今山西高平县)。后周宿卫将赵匡胤等力战,大破北汉兵。刘旻单骑逃遁,由此丧气,不敢再出师,并于同年病死。刘旻死后,其子刘钧袭位,之后又有刘继恩,刘继元相沿袭。北汉自刘旻周广顺元年(951年)称帝,历4主29年而亡。
     刘旻生逢乱世,继其兄刘知远之后又立小朝廷,他称帝之后就投靠契丹,仿石敬瑭卖国求存,虽说出于无奈,但实在是无耻之尤。

生平

  刘崇(今山西太原)人,即帝位后改名刘旻,是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弟弟。刘崇家世贫寒,不学无术,是一个市井无赖。他嗜酒嗜赌如命,穷愁潦倒,无以生计,遂投军为兵卒。天福六年(公元941),其兄刘知远为北京(太原)留守、河东节度使时,遂推荐他做了河东步军都指挥。天福十二年,刘知远在太原称帝建立后汉,后赴开封建都,以刘崇为北京(太原)留守,加同平章事。
  乾佑元年(948年),刘知远突然去世,隐帝刘承佑即位,后汉大权落入枢密使郭威之手。刘崇与郭威一向不和,便问判官郑珙怎么办?郑珙献计说:“朝廷肯定要出事,晋阳兵强马壮,地形险固,十州赋税,足以自给。你是宗室,现在不作准备,将来一定会受制于郭威。”至此,刘崇停止上交赋税,搜罗人才,招兵买马,图谋待举。
  乾佑三年(公元950年),郭威率兵突袭后汉都城开封,城破之日,隐帝被弑。以郭威之意,此举便要夺位称帝。但是,他很快发现隐帝虽死,后汉大臣们并没有立即拥戴自己的意思。他害怕刘崇出兵晋阳讨伐自己,遂假意与太后商量,立刘崇的儿子刘承赟为帝,并立即派宰相冯道迎接刘崇之子于徐州。时人对郭威的伎俩都看得非常清楚,这不过是稳住刘崇不要起兵的缓兵之计,绝非郭威本意。 
  然而,无知昏愦利令智昏的刘崇,却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儿子当皇帝,今后还怕什么?遂停止出兵,并派人前往开封。郭威见到刘崇的使者,得知刘崇果然中计没有出兵,便欺骗刘崇的使者说:“我出身低贱,脖子上还黥了飞雀,自古那有雕青天子,请你家将军不要怀疑我。”这番没人相信的鬼话,刘崇听后非常相信,高兴异常。太原少尹李骧劝谏说道:“郭威出兵弑帝,决不会甘心屈居人下,甘为人臣,更不会立刘氏后代当皇帝。”并诚告刘崇:“我们现在立即出兵,下太行、控孟律,陈兵于汴,观时局变化。这样或许公子尚能坐得帝位,到那时再罢兵也不为晚。”’李骧之计,可谓万全之策。那知糊涂的刘崇竟不知就理,大骂李骧道:“你这腐儒,竟敢离间我父子。”遂命令左右把李骧拉出去杀掉,并派人把此事告诉郭威,以示坦诚。岂知未过数月,郭威即杀掉刘崇子,称帝开封,建立后周,刘崇至此方大梦初醒,深悔没有听信李骧之言,然而,良机已失,儿子已死,悔又何用?遂据晋阳为都,称帝太原,建立北汉,并谄媚于契丹,自称侄皇帝,丢尽刘氏之颜面。
  显德元年(954年),郭威卒,柴荣即位,史称周世宗。刘崇以为报仇时机已到,乞得契丹骑兵一万,自带汉兵轻骑三万,攻伐潞州向后周宣战。初战之时尚获小胜,兵临潞州城下。三个月之后,战况急转直下,前锋勇将张元徽兵败被杀,汉军顿时大乱。刘崇慌不择路率十余骑进归太原。周世宗则乘胜追击,直趋晋阳城下。后来周兵虽撤走,但是裹胁迁走北汉臣民十余万于河南,使北汉政权的兵源和粮源发生很大的困难。第二年十一月,刘崇忧病而死,时年60。

