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

祠堂
祠堂
  祠堂,又名宗祠、宗庙、家庙、祖庙、祢庙、家祠。“祠”即是祭祀的意思,祠堂就是祭祀先灵的场所、礼堂。

词语解释

丞相祠堂
丞相祠堂
  (1).旧时祭祀祖宗或先贤的庙堂。《汉书·循吏传·文翁》:“ 文翁 终於 蜀 ,吏民为立祠堂,岁时祭祀不絶。” 唐杜甫《蜀相》诗:“丞相祠堂何处寻, 锦官城 外柏森森。”此谓祀先贤之庙堂。 宋 司马光 《文潞公家庙碑》:“先王之制,自天子至于官师皆有庙……﹝ 秦 ﹞尊君卑臣,於是天子之外,无敢营宗庙者。 汉 世公卿贵人多建祠堂於墓所。”此谓祀祖宗之庙堂。
  (2).后世宗族宗祠亦通称祠堂。《儒林外史》第三二回:“像 臧三爷 的廪,是少爷替他补,公中看祠堂的房子,是少爷盖,眼见得学院不日来考,又要寻少爷修理考棚。” 沉从文 《从文自传·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本地大建筑在城外计三十来处,除了庙宇就是会馆和祠堂。” 冰心 《六一姊》:“从我们楼上可以望见 曲 家门口和祠堂前两对很高的旗杆,和海岸上的魁星阁。”

祠堂的定义

祖祠
祖祠
  古代朝廷设有礼部,礼部的地位很高,礼部尚书尊称春官或天官,京戏开场有“天官赐福”。隋代礼部设有礼部、祠部、主客、膳部四司,第二即祠部,为祭祀司,负责国家和皇家的重大祭典。后来发展,祠堂成为华夏先民的精神和英灵(魂)栖息的殿堂,祠堂成为历史教科书。纵览常州祠堂文化,就如翻阅丰富多彩的异常生动的常州人文历史画卷。
  一座祠堂,记载着始迁祖的由来,艰苦创业的历史,和历代祖先为人处世、道德良知、人口繁衍、宗族文化,功勋业绩,在祠堂中可知其沧桑演变,经验教训。祠堂是发扬民族精神的殿堂,每当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险关头,会发出呐喊,鼓励中华儿女浴血奋战。“百年祠堂在,千村世族和”。在常州祠堂群中,蕴藏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英勇奋斗的民族精神,像一群饱经历史沧桑的老人,屹立在绵绣美丽的常州大地上,鼓励他的儿孙后代们去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祠堂的历史

  祠堂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殷商时期,当时同姓者有共同的宗庙,同宗者有共同的祖庙,同族者有共同的祢庙。周代,由于宗法制度的确立,宗庙制度逐步完备。
武侯祠
武侯祠
  《礼记·王制》:“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大夫三庙,一昭一穆,与太祖之庙而三。士一庙。庶人祭于寝(正屋)。”所谓太祖之庙,即始祖之庙,以周天子来说,即后稷之庙。周天子的七亩是后稷、文王、武王三庙和四亲庙。四亲就是祢(父)、祖、曾祖、高祖四代亲。加起来就是七庙。祧,就是从宗庙中迁去神主。始祖庙永远不迁,叫百世不祧之祖。至于其他远祖的庙,就要根据他们与在位天子血统的远近而依次迁去神主,藏于祧庙。天子的始祖庙叫太庙。春秋周公庙也称太庙。后来各个朝代皇帝的始祖庙都称太庙。
  始祖居中,左昭右穆,奇数为昭,偶数为穆,第一代第三代第五代为昭,第二代第四代第六代为穆,区分昭穆有专官负责,官名为小宗伯、小史。此处所谓“庙”者,指神主、神位、木主、神牌、牌位、灵位、灵牌、灵主……
  到秦代,仍然是“尊君卑臣,于是天子之外,无敢营宗庙者。”汉代,“汉世公卿贵人多建祠堂于墓所。”(在后代仍有遗风,湖塘卢庄徐祠,明代正德元年(1506)创祠,建在始祖墓左,左祠右墓。)《汉书·文翁传》,“文翁终于蜀,吏民为立祠堂。”文翁是西汉景帝后元年间(前143-141)蜀郡太守,兴学育人,业绩昭然,蜀人感之,于成都立祠纪念。这是见之于文献历史最早的众姓纪念的先贤祠。东汉永兴二年(154)吴郡太宋糜豹将无锡梅里泰伯旧宅改为祠庙,即泰伯庙。同时在苏州阊门外建至德庙。
  北宋,司马光《文潞公家庙碑》:“先王之制,自天子至于官师皆有庙”。官即王公大臣贵人,师者“天地君亲师”之师,是儒家之师,学校的老师。过去秀才才能当塾师,书院之师都是著名学者,大多数有功名,有些是告退的官员都是举人进士之类。明嘉靖(1522-1566)以前,“庶人无庙”,也就是百姓平民没有合法的祭祖的礼堂。
  明嘉靖十五年(1536),礼部尚书夏言上《令臣民得祭始祖立家庙疏》,称:“臣民不得祭其始祖、先祖,而庙制亦未有定制,天下之为孝子慈孙者,尚有未尽申之情,……乞召天下臣民冬至日得祭始祖,……乞召天下臣工立家庙。”于是下诏“许民间皆得联宗立庙。”可见,江南民间宗祠多建于夏言上疏以后。以前多为先贤名宦之祠,民间多建在墓所的“看坟屋”。