故事

  刘崇,沙陀部人,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弟弟,后改名为刘文。刘崇长相出众,有一副美髯,而且重瞳。但刘崇年轻的时候嗜酒成性,又喜好赌博,基本上也是个无赖。在他二十岁时应募到河东李克用的军队中,后来升为军校。
  刘崇自己并没有多少本事,能力也欠缺,但他有哥哥刘知远的提拔,因此升得很快,在刘知远做河东节度使的时候,就提拔他为河东马步军都指挥使,居于哥哥之下,做了第二号的人物,专管军事事务。
  

·占据太原

  等契丹灭掉后晋,刘知远起兵太原,最后做了后汉皇帝,刘知远领兵南下,驱逐了契丹势力,夺取开封后,便以开封为首都,将原来河东这块根据地交给了弟弟崐掌管,以太原为北京,任命他为北京留守,又加授等同于宰相的同平章事职衔以示恩宠。
  刘知远在的时候,兄弟之间没有什么隔阂与矛盾,等他的侄子后汉隐帝继位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郭威等一些元老功臣开始把持朝政。虽然他们也给刘崇许多很高的荣誉职衔,如检校太师,兼侍中,兼中书令,但他和郭威等人的矛盾却日益加深,郭威等人对于他这个权势极大的皇亲也很不放心,双方的猜疑使得他们的关系逐渐紧张起来。 等郭威平定三地叛乱后,刘崇对郭威更加畏忌了,他向谋士们问怎么办,判官郑珙向他献出了固守河东的大计:“现在看来,汉朝江山以后必会大乱,我们太原将士原来就名扬天下,再加上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单凭我们的辖地就能供应军需,您要当机立断,定下大计,固守河东,做到有备无患,以防将来被他人所制。”
  刘崇听了,高兴地说:“先生所言正是我的想法。” 刘崇随即便下令停止向朝廷进奉租税、财物,全部留下归入自己的府库。然后刘崇便招募一些亡命之徒充实军队实力,又储存大量的兵甲装备。朝廷的命令他也不再听从了,专心固守河东,为积累钱财防备以后的战争,刘崇又加重了对百姓的赋税征收,使百姓苦不堪言。
  刘崇名义上还和后汉朝廷保持着君臣关系,但他的所作所为却将河东建成了自己的小王国。郭威等人对他也无能为力,加上朝廷内部斗争激烈也无精力处理河东的事情。 后汉隐帝在郭威到邺都驻守后,发动政变杀死了史弘肇等人,郭威起兵讨伐,隐帝出战身亡。郭威攻进开封后,为稳定局势和人心,没有立即称帝,而是让太后出面处理一些大事,自己在幕后操纵,为掩人耳目,郭威还派人到徐州去请刘崇的儿子刘晕,说是要让他继位。
  当时,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看出了郭威用意,知道郭威在耍花招,蒙骗舆论。刘崇在这方面政治经验很少,他看不出郭威这样做的意图,还天真地认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他喜形于色地说:“我儿要做皇帝了,我还有什么担心的呢!”。身边的谋士们提醒他小心,早做准备,他根本听不进去。但刘崇还算有点心眼,为探听虚实,他派了人到开封去了解情况。
 

· 被郭威欺骗

  郭威面对刘崇的使者,知道了刘崇派人来的意图,便用手指了指自己在身份低微时脖颈上刺的飞雀,说:“自古以来哪有雕青的天子,你回去告诉刘公,请不要猜疑我,我对朝廷没有二心。”刘崇听了使者的报告,更加相信了,心里想着以后可以凭借儿子的帝位获得更大的荣耀了。
  刘崇的属下李骧站出来提醒他:“郭威发兵犯上,他不会甘心做臣子的,更不可能让刘姓人做皇帝,我们应该出兵太行山,把守关口观察事态发展,等刘晕登基后,我们再撤兵回来。”刘崇听了不但不感激李骧的提醒,反而大骂:“李骧!你这个臭儒生,想挑拨我们父子关系吗!”刘崇命人将李骧推出门外斩首,李骧悲愤地叹道:“我为愚蠢的人谋划大事,真是该死!但我的妻子有病,没法自己生存,请与她同死。”刘崇便将李骧和他的妻子都杀死了。
  

·建北汉屡败屡战

  刘崇冤杀了李骧没多久,郭威便称帝了,还派人将刘崇的儿子杀死。刘崇闻讯,这才彻底醒悟过来,但已经晚了,他为李骧建了祠堂,年年供奉进香。然后和郭威对立为敌,自己紧跟着也称帝,沿用后汉的国号和年号。刘崇建的政权历史上称为北汉。

评价

  北汉开国皇帝刘崇,刚愎自用,昏愦无能,既无率兵之能力,更无称帝之德才。而且,乞求契丹为援,大损国人颜面。他的垮台是必然的,他所建立的北汉,亦是偏于晋中一隅,终究难与兵广将强,人才济济的后周匹敌。

故乡

  位于山西省中部,为山西省省会,简称并,别称并州,古称晋阳,濒临汾河,三面环山,海拔约800米,地理座标为东经111°30′~113°09′,北纬37°27′~38°25′。区域轮廓呈蝙蝠形,东西横距约144公里,南北纵约107公里,总面积6956平方公里,总人口近300万。其中市区面积 140余平方公里,分南城、北城和河西三个区,市区人口100多万。郊区分南郊、北郊和古交区。现辖一市、两郊、三城、三县,市辖县包括阳曲、清徐和娄烦。太原市的街道十分规范,南北走向的统称路,东西走向的统称街。晋祠、天龙山、崛涠山等景观雄奇壮丽,各具异色,因此,自古就有“锦绣太原城”的美誉。 太原市是一座具有2400多年历史的古城,传说太原属于尧帝的子孙受封的唐国,后来改国号为晋。太原古称晋阳,奠基于春秋末期,晋国卿赵简子在晋水之北筑城,取名晋阳。历史上曾为北部边防重镇、兵家必争之地,自古即有中原北门之称,历来是我国北方重要的商业、工业城市,尤其在清朝年间,粮行、绸缎、钱庄等十大行业盛极一时。汉朝时太原为北方重镇,汉武帝在晋阳置并州刺使部,统领太原、上党等六郡,从此太原又称并州。太原的黄金时期是隋唐两代。隋朝杨广在即位前被封为晋王,视太原为“发祥之地”,称帝后在太原大兴土木。唐朝的李渊父子便是从太原开基立业的。唐朝建立后,太原被定为“北都”,使它拥有仅次于长安的地位。唐末时天下由治而乱,五代三主和北汉都是从太原起家夺取天下,太原可以说是藏龙卧虎之地,故又有“龙城”之称。宋朝后期和金元两代,太原屡遭战火洗劫,明清时得到重建。解放初期太原市城区面积30平方公里,人口20万。解放后,太原市得到长足的发展,成为全国重要的能源重化工基地。
  太原市气侯类型属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侯。气侯特征表现为地带性强烈,变化较大。年降水量平均为 470毫米,全年无霜期平均为170天左右。昼夜、早晚温差大,年平均气温为9.6度。最冷的1月份平均气温为-6.4度,最热的7月份平均气温为 23.4度;夏天,这里基本没有酷暑,温度适中,气侯宜人,是旅游、避暑佳地。
  如今,太原市是全省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信息中心,亦是中国能源、重化工基地。近数十年来,太原市的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已发展成为一个以冶金、机械、化工、煤炭工业为主体,轻纺、电子、食品、医药、电力和建材工业具相当规模,工业门类比较齐全的工业城市。
  太原市作为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重镇,历史上人才辈出。太原市积淀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如“晋祠”园林,称得上是华夏文化的一颗璀璨明珠;建于明代的永祚寺,“凌霄双塔”是我国双塔建筑的杰出代表;龙山石窟是我国最大的道教石窟,被专家誉为 “世界之最”,此外还有隋未唐初建造的佛教名刹崇善寺和富有民族特色的道教寺宫纯阳宫、多福寺等文物古迹。一代文豪郭沫若在游览太原后曾有《颂太原》一诗,首句便是“远望太原气势雄,汾河两岸稻田丰”。如今来到汾水之畔,无论是远观、近望,每一个旅游者都会不虚此行。
  太原的民间文化活动极为丰富多彩,其小晋剧为其代表。晋剧,即中路梆子,是山西省的代表性剧种,为山西省四大梆子之一。由于它的活动地区在山西中部,尤其是在太原附近、晋中一带,而这一剧种历来受到山西中部广大群众的欢迎、喜爱,因称中路梆子。中路梆子的特点是旋律婉转、流畅,曲调优美、圆润、亲切,道白清晰,具有晋中地区浓郁的乡土气息和自己独特风格。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侄皇帝”