祠堂的功能

章镇新魏家庄村祠堂的戏台
章镇新魏家庄村祠堂的戏台
  清代安徽黟县令孙维龙有诗云:“祠堂高耸郁云烟,松柏苍苍不记年。最爱土风犹近在,苏公族谱范公田。”有注云:“邑中族姓俱有祠宇,以为岁时俎豆(古代祭器引申为祭祀)之地。捐义田(即范公田)以济贫族婚葬之用。宗谱家置一本,询其支派(苏公族谱),虽村愚亦能历历数焉。”雍正《圣谕十六条》:“立家庙以荐烝尝(冬祭曰烝,秋祭曰尝,夏祭曰礿(音跃),春祭曰祠,合称“礿祠烝尝”(《诗经》名)),设家塾以课子弟,置义庄以赡贫乏,修族谱以联疏远。“这就是祠堂的全部功能。
  关于办学,有科举田,学田,在祠堂设义塾,族人子弟免费入学,如常州盛氏宗祠设有私立人范小学,民国年间(1937年以前),凡盛姓子弟均免费入学,经费由盛氏义庄供给。有办书院者,如铁市巷孙氏宗祠,清代孙星衍有《孙氏祠堂书目》,内编四卷,外编三卷,孙星衍自序云:”仅以教课宗族子弟,俾循序诵习。”是我国目录学史上较早的一部专业书目。存孙氏宗祠,编者以为内编为精要可读之书,外编为参考之书。书按经学,小学(文字学)、诸子、天文、地理、医律、史学、金石、类书、词赋、书画、小说等12部编排,有多种刻本传世。孙祠或谓金陵孙忠愍侯祠堂。
  关于公益事业,设有桥田、渡田、役田……等,凡修桥、铺路、打井、渡船、服役等全族公益事业,有专田开支。各大宗祠、总祠,有分类专田,专款专用,专人负责。小宗祠田地少,称为祠田或祠堂田,供祭祀、祠堂酒之用。各地不同。
  祠堂以其经济基础(田地)而有各种不同的功能。除此,还有奖善惩恶的功能,凡违犯族规者予以惩罚,甚至革除族籍,宗谱除名。郑陆镇某姓有因犯偷窃被革除族籍,改姓“闸”,后代归宗得化十数担米钱。因此,祠堂有维护道德有益教化的功能。

建筑特点

  祠堂除了用来供奉和祭祀祖先,还具有多种用处。祠堂也是族长行使族权的地方,凡族人违反族规,则在这里被教育和受到处理,直至驱逐出宗祠,所以它也可以说是封建道德的法庭;祠堂也可以作为家族的社交场所;有的宗祠附设学校,族人子弟就在这里上学。正因为这样,祠堂建筑一般都比民宅规模大、质量好,越有权势和财势的家族,他们的祠堂往往越讲究,高大的厅堂、精致的雕饰、上等的用材,成为这个家族光宗耀祖的一种象征了。祠堂多数都有堂号,堂号由族人或外姓书法高手所书,制成金字匾高挂于正厅,旁边另挂有姓氏渊源、族人荣耀、妇女贞洁等匾额,讲究的还配有联对。如果是皇帝御封,可制“直笃牌匾”。祠堂内的匾额之规格和数量都是族人显耀的资本。有的祠堂前置有旗杆石,表明族人得过功名。一般来说,祠堂一姓一祠,旧时族规甚严,别说是外姓,就是族内妇女或未成年儿童,平时也不许擅自入内,否则要受重罚。