  五代十国时期,道德滑坡,伦理丧失,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忠义廉耻几乎完全被践踏,形形色色的皇帝纷纷登场,活跃在这个被称作“第五季”的黑暗政治舞台上。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儿皇帝”石敬瑭出于此,第一个“侄皇帝”刘崇也出于此。如果说石敬瑭认比自己年轻十一岁的耶律德光作父,在辈分上尚且有章可循的话(按:耶律阿保机和李克用曾约为兄弟,石敬瑭是李克用养子李嗣源的女婿,比耶律阿保机之子耶律德光矮一辈),那么,刘崇认与自己毫无瓜葛且比自己年轻几十岁的耶律阮和耶律璟为叔,则显得相当荒唐和无奈。
  刘崇(895—954),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弟弟,隐帝刘承祐的叔叔,北汉开国皇帝。刘崇生有奇异之象,史载他“美须髯,目重瞳子”,大有关羽、项羽之风;可他偏偏不争气,从小就“无赖,嗜酒好博”,曾因犯罪被“黥为卒”,后跟随刘知远四处征战。后晋时,刘知远为河东节度使,升刘崇为兵马都指挥使。刘知远建立后汉政权后,又任命他为太原尹、北京留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隐帝刘承祐时,授河东节度使兼中书令。刘崇与权臣郭威“素有隙”,看到郭威把持军国大权, “汉政将乱”,便“罢上供征赋,收豪杰”,谋图自立。
  乾祐三年(950)十一月,隐帝刘承祐被杀,刘崇旋即起兵讨伐郭威。郭威虽然控制了朝政,但不敢贸然称帝,于是放出了准备立刘崇之子刘赟为帝的口风。消息传来,一心想当太上皇的刘崇高兴地对部下说:“我儿子当皇帝,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当即罢兵,并派人到开封探询虚实。郭威见到刘崇使者,详细阐述了立刘赟为帝的意思,并派出专人“迎赟于徐州”。当时,人们都明白郭威这样做“非实意”,是权宜缓冲之举,而刘崇却信以为真,马上派人把儿子送往开封。不久,郭威派人刺杀刘赟于宋州(今河南商丘),次年正月称帝。
  儿子被杀后,刘崇恼羞成怒,在郭威称帝的同时,也在晋阳(今山西太原)自立为帝。为了表明他是后汉皇位的真正继承者,刘崇建立的政权国号仍称汉,仍使用乾祐年号,史称北汉。此后,北汉与后周在军事上长期对峙。刘崇虽然称帝,但疆域只限于并、汾、忻、代、岚、宪、隆、蔚、沁、辽、麟、石十二个小州,地狭民少,地瘠民贫,国力微弱,不能与占据中原地区的后周政权抗衡。再者,由于财政紧张,官员们的俸禄远不如后汉时期,文武百官大都出工不出力。在这种情况下,刘崇决定效仿石敬瑭当年的做法,借助契丹力量对抗后周。
  当时,辽(契丹)正处于上升时期,国力雄厚,且对中原虎视眈眈。有奶便是娘。刘崇称帝后,立即派人向辽主献媚,表示愿按照后晋与契丹的先例两国交好。辽主也想利用北汉与后周的矛盾从中渔利。于是,辽世宗耶律阮提出与刘崇“约为父子之国”,并要求北汉“岁输钱十万缗”以上。钱的问题好办,刘崇一口就答应下来,只是鉴于石敬瑭做“儿皇帝”早已声名狼藉,所以死活不肯与辽“约为父子之国”。为了区别于“儿皇帝”,刘崇提出约为叔侄,对辽主“以叔父事之”,称“侄皇帝”,复函也称“侄皇帝致书于叔天授皇帝”。
  乾祐四年(951)七月,辽世宗正式册立刘崇为“大汉神武皇帝”,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侄皇帝”由此诞生,北汉与辽的依附关系也正式建立。争取到了辽这座靠山,刘崇马上联合辽主对后周用兵。九月,辽世宗不听众将劝告,以郭威不向辽称臣为由,亲自带兵攻打后周,以救援刘崇。然而,在行军途中,辽世宗遭遇政变被杀害,辽世宗二十一岁的堂弟耶律璟平叛后称帝,即辽穆宗。刘崇闻讯,立即派人前去祝贺,对辽穆宗“复以叔父事之”,又当了辽穆宗的“侄皇帝”。这一年,辽世宗三十四岁,辽穆宗二十一岁,刘崇五十七岁。
  不当“儿皇帝”而当“侄皇帝”,刘崇无非是想用这种方式稍稍掩饰一下他对辽主的屈膝关系。此后,刘崇对辽主摇首乞怜,刻意孝敬。除了正常的贡奉,刘崇还想方设法讨好辽主,如乾祐四年十二月,刘崇“遣使献弓矢、鞍马”;乾祐五年十月,刘崇“遣使进葡萄酒”;乾祐六年三月,刘崇“遣使进球衣及马”,五月“遣使言石晋树先帝《圣德神功碑》为周人所毁,请再刻”,九月又“遣使贡药”;乾祐七年二月,刘崇“遣使进茶药”。刘崇对辽穆宗厚颜媚态,无以复加,与当年“儿皇帝”石敬瑭孝敬耶律德光可谓异曲同工,不分伯仲。
  当然,刘崇也不是白白对辽主进行感情投资,一旦刘崇有所请求,辽主也会适当地予以回报,如乾祐四年九月,刘崇“自领兵由阴地关寇晋州,乞师于契丹,契丹以五千骑助之”;辽穆宗即位之初,刘崇又“求兵以攻周”,耶律璟“遣萧禹厥率兵五万”助之。辽兵虽然凶悍善战,刘崇虽然野心勃勃,但后周军队在郭威的带领下连克劲敌,所向披靡,辽汉联军没占得多少便宜。乾祐七年(954)正月,郭威病逝,刘崇认为机会来了,便“遣使乞兵于契丹”,辽穆宗派出“铁马万骑及奚诸部兵五六万人”,结果在高平被柴荣打的落花流水。
  高平兵败后,刘崇化装打扮,戴上斗笠,骑上契丹人赐的黄骝马,一个人从雕窠岭小路仓皇北逃。到了晚上,刘崇迷了路,便抓了一个村民为向导。不知道这个村民是认出了刘崇的胡子,还是认出了契丹马,竟然带他去了晋州(今山西临汾)方向。认契丹人作叔的“侄皇帝”不得人心,由此略见一斑。刘崇“行百馀里,乃觉之”,于是杀掉向导,昼夜兼程,直奔晋阳。刘崇毕竟六十岁了,年龄大了,加上“所至,得食未举箸,或传周兵至,辄苍黄而去”,一路上风餐露宿,担惊受怕,苦不堪言。经过一番周折,刘崇好不容易回到了晋阳。
  入晋阳不久,刘崇就遭到了柴荣大军的围困。期间,刘崇整日忧心忡忡,不能自安。半个月后,围城的后周军队因粮草不继而退去,刘崇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刘崇 “自败于高平,已而被围,以忧得疾”。柴荣退兵不久,刘崇便一病不起,索性把国事交给次子刘承钧处置。乾祐七年(954)十一月,刘崇病死,时年六十岁,庙号世祖。刘崇死后,刘承钧即位,对辽国更加依附,“遣人奉表契丹,自称男”。辽穆宗索性“呼承钧为儿”,谓之“儿皇帝”。刘崇给两代辽主当“侄皇帝”,不想他的儿子却给人当了“儿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