祠堂文化

  祠堂文化在中华民族大融合中发挥过催化作用。作家二月河先生在长篇历史小说中有过这样的描述,有位满族大臣奏请康熙皇帝,对汉人要实施满族文化统治,并对于汉人把满人称为夷人十分愤懑。康熙皇帝笑而作答,我们有汉人的文化吗?没有,有孔孟之道吗?也没有,我看还是按汉人的一套办法好,要把太庙修起来,叫老百姓把祠堂建起来,把宗谱修修好。至于叫我们夷人也没有什么关系,大舜皇帝不就是东夷人吗?唐明皇唐太宗不就是西夷人吗?为什么我北夷人就不能统治汉人呢!
  在民间还有这样的说法,“满人灭了汉人的国,而汉人灭了(同化)满人的种” 。当然历史小说和民间传说是不能作为史实依据的,但有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大清末代皇帝溥仪一口京腔,不会满语,不懂满文;另一方面,从清朝时期修的宗谱里就有贝勒开玉碟馆,修王家家谱,各地百姓奉旨修谱的记述。凡修好的宗谱,通常由房长保管,但其中一部须放在祠堂里封存供奉。那时全国上下都要修谱,在祠堂里举办圆谱活动,那是何等的氛围,汉满文化又是何等的融洽。
  无独有偶,林语堂先生在《吾国与吾民》一书中,也阐述中国汉民族是由许多少数民族融合而成,汉民族的家族制度和宗族文化,是最具亲和力和包容性的。
  翻开人类发展史,那些曾在地球上辉煌过的古希腊、古罗马等民族已不知去向,在美洲尚能见到规模巨大的建筑遗址,却再也找不到建筑物的主人后裔在哪里?很不幸,那些曾经辉煌过的民族永远地从地球上消失了。相比之下,中华民族五千年生生不息,不正是中华文化之伟力吗!
  贵州省大方县有一位青族老人,他对我说:“我们青族的语言、文字、服饰、风俗习惯等早已与汉族无异,在历史上,青族妇女从不缠足是与汉族的最大区别。”他接着调侃地说,“现在汉族女人也不再缠足了,是青族把汉族同化了。”
  我们欢迎这样的民族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也正如歌词中唱的那样“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 可以肯定地说,祠堂作为家族制度、宗族文化的有形载体在民族融合过程中曾发挥过重要作用。

祠堂作用

  祠堂作为传承乡土文明的有效载体,曾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至今仍有积极的意义。首先,祠堂颂扬了先祖开拓创业的精神。开山祖的牌位被立在最高处正中位子,他们的功劳在宗谱中有详细记述,并成为族人子孙心中默默树起的丰碑和学习的榜样,族人常以功劳卓著的某某太公的后裔子孙而自豪。
  其二,在祠堂里制订族规、族约,规范族人道德行为。如忠君爱国、尊敬长辈、孝顺父母;禁赌、禁毒、禁嫖、禁盗等,其内容在目前看来大部分仍然具有教育意义,而又是在神圣的祖宗面前订立的规矩,更能引导族人自觉遵守。自古就有“头上三尺有神灵”之说,以这种方式所构成的自律机制,族人还会不自觉遵守吗?
  其三,每年清明节的祭祖活动,从祠堂到祖坟的一套程序仪式,既是缅怀祖先,颂扬祖宗恩惠的民俗活动,又是族人和睦聚会,沟通宗亲友情,增强族人凝聚力,开展互帮互助的时机。清明节时,对学业、功名长进者,按族规会得到的奖励,自然在那些得奖者心中埋下了要反哺族人的种子。对年老贫困者会得到眷顾,尊长有序的文明礼仪会得到充分演示,人伦道德等乡土文明在族人心灵深处会受到重新洗礼。
  其四,祠堂也是公益事业的议事之所,如修桥、铺路、造凉亭之类的公益事业在祠堂里议就后,族人会出钱出力,尤其是事业有成者更会慷慨解囊,以求心灵慰藉。
  其五,民国之初,新学兴起,祠堂又成为学子的学校。新中国成立后,祠堂学校在农村仍然被延续下来,大批人才从祠堂里被培养出来,祠堂其功不可灭。对于享受了祖宗恩惠的人来说,感恩之情是不能丢的。
  其六,祠堂也是一方传统建筑艺术的殿堂,物质文化的历史遗产。祠堂大多建于明清两代,承载着历史的积淀,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人文价值。如据有关宗谱记载,上虞达溪是王阳明的祖籍地,王阳明来达溪祭祖是情理之中的事,祭祖之后,畅游在达溪的山水间,写下了大量诗篇,至今尚能在宗谱和其它文集中找到,上虞达溪祠堂已成为研究王阳明的必选之地。因此保护好现有祠堂